第4章:他杀了他亲爹!

发布于 2022-03-28  33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飞把摩托车开到店门外,顾淼抱着自己的滑板很利索地爬到了后座上,搂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了他背上。

“我看看脸。”顾飞转过头。

顾淼扬起脸看着他。

“还有眼泪,擦擦。”顾飞说。

顾淼用手背蹭了蹭眼睛,又用袖子在鼻子下边儿蹭了蹭。

“哎,”顾飞叹了口气,“你要是个男孩儿都得算是糙的那种。”

顾淼笑了笑,把脸贴回了他背上。

顾飞把车开了出去,目标明确地往市中心的购物广场开过去,对于顾淼来说,所谓的大餐,只特指购物广场的那家自助烤肉。

这个小姑娘在某些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固执,出门吃东西只肯吃那一家就是其中之一。

小城市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中心只有一个,而且无论从哪个区过去都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过这个时间,烤肉店的人是最多的,他们到的时候里面已经基本没空桌了。

“你们店今天有什么优惠没?”顾飞问服务员,拿出手机打算找找有没有优惠券,又在顾淼脑袋上弹了一下,“你去找个桌。”

顾淼把滑板放到地上,一只脚踩了上去,他迅速也一脚踩了上去:“走路。”

“滑板要放在前台吗?”服务员笑着问。

顾淼摇了摇头,飞快地弯腰拿起滑板,抱在了怀里。

“她自己拿着吧。”顾飞说。

顾淼抱着滑板跑了进去。

“我靠,我让你说饿了,”潘智咽了咽口水,“我说真的,我明后天过去看看你,顺便你带我去吃,咱们这边这个价哪有那么多菜。”

“你家过年是去扶贫了么?”蒋丞夹着电话,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夹子,慢吞吞地夹着,五花肉,肥牛,五花肉,肥牛……其实有多少菜可选对他来说都差不多,他爱吃的就这几样。
“那能一样吗,”潘智说,语气有些低落,“上学期还说过年一块儿去吃烤肉,结果不仅肉没吃上,连人都见不着了。”

“来了你去住酒店,”蒋丞放下夹子,又拿了个盘子往肉上一摞,继续夹着,“而且得自己订,我现在干什么都没劲。”

“我住你那儿就行啊。”潘智说。

“不行,”蒋丞皱了皱眉,就现在他住的那个屋,他自己都不愿意多待,“你订个标间我过去。”

“……你是不是跟你那个亲爹关系不好?”潘智想了想。

“现在还没建立起关系来,”蒋丞端着两盘肉,过去又拿了瓶啤酒,“谈不上好坏……”

走到自己桌子边时他愣了愣。

四人桌,一张椅子上放了一个滑板,一张椅子上坐着个蓝衣服的小光头,桌上还放着一顶……绿色带小粉花的毛线帽子。

“顾淼?”蒋丞有些吃惊地看着她。

顾淼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惊讶,把滑板拿下来放到了桌子下面。

“你……”他把手里的盘子放到桌上,看到顾淼已经很期待地盯着烧烤盘了,他伸手到顾淼眼前晃了晃,“跟谁来的?”

顾淼站起来,往门口那边指了指,又挥了几下手。

蒋丞转头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跟他同样吃惊的顾飞。

“我们找别的桌,”顾飞走了过来,“这张桌子哥哥已经坐了。”

顾淼往四周看了一圈,咽了咽唾沫,坐着没有动。

“刚服务员跟我说了那边还有几个桌,”顾飞指了指里面,“我们去那边。”

顾淼还是坐着不动,仰脸跟他对视着,脸上没什么表情,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顾飞跟她僵持了一会儿之后转头看了看蒋丞。

“嗯?”蒋丞也看着他。

“你一个人?”顾飞问。

“嗯。”蒋丞应了一声,坐了下去。

服务员过来把烤炉打开了,铺了纸,他夹了几片肉放上去,准备刷料。

“那我们……”顾飞似乎在犹豫,好一会儿才把话说完,“一块儿?”

蒋丞抬眼瞅了瞅他,说实话,特别想回答你想得美你去洗被套吧。

但是对面的顾淼光脑袋上俩大眼睛也在看着自己,这话不是太能说得出口,往肉上刷了两下料之后他点了点头。

“谢了,”顾飞说,又指了指顾淼,“坐这儿等我,我去拿吃的。”

顾淼点了点头。

顾飞走开之后,蒋丞又往纸上铺了两片肥牛,问顾淼:“你吃哪个?五花肉和肥牛。”

顾淼指了指肥牛。

“五花肉也好吃,烤得滋滋儿冒油……我能吃五六盘,”蒋丞把肉翻了一下,刷了点儿油,“你吃辣吗?”

顾淼摇了摇头。

蒋丞把烤好的一片肥牛放到了她面前的盘子里:“吃吧。”

顾淼有些犹豫,扭头往顾飞走开的方向看着。

“没事儿……”蒋丞话没说完,猛地看到顾淼后脑勺上有一道清晰的疤,目测得有五公分长了,他有些吃惊。

顾淼没看到顾飞,于是转回头来低头把肥牛塞进了嘴里,冲他笑了笑。

“尝块五花肉?”蒋丞问她。

顾淼点了点头。

他又夹了块五花肉放过去,顺手把桌上的帽子拿开放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忍不住又啧了一声:“帽子谁给你买的啊?”

顾淼低头吃着肉,没说话。

食不言。

这小姑娘大概是他见过的人里执行这一条执行得最完美的人了。

顾飞很快拿了菜过来,不过拿菜的技术明显不如他,跑一趟就拿了三盘,刚他如果不是在跟潘智打着电话,一次六盘没问题,吃完来点儿水果就差不多了。

四人桌靠墙,顾淼坐在对面靠外的位置吃得正香,蒋丞坐在里面的位置上烤肉,顾飞犹豫了一下坐到了他旁边。

蒋丞挺不情愿地正想拿了他的菜帮他烤,他伸手在顾淼脑袋上轻轻戳了一下:“喝饮料自己去拿。”

顾淼站起来往酒水台那边去了,顾飞迅速起身坐到了对面。

蒋丞看了他一眼,继续烤五花肉和肥牛。

“发烧了还吃这么油腻?”顾飞问。

“嗯?”蒋丞动作顿了顿,看着他正在烤的年糕,“你知道?”

“我拖你进去的时候都烫手了,能不知道么。”顾飞说。

“拖?”蒋丞不受控制地想象出了自己如同一个破麻袋一样被顾飞揪着头发拖进店里的场景。

“不然我还抱你么。”顾飞又夹了两片培根放上去,俩人一人一半地烤着,看着挺和谐。

蒋丞不知道该如何把话题进行下去,于是吃了一片五花肉。

去拿饮料的顾淼抱着好几个瓶子回来了,把啤酒一瓶瓶地放到桌上,四瓶,全都打开了,居然还有一杯橙汁。

“你挺厉害啊,”蒋丞有些震惊地看着她,“没洒一地?”

顾淼摇摇头,坐回桌边,把一瓶啤酒和那杯橙汁推到了他面前。

“我不……”他刚想让顾淼自己喝橙汁,刚开了口却发现顾淼已经拿着一瓶啤酒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杯,“你……”

顾淼捧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很爽地叹了口气,用手背抹了抹嘴。

蒋丞看了一眼顾飞,发现他完全无所谓连看都没往顾淼那边看一眼地正把一片五花肉卷进生菜叶子里。

“她喝酒?”蒋丞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吃烤肉的时候喝,”顾飞把卷好的生菜卷递到他面前,“平时不喝。”

蒋丞看着菜卷。

顾飞也没说话,就那么举着。

“……谢谢。”他只好接过来咬了一口。

“吃纯五花肉不怕腻么?”顾飞问。

“还行吧,我挺喜欢的。”蒋丞说。

顾飞又给顾淼包了两个卷,然后又问了一句:“你不是本地人吧?听口音。”

“不是。”蒋丞回答,一提这个他突然有些心烦,好容易被五花肉和肥牛压下去的不爽努力地想冒头。

“李保国是你什么人?”顾飞继续问。

蒋丞愣了愣,顾飞怎么会知道李保国?但这个疑问很快被烦乱淹没了,他往烤盘上甩了两片肉:“关你什么事儿?”

顾飞抬眼瞅了瞅他,笑了笑没说话,拿起一瓶啤酒往他面前的酒瓶上轻轻磕了一下,喝了一口之后继续烤肉。

蒋丞第一次这么跟一个基本陌生的人在一个桌上面对面的吃饭,本来就不想说话,这会儿更是没话可说了。

对面顾飞看上去也没有再说话的兴致,顾小妹大概真的是个哑巴,一口酒一口肉地吃得很欢。

沉默之中蒋丞顶着发涨的脑袋吃了四盘肉,感觉她吃得也差不多,顾飞出去拿了好几趟。

她在蒋丞吃完了之后才放下了筷子,靠在椅背上揉了揉肚子。

“饱了?”顾飞问。

她点了点头。

“比你哥能吃。”蒋丞忍不住总结了一下。

“你怎么来的?”顾飞也放了筷子,“一会儿送你回去吧,正好顺路。”

“摩托?”蒋丞问。

“嗯。”顾飞点点头。

“酒驾还超载?”蒋丞问。

顾飞没出声,眼神里带着不知道是嘲弄还是什么别的什么鬼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最后一拍顾淼的肩膀:“走吧。”

顾飞带着顾淼走了之后,蒋丞起身又去弄了半盘肉和一小篮生菜叶子。

之前顾飞给他包的那个生菜五花肉还挺好吃的,爽口也不腻。

吃完这半盘肉,他感觉自己大概应该走回去,消消食儿。

不过外边儿太冷了,他缩在商场门口的皮帘子后头拿出手机想叫辆车,但是五分钟过去了也没人接单。

倒是潘智又打了个电话过来:“这票有俩站呢,时间也不一样,我该买哪个站?”

“东站,”蒋丞说,“我只认识东站。”

“好,”潘智说,“明天下午四点去接我,你一会儿把你地址发一个给我,我找找看附近的酒店。”

“估计没有,”蒋丞回想那一片的整体感觉,就不像是个能有酒店的地方,“你随便订吧,这儿统共也没多大。”

挂了电话之后,终于有人接了单,蒋丞坐进车里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不爽。

大概这就是水土不服,平时连感冒都很少有的人换了个环境居然变成了一朵娇花,折腾一上午还吃了最喜欢的食物居然一点儿好起来的迹象都没有,快开败了都。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这两天估计是猫家里过年的人都出来了,路上车挺多的,司机开车猛,一脚油门配一脚急刹,开出去没十分钟,蒋丞就觉得胃里开始翻腾了。

虽然路途并不遥远,全程也就半小时,但他刚看到顾飞家那个路口的时候,就撑不住了,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直接拍了几下车门。

“这儿?”司机问。

他点了点头,又拍了两下车门。

司机把车停下了,他跟被屁嘣了似地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冲到路边一个垃圾桶旁边就吐了出来。

这惨不忍睹的场面他自己都不忍心看。

一通翻天覆地之后总算是消停了,只剩了脑袋像要炸了一样地疼,他手撑着墙想从兜里摸纸巾出来,半天也没摸着。

正火从脚心起的时候,一只小胳膊从旁边伸了过来,手里拿着几张纸巾。

他一把抓过纸巾捂着嘴擦了几下才往边儿上看了一眼。

这个世界还真是一点儿也不缺巧合。

顾淼就站在旁边,戴着她的绿色帽子,后面三步远是一脸看戏表情的顾飞。

“谢谢。”蒋丞冲顾淼点了点头,这种又丢人又不能扭头就走或者说一句“看你妈什么看”的状态还挺憋屈的。

顾淼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往前拉了拉,可能是想扶着他走。

“不用。”蒋丞抽出手。

顾淼又抓住了他的手,还是想扶他。

“真不用,我没事儿。”蒋丞说。

再次想抽出手的时候,顾淼抓着他的手没放。

“二淼……”顾飞走了过来。

顾淼还是不松手。

蒋丞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沟通,各种不爽让他有些烦躁地用力甩开了顾淼的手:“说了不用扶!”

顾淼没动,手还抬在空中,愣住了。

蒋丞的内疚还没来及得漫延开来,就觉得脖子上猛地一紧,被顾飞从身后抓着衣领拽了个踉跄。

“操……”他转过头,胳膊肘同时往后撞了过去。

顾飞的手接住了他的胳膊肘,抓着他衣领的手又紧了紧,他不得不亲热地跟顾飞靠在一块儿。

被勒着的脖子让他又一阵想吐。

“她很喜欢你,”顾飞在他耳边低声说,“但她有时候不太能看懂别人的情绪,拜托多担待。”

蒋丞想说我他妈活了17年还没见过用这种方式拜托人的,但他说不出这么多话,只能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要吐了。”

顾飞松了手。

他撑着墙干呕了两下什么也没吐出来。

顾飞递了瓶水过来,他接过拧开灌了两口,缓过来之后看了看顾淼:“我没事儿,不用扶。”

顾淼点了点头,退到了顾飞身边。

“我回去了。”他把喝了一半的水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往前面路口走过去。

操!

回到李保国那儿,一开门,蒋丞就闻到了一阵饭菜香味。

李保国正站在客厅里拿着手机拨号。

蒋丞刚想说话,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号码是李保国:“你……”

李保国听到他手机铃声回过了头,大着嗓门儿喊了一声:“哟!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给你打电话呢!”

“刚进门,”蒋丞关上了门,“你……没听见?”

“耳朵不好,”李保国指了指自己耳朵,“得偏头对着声音才听得清。”

“哦。”蒋丞应了一声。

“你去哪儿了?”李保国进厨房拿了一锅汤出来,“我这等你吃饭等了半天呢。”

“我……”蒋丞犹豫了一下,没说自己去吃了自助烤肉的事儿,“去了趟医院。”

“去医院了?”李保国立马嚷嚷上了,一边嚷一边伸手过来在他脸上摸了几下,“病了?哪儿不舒服啊?发烧了?是水土不服吗!”

“吃药了,没什么事儿。”蒋丞看在这一顿午饭的份上忍着他散发着浓浓烟臭味儿的黄黑色的手,没有一巴掌拍开。
“我跟你说,你要不舒服,不用去医院,旁边街上有个社区的诊所,看得挺好的,”李保国说,“就是门脸有点儿凹进去不容易看见,在小超市旁边。”

“哦,”蒋丞想了想,“小超市?是顾飞……”

“你怎么知道顾飞?”李保国转过头,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这才刚到,就跟他搭上了?”

“没,”蒋丞懒得解释,“我早上去小超市买了东西。”

“我跟你说,”李保国声音大了起来,虽然他声音一直都挺大的,但这会儿特别大,“你别跟他混一块儿,那小子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哦。”蒋丞脱掉外套扔到里屋。

李保国看着他,大概是在等他问为什么,等了一会儿看他没再说话,于是凑了过来,一脸故事地说:“知道为什么说他不是好玩意儿么?”

“为什么?”蒋丞其实没什么兴趣知道这些,但还是配合着问了一句。

“他杀了他亲爹!”李保国说,凑得有点儿近,激动的唾沫星子喷了他半张脸。

蒋丞猛地站起来躲开了,往脸上狠狠抹了几把,正想发火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杀谁?”

“他亲爹!”李保国半喊着说,“把他亲爹给淹死了。”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看李保国兴致高涨的表情,如果自己愿意,估计他能就这类八卦聊上一下午。

可惜蒋丞不相信。

“杀了亲爹不用坐牢么。”他坐到桌旁的椅子上,捏了捏发胀的眉心。

“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坐什么牢,”李保国也坐下,“也没人亲眼看见。”

“没人看见啊……”蒋丞笑了。

“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警察来的时候他爹在湖里,他在岸边儿,那表情……”李保国一连串地啧啧,“一看就知道是他干的……你吃啊,尝尝菜合不合你的口味?”

蒋丞没出声,夹了一块排骨。

“是为了他家二淼,”李保国大概是看出来了他不相信,像是为了加强可信性似的补充说明,“被他爹摔得一脑袋血,救过来以后话都不会说了。”

“啊。”蒋丞咬着排骨应了一声,想起了顾淼脑袋后面那条触目惊心的疤。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