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给鼓个掌吧

发布于 2022-03-28  33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飞挑了挑眉毛,摘下了耳机,偏过头看着蒋丞。

这小子还真是个刺儿头,一身刺儿都没有因为到了不熟悉的新环境里而有所收敛。

他挺有兴致地又看了看前面的周敬,周敬一脸震惊地还张着嘴,要不是已经把鸡蛋吃完了,他还挺想塞一个到他嘴里。

不过蒋丞踹这一脚还算是会挑人,周敬是个没脾气好揉捏的烦人少年,这一脚要是换了……顾飞往右边扫了一眼,那这会儿就该打起来了。

“怎么了?怎么回事儿?”老徐拍了拍讲台,“上课呢上课呢,顾飞你在干什么?”

顾飞愣了愣,用手指了指自己,口型说了一句:“我?”

“不是你吗!”老徐说,“你早点吃完了就闲得慌了吧!”

周围几桌的人都笑了起来,顾飞没忍住也乐了,扭脸看了看蒋丞。

“你看他干什么,”老徐指了指他,“人家成绩甩你们八百七十四条街!”

“哟——”班里顿时响起一片喊声。

“学——霸啊——”

“老徐找着重点培养对象了啊——”

顾飞叹了口气,老徐这智商就好像从来没教过烂班的纯情实习老师,就这一句话,就能给蒋丞融入这个班设一道三尺高的坎儿。

蒋丞看着老徐,真心实意地怀疑这人是老妈派来折磨他的卧底。

他虽然不惧各种挑衅,进教室到现在也没压着脾气,但他也根本不想在这种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乱字的班级里被班主任表扬成绩好。

学霸这俩字简直是种讽刺。

“好了,”老徐清了清嗓子,“继续上课……我们刚才讲到……”

之前老徐在讲台上说了什么蒋丞就没听,现在更是懒得听了,趴到桌上,拿了手机出来。

以前在学校,每次上课要玩手机都跟做贼似的,铃声静音,媒体静音,插上耳机之后线得从袖子里穿过去捂耳朵上听。

班主任的抽屉里跟收二手手机的地摊似的一大堆没收的手机。

四中就不一样了,蒋丞往顾飞那边扫了一眼,他已经把手机拿到了桌面上,还用了个支架撑着,耳朵里很明显地塞着耳机,抱着胳膊靠在椅背上看视频。

蒋丞趴到桌上,讲台上老徐跟念经似的,周围聊天儿的也跟念经似的,他给念得昏昏沉沉地迷糊了半节课,实在无聊,拿手机给潘智发了条消息。

-孙子。

潘智很快回了过来。

-爷爷,在上什么课,有时间吗?

-语文,你呢

-英语,老驴突击测验,要了命了

-又不是什么正式的考试,要什么命

-我一题都不会,老驴还说什么要摸底,感觉他有阴|毛!

潘智这条消息发过来的同时还带了张图片,蒋丞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这是一页选择题,拍摄角度十分刁钻,一看就是冒着跟手机暑假再见的风险偷拍的。

他看了看时间,把图片放大,拿了笔一边看题一边飞快地在本子开始写答案,刚写了没两题,潘智又连着发了三张图过来,他看了一眼,有点儿无语,丫这是把卷子上的选择题全拍过来了。

-等着

他给潘智回了一句之后又继续看题。

其实都不算难,猜都能猜得差不多,也不知道潘智为什么会一题都写不出来。

四周还是挺嘈杂,蒋丞有点儿佩服老徐的承受能力,也许教惯了烂班的老师承受力都强吧。

他还记得高一的时候他们班的化学老师,讲课不太有吸引力,有人在课堂上聊天儿,声音跟现在他耳朵里听到的这些一比都算不上声音,就这都能把她给气哭了,要换到这儿来,她得哭成一朵透明的玻璃花儿。

看看人家老徐多牛逼。

蒋丞一边写着答案一边抬头瞅了瞅老徐,任你下边儿睡觉聊天儿,只要你没站起来跳舞,他连停都不带停的。

啧啧啧。

潘智只发了选择题过来,他没用多长时间就做完了,一边把答案输进聊天框给潘智发过去一边看了看时间,离下课还有几分钟,够他抄完的了。

至于别的题……潘智向来是懒得写的,有时候连抄都懒得抄。

发完消息他无聊地拿着手机点开了朋友圈,慢慢往下划拉,看到了蒋轶君……他亲爱的大弟弟昨天发的一张自拍,像是一家人在外面吃饭,背景里看到老爸老妈,一家四口其乐融融,他顿时觉得心里一阵堵,突然有种想吐的诡异反应。

他把这一家四口全给屏蔽了之后,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正想抬头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到了他头上,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阵,就跟有一把石子儿扔到了脑袋上似的。

接着他就看到了一片白灰,同时也闻到了墙灰味儿。

“操?”他有些吃惊地抬起头。

桌上落着一大片灰白色的墙皮块儿,大片小片的碎了一桌子。

蒋丞顾不上别的,第一反应是拍脑袋,然后往旁边顾飞脑袋上扫了一眼。

顾飞的手机还放在桌上,屏幕上播是什么玩意儿已经看不出来了,落了一层墙灰,脑袋上脸上也全是白灰,不过他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没有动,抱着胳膊。

就是脸色有点儿难看。

蒋丞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他们头顶那块儿的墙皮已经掉没了,估计都在他们身上和桌上,露出了一根根木条……还真是老房子啊。

目光回到桌上时,他看到了桌角有一块应该不属于墙皮组成部分的黑色小石块。

下课铃声正好在这时候响起,老徐把课本一合:“好了,下课……墙皮又掉了吗?今天谁值日的?扫一下。”

老徐一走出去,教室里猛地哄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往最后一排看了过来。

蒋丞就在这一瞬间做出了判断,那块儿小石头,顾飞阴沉下来的脸,还有铃声一响就站起来往这边看的脸上写着“好戏开场”的那些人……墙皮平时会自己掉下来,但今天这一次,肯定不是自己掉下来的。

他坐着没动,从口袋里摸了纸巾出来,慢慢把桌上的灰扫到地上。

这种没有目标的情况下,他倒是挺容易就能控制好自己的火气。

顾飞一推桌子站了起来,脱了外套抖了几下,抬眼瞅了瞅王旭。

“大飞,不好意思,”王旭已经起身过来了,胳膊往他肩上一搂,在他外套上一通拍着,“走,去小卖部,请你喝饮料。”

顾飞甩开他的胳膊,穿了外套从教室后门出去了。

王旭很快地跟了出来,下楼梯地时候跟他并排走着:“哎,大飞,真是误伤。”

“嗯。”顾飞应了一声,他懒得跟王旭多说话,一脑袋灰让他非常不爽,刚还迷眼睛了。

“我他妈就是想给那小子点儿下马威,”王旭说,“一个转学来的,第一天上课就他妈这么嚣张,不收拾他一顿他都不知道哪儿都有哪儿的规矩!”

顾飞没说话,下了一楼之后直接左转了。

“哎,小卖部,”王旭说,“你去哪儿啊?”

“尿尿。”顾飞说。

“你尿尿去老师那边的厕所?那么远。”王旭说。

“人少。”顾飞说。

“尿尿还这么多讲究……那我一会儿给你带瓶奶茶过来吧,”王旭说,“阿萨姆行吗?”

“你自己喝。”顾飞偏过头说了一句。

“那就阿萨姆了!”王旭说。

顾飞叹了口气。

操场这边的厕所靠近老师办公室,一般学生不愿意过来,其实老师过来的也不多,办公楼里都有厕所,所以这儿挺清净。

顾飞从兜里摸了根烟出来,一边往里走一边点了,刚抽了一口,旁边一个门打开了,老徐从里面走了出来。

“徐总。”顾飞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

“你非得跑老师用的厕所来抽烟什么毛病!”老徐压着声音指着他,“你示威啊!示威给谁看?”

“抽根儿烟能示得了什么威,”顾飞笑了,站到小便池前,“我冲你示个威,你怕我了吗?”

“我就服了你了,”老徐走了过来,指着他的烟,“掐了!”

顾飞叹了口气,回手把烟弹进了后面的蹲坑里,然后捏着裤子拉链看着老徐:“我现在要尿了。”

老徐叹了口气,转身往厕所外面走。

顾飞拉开拉链刚掏鸟开始尿,他突然又停下了,说了一句:“那个蒋丞……”

因为距离稍微有点儿远,老徐的声音很大,在厕所里共鸣得很有气势。

“我操……”顾飞撑了一下墙,他让老徐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差点儿没尿鞋上,“徐总您能等会儿吗!”

老徐走了出去。

顾飞拉好拉链,又重新点了根烟,随便进了一个蹲坑把门关上了站里头抽。

他愿意上这儿来除了清净之外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这边儿厕所味儿小。

老徐其实骨子里是个挺认真的老师,可惜课上得不行,他的课没人愿意听,当个班主任情商兑了水也凑不够半两,所以无论他跟学生怎么使劲,也没人买他账。

顾飞有时候都替他累。

走出厕所的时候老徐就站在外面的雪地里等他。

“要不你给他再找个别的位子吧。”顾飞拉拉衣领。

“不愿意跟他同桌?还是不愿意有同桌?”老徐看着他,“顾飞啊,你总这么不合群不行啊。”

“别分析我,”顾飞说,“分析两年了一次没对过。”

“再磨合一下吧,这才刚第一天,”老徐笑了笑,“这个蒋丞……学习成绩是真的挺好的,你跟他同桌也能受点儿好的影响嘛。”

成绩挺好?好的影响?

顾飞回忆了一下刚才趴着玩手机玩了一整节课的蒋丞,对于老徐这个“成绩好”的结论不是太能接受。

“要上课了。”顾飞说。

“回教室吧,”老徐说,“再磨合磨合。”

顾飞回教室的时候在三楼的楼梯口碰到了王旭,王旭递了瓶奶茶过来给他。

“谢了。”顾飞接过奶茶进了教室。

今天第二节是英语,英语老师脾气急嗓门儿大,虽然也跟老徐一样在学生里没什么威信,但扛不住他能骂人,花样繁多,一骂半小时不重样儿,而且还跟学生干过架,勇于对抗一切刺儿头绝不退缩,所以大家没什么特别热血沸腾的事儿一般不招惹他,预备铃响过就进了教室。

桌上已经收拾干净了,不过应该不是蒋丞一个人收拾的,顾飞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易静拿了抹布走开。

“谢谢。”顾飞说了一句。

“没什么啊,”易静拢拢头发笑了笑,“今天我值日。”

顾飞坐回自己座位上,看了一眼蒋丞,蒋丞挺平静地坐着,靠椅子上看着黑板。

他拿了手机出来准备把之前没看完的电影找出来继续看。

刚点开视频,蒋丞突然站了起来。

而且顺手把椅子也抄了起来,另一个手里拿着个长扫把。

顾飞愣了愣,又迅速往王旭那边看了一眼,王旭刚坐下,正跟同桌边说边乐的。

他皱了皱眉,这是要直接动手?

这个人叫王旭,除了顾飞,这是蒋丞在这个班上记下的第二个名字。

王旭的座位跟他座位中间隔了一个桌子,教室里桌椅之间安排得非常紧密,要拎着个铁椅子走到王旭旁边得从讲台上绕过去,有点儿麻烦。

于是他放下了椅子,对旁边那桌的两个人说了一句:“让让。”

那俩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但还是站了起来,让他从后面挤了过去。

过去之后他顺手把其中一个人的椅子拖了出来。

“哎!你干嘛!”那人喊了一声。

蒋丞回头看着他,那人跟他对瞪了两秒,没再说话。

全班都看了过来,王旭也明白了这是冲他来的,很嚣张地站了起来:“哟,要给我开瓢呢?来来来,学霸给大家开开眼……”

蒋丞没说话,把椅子放哐一声放在了他的座位旁边,然后往后慢慢退了几步,拿着长扫把的手一扬,扫把跟标枪似的向天花板飞了过去,准确地在王旭头顶的天花板上戳了一下。
王旭在蒋丞扬手的时候就已经反应过来了,但转身想离开座位的时候却被他放在腿边的椅子挡了一下,想要踢开椅子出来的时候,扫把和一大块墙皮已经砸了下来。

脑袋和桌子,顿时白灰四起。

班里的人短暂的沉默之后,同时发出了一阵尖叫和哄笑声,还有人跺脚拍桌子的,顿时一片混乱。

“我操|你妈!”王旭吼了一声,踹开椅子冲了出来。

蒋丞也没躲,站原地等他过来,这面门大开的架式他都不用瞄准,一拳就能给丫鼻血砸出来。

“干什么!”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暴吼。

这吼声,大概是蒋丞这辈子听过的最具震撼力的吼声,气贯长虹,直上云霄,吓得他差点儿对着王旭就扑过去了。

“干什么干什么!”一个中年男老师挥着根教鞭就冲了过来,鞭子先冲蒋丞一指,“你哪个班的!来干什么!”

没等蒋丞回答,他的教鞭又对着王旭的脸戳了过去:“你!耳朵长咯吱窝下边儿了吧!上课铃响过了听不见是不是!聋了是不是!我现在这声儿你能听清楚了不!能不能!能不能!”

接着他也没等王旭开口,教鞭冲着周围的人一通指:“都等着看戏呢是吧!我给你们演一段怎么样!给鼓个掌吧!啪啪啪!来!”
这一通吼过之后,班上的人安静了下来,王旭瞪着眼,没有继续冲过来的意思,蒋丞有些担心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总感觉这老师再吼一声,整个天花板都得塌下来。

“都滚回座位去!”这老师又吼了一声,“等着谁抬你们呢!谁去把门板拆了吧我抬你们怎么样!”

教室里一片低低的笑声和抱怨声,蒋丞转身准备回自己座位。

“你!”老师叫住了他,“你哪个班的?”

“新转来的学霸——”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老师有些吃惊地瞪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半天:“回去坐着!等谁背你呢?”

蒋丞被他吼得气儿都聚不起来了,扫了他一眼转身回了座位上坐下了。

“上课!”老师把手里的教鞭往讲台上一拍,“rning啊!”

蒋丞愣了愣,这句带着口音的英语说出来他差点儿没忍住乐出声来。

这老师开始上课之后,前面拱桌子那位又往后拱了一下,不过这回不是找顾飞,而是转过头叫了蒋丞一声:“哎学霸,你挺牛逼啊,就这么随随便便把王旭给惹了。”

蒋丞没说话。

“滚。”顾飞在旁边说了一句。

“我操?”这人小声说,“我又没跟你说,你是不是习惯性看了我就这句啊。”

“嗯。”顾飞把手机架到了桌上。

“你会有麻烦的,”这人回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又转过头来冲蒋丞一脸严肃地说,“王旭肯定跟你没完,我们学校有后门你知……”

“你叫什么名字?”蒋丞打断了他的话。

“周敬。”他说。

“谢谢,”蒋丞说,又用手指了指他的椅子,“别再,撞桌子。”

“……哦。”周敬愣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蒋丞翻开了书,低头盯着。

周敬扭着脸僵了一会儿之后转了回去。

蒋丞觉得自己这个新学期的开头真是非常精彩,平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真是太可惜了。

这个王旭会不会跟他没完他根本不在乎,他现在只觉得非常郁闷,那个朋友圈,那张因为他的消失而充满了家庭温馨的自拍,让他突然有一种完全失重的感觉。

当然,他不在乎的人不在乎他,也是合乎逻辑的。

但还是堵。

他盯着课本,纸和油墨的味道里闻到了淡淡的奶香味儿,突然觉得有点儿饿了,这才想起来自己早上没有吃早点。

他转过头,看到了正一边看视频一边剥奶糖的顾飞。

顾飞跟他对视了一眼,顿了顿之后伸手到兜里掏了掏,摸出了一颗糖放到了他的书上,然后视线回到了手机屏幕上。

蒋丞看着书上的那颗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从顾飞那边飘过来的奶糖香让他肚子都快吼出声儿了。

犹豫了两分钟之后,他拿起了那颗糖,剥开了。

……居然不是奶糖!

是颗水果糖!

他没控制住自己,扭头又看了一眼顾飞。

顾飞往他手里的水果糖上扫了一眼,低头到兜里抓了抓,直接把一把糖放到了桌上,各式各样的包装和口味,能有十几颗。

“自己挑。”顾飞说。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