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你真是学霸么

发布于 2022-03-28  35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连小学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挑过糖,家里基本不让吃糖,也不让吃零食喝饮料。他一直觉得自己过得跟修行似的,以致于他到现在也不太爱吃零食和糖之类的东西,每次都是潘智吃了什么觉得好吃就塞一堆给他。

现在顾飞这一把糖放到他桌上让他自己挑,他突然有种很新鲜的感觉。

咖啡糖,奶糖,薄荷糖,水果糖……这个还分软硬,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拿了一颗奶糖。

刚剥开,顾飞又伸手把剩下的一把全拿走了。

“操?”蒋丞愣住了,想起来顾飞说的是“自己挑”,并不是“都给你”,逻辑非常严密,顿时服气,忍不住看着他,“你抠成这样是不是明天就能让王健林抱你大腿了啊?”

顾飞没出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糖,把另两颗奶糖也挑出来放到他面前,别的都放回了兜里。

……神经病!

蒋丞把三颗奶糖一块儿剥了全塞进嘴里,实在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别的表达了。

英语老师姓鲁,课上得比老徐能让人集中注意力以及安静如鸡,因为他会吼人,课堂效果比老徐要好。

虽然蒋丞觉得今天见到的老师跟以前的老师都没法比,但鲁老师一节课都激扬得很,有人挠个痒痒都被他挥着教鞭问要不要帮挠,蒋丞都好久没这么聚精会神地上过课了,走个神都会被他惊得回魂。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班上瞬间喧闹起来,就跟憋得不行了似的,还有人一边伸懒腰一边嚎叫了好几嗓子。

“你!”鲁老师突然用教鞭往教室后边儿一指,“跟我来一趟。”

这个“你”和这一指,范围挺宽泛的,大家的脑袋再次击鼓传花,蒋丞感受到一片目光的时候并没在意,他是新转学来的,老师连名儿都叫不上来……

“顾飞!”鲁老师又吼了一声。

“……哎,”顾飞正低头看手机,他这一吼,手机直接掉地上了,他抬头看了一眼鲁老师,冲蒋丞这边偏了偏头,“叫你。”

“嗯?”蒋丞愣了,“叫我?”

“就是你!顾飞的同桌!”鲁老师教鞭又指了过来,教鞭下的几颗脑袋都迅速走开了。

蒋丞只得站了起来,不知道这个英语老师找他有什么事儿。

不过,往教室门口走的时候,他回头瞅了瞅王旭,这逼也站了起来,估计要不是老师叫走了他,这会儿他俩已经开战了。

“叫蒋丞是吧?”鲁老师转身往楼下走。

“嗯,”蒋丞应了一声,跟着他往下走,“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之前你们徐总见天儿跟我炫呢,说来了个真点儿学霸……”鲁老师说。

“什么?真点儿?”蒋丞没听懂。

“真,一个点儿,学霸,”鲁老师看了他一眼,给他解释着,“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真·学霸。

“……现在懂了。”蒋丞第一次知道这个点儿还有人会专门念出来。

“我们学校以前是普高,后来改成了职高,之后又改回了普高,”鲁老师说,“所以跟你以前的学校比不了,希望你不要受影响,以前怎么学的,现在就还怎么学。”

“哦。”蒋丞想了想以前自己是怎么学的,感觉老师可能不太了解自己。

“像王旭啊,顾飞啊这些,你不要惹他们,都是混日子的玩意儿,”鲁老师说,“我不把你叫出来,这会儿他就得找你麻烦,不打个处分出来不算完成任务,他身上已经背着个记过了。”

“……哦。”蒋丞点头,感觉这鲁老师还挺在意学生。

“不谢谢我?”鲁老师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谢谢。”蒋丞说。

“你英语成绩挺拔尖儿的,来做我的课代表吧,”鲁老师马上说,“你们班现在的英语代表是易静,她是班长,还兼了语文课代表……”

“嗯?”蒋丞愣了愣,又很快地摇头,“不。”

“为什么不,”鲁老师有些意外,“我听老徐说你以前还是班长呢,一个课代表你不会嫌累吧?”

“班长也只当了一学期就没当了。”蒋丞说。

“为什么?”鲁老师问。

蒋丞看了他一眼:“打架和旷课。”

鲁老师瞪着眼睛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那我回教室了?”蒋丞说。

“你……等等,”鲁老师想了想,“哪天有空你帮我做做课件?”

蒋丞在心里叹了口气,很想说我现在没电脑,但又觉得这个鲁老师人还挺好,拒绝了一回不好再拒绝一次,于是点了点头。

“好,”鲁老师笑了,“回教室吧。”

“操,这么长时间不回来,”王旭坐在蒋丞的桌子上,“是不是躲老子呢,躲得过去么!”

“老鲁找他有事儿吧。”周敬说。

“有个屁事儿,你几时见过老鲁找谁有事儿的!无非就是新转来问个情况,问完了这逼不敢回教室了!”王旭说。

“你要在这解决?”一直玩着手机游戏没出声的顾飞问了一句。

“废话!”王旭气儿不打一处来的低头又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操!”

顾飞放下手机,抬头瞅了他一眼。

“……不然在哪儿解决。”王旭有些犹豫。

“我管你,”顾飞说,“别在我这儿折腾,烦不烦?”

“要不算了吧,”周敬说,“你俩一人一次,已经扯平了。”

“扯你大爷扯平了!”王旭回头瞪着周敬。

“要不操场要不学校外边儿,”顾飞继续玩游戏,“别在我旁边,烦。”

“他回来了。”周敬说了一句。

顾飞抬眼往前面扫了一眼,看到了蒋丞双手揣兜里慢慢晃了过来,眼睛看着王旭。

“躲我呢?”王旭冷笑了一声,“上课铃还没响呢,就敢回来了?”

“三个事儿。”蒋丞说。

王旭看着他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一,下来,”蒋丞伸出一根手指说了一句,又伸出两根手指,“二,先撩者贱。”

王旭回过神来之后一瞪眼刚要说话,被他打断了,伸出三根手指:“三,怎么解决你直接说,只打嘴仗我认输。”

他的话说完,班上等着看热闹的人全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看王旭的反应。

顾飞头往后一仰,靠着身后的墙吹了声口哨。

蒋丞这话,和他说这话时的气势,以他多年吃瓜群众的经验来看,顿时就让王旭这条老大之路变得一片模糊。

王旭脸上的表情有些变幻莫测,心里想的是什么蒋丞判断不出来,但他在第一时间往顾飞那边儿看了一眼,蒋丞却看得很清楚。

王旭怕顾飞,或者他无意识地把顾飞当成靠山。

从在顾飞家店里看到不是好鸟的时候,他就知道看上去还算温和有礼的顾飞那种“一切都不关我事”的状态都是只是假象。

啧。

装什么云游天外的老神仙。

“中午放学等你,”王旭跳下了桌子,一边往自己座位走一边又回头指了指他,“到时别跑。”

“嗯。”蒋丞应了一声,坐下了。

想了想他又偏过头问了顾飞一句:“这人是你们班老大么?”

到这会儿他才突然注意到顾飞左边青皮上的休止符是三个点儿,三十二分休止符。

“差不多吧。”顾飞说。

“什么叫差不多?”蒋丞说。

“就是谁说他不是就跟谁干架。”顾飞还是盯着手机,手指挺忙地划拉着。

蒋丞看清他玩的居然是爱消除这种他初中的时候实在没东西可玩又需要打发时间才会玩的小游戏。

顾飞居然除了看视频就是玩这个,还玩得挺投入,弱智啊。

“你还玩这个?”蒋丞没忍住说了一句。

“嗯不费脑,”顾飞说,“我又不是学霸。”

蒋丞本来这一早上就哪儿哪儿都不爽,听了这句话差点儿没直接一拳砸到三十二分休止符上。

咬着牙没动手一是因为他晕倒的时候顾飞帮了他,二是刚才吃了顾飞三颗奶糖……不过这也算理由?

“能直面自己水当当的脑仁儿也算是种勇气,”他说,“我看好你。”

顾飞转过脸盯着他看了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语气相当欠抽:“中午要加油哦。”

哦你大爷的大黄狗!

操。

后边儿的课蒋丞没怎么听,心里堵,把一家四口屏蔽了之后他又忍不住老想点进去看看。

关系的确是不好,也的确是紧张,但那是他呆了十几年的“家”,是他每天都能看到的刻在记忆里的“家人”,这种感情一时半会儿他扔不开。

但似乎没有人因为他的缺席甚至是永不再相见而受到什么影响……也许是没有表现出来?

感受到这样的平静比被推出待了十几年的家更让他失落。

他趴到桌上,拿了帽子垫着脑门儿闭上了眼睛,算了,睡会儿吧,他虽然不择席,但过来之后一直没怎么睡踏实过。

李保国的那套房子太老旧,加上这人过得又实在是邋遢,所以不光有蟑螂和蜘蛛,还有老鼠,一晚上就听老鼠满屋窜,总有种睡在垃圾堆里的错觉。

四中的老师比原来学校的老师善解人意得多,他直接睡得连课间都没抬过头,愣是没有一个老师来打扰他。

一直到最后一节课下课的铃声响起,王旭一巴掌拍在他桌上,他才打了个呵欠坐直了身体,腰都酸了。

“走吧。”王旭斜眼看着他。

蒋丞没说话,把课本什么的往桌斗里一塞,拎了书包站了起来。

王旭非常有范儿地一个转身,往教室后门走过去,要不是他身上穿的是羽绒服而且没有风,一定会有种哦哟老大来了的气场。

他身边还跟着三四个人,看兴奋的样子应该是他的小助手,别的想看热闹的都还没来得及跟上。

“哎。”蒋丞在他身后叫了他一声。

“怂了?”王旭马上接了话。

“你带的是队友,还是啦啦队?”蒋丞问。

王旭看了看旁边的人,又瞪着蒋丞:“怎么,怕啊?”

“啦啦队无所谓,”蒋丞扫了他们一眼,一边往前走一边说,“想动手的话你们内部先排个号。”

“你们别跟着。”王旭一挥手。

“去看吗?”周敬拱了拱桌子。

顾飞还在玩没有学霸脑子才玩的爱消除,一直到这局打完了他才站了起来:“不去。”

“去看看吧,你就不怕出什么事儿吗?”周敬说。

“出事儿还能出到我头上么?”顾飞把手机放到兜里,转身走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王旭那几个小铁子正冲着后门方向张望,蒋丞和王旭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大飞……”有人看到他马上凑了过来。

“嘘,”顾飞把食指竖到嘴边,“别烦我。”

今天小学生们还没有开学,顾淼肯定一小时前就已经在大门口等他了,他没工夫去看王旭被揍。

没错,他就是这么武断地就认为王旭跟蒋丞对上,就是挨揍的命。

蒋丞眼神里的那种无所谓是王旭没有的,而且他浑身上下满满包裹着的不爽不爽不爽不爽简直都能吓死密集恐惧症了,如果不是最近碰上什么郁闷的事儿,那就是这人长期精神不正常。

王旭一个做着江湖梦的中二病患者怎么可能是一个心情不好的神经病的对手。

一出校门,一个绿脑袋就从他面前风一般地掠过,四周传来一片“哇——”的惊呼声。

顾飞去停车棚拿了自己的自行车,刚跨上去,顾淼又风一样地刮过,在他身边停了大概两秒钟,从他兜里抓走了一把糖。

他骑着车到路口的时候,顾淼正站在路边剥着糖纸,水果糖都被她挑出来了。

“我带你回去?”顾飞问,“还是你跟着?”

顾淼抱起滑板,准备往后座上跨的时候,他拦了一下,捏着顾淼的下巴看了看她眼角的一小块擦伤:“蹭的还是打架打的?”

“蹭的。”顾淼说。

“上车。”顾飞没再继续问。

顾淼抱着滑板坐到后座,抱住他的腰。

也许是蹭的,也许是跟人打架伤的,反正这小丫头死犟,问了也白问,还不能多管,她的事她得自己处理,挨揍也认。

“带你去买副手套吧,”顾飞蹬了一脚车,“你上次想要的那个小皮手套?”

顾淼迅速摘掉了自己手上脏兮兮的羽绒手套,竖起拇指摆了摆。

四中的后门比前门要繁华,挺神奇的。

大概因为后门这边是条小街,管理比较混乱,各种防风小棚子一个接一个的排着,主要是卖吃的,很火爆。

跟在王旭身边从各种香味中穿过去的时候蒋丞差点儿想说要不我请你先吃点东西吧……

不过王旭一脸愤怒,眼神还很坚毅,他就没开口,怕给人气哭了。

就当是先参观一下吧,一会儿再过来吃。

想吃的还是挺多的,各种烧烤,肥牛五花羊肉腰子板筋。

蒋丞咽了咽口水。

小街走完之后香味也消失了,也不知道王旭到底要去哪儿。

“咱俩是要去徒步吗?”他问了一句,饿得很烦躁。

王旭没理他,但往前又走了几步之突然停下了,看着前方皱了皱眉头。

蒋丞往前看了一眼。

距离他们几米远的路边站着三个人,都双手插兜地往他俩这边看着,他和王旭都看过去之后,这几个人慢慢走了过来。

王旭的手往兜里摸了一下。

“怎么?”对面一个看着跟饿了十来年似的瘦高个儿笑了笑,“打电话给顾飞么?人刚跟妹妹一块儿回去了,估计不会管你的闲事儿。”

“要干嘛!”王旭粗着声音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哟,”瘦高个儿一脸夸张的吃惊表情,“今儿很硬气嘛,不跑?”

又往蒋丞脸上扫了一眼:“新的小伙伴么?一定很牛逼,有他在你都不用跑了。”

“以前可是一帮人跑得呼呼地带着风呢。”瘦高个儿身后的一个人笑着说。

瘦高个儿一脸戏弄的表情看着他俩:“要不我数三个数你们……”

蒋丞一拳直接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这一拳不仅把他的话给砸没了,把双方队员都给砸蒙了。

蒋丞没停手,这种事儿就讲究个速战速决。

一拳过后他连帽子带头发抓着瘦高个儿的脑袋往下一拽,膝盖对着他鼻子再次撞了过去。

两次的劲儿都不算太大,以蒋丞的经验,鼻梁不会有事儿,但鼻血一定会喷涌而出制造出蕃茄酱糊一嘴的效果。

果然在他松开手狠狠一把推开瘦高个儿的时候,他的鼻血涌了出来,再下意识地一抹……

蒋丞看了王旭一眼,往前一肩膀撞在了大概是准备掏刀的另一个胳膊上,再顺势用脑壳往他鼻子上一磕。

那人“嗷”的一声捂住了鼻子。

“跑啊傻逼!”蒋丞冲王旭喊了一声,拨腿就往前跑了。

王旭愣了愣才赶紧冲锋似的追了上来。

“这边儿。”跑到路口的时候王旭往左边指了一下。

蒋丞跟他七拐八歪地进了一条胡同,又绕了两个弯才在几家人后院墙围出来的一小块空地上停下了。

“这什么地方?”蒋丞看了看四周,这是个死胡同,三面都是别人家院墙,破破烂烂的,地上堆都是积雪和掉落的树枝,还有各种垃圾。

“这是……”王旭喘了一会儿,“我跟人约架的地方。”

“品味挺特别。”蒋丞说。

“那个,”王旭看着他,犹豫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刚才……谢了。”

“谢我干嘛,”蒋丞从兜里掏了烟出来,点了一根叼着,“我又不是为了帮你。”

王旭盯着他:“操,你真是学霸么?”

“把事儿解决一下吧,”蒋丞看了看时间,“我饿了,赶紧完事儿我要吃饭。”

“解决了,”王旭在旁边一张破得跟鬼屋道具一样的三腿儿椅子上坐下了,“咱俩没什么事儿了。”

蒋丞啧了一声:“那我走了。”

“等会儿,”王旭叫住了他,“猴子肯定还在这块儿,他们人多,出去会碰上的。”

蒋丞没说话。

“真的,刚看到的就三个,你把猴子揍一脸血,出去再碰上就肯定不是三个人了,我……叫个人过来帮忙。”王旭拿出了手机。

蒋丞想起了之前瘦高个儿的话,拧着眉问:“叫谁?”

“大飞。”王旭说。

“我操?顾飞?”蒋丞顿时觉得脸皮唰唰往下掉了一地。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