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纯挨揍的事儿

发布于 2022-03-28  29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把烟一扔,转身就往胡同口方向走。

“哎!别出去!”王旭喊了一声,“你以为我怕事儿吗!猴子那帮人真惹不起!上学期七中还有人被打进医院好几个月!”

“惹不起?”蒋丞回头看着他,“这么牛逼的人你叫个顾飞过来就惹得起了?”

“大飞不一样,”王旭说,“他从小在这片儿混大的,而且……反正你听我的就行,你算帮了我一次,我不能让你出去送人头啊。”

而且……而且什么?

而且他杀了他亲爹?蒋丞突然想起了李保国的话,莫名其妙就乐了,这种小城市的老城区,几条街一个传说,还真挺有意思。

“你笑个鸡8啊!”王旭让他笑火了。

蒋丞没理他,准备继续走,刚一迈腿,王旭从后面一把搂住了他,然后抱着他就往回拽。

“哎哎哎,”蒋丞让他吓了一跳,“撒手!你什么毛病!”

“毛病?”王旭愣了愣,猛地松了手,“我没毛病……我可没别的意思啊!你别误会!别误会!”

蒋丞看了他一眼:“我说你有别的意思了么?”

王旭没说话,拿了手机拨了号。

蒋丞叹了口气,重新点了根烟叼着,蹲在墙角风小的地方拿了个小树枝在雪地上漫无目标地胡乱划拉着。

“大飞,大飞,”王旭拿着手机,压着声音,就好像猴子那伙人就在隔壁院儿里守着似的,“我们让猴子堵了……跑了,不是,现在出不去……揍一脸血呢怎么走得了!还能有谁啊,我,还有蒋丞。”

王旭边说边往蒋丞这边儿瞅了一眼。

蒋丞没跟他眼神交流,王旭虽然没多大能耐,但也不是太怂的人,他现在吓成这样,估计这些人的确不是好惹的。

其实他以前在学校胡混,也不太愿意去招惹外面的人,麻烦。

只是一想到电话那头那是顾飞,他就觉得不如出去硬顶一顿了,但他还有理智,这一出去可能不是一顿两顿的事儿。

“大飞一会儿就过来,”王旭挂了电话,在垃圾堆里用脚来回扒拉着,“他带着他妹吃面呢,还没吃完。”

蒋丞简直无语了。

王旭从垃圾堆里找出了根半米多长的木棍,扔到了他脚边,又翻了一会儿没什么收获之后开始拆那张三条腿儿的破椅子。

“干嘛?”蒋丞看着他。

“找点武器,”王旭说,“猴子他们对这片儿也熟,万一在大飞到之前找过来了呢。”

蒋丞叹了口气,拿过书包翻了翻,摸出了一把刀,扔到了他脚边:“用这个。”

“我操!”王旭一看刀立马吓了一跳,扭头瞪着他,“你他妈真是学霸?哪个学霸没事儿带着刀出门的!”

“我也没用过,”蒋丞说,“刃都没开,吓人专用。”

王旭捡起刀,认真地看了一会儿,走到他面前蹲下了:“蒋丞,我惹不起你。”

蒋丞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咱俩的事儿,已经了了,”王旭继续说,“以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这话你自己记着就行,”蒋丞说,“我们学霸要学习很忙的,没时间跟你瞎折腾。”

说完这话之后,他俩都没再出声,沉默地面对面蹲着。

蹲了一会儿王旭又开口了:“我给你个忠告。”

“嗯。”蒋丞看着指间夹着的烟头,升起的烟雾在风里短暂地疯狂扭动之后迅速消失得一点儿痕迹都没有。

“如果猴子先到,你认个怂,”王旭说,“我们再浑,也是学生,跟外面那些混社会的人没法硬拼。”

蒋丞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这个*少年的心里居然还有残存的智商。

“大飞说的。”王旭补充了一句。

蒋丞有点儿想把烟头戳他脸上灭掉。

顾飞来得其实不算慢,大概也就十分钟,他就骑着自行车出现了,让蒋丞难以理解的是他居然把顾淼也带来了。

小姑娘拿根绳子拴在自行车后边儿踩着滑板。

神经病一家人!

顾飞腿刚往地上一撑,顾淼就从滑板上蹦了下来,脚尖在板子上一挑,手接住了翻滚着弹起来的滑板。

她抱着滑板走到蒋丞面前,冲他笑了笑,然后又跑回了顾飞身边,靠着他的腿站着。

“刚谁动手了?”顾飞问了一句。

“我。”蒋丞站了起来,“怎么。”

“你碰上猴子了?”王旭马上问。

“在胡同口呢,”顾飞回头看了一眼,“估计这会儿就进来了。”

“操,”王旭皱了皱眉,“咱们出得去吗?”

“看你想怎么出去,”顾飞说,又看着蒋丞,“两个解决办法。”

蒋丞清楚这次大概是真的惹了点儿麻烦,叹了口气,手揣兜里往墙边一靠:“说。”

“让他找回来,扯平就算完,”顾飞说,“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带你们出去,以后他们怎么堵你们就看运气。”

王旭赶紧看着蒋丞。

“扯平没问题,但先说好,”蒋丞说,“多一下我就还手。”

猴子过来的时候鼻子里还塞着棉花,蒋丞觉得他大概血小板有点儿低,这么长时间了血都没止住。

就像王旭说的,这次猴子带的人的确多了,一眼扫过去,得有七八个人,浓浓的小镇流氓气质。

“二淼去胡同口等我。”顾飞说。

顾淼看了蒋丞一眼,放下滑板,踩上去蹬了几脚,从人群里箭一样地穿了出去。

“你也出去。”蒋丞说。

顾飞撑着车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王旭跟我出去。”

“我……”王旭有些犹豫,看了看蒋丞。

“出去。”蒋丞说,这种纯挨揍的事儿,他不愿意有观众。

顾飞拎着车头把车掉了个头,王旭跟了上去。

猴子一脸阴沉地往蒋丞那边走过去。

顾飞跟他擦身而过的时候,突然抓住了他的右手手腕,把他的手从兜里拽了出来。

“干什么。”猴子看着他。

顾飞没说话,顺着他手腕往下狠狠一捋,从他手上拿下了一个东西,往旁边墙根儿一扔。

金属碰在墙砖上的声音挺清脆。

蒋丞顺着声音看了一眼,是一个黑色的指虎。

狗|日的。

“规矩还是要讲的。”顾飞声音不高地说了一句,脚一蹬,骑着车往胡同口那边去了。

“他不会有什么事儿吧?”王旭站在胡同口的一棵秃树下边儿缩着脖子,看着顾淼踩着滑板灵活地在旁边的树下绕着一个雪堆转圈。

“怕有事儿就别惹事儿。”顾飞说。

“我没惹事儿,我见了猴子都跑,”王旭说,“操他妈的我哪知道今天能碰上他,蒋丞不知道他底细,直接就动手了。”

“你俩事儿解决了?”顾飞看了看他的脸,“你是不是跪下求他别打脸了?”

“……过了,”王旭叹了口气,回头往胡同里看了一眼,“我算开眼了,学霸还有这种型号的,我惹不起。”

顾飞笑了笑。

没过几分钟,猴子那帮人出来了。

猴子脸色有点儿不是太好,不过看上去整个人还算正常,但后面跟着的那位就不太美妙,脑门儿上明显肿着一个大包。

“他还手了?”王旭一看就吓了一跳。

猴子跟顾飞对视了一眼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几个人走了。

“操,蒋丞那傻逼人呢?”王旭往胡同里看着。

顾飞皱了皱眉,看这样子,蒋丞肯定是还手了,应该不是主动,是有人“多一下”了,但猴子按理说这种情况下不会再坏规矩。

那蒋丞人呢?

就算是得绕几圈,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他手机在兜里响了,掏出来看到居然是蒋丞打来的。

“你人呢?”他接起电话。

“我……迷路了。”蒋丞说。

“什么?”顾飞非常吃惊,“迷路?”

“是啊迷路!刚进来的时候就一通绕,这会儿我不知道绕哪儿去了,你们这片儿胡同是他妈按迷宫建的吧!”蒋丞非常不爽地说。

“你……等会儿,”顾飞看了看顾淼,“二淼,进去把蒋丞哥哥领出来。”

顾淼踩着滑板掉了个头,飞快地掠进了胡同里。

蒋丞听到滑板轮子声音的时候喊了一声:“顾淼?”

顾淼的身影从前面一个拐弯闪了出来,冲他招了招手。

蒋丞跟了过去,其实他刚才就是从这儿过来的,跟着顾淼再拐了一个弯,就看到了之前的那条小街。

靠,早知道已经这么近了就不打电话给顾飞丢这个人了。

今儿这个脸丢的真是都够凑一套四件套了。

“没事儿吧?”王旭一看他出来就问了一句,盯着他的脸。

“没事儿。”蒋丞摸了摸肚子。

“没打脸啊?”王旭看着他的手。

“嗯,”蒋丞看着他,“怎么你想打?”

“我就问问,”王旭说,“打肚子了?疼?”

“饿了。”蒋丞说。

“你是不是动手了?”王旭继续追问,“我看那谁出来的时候脑袋那么大一个包,怎么弄的?”

“我说了多的我会还,”蒋丞有些不耐烦地回答,“拿他脑袋往墙上磕了一下,怎么你要试试么?”

“我回家了,”王旭说,“我走了……那什么,大飞,我明天中午请你吃饭。”

王旭走了之后,蒋丞跟顾飞一块儿站原地看着顾淼玩滑板,看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了一句:“谢了。”

虽然还是挨了揍,猴子两拳砸在他胃上,他现在都还有点儿想吐,但如果没有顾飞,也不会有这个解决的选项,估计以后他出门就能碰到猴子巡街,那这日子就不用过了。

“你真没事儿?”顾飞看了他一眼。

“嗯,”蒋丞一点儿也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他想了想,“你吃过了?”

“没。”顾飞回答。

“……刚王旭说你吃面条呢,吃完了才能过来。”蒋丞说。

“那你俩早让人打碎了,”顾飞说,“我在步行街吃面,真吃完了才过来得半小时。”

“走吧,再吃点儿,”蒋丞看了看顾淼,“你想吃什么?”

顾淼自然不会回答他,只是看了看顾飞。

“你带路吧。”顾飞在她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

顾淼立刻一蹬滑板窜了出去,一看就是往之前那片烧烤摊上去的。

“上来。”顾飞看着蒋丞。

“我走过去。”蒋丞说。

顾飞没多说,自己骑着车过去了。

蒋丞叹了口气,按了按自己的胃,有点儿反胃,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被猴子那两拳砸的。

顾淼挑了个最靠边的烧烤摊,蒋丞溜达着走到的时候,她已经挑好了一堆吃的。

蒋丞闻到烧烤香味的时候胃里的不爽才慢慢消失了,只剩了强烈的饥饿感,他过去指着肉:“一样来十串,再来两斤麻小。”

这家没有麻小,他又跑到隔了半条街的那家去买了两斤过来。

几大盘肉一块儿堆到桌上的时候,顾飞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一直这么能吃么?”

“小明的爷爷活了103岁。”蒋丞拿了一串羊肉咬了一口。

顾飞笑了笑,让老板拿了瓶红星小二。

蒋丞本来想想问问你是不是逢吃饭必喝酒,但小明103岁的爷爷阻止了他。

顾淼不说话,他俩也没什么话可说,于是跟上回吃烤肉的时候一样,沉默地吃完。

这样也挺好,吃得饱,每次他跟潘智吃饭,都是因为说话太多而经常吃不饱,得加餐。

就是在热闹的烧烤摊上,他们这桌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老板每次经过都会多看两眼,没准儿以为他俩是约架来谈判的,随时有可能起身拔刀。

一直到顾淼吃饱了,把帽子摘下来抓了抓脑袋,蒋丞才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给她买个绿帽子?”他问顾飞,这个问题从那天在店里见到顾淼开始就一直让他觉得很困扰。

“她喜欢绿色。”顾飞说。

“哦,”蒋丞看着顾淼的绿帽子,顾飞的回答永远都这么逻辑严密让人接不下去,“能买着这色的帽子也是个奇迹啊。”

顾淼摇了摇头。

“嗯?”蒋丞看着她。

“不是买的。”顾飞说。

“织的?”蒋丞摸了摸帽子,还真没看出来,手工还不错,“谁给你织的啊?你妈?”

顾淼笑着指了指顾飞。

蒋丞猛地转头看着顾飞:“我操?”

“文明点儿。”顾飞一脸平静地说。

“哦,”蒋丞有些不好意思地冲顾淼笑笑,又转头看着顾飞,“你织的?你还会这个?”

“嗯。”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突然觉得脑子里对顾飞的印象变得模糊起来了,一个口袋里装着糖的,会织毛线帽子的,杀人犯,杀的还是亲爹。

吃完烧烤,顾飞跨上自行车,顾淼把缠在他自行车后边儿的一根绳子解开了抓在手里,踩到了滑板上。

“注意……安全。”蒋丞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明天见。”顾飞说完就骑车拽着顾淼消失在了小街穿梭的人群里。

蒋丞结完账才反应过来,明天见?

今天已经过完了吗?

今天当然没有过完,下午还有三节课,政治居然有两节,蒋丞看到课表的瞬间就觉得一阵瞌睡。

一个下午顾飞都没有出现,还真是明天见。

蒋丞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个下午,顾飞没在的好处就是周敬不会老回头说话了,挺安静。

政治老师比老徐的存在感更低,是今天见到的所有老师里最透明的。

在讲台上讲课的时候甚至需要不断提高音量以便让自己的声音能在教室里肆无忌惮的嗡嗡声里被人听到。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潘智发了条消息过来。

-自习课居然没老师要,爽

蒋丞看了一眼台上的老师,给潘智回了一条。

-我一直很爽,这课上的跟菜市场一样

-你反正安静了也是睡觉,这是吵着你睡觉了吧

-你懂个屁

蒋丞叹了口气,潘智的确是不懂,他上课是总睡觉,但也不是每次都会睡着的,闭着眼睛的时候他会听课,快考试复习的时候他也不会睡觉和旷课。

现在这样的环境,他还真有点儿担心这个学霸的质量会下降了。

放学的铃声一响起,教室里顿时一片喧闹,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瞬间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走的走,聊的聊,一派愉悦。

蒋丞收拾了东西,拎着书包离开了教室,穿过走廊的时候感觉到了众多目光,他往旁边扫了一眼,不少人正靠在栏杆上看着他,也分不清是二年级还是三年级的,眼神里都带着好奇和探究。

啧。

他回头找了找王旭,肯定是丫说了什么,没准儿把这事儿当个牛逼狠吹了一把。

下楼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估计是潘智,但拿出来的时候却看到是个陌生号码。

“喂?”他接了电话。

“蒋丞吧?你有货到了,过来取一下吧。”那边说。

蒋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再问,对方不是快递,是物流,得自己上门去取,问地址后他又问了问东西是从哪里过来的,然后挂了电话。

是老妈寄来的,应该都是他屋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来之前给他准备了银行|卡,现在又细心地把他的东西都寄来了,但却没有再跟他联系。

他不知道该感谢老妈,还是该恨她。

不过心情谈不上糟糕,似乎这几天来他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想起来的时候会觉得心里一阵抽,但很快就过去了。

他慢慢往回走着,这个时间李保国肯定没在家,晚上可能还是一个人吃,他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最后决定吃点儿饺子得了,中午吃得多,这会儿都没觉得饿。

就在李保国家附近就有个聚集了不少饭馆的小广场,蒋丞散步的时候经过,还挺热闹的,有一家看上去很干净的饺子馆。

去广场要过一座小旱桥,蒋丞快走到桥边的时候往那边看了一眼,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雪中午就停了,一个下午阳光都很好,这会儿虽然太阳已经落山,但半个天空都还带着像脉络一样淡淡漫开的金色光芒。

小小的一座桥也染上了暖暖的颜色。

蒋丞在这一瞬间觉得心里挺静的,这混乱的一天带来的各种闷堵,都散掉了。

他加快步子往桥上走过去,如果早来半小时候,这儿估计会更美。

这大概是在这个小破城市待了这么些天看到的最美的地方了。

桥上行人不多,他走到靠近桥中间的时候,看到了前面有人正拿着相机,应该是在拍桥和天空。

看侧面……不,看腿就知道了。

是顾飞。

认出顾飞来一点儿也不意外,意外的是旷课一下午的顾飞会在这里,还拿着一看就是专业级别的相机和相机包。

难怪他不肯把相机借给周敬。

蒋丞犹豫着是过去还是去另一边装没看到顾飞,反正他俩也没什么话说。

正想迈步的时候,顾飞大概是拍完了,转过了身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这时候再装看不见不太可能了,蒋丞叹了口气,迎着他走过去。

正想打个招呼没话找点儿话的时候,顾飞看到了他,顿了顿之后对着他举起了手里的相机。

蒋丞吃惊地没来得及抬手挡脸,就听到了快门的声音。

咔嚓。

你大爷的三花猫啊!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