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别处的故乡

NyaDooNyaDoo·2022-03-28·122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我操,你他妈瞎拍什么!”蒋丞骂了一句,这会儿没有顾淼小朋友在,他也无所谓文明不文明了。

顾飞没说话,对着他又是几声咔嚓。

蒋丞感觉自己脸上不怎么美好的表情大概都被定格了。

“我问你呢!”他走到顾飞跟前儿,伸手想去拿相机。

顾飞迅速把相机往后拿了拿:“二百六十七岁。”

“什么?”蒋丞愣了,“什么二百六十……几?”

“二百六十七。”顾飞重复了一次。

“什么二百六十七岁?”蒋丞问。

“小明的爷爷。”顾飞说。

蒋丞盯着他看了足有三十秒,不知道自己是无语了还是想把那点儿想笑的冲动压下去。

最后他指了指顾飞的相机:“给我,要不就删掉。”

“你要不先看看?”顾飞把相机递了过来。

蒋丞接过相机的时候一阵紧张,死沉的,总觉得一不小心就得摔地上,然后就看着相机上一堆的按钮有点儿迷茫。

别说是删掉了,就是看看照片,也不知道该按哪儿。

“这儿。”顾飞伸手在相机上按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了照片。

一共四张,蒋丞沉默地一张张翻着。

他对拍照一直没什么兴趣,无论是自己拍风景还是别人拍自己,他宁可用眼睛看。

虽然平时觉得自己挺帅的,但还是每次都会不小心被前置摄像头吓好几个跟头……没想到顾飞相机里的自己,还挺那什么。

挺还原的,嗯。

并没有自己担心的狰狞表情,只是看着有点儿不耐烦。

而第一张,他居然很喜欢。

混乱而萧瑟的背景因为被虚化了透出淡淡惆怅的感觉,让他脑子里莫名其妙就飘过一句——别处的故乡。

而迎着残阳光芒走过来的自己,就不用多说了,帅爆了。

他把自己的几张照片翻了两遍之后,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右下角那个按钮是删除。”顾飞说。

“我知道。”蒋丞有些尴尬地回答。

说要删掉的是自己,但看到照片之后又不想删了的也是自己,毕竟从来没有拍过这么有感觉的照片。

去年过年的时候全家还一块儿去了趟影楼拍全家福,本来以为拍得应该不错,结果看到照片的时候他差点儿没把照片给撕了,就为这事儿还又跟老爸老妈吵了一通,两天没回家……

想得似乎有点儿远了,他收回思绪看着顾飞。

“你挺上相的,”顾飞说,“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留着,我拍了很多同学的照片,都留着的。”

顾飞的这个台阶给得很是时候,蒋丞犹豫了两秒:“你拍这么多人像干嘛啊?”

“好玩。”顾飞说。

“……哦,”蒋丞点点头,顾飞每次都能完美地让聊天进行不下去的技能他也是很佩服的,“摄影爱好者。”

“我晚点儿加你个好友吧,”顾飞拿出手机,“处理了照片给你发一份?”

蒋丞非常想拒绝,我不稀罕这玩意儿。

但张嘴的时候却又点了点头:“哦。”

哦完以后拿着相机又不知道该干嘛了,顾飞也不出声,似乎对于这种沉默着的尴尬非常适应。

“我能看看别的照片吗?”蒋丞问,他还真没法把顾飞这个人跟这个牛逼的专业相机联系在一块儿。

“看吧。”顾飞说。

照片不少都是桥和夕阳,从光线能看得出来,顾飞差不多是一下午都在这儿待着,拍了很多,有风景,还有从桥上走过的人。

蒋丞不懂摄影,但一张照片好不好看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顾飞的照片拍得很专业,构图和色调都透出一股暖暖的气息,如果不是现在他人就站在这个地点,吹着老北风,只看照片还真是跟坐暖气片上边儿晒太阳似的舒服。

再往前翻过去,照片应该就不是今天的了。

拍得很多都是街景。

树和旧房子,雪堆和流浪狗,落叶和走过的行人的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每天都能看见却会视而不见的东西。

正当他觉得这样的照片应该就是顾飞的拍照风格时,一张明亮阳光下顾淼弯腰抓着滑板从空中一跃而过的背光照片让他忍不“啊”了一声。

“嗯?”顾飞正趴在桥栏杆上抽烟,听到他的动静转过了头。

“这张真有感觉啊,顾淼太帅了,”蒋丞把照片转过去对着顾飞,“小飞侠。”

顾飞笑了笑:“抓拍的,她飞了十几次才出了这一张。”

蒋丞盯着他多看了两眼,顾飞这人挺不好概括,平时一副不关我事天外飞仙话题终结者的样子,但他和顾淼在一起的时候,或者提到顾淼时又会显得很温柔。

特别慈祥。

蒋丞想起了顾淼的毛线帽子。

慈哥手中线……

这个场景居然还有配乐。

wakeup,wakeupandmakelove……

不过配乐似乎有点儿不太合适。

“你手机响了。”顾飞说。

“哦。”蒋丞把相机递还给他,有些尴尬地摸出了自己的手机,wakeup……

“丞丞啊?”那边传来了李保国爆炸一样的声音。

“你……叫我什么?”蒋丞一身鸡皮疙瘩此起彼伏。

顾飞大概是听到了,虽然他迅速地转开了头,蒋丞还是在他侧过去的脸上看到了笑容。

日。

“你差不多到家了吧?”李保国说,“快点儿回来,你哥哥姐姐都回来了,等你吃饭呢!”

“哦,”蒋丞突然一阵郁闷,不仅仅是去吃饺子的计划落空了,还因为再次被拉回现实里,要去面对几乎不可能自己生活有交集而现在却变成了家人的几个人,他顿时连腿都迈不动了,“我知道了。”

“是要回去么?”顾飞把相机收好之后问了一句。

“嗯。”蒋丞应了一声。

“一块儿吧,我也回家。”顾飞说。

“开车吗?”蒋丞问。

“……我走过来的。”顾飞看了他一眼。

“哦。”蒋丞转身往回走了。

太阳一落山,气温就降得厉害,他俩顶着老北风一路往回走。

走了一会儿身上稍微不那么冻了,蒋丞转头看了看顾飞:“你是不是认识李保国?”

“那几条街的人差不多都相互认识,”顾飞说,“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哥哥姐姐……都是老街坊。”

“哦,那……他人怎么样?”蒋丞问。

顾飞拉了拉帽子,转过脸:“他是你什么人?”

蒋丞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把兜在下巴上的口罩戴好,遮住了大半张脸,才感觉放松了一些。

“我……亲爹。”他说。

“嗯?”顾飞挺意外地挑了挑眉,“亲爹?李保国有俩儿子?不过这么一说的话……你跟李辉长得还真有点儿像。”

“我不知道,”蒋丞烦躁地说,“反正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就问你他人怎么样,你能直接回答么?”

“资深赌徒,”顾飞这次很干脆地回答了,“十级酒鬼。”

蒋丞的步子顿了顿。

“还听吗?”顾飞问。

“还有什么?”蒋丞轻轻叹了口气。

“家暴,把老婆打跑了,”顾飞想了想,“主要的就这些了吧。”

“这就够可以的了,”蒋丞皱了皱眉,但犹豫了一下又盯着顾飞,“这些可信吗?”

“你觉得不可信么?”顾飞笑了。

“这些坊间传闻都有点儿……”蒋丞没说完,坊间还说你杀了亲爹呢,但这话他不可能说出来,不管是什么内情,顾飞爸爸死了是事实。

“这些不是传闻,”顾飞说,“你天天回家,不知道他打牌么。”

“嗯。”蒋丞突然就不想再说话了。

一路沉默着走到路口,顾飞往他家那条街走了,蒋丞连说句再见的心情都没有,不过顾飞也没说。

他拉拉口罩,往李保国家走过去。

老远就听到前面有人在吵架,吵得特别凶,还是组合架,男女都有。

走近了才看清是李保国家旁边那栋楼,楼下站着一男一女,二楼窗口也有一男一女。

吵架的原因听不出来,但是双方队员骂人都骂得很认真,吐字清晰。

各种生殖器和不可描述的场景喷涌而出,部分用词还时不时会有反复循环,蒋丞听着都替他们不好意思。

走到楼下的时候,二楼的男人突然端着一个盆出现在窗口,蒋丞一看,赶紧往旁边蹦开了两步。

紧跟着一盆带着菜叶子的水倾泄而下。

虽然没被淋个兜头,但还是被溅了一身水,顿时恶心得他口罩都快飞出去了。

“有病吗!一群傻逼!”他吼了一声,“有种出去打一架!技能点都他妈点泼妇上了吧!怂逼!”

吼完他也没看旁边的人,转身进了楼道。

不知道那几个吵架的是被他吼愣了还是没听明白他吼的是什么,总之双方降了音量骂骂咧咧几句之后这一架就这么突然就中止了。

蒋丞拍了拍身上的水,还有几片指甲盖儿大小的菜叶,操!

刚掏了钥匙,李保国家的门就打开了,李保国探出脑袋,一脸笑意:“刚是你吗?”

“什么?”蒋丞没好气儿地粗着嗓子问。

“骂得好,”李保国笑着说,“像我儿子。”

蒋丞没接他的话,进了屋。

屋里还是那么破败,但是今天多了点儿生气。

一桌子菜,还有坐在桌子旁边的两男两女外带三个小孩儿,把小小的客厅挤得满满当当。

“来,丞丞,”李保国关上门,过来很亲热地一抬胳膊搂住了他的肩,“我给你介绍介绍。”

蒋丞非常讨厌被不熟的人搭肩拍背,咬牙着才没把他甩开。

“这是你哥哥李辉,老大,”李保国指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人说,然后又往旁边的年轻女人那儿指了指,“这个是你嫂子,那俩你侄子……来叫叔叔!”

旁边正看电视的俩小男孩儿一块儿往这边看了一眼,像是没听见似地又把头转了回去。

“嘿!熊玩意儿!让你们叫叔叔呢!”李保国吼了一声。

那俩孩子这回连脑袋都没再转过来。

“你们……”李保国指着那边还想再说什么,但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没事儿,不熟,”蒋丞拍了拍他的胳膊,他只想尽快从李保国的嗓门儿和唾沫星子里解脱出去,还有搭在他肩上让他全身僵硬的那条胳膊。

“一会儿跟你们算账!”李保国又指了指另一个女人,“这个是你姐,李倩,这你姐夫……你外甥女,叫舅舅!”

“舅舅。”旁边一个看着大概四五岁的小姑娘叫了他一声舅舅,声音很低,像是受了惊吓似的。

“你好。”蒋丞挤出一个笑容。

李保国终于放开了他,他说了一句换件衣服就迅速进了里屋,把门一关,靠着门闭了闭眼睛。

这一屋子的人,从他进门开始,除了李保国,就没有一个脸上有过什么笑容。

李保国给他挨个介绍的时候,每个人都只是点点头,一言不发。

但这种冷淡并不像是不欢迎他,也不是有什么不满,而是那种天然的,与生俱来的带着一丝茫然的麻木。

更可怕,让人觉得压抑。

就短短这么一两分钟,已经让蒋丞感觉喘不上气来。

他脱掉外套,撑着墙狠吸了几大口气,慢慢吐了出来,再吸气,再慢慢吐出来,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他都不记得这些天他叹过多少气了,够吹出个迎宾大气球了吧。

在屋里待了几分钟,外面李保国又开始大着嗓门儿叫他,他只得搓了搓脸,打开门走了出去。

屋里的人都已经坐到了桌边,那俩只顾着看电视的熊玩意儿也坐好了,不光坐好了,还已经开始吃了,直接上手往盘子里抓了排骨啃着。

“吃饭吧。”李倩说了一句,伸手过来拿他面前的饭碗。

“谢谢,我自己来吧,”蒋丞赶紧拿起碗,“你吃你的。”

“让她盛,”李保国在旁边说,“这些事儿就是女人干的。”

蒋丞愣了愣,李倩从他手里拿走了碗,到旁边的锅里给他盛上了饭。

“来,今儿得喝点儿好酒,”李保国从地上拎起了两瓶酒,估计是李倩或者李辉拿来的,但还没等蒋丞看清是什么酒,他已经打开了旁边的柜门,把酒放了进去,从柜子里拿了一个瓶子出来,“这是我自己酿的,刺儿果酒。”

“就喝李倩拿的那两瓶酒得了,”李辉有些不愿意了,“你这破酒还老拿出来献宝,喝着一股涮锅水的味儿。”

“哟,”李保国把酒瓶往桌上一放,“嫌你老子的酒不好?嫌不好你带酒来啊,空俩手回来还挑?”

“爸,你说什么呢,”嫂子开了口,语气里满满的不爽,“儿子回来一趟,你就盯着他带没带东西啊。”

“你闭嘴!”李保国眼睛一瞪,“我们家什么时候轮得上女人说话了!”

“女人怎么了!”嫂子提高了声音,“没我这个女人,你能有俩孙子啊?指你闺女给你生孙子啊?她连个外孙子都生不出来呢!”

蒋丞感觉自己有些震惊,震惊这家人会就这么随便两句话就吵起来,震惊他们会在这种需要表达起码的家庭和睦的饭局上吵起来,而看到沉默不语的李倩两口子时,他更震惊了。
“我有孙子是因为我有儿子!”李保国嗓门儿大得能震碎头顶那个破灯,“我现在又多了一个儿子,我想要孙子,分分钟的事儿!李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老婆这德性你连个屁都放不出来是吧!”

“吵什么吵!”李辉一摔筷子站了起来,这话也不知道是冲李保国还是冲他老婆。

“吵什么问我啊?吵什么你不知道啊!”嫂子尖着嗓子喊了起来。

这一嗓子出来,俩正拿手抓菜的熊玩意儿同时一仰脸哭了起来,跟拉警报似的,拉得人脑仁发酸。

蒋丞站起来转身回了自己屋里,把门关上了。

外面还在吵,男人吼女人喊,小孩子放声哭,这个破门根本挡不住这些让人绝望的声音。

薄薄的木板后面,就是他真正的家人,放电视剧里都会觉得心烦意乱的家人,是他一向看不起的那类人,不,连看不起都没有,是他压根儿就从来不会注意到的那类人。

如果这十几年,他就在这里长大,他会跟他们一样吗?

自己这种一碰就着,叛逆期超时的性格,是遗传吗?

是写在他基因里的吗?

叛逆期?也许根本就不是叛逆期。

而是他可怕的本质。

背后的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外面的人还在吵着,他甚至听到了有人踢翻椅子的声音,这细微的敲门声如果不是他靠着门,他根本听不见。

“蒋丞?”外面传来了李倩的声音,同样的轻细。

他犹豫了几秒钟,转身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看着站在门外有些局促不安的李倩。

“你没事儿吧?”李倩问。

“没事儿。”蒋丞回答。

你没事儿吧?这话倒是应该问问李倩。

“那个……”李倩回头看了看一屋子的乌烟障气,“我给你拿点饭菜你在屋里吃吧?”

“不了,谢谢,”蒋丞说,“我真的……吃不下。”

李倩没再说话,他重新关上了门,反锁上了。

站在屋里愣了半天之后他走到窗户边,抓着窗户上的把手拧了两下。

窗户没有动。

从他来那天就想试着把窗户打开,但从来没有成功过,这窗户就像被焊死了一样牢牢地连条缝隙都露不出来。

蒋丞抓着把手又狠狠地拧了几把,接着开始推。

汗都折腾出来了也没有成功。

盯着这扇窗户,听着外面的一片混乱,他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要爆炸。

他回手抓起身后的椅子,对着窗户猛地抡了过去。

窗户玻璃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脆响。

这一声让蒋丞觉得非常地爽,全身的毛孔就在这一瞬间像是都站了起来,他拎着椅子再一次砸了上去。

玻璃唏里哗啦地碎了一地。

他一下下地砸着,客厅里的吵架声变成了砸门声,他懒得去听。

窗户玻璃全碎了之后,他对着空了的窗框一脚踹了上去。

窗户打开了。

门外传来了钥匙声,他手往窗台上一撑,直接跳了出去。

去你妈的亲生。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