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今晚,为我们的友谊举杯

NyaDooNyaDoo·2022-03-28·321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觉得自己也算是挺浑的了,旷课打架惹事儿一直没少干,但还从来没有把人打晕在雪地里然后就进屋吃饭了的。

“喂,”他跟着顾飞进了店里,瞪眼看着顾飞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当着顾淼的面又不好直说,只能隐晦地提醒,“那个……真不管了?”

“放心,没事儿,”顾飞看了他一眼,“一会儿起来自己就走了,最多鼻梁要修一下……你还挺善良,你跟猴子那几个碰上的时候怎么没担心。”

“我把他们……”蒋丞指着门边,选择了半天的用词,“弄睡着了吗?”

顾飞看着他没说话,但能看出脸上强压着的笑容。

“行吧,”蒋丞坐了下去,“也不是我惹的事儿。”

顾飞低头继续吃饭,他也没再说别的,虽然他真不确定门外那位能不能“起来”,还“自己就走”。

也许是环境不同,他从小成长的环境让他无论多让人不省心,但始终会有个“度”,而顾飞,看看这破烂老城区,看看身边的人,这种事没准儿根本没人有什么感觉。

想想这些,他倒真是得谢谢顾飞,他趴门口雪地上“睡着”的时候没让他冻死。

跟顾飞兄妹俩吃饭保持沉默,他已经有点儿习惯了,之前两次吃饭都这样,顾淼不说,他无话可说,顾飞看样子根本不想说。

这样吃饭挺节约时间的,十分钟就吃得差不多了。

放下筷子想说谢谢的,门外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咒骂声,听动静应该就是睡着的那位醒了。

蒋丞松了口气,听了听。

这人骂得很吃力,估计是因为鼻梁断了,或者还有什么别的骨头断了,台词儿随便一耳朵听上去跟之前李保国邻居吵架时的风格很像。

大概属于街区文化。

不过里面有一句特别响亮的却让他忍不住看了顾飞一眼。

“我就操了你妈了怎么着吧!”那人骂得有些口齿不清,但还是能听得出来。

顾飞跟他对了眼之后,又喝了口汤才说了一句:“我妈男朋友……”

“什么?”蒋丞没等他说完就吃了二斤羊肉的惊,那男的虽然挺恶心,但真就三十左右,顾飞他妈妈就算二十岁生他,也得有近四十了。

“之一。”顾飞把话说完了。

“啊?”蒋丞愣住了。

“吃饱了没?”顾飞问,“肉还有,没吃饱再加点儿。”

“饱了饱了。”蒋丞赶紧点点头。

“二淼收拾。”顾飞放下筷子。

顾淼立马站了起来,很熟练地把几个饭碗撂到了一起,又把筷子一把抓了,捧着往后门走了出去。

蒋丞一看这架式,顿时有点儿不爽,想起来了李保国说的那句“这种事儿就是女人干的”,他伸手准备帮着收拾。

“你坐着吧,”顾飞拦住他,“她收拾就行。”

“这事儿就该女的干是吧?”蒋丞斜眼瞅着他。

顾飞愣了愣笑了:“我说了么?”

“一切尽在不言中是吧。”蒋丞一想到晚上李保国那一家子乱七八糟的表现,好容易平息下来的怒火又蹭蹭地想要往上窜。

“我,”顾飞指了指自己,“做饭。”

蒋丞看着他。

“顾二淼,”顾飞又指了指从后门回来的顾淼,“洗碗。”

蒋丞还是看着他。

“有什么不对么?”顾飞问。

“啊。”蒋丞看着他,往上窜的怒火瞬间全都变成了尴尬。

“啊?”顾飞也看着他。

“……啊。”蒋丞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顾飞没理他,起身走开了,坐到收银台后边儿点了根烟叼着。

他想走,但教养让他无法做到在别人家吃完饭一放筷子就走人,他只能坐在桌子旁边,看着顾淼跑了两三趟地把桌子收拾完了。

正想问顾飞要根烟,顾飞叼着烟站了起来,跟着顾淼走出了后门。

店里只剩了他自己对着一张空了的桌子发愣。

操。

他拿出手机,给潘智发了条消息。

-孙子。

-爷爷!聊会儿?

-没空

潘智发了条语音过来:“你他妈闲大发了玩我是吧!我刚被我妈收拾了一顿连饭都不给吃呢!”

蒋丞一听,顿时乐了,回了他个语音,笑足了20秒。

笑完之后他站了起来,打算去后面看看顾飞兄妹俩在干嘛,没什么事儿他就该走了。

后门出去是个小院儿,应该是几个门面共用的,有厕所和一个小厨房。

蒋丞一出门就被拍了一脸风,赶紧往厨房过去。

顾飞背对着门站着,顾淼站在洗碗池前用热水正洗着碗。

小姑娘洗碗洗得还挺熟练的,表情也很专注。

蒋丞看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儿不太明白顾飞站在这里的意义,顾淼也不是小小孩儿了,既然让她收拾洗碗,那洗就是了,为什么非得站这儿看?

“那个……”他清了清嗓子。

顾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洗得太投入,跟没听见他的声音似的,还在认真地洗碗。

顾飞回过了头:“嗯?”

“我准备走了,”蒋丞说,“你有不穿的外套么?借我一件。”

“没有。”顾飞说。

“操?”蒋丞看着他,“你什么意思啊?”

“常穿的有,”顾飞说,“里屋柜子里,你自己拿吧。”

“……哦,谢谢。”蒋丞转身准备去拿衣服。

“丞哥。”顾飞叫住了他。

蒋丞停下,顾飞跟着顾淼叫他丞哥,让他觉得有点儿奇怪,不过莫名其妙又觉得挺爽,差点儿想回一句这位小兄弟什么事儿。

“她洗完了再走吧,跟她说再见。”顾飞说。

“嗯,”蒋丞点了点头,“你……给我根烟吧。”

顾飞从兜里拿了烟盒和打火机递给了他,扭头继续看着顾淼洗碗。

蒋丞点了烟,退到门边点上了,也一块儿看着顾淼洗碗。

虽然不确定,也不太方便问,但他感觉顾淼可能跟普通孩子不太一样,所以顾飞连她洗个碗都要看着。

只是,既然这么紧张,为什么又让她一个人踩着滑板满大街飞,被欺负了似乎也没怎么管。

真神奇。

这里的人都很神奇。

有时候他都觉得很虚幻,这些街道这些景象,他看到的这些人,这些事,全都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只有跟潘智联系着的时候,他才会回到真实的世界里。

穿越了吧?

另一个时代?另一个空间?

里世界?

自己把自己惊出了一个冷颤。

顾飞正好回头瞅他:“你屋里待着多好。”

蒋丞没理他。

顾淼洗完了碗,把碗都收好了,才转身出了厨房,经过蒋丞身边时跟没看见他似的,蒋丞跟着她进了店里,她找人的时候才一回头看见了蒋丞。

“你挺能干。”蒋丞对着她竖了竖拇指。

顾淼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蒋丞弯腰跟她说话,“我要走了。”

顾淼看了顾飞一眼,然后冲他点了点头。

“再见?”蒋丞抬手跟她摆了摆。

顾淼也跟他摆了摆手。

蒋丞笑了笑,本来以为这个“再见”能听见她说,没想到还是哑剧。

顾飞进屋拿了件长款的羽绒服出来给他。

“谢谢。”蒋丞拿过衣服看了看。

“帽子手套围巾口罩?”顾飞问。

“……不用,”蒋丞说,统共就这几百米的路,“充电器……你有多的吗?”

顾飞又进屋拿了个充电器出来给了他。

“谢谢。”蒋丞接过放进了兜里。

“……要有人揍你一拳你是不是也得习惯性说句谢谢啊?”顾飞说。

“要不你试试?”蒋丞穿上外套,一掀帘子出去了。

顾飞伸了个懒腰,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往顾淼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走,我们回家了。”

顾淼很迅速地跑着把门窗都关好了,抱着滑板站在店门外等他。

他把收银台里的钱收好,关了灯。

“今天走回去,心姐把咱们的车开走了,”顾飞把店门锁上,“一会儿回家你就进屋写作业,写完了才能出来。”

顾淼点点头,把滑板放到地上,脚一蹬就冲了出去,滑了十几米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从板子上摔了下来。

顾飞笑着吹了声口哨。

顾淼没理他,爬起来踩着滑板又冲了出去。

到家的时候八点刚过,客厅的灯和电视都开着,老妈房间的门关着,不过门缝下透着灯光。

顾淼进屋写作业之后,顾飞过去敲了敲房门。

里面没有回应。

“我一分钟以后进去。”顾飞说了一句。

去厨房烧了点儿水,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之后,他又回到老妈房间门外,敲了两下之后拧开了门锁。

门没有反锁,也反锁不上,上回老妈闹自杀的时候锁被他砸了,一直也没修。

“出去,”老妈坐在窗边的小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话,眼睛里冒着火地瞪着他,“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是跟那小子打电话么?”顾飞提高了声音,“你跟他说,再不挂电话,明天我去找他,连人带他打工那个店,渣都不会给他留。”

“你……”老妈白了他一眼,把电话拿到耳边,“我跟你说……喂?喂?喂!王八蛋!”

老妈把手机狠狠往沙发上砸了一下:“不是,你什么毛病啊!你妈谈个恋爱你没完没了的,管的是不是有点儿太多了!咱们家又没什么遗产!怕有人跟你俩抢么?”

“你从你那些小男人里,挑一个,一个靠谱的,”顾飞喝了口茶,“你看我管不管。”

“哪个不靠谱了啊!”老妈皱着眉,“烦死了。”

“哪个靠谱?”顾飞看着她,“你不给他们花钱试试,看哪个还理你?”

“为什么不理!”老妈一拍沙发,“我很丑吗?我要是难看,能让你从小到大都被人说帅吗!”

“嗯,”顾飞拿过床头柜上的一面小镜子对着自己照了照,“帅。”

“你……”老妈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谁都跟我说你妈年轻的时候可漂亮了,”顾飞放下镜子,“知道什么叫年轻的时候么?现在比你漂亮还比你年轻而且比你还蠢的小姑娘多的是,不看你那点儿钱谁二三十岁的人跟你个四十多的谈……”

“出去出去出去!”老妈从沙发上跳下来,把他推出了房门,“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了出去!”

顾飞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别再拿收银机里的钱,就那点儿,我不数都知道你拿了。”

老妈没说话,回屋把门给甩上了。

顾飞往客厅沙发上一倒,喝了两口茶,拿过遥控器换了几下台,这个时间一水儿的妈妈婆媳小姑子大舅子撕逼剧,要不就是不计前嫌用爱融化渣男的圣母玛丽亚剧。

扫了几眼他就把电视给关掉了,进了自己房间。

打开电脑之后,在写作业和处理今天照片之间他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选择了照片。

作业嘛,写不写都写不出来,就跟考试考不考都不及格一样。

他把相机里的照片传到电脑上,先删掉了废片,然后在剩下的照片里挑出值得后期的。

二淼的都不错,小丫头一拍照就没笑容,一脸严肃跟要去炸学校似的,不过看上去还挺酷。

街景的几张不行,太乱,背景也杂,落日这几张还可以,桥上有红色大衣的人经过的这张颜色特别好……蒋丞,蒋丞,蒋丞这几张……

他拧着眉比较了一下,留下了第一张,然后把另外几张删掉了。

戴上耳机,听着音乐开始弄照片。

处理照片是件挺麻烦的事儿,不过他做起来却觉得挺有意思,比上课有意思得多。

就是最近这个音乐播放器被他调|教得有点儿太劲爆,私人电台里的歌一首比一首轰头,弄得他点鼠标的时候都跟通了电似的,一阵阵手忙脚乱。

他把歌切到了自己硬盘的歌单里,消停了不少。

随机了两首之后,一阵熟悉的吉它声响起,接着是钢琴,然后是女声。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

顾飞动了动鼠标,点了下一首。

有好几年了吧,当初写的时候没觉得,现在听着有点儿幼稚,女声是丁竹心,倒是把握得很好,懒洋洋的沙哑里带着疑问和挣扎。

弄完蒋丞的照片时,他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一点了,时间就是这样,你需要它的时候没有,不需要的时候怎么打发也不走。
他伸了个懒腰,看着占了满屏的蒋丞的脸,光正好,调子正好,少年带着不屑的表情也正好,没有直视镜头的眼神也很好。

比以前练手的时候丁竹心那个破网店花钱请的模特镜头感强多了。

他把照片缩小了一些,再检查了一下整体没什么问题之后保存了,再打开了美图秀秀。

去色,调暗色,加滤镜,梦幻,星光……

最后还在图上加了字——悲伤的歌声,放肆的旋转,夜显得更加寂静。

排了一下版,发给了蒋丞。

lastofthewilds,蒋丞的id仿佛是在说明他是学霸,不过虽然这英文对于顾飞来说跟看拼音没什么区别,但却听过这曲子,而且很喜欢,金属味的风笛。

再看蒋丞的头像,是背影加侧脸,很模糊,但看鼻子能看得出来是蒋丞自己……这张照片拍得还不错。

没过两分钟蒋丞给他回了消息。

-你是不是有病……

他笑了起来。

-怎么了?

-你其实是个表情包作者吧!你怎么不给我做个中老年表情包啊?今晚,为我们的友谊举杯什么的

-你要么?我帮你做

-滚蛋

顾飞靠在椅背上笑了半天,然后又发过去一条。

-怎么,不喜欢?

-人性呢?

顾飞边笑着边把原版的照片发了过去。

那边蒋丞没了动静,过了几分钟才又回过来一句。

-一张?别的还有吗?

-没了,另外几张拍得不好,我删掉了

-……你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啊,就不能发来让我自己删么?

-下午你不就说要删吗

蒋丞没有回复。

顾飞放下手机,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胳膊腿儿,走出了房间。

顾淼屋里的灯已经关掉了,他过去轻轻推开门往里看了一眼,小丫头已经写完了作业也洗漱完了,这会儿裹着被子睡得正香。

他干自己事儿的时候不让人打扰,这一点不光顾淼会记得,就连不靠谱的老妈都知道……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门,悄无声息地一点儿也没打扰到他。

顾飞皱了皱眉,拿过自己挂在门边的外套,摸出了钱包看了看,里面的大钞都没了。

“操。”他小声说了一句。

回屋里拿了手机拨了刘帆的电话。

“大飞?出来么?我们正喝酒呢,”那边传来刘帆愉快的声音,“李炎我们全在。”

“我不去了,困了要睡觉,”顾飞说,“明天跟我出去一趟吧。”

“去哪儿?”刘帆马上问。

“上回说的那个卖碟的店。”顾飞说。

“就是一屋子从老板到店员都装逼自己音乐达人的那个店?”刘帆问。

“老板是真逼,”顾飞说,“我要找那个细腿儿蚂蚱。”

“我知道了,不用你,”刘帆啧了一声,“你去不合适,我带人过去,要什么效果?”

“看见我妈转身就跑的效果。”顾飞说。

“行。”刘帆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之后手机响了一声,蒋丞发过来一条消息。

-谢谢

顾飞看了一眼他头像,发现已经换成了刚传过去的那张照片。

-头像换了啊?

-嗯,挺有范儿的

顾飞笑了笑,放下手机,准备去洗漱,走到门口,手机又响了一声。

他退回去拿来看了看。

-衣服我可能明天还得穿一天,放学了我才有时间去买

-你不洗洗就还我么?

-……你有洁癖么?

-没有,要不被套和衣服你选一个洗吧

-衣服我洗好给你

顾飞打了个呵欠,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太多肉了,困得厉害。

洗漱完了他往床上一倒就睡着了,半夜觉得冷才醒过来把被子盖上了。

早上醒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老妈是一夜未归,顾淼已经自己去学校了,他看了看时间,别说早读,第一节课都已经上了一半了。

“哎——”他拉长声音用力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收拾了出门。

刚到楼下,就接到了老徐打过来的电话:“你这学期再这个样子是不是想被开除!”

“我睡过头了。”顾飞说。

“我不管你今天还有什么借口,”老徐说,“今天中午我要跟你谈一谈!我要对你负责!”

“……你对我干什么了要负责?”顾飞问。

“你少给我贫!”老徐说,“我以前不知道你的事,是我的失职!现在我知道了就要负责!”

顾飞的脚步顿了顿:“我的什么事?”

“你爸爸的事,”老徐很诚恳地说,“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希望你能跟我敞开心扉……”

“我的事儿不用你管,”顾飞说,“我管你是谁,你信不信我能敞开了揍你?”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