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屎……屎里……有毒!

发布于 2022-03-29  37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早上蒋丞起得有点儿晚,睁眼的时候都快到上课时间了。

他旷课的最长时间是两天,并且夜不归宿三天,但相比之下他迟到的次数很少,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果打算去学校,就不太愿意迟到。

现在刚开学,他还没打算不去学校,所以一看时间,就从床上一跃而起,跑进浴室里,抓起了一次性牙具。

平时住酒店他不会用这些东西,牙刷死硬还超级大,牙膏一般都没有好吃的味儿……漱口的时候发现不知道是左手刷牙劲用得不对还是牙刷太差,他牙齿都刷出血了。

再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一脸没睡好的苍白,还有隐隐透着青色的眼圈,配合着嘴边的牙膏沫……

“啊……”他对着镜子用缠着纱布的手捂住胸口,一手指着前方,痛苦地喘息了几下,“屎……屎里……有毒!啊!”

演完之后自己乐了半天,再想起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这才赶紧胡乱往脸上泼了点儿水洗脸。

退了房跑出来的时候,他仿佛看到对面的如家在对他笑。

没错,他昨天按照顾飞还算清楚的指示找到了如家,结果全身上下除了五百块和一个手机连衣服都不全是自己的他硬是没住进去。

因为没有身份证,在他企图让服务员帮他想想办法的时候,服务员甚至扬言要报警,简直是操了。

一个小破城市的大破旧城区,想住个店这么难!

他已经穿了顾飞的毛衣,穿了顾飞的羽绒服,拿了顾飞的充电器,还吃了他的饭,抽了他的烟,实在没脸再回去跟顾飞说借你身份证用用了。

打算找个网吧凑合一夜的时候,他看到了对面的这家小旅店,这才算是得救了。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这个小旅店,周家旅店,记下了,以后写回忆录的时候可以再来重温一下。

在旅店楼下的小店里买了早点,不过没时间吃了,蒋丞把吃的都塞到口袋里,往学校一阵狂奔。

四中到这边的距离说远不远,两站地,还是小站,等车挤车的时间都走到了,但要说近,现在这样一路跑过去,也挺要命,大清早的还打不着车。

跑到校门口的时候,蒋丞听到了预备铃响起,四周如同慢镜头一样往学校大门聚拢过来的人居然全都没有反应,该吃吃,该聊聊,伴着预备铃走进学校的时候居然犹如闲庭信步。

他放慢了脚步,不想在众人当中成为一个脚步匆匆的学霸。

就他现在这状态,要搁以前学校,值勤老师早过来骂人了,而四中门口站着的值勤老师,不知道是脾气好还是习惯了,就温柔地喊着:“快点儿!加快点儿步子!一会儿关门谁爬门的都登记扣分!”

爬门?蒋丞回头看了一眼学校大门。

四中的大门还是气派的,两层,一层是半人高的电动门,里边儿还有两扇大铁门,上面带着尖刺儿。

他突然想起来昨天顾飞就迟到了来着,爬门进来的?

啧。一想到那一排尖刺儿,他就觉得裤裆一阵小风吹过,凉嗖嗖的。

上楼的时候有人在后面喊了他的名字:“蒋丞!”

他回过头,看到王旭拿着个大号煎饼边啃边跑了过来。

“靠真是你,”王旭上下看了看他,“刚还以为大飞呢,一看帽子不对……你怎么穿他衣服啊?这是他衣服吧?”

“嗯。”蒋丞继续上楼。

“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王旭又看了看他的手,“我操?手怎么了?是不是猴子?你上大飞那儿躲了?”

“不是,没。”蒋丞回答。

“你不用瞒我,”王旭很义气地拍了一下他肩膀,“这事儿是因为我,出了什么事儿我会担着,你跟我说实话……”

“别,”蒋丞转脸看着他,“拍我肩。”

王旭举着手。

“也别拍我背。”蒋丞说。

“操,”王旭有点儿不爽地把手揣回兜里,几步跨到了他前面上楼去了,“事儿逼。”

顾飞没有来上早自习,不知道是又迟到了还是旷课了。

蒋丞趴在桌上,用前面周敬的身体挡住自己,慢慢吃着早点,四周不下五个人都在一块儿吃着。

他一边吃一边感叹,这才刚来两天,就已经莫名其妙地被同化了?

他的早点还算简单,煎饺和豆浆,饺子还很注意地要的白菜馅儿,怕上课的时候吃着有味儿。

结果一看旁边的人,韭菜馅儿包子,韭菜馅烧饼,有味儿就算了,还有人捧了一碗牛肉面吃得稀里哗啦的。

第一节课是英语,老鲁照例进来就一通吼,还把吃得最慢吃了一个早自习带一个课间都没吃完的那位的半个包子抢走了。

“哎,”周敬侧过头,“蒋丞蒋丞。”

蒋丞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蒋丞?”周敬又叫了他一声,“蒋丞。”

“有话直接说。”蒋丞突然知道了顾飞为什么懒得理他,这人要说什么非得叫名字叫到你答应为止。

“你今儿穿的是大飞的衣服?”周敬问。

蒋丞皱了皱眉,看了看搭在椅子背上的羽绒服,感觉自己穿的可能是顾飞最经常穿的衣服。

王旭一眼就能认出来,周敬也他妈看出来了,估计这班上有一半的人都知道他穿着顾飞的衣服来上课。

再低头看着身上的毛衣,只能祈祷这毛衣不是常穿的。

“毛衣也是大飞的吧?”周敬又问,“你昨天在大飞家?”

操!

蒋丞没理他,趴到桌上想睡觉。

“哎,蒋丞,”周敬现在倒是不撞桌子了,“大飞今天怎么没来?”

“再不闭嘴我抽你。”蒋丞闭着眼睛说。

周敬叹了一口气,没了动静。

教室里很暖和,热烘烘的,但如果把毛衣脱了,也不合适,何况他毛衣里头也没别的衣服了,总不能光膀子上课。

这个顾飞看着挺低调,在学校里连话都没两句,也没见他跟谁关系近的,上个厕所都一个人去,结果他穿的什么衣服一个个的全都记得。

真他妈神奇。

第二节是语文课,下了课老徐走到他前面,看了他两眼:“蒋丞啊,来一下。”

蒋丞起身,犹豫了一下也只能再把顾飞的衣服穿上,跟着老徐走出了教室,一块儿站走廊上:“什么事儿徐总?”

“顾飞今天怎么没有来上课?”老徐问。

“我哪知道?”蒋丞有点儿无语。

“你不知道?”老徐看着他,脸上写着“不太相信”四个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跟我说?”

“我跟他又不熟,我给他打什么掩护?”蒋丞有些烦躁地说。

“哦,这样啊,”老徐叹了口气,“我看你穿着他的衣服,以为你们昨天在一块儿,知道他为什么没来呢。”

“……哦。”蒋丞应了一声,只能应这一声,多一个字他觉得就会有一口老血从嘴里喷出来。

“蒋丞啊,”老徐看着他,“你跟顾飞接触这两天,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蒋丞瞪着老徐,要不是他知道现在自己是在学校,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他的班主任,而顾飞只是他同桌,他真觉得面对的是相亲介绍人了。

“一天,”蒋丞纠正了一下老徐的说法,“确切说是半天。”

“对,他昨天下午就没来,”老徐皱着眉,“那你感觉……”

“我没感觉,”蒋丞打断他的话,“徐总,我对这个人没什么看法。”

“顾飞呢,挺聪明的,跟其他那些后进生不一样,”老徐执着地说着自己的,“如果能把他思想工作做通,他的成绩能上得去。”

“我?”蒋丞指了指自己,差点儿想问一句您是不是没睡醒。

“不不,是我,”老徐笑着指了指自己,“思想工作当然是班主任来做。”

蒋丞没说话,他能看得出老徐这人挺好,但就以他现在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这个工作的难度有点儿大,连周敬那样的估计都不买他的账,更何况顾飞。

“我是想,你成绩很好,”老徐说,“能不能他跟结个对子?”

“什么?”蒋丞吃惊地瞪着老徐。

结对子?

这种事儿只在初中碰到过,结局不是不了了之就是早恋,居然在高中还能碰上,老徐此时此刻的样子简直像极了中老年表情包。

“也不是结对子吧,”老徐解释着,“就是你平时多帮助他,上课的时候让他能听听课,有不会做的题你给他讲讲……”

蒋丞看着他,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老徐产生顾飞可以接受别人督促的幻觉。

“以前吧,我让易静有时间给他辅导一下,易静是班长,很负责,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不太方便,”老徐说,“所以希望你在……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关心一下同学。”

老徐的表情很诚恳,语气里带着商量,这让蒋丞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从小到大都吃软不吃硬,吃诚恳不吃装逼,但老徐这种过于天真的请求,他实在没法吃下去。

“徐总,”他也很诚恳地说,“我觉得您应该先对我有一个了解之后再考虑要不要由我来干这个事儿,成绩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您没看我今天上课连书都没带来么?”

谈话没有再继续下去,上课铃响了。

顾飞一个上午都没有来学校,也没哪个上课的老师问起,似乎谁来谁不来他们根本无所谓。

蒋丞一放学就第一个出了教室,他没有东西可收拾,衣服一套就走,比要去食堂抢饭的那帮人都跑得快,风驰电掣地就冲出了学校。

今天运气还不错,一出校门就看到有出租车下客,他都没等里面的乘客全下来就坐到了副驾上。

“除了市中心那个购物广场,”蒋丞问司机,“还有哪儿能买衣服么?”

司机想了想:“购物广场。”

“哪儿的?”蒋丞问。

“市中心的啊。”司机回答。

“……哦,”蒋丞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就去那儿吧。”

购物广场挺土的,蒋丞跟潘智来吃烤肉那天随便逛了逛,没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不过现在顾不上了,只要是衣服就行。

他随便挑了家号称抹脖子跳楼打折,不买都怕老板白死了的店进去,抓了件毛衣和一件羽绒服去试了一下,感觉还成,直接结了账让店员把吊牌剪了。

拎着顾飞的衣服走出商场的时候,他觉得松了一口气。

新买的衣服款式一般,好在质量不错,暖和,价格也还行,就是这价格绝对没到抹脖子那一步,顶多是从一楼窗口跳出去。

就近在购物广场里随便吃了点儿东西,然后就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要不直接回学校吧,在学校旁边找个干洗店把顾飞的衣服洗了。

不打车了,老妈给他的卡里钱是不少,但看李保国家的情况,这些钱估计要从高中一直用到大学……他看了看,前面有个公交车站。

正走过去的时候,手机响了。

李保国打来的。

他有些不太情愿地接起了电话:“喂?”

“丞丞啊!”李保国大着嗓门儿的声音传出来,“你放学了吧!”

“嗯。”蒋丞继续往车站走。

“你昨天晚上在哪儿过的夜?”李保国问,“发那么大火,不知道的邻居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蒋丞没说话,走到站牌下站着,想看看有没有车能到学校。

“气儿消了没有?”李保国又问,“回来吃饭吧,我包了饺子,就等你回来吃呢!”

“我……”蒋丞不想回去,但这会儿却说不出口了,僵了半天才说出一句,“我在购物广场。”

“没多远啊,坐19路就能回来了,”李保国马上说,“就在广场东口的车站!”

蒋丞拎着衣服回到李保国家那条街上的时候,发现就在没多远的地方就有个干洗店,看上去有点儿不靠谱,但橱窗里挂着很多衣服,他犹豫了一下,把顾飞的衣服拿进去让人洗了,还交了加急的钱晚上来取。

走到楼下的时候他站住了,前面楼道口停了辆人力三轮车,拉着一车玻璃,李保国正站在旁边,从车上拿了几块玻璃下来,然后有些吃力地往回走。

这估计是要换自己昨天打碎的窗户,蒋丞叹了口气,跑了过去:“我来拿吧。”

“哟,回来了啊!”李保国喊了一声,“你别动了,我拿就行,一会儿摔了,挺贵的呢!”

蒋丞看了一下的确不太好倒手,于是拿了李保国手里的钥匙过去把房门打开了。

“有默契!”李保国仰着头也不知道冲谁半喊着说,“看看,这就是我儿子!跟我有默契!”

“怎么不找工人直接过来装?”蒋丞看了看屋里,地上的碎玻璃还在,他去厨房拿了扫把,“这个……”

“找工人?”李保国瞪了一下眼睛,“那得花多少钱!我跟你说,就这几块玻璃我都还是赊的账呢!”

“赊的?”蒋丞拿着扫把愣住了。

“后街那个玻璃店,老板总跟我打牌,问他先要了,”李保国说,“过两天手气好了我再去给钱。”

蒋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李保国身上居然连几块玻璃的钱都没有?给个玻璃钱还要靠打牌?

“是后街吗?”他弯腰扫着地上的玻璃,“一会儿我去给钱吧。”

“好儿子!”李保国把玻璃往桌上一放,拍了拍手,“知道心疼老子!你那边家里给了你不少钱吧?”

蒋丞回头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李保国去厨房拿饺子的时候,他抓过自己扔在床上的外套,从兜里摸出钱包打开看了看,顿时觉得有些无语。

现金应该没动过,但卡的位置变了,他又看了一眼卡号,确定了还是原来的那张,才把钱包放回了兜里,坐到床沿上,整个人都有些乏力。

顾飞摸出烟盒想拿烟的时候才发现一包烟已经抽完了。

他皱皱眉把烟盒捏成了一团,扔到脚边的地上。

地上除了这个烟盒,还有一片烟头。

今天挺安静,上午老徐打过几个电话过来,还有老妈的,李炎的,他全都没有接,最后把手机关掉了。

世界都安静了,他可以一个人细细品尝来自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去,北风也刮得越来越急,风能透过帽子,透过耳包,透过口罩,在脸上一下下划着。

他转身顺着两排墓碑之间的小路走出去,拿了个扫把进来把地上的烟头扫了,然后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看着。

这是他今天在这里待了一整天第一次看照片。

昏暗的光线里,照片上的人显得格外的陌生,但却依然带着一丝让他惊恐的气息。

“我走了。”他说。

转身离开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人在他身后。

回过头却只看到一片无声地静默着的墓碑。

再往前走,脚步有些沉,顾飞吸了一口气,加快了步子。

把扫把放下的瞬间,他耳边响起了巨大的水声。

他的呼吸都停顿了下来,感觉身边猛地暗了下去。

不是流水声,也不是普通划水的声音,这是……有人在水里拼命挣扎时的声音,带着绝望的,痛苦的,巨大的声音。

水花翻起,一个个浪花溅起,又一个个地被拍碎,水花里有双眼睛死死瞪着他。

“你为什么不救我!你是不是皮痒了!”

顾飞在一阵恐惧中对着旁边的垃圾桶狠狠踢了脚,垃圾桶翻倒在地上的声响把他拉回了现实里。

他拉了拉衣领,低头快步顺着空无一人的路往墓地大门方向走过去。

这不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但这是老爸死的那天,他整整一夜怎么也醒不过来的恶梦里反复响起的一句话。

老爸死之前没有来得及说话,也说不出话,只有拼命的挣扎。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样的一句话,也没想到这句话会在接下来的好几年里一直跟着他,成为他无法面对的恐惧。

站在湖边全身湿透的感觉始终都那么真实,真实得每次他都不得不伸手抓住衣服,反复确定衣服是干的。

墓地这边其实挺繁华,从大门的那条路出来就是大街,顾飞几乎是小跑着进了一家超市。

四周铺满灯光之后他才开始感觉到了暖意,身体的僵硬慢慢消退了。

他买了两包烟和一瓶水,又买了一份关东煮,坐在休息区吃完了才回到了街上。

在路边避风的地方点着烟,刚抽了一口就掐掉了,想吐。

嗓子眼儿里这会儿全是含着沙子的感觉。

坐上公交车之后把一瓶水全灌了下去,总算缓过来一点儿,他打开了手机。

一堆未接,主要是老徐的,别人都没什么重要的事儿,知道他关机就不会再打,唯有老徐,跟个忠诚的执着的追求者似的没完没了。

未接看完翻到消息里,只有一条,蒋丞发过来的。

-8点给你拿衣服过去

看到蒋丞头像时,他又想起了昨天给蒋丞p的图,靠在车窗上莫名其妙地笑了半天。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