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门牙看还在不在。

NyaDooNyaDoo·2022-03-29·117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有个什么定律来着,你碰到一个红灯,就会一路红灯,无论你加速还是减速,总会碰上。

大概还应该加上这么一条,你在一个人面前丢过脸,就会一直见他就丢脸,无论你觉得多不可能以及你多么小心,脸总是不属于自己。

就像现在,顾飞五分钟前还指着他妈想动手的样子,五分钟之后就出现在了人行道上,有如神助,就像是要赶着来参观他丢人。

蒋丞飞翔的时间很短,但还是能深刻体会到人的脑子在一瞬间能琢磨多少事儿。

比如能知道顾飞心情很不好,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怀揣20斤火药随时能炸。

比如他知道自己这个角度过去会正好撞在心情很糟的顾飞身上。

比如他知道这一撞因为强大的惯性,力量会非常大,顾飞估计会被撞倒。

比如他还知道自己应该马上把手放到旁边,要不俩人撞到一块儿的时候他掌心好容易开始有点儿结痂的伤口立马会被压得裂开。

……

总之当他张开双臂像是要奔向太阳的样子飞向顾飞的时候,顾飞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蒋丞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顾飞身上。

“嘭”的一声。

继他第一次知道肉身撞树声音很大之后,他又第一次知道了人撞人也能撞出这么立体的声音来。

他的脑门儿最先砸在了顾飞的锁骨上,接着是嘴不知道撞哪儿了反正牙像是咬到了拉链还是什么的,再往后就分不清先后了,总之他身体的各个部件或快或慢地都砸在了顾飞身上。

顾飞被他撞得连踉跄都没能踉跄一下,直接往后一仰,摔在了地上。

紧跟着他也摔了上去。

撞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疼不疼,现在摔地上倒是真不疼,虽然顾飞不胖,但到底是垫在下边儿了。

摔到地上的时候蒋丞甚至有一种四周腾起了一阵雪雾的错觉。

过了好几秒他才确定这的确是幻觉,顾飞身下没有雪,只有人行道的地砖路面。

这一跤摔得两个人都有点儿蒙了。

直到蒋丞听到顾飞低声说了一句“我操”时,他才回过神来,没伤的左手往下一撑想赶紧起来:“对不……”

手没找准方向,撑在了顾飞肋条上。

“操!”顾飞疼得喊了一声,“你他妈傻逼么!”

说实话,蒋丞心情非常糟糕,跟顾淼飙板子带来的那点儿愉悦只是短暂的治标不治本,而且沦落到大晚上跟个小学生在路上玩滑板,怎么说都挺郁闷的。

现在顾飞这句话一出来,他就有点儿上火,但毕竟是他撞了顾飞,撞得还不轻,他甚至看到顾飞外套上的拉链不见了。

“滚开!”顾飞胳膊一抬,抡了他一下。

“我操|你亲舅舅,我他妈又不是故意的!”蒋丞说完就觉得牙齿酸疼,嘴里有东西,他扭头呸了一下,吐出半截儿拉链头。

叮当。

还挺清脆。

他一听这动静,顿时就觉得嘴里一阵又酸又痛,都不敢去想自己是怎么把拉链头给啃下来的,都没勇气去舔舔门牙看还在不在。

“逼不是那么好装的!别他妈成天拿个筐到处装!”顾飞大概被摔得不轻,一脸暴躁,狠狠掀了他一把,“学霸!”

“滚你妈的,”蒋丞被他掀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顿时着了,“你再动一下手试试!”

顾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对着他肚子就是一脚蹬了上去。

蒋丞瞬间觉得世界万物全都消失了,眼前只剩了顾飞个操蛋玩意儿,从地上一跃蹦而起,对着顾飞也是一脚踢了上去。

顾飞很快地往旁边让了一下,他这一脚踢空了,但一点儿也没犹豫地追过去又是一脚踩在了顾飞背上。

“操!”顾飞回手兜着他小腿一拽。

蒋丞摔回地上的同时另一条腿还没忘了往顾飞脸上踹过去。

顾飞用手臂挡了一下,扑上来往他身上一跨,对着他脸砸了一拳。

操他妈的!下手真他妈重!

*的东西!

蒋丞觉得左眼跟小火车跑过似的闪过一串小金花,也顾不上别的了,他狠狠一抬手,往顾飞下巴上用力一推,顾飞往后仰了仰。

他趁机用胳膊肘又往顾飞肋骨上一戳……不过没成功,顾飞反应很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下一招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丫手指对着他手心的伤口按了下去。

“啊——”蒋丞吼了一声,这一下按得就跟打开了开关似的,他猛地弓腿,膝盖砸到顾飞背上。

顾飞往前倾了一下,手撑在了他头边。

玩阴的,玩弱智的是吧,行!

他偏过头对着顾飞的手腕一口咬了上去。

“啊!”顾飞疼得也喊了一声,他咬着不撒嘴,顾飞只能赶紧去捏他腮帮子。

这狗|日的手劲儿非常大,蒋丞觉得自己腮帮子跟被捏穿了似的一阵阵又酸又疼的感觉。

不过这时他倒是能确定门牙还在了,不光在,还很有劲。

正在战况往白痴方向胶着发展,他俩在地上打得难分难舍的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声音:“顾飞?”

俩人正打得热闹,虽然都听到了这声音,却没有一点儿松懈,继续认真地你砸我一下,我抡你一拳。

“顾飞!”那人吼了一声,顿了顿又喊了一嗓子,“蒋丞?你怎么……起来!你俩都给我起来!”

蒋丞其实第一耳朵就已经听出了这是老徐的声音,但他根本连吃惊老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时间都没有。

“你俩都停下!”老徐过来对着他俩一人踹了一脚,“干什么呢这是!吃撑了吗!”

他俩终于同时停了下来。

但只是停了下来,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动作还保持着。

顾飞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另一只手被他抓着,俩人都那么半跪半撑地地僵持着,都不敢轻易撒手,有了按手心和咬手腕之后,对方还会不会使出什么幼儿园的幼稚招,他俩都无法判断。

“松手!”老徐过来拉着他俩的胳膊扯了半天,总算把他们给分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老徐瞪着顾飞,“你怎么连同桌都打!”

“你看到是只有我打他了么?”顾飞抬手往嘴角抹了一下,“你瞎么。”

老徐对顾飞火气十足的话并不在意,转头又看着蒋丞:“你又是怎么回事儿?你好好一个孩子,怎么一来就跟人打架了呢?”

“我说了,”蒋丞甩了甩手,手心没有痛感,麻了,“别拿成绩判断一个人,我没一个老师说过我是好孩子。”

“哎!”老徐叹了口气,往路对面指了指,对顾飞说,“那是你妹妹吧!你看把小姑娘都吓到哪儿去了!”

蒋丞这时才想起顾淼还在旁边,心里顿时有点儿不安,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却愣了愣,顾淼一个人坐对街一个石凳子上,手托着腮,一脸平静地看着这边。

或者说不是平静,是冷淡,毫不在意的样子。

“她不怕打架。”顾飞说。

蒋丞没再说话,顾淼的确是有点儿怪……之前他手受伤的时候顾飞还很小心地挡住了顾淼的视线,顾淼应该是怕血的。

但现在他跟顾飞打得都快把这一片地都扫干净了,她居然一脸漠然,蒋丞想起顾飞把人贴树上的时候,她也是头都没抬地吃着饭。

这小姑娘是怎么了?

“你俩收拾一下吧,”老徐从他俩嘴里都什么也问不出,只好指了指地上的书包,“我正好来家访,先一块儿聊聊你们打架这个事儿。”

家访?

蒋丞有些吃惊,一个顶着老北风九点了还出门去家访的班主任……他实在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去谁家家访?”顾飞整了整衣服,低头想把拉链拉一下的时候发现拉链头没了,转脸看了看蒋丞。

蒋丞跟他对瞪了一眼。

看你妈什么看,我吃了!

“我都走到这儿了,你说我能去谁家,”老徐叹了口气,“当然是你家。”

顾飞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往回走:“那走吧。”

“等等,”老徐大概是没想到他会那么干脆,“我还想了解一下你俩为什么要打架。”

“解闷儿,”顾飞回过头看着他,“走不走?”

老徐有些不知道该先家访还是先解决他俩打架的事儿,走了一步又停下,退后一步想了想又往前迈了一步。

“我回去了,”蒋丞都想给他打拍子了,“谢谢徐总。”

没等老徐说话,蒋丞转身往街口走了。

身后顾飞吹了声口哨,蒋丞没回头,估计他是在召唤顾淼,果然马上就听到了顾淼滑板的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

他轻轻叹了口气,今儿晚上真是……爽啊。

李保国家的牌局还在,不过这帮长期浸在牌桌前的人,整个人生似乎就剩了眼前那一平方尺,好奇心和八卦之心都敌不过那来来去去的十几张牌。

经过中午的短暂的围观和议论之后蒋丞就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回家出来进去的甚至没有人多看他一眼,只有李保国说了一句:“回来了啊?我们吃盒饭了,你想吃点儿什么吗?”

“你不用管我。”蒋丞说完进了屋。

把外套脱下来看了看,蹭的都是灰,还有两块刮破了的。

操,他皱皱眉,今天刚买的衣服!

脸上估计也不太好看,他在屋里转了两圈发现连块镜子都没有,只得拿出手机试着开了一下机。

经过主人的热身,手机获得了温暖,开机成功。

他拿摄像头对着自己的脸看了看。

脑门儿上有一块肿了一点儿,不严重,下唇有一小块破皮了,可能是在顾飞外套的拉链上磕的。

别的地方还好,有点儿小擦伤。

他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感觉。

其实这个架打得有点儿……乱来,按理说他平时打架也不是这样,跟头猪在泥里撒欢似的,感觉更像是自己在发泄。

他并不确定要跟顾飞打成什么样,就是想打架,想撕扯,想使劲,想挣脱那种缠在身上看不见摸不着甚至不知道是什么的束缚。

至于顾飞,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带偏了,能单手抡人的人,居然也招式全无地满地滚,还掐手心,操!怎么没让他那帮跟班儿看见呢!

喂你们老大是条滚地龙!

蒋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血已经从纱布下面渗了出来。

他翻了翻书包,今天在社区医院拿了点儿酒精药棉什么的,还好,没被压碎。

他拆开纱布,有些费劲地用左手把右手冲洗干净,消了毒,因为左手不熟练,有几下直戳伤口,疼得他眼泪差点儿下来。

真挺想哭的,虽然他一直觉得哭是件很没意思的事儿,但从放假来这儿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他时不时就会有压抑得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总觉得哪天应该专门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撒着野地哭一场,狠狠的。

早上起床的时候,屋里的牌局终于散了,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俩男的,李保国在床上打着呼噜,惊天动地的。

他洗漱完多一秒都没有停留就拎着书包出了门。

还没到学校,物流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三天了,最晚明天,再不拿来要收费了啊!”

“你们能帮送上门吗?”蒋丞叹了口气。

“能啊,二百送到楼下,”那边说,“上楼的话要另外收费哦。”

蒋丞没说话,他为自己居然开始心疼钱而感到无比欣慰。

“我觉得你还是自己来拿,”那边还挺体贴,“这边很多三轮,叫个三轮拉回去也就一百块。”

“好的,知道了。”蒋丞说。

明天是周六,还好。

想想他又觉得有点儿发愁,就他现在那个房间,放一张床一个柜子都差不多满了,书桌都得挤着放,不知道自己的那些东西拿回来要怎么放。

……也许老妈并没有收拾得很全面,没有太多呢。

他是戴着口罩进的教室,脑门儿上肿包已经消了一些,头发遮了一半也看不出,今天穿的也不是顾飞的衣服,所以一直走到座位上坐下,也没有人注意到他有什么异常。

不知道昨天老徐家访的时候跟顾飞说了什么,顾飞居然神奇地在早自习铃响之前进了教室。

蒋丞抬眼瞅了瞅他,顿时愣住了。

顾飞脸上没什么伤,下巴侧面有点儿擦伤……让他愣住的是丫居然戴了副眼镜!

操!装什么学霸啊!

蒋丞瞪着他。

奇怪的是看到顾飞的人没一个有什么惊讶的,这说明他可能……平时就经常戴眼镜?

这让他想起了潘智,潘智也有点儿近视,但坚持不戴眼镜。

“我这样的成绩怎么好意思戴眼镜!”潘智说,“宁可看不清!”

瞧瞧人潘智多有志气,人还有好几支笔……

顾飞走过来,把一个袋子扔到他面前,然后坐下了。

蒋丞打开袋子看了看,里面是他的毛衣和作业。

靠!作业!

他昨天打完架居然忘了把作业要回来!

打一架还让人抄了作业,太操蛋了。

“还没消肿啊?”顾飞在旁边说了一句。

蒋丞转脸瞅着他,努力想分辨一下他的语气里歉意还是幸灾乐祸,但没成功,顾飞说这句话说得就跟今天是星期五一样没有任何情绪在里头。

于是他没有回答。

“大飞,”周敬往他们桌子上一靠,“大飞!”

顾飞推了推眼镜看着他。

“大飞?”周敬侧过脸,“哎大飞……”

顾飞一巴掌扇在了他后脑勺上。

“你昨天怎么没来?去玩了?”周敬摸着后脑勺问。

“没。”顾飞说。

“我以为你跟上学期似的呢,旷课去旅行。”周敬说。

顾飞叹了口气,看着他:“你旷一天课去旅行啊?”

“……也是,就一天不够时间,”周敬说,“哎你……”

“滚。”顾飞用了个简单的结束语。

今天上课跟前两天没什么区别,老师只管讲自己的,同学们只管玩自己的,一派安乐祥和。

顾飞也跟平时一样,先是玩弱智爱消除,然后估计把小红心玩没了就戴上耳机开始看视频。

蒋丞先是没太忍住往他脸上扫了好几眼。

顾飞这人如果不看眼神,给人的感觉其实挺温和,穿衣打扮也都是那种很舒服的款式和色调,戴上眼镜之后简直人模狗样跟个真点儿学霸似的。

蒋丞实在有些震惊他身上的这种神奇气质。

看了几次之后他才把注意力放回到了老师身上,不管老师讲课有多差都得听,不管自己是不是趴在桌上半睡半醒,讲到重点也得听。

蒋丞从来不承认自己是那种不学都能考得好的人,他自己很清楚他花了不少时间在学习上,现在这种课堂环境,这种学习气氛,还真是有点儿让他紧张的。

自己原来在学校的成绩他并没多稀罕,但也绝对不愿意这个成绩到了四中之后被拉低。

最后一节的英语课,老鲁上得很激情四射,也许是明天就周末了,一教室的人都有些恍惚,他要把大家吼醒。

蒋丞倒是挺认真地半趴在桌上做了笔记。

“我们来说一下今天的作业!”快下课的时候老鲁拍了拍桌子,“你们的作业可以去开个展览!叫这么简单的作业都写不出来的一百种姿势!”

“我们班没有一百个人。”王旭接了一句。

全班都笑了起来。

“你!王九日!”老鲁教鞭一指,“废物点心说的就是你!要人类器官都退化了你肯定是就剩嘴!”

王旭有些不爽地推了一把桌子。

“不爽下课来我办公室!”老鲁吼了一声,没等王旭有什么反应,他的教鞭又往蒋丞他们这个方向指了一下,还边指边往前戳,“顾飞!”

“到。”顾飞抬起头。

“你说你是不是有毛病!作业是抄的吧?是抄的吧!”老鲁一连串地说,“是不是抄的!就你说你是不是抄的!是不是!”

顾飞等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空隙回答。

“你抄作业!也抄得有点儿技巧行不行!行不行!”老鲁在桌上拍了拍,“抄得一题没错!一题都没错!说吧!抄的谁的!”

这回他倒是给了顾飞回答的时间。

顾飞沉默了一下,竖起了手指,然后往周敬身上一指:“他。”

“周敬!”老鲁马上吼了起来,指着周敬,“你挺伟大啊!这学期评语给你加一句助人为乐怎么样!”

周敬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顾飞正指着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老鲁抓着作业一通骂,一直骂到了下课,教鞭一挥,往胳膊下边儿一夹,走出了教室。

“我靠,”周敬回过头,“你抄谁的了啊?”

顾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周敬定了一会儿,站了起来:“算了,爱谁谁吧。”

周敬走了之后,蒋丞看着顾飞,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会儿二淼会在学校门口等着,”顾飞一边收拾书包一边说,“你跟她一块儿走吧。”

“嗯?”蒋丞愣了愣,“我刚跟她哥打了架,我不想跟她一块儿走。”

“你试试。”顾飞说。

“好啊,我操,”蒋丞有点儿上火,“那我就试试。”

顾飞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帮个忙,谢谢。”

“哟,苦死你了吧。”蒋丞突然觉得很解气。

“是啊。”顾飞说。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