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理论上说,春天来了

NyaDooNyaDoo·2022-03-29·110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不知道顾飞要带他去吃的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他也没问,他这会儿的心情根本连胃口都没有,吃什么估计都一个味儿。

他过来找顾飞,只是不想一个人待着。不想回去,不想见到李保国,不想知道他被人打成了什么样,也不想听李保国说被人围着打的原因,不想不想不想,一大把的不想,足够把他本来空了的脑子里心里塞得满满当当,堵得气儿都倒不上来了。

而他在这个城市里,除了李保国家,除了学校,唯一还能去的地方就只有顾飞家这个店,想想有点儿可悲,但也没什么办法。

顾飞把店里收拾了一下,然后关了门:“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拿车。”

“哦。”蒋丞想问是自行车还是摩托车,摩托车的话这么冷他还真不想坐,宁可走着去,但是顾飞直接往店旁边的一个小胡同里走进去了。

随便吧,再冷能还能冷到哪儿去,春季篮球赛都要开始了,理论上说,春天来了呢。

多么神奇。

一阵马达声从小胡同里传了出来,但这马达声听着很单薄脆弱,跟顾飞那辆250的摩托车很不匹配。

正有点儿疑惑的时候,一辆长得跟个馒头还是小号馒头似的黄色小车从胡同里钻了出来。

蒋丞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个玉米面小馒头晃晃悠悠地开出来停在了他面前,然后打开了小巧的车门。

“上来吧。”顾飞在小馒头里看着他说了一句。

“这是……什么玩意儿?”蒋丞瞪着这辆车,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就是一辆小号的老年代步车。

“车啊,”顾飞说,“能遮风能避雨的,还是烧油的,比电瓶的那些有劲儿。”

“……哦!”蒋丞走过去站在车门外,看了半天,“我他妈怎么进得去?”

顾飞往后看了看,下了车:“你先……爬进去。”

蒋丞有些犹豫,顾飞补充了一句:“我就算开辆甲壳虫,你想上后头也得爬过去对不对。”

“甲壳虫我就坐副驾了好吗!”蒋丞说。

“赶紧的,”顾飞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他家九点就关门了。”

蒋丞只得从车门和驾驶座之间一尺宽的空间里挤了进去,一身的伤又酸又疼的挤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

他还见过老头儿拿这玩意儿带着老太太上街玩的,老太太到底怎么上去的?

坐好之后,顾飞伸手把驾驶座的靠背扳了一下放倒了:“你把这个放下来不就好上了吗?”

蒋丞看着顿时宽敞了不少的空间,有一种想下车跟顾飞再打一架的冲动,他指着顾飞:“你闭上嘴。”

顾飞关好车门,发动了车子,往街口开了出去。

这车里的空间很小,蒋丞坐在后座,感觉就跟坐在顾飞自行车后座上没什么区别。

不过的确是遮风避雨,从小小的车窗看出去,有种莫名其妙的流浪在街头的错觉,要了一天饭,坐上玉米面小馒头车找个便宜小摊吃碗面什么的。

“这车你家的?”蒋丞敲了敲塑料车壳问了一句。

“嗯,”顾飞应了一声,“我妈买的,有时候拿车拉个货什么的还挺方便。”

“……哦,”蒋丞看了看自己这个位置,“这点儿空间能拉什么货啊?”

“我们家那个店也没多少大货可拉啊,”顾飞说,“一般都有人送过来,有些自己拉一下。”

蒋丞没再说话,看着顾飞把车一路开过了那天的那座桥,他估计这片要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都得在桥那边了。

会是什么呢?那天他去吃饺子的时候倒是看到不少店,火锅烤串中餐西餐的种类不少,不过他倒并不希望顾飞请他吃太贵的,还得回请,麻烦。

小馒头车从两边各种大小馆子的路上一路开过,却没有停,而是一直往前,又拐进了旁边的小街上。

“还没到?”蒋丞感觉已经离开了吃东西的地方了,没忍住问了一句。

“马上到,就前面。”顾飞说完,又把车拐进了另一条街。

蒋丞往外看了看,这边跟李保国家那边一样,破败的老城区,特别特别特别有落魄的生活气息。

车减了速,停在了几个小馆子跟前儿,蒋丞盯着看了几眼,一家卖包子的,一家卖面的,还有一家是……

“下车。”顾飞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不是,”蒋丞一边往下挤一边有些迷茫,“我怎么感觉这几家是卖早点的?”

“早点也卖。”顾飞把车门一关,还按了一下遥控。

“我靠这小馒头车还有遥控锁?”蒋丞很吃惊。

“人家好歹也是个烧油的,电瓶车都有遥控呢,它为什么没有,”顾飞往其中一个店走了过去,“就这儿了。”

蒋丞看着这个虽然还亮着灯在营业但无论是门脸还是光线还是环境,看上去都很像黑店的店。

看清门边挂着的一个用毛笔随便写上去的丑得能跟自己的字一决高下的四个字时,他愣住了。

“王,二,馅,饼?”他指着招牌,“你大晚上的带我来吃馅饼?”

“超级好吃,”顾飞掀开帘子,“你闻。”

蒋丞没太有心情闻,他第一次晚饭跟人一块儿吃馅饼,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不过店里的桌居然都基本是坐满的,生意非常好。

而当他跟着顾飞走进店里,看到一个正端着一盆汤给客人送过去的服务员时,震惊叠加,他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大飞你来了啊!”王旭把汤往桌上一扔,转头再看到蒋丞的时候,他也愣了愣,“我靠蒋丞?你个事儿逼也来了?”

“啊。”蒋丞应了一声,看到王旭给客人拿的汤洒了能有一碗到桌上。

“哎!搞什么,洒一半出来了!”客人很不高兴地说。

“一会儿给你再拿个小盆儿的,”王旭抓过抹布往桌上胡乱一擦就算完事儿了,走到顾飞和蒋丞跟前儿,“上里边儿包厢吧,正好空着。”

“包厢?”蒋丞感觉自己一直就回不过神来,一个馅饼店还有包厢。

包厢还真是个包厢,四面都用木板隔开了,还有个小空调。

“蒋丞你脸怎么了?”王旭把包厢里的空调打开了,盯着蒋丞的脸,“跟人干仗了?是不是猴……”

“不是。”蒋丞打断他,有点儿风吹草动王旭都能想到猴子,他感觉自己要不再去跟猴子打一架都对不住王旭。

“牛肉,五花,羊肉,驴肉,一样都来几个,”顾飞看着王旭,“还有羊肉汤,你吃了没?没吃一块儿。”

“等着,给你们拿,”王旭说,“我爸藏了两瓶好酒被我找着了,一会儿喝点儿。”

他出去之后蒋丞看着顾飞:“这是王旭家开的?”

“嗯,”顾飞点点头,“王二就是他爸,在市里都有名,有人大老远从开发区那边开车过来吃的。”

“啊!”蒋丞应了一声,感觉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了。

“我去拿汤,”顾飞起身也出去了,“先喝点儿汤。”

过了两分钟他拿个大托盘端着三个中盆儿的羊肉汤回来了,蒋丞觉得自己大概是缓过来了,闻到羊肉汤的时候有种能把盆儿也都吃了的感觉。

没过多大一会儿,王旭拿着个很朴素的小箩筐装着七八个馅饼也进来了:“刚做出来的,趁热吃,一会儿再拿。”

蒋丞拿了一个咬了一口,顿时觉得有些感动,几乎没怎么嚼就咽了下去。

“这个驴肉的,”王旭看着他,“怎么样?”

“非常,”蒋丞又咬了一口,“好吃。”

王旭很得意地笑了起来:“那必须好吃,驴肉的是必点的,谁来了都得吃俩驴肉的,大飞能吃十个。”

蒋丞估计自己能吃不止十个。

王旭家这个馅饼个头不大,半个手掌大小,皮儿薄,肉馅儿超级大,又厚又软,一口咬下去全是肉香,油而不腻……

王旭又偷摸把他爸私藏的酒拿了一瓶过来,不知道是什么瓶,瓶子上连标签都没有,看上去脏兮兮的。

“喝点儿?”王旭把一个杯子放到蒋丞前面。

蒋丞摇了摇头,他没有喝白酒的习惯,家里没人喝酒,他跟潘智出去也就喝点儿啤酒。

“没劲,”王旭给自己和顾飞倒了两杯,“学霸还挺节制。”

蒋丞懒得跟他呛,毕竟吃着他家的馅饼,还这么好吃。

这顿饭吃得很爽,各种大肉馅饼,浓浓的羊肉汤,吃得心满意足还热乎,身上那些分不清是哪儿疼的伤都缓过来不少,从边跳边炸着疼变成了埋在肉里的钝痛。

三个人里就王旭一直在说话,蒋丞不怎么吭声,王旭说的都是班上的事儿,他人都分不清,想说也接不上,顾飞也不太出声,就是一边吃一边嗯嗯应两声,王旭兴致倒是一直没受影响。

“听说这次二班要弄外援,”王旭说到了篮球赛的事儿,“咱是不是也弄啊?要不怎么赢。”

“你是想让我和蒋丞带仨外援上去打么,”顾飞说,“赢了有意思?”

王旭皱着眉想了想:“没意思,要这样我都上不了场了吧?”

“你那个水平有外援了还能轮上你么。”顾飞说。

“靠!”王旭有些不爽。

“明天我叫几个朋友过来陪练就行,”顾飞说,“现在也不指望能提高水平了,多打几次练练配合,熟悉一下人头。”

“对!”王旭看了蒋丞一眼,“别又把球传给别人了。”

“我是传给同桌,没传给别人,”蒋丞喝了口汤,“我同桌跟我一个队的。”

“……狡辩。”王旭切了一声。

“不服来辩。”蒋丞说。

在王旭家店里吃馅饼吃了一个小时,蒋丞走出店门的时候隐约觉得肚子上的伤都让胃给撑裂了。

“有空多来啊,”王旭的妈妈把他们送了出来,“阿姨给你们打折!王旭的同学都打折!”

“谢谢阿姨。”蒋丞说,偏开头打了个嗝。

真是吃多了。

坐回车上的时候他都是半躺着在后座上的了。

“我酒驾啊。”顾飞发动了车子。

“废什么话。”蒋丞说。

虽然吃得很愉快,但当他小馒头里下来,看着通向李保国家的这条街时,一种疲惫的感觉还是重新从身体里卷了上来。

他低头慢慢裹着风走着,一步两步,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走到了楼道口。

打开房门的时候,屋里黑着灯,他在墙上摸了半天才找到开关,拍了一巴掌。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没习惯李保国家的灯开关比之前家里的开关位置要高一些。

李保国没在家,是去医院了还是去打牌了,他不知道,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会儿,他最终还是没有拨号。

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回了屋。

把作业写完他看了一眼时间,快11点了。

楼上不知道谁家在打孩子,小孩儿又哭又叫的听得人心惊胆战,总觉得下一秒就会被打死。

他躺到床上,拿出耳机戴上,闭上了眼睛。

老徐对这次篮球赛起码要赢一场的决心有多么大,蒋丞总算是体会到了,他居然在一早就通知参加篮球赛的人今天语文课可以不上,去体育馆训练。

顾飞不得不一早就给不是好鸟打了电话让他们上午就过来。

“反正你们在教室也没人听课。”老徐说。

蒋丞想说其实我要是在教室里还是会听的,毕竟我是一个学霸。

上午的体育馆里是没有别人的,蒋丞看着课间就兴致高涨过来了的一帮人,有些感慨,说实话他对这些人能赢比赛一点儿信心都没有,能不能赢完全取决于别的班有多差。

“一会儿我们的特别陪练队就过来,”王旭蹲在场边,“按那天说好的先发队员上场先打打看,找找感觉。”

“如果有人问起来这个事儿,就说是顾飞带人给咱们陪练,”王旭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记着要说的话,得说得特别气愤,让人觉得是我们求了半天才求来的,这人一点儿集体荣誉感都没有。”

大家纷纷点头,一脸沉痛。

顾飞叹了口气。

不是好鸟进来的时间点挺合适,上课铃响过之后进来的,避开了满学校都是人的课间。

只是这样几个一看脑袋上就顶着“找茬儿专业户”牌子的人居然可以就这么大模大样地走进四中大门,蒋丞觉得学校的管理有些不可思议,明明早上迟到都得爬铁门才能进来……

“开始吧,”顾飞说,“抓紧时间。”

蒋丞看了一眼人,不是好鸟四个人,还加上李炎……李炎也上?

“刘帆罗宇赵一辉陈杰李炎,大家认识一下吧,”顾飞指着人一口气不带停地把人给介绍了一次,“记不住也没事儿反正是对方队友。”

大家把外套一脱就都上了场,替补队员里有俩拿了哨子当裁判,还有一个把记分牌都推过来了。

蒋丞一看这阵式,再看对方的人,突然有种久违了的兴奋感。

“我跳球,”顾飞低声说,“一会儿刘帆要盯死。”

“刘帆?”蒋丞问。

“戴大铁链子的那个。”顾飞说。

“嗯。”蒋丞扫了一眼,是第一次看到他们打球时“是鸟”中的“是”。

“那个链子是铁的?”郭旭问。

“我哪儿知道,不是铁的就是银的不锈钢的铝的,”顾飞看着他,“要不你过去问问?”

蒋丞忍着笑偏开了头。

“不问了,我觉得是不锈钢的。”郭旭说。

顾飞叹了口气:“盯死不锈钢大链子。”

跟顾飞跳球的就是刘帆,刘帆个儿比顾飞稍微高一点儿,不过这点儿高度不能决定什么,主要还是看反应和弹跳。

蒋丞盯着球。

球被抛起之后,几乎是在最高点还没有明显下落趋势的时候,顾飞和刘帆同时跳了起来,但先碰到球的是顾飞。

蒋丞就觉得挺神奇的,顾飞每次都能在同时起跳时先碰到球。

不过虽然顾飞先碰到球,球也往卢晓斌的方向飞过去了,拿到球的却是李炎,他在卢晓斌手摸到球的瞬间从旁边一掠而过,手一带就把球给勾走了。

蒋丞有点儿吃惊,上回看他们打球的时候如果自己没记错,顾飞是把李炎算在“老弱病残不上场”的老弱病残里的。

一个老弱病残,居然这么轻松地把球给扫走了!

卢晓斌明显也震惊了,立马飞快地追了上去,张牙舞爪愤怒的样子看上去要不是有规则在,他能把李炎拎起来扔出去。

蒋丞没急着追,李炎带球速度不快,看样子也不是要直接带球过去,在他往右边微微偏头的时候,蒋丞看到了正一边伸手一边往右边线跑过去的不锈钢链子刘帆。

他猛地加速往前冲出去,李炎球脱手往刘帆那边传过去的时候他往前窜了一下,把球给截了下来。

但球并没能拿到手上,而是弹向了挥着胳膊的卢晓斌。

卢晓斌这次反应不错,一把抱住了球。

“给我。”蒋丞说。

卢晓斌在李炎再次过来截球的瞬间把球对着蒋丞的脸就砸了过来。

蒋丞接住球的时候都想谢谢老天爷没让力道如同铅球的这个球砸到自己脸上。

李炎想过来拦他的时候,被郭旭缠住了。

看谁拿球就一块儿上去缠着谁的这种二傻子风格在这时起到了作用,李炎相对来说瘦弱一些,被郭旭和卢晓斌一夹,人都快看不见了。

蒋丞带着球往自己篮下去的时候看到了已经甩开人同时往篮下跑的顾飞,顾飞也正看着他。

他没犹豫,算好提前量把球击地传了过去,球在刘帆脚边一弹,顾飞稳稳地接住了。

但不是好鸟这种水平的对手,是昨天班上的替补们无法相比的,顾飞拿到球的同时,那个不知道是叫罗宇还是叫赵一辉已经一个转身断掉了顾飞上篮的路线。

顾飞把球往后一带,蒋丞赶紧从人缝里穿了过去,这人也不知道是对队友太有信心还是顾不上别的了,都没回头看一眼,就把球向身后传了出来。

蒋丞接住了球。

不是好鸟应该是长期配合,攻守都打得严丝合缝,篮下根本进不去,蒋丞拿到球之后直接被逼到了三分线之外。

这个快攻没打成,不是好鸟已经全部回了篮下,在这种情况下,就以他和顾飞,根本不可能再进得去。

就在他带着球掐着时间找机会的时候,顾飞突然举起了手,蒋丞看到他伸出了三个手指。

操。

行吧三分就三分!

他带着球猛地往前一冲,刘帆立马顶了上来,他压着三分线借着惯性猛地起跳,刘帆就他妈跟他的影子似的也起跳直接就要盖帽。

蒋丞不得不在这一瞬间把球往回收了收做了个拉杆,再单手把球从刘帆身体左侧投了出去。

腰扭过去的一瞬间,肚子上的那个伤被猛地撕了一下,蒋丞没忍住吼了一声。

简直太他妈有气势了!

“我操!”刘帆落地就马上转了头,看到球进了的时候又看了蒋丞一眼,“牛逼啊。”

“好球。”顾飞双手举过头顶拍了拍手,跟蒋丞目光对上之后,他又竖了竖大拇指。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