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在顾飞脸上亲了一下

发布于 2022-03-29  30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笛声挺亮的,加上室内空间的共鸣,听起来悠扬而灵动。

顾飞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样的乐器没有钢琴逼格高,蒋丞靠着桌子站在那里,手里拿着这根黑色小细管的样子,挺有逼格的。

他吹的曲子听起来挺欢快,但顾飞莫名其妙能听出几分寂寞,不知道是因为乐器本身还是吹奏的人。

最后一个音符在跳跃的火光里回响着,慢慢消失之后,蒋丞拿着笛子的手垂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蒋丞才抬起头,嘴角带着一丝不明显的笑容:“怎么样?”

“好棒哦。”顾飞回答,啪啪地鼓了掌。

“好好说话不行么,”蒋丞拿了块小绒布在笛嘴上擦着,“一开口就这么欠抽。”

“很棒,”顾飞重新回答,“应该是学了很久了吧?”

“嗯,”蒋丞应了一声,想想又摇了摇头,“好像也没多久,没我学钢琴的时间长。”

“没多久吹得这么好,”顾飞说,“不愧是……”

顾飞说了一半没继续说下去,蒋丞叹了口气:“是啊,学霸嘛,这梗什么时候能玩完啊?”

顾飞笑了一会儿才又说了一句:“真吹得挺好的。”

“其实不难,入门很容易的,”蒋丞把笛子拿着在手上转了几圈,往他这边一递,“要不要试试?”

“……那我试试,”顾飞走到他面前,拿过笛子,“直接吹了啊?”

“不然呢?”蒋丞问。

“我意思是,你有没有洁癖。”顾飞说。

蒋丞笑了起来,感觉自己这一晚上就怎么也收不住了,笑了好半天他才往四周指了指:“就这环境,谁有洁癖的进来了早崩溃了吧。”

“也是,刚还拿了死耗子的被子,”顾飞拿过哨笛看了看,学着他的样子把手指按在了气孔上,“对吗?”

“嗯,”蒋丞轻轻拨了一下他的指尖,“按紧,漏音了。”

顾飞按好之后,试着轻轻吹了一声。

笛子发出了一声开着岔的紧而刺耳的尖啸声,他皱着眉偏开头:“哎怎么出这声儿,吓我一跳。”

蒋丞忍着笑:“放松点儿吹,气放出去别收着,声儿得全出来了才好听。”

“好。”顾飞鼓了鼓气,然后又对着吹了一声。

这次就好得多了,声音又响又长,但是听着……

“算了,”顾飞松开了笛子,“入门容易也不表示随便吹两口就能听,就这动静,不知道的以为带了条二哈过来。”

“还是紧了,”蒋丞拿过笛子,把笛嘴往自己裤子上随便蹭了蹭,“你看我的脸,要松驰一些。”

顾飞挺认真地看着他,他吹了个音阶:“明白了吗?”

“我要说没明白,”顾飞笑了笑,“你会骂人么。”

蒋丞没说话,拿着笛子继续吹,音阶,小段的曲子,吹了一会儿之后顾飞抬手在他脸上戳了一下:“你说的这个松驰……”

乐声猛地停了,蒋丞手里的笛子直接抽在了他手上。

“我操!”顾飞缩回手,边甩手边搓着手背,骂了一句,“你什么毛病?”

蒋丞顿时有种想从窗口跳出去的尴尬感觉,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这种近距离的面对面让他始终觉得四周的空气里都透着暧昧。

顾飞的声音和顾飞说话呼吸时的气息,都让他觉得有些发晕。

指尖在他脸上的触碰只有轻轻一下,面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这个动作还是让他有些反应过激。

这一瞬间他都有点儿分不清这是自己的条件反射还是下意识地回避。

关键顾飞被他一管子抽得莫名其妙,他还没法解释。

你好,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

因为喜欢男人,所以我更不愿意被男人碰到。

你好,王九日说我是事儿逼其实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判断……

“王旭说你事儿逼不让人拍肩膀,”顾飞看着他,抢了他的台词,“你还真挺事儿的啊。”

“啊,”蒋丞也看着他,“你刚发现么。”

顾飞没说话,瞪着他。

蒋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也站那儿跟顾飞对瞪。

瞪了能有十秒,蒋丞感觉大事不妙,他想笑。

非常想笑。

这种抽了顾飞一管子然后狂笑不止的事情如果发生了,顾飞应该会过来跟他打一架吧。

所以说,酒不能随便大口喝,容易坏事儿。

这一通思绪万千之后,他咬牙挺着没笑,顾飞大概是瞪他瞪累了,又搓了搓手:“你得亏不是个女的,要不估计嫁不出去。”

蒋丞就在这一秒爆发出了狂笑。

笑他妈笑个屁啊!

到底有什么好笑呢!

一纸杯牛二就能把你变成弱智!

蒋丞你是傻逼么?是啊。

他一边在心里狂风暴雨地教训自己,一边笑得把靠在身后的桌子都给笑哆嗦了。

“你信不信我抽你?”顾飞说。

蒋丞捂住肋条上的伤口继续乐,顾飞终于再次被他的弱智传染,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这一通笑除了很弱智之外,也还是有好处的,包裹着蒋丞的那份尴尬总算被笑没了。

就是笑得腰酸。

“哎……”他往沙上一倒,“不好意思,我大概是喝多了。”

顾飞舒出一口气,估计在等笑劲儿过去,然后走过来往他身边的沙发上重重地坐了下去:“王旭说他拍你肩膀一下你就要跟他动手?”

沙发虽然很破旧,但弹性还是有些惊人的好,顾飞跟炮弹似地这么一砸,蒋丞被弹了起来,头晕乎乎地感觉自己跟要起飞了似的。

“我没兴趣跟他那个怂货动手。”他拍了拍沙发,起身也往下一砸。

旁边的顾飞也弹了弹。

“你幼稚不幼稚。”顾飞说,然后起来又砸了一下。

“你先开的头……”蒋丞这次被弹得有点儿歪,往顾飞那边倒了过去。

这沙发不大,就一个双人小沙发,这一倒,俩人直接就挤一块儿了,脑袋都差点儿磕上。

“操。”蒋丞小声说了一句,撑着沙发想坐正了。

手一撑,直接按在了顾飞的手上。

顾飞的手很暖,指节顶在他掌心时的触感非常清晰。

但这次蒋丞却没有条件反射,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这么跟被按了暂停似地僵在了原处。

顾飞没说话,也没动,转过脸的时候呼吸扫到了他耳际。

“你……”蒋丞开了口却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什么?”顾飞问。

这简单的两个字,在酒精和近距离的作用之下,像一把嗞着火花的电流,声音一出来,蒋丞就感觉自己半边身体的毛孔全炸开了。

他转过脸,在顾飞脸上亲了一下。

疯了。

这是蒋丞脑子里唯一还在闪着的内容,除此之外全都被清空了。

脑浆都他妈没了。

顾飞还是没动,也没再说话,这一刻他俩像是凝固在某个被定格了的空间里的塑像。

顾飞没有反应,而因为头很晕,蒋丞也看不清他的眼神,于是只希望这一瞬间来道雷把他俩都劈失忆。

蒋丞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十点半,还有老徐的三个未接。

这是他开学以来第一次迟到,再晚一点儿就能凑成旷课半天了。

他撑着床坐了起来,垂着脑袋半闭着眼睛。

他不想去学校。

非常不想。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

他最后的记忆是唇碰到顾飞脸。

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就算能记得,也不记得了。

强行喝断篇儿,强行失忆。

如果不是功力不够,他应该把这一幕也忘掉。

这一夜他都没睡踏实,做了很多已经全忘掉了的梦,现在想起来就是一团黑白灰混杂着的烟雾。

让他觉得很疲惫。

而清醒之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丢人。

以及不安。

跟顾飞认识就半个寒假加半个学期,喝个酒就发疯往人脸上亲……对,撒酒疯了。

就是撒酒疯了,这个解释很好。

他酒量不足以支撑他在那么短时间里喝掉一大杯牛二,所以他就喝高了。

喝高了就撒野。

很完美的解释。

蒋丞下了床,穿上了衣服,这个合理的解释让他突然就安心下来了,洗漱完了之后给老徐回了个电话,就拎着书包往学校赶了过去。

进学校的时候正好是课间,蒋丞拎着书包从后门进了教室。

本来一路上都气定神闲,但一踏进教室的时候看到顾飞居然没旷课,正低头玩着弱智爱消除,他突然就又有些不踏实。

他向学霸之神发誓,在亲顾飞那一嘴之前,他对顾飞没有任何想法,除了正常地觉得他长得不错手挺好看之类的大众款欣赏之外,没有别的想法。

但他不知道顾飞会不会介意。

虽然蒋丞不太愿意承认,顾飞是他在这个城市待了这么些日子,唯一一个他愿意相处的人,可以当成“朋友”的人。

他隐隐地感觉有些害怕,如果跟顾飞的关系断了,他还能跟谁聊天儿。

周敬?

王九日?

这种突如其来的茫然让他莫名其妙地有些心慌。

如果跟顾飞一直没有交集,他始终游离在人群之外,这种感觉反倒不会如此明显。

“我进去。”蒋丞在顾飞椅子腿儿上踢了踢。

“哟,”顾飞抬头看到是他有些意外,“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睡过头了。”蒋丞从椅子后面挤过去坐下了,顾飞看上去一切正常,这让他放心了不少。

顾飞从抽屉里拿出了他的哨笛:“昨天你没拿这个。”

“哦。”蒋丞接过哨笛,“昨天”这两个字让他差点儿手一哆嗦。

“钢厂那儿的钥匙你还要吗?”顾飞一边在手机上划拉着一边问。

“……要,”蒋丞想了想,“不是好鸟他们会有意见吗?”

“有什么意见,”顾飞掏出自己的钥匙,从上面取了一个下来给他,“反正都不是好鸟了,有意见也可以忽略。”

蒋丞看着他。

“他们不会有意见的,又不是不认识的人。”顾飞说。

“谢了。”蒋丞接过钥匙。

“有时间请我吃饭,”顾飞继续玩游戏,“九日家的馅儿饼就行。”

“……为什么?”蒋丞愣了愣。

“我给了你钥匙,”顾飞说,“你还有把柄在我手上。”

“什么?”蒋丞转过身。

“不请我吃饭我就跟九日说你耍我流氓。”顾飞说。

“我……操?”蒋丞感觉到万分震惊,都顾不上尴尬了,“我他妈那是喝多了好吗!”

“你问问我们这儿有人喝二两半牛二就高的吗。”顾飞笑了起来。

“那我就是二两就高了啊,”蒋丞觉得很神奇,“怎么你们还不让有人酒量小啊?还有按酒量排外的啊?”

“也是,你南方人嘛。”顾飞说。

“……我不是南方人。”蒋丞提醒他。

“从我们这儿,”顾飞放下手机,手在自己面前的空气里划了一道,“往南都是南方。”

“放屁。”蒋丞说。

“就放了,我都同意你酒量不好了,你还不同意我放个屁么。”顾飞说。

“我……”蒋丞看着他。

“别笑,”顾飞指了他一下,“我说真的,你再笑我真的要约你学校后门见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蒋丞就感觉自己要笑。

好在周敬在这时转过了头:“蒋丞,蒋丞?蒋……哎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什么事。”蒋丞叹了口气。

“快期中考了,”周敬说,“考试的时候你让我看看答案吧。”

“你们考试怎么坐?”蒋丞问,这种请求他以前就听得挺多了,但是以前学校无论什么考试都是分开坐,分半个班到实验室什么的地方考,还会打乱顺序,不按学号,碰在一块儿能抄个答案都能算有缘之人。

现在想来潘智能跟他关系这么好,大概也是因为每次考试他俩都能在一个教室里,卷子还都能一样。

“桌子拉开点儿就考了,还能怎么考。”周敬说。

“哦,分ab卷吗?”蒋丞又问。

“不分。”周敬说。

“……哦。”蒋丞觉得潘智肯定无比希望到四中来考试,这简直就是不抄白不抄。

“你就放桌上,我自己看就行。”周敬又说。

“哦。”蒋丞应了一声。

周敬心满意足地趴回自己桌上去了。

蒋丞转过头看着顾飞,他记得在周敬打岔之前他俩正在说话,但转过头之后他又忘了要说什么了。

“我不抄。”顾飞看着他。

“哦,”蒋丞转开头,想了想又转头看着他,“你考试都自己写么?”

“嗯。”顾飞点点头。

“能写得出来吗?”蒋丞感觉顾飞桌上的书从来就没翻开过,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看视频听音乐要不就是玩弱智爱消除。

“写是能写出来的,挑个合眼缘儿的答案填上就行,有什么写不出来的,”顾飞拿出一把糖,“吃吗?”

蒋丞一眼就看到了昨天的那种小圆糖:“不吃!”

顾飞拿了颗奶糖放到嘴里,笑了半天。

从这天之后连续几天,顾飞都没再提起喝酒那天的事,每天差不多都一样,迟到,上课玩手机,一帮人去练球。

偶尔旷课还是不请假,蒋丞都能感觉到老徐深深的怅然。

小屋的钥匙蒋丞串在了自己的钥匙上。

他的钥匙挺大一把,以前家里大门的钥匙,车库的钥匙,房间的钥匙,抽屉的钥匙一大堆,来了这里之后也一直带着。

把小屋钥匙放上串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取下了原来的那些,看着钥匙圈上只剩了孤单的一把,他叹了口气。

李保国家就一把钥匙,房间门有锁,钥匙早就不知去向,屋里的柜子抽屉全都没有锁。

把小屋钥匙挂上去之后,蒋丞把钥匙握在手里抓了抓,挺不是滋味儿,但之前那种孤独感和茫然无措却没再那么强烈。

日子总是往前走,人总是在变,不知道是淡忘还是适应。

顾淼在打人事件之后有一个星期没去学校了,蒋丞知道得非常清楚是因为她每天都会在第三节课就溜进四中,跑到他们班门口的走廊上站着。

而今天来得更早,第二节还有几分钟下课的时候蒋丞就看到了抱着滑板从教室门口探出半个脑袋的她。

顾飞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去走廊边儿上。

她转身踩着栏杆趴在了走廊边。

蒋丞觉得那天打架和不能再去学校的事儿似乎对她没有什么影响,还是老样子。

他趴在桌上,目光从窗口看出去,却在中途被顾飞的侧脸拦截了。

顾飞也正往窗外看,明亮的阳光溢进来,在他侧面勾出一条很淡的光晕。

蒋丞猛地想起了那天晚上。

本来已经非常模糊,连碰到顾飞脸时是什么感觉都已经记不清了,这一眼却全想了起来。

日!

他是怎么尴尬地倒回沙发另一侧,顾飞是怎么一派平静地点了根烟,还给了他一根,他俩是怎么一块儿抽完烟,又是怎么神奇地还一块儿把鸡汤给喝光了……这些他明明都记得却强行失忆的内容全都趁他不备地从眼前跑过。

现在脑子都这么不听话了!

“馅儿饼。”顾飞转头说了一句。

“啊,”蒋丞回过神应了一声,“啊?”

“什么时候请啊,明天就比赛了。”顾飞说。

“今天吧,”蒋丞说,“带着顾淼?”

“嗯。”顾飞点点头。

明天就要比赛了啊?

蒋丞拿出手机看了看日期,还真是,这段时间过得似乎有些快,但也过得不是太专心,学校比赛的大红横幅都拉出来好几天了。

顾淼今天情绪不错,踩着滑板围着他们转圈。

“我得先打个电话,”王旭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驴肉的得让我爸先做着,把咱们要的留出来……对了今天下午也上我家来吧,咱班球队的人,老徐帮咱们借的队服都分一分,再讨论一下战术。”

“嗯。”蒋丞看着顾淼,小丫头的头发长得还挺快,帽子边缘都能看见了,就是没什么型,顾飞自己剃个骚破天际的头还往上头绣花,自己妹妹不是光头就是一脑袋乱七八糟……

“你伤好了吧?”顾飞在他身边小声问。

“嗯,”蒋丞摸摸肋条,“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顾飞没说话,突然伸手往他肩膀上拍了拍。

蒋丞看着他:“干嘛?”

“条件反射休眠了?”顾飞又拍了一下。

蒋丞这才反应过来,半天都没说出话。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