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真好摸……

发布于 2022-03-29  36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跟顾淼走在最前头,顾飞和王旭骑自行车上用腿划拉着跟在后头。

王旭一直在边儿上说着他的比赛安排,顾飞也没细听,反正王旭要的只是说,听众不是最重要的。

顾飞拿着手机一直在玩游戏,他爱消除打到了最后一关,想在下次更新关卡前把这关过了,但是三天了都没成功。

“给我送颗心。”顾飞说。

“然后你就可以带着球……”王旭停下,“什么?”

顾飞把手机屏幕冲着他晃了晃。

“哦,等着,”王旭拿出手机给他送了一颗,又往前看了看,“哎,蒋丞这个事儿逼还挺招小孩儿喜欢,你妹妹正眼都没瞅过我吧?”

“这年头干什么都看脸,”顾飞继续玩游戏,“逗小孩儿也看脸。”

“是么,”王旭踩着车蹬子站起来往路边商店的玻璃上照了照,“我觉得我长得不比蒋丞差,就是长得没什么亲和力。”

“嗯。”顾飞应了一声。

其实王旭长得挺有亲和力,这大概也是他一直以来为了当老大想装酷却始终不怎么成功的原因。

要说没亲和力,蒋丞那种长相,才是真的没什么亲和力。

顾飞一直觉得眼角稍有点儿下垂的人就两种感觉,一种是可怜巴巴儿的,一种就是蒋丞这种,拽上天让人想抽的,加上平时还总一脸不耐烦,看着就比王九日不好惹得多。

不过……那天在钢厂喝酒的时候,蒋丞有那么几瞬间是变成了第一种的,喝高了之后带着兴奋的样子,看着挺乖。

可惜这种状态时间很短,烟一叼上就变回了平时的状态。

就连尴尬的时候都是那德性。

顾飞看着蒋丞跟顾淼轮流在滑板上蹦上蹦下的背影……那天蒋丞亲过来是什么感觉都已经忘光了,或者说当时就没来得及有什么感觉,倒是蒋丞猛地砸到另一边沙发上靠着一副什么也没发生大家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很好笑。

如果蒋丞什么动静都没有,他倒是不会多想,不是好鸟……好吧,不是好鸟那帮人喝多了比这夸张得多,刘帆还有过企图当众撸管表演的愿望,他都准备好相机了,可惜这厮裤子还没脱下来就倒地上睡着了。

蒋丞的反应有点儿大,但鉴于他有人拍一下肩拉一下衣服戳一下脸就会遭到重击的一惯作风,也未必能说明什么。

顾飞不打算再多想,愿意展现出来的,没人会刻意藏着,不愿意被人察觉的,知道了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快感。

那种被刨开来的试探,有一次就能记一辈子。

他对蒋丞也没想过什么别的,有好奇,有欣赏,有好感,愿意走得近些,而且顾淼小丫头也很喜欢蒋丞……顾淼一开始对只认识了没两天的蒋丞表现出好感的时候,的确让他很吃惊。

有人招猫,有人招狗,蒋丞大概招怪小孩儿……

王二馅饼生意还挺不错,中午晚上过来人都是满的。

今天没包厢,王旭妈妈把他们安排在了他们平时自己吃饭的屋里。

“外面太乱了,”她说,“你们坐这儿就行,还能聊天儿。”

“谢谢阿姨。”蒋丞说了一句。

王旭因为要跑出跑进拿东西,坐在了靠门那边,他和顾飞坐在里边儿,顾淼直接坐到了他俩中间。

“擦擦手,”蒋丞从书包里拿了一包湿纸巾,抽了一张给顾淼,“你手心都黑了,今天是不是摔过啊?”

顾淼摇头,拿着纸在手上胡乱搓了几下就放下了。

蒋丞叹了口气,看了顾飞一眼:“你要么?”

顾飞笑了笑:“其实,我的理念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蒋丞没理他,抽了纸出来准备自己擦擦,刚一抽出来还没拿稳,顾飞的手就伸了过来,手指一夹,把纸给挑走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口是心非啊?”蒋丞看着他,“耿直一点儿世界会更美好的。”

“听见没,”顾飞看着王旭,一边擦手一边说,“耿直点儿。”

“我不要!”王旭立马很耿直地说。

蒋丞叹了口气。

顾淼不是第一次来吃馅饼,王旭把装着馅饼的小筐拿递到她面前,她准确地拿了一个驴肉的。

“你回回就吃这一种,”王旭笑了,“要不要换一种馅儿尝尝啊。”

顾淼没理他,低头咬了一大口。

“说谢谢。”顾飞说。

顾淼马上站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对着王旭鞠了个躬。

“哎哎哎,不用谢,”王旭刚坐下又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也对着顾淼鞠了个躬,“女王您慢用。”

“出息。”顾飞说。

“她太冷酷,”王旭说,“我是由衷的。”

“老大范儿都不要了啊。”蒋丞说。

“你俩往这儿一杵,还有什么老大,”王旭斜眼儿瞅了瞅他,“不过下午排兵布阵你们不要拖我后腿。”

“哦。”蒋丞低头往桌子下边儿看了看。

“找什么?”王旭跟着也往下看。

“找你后腿儿呗。”顾飞边吃边说。

“靠!”王旭很不爽地喊了一声,“同桌是不一样啊,一块儿练了几天球就配合这么默契。”

蒋丞今天不算太饿,没吃到上次的量就打嗝了,感觉都没顾淼吃得多。

顾淼吃得脸都红了,一脑门儿汗。

“哎,”蒋丞摘下了她的帽子,看到了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你这头发……”

顾淼放下手里的馅饼,抬手在头发上抓了抓。

“哎!”蒋丞抓住她的手,“都是油!”

“没事儿。”顾飞在一边儿说。

“她好歹是个姑娘吧。”蒋丞看着他。

“你把他当小子就行,”顾飞拿过顾淼的帽子看了看,“破了啊?摔的吗?”

顾淼看了一眼帽子上的洞,点了点头。

“再给你弄个新的好不好?”顾飞问。

顾淼想了想,揪起自己毛衣一角向顾飞示意了一下。

“要黄的了?”顾飞说,“行吧。”

“你……给她织?”蒋丞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啊。”顾飞看了他一眼。

顾淼对于要有新帽子这件事非常激动,从王旭家出来,就拽着蒋丞要去买毛线。

“我带你去,”顾飞说,“丞哥就不去了。”

顾淼没反应,还是抓着蒋丞的手不松劲,半倾着身体拽着。

“丞哥每天都要午休,要睡觉的。”顾飞蹲下看着顾淼轻声说。

顾淼也看着他,眼睛睁得很大,但是依旧没反应。

“没事儿,”蒋丞说,“去就去吧,我今天不睡了。”

顾淼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没有听到蒋丞说话。

“你……”顾飞抬头跟他招了招手,“让她看着你,你再说。”

“哦,”蒋丞蹲下,凑到顾淼眼前,“我跟你去,今天我不午睡了。”

顾淼这才有了反应,转身拉着他就往前走。

顾飞在旁边轻轻叹了口气。

“去哪儿买?”蒋丞问他。

“过桥那儿,有个毛线一条街,”顾飞说,想想又问了一句,“你天天午睡?”

“是你说我天天午睡。”蒋丞说。

“哦,”顾飞笑了笑,“我天天得午睡,不睡就困。”

“你可以上课睡,反正你也不听。”蒋丞拽着踩在滑板上的顾淼往前走。

“不行,”顾飞一本正经地说,“我要过了爱消除那一关,我跟李炎较着劲呢,我得比他先过关。”

“有病,”蒋丞想了想,冲他一伸手,“拿来,我试试。”

“你不是不玩么?”顾飞拿出手机。

“我是玩腻了才不玩的,”蒋丞接过他的手机,“而且我运气一直挺好的,有运气,有智商,的学霸,懂吧。”

“现在这个梗是你自己没完没了了啊,别再说我,”顾飞说,“我好像只有三颗心了,够么?”

蒋丞没说话,低头开始玩。

从王旭家馅饼店走到过桥卖毛线那里,挺长的一段路,蒋丞一直低着头盯着手机。

顾飞玩这东西没什么耐心,懒得一步一步去想,一般看哪儿能消了就消,但蒋丞跟他不一样,盯着屏幕好半天才会扒拉一下。

花了平时他玩一局起码三倍的时间才抬了一下头。

“过了?”顾飞问。

“没,”蒋丞继续低头看着手机,“死了。”

顾淼拽着他的衣角,兴奋地东张西望不看路,他也不看路,带着顾淼就对着桥边一个断了头的台阶过去了。

顾飞赶紧蹬了一下车,过去拉住了他的胳膊。

蒋丞猛地一僵,胳膊对着后边儿就抡了过来,顾飞骑在车上来不及躲,眼看着他的拳头带着小风飞向自己的鼻子。

条件反射休眠结束了?

但离着他的脸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蒋丞的手停下了。

“胳膊没让你刹车刹折了啊?”顾飞松开了他的胳膊。

“不好意思,”蒋丞扭头看了一眼台阶,“靠。”

“二淼帮丞哥看路,带着他走。”顾飞在顾淼脑袋上弹了一下。

顾淼点了点头,一手抱起滑板,一手揪着蒋丞的衣角,继续往前。

过了桥,到了毛线一条街顾飞经常买的那家门口,蒋丞还盯着手机。

“三颗心玩这么久?”顾飞说,“到了,过不了就算了吧,虽然没成功,但你依然是学霸。”

“看着。”蒋丞把手机杵到了他眼前,屏幕对着他,还只剩了一步。

“嗯?”顾飞看着屏幕。

蒋丞伸出一个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一下,一阵噼里啪啦地炸和消之后,过关了。

“……厉害。”顾飞由衷地感叹。

“不鼓掌了啊?”蒋丞问。

顾飞啪啪啪地一通鼓掌。

“那个……”蒋丞把手机还给他,“刚你有消息进来。”

“哦。”顾飞低头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蒋丞再说一句我没看,但又觉得有点儿刻意,毕竟消息进来的时候他是看了一眼的,而且看到了发信人和内容……

竹心:今天过来听我唱歌吧

后面还有什么就没看到了。

蒋丞本来总觉得顾飞跟丁竹心像是情侣关系,那种能感觉得出来的熟悉和默契,再加上身上都带着音符的图案,那天顾飞手机免打扰之后,也是跟丁竹心一块儿来的医院。

但现在看丁竹心的消息,那个“吧”字,又显得他俩之前似乎有些疏离。

关系很近的人大概会直接说来听我唱歌。

蒋丞跟着顾飞走进毛线店里,又觉得自己没事儿老琢磨人家的私事有点儿不地道,人家是不是一对儿有你什么事儿。

“又来挑毛线啦?”老板娘一看顾飞进来就打了招呼,“正好这两天进了新的线,这批织出来没那么厚,正好春天了能用,颜色可多了,绿色的也有。”

“她又不要绿色了,”顾飞笑笑,拍拍顾淼的肩膀,“你去挑个颜色吧。”

顾淼跑到一排排码着的线跟前儿来回看着。

蒋丞对毛线一窍不通,以前在家也没见谁织过毛衣,现在看着一团团一卷卷的线还挺有意思,他也走过去,伸手在毛线团儿上抓了抓。

又厚又软还毛乎乎的,真好摸……

“是不是很好摸?”顾飞在他旁边问了一句。

“啊,”蒋丞点点头,“感觉一团线和一团毛衣摸起来不一样。”

“手织的摸起来就跟线团一样了,”老板娘笑着说,“机子织出来的手感不如手织的好。”

“是么,”蒋丞有些迷茫,“我没穿过手织的。”

“让你朋友给你织一件呗,”老板娘拿起一团深蓝色的毛团子在他手上蹭了蹭,“这个线多舒服,颜色也合适男孩子。”

“啊?”蒋丞愣了,感觉这老板娘为了推销她的线简直了。

“要么?”顾飞靠着旁边的台子笑着问。

“不不不,不用,”蒋丞赶紧推开那个毛团子,“我毛衣挺多的,天儿都暖了也不需要了。”

“明年还能穿啊,”老板娘又拿起一坨线,“这个线合适的……”

“别别别别……”蒋丞脸都快红了,跟躲什么似地一直都快退到门外边儿去了,“我真不用。”

顾飞在旁边一直乐,也不出声,就那么笑着看戏。

“你朋友都没说不帮你织,”老板娘非常热切地举着毛线追着蒋丞,“你看看这种呢……”

“姐,姐,姑,大姨,”蒋丞真诚地看着她,“真的不用他织,那什么,我……我吧,我也会织。”

顾飞很有兴趣地挑了一下眉毛。

“真的啊?”老板娘很惊讶,又回头看了一眼顾飞,“你会织,你朋友也会织,现在的小伙子真是不得了啊。”

“嗯,是的,”顾飞点点头,“我们是新时代的小伙子。”

“那你不买点儿吗?”老板娘又看着蒋丞,“哎哟我跟你说,会织毛衣啊,一天不织着玩玩手都痒痒呢。”

蒋丞说完那句话就什么都不想再说了,在心里对自己挖坑埋自己的行为表示了强烈不满。

老板娘推销起毛线团来势不可挡,蒋丞为了脱身,最后只能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要一团。”

“一团?”老板娘看着他,“一团织毛衣?”

“不是,我就织……”蒋丞实在不知道一团能织什么,只好往顾飞那边扫了一眼求救,顾飞举了举手,他赶紧说,“手套。”

从店里买好毛线出来的时候,蒋丞感觉身上累出一片毛毛汗。

“你也不帮我点儿忙,”他叹了口气,“这老板娘简直了。”

“你自己说你会织的。”顾飞说。

“你看我,”蒋丞指了指自己,“我这样的,像是会织毛衣的人吗?”

“你觉得我像么?”顾飞问。

“……好吧,”蒋丞无言以对,把手里装着那团毛线和一套竹针的小袋子递给他,“这个送给你吧,我拿着也没用,你给顾淼再弄副手套小围巾什么的。”

顾飞笑了笑,接过袋子:“谢谢。”

买完毛线也没时间再回家了,顾飞在路口让顾淼直接回店里,然后拎着一兜毛线跟蒋丞一块儿往学校走。

“这个不让她拿回去吗?”蒋丞问。

“不用,”顾飞说,“弱智爱消除的关让你过完了,我下午没事儿干正好……”

“你要在教室里织毛衣?”蒋丞震惊了。

“怎么,”顾飞说,“你要想学我可以教你。”

“不用!”蒋丞赶紧说。

顾飞果然是一个神奇的人,真的一个下午都低着头给顾淼织帽子。

下午的课蒋丞都没太顾得上听,老忍不住要往顾飞那边瞅,一边震惊顾飞技术的熟练程度不亚于那些一边带着孙子一边织着毛衣聊天儿的大妈们,一边震惊顾飞的手……一个剃着寸头还是刻着花的寸头一胳膊能把人抡树上贴着的人,手拿着毛衣针时,能这么漂亮。

而更神奇的是,四周的人没有一个对他的行为有什么诧异,估计早就已经诧异过了,现在已然习惯了。

“哎。”顾飞小声叹了口气。

“怎么了?”蒋丞问。

“漏针了,”顾飞说着把针退了出来,“得……”

“我靠!”蒋丞忍不住小声喊了一声,“这么多要重新来吗?看不出来吧。”

“你大概看不出来吧,”顾飞低声说,“二淼比较讲究,线头大点儿都不能接受,会发脾气,哄都哄不住。”

“……哦。”蒋丞想到顾淼那天疯狂的尖叫,感觉顾飞这哥哥当的着实不容易。

顾飞的速度挺快的,下午放学的时候,已经织出了一小片,居然还带着扭扭花,蒋丞有种对着他抱拳叫一声牛逼的冲动。

“一会儿别走啊,”王旭说,“我去老徐那儿拿衣服,你们等一会儿,晚上去我家吃馅儿饼,顺便讨论一下明天的战术。”

打球的一帮人都围到顾飞这桌四周边聊天儿边等着看老徐借来的衣服。

“我觉得还是不要有什么期待比较好,”郭旭说,“想想去年的衣服吧。”

“去年什么样的衣服?”蒋丞问。

“第四监狱篮球二队。”顾飞边织边说了一句。

“……这都能借到?”蒋丞愣了。

“今年我们这么有希望,应该不至于还穿牢服了吧?”卢晓斌说。

“谁知道,老徐的审美一直与众不同。”

大家聊了一会儿,王旭拎着两大袋衣服回到了教室,一看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衣服估计比第四监狱好不了多少。

“我觉得我们主要还是得靠气质。”他把袋子放到桌上。

大家把衣服拿出来看了看,顿时集体崩溃。

“五星……农贸?”郭旭扯着一件衣服念着上面的字,“五星农贸是不是咱学校再往北两站地的那个农贸市场?”

“是。”顾飞把毛线收起来,看着这堆衣服叹了口气。

“还他妈有广告呢,”王旭指着衣服,“面条鲜。”

蒋丞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乐一边拿出手机对着衣服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了潘智。

-孙子,我们明天篮球赛,让你欣赏一下队服

“衣服收起来吧,”顾飞说,“明天我带衣服过来给你们。”

“那太好了,”王旭马上把衣服都塞回了袋子里,“什么样的?”

“我朋友他们队的,”顾飞说,“也有队名什么的,不过起码不是农贸市场队。”

“靠,你早说嘛,早说都不让老徐去弄了,”王旭把衣服塞进桌斗里,“走走走,吃饭去,商量战术。”

蒋丞收拾了东西,跟着一帮人一块儿出了教室。

下楼的时候潘智的消息回了过来。

-爷爷我觉得好欣慰啊,都快泪流满面了,你tm终于变回原来的爷爷了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