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一瞬间呼吸都暂停了

发布于 2022-03-29  31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我是说,你……”顾飞像是也被他“啊”迷糊了,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要不要赚点儿零用钱?”

“嗯?”蒋丞看着他,零用钱?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还是很奇怪。

“就……拍点儿照片什么的……”顾飞解释。

蒋丞知道顾飞不可能真有什么奇怪的事儿要介绍他去干,但这会儿刚疯狂地打完一场球,他脑子有点儿缺血,陷入“这是一个不怀好意的陷阱”的泥潭里无法自拔,好半天都没绕出来,最后脱口而出一句:“我是一个正经人。”

“就你这智商还学霸?”顾飞实在忍不住了,“你其实以前上的是启智学校吧?”

“哦!”蒋丞终于回过神来,“拍照片啊?拍什么照片?”

“果照,”顾飞没好气儿地挥了挥手,边走边掏了根烟出来点上了,“你清醒了再说吧。”

“我现在是清醒的……”蒋丞一眼看到他嘴上叼着的烟,愣了愣,他知道顾飞经常课间去厕所抽烟,但没想到他会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操场上就这么点烟。

“要么?”顾飞问。

“不要。”蒋丞果断地拒绝,虽然他跟潘智有时候也会躲厕所里抽烟,可总的来说他们是正经人。

“什么照片?”走在前边儿的王旭突然回过头,“是有人拍了我们的照片吗……肯定会有人拍的啊,我们今天这么帅!晚上回去看贴吧,肯定各种姿势都有……哎不过可能都是你俩……”

“下场我请人过来专门拍你。”顾飞说。

“真的假的?”王旭笑了起来,“得了吧别逗我……”

“顾飞——”后面有人叫了一声。

“哟,”王旭一抬眼,“班长大人。”

蒋丞转过头,看到了易静手里拿了个小袋子跑了过来。

“叫我?”顾飞也回过头。

“这个……”易静把手里的袋子递给蒋丞,“我刚去医务室拿的,酒精什么的,你比赛的时候不是摔了吗,一会儿检查一下吧。”

“哦,”蒋丞有些意外,胳膊肘是有点儿火辣辣的,但是今天大家都在球服里穿了t恤,胳膊肘在地上蹭的时候是隔着袖子的,应该不严重,他接过袋子,“谢谢啊。”

“别客气。”易静笑笑。

“你给蒋丞拿东西,叫顾飞干嘛?”王旭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一下没想起来蒋丞的名字。”易静有些不好意思地拢了拢头发,转身走了。

王旭对着她的背影一通啧啧啧:“只记得顾飞的名字啊?”

“只是记不住蒋丞的名字。”顾飞说。

老徐和老鲁还是挺大方的,今天这场比赛大概太出乎他们的意料,居然打了几辆车把一帮人拉去吃自助烤肉。

“徐总,”进门之前顾飞拦住了老徐,“太贵了,换个随便什么一般的店就行,主要就是聚一聚,也不是干嘛。”

“聚什么一聚,”老鲁在一边说,“是庆功,顾飞你进去,别管了,这点儿钱我跟你们徐总还是有的。”

“好孩子,”老徐一脸感动地抓了抓顾飞的胳膊,“好孩子!知道替老师着想!就知道你……”

“还有救。”顾飞帮他把话说完,转身进了店里。

蒋丞一直忍着笑跟在后头。

店里还有个超大包厢,估计平时都不太能用得上,一帮人进去了正好合适。

“先去拿吃的,”老徐跟上课似的撑着桌子,“今天让你们吃够,吃过瘾,酒也可以拿,但喝多少得经过我同意!”

大家又一堆挤了出去拿菜。

蒋丞脱了外套正想看看自己胳膊肘,手机响了一声。

他摸出来看了一眼,是这月话费自动扣费的通知,一百块。

平时真不觉得这一百有多少,但现在看着通知短信突然又觉得有点儿心疼,要不要换个便宜些的套餐?那流量就不够了,李保国家又没有wifi……那去拉条网线?又得花一笔钱。

他皱了皱眉,虽然卡上有钱,但这种完全没有进账的状态让他有些不踏实,李保国提供给他的只有一个房间,别的一切都没有,现在他都一周得去买一次菜,搁冰箱里平时自己做着吃。

他叹了口气,走出包厢去拿吃的。

顾飞在他前面,手里拿了个盘子正对着一排冰柜里的肉发愣。

蒋丞走过去站到他身边,也拿起个盘子,拿过夹子,五花肉,肥牛,肥羊,几夹就把盘子堆满了,然后他把盘子摞到顾飞的盘子上,又拿了一个继续,五花,肥牛……

“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顾飞看着他。

“天儿暖了跑步,”蒋丞说,“我平时又不这么吃。”

“哦。”顾飞应了一声。

“刚你说的……那个照片,”蒋丞看了看旁边,没有同学,“是怎么回事儿?”

“就是心姐,”顾飞拿着夹子犹豫了半天,夹了几个虾堆到了盘子上,“她有个店,卖男装的,想找人拍点儿照片。”

“啊,”蒋丞想了想,“他们这些店不是都有自己固定的模特么?”

“就一个,别的都是临时请,那个有事儿,”顾飞说,“这两天上了新货没有人拍照片了,让我帮找找合适的人。”

“这样啊,”蒋丞有些犹豫,“我完全没经验,行吗?”

“没什么问题,你有脸有身材,而且你很上镜,”顾飞说,“以前刘帆也去帮着拍过,他都行,你肯定没问题。”

“什么样的衣服?”蒋丞问。

“一会儿给你看,”顾飞冲餐台抬了抬下巴,“劳驾帮夹点儿青菜,全是肉受不了。”

“嗯。”蒋丞拿了个小筐,装了满满一筐青菜。

回到包厢的时候,出去拿菜的人基本都回来了,一屋子热气腾腾的。

他俩一进去,老徐就拿着一杯酒站了起来:“快,功臣坐好,我有话要说。”

蒋丞和顾飞坐下之后,老徐举了举杯子:“今天辛苦各位了,我从高一开始带你们,当然有些是高二才带的……我们8班,连广播操比赛都拿不到名次,今天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不容易!我相信以你们目前的实力,进决赛没有问题!加油!来,喝一口!”

大家都拿起杯子唏里哗啦一通磕,刚喝了一口,老徐又开口了:“今天还要谢谢顾飞和蒋丞同学的努力……”

“老徐,老徐,”老鲁叫了他两声,“行了,让他们先吃,都饿了,你煽情煽的一会儿把自己该煽哭了。”

“喝!”王旭一扬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了。

蒋丞看了一眼杯子,倒的都是啤酒,就老徐和老鲁俩人的是白酒。

他跟着一块儿喝了两口。

“明天是女生比赛,”王旭说,“不知道怎么样。”

“没戏,咱们女生不是一向就是上去输一场算完成任务么,球一带就飞,也没人喜欢打篮球。”郭旭说。

大家为女生队感叹了一番,开始讨论后面的比赛。

“你看看,”顾飞拿手机找了一会儿,递给了蒋丞,“差不多都是这种风格,挺小众的。”

蒋丞拿过他手机,翻了几张都是刘帆的,拍得还挺有范儿,又往后翻了几张,是另外的人了,应该就是丁竹心平时固定的模特,一对比就还是能看出区别来。

“蒸汽朋克啊?”蒋丞问。

“也有别的,各种复古怀旧,”顾飞说,“怎么样?费用按件或者按天都可以,按专业模特的价格,她现在急着拍,还能比平时高一些。”

蒋丞几乎没有犹豫,毕竟都是钱,他点了点头:“行吧。”

“那我跟她说,这两天我们没比赛,下午晚上可以过去拍。”顾飞说。

“嗯,”蒋丞又看了看照片,“这衣服能有人买么?出门得被围观吧,得瑟点儿没准儿就得挨顿揍……”

顾飞笑了笑:“你还替人担心这个呢?”

“是啊我挺善良的。”蒋丞说。

四中的管理挺松的,下午有比赛,想去看比赛的人都不上课了,挤在球场上,不想看比赛的,走了也没人管。

不过蒋丞还是给老徐打了个电话,说昨天摔了一下有点儿疼,要去医院看看,老徐批准了,顺便又感叹了一声好学生就是好学生。

其实蒋丞以前不去学校也从来不请假,只是老徐这种老母鸡一样张着翅膀每天咯咯着的班主任,他不说一声感觉老徐有点儿可怜。

“地方有点儿远,不过坐公交车过去正好,”顾飞带着蒋丞去了车站,“她的工作室兼仓库兼卧室那儿有个小影棚。”

“哦。”蒋丞点点头。

有点儿紧张,让他去帮人考试赚钱他都不会紧张,但拍照当模特……这种事儿离他有点儿太远,从来没想过。

上车的时候他注意到顾飞背的不是书包,是个一看就挺沉的背包,他问了一句:“你扛的什么?”

“相机,镜头。”顾飞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你……拍?”蒋丞愣了。

“嗯。”顾飞拽了他袖子一下,在一个大叔挤过来坐下之前把他拉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你拍?”蒋丞又问了一遍。

“是啊是啊,”顾飞看着他,“我拍,很奇怪吗?你又不是没被我拍过。”

“我不是这意思,我就以为有摄影师。”蒋丞说,其实要说顾飞拍,也没什么奇怪的,他看过顾飞的照片,他朋友圈里也经常发照片,的确都拍得很专业。

“丁竹心有自己的摄影师,忙不过来的时候会找我,”顾飞说,“我一直帮人拍照片。”

“……啊。”蒋丞看了看顾飞。

车开起来以后蒋丞就没再说话,开着暖气的公交车,慢吞吞地晃着,耳边有人说话,有人笑,车厢里的人都在原地,车窗外的景一直在变化。

这种时候就会觉得昏昏沉沉地特别想睡觉,尤其是午后,光看着暖洋洋的太阳,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顾飞也一直没出声,蒋丞往他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抱着胳膊,眼睛是闭着的。

困。

本来还能撑一会儿,一看顾飞居然已经睡了,他立马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把外套的帽子拉过来往脑袋上一扣,也低着头闭上了眼睛。

不过说是困,也不可能真的就睡着了,一直是迷迷瞪瞪的,身边有模糊的声音和不断掠过的阴影。

不知道迷糊了多长时间,蒋丞觉得肩膀有点儿沉,扒拉开帽子看了一眼,发现顾飞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到了他肩上。

顾飞睫毛还挺长的,不过没有顾淼的浓密。

虽然他觉得自己对顾飞没什么想法,特别是还有个疑似顾飞女友的丁竹心……但这一瞬间他心里还是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发痒。

这痒从肩上慢慢如同被阳光晒得蓬松起来的绒毛一样,一点点地蹭向全身。

他重新闭上眼睛。

孤单的感觉,他一直以来都能品尝得到,从他发现男人对他的吸引力超过女人,而他只能替自己严格地保守这个秘密的那天开始。

孤单的感觉就时不时会出现。

潘智知道他的秘密,但无法让他因为这件事带来的压力有所减轻。

在他有家,有父母兄弟,有同学有朋友的时候,这种孤单虽然存在,感触却并不深刻。

到了这里之后才一点点重叠地压在了一起。

他不需要同类,不需要那种随便就靠在一起取暖的同类,但吸引力是客观存在的,顾飞,和顾飞现在无意识的这个姿势。

让他恍惚有种“两个人”的温暖。

是什么滋味说不清。

“到了,”车上的广播报了个站之后顾飞抬起了头,“下一站。”

看了看蒋丞的肩膀之后他又愣了两秒才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太困了。”

“没事儿,”蒋丞活动了一下肩膀,“你昨天耍帅是耍得挺累的。”

顾飞笑了笑,站了起来:“走。”

蒋丞跟在他身后,就迷瞪了这么一会儿,他走路都觉得腿发软……估计是昨天拼得太凶,他入冬之后就没再有过这么大的运动量了。

下了车之后风一吹,全身没劲儿的感觉才慢慢消退了。

丁竹心的工作室兼仓库兼卧室还兼影棚,在一条很有文艺气息的街上,就是街上各种涂鸦,各种井盖画电话亭画配电箱画,还有两边装修得你装逼没装够年头都怕进去了就露怯的小店。

这条街不长,规模也不大,但蒋丞还是挺意外,一个破败而土气的小破城市里还会有这样的地方。

顾飞带他进了一栋楼里,这楼跟一般的小型写字楼差不多,外边儿还挺旧的,只是看墙上的楼层指示牌,这里面的公司之类的名字都努力往让人看不懂的那个方向奔着。

蒋丞等电梯的时候扫了两眼,反正是一个也没能念出来,字母的都不知道哪国,中文的一眼过去也不是常规配合。

“这什么地方,一个个都装上天了,钢缆都他妈拉不住。”进电梯的时候就他和顾飞俩人,他忍不住说了一句。

“这一片叫‘九零汇’,”顾飞靠着轿厢笑了起来,“是想弄个年轻人聚集的地方,特潮特时尚的那种,有点儿跑偏了,除了装逼的谁都不来,不过房租很便宜。”

丁竹心在工作室等着,他俩一进门,她就笑了:“就知道你会叫他过来。”

“是么,”顾飞把背包扔到地板上,“都认识,就不介绍了。”

“喝点儿这个,”丁竹心拿了个果茶的壶过来,给蒋丞倒了一杯茶,“我自己煮的,放了一堆乱七八糟,还挺好喝。”

“谢谢。”蒋丞接过杯子,看了看这个工作室。

很乱,到处都是布料和海报,还有不少没有拆开的大包裹,估计都是衣服,不过透过这些乱七八糟还是能看出来底子是大众款的性冷淡工业风,水泥墙,水泥灯,水泥工作台,还有裸|露的红砖和交错的水管。

“抓紧时间吧,”顾飞倒在沙发上躺着,“你先让他看看衣服。”

“来,”丁竹心把蒋丞带到一排衣架前,指着上面挂着的衣服,“这次的风格是返朴归真,全是针织……”

“针织?”顾飞打断了她的话,“这种风格你让我找个‘坏小子’?”

“针织材质,”丁竹心靠在架子上,“设计走的坏小子风,对于模特来说是有点儿难度的……”

丁竹心上上下下看了看蒋丞:“但是他可以。”

“你说了算。”顾飞坐了起来,拉开了包,开始准备相机。

“今天争取拍30套,”丁竹心说,“怎么样?”

“……好的。”蒋丞看着架子上的衣服,就这么排着挂着,除了所谓的针织,丁竹心说的设计什么的,全都看不出来,就觉得挺多长款。

而且他也从来就没穿过这种他一直觉得是老头儿和中年长发艺术家们才穿的东西。

“换衣服,”顾飞走过来说了一句,“内搭都配好了的,直接都换了就行。”

“你……”蒋丞转过头,话还没说出来,顾飞举起相机对着他按了快门,咔咔嚓嚓的,“大爷。”

“换吧,”顾飞指了指旁边的一间屋子,“一会儿在那儿拍,她会告诉你要什么感觉的姿势,我保证把你拍得……很帅。”

“哦,”蒋丞应了一声,看了看架子上的衣服,“随便那件么?”

“随便。”顾飞说。

“嗯。”蒋丞又应了一声,脱掉了外套扔在一边的椅子上,再要脱的时候又有些尴尬,顾飞拿个相机站在旁边也就算了,丁竹心也在一边儿抱着胳膊肘拿着杯茶边喝边盯着他。

如果只是换件外套,他还没什么感觉,但他看了看,这一套套的架式,基本他得脱得只剩内裤。

顾飞回头看了一眼丁竹心,冲她摆了摆手。

丁竹心笑了笑,转身进了里面那间小屋:“换好了就过来,你底子好,妆随便弄弄,到时让大飞给修修就行。”

“还要化妆?”蒋丞脱掉了上衣问了一句。

“嗯,”顾飞拿起相机对着他,看着镜头里蒋丞匀称的上身,的确是一直锻炼的身材,很紧实,“要不光一打,脸上会暗。”

“能不拿这玩意儿对着我吗?”蒋丞抓着皮带,看着镜头。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晚上,”顾飞还是举着相机,“这玩意儿会一直对着你。”

蒋丞有些无奈地把裤子给脱了,拿过衣服一边穿一边说:“我跟你说,也就看在钱的份上我不抽你。”

顾飞笑了笑。

蒋丞腿挺直的,跟上身一样紧实,他看着镜头里穿上了上衣的蒋丞:“你还挺合适这风格。”

“不能吧,”蒋丞有些怀疑地低头看了看,“我活了快18年,也没穿过这种东西。”

顾飞没说话,拿着相机慢慢退后了几步,丁竹心看人还是挺准的,蒋丞这身衣服一换上,整个人的感觉就变了。

他一向觉得长款针织外套无论男女,穿上都可以拿个碗到街上敲着去了,但蒋丞把外套一穿上,转脸看过来,他那一瞬间呼吸都暂停了。

这气质,还真不是平时身边那些人里能看到的。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