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让他完全放松的人

NyaDooNyaDoo·2022-03-29·120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原来学校也有贴吧,但是很冷清,毕竟是个每天进校门的时候老师就差拿个扫雷探测仪检查手机的重点高中,手机随时都有被没收的风险,所以一般也没什么人玩这些,顶多微信群里扯扯小范围的八卦。

这种贴吧里公开各种讨论的场面蒋丞以前都没体验过。

那个腐眼看人基的贴子开贴时间就是比赛当天,到现在不过一天时间,点击和回贴都已经很惊人了。

蒋丞犹豫了好半天,最后也没有点开贴子看。

虽然这种小姑娘瞎起哄的事儿很常见,但哪怕是把他跟王九日拉个郎,他都不会有什么感觉,但被跟顾飞扯在一起,他就不自在。

最后他点开了那个讨论大飞男神的贴子。

里面有不少顾飞比赛时的照片,各种角度,这妹子拍点儿照片不知道围着球场转了多少圈,还有些从下往上拍顾飞上篮的照片,不知道是怎么拍出来的。

前几楼都是照片和楼主的疯狂啊啊,还有一串串的惊叹号,往下就是一些附和着一块儿嗷嗷的回复。

一直看到30多楼的时候,终于有了不同的声音。

-也就那样吧,街上一抓一把

这个回复激起千层浪,光这层的回复就翻了七八页,全是骂的。

蒋丞看了一眼回复的id,忍不住说了一句:“我……操!”

花式帅。

“你真够无聊的啊。”蒋丞看着顾飞。

“不无聊谁上这儿看来,”顾飞把手机拿了回去,边笑边看了看,“你看你们学霸太有聊了一般都不去。”

“我也……看的,”蒋丞说,“不过我以前高中贴吧跟个鬼吧似的,没人看。”

“你id是什么?”顾飞偏过头。

蒋丞犹豫了一下:“某丞。”

“什么?”顾飞没听明白。

“大号某丞,小号某某丞。”蒋丞说。

“什么鬼名字,还笑我,”顾飞说,“微信是蒋,你怎么不叫蒋叉叉。”

“我主要是懒得想名字。”蒋丞问。

“你的我都不用备注了,”顾飞看了他一眼,“本来还想备注个丞哥。”

“我觉得小兔子乖乖应该备注一下。”蒋丞笑了笑。

接下去俩人都没再说话,蒋丞拿了自己手机继续跟潘智胡扯,本来想再进四中贴吧看看,但顾飞在一边儿,他又觉得还是算了。

潘智挺羡慕四中贴吧如此热闹,表示要进去泡妞,蒋丞笑了半天,看了看时间已经快12点了,于是准备睡觉。

往顾飞那边看了一眼,发现顾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了,冲里侧着身,被子捂住了半个脑袋。

蒋丞往床头看了看,有个开关,按了一下,灯灭掉了,屋里变得漆黑一片,过了好几秒,他才又重新看到了从窗帘里漏进来的微弱光线。

躺到枕头上之后,蒋丞往右侧了身,他一直习惯往右侧着睡,但一侧身就看到了背对着他的顾飞。

于是只好又翻了个身冲左,闭上了眼睛。

他记得以前有个小调查,情侣之间的睡姿,什么并排,对着脸之类的,最受欢迎的是往同一边侧身的“汤勺式”……

操,突然想到这个算是个什么意思。

顾飞睡觉挺安静,呼吸很匀,听着有催眠的效果,蒋丞跟着他的呼吸,没多大一会儿就迷糊了。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换了床还是因为旁边有人,一直睡得不是很踏实,从小到大他都没跟人睡过一张床。

身边顾飞翻身他都能感觉到,迷迷瞪瞪地一边做梦一边还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而且梦都是不连贯的,一次一换。

最后他梦到了他和顾飞站在球场中间,赤身*被一帮头上套着纸袋的人围着拍照,还有各种漫骂和尖声嘲笑。

这是梦。

而且还挺神奇的,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梦到这种内容。

他提醒自己,不是真的。

但这个梦却不像之前的梦那样可以任意地前进后退跳过,按步就班地一点点推进着。

他的视角时而是自己,面对着四周的围观和嘲笑,时而会变成另一个局外人,如同旋转的摄像机,围着球场上的两个人高速地转着圈。

他在一片慌乱和惊恐中转脸看着顾飞。

顾飞没有任何表情地跟他说着什么,他一句也听不见。

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唱。

你听,被抹掉的慌张。

顾飞听到门响,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快亮了,窗帘外透进带着淡淡暖黄色的光,顾淼光着脚目不斜视地走了进来,然后坐到了沙发上,把沙发上的小垫子放好躺了上去。

他轻轻叹了口气,轻轻坐了起来。

顾淼以前是跟他睡这个屋,小学之后顾飞就让她自己睡了,但每次顾淼梦游都还是会回来,并且还能记得顾飞说过的“哥哥是男生,你现在不可以随便跟男生睡在一张床上”的教育,直接睡到沙发上。

顾飞往蒋丞脸上看了一眼,蒋丞看上去睡得挺实,但呼吸却有些不太平稳,估计是在做梦。

他手撑着床,一条腿跪在蒋丞身侧,另一条腿从蒋丞身上跨了过去,这人睡觉占地面积还不小,为了不踩着他,顾飞这一步跨得差点儿扯着大腿筋。

接下去他撑起身体,准备从蒋丞身上越过。

但他刚经过蒋丞身体正上方,蒋丞突然皱着眉翻了个身,两个人顿时变成了面对面。

顾飞感觉蒋丞睡得并不实,皱着的眉和不太平稳的呼吸……他赶紧把自己往上撑了撑,想快点儿过去。

就在他想用里面的那条腿蹬一下床板直接跳下床的时候,蒋丞睁开了眼睛。

顾飞想说话,但又怕惊醒刚刚躺下还不知道梦游状态有没有结束的顾淼,于是只能沉默地瞪着蒋丞,想等他清醒。

蒋丞睁开的眼睛从一条缝瞬间瞪成了欧式大双,瞪着他好几秒之后带着迷茫而又震惊还有几分惊恐地哑着嗓子说了一句:“我操……”

声音不小,顾飞吓了一跳,赶紧用手捂在了他嘴上。

蒋丞的眼睛瞪得更圆了,立马就像被捅了一刀似的开始挣扎,抡胳膊抬膝盖的,顾飞不敢松开他的嘴,但此时自己这个姿势门户大开,又怕蒋丞一膝盖砸他裤裆里……

费了半天劲才抓住了蒋丞一只手,然后一屁股坐到了他身上,压着声音说了一句:“顾淼!”

蒋丞顿了顿,瞪着他好一会儿才猛地把眼珠子往沙发那边转了过去。

顾飞松开了他的嘴:“刚进来,不知道重新睡着了没,我要过去看看。”

“……嗯。”蒋丞应了一声,躺着没动。

顾飞下了床,走到沙发前蹲下,看了一会儿之后,从柜子里拿了条小被子给顾淼盖上了。

蒋丞跟着也坐了起来,瞪着顾飞,已经睡意全无,清醒得如同喝了两瓶风油精。

一睁眼就看到顾飞伏在他身上,对于一向都一个人睡觉的人来说,这种事儿实在是有点儿太刺激了。

那一瞬间他甚至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已经醒了,梦里让他惊恐的画面和顾飞这个姿势交错着,一直到他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顾淼,才猛地回过神来。

也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身都是汗了。

冷汗。

梦里的场景已经让他有些扛不住,再猛地想到如果顾淼醒过来看到这种会让人误会的姿势……

蒋丞闭了闭眼睛。

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有点开那个贴子。

他害怕。

第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恐惧。

哪怕只是躺在沙发上梦游的小姑娘,也能那么真切地跟梦境结合起来。

“所以我让你睡里边儿呢,”顾飞给顾淼盖好被子之后,轻声说,“你睡外头,我晚上要下床就得从你身上爬。”

“几点了?”蒋丞也轻声问。

“刚6点。”顾飞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小闹钟。

“哦。”蒋丞抱着被子坐着没动。

“怎么了?”顾飞从他身后上了床,钻进被子里之后又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身上的睡衣,“你……”

蒋丞回手一巴掌打在了他胳膊上。

“是不是发烧了?”顾飞收回手,把话说完了。

“没,”蒋丞有些不好意思地扯了扯衣服,“我就是……”

“刚吓着你了?”顾飞躺下了,轻轻叹了口气,“你是我长这么大,见到过的,最一惊一乍的,学霸。”

“靠?”蒋丞转头看着他,伸手比划了一下,“你那个样子,我没吓死已经是心理素质很优秀的学霸了好么?”

“不好意思啊。”顾飞笑了笑。

蒋丞没说话,继续坐着,坐了几分钟之后他打了个喷嚏,无奈地躺下,拉好了被子。

这回是真睡不着了,蒋丞睁眼也不知道瞪着哪儿。

他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力大概的确是不太好,有点儿什么事就老忍不住会来回琢磨,影响心情,经常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压力。

但道理他都明白,偏偏就是很难控制。

有时候他挺羡慕潘智的,心大得能装下三个半宇宙,无论是考砸了被处分了还是提前失恋了,睡一觉,吼着操|你妈抱怨几句就能过去。

而他……也许是原来的家庭气氛影响,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六点到起床也没多长时间了,蒋丞睡不着只能闭着眼养神,顺便在胡乱琢磨和不要胡乱琢磨之间苦苦挣扎着。

身边的顾飞倒头就又睡着了,估计回笼觉睡得还挺香。

他清醒地听着顾飞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缓,然后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又慢慢从平缓变快,接着翻了个身,应该是醒了,他感觉顾飞从枕头边摸了手机看了看时间。

该睡的时候睡不着,现在知道该起床了,蒋丞又突然困得不想睁眼。

顾飞动了动,在他犹豫是现在睁眼还是等顾飞从他身上爬过去之后再起的时候,顾飞的手指在他脑门儿上轻轻碰了碰。

他压着差一点儿就一个鱼跃再加一个正踹过去的冲动,咬着牙没动。

“没烧啊。”顾飞小声说了一句,坐了起来。

发烧?

蒋丞愣了愣,想起来之前顾飞问过他是不是发烧了。

他坚持闭眼没动,但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这鼻子他妈切掉得了,动不动就跟个小娘们儿似的酸个没完。

他很少感受到这样细致的关心,就算以前在家里,他还是“亲儿子”的时候,如果有不舒服,也得要跟父母说。

说了之后是会得到很好的照顾的,但如果不说,只要没当场晕倒,家里谁也不会发现你病了。

而来了这里之后就更神奇了,他如果这会儿真发烧了,他都不知道能跟谁说,李保国么?

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想来想去也就是给老徐打个电话请假,在那个丝毫没有归属感的小屋里睡个半天一天的……

“丞哥,”顾飞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在他腿上轻轻踢了踢,“起床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顾飞在睡衣外面套了件外套,正准备从床脚下床。

蒋丞觉得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但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顾飞宽松的睡裤某个部位被顶起了。

他都已经想不出该做什么反应了,叹了口气顺嘴说了一句:“你每天都不等小兄弟下去了就起么?”

“……我尿急。”顾飞说。

“也不怕尿飞了。”蒋丞没明白自己为什么明明没睡着怎么这会儿跟没睡醒似的会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你会尿飞么?我教你啊……”顾飞趿着鞋,边往外走边说,“你站远点儿,边尿边往前走就行。”

“操!”蒋丞闭了嘴。

神经病。

顾飞出去之后,他起了床,小沙发上的顾淼脸冲着靠背还在睡,估计也快醒了,他起身下床,拿了昨天的裤子看了看,想趁着顾淼没醒先换上。

结果拿起来才发现,昨天因为太着急,衣服没顾得上抖开,湿衣服裹在一块儿,现在所有的衣服都他妈是湿的。

虽然也能穿,穿到身上捂个半小时也就干透了……但挺恶心的。

他正在发愁,顾飞刷着牙进了屋,一边刷牙一边递了一把新的牙刷给他,他接过牙刷:“谢谢。”

顾飞又边刷牙边拉开了衣柜门,指了指。

“不,”蒋丞一看顾飞的一排衣服马上摇头,“不,不穿你的。”

“嗯?”顾飞有些没明白地看着他。

“你是花式帅,全校都盯着你,我怀疑是不是你内裤什么样人家都知道,”蒋丞说,“上回我穿你衣服,连老徐都能认出来,我真是五体投地服。”

顾飞笑了起来,边乐边刷着牙又出去了。

蒋丞决定还是恶心点儿穿自己的衣服。

厕所被顾飞占了,他只能在屋里换,回头看了一眼顾淼,没什么动静,他飞快地脱下了睡裤,抓过自己的牛仔裤往腿上套。

他比较臭美,牛仔裤也得买修身款,但这东西裤腿儿有点儿湿就挺不好拽的,拽到一半的时候,顾淼翻了个身,接着没等他反应过来,顾淼就坐了起来。

我操!

顾淼这个干脆利落行云流水的起床动作让他惊得差点儿摔了,提着裤子在顾淼转头之前冲了出去。

边拉拉链边跑进了厕所。

顾飞正在洗脸,转脸瞅了瞅他:“这么急?”

“急个屁,”蒋丞把皮带系好,“我穿一半顾淼突然起来了……她起床怎么没有缓冲的!”

“一直都这样,”顾飞笑了笑,“坐起来以后再愣五分钟才清醒。”

“哦。”蒋丞松了口气。

顾飞洗漱完出来,把顾淼抱回了她自己房间,拿了一套衣服放在床上,关上门回了客厅。

平时他不会起这么早,一般是顾淼自己起床出门去吃早点了他才起,顾淼现在没学校可去,但还是严格遵守以前的作息时间,不能有什么改变。

今天基本不迟到的学霸在他家,他就不好睡到上课了才起。

蒋丞洗漱完了出来的时候他问了一句:“吃什么早点?一会儿让二淼买回来。”

“不用了,”蒋丞说,“我……不想吃东西,我先去学校了。”

“嗯?”顾飞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哦,好。”

蒋丞迅速收拾了东西,跟从屋里揉着眼睛出来的顾淼聊了两句之后,拎着书包走出了顾飞家。

跑下七楼,风吹透了他身上没干透的衣服之后他才突然回过神,感觉自己这么一惊一乍忽稳忽晃的一早上,这会儿又这么急切地离开,似乎有些……不太好。

顾飞听说他不吃早点还要先走一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愣了愣的。

且不说顾飞昨晚收留了他,让他吃了挺好吃的一顿饭,不说顾飞还关心他有没有发烧,也不说顾淼满脸的期待,就只说他这么跑出来,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了。

他拿出了手机,靠在街边避风的墙边,拨了顾飞的号码。

“东西忘拿了?”顾飞接了电话。

“带顾淼下来吧,时间还够,”蒋丞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去九日家吃馅儿饼吧?”

“行吧。”顾飞也没问他为什么突然这样,直接答应了。

看到顾飞带着顾淼从楼道里出来的时候,蒋丞突然觉得有些后悔,不该把自己的事儿告诉顾飞。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顾飞那么坦然,没有刻意地接近或保持距离,没有随时支起来的刺。

“我们现在过去,一会儿就到了,”顾飞给王旭打着电话,“不用特意准备,随便吃个早点。”

“有公车过去吗?”蒋丞问。

从这儿去学校走路还成,如果是去王旭家的店,走过去就有点儿远了。

“开车吧。”顾飞说。

“什么车?”蒋丞愣了,“玉米面儿小馒头?”

“嗯,”顾飞点头,“怎么,看不起小馒头?”

“没,”蒋丞叹了口气,“行吧就小馒头。”

顾淼估计是很喜欢小馒头,顾飞把车一开出来,她就抱着滑板跑过去了,很利索地爬进去坐到了后座上。

“你俩挤着点儿,”顾飞说,“二淼你滑板放旁边。”

蒋丞这回记着了,先把驾驶座的椅背放下,再钻进去,跟顾淼挤着并排坐在了后座上。

顾淼冲他笑了笑,看上去挺高兴。

小馒头的车门关上之后,蒋丞觉得暖和多了,把衣服扯了扯,认真地捂着,希望下车的时候它们都能干了。

“上次给你穿的那套衣服,”顾飞一边开车一边说,“我想了一下,大概是上学期我穿着在周一晨会的时候上台念了份检讨。”

“这肯定不是原因,”蒋丞说,“换周敬上去,别说是念份检讨,他就是在上面念完一本小黄书,也没人知道他穿的是什么。”

顾飞笑了起来:“谢谢夸奖。”

“我夸你什么了?”蒋丞看着他后脑勺,“我觉得你要不改个名字吧别叫花式帅了,你叫花式不要脸合适。”

“行,弄个小号。”顾飞点头。

“你念什么检讨啊?”蒋丞想想问了一句。

“迟到了总翻墙进学校,把墙边那棵树踩断了一根杈子,”顾飞说,“就为这个。”

“操,”蒋丞没忍住笑了,“你就不能换一棵踩吗?”

“就那一棵离得近,”顾飞说,“自打我踩断了之后,翻墙进来的人都少了很多,我们学校墙太高,不踩树进不来。”

蒋丞没说话,靠着小馒头的车窗一通乐,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不想那么多的时候,顾飞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完全放松的人。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