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此人要挂

发布于 2022-03-29  26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王旭家的馅饼店从早上起人就很多,早点来俩馅饼挺享受的,他们到的时候店里都没地儿坐了,只能还是进了他们家自己吃饭的屋里坐着。

“驴肉的没有,得中午才做得出来,”王旭拿了两个筐装着馅饼放到桌上,又拿了一盆羊肉汤,“你俩今天一块儿出门儿的?”

王旭这话一问,蒋丞立马觉得有点儿心虚,拿了个馅饼咬了一大口,没说话。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你今儿起这么早啊,”王旭把小筐推到顾淼面前,“你不是习惯性迟到的么……淼淼,今天没有驴肉,你尝尝别的味儿。”

“淼什么淼淼,”顾飞说,“不肉麻么。”

“肉麻吗?”王旭坐下边吃边说,“人一个小萝莉,本来就应该萌萌的美美的,你倒好,把她带得跟个野小子似的,我好像都没见过她穿裙子。”

“她要玩滑板,”顾飞说,“怎么穿,你让她穿她都不穿。”

“哎。”王旭叹了口气,吃了几口以后,又掏出手机,手指划拉了几下,手机咔嚓响了一声。

蒋丞扫了他一眼,发现这厮的手机摄像头对着自己:“你干嘛?”

“拍张照片,以后说不定我家店面要装修,到时挂出来当广告。”王旭笑着说,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滚,”蒋丞看着他,“删了。”

“我拍了那么多人的照片,人也没谁让我删啊,”王旭很坚定地说,“不删,大不了我不挂出来。”

蒋丞懒得再理他,继续吃馅饼。

吃完早点出了店门,顾淼踩在滑板上看着顾飞,顾飞弯腰也看着她:“记得我说的只能在哪里玩滑板吗?”

顾淼点点头。

“去吧,今天哥哥有事不回去吃饭,”顾飞说,“可能要跟昨天差不多时间到家。”

顾淼再次点点头,又转脸看着蒋丞。

“丞哥今天不去我们家了,昨天是有事才去的。”顾飞说。

顾淼还是看着蒋丞。

蒋丞只得也弯腰看着她:“我下次有空再去找你玩?”

顾淼没有反应。

“得说确切时间,”顾飞在一边说,“你说下次,她理解不了。”

“那……”蒋丞犹豫着,想了半天,“明天吧,明天打完比赛,让你哥哥带你跟我们球队的人一起吃饭好不好?我们可以排排坐。”

顾淼总算是点了点头,踩着滑板往回家的方向蹬着走了。

“咱俩挤挤?”王旭拎着书包出来,看到顾飞的小馒头立马来劲了,“蒋丞,咱俩挤后头吧?”

“……挤得上去么你。”蒋丞有些无语,这车就这么大点儿地方,跟顾淼挤后头都已经很费劲。

“挤得上去。”王旭说。

蒋丞看他一脸不上去坐一回不罢休的坚定表情,只得上了车,尽量往旁边靠,王旭挤进来的时候这车往下沉了沉。

再等顾飞上来,他有一种底盘要刮平地了的感觉。

“不会开一半散架了吧。”蒋丞说。

“不会,”顾飞开着车掉了头往学校开过去,“有时候拉货挺重的也没问题,你俩加起来才多少。”

“这不是还加了你自己么?”蒋丞说,三个大老爷们儿挤一辆小馒头里,路边都有人往里看了。

“暖和。”王旭说。

“废话,现在本来也不怎么冷,都春季篮球赛了。”蒋丞说。

“哎对了,下午训练?”王旭问。

“我跟蒋丞有事儿,”顾飞说,“我叫了李炎那几个过来陪你们练。”

“你们要干嘛去?”王旭马上追问。

顾飞没理他,王旭又转头盯着蒋丞,蒋丞盯着窗外装不知道。

“靠,”王旭有些不爽地整了整衣服,“还保密呢,小学生。”

蒋丞发现顾飞这人还真是对一切目光都无所谓,开个老年代步款小馒头也就算了,车上挤着三个人也就算了,他居然能旁若无人地把车一直开进了学校门口的停车棚。

在四周四中学生的围观中下了车。

“万众瞩目啊。”王旭一边往外爬一边说,这语气听上去也挺无所谓。

或者说并不是无所谓,而是愉快,毕竟他是一个要做老大的人,万众瞩目是他需要的。

像蒋丞这种并不喜欢被人围观,一围观就窜火的人,下车的时候都后悔没戴口罩。

刚一下车,就听到几米外有女生小声地说了一句:“那是蒋丞吗?”

“是啊。”另一个女生回答。

后面再说什么就他就没再听下去了,这种带着小兴奋和探究的语气让他有些不安,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那个腐眼看人基的贴子,浑身都开始不自在。

“不过我觉得吧,你俩不训练也是正确的,”王旭一边往校门口走一边说,“这两天2班的一直在研究我们比赛的录像呢,还找人打听蒋丞的实力,咱们还是得藏着点儿,明天我们要是赢了,考完试就要碰2班了。”

“嗯。”蒋丞应着。

王旭继续很有兴致地说:“我觉得我们的战术吧……”

“丞丞?丞丞?”后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蒋丞?”

蒋丞愣了愣,回过头。

“你是蒋丞吧?”身后站着一个女人,有些激动地看着他,“是吧?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长得真像啊……”

蒋丞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穿得很土而且看上去有些脏的女人,就是昨天跟李保国在楼道口打架的那个。

他的亲妈。

“你……”这一瞬间蒋丞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了,只能愣在原地看着她。

“谁啊?”王旭在旁边问了一句。

“你还没有上课吧,”女人瘸着腿过来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是……”

她这一抓,劲儿非常大,蒋丞条件反射加上受惊,猛地一扬手甩开了她:“别……”

别碰我。

后面两个字蒋丞狠狠地咬住了没有说出口。

“还没有打铃呢,”女人眼里顿时闪出了泪花,“你还没上课吧?”

旁边已经有不少人看了过来,蒋丞脑子里乱成一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人,愣了一会儿之后他把书包递给了顾飞:“帮我……拿进去。”

“嗯。”顾飞接过了他的书包。

“去那边说吧。”蒋丞冲街对面抬了抬下巴。

“哎好,好的。”女人点头,眼睛一直还盯在他脸上。

“这怎么回事儿?要不要……”王旭大概也是被这场景弄蒙了,跟着就要过去。

顾飞伸手拦住了他:“有你什么事儿,走。”

蒋丞脑子里一片空白地过了街,走到拐角人少的地方才停下转过了身。

“我是妈妈,”女人指着自己,手指一下下在自己胸前戳着,“我是你妈妈啊……李保国没跟你提过我吧?他肯定不会跟你提的,肯定不会的,那个脑袋长卡巴叉里的玩意儿肯定不会告诉你……”

蒋丞瞪着眼说不出话来,这个看上去有几分可怜的女人和她嘴里粗俗的话让他一时半会儿不知道应该做出何种反应。

“当初送走你,他根本没有跟我商量……”女人也没给他说话的空间,一直不停地说着,说到一半还开始哭,用袖口抹着眼泪,“我名字都给你想好了,你哥叫李辉,你就叫李明或者李光……他就给送走了,我跟他闹他就打啊……这鸡|巴玩意儿……”

“我……”蒋丞无法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只觉得想要屏蔽她的声音。

他一向的技能现在算是发挥了最大的功效,以前他不愿意听沈一清的训斥时就会让自己神游天外,无论有没有听到,他都会不记得内容。

但跟眼前的“亲妈”相比……

“跟我回去吧!”女人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猛地晃了晃,把他给晃了回来,“跟妈过吧!”

“别!”蒋丞猛地抽出胳膊退了两步,还是没压住那两个字,“碰我!”

“……你是嫌我吧?”女人看着他,“是嫌你亲妈没钱吧?嫌我丢人吧?你爹有钱吗!他就等着花你的钱呢!”

“我没,”蒋丞有些吃力地说,“我现在要上课了,我……”

“领走你的那家挺有钱的是吧?”女人也不哭了,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扫着,脸上说不清是鄙视还是悲伤,“看看,穿得像个大少爷。”

“我要上课了。”蒋丞吸了口气,转身准备往校门那边走。

“没良心啊!”女人突然扑上来对着他狠狠捶了两下,“你没良心啊!家不像家!儿子也不认!我命苦啊——”

“你疯了吗!”蒋丞实在扛不住,吼了一声,挡开了她的手,“你跟李保国有什么仇你俩自己去扯!你俩我他妈谁都不想认!”

吼完这句他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干脆就撒开腿跑了起来,就像是有人拿着刀在后边儿追着他砍似的。

校门已经关了,他没停,顺着围墙往前一通狂奔,最后靠在了路边的一棵树上。

那个女人有没有跟上来他不知道,跟了也不可能跟得上,但他却没有回头看一眼的勇气。

愣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给顾飞发了条消息。

-你翻围墙是在哪翻的

四中的围墙的确是高,挨着墙还有不少小店,根本进不去,但他现在急切地想要进学校,非常急切。

顾飞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原来那翻不了,后门往北,小卖部旁边翻,围墙里面有废砖

蒋丞找到了顾飞说的那个小卖部,靠围墙那儿有个垃圾池,踩着能上墙,上了墙能看到里边儿有一堆乱七八糟堆着的砖。

这跳下去没点儿水平直接就能把脚脖子给撅折了。

“跳吧,”小卖部老板抱着胳膊在墙边看着他,大着嗓门儿说了一句,“这会儿没老师,过几分钟就有人来盯了。”

“操。”蒋丞差点儿没让他这一嗓子吓得直接摔下去。

他看了看四周没人,从围墙上跳了下去。

还好,踩在几块砖上踉跄了两下,没一脚踩进砖缝里。

进教室的时候老徐正站在讲台上,下面一片吃早点的,不知道的得以为他是在这视察阳光早餐的发放情况。

“你迟到了?”老徐看到他很吃惊。

“尿尿。”蒋丞说。

回到座位上,顾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操。”蒋丞低声说了一句。

他非常想说点儿什么,非常想骂人,非常想抱怨,非常想找个地方大吼几声,非常想抱头痛哭一场。

但他现在只能愣坐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

生生地憋着。

憋屈的火在身体里熊熊燃烧着,烧得他都快能闻到焦糊味儿了,那种无从发泄又忍不下去的火烧得他浑身发疼。

他想跟顾飞说,但也清楚顾飞这会儿说了任何一个字,他都会突然爆发。

好在顾飞是一个情商超群的学渣,埋头玩着弱智弱智弱智弱智爱消除一言不发,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但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无情,总有人在不合适的时候干出不合适的事儿,这种人就叫倒霉催的。

“丞丞!”门外传来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丞丞——”

蒋丞猛地转过头,看到了5班篮球队的某一个人正笑得满脸委琐地从后门外面经过。

此人要挂。

这是顾飞听到这个傻逼声音时的第一反应。

蒋丞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从他背后跨过去的时候膝盖砸在了他背上,顾飞无奈地一边咳嗽一边往外看。

蒋丞的速度很快,班上的人刚转过头往外看,他已经冲了出去,一把抓住了那个傻逼的衣领,一拳砸在了他鼻梁上。

这一拳非常重,顾飞感觉上回他跟蒋丞打架的时候,蒋丞下手始终挺有数,而这一拳,却完全没有控制。

“操!”王旭第一个蹦了起来,手撑着桌子一跨,跃过了一个组,再一撑一跨,从他面前的桌上又跃了过去。

这人,为了凑热闹,身手能生生提高起码三个档。

蒋丞第二拳砸在傻逼脸上的时候,全班都站了起来,一块儿从前后门往外挤。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老徐喊着,也想出去,但很快就被涌出去的人挤到了队伍的最后面,“怎么回事!拉架!拉架!王旭!去拉架!”

“这我他妈怎么拉!”走廊上传来了王旭的声音。

顾飞站了起来,把椅子拖到门边的人群后面,站了上去往外看了看。

傻逼同学已经倒在了地上,蒋丞一手掐着他脖子,一手往他脸上抡着,要不是围观群众叫喊声太大,绝对能听到声音。

傻逼是5班的,算不上5班老大,但也绝对跟王旭一样是班霸候选人,这样被按在地上揍,5班很快就有人过来了。

“我操!”有人吼了一声就准备冲过来。

“操谁啊!”王旭也吼了一声,撸了袖子顶了过去,“要操|我吗?来来来!”

一场两班之间的斗殴顿时就在没有开幕式的情况下突然开始了,连骂架热身都没有,直接进入了全员肉搏。

走廊上挤满了学生,围观群众和高三那边的起哄起得震天响,这层几个班的老师别说维持秩序,连人都被挤得没影儿了。

顾飞跳下椅子,往人堆里挤进去,避开几次拳头,到了蒋丞身边。

这时地上那位已经满脸是血,但估计因为被打得太狠,激起了他昂扬的斗志,正跟蒋丞对抡着。

“蒋丞,”顾飞叫了蒋丞一声,蒋丞跟没听见似的,他皱了皱眉,“丞哥!差不多得了!”

正想过去拉蒋丞的时候,地上那个一拳抡过来,目标是蒋丞的脸,但扫在了顾飞脸上。

顾飞抓着蒋丞胳膊猛地一拽,硬生生地把蒋丞拉得往后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接着他一巴掌抽在了地上那人脸上。

蒋丞这一屁股坐到地上,才从混乱的愤怒中稍微回了点儿神。

地上那个一瞪眼,起身就想再扑过来。

顾飞指着他,手指几乎戳到了他眼睛上:“再动一下,我让你住院。”

声音很冷,那个人顿时跟急刹了一样定在了原地。

蒋丞从来没听过顾飞这样的语气,冷得他顿时就清醒了,慢慢从地上了站起来。

身边的群殴还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他站在人堆里突然有点儿发蒙。

“顾飞!顾飞!”老徐终于努力地让自己在混乱中现了形,“顾飞!拉架!拉架!拉开他们!”

顾飞没说话,过去随手拎住了一个5班的人衣领就往后拽,那人回头就要打,他接住了那人的手,把他往旁边一推。

接着又抓住了王旭的衣领一拽一推。

“我操|你……”王旭没骂完,看清是顾飞之后闭了嘴。

“叫你的人回教室。”顾飞转头看了他一眼,沉着声音说。

“行了!”王旭吼着,“都住手!8班的都给我回教室!”

顾飞又抓了5班一个人的胳膊一推。

走廊上的人终于慢慢分开了,纠缠着打在一起的人都改成骂骂咧咧。

“回教室!”老鲁的声音突然响起,第一节是他的课,估计来了有一会儿了一直没人听见他的吼声,“昨天睡太舒服了是吧!想撒野是吧!来!谁想过瘾的举个手,跟我操场上玩两把怎么样!你!”

他指着被蒋丞砸得满脸血的那个:“说的就是你,一脸血了呼拉的!开花了挺美是吧!是喇叭花还是向日葵啊!瞪着我干嘛!是不是得我扛着你去洗脸啊!”
大家伴着老鲁的声音慢慢回了教室,大清早的就这么激昂,不少人都有点儿意犹未尽,教室里一片吵闹,有喊的有没尽兴还在骂的。

蒋丞坐回自己位子上,还有点儿晕头涨脑。

顾飞也坐下,在书包里翻了翻,拿了几片创可贴扔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干嘛?”蒋丞看了他一眼。

“手。”顾飞说。

蒋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几道口子,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就是这会儿了也没觉得疼。

他撕了两片创可贴贴上了。

“哎蒋丞,蒋丞……”周敬一脸兴奋地转过头。

蒋丞盯了他一眼,他的话没说完就老实地转回身坐好了。

“蒋丞,”老徐进了教室,皱着眉,“你跟我来一下。”

蒋丞站了起来,跟着老徐走出了教室。

“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老徐带着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问,“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蒋丞沉默着不出声。

“是因为打球的事儿吗?”老徐回头又问,“也不对啊,打球的事儿,挑头应该是王旭才对。”

蒋丞还是不出声。

老徐一直走到了操场边才停下了,叹了口气:“蒋丞啊,今天这个事儿你肯定要被带去教导处的,你得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儿,我才好在教导主任那里帮你说话,这种情况可是要处分的啊!”

处分有什么可怕的。

他身上现在都还背着以前的处分。

处分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说。

我打他是因为他学那个女人说话。

学那个女人说话就要揍他么?

为什么呢?

因为那个女人是我亲妈?

这事儿按常理解释起来不难,可对于他来说,却很难。

蒋丞看着老徐,很长时间才说了一句:“随便吧。”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