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最默契同桌

NyaDooNyaDoo·2022-03-29·140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下半场从比分上来看其实已经没有多大悬念,只要8班没有站原地等着7班投篮,他们就肯定能赢。

王旭他们也已经预见到了这个胜利,一个个身上都着了火似的,跑起来像被火燎了尾巴冲得嗖嗖的,上篮和抢篮板都像是夹了个二踢脚一蹦三尺高……还把替补队员都挨个换了上来练了一把。

8班的观众们也是喊得全情投入,这种在比赛里给自己班加油的机会实在是来之不易,老鲁不用喇叭都能在众多尖叫里用吼声抢占一席之地了。

7班并不服气。

球场上比赛,的确没有服气这回事儿,不到最后一秒,谁都不会放弃。

但7班不服气的表达方式却让蒋丞觉得烦躁。

各种冲撞,各种阻挡,各种明里暗里的小动作不断,第三节几分钟里全队犯规次数都攒够了一次罚球的。

他们现在已经无所谓能不能拿分,分是追不回来了,他们的目标大概就是在干扰8班进球的同时尽情地泄愤。

“不能忍了,”卢晓斌一向话少,但暂停的时候他抹了抹汗,“我大腿根儿都被撞到了,差点儿撞蛋上,我还不想绝后。”

“但我们赢要赢得干净,”王旭抢篮板的时候被胳膊肘砸了一下脑袋,但还是坚持着蒋丞的话,“他们乱来,我们不能乱来,要不赢了人家也要说我们打得脏。”

“那就再忍忍吧,”郭旭叹了口气,“反正我们是肯定赢了,就还不到十分钟了,他们再乱来也没机会了。”

“野猪头四次了吧?”蒋丞问。

“嗯。”顾飞应了一声,一脸不爽地看着那边的人。

“你去引他再来一次,”蒋丞说,“记住是引诱犯规,不是你恶意犯规。”

“嗯。”顾飞还是一脸不爽。

“一会儿我告诉你们这种时候该怎么干。”蒋丞抬起胳膊伸了个懒腰,举着胳膊一直到对面7班的人看了过来之后才竖起拇指往下一压。

胡建马上指着他,嘴里骂了一句不知道什么。

蒋丞又把胳膊举过头,拢了个心,还冲他歪了歪身体。

四周一阵笑声。

“操!”胡建骂得很响,一甩胳膊就要过来,被他们班的其他人拉住了。

“就这么干?”王旭有些迷茫,“我们一块儿来?”

“……我说的是一会儿上场的时候,”蒋丞有些无奈,收了胳膊,“我现在就是活动一下,顺便感谢一下给我们加油的人。”

“哦!”王旭顿时恍然大悟,拍了拍旁边几个队员,然后转身冲着自己班的人举起胳膊摆了个心,“快,谢谢我们班的啦啦队!”

几个人不知道是兴奋过头还是认可了王旭的班霸地位,居然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一块儿举起了胳膊,冲自己班上的人摆了几个心形。

8班的人顿时全喊了起来,带得别的观众也全都在鼓掌。

“大飞。”王旭看着抱着胳膊在一边看热闹的顾飞。

“不。”顾飞简单地拒绝了。

“大飞!有没有点儿集体荣誉感了啊!”王旭瞪着他,“快!”

“智障。”顾飞继续简单地拒绝。

“顾飞——”班上的女生全喊了起来,“顾飞!顾飞!”

“人蒋丞丞哥都摆了心了!”王旭又说。

“蒋丞丞摆了我就得摆么?”顾飞有些无奈。

蒋丞丞什么鬼!一边喝水的蒋丞差点儿呛着。

裁判吹了哨,最后几分钟的比赛准备开始,女生还在喊,声音里带着些许失望。

蒋丞感觉这个面子顾飞大概是不会给了,转身往场上走,突然听到四周掀起了一片疯狂的尖叫,对面的女生都蹦了起来喊着。

他转过头,看到顾飞胳膊举过头顶摆了个心。

……操,都疯了。

7班的比分落后了快20分,还有几分钟时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追得回来了,所以一上场,他们的架式就是不准备拿分,而是人盯人的把8班一个一个咬死了。

球一到8班手上,拿球的立刻会被至少两个7班的缠上,野猪头和胡建这对无赖搭档是主力,有没有小动作不一定,但就是缠得你连球都传不出来,很容易24秒。

蒋丞唯一还能佩服的就是7班的体力了。

这种情况下只有靠蒋丞和顾飞的配合来进攻,快速移动和见缝插针的刁钻角度传球。

好几次蒋丞给顾飞传球的时候都顾不上时机只管出手,还有过差点儿砸顾飞脑袋上的情况。

顾飞拿了球刚过中线,野猪头就拦在了他面前。

蒋丞离着好几步远都能看到野猪头眼里喷射出来的火,得有蜡烛头那么大。

这是个好机会,以顾飞的技术引诱野猪头犯规没有问题,特别是野猪头现在根本就是抱着犯规的目的来的。

“传球!”蒋丞摆脱了盯他的人,冲到顾飞左前方喊了一声。

顾飞看了他一眼,双手拿着球猛地往前一伸,在野猪头一巴掌往球上拍过去的瞬间顺势转了个角度。

野猪头一巴掌拍在了他手腕上,啪地一声脆响。

顾飞手里的球飞了出去。

紧跟着裁判的哨声响起:“打手犯规!五次犯规!”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起哄声和掌声。

野猪头被罚下了场,王旭挨个跟每个队员都击了掌,一脸兴奋,就好像野猪头是被他打下去的,简直斗志昂扬。

不过野猪头换下去并没有浇灭7班的无耻气焰,换了人上来之后,比赛只还剩了最后不到四分钟。

以胡建为首的横冲直撞还在继续。

其实7班这种没到最后一秒都还在拼命的执着劲头还是挺那啥的,有些队一看分追不上了,最后一节都能打得跟散步一样。

但7班这劲头却用错了方式。

胡建几次扑到蒋丞身上的时候,他都很想一巴掌甩胡建脸上,都有点儿后悔中午没用拖把杆儿抽丫一顿。

机会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到来,胡建拿了球,一路冲到了篮下,说实话7班的人体力比8班要强不少,大概也是因为替补多,他们的休息时间多。

这会儿胡建还能冲得起来,他们的人速度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慢一些了,让胡建直插到了篮下。

起跳投篮。

蒋丞算准了他的起跳时间,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这一跃上,胡建的弹跳并不出众,甚至比不上卢晓斌这种笨重的塔形队员,蒋丞这一跃高出了他一截。

胡建球出手,在上升中飞向篮框。

蒋丞在空中出手,对着球一巴掌盖了下去。

这一巴掌干脆利落,除了球什么也没有碰到。

但这几乎如同排球扣球一般的一巴掌他用了全力,球直接往下,砸在了脚尖刚落地还没有站稳的胡建脸上。

胡建猛地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犯规!”胡建愣了愣之后吼了一声,“他打手犯规!”

裁判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犯你妈个逼的规。”王旭冲过来一把抢走了落地的球,转身一挥手把球传给了中线的郭旭。

“不好意思。”蒋丞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跑开了。

“操!”胡建继续吼,“操!”

蒋丞听到他的声音很快地跟了上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小子被砸出了鼻血,这会儿正糊得一嘴血瞪着他。

那边顾飞上篮得分,场上时间已经马上没有了,8班那片的人全都是连喊带蹦地举着手鼓掌。

7班想换人,被胡建骂了回去:“换他妈什么换!没死呢!”

胡建带着飞扬的鼻血打完了最后半分钟,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时,他拿着球狠狠往地上一砸,球在地上猛地一弹,打向了蒋丞。

蒋丞的视线没在这边,等感觉到有球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正想着去他妈的大概自己就这个受伤的体质了,顾飞伸出手来挡了一下,在球马上砸到他脸上的时候把球给拍开了。

“靠,”王旭火了,指着胡建,“怎么着,打球不行耍流氓还挺专业啊!”

“有你什么事儿?真当自己老大呢?”胡建也指着他,身边几个7班的都围了上来,好几双喷着火的眼睛唰唰的,够一场篝火晚会。

“我不是老大啊,”王旭说,“我们老大是顾飞,怎么你找我们老大?”

7班的几个没说话,一块儿又瞪着顾飞。

顾飞都没往那边看一眼,转身走开了。

8班的人兴奋得都没人注意到场上正剑拔弩张的,都涌了上来,把队员们围在了中间,喊成一团,瞬间就把7班几个给挤没了。

“好样的!”老徐夹在人堆里,努力地往他们靠近,“好样的!打球就是要有这样的气度!你们终于学会自制了!好样的!我很感动……”

“蒋丞那一巴掌盖得好!”老鲁的声音把老徐的压得渣都不剩,喊得蒋丞耳朵边儿一阵嗡嗡,“这技术!盖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您可也给7班上课,明天怎么面对他们,”郭旭说,“这么偏心啊。”

“他们可以学以前我带过的那个4班嘛,集体抗议不要我上课了!”老鲁说,“我就喜欢光明磊落!打架也要光明磊落,你看去年……”

“鲁老师!老鲁!不要总说打架!”老徐打断了他,看着球队的人,“我以你们为荣!以你们为荣!”

蒋丞很费劲地从人堆里挣脱出来,扯着衣领抖了抖。

“累死我了,”顾飞也挤了出来,“7班这个体力真是惊人。”

“他们替补多,”蒋丞看了一眼身后兴奋的人,“老鲁刚说的去年是怎么回事儿?”

“去年他跟高三的打架,”顾飞说,“非常精彩,然后就被从高三赶到我们年级来上课了。”

“……真有性格啊。”蒋丞感叹了一句。

“这几天早上你来学校先等我吧。”顾飞说。

“嗯?”蒋丞看了他一眼,又往7班那边看了看,那边7班的人已经垂头丧气地把椅子都拖走了,只剩了几个篮球队的站那儿看着这边。

“胡建那几个不用管,几个学生没多大本事,”顾飞说,“江滨才是麻烦。”

“江滨是谁?”蒋丞问。

“野猪头,”顾飞说,“他是猴子的表弟。”

“猴子?”蒋丞愣了愣,想了半天才想起来猴子是谁,顿时有些无语,“你们这儿混混也是家族企业么,怎么还扯上猴子了?”

“废话,你又没上别地儿混,这就是猴子那帮人的地盘。”顾飞说。

“猴子不是怕你么?”蒋丞小声问。

“他是不想随便惹我,”顾飞伸了个懒腰,“不是怕我。”

“为什么?”蒋丞追问。

“我不要命。”顾飞看了他一眼。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

“走走走!”王旭冲到他俩旁边,“去洗个脸,一会儿看2班的比赛,晚上去吃一顿,易静说可以用班费。”

“公款吃喝?”蒋丞问。

“这是正常支出!怎么成公款吃喝了,我们为班上争得了荣誉!”王旭腰板挺得很直,“全班都同意了!还有陪吃代表呢!”

“……越说越像是有问题了。”蒋丞没忍住笑了。

“就是吧,女生有些想跟我们一块儿去吃的,”王旭小声说着,还往女生那边递了个眼神,“我想着这样也热闹,就同意了。”

“假公济私。”顾飞说。

“靠,”王旭顿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想了想又梗着脖子,“你俩有目标也可以济啊!”

“滚。”顾飞回答。

2班的比赛其实也同样没有悬念,对手弱,还没有7班那样的黑手,全程都一边倒地压着打。

“我们打不过。”蒋丞站在篮下看着场上2班的人。

“嗯。”顾飞应了一声。

“他们实力太平均了,个儿也高,”蒋丞用手遮着嘴,不想让旁边的王旭听到了泄气,“他们平时就总打球吧,这配合。”

“他们班是刘校上课,没事儿就打一场的,”顾飞小声说,“而且的确是会打的都凑一块儿了。”

“怎么样!”王旭在一边拿着手机录像,“我录了一些,碰他们要考试过后了,还有时间可以研究一下他们的弱点。”

“嗯。”蒋丞点头。

“他们班没有比得过咱们卢晓斌壮的,”王旭说,“我看也没有你俩这么有默契的,说不定……”

“别把你声音都录进去了,”顾飞打断他,“到时看录像的时候听着烦。”

“靠!你现在就是膨胀,”王旭斜了他一眼,“不过也可以理解,我也膨胀。”

2班的比赛看完,蒋丞就俩感受,一是打不过,二是啦啦队真强。

准备走的时候,2班的队长走了过来。

“他叫何洲,”顾飞偏过头在蒋丞耳边说,“别再瞎叫了。”

“……哦。”蒋丞应了一声。

王旭一看何洲过来,马上迎了上去,但何洲就跟他点了个头,直接擦身而过走到了顾飞面前。

“下场碰你们了。”他说。

“嗯,”顾飞笑笑,“要放水么?”

“从来不放,”何洲也笑笑,“你们也用不着放水……我等了这么久,总算能跟你打一场了。”

顾飞没说话。

何洲转头看着蒋丞:“你是叫蒋丞吧?”

“嗯,”蒋丞点点头,“蒋丞。”

“我叫何洲,”何洲笑着,眼神里却能看出些许挑衅,“到时可别收着,三分王。”

何洲走开之后,王旭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儿不爽:“这小子就是个笑面虎。”

“学学人家这杀气,”顾飞说,“队长。”

“靠,吃饭去,走!”王旭一挥手,想想又回过头看着蒋丞,“你都有三分王的外号了啊?挺牛逼啊,我一个队长都没你风头劲啊?”

“你劲的。”蒋丞对着他竖了竖拇指。

“我劲个屁,你说,你是三分王,我是什么?”王旭指着自己。

“三分王的队长。”顾飞和蒋丞同时开口。

王旭瞪着他俩看了一会儿:“我看你俩能再拿个最默契同桌大奖。”

出了学校,蒋丞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车棚栏杆上的顾淼,滑板竖着靠在栏杆上,她一只脚晃着,一只脚踩在滑板上。

蒋丞冲她招了招手。

顾淼一脚把滑板踢倒在地上,直接从栏杆上跳下来踩在了板上,借着惯性滑了过来。

“帅。”蒋丞说。

“太帅了淼淼女王!”王旭鼓掌。

一帮人对着她一通夸奖,顾淼谁也没理,一脸冷漠地围着他们一帮人转着圈。

真挺帅的,蒋丞看着跟滑板如同一体的顾淼,只是再想想,顾淼的这份帅气,有一部分是源于她心理或者生理上的某些问题,他就又觉得有些伤感。

“你,”顾飞靠近他小声说,“快点儿上我车。”

“怎么了?”蒋丞往四周看了看,没看到猴子和疑似猴子同伙的人出现需要逃命的。

“我不想带女生。”顾飞说。

“哦。”蒋丞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接着就看顾飞一马当先连他妹都顾不上了冲进车棚拿了自行车出来直接就往前蹬。

“顾淼跟上!”蒋丞喊了一声,然后追着顾飞的车跑了几步。

顾飞也不知道怎么这么怕班上的女生,蹬的这速度简直就不是人能上去的。

“操!你怎么不飞呢!”蒋丞不得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拉慢了车速才跨了上去。

“你上来了再飞。”顾飞说。

蒋丞刚坐稳,就看一个影子从身边嗖一下往前窜了出去。

顾淼已经先飞了,这速度……蒋丞顿时觉得自己坐顾飞车后头真是耽误他起飞了。

跟顾淼一前一后地飞出去有半里地了,蒋丞听到手机响,摸出来看了一眼,是王旭。

“喂?”他接了电话。

“不知道的以为你俩窜稀要找厕所呢!”王旭听声音是一边蹬车一边喊,“知道去哪儿吃吗你俩冲这么快!”

“……去哪儿吃啊?”蒋丞问。

“市中心啊!广场上那家涮肉!大飞知道,”王旭说,“咱这边儿哪有好吃的!咱这块儿你也就能吃着个王二馅饼!”

“行吧知道了,”蒋丞笑了起来,挂了电话之后他拍了拍顾飞后背,“哎,这位飞行员。”

“去哪儿?”顾飞偏过头问了一句,又吹了声口哨,叫住了前面埋头冲锋的顾淼。

“说是广场上那家涮肉。”蒋丞说。

“肯定王队长定的地儿,他就喜欢那家。”顾飞在路口拐了个弯。

顾淼靠了过来,弯腰伸出一只手往蒋丞屁股下边儿抠了过去。

“哎!”蒋丞吓了一跳,赶紧坐直了,手一把抓在了顾飞腰上,“你干嘛呢?”

顾淼抓住了车后座的架子,一脸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就往前盯着路了。

“你哥一个人拖俩,要累死了。”蒋丞笑着说。

“她这样子没重量的。”顾飞说。

“一会儿你累了换我带你吧。”蒋丞说。

“我一直以为你不会骑车。”顾飞偏过头。

“……我是没有自行车,”蒋丞说,想想又叹了口气,“我又懒得去买。”

“挺神奇,懒得买车,倒不懒得天天走路,”顾飞说,“哪天我带你去吧,就上回买毛线那儿有一家。”

“好。”蒋丞应了一声。

俩人都没再说话,蒋丞看着顾飞后背,顾淼在身边嗖嗖着,这感觉挺舒服的,带着些比赛过后的兴奋和疲惫,还有暂时的有些恍惚的与四周隔绝的宁静。

不过蒋丞一直觉得自己的姿势有什么地方不对,好半天他才猛地注意到自己的手还在顾飞的腰上放着。

这一发现让他大吃一惊,但却没让自己跟触电似的撒手,他不想一惊一乍那么矫情。

只是本来没什么感觉的手心,在发现了这件事之后,总觉得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顾飞的体温。

中了邪了这就是,蒋丞闭上眼睛又叹了口气。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