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这么听话有点儿不对劲啊

NyaDooNyaDoo·2022-03-29·104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飞回到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已经响过了,他坐回座位上,蒋丞正半趴在桌上瞅着他。

“果然没什么意外,”顾飞说,“第一。”

“你还真去问了啊?”蒋丞有些吃惊。

“是啊,”顾飞点点头,“很平静的。”

蒋丞笑了起来,没说话。

“不过我没问总分是多少,”顾飞说,“今天公布了先加一下,我感觉……”

他抬头往易静那边看了一眼:“班长大人可能跟你差了不少。”

“她第二吗?”蒋丞问。

“嗯,”顾飞说,“她反正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不过没怎么拿过满分,她是四中的学霸,不是你这种大城市重点高中学霸的对手。”

蒋丞没说话。

刚才潘智给他发了个邮件,把这次期中考试的卷子扫描了给他发了过来,他大致扫了一眼英语卷子,难度跟四中一比,高了不是一档两档,他顿时有些不太踏实,打算回去之后把这套卷子做一次看看是什么程度。

-我妈同意我五一去找你了,准备好接待我

潘智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嗯,这次不用住酒店了,我搬出来了

-我靠?怎么回事

-见面再说吧

-行吧,老袁写了封信给你,我一块带去给你

-。。。。

-他一想到你就叹气呢

蒋丞把手机放回兜里,莫名其妙也想叹气。

老袁是他以前的班主任,挺好的一个人,他走的时候因为心情不好,也没去跟老袁道个别,而且也没再跟老袁联系过。

除了潘智,无论是家人老师同学还是朋友,他都不太愿意再联系,怕被问起现状,怕听到安慰,也怕从这些人身上想起以前的事儿。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班上有些小骚动,虽然还有两科的成绩因为没上课还没公布,但是已经有人打听到了总分。

“我操?”周敬抓着手机回过头,“蒋丞,蒋丞,蒋……”

“你真的没因为复读机被人打过吗?”蒋丞看着他。

“你们看贴吧了没!”周敬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顾飞,又看回他脸上盯着,“有人开贴了,你年级第一啊!”

周敬的同桌也转过了头:“你总分680多!拉开易静快一百分了!她599!”

“是啊我操!686分!”周敬眼睛都快瞪到脸外头去了,“四中估计史上就没有过这么高的总分!我操啊蒋丞,你牛啊!”

蒋丞自己也有些意外,他以前也就是年级前十,上上下下的,掉出了前五就会被老袁叫去谈话,第一也拿过,但还没碰到过这种拉开第二名几十分的……

这个消息没有让他兴奋,反倒让他有些发慌,按现在这种局面,他每次考试拿第一都不成问题,但这个第一的含金量还有多少?

不过中午放学的时候,王旭一帮人围着他兴奋地如同自己考了个拉开第二名□□十分的第一似的,让蒋丞也顾不上担心了。

一帮人先是挤到公告栏前对着贴出来的红榜一通围观,一二名都在8班,虽然大家都是学渣,但这种事儿就算是学渣,也还是很骄傲的,毕竟都是有集体荣誉感的学渣。

“我觉得这还是不够科学,”郭旭说,“还是应该把总分一起写出来,光写名次还是突出不了蒋丞的狂野。”

“我觉得可以了,”王旭马上说,“捧第一也不用踩第二嘛。”

“对,”卢晓斌说,“第二是易静呢。”

王旭瞪着他盯了一眼,没有说话。

围观完红榜,一帮人一块儿出了校门,过两天就是篮球赛的决赛了,王旭拉着他们要去技校练练球。

“我操这贴到底谁发的啊?”王旭边走边看着手机,“这是在办公室里啊,老徐这红榜还没写完的时候就拍上了……”

“不知道谁路过,”郭旭说,“我才不信是路过,现在盯着蒋丞的女生那么多,肯定是专程去打听的。”

“看这名儿也不可能是女生,”一个他们的替补队员说了一句,“是不是仇家搞事情?”

蒋丞盯着这个替补想了快两分钟,才想起来他叫张远。

张远这话挑起了他的好奇心,最后还是没忍住,跟着也拿出手机打开了四中的贴吧。

一眼就看到了已经显示热帖的那个贴子……什么鬼的办公室偷拍?还□□i?

没等点进去他又看到了发贴人的名字,猛地转过头看着走在最后头的顾飞。

“嗯?”顾飞一脸淡定地看着他。

“这他妈是你小号吧?花式帅先生?”蒋丞压着声音问。

“谁?”顾飞脸上还带着迷茫。

“帅炸苍穹,”蒋丞对顾飞起名字的水平简直五体投地服,“这要不是你,我马上就直播吃|屎。”

“别,”顾飞笑了,“为了不让你吃|屎,这就不是我,我也得说是我了。”

“就他妈是你,”蒋丞又看了一眼贴子发出来的时间,“第一节下课的时候,你去找老徐,你这是没出办公室就发了贴子了吧?”

“出了。”顾飞说。

“不是,”蒋丞觉得非常难以理解,“你这是干嘛啊?”

“炫一下啊,”顾飞轻声说,看了一下前面走着的一帮人,“我平时也没什么好炫的,有个机会就炫炫同桌吧。”

蒋丞看着他没有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顾飞这句炫炫同桌,让他觉得听着很舒服,隐隐的亲密感。

从他们学校去技校不远,中间吃点儿东西,走过去算是活动带消食了。

蒋丞和顾飞始终走在最后,他俩都没说话,只是看着前面因为考试完了而且因为蒋丞的答案都考得不错于是相当轻松以及兴奋的一帮人。

天儿暖了,今天蒋丞只穿了件t恤,外面套了件薄外套,跟顾飞并肩走着的时候,胳膊偶尔碰在一起,这种突然变得清晰起来的接触会让他突然很享受。

说不清是怎么了,就是觉得很舒服。

一条街走过去,他有意无意地往顾飞胳膊上撞了好几次,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毛病了。

走到拐弯的时候,顾飞突然往他胳膊上也撞了一下。

他转过头看着顾飞,顾飞也扭脸瞅着他,然后胳膊又撞了他一下。

“做甚?”蒋丞问。

“我报复心可强了。”顾飞说。

“我又没故意撞你。”蒋丞说完猛地有些心虚。

“我是故意。”顾飞笑了笑,胳膊一抬又撞了他一下。

“还来?”蒋丞有点儿想笑,于是也撞了过去。

顾飞又撞回来。

“不是,”蒋丞忍不住了,“你几岁啊?”

“反正比你小。”顾飞说着又撞一下。

“操。”蒋丞无语了,拿胳膊肘顶了他一下。

顾飞迅速回顶。

他再撞。

顾飞再回撞。

弱智吗?

智障吗?

脑子进饲料了吗?

蒋丞内心弹幕一个个飞过,但动作却没有停止,就这么跟顾飞你撞我我撞你的走了一路。

中午时间不多,一帮人也没有正式分成两队练习,还是主要练了练配合,王旭这个队长现在当得比之前略靠谱了一些,起码能看到大家的弱点,分配练习任务的时候也不像之前那样胡乱下达指令了。

“我这两天想了很多,”王旭说,“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有一些心理准备,我看了很多次2班的比赛录像,我觉得我们要赢他们,还是有难度的。”

“尽力就行,”蒋丞蹲在发球线旁边,“现在第一不是我们的目标了。”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王旭问。

“……没有蛀牙。”蒋丞说着就乐了。

一帮人笑了半天。

“我们一开始也没想过要拿第一,”蒋丞笑完了之后接着说,“我们不过是想当黑马。”

“没错!”王旭一挥手,“现在我们已经是黑马了!”

蒋丞冲他竖了竖拇指:“现在只要全力打就行了,结果已经不重要。”

顾飞的手机在兜里响了,他把手里的球投了出去,球落入篮框。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发现来电显示居然是猴子的名字。

就像他跟江滨说的,他跟猴子没有交情,虽然有电话,但基本不会联系,现在猴子居然会打电话过来,估计这次是拖不过去了。

“喂。”他走到一边接了电话。

“今天你们走得挺早啊,”猴子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们过去居然扑了个空。”

“怎么,”顾飞皱了皱眉,“是要连我们班上的人都算上么?”

“那倒不用,”猴子笑了笑,“我一般不跟学生过不去,我就是过去请你和那个蒋丞过来玩玩,你俩排场大,我得亲自请啊。”

“什么时候。”顾飞问。

“今天下午,”猴子说,“老地方等你们,除了那个蒋丞,还带谁来随便你,我够意思吧?”

顾飞往蒋丞那边看了一眼,蒋丞正扭了头看着他。

“行,”顾飞说,“江滨要到场,今天一把过。”

“没问题。”猴子说完挂掉了电话。

顾飞给李炎发了消息,让他通知别的人,然后又调了个闹钟,调完之后他低头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儿愣,屏幕黑了之后,他才把手机放回了兜里,走回了球场边。

王旭他们正热火朝天地练着,没有人注意到他,只有蒋丞走了过来,站到他跟前儿:“谁的电话?”

“猴子的。”顾飞说。

“约了时间了?”蒋丞问。

“嗯,”顾飞点点头,“我们比赛打完以后。”

蒋丞想了想:“除了咱俩还有谁?”

“李炎刘帆他们,”顾飞说,“我们这几个经常跟他们打球,他们的招我们都熟了。”

“这事儿其实跟你没什么关系吧?”蒋丞沉默了一会儿说。

“跟谁也没关系,”顾飞弯腰撑着膝盖,“7班把江滨弄来,本来就是找事儿,这人来了就不可能吃一点儿亏,别说输球了。”

蒋丞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也在他面前蹲下了,看着他:“如果打球的时候他们有什么动作,就忍了。”

“嗯。”顾飞点头。

“大不了受点儿小伤,”蒋丞说,“总比没完没了的强。”

“嗯。”顾飞继续点头。

“你这么听话有点儿不对劲啊?”蒋丞盯着他的脸。

“先答应了再说。”顾飞笑了笑。

“这事儿你别再给我出头,”蒋丞说,“我认真的,要不完不了。”

“知道了。”顾飞点点头。

两个人都没说话,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

顾飞感觉旁边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接着听到了王旭的喊声。

一个球,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姿势才能传到根本没人接应的地方来,顾飞叹了口气。

刚想抬手挡一下的时候,蒋丞已经偏过头,伸手接住了球。

“这条件反射。”顾飞笑着感叹了一句。

蒋丞把球传回给王旭,站起来拍了拍手,准备过去跟他们一块儿练球,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回过头看着顾飞:“你别一个人去啊。”

“知道了。”顾飞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练了一个中午的球,到了时间之后大家都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觉得打球还是很有意思的。”张远说,虽然是个替补,但这轮比赛打下来,只上场了两次的他还是很兴奋。

“比赛完了我们也可以自己打,平时练着点儿,下学期还能再打一次。”王旭把外套往肩上一甩,很潇洒地说。

大家纷纷点头。

“你还可以抽空教教女生,”蒋丞说,“下次她们也不用一日游了。”

“对啊!”王旭顿时眼睛一亮,“我觉得易静她们几个还是很喜欢打球的,就是没有人教……”

快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顾飞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怎么?哦……我忘了,我现在吧,我现在回去。”

“怎么了?”蒋丞马上问。

“今天下午要带二淼去体检,之前跟医生约好的,我忘了,”顾飞小声说,“丞哥你帮我跟老徐说一声,要不手机又要让他打爆。”

“嗯,”蒋丞点点头,“照实说吗?”

“照实说。”顾飞笑笑。

顾飞看着蒋丞和王旭他们一块儿进了学校之后,去车棚拿了自行车,骑回了店里。

刘帆的小破奔奔已经停在了店门口。

他拉开车门,往里看了一眼:“这车还能开得动吗?”

后座上挤着四个人,不是好鸟三个,李炎被挤得直接坐在了罗宇的腿上。

“赶紧的,”李炎说,“我扎着马步呢。”

“你坐实了我不会嫌弃你。”罗宇说。

“我嫌弃你。”李炎说。

顾飞叹了口气,上了车。

“没叫蒋丞?”刘帆发动了车子。

“这车还能塞进一个人?”李炎说,“他自己去不就行了。”

“我没叫他。”顾飞说。

车里几个人顿时都没了声音,刘帆把车掉了头之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过了挺长时间,李炎才轻轻说了一句:“操。”

猴子说的老地方,是一个旧的室外灯光球场,地方很偏,去的人不多,一般人也不会来,这里长期都被各种不良少年不良青年不良中年占据着,正常人没人愿意上这儿找麻烦来。

刘帆把车停好之后,顾飞没有下车,看着前面被破旧的铁丝网围起来的两个水泥地球场,每次他来这儿都有种走进高墙的感觉。

车上几个人都没动,看着他。

“这事儿吧,”顾飞说,“我一个人担着也行,你们……”

“放什么屁,我他妈以为你要说什么战前动员呢,”刘帆打开了车门,“猴子找你,就是找我们,约架你还能说一个人,他约球,明摆着就是捎上我们了,你担个屁。”

“下车。”李炎拍了拍他的肩。

球场里已经聚了不少人,顾飞看了一圈,差不多都认识,平时也没多少人会正经在这儿打比赛,多半都是随便打打,甚至并不打球,只是在这儿待着,看顺眼了聊几句,看不顺眼就动手。

无论是打球还是打架,观众都同样热血沸腾。

猴子和江滨都已经在场边站着了,猴子叼着烟靠在铁丝网上,看到他们进来,冲他们点了点头。

猴子是不上场的,他不太喜欢打球,但他一定会在,且不说一会儿是他的小弟和他的表弟要打所谓的球,就单凭他一直在等个机会收拾自己,这场球他都一定会到场。

顾飞并没觉得自己是出于多么伟大的想法,要替蒋丞顶什么事儿,他只是觉得猴子这次找麻烦已经躲不过去,干脆一次解决掉,不要再把蒋丞拉进这种低级的,毫无意义的争斗中来。

“挑好人上场,”猴子看着顾飞,“半小时,分多的赢。”

“有规则吗。”顾飞脱掉外套。

“没有。”猴子说。

顾飞没说话,转身跟李炎他们几个走到一边:“李炎不上,我们五个打,李炎盯他们的人。”

“嗯。”李炎抱着胳膊。

这种比赛没有规则,自然什么黑招都会出,没个人在旁边盯着,场上的人容易顾不过来。

“大飞,”看台上有人撑着栏杆叫了顾飞一声,“要帮忙吗?”

顾飞回过头,是几个挺熟的一块儿打过球的人,他摇了摇头:“今儿没规则。”

那几个人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如果是正常的比赛,虽然打得都不干净,但大规则是有的,有想上场一块儿玩的也没问题,而一旦比赛没有规则,大家就都知道这是场什么样的比赛了。

江滨那边五个人,都是跟他们打过球的,球技怎么样大家相互都差不多清楚,但今天这种比赛,就没人知道底细了,毕竟也没一块儿对殴过。

他们这边几个人的护腕里都有东西,顾飞倒是没用,他不太习惯在这种情况下用工具,真要动手,他更愿意用手。

想到这儿,顾飞突然有个挺逗的念头,如果蒋丞在,倒是可以安排他不上场,看台上找个地儿待着,拿个弹弓……

顾飞让自己这个想法逗乐了,低头笑了两声。

“哎,”李炎看着他,“严肃点儿,打架呢。”

“知道了。”顾飞又乐了两声才转身上了场。

蒋丞趴在桌上,上面老鲁正非常激昂地讲着课,下午的课碰上主科,一个班的人都死气沉沉的,聊天儿的人都少了。

老鲁倒是比平时还要激昂,大概是因为蒋丞的满分让他心情愉悦,上了半堂课了,他都还没有开始骂人。

蒋丞也没在听课,他拿着手机,正在看潘智发过来的卷子,从上课开始答题的,现在二十分钟,答的速度明显要比四中期中考的时候要慢一些。

课间的时候他也没停,趴桌上继续答着题,把下一节自习课一块儿用了。

最后做完整张卷子之后他把答案都拍了照发给潘智,让他帮着拿去问问英语老师。

今天下午其实状态不是特别好,并不是因为打了球,也不是因为没睡好。

他看了看旁边顾飞空着的座位,而是因为顾飞。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去老徐那儿帮顾飞请完假开始,就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这会儿他趴在桌上,一遍遍把顾飞从打球的时候接到那个电话开始到最后他回家,每一个细节都反复琢磨着。

没什么问题,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但总还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坐立不安地琢磨了半天,蒋丞还是没有忍住,都没等到下课,直接拿出手机,没有选择发消息,而是直接拨了顾飞的号码。

顾飞带顾淼一直带得挺糙的,但是忘了跟医生约好的时间?他现在却有些无法相信。

那边倒是通的,顾飞没有关机。

但是也没有人接电话,铃声一直响到了自动挂断,顾飞都没有接电话。

蒋丞皱着眉又重拨了一次。

还是没有人接。

“操。”蒋丞顿时有些坐不住了。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