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交个男朋友?

发布于 2022-03-29  54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第一栋楼和第二栋楼虽然是平行,但两个楼的间距是最小的。

顾飞没量过有多远,但以往跳过去的人落点基本都能在对面天台内一米多。

刘帆叫来的人已经分布在了几个楼的楼顶,布置障碍这种事,也像一场争斗,有人往他脚底下扔东西,也有人往猴子脚底下扔,在这一点上绝对公平,也不会有人因为扔东西被揍。

这些人,无论谁输谁赢,都会兴奋,他们要看的无非是有人摔倒,有人受伤,最好能看到有人摔下楼去。

耳边的声音很杂乱,有人笑,有人喊,还有女人的尖叫,乍一听起来跟球赛时有点儿像,但细细一听,感受到的只有黑暗。

这些人,顾飞看了看四周,这些人就站在天台顶上的各种垃圾上,包装袋,酒瓶,食物碎渣,甚至有时候能看到用过的套子。

还真是个脑残的世界。

唯一让他多看了几眼的是地上很不明显的核桃碎渣子,这种垃圾在天台上并没有什么稀奇,如果不是之前蒋丞用一颗核桃打在了他鞋上,他根本就不会留意到脚边这些小碎渣。

这些小碎渣子是蒋丞弄的。

学霸要干什么?

虽然他并不担心蒋丞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但还是有些在意。

因为无论蒋丞要干的是什么,都是因为他。

脑残的跳楼比赛也是要有裁判的,也就是所谓的中间人,这人顾飞认识,算是隐退的前某老大,大家都管他叫虎哥,现在由他来喊这个开始会显得比较公平。

虽然已经隐退,但虎哥年纪也没多大,不到30岁,顾飞在工读学校的时候还跟他打过球,那会儿他已经不管“江湖上”的事儿,还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跟他说过类似回头是岸的话。

现在算是“回头是岸”么?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往水里走,却要背着一句“回头是岸”,想想也是有意思。

顾飞看着前方的“路障”,没有去计算哪一步要大,哪一步要避开,想甩开一些东西必须要去做的事,他不想考虑太多。

他要做的就是跑起来,跳出去,落地。

受伤了结束,没受伤继续。

唯一需要控制的是受伤尽可能晚一些,如果在第一个落地就伤了,意犹未尽的观众可能会要求带伤继续。

而且他有自己挑好了的受伤的地点和受伤的方式。

虎哥举起了手,天台上响起了起哄的声音各种尖叫口哨。

接着他胳膊往下一压。

顾飞根本没有管猴子那边有没有出发,又是怎么出发的,只是盯着天台的边缘冲了出去。

你说一二三,打碎了过往……

顾飞的右脚在天台最边缘的位置狠狠一蹬,身体裹着风跃了起来。

脚下是一片黑暗,前方有火焰的光亮。

有跳动着的火光和跳动着的明暗交错着的影子。

腾空而起的瞬间顾飞突然感觉到了轻松,有些想要大吼一声,想要笑。

他勾了勾嘴角。

落点差不多可以提前判断,他这用力一跃,超过了那个被扔在天台靠近边缘这边的破啤酒箱。

也能避开那两个饮料瓶。

踩到饮料瓶并不会扭脚,却会让人失去平衡,在这种巨大的惯性之下一脚踩滑,后果是不可控的。

但就在他开始下落的同时,旁边边突然滚出来了一个啤酒瓶。

这个对着他落点滚来的瓶子让顾飞心里猛地一沉。

他已经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再控制身体,这一脚如果踩到了瓶子……

去你妈的。

顾飞闭了闭眼睛,去你妈的随便吧。

核桃打在了瓶子靠近瓶口的位置上,几乎是在顾飞脚落地的同时加快了速度,从他脚下滚了过去。

顾飞落地的姿势很漂亮,没有晃动,稳而坚定,借着惯性在天台上轻轻滚了一圈就站了起来。

蒋丞在响起的各种口哨尖叫和铁棍敲击油桶的嘈杂噪音当中长长舒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很好,”他缓了两秒之后重新摸出两颗核桃,“大家都看到了,深呼吸对缓解紧张和害怕的情绪还是有帮助的……操。”

蒋丞手抖得有些厉害,拿着核桃两次都从皮兜上滑脱了:“看得出来蒋丞选手第一次在这种巨大压力之下进行射击,他手抖得……武器都拿不住了。”

“其实我腿都抖了,”蒋丞弯着腰,手足并用地移动到了小阁楼的侧面,这里距离第二栋楼稍微近一些,这种光线下,距离哪怕能近一米都更稳当一些,他膝盖顶着天台边缘的水泥墩子,“好想尿尿啊。”

顾飞没有受伤,猴子也没有受伤,相比之下,顾飞跳得更远,落地姿势也比猴子要漂亮得多。

不过这只是第一个回合。

蒋丞从弹弓的分叉中间看着第二栋楼顶的情况,现在大概是要等第一栋楼上的人下来,所以平台上的人都在走动。

几分钟之后蒋丞听到对面传来了音乐声。

“明明是傻冒,却感觉良好,总想天下美女都投怀送抱……”

一耳朵就能感受到浓浓的城乡结合部美发店气息。

“这真是……”蒋丞忍不住啧了一声,“一言难尽啊……”

这种宛如智障的乡村青年范儿让他一阵无语,跟在摩托车上挂俩音箱就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潇洒帅的傻逼们绝对是师出同门。

顾飞跟从第一栋楼过来的李炎说了几句话,点了根烟叼着,站在天台边儿上看着前方。

蒋丞也摸出烟来背过身拉着衣服挡着风飞快地点着了,抽了一口。

然后坐在天台边上,看着那边的顾飞。

从第一跳顾飞落地到现在,他疯狂的心跳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可以静静地盯着顾飞看了。

顾飞脸上没什么表情,就那么叼着烟,像是在看,又像是在出神。

蒋丞也跟他一块儿愣着出神。

他跟所有人都不同,跟那些需要活在各种刺激里的人不同,从他跨出第一步的时候蒋丞就感觉到了。

顾飞要的不是“我赢了”,要的不是那叫尖叫和目光,他要的只是结束。

结束跟猴子的纠葛,结束他那天平淡地说起的那些过往。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瓶子的突然加速,也没有人注意到在他脚边因为跟地面和瓶子同时撞击而碎成了渣子的那颗核桃。

速度太快,顾飞甚至也是在手撑到地上摸到了核桃壳儿的时候才知道了自己为什么没有踩到那个瓶子。

他现在很想非常想给蒋丞发个消息,想往旁边那栋楼上看一眼,但他不敢。

这种情况下他的任何一点反应都会被人注意到,他只要往那边看了,没准儿就会有人过去。

他盯着地上已经被走来走去的人踩成了粉末踢散了的核桃渣,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他不希望把蒋丞拖进这些事情里,蒋丞却还是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方式出现了。

丞哥无处不在。

这满满的,带着几乎要冲破屏幕扑面而来的中二气息的一句话,现在想起来就会觉得心里猛地一阵暖。

蒋丞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优秀”这么简单的感觉,那种埋在他拽上天的中二气息和偶尔的小暴躁之下的透着晶莹光亮的纯净,在这种混沌和无序的生活中从眼角的每次闪过,都能让人心里微微一动。

“脑残们开始清场了,”蒋丞起身,还是单膝跪在地上,其实如果站起来,对面也不会有人发现,而且视野会稍微好一些,但是黑灯瞎火站在五层楼的楼顶边缘,还吹着风,他实在没有办法再让自己站起来了,他拉紧了皮筋,“看来第二跳要开始了……操不说了,请大家自己看吧。”

第三栋楼比第二栋要矮一层,楼间距也更宽一些……蒋丞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出汗,不得不庆幸自己这把弹弓防滑一流,要换了那天拍照的那种次品,这一下估计连弹弓都能一块儿飞出去。

下面那层的脑残们又开始往中间扔东西,几根烧着了的木棍也被扔了过去,倒是一下让地面上的能见度提高了不少。

蒋丞放慢呼吸,瞄准了第三栋楼顶的一根木条,除了砖块和酒瓶,这根跟顾飞跑动方向平行的木头是最危险的,踩到了百分百能把脚踝扭断,如果是横着的就会好得多,就算踩到了,脚也不会往两边扭。

依旧是有人站在中间,面对着顾飞和猴子举起了胳膊。

接着就是往下一挥。

两个人同时冲了出去,顾飞还是一样的姿态,一样的速度,从天台的边缘飞了出去。

因为间距变大,蒋丞甚至能看到顾飞的腿在空中迈了一步,让身体能继续加速。

如果不是现在实在是太紧张,蒋丞一定会因为顾飞这个帅爆了的飞翔动作叫好,那么长的腿,那么漂亮的跃出跨步……

但就在这时,蒋丞一直盯着的第三栋天台上出现了一阵骚动,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情况突然出现了。

有木板和棍子还有些莫名其妙都看不出来是什么的东西被从两边扔向了天台的上空。

我!操!你!全!家!

蒋丞这一瞬间的震惊和愤怒简直达到了毕生的最高点,这一瞬间他几乎就想拿出钢珠对着两边谁的脑袋打过去,最好打出个对穿来,让这些缺了氧的脑子都他妈透透气!

但他没有时间再多想,他甚至还要感谢那些兴奋过度提前扔了东西的人,如果是在顾飞下落的时候他们才开始扔东西,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任何反应时间了。

在清理脚下障碍和空中障碍之中,蒋丞选择了空中。

他已经看不清顾飞落点的情况,各种杂物已经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停住呼吸,没有时间去思考了。

弹弓不是枪,核桃也不是子弹,他不可能在东西飞向顾飞了才出手,他只能在这短短的转瞬之间里找到对顾飞杀伤力最大的东西。

这种方式的难度之大是他几乎没有尝试过的,这个时候他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混杂着对面疯了一样的叫喊声响成一片。

人群里有人拿起了一块碎砖,蒋丞在他抡出去的同时猛地一拉皮筋。

提前量问题不大,但角度只能是估计。

砖块几乎是在贴着顾飞脸的地方被打偏的,并且撞在了旁边一块飞来的木板上,木板被同时带偏了方向,在顾飞脸上扫了一下飞开了。

顾飞全程连脸都没有侧一下,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他就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只在板子扫在他脸上时,蒋丞看到他晃了一下。

操!

板子上应该是有钉子。

蒋丞已经没有时间再给顾飞脚下清理障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飞落地,在一片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歪倒,再滚向一边。

接着是空中的东西全都砸了下来。

脑袋没有被重物打中,顾飞能猜到是因为蒋丞。

但落地时还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感觉自己的左脚猛地往外侧一倾。

就这样了吧。

他咬牙狠狠用紧跟着落地的右脚猛地一蹬地,顺着惯性往左边滚了出去。

地上一片狼籍,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他根本感觉不出任何疼痛,腿上和胳膊上应该都会有伤,但他已经没办法判断出位置。

在滚动最后停止的时候,他用手往旁边一个空罐头上撑了一下。

手掌被罐头边缘切开的感觉倒是很清晰,他控制了一下手掌受力的程度,倒在了旁边的地上。

刘帆是第一个冲过来的,扑到了他身边:“伤哪儿了!”

“……腿。”顾飞皱着眉,抱住了自己左小腿。

“断了?”李炎踢开旁边的杂物,伸手往他小腿上摸了一下。

“啊!”顾飞喊了一声,“……别动。”

旁边的人都围了过来,人人都是满脸的兴奋。

那边的猴子摔得也不轻,顾飞能看到他是被人从地上拉起来的,看到猴子虽然脚下有些打晃,但是还能站着,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往后躺倒在了地上。

就这样了。

终于。

结束了。

“怎么样?”猴子甩开扶着他的人,慢慢从人群让出来的通道里走到了顾飞身边,弯腰看着他。

顾飞没说话。

“腿好像断了。”有人在旁边说了一句。

“是么?”猴子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看了看顾飞的腿,“是这条吗?都变形了?”

没等有人说话,他往顾飞的腿上踢了踢:“伤得不轻啊?”

顾飞身体猛地一缩,痛苦地往旁边团了过去。

“就到这儿了吧,”刘帆站起来,堵在了猴子面前,“愿赌服输,这把大飞输了。”

“可惜啊,”猴子抱着胳膊,虽然额角有血流下来,但脸上的神情却很愉快,“本来以为这小子能跟我玩到二楼。”

刘帆没接他的话,看了看刚从下一个平台过来的许哥。

“虎哥给句话?”许哥冲一直没有说话的虎哥说了一句。

“起不来了?”有人喊了一句。

这话很明显,只要顾飞还能站得起来,这事儿就还没完。

虎哥走到了顾飞身边蹲下了,看了看顾飞隔着裤子都已经能看到变形的小腿,伸手往骨折的位置一抓,手指按了下去。

顾飞猛的抽了一口气,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虎哥盯着他没有说话。

顾飞拧着眉,跟他对视着。

几秒钟之后,虎哥拿开了手,站了起来:“腿断了。”

四周一阵带着遗憾的抱怨声响起。

“这场跨栏,是你们双方自愿选择的方式,一次解决,后果自负,大家都是见证,”虎哥说,“现在你们俩之间的恩怨已经清了,有没有问题?”

虎哥看着猴子,猴子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顾飞:“没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虎哥又看着顾飞。

“没有。”顾飞说。

“去医院吧,”虎哥一挥手,“以后各走各的。”

蒋丞靠在小阁楼的墙上,他不知道对面顾飞伤成了什么样,只知道顾飞站不起来,而且就算这个距离他都能看到顾飞手上全是血。

那边的人都在说什么他听不清,只觉得自己现在全身都发软,手抖得厉害,背后全是冷汗,顾飞重重摔到地上滚向旁边时的那一幕在他眼前反复地闪过。

这一下摔得结结实实,他几乎都能感觉到疼痛。

刘帆把顾飞背起来之后他都没敢再往那边看,点了根烟叼着。

不管怎么样,伤是肯定要伤的,如果只是腿断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顾飞用这种无奈又无畏更是无所谓的方式结束了一些事情,一些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并不需要在现在就急着去解决的事。

他无所顾忌地飞起来,坚定地往前跨出去的那一瞬间,蒋丞觉得已经什么都不想再去思考了。

那一瞬间他所承受的害怕,紧张,担心,是从未感受过的,对任何一个人,他都没有过这样的被狠狠揪起的慌乱。

对面的人已经散去,只剩了零星的几个人正在楼下拿车准备走人。

蒋丞坐在阁楼墙边已经抽完了三根烟。

他把烟头掐掉,准备收拾一下东西,等人都走光之后下去。

手机在这时响了一声,他感觉自己掏出手机都没有用时间,这手速。

是顾飞给他发来的一条消息。

-我没事

这种没有任何作用的安慰简直让蒋丞想骂人。

-你在哪了

-店里,你来

来你大爷!蒋丞一阵无语,腿都那样了居然没有去医院!居然回了店里!还是就在社区医院处理了一下?

蒋丞没再给顾飞回消息,拿了东西,弯腰到天台边上往下看了一眼,下面已经没有人了。

但就这一眼,却让他猛地觉得一阵头晕,也许是一直紧紧绷着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五层楼的高度带来的恐惧向海浪一样袭来,比平时更强烈。

他腿一软坐在了天台边儿上,过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我操!”他轻轻骂了一句,转过身跪在地上,手撑着地拖着书包慢慢爬到了下去的楼梯旁边,“我操,蒋丞选手心里一万头草泥马跨着楼飞过,他一定非常庆幸自己这怂副样子没被人看到……”

下了楼走出这栋楼之前,蒋丞又从窗口往外扫了一圈,确定了的确是没有人了,才走了出来。

楼下的垃圾又多了不少,很多是从楼顶上扔下来的,看上去跟遭了灾似的,一个油桶都被踢翻在地,里面还没烧尽的木头带着火在路中间忽明忽暗。

蒋丞慢慢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走过,把几块大的带火的木头踢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路灯只有楼那里有,拐了个弯之后路上就只有月光了。

一直走到路口,看到自己莫名其妙被砸歪了后座的自行车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腿有点儿发酸。

打完一场球,又一直跪在天台上……不过相比之下,脑残1号的腿才是真的惨……他皱了皱眉,跨上自行车,猛地蹬了出去。

一路简直风驰电掣,把自行车骑出了f1的感觉,看到前面顾飞家店里亮着的灯时,他才猛地慢了下来。

蒋丞把车往路边一扔都没顾得上锁,跑着往店里冲,掀帘子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拉下来了一半的门,但动作跟不上脑子,他哐地一声撞在了门上。

“哎!”店里传来顾飞被吓了一跳的声音,“丞哥?”

“你蒋爷爷!”蒋丞吼了一声,弯下腰钻进了店里,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小屋门口的顾飞。

左边裤腿挽到了膝盖上,小腿上缠着纱布和夹板,手上也裹着厚厚的纱布,脸上也贴着一片纱布。

蒋丞瞪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用一种“我真的非常同情你们这种脑残”的语气深情地说了一句:“您还站着呢?您怎么不干脆尬舞一段啊?”

顾飞愣了能有十秒钟才突然笑了起来,靠着门框乐得停不下来。

“笑你妈逼!”蒋丞指着他,怒火中烧,“你再笑一个信不信我抽你?个傻逼操的!”

“丞哥,”顾飞抓住了他的手,往下按着,“丞哥,我没事儿。”

“你有事儿才他妈好呢!脑残1号!”蒋丞骂了一句。

“我是真的没事儿,”顾飞抬起左腿,往门框上撞了两下,“我没……”

“我操?”蒋丞差点儿想伸手接一下自己的眼珠子,“什么意思?”

“我没受什么伤,”顾飞抬了抬缠着纱布的右手,“就手伤了,还有点儿擦伤,我腿没有伤。”

蒋丞看着他,感觉自己有些回不过神来:“腿没事儿?”

“嗯,”顾飞过去把店门拉了下来,进了小屋,“我……”

“真没事儿?”蒋丞看着他走来走去的确不像是腿上有伤的人,突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激动感觉,就像是丢了一千块又发现这些钱都在洗衣机里漂着似的。

“真的。”顾飞笑了笑。

“我操,真的?”蒋丞过去敲了敲他的腿,“我操!”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顾飞说,“别担心了。”

“那我都看见你腿……”蒋丞比划了一下,“都那样了啊!”

顾飞从墙边拿过来一截中间弯了的钢条:“这个,这是我用来防止扭脚和……”

“我操,”蒋丞拿过来看了看,“这位小哥,你演技有点儿惊人啊?”

“我是想着应该会有什么地方骨折的,但是没想到摔下去又滚了几圈都没事儿,”顾飞说,“就只好演了。”

“我看不是还有人检查你伤了吗?”蒋丞来来回回地看着那截钢条,“他没发现您的骨头整根都长外头了吗?”

“应该是发现了,”顾飞靠到床头,“但是他没说。”

“……明天得去送个锦旗,感谢活雷锋。”蒋丞说。

“谢谢。”顾飞说。

“什么?”蒋丞看着他。

“谢谢你百发百中。”顾飞笑了笑。

“……没什么,”蒋丞摆了摆手,“我都快……吓死了。”

顾飞继续笑着,蒋丞看了他一眼:“又要傻笑吗?我们好歹都是马上要跨入成年人队伍的人,能不能……”

顾飞按着脸上的伤,笑得更厉害了,蒋丞被他带得话都没说完,往旁边椅子上一坐,冲着地就是一通狂笑。

像是庆祝,也像是发泄,更是真实的因为顾飞的腿没有受伤而觉得愉快和轻松。

笑完了这一通,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顾飞靠在床头轻轻地舒出了一口气。

蒋丞低着头,用手在脸上搓了搓。

“你没哭吧?”顾飞转头看着他,坐了起来。

“没,”蒋丞低着头,手握在一块儿来回捏着,过了很长时间才抬起头,吸了一口气,“顾飞。”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你有没有想过,”蒋丞说得有些吃力,但又没有任何停顿和犹豫,“交个男朋友?”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