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太没气氛了,看上去非常蠢!

发布于 2022-03-30  33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飞看着蒋丞,这一瞬间感觉自己别说是回答,就给个吃惊茫然之外的表情都变得很困难。

这是第几次了?蒋丞如此突然地没有给他留一点儿思考的余地。

他叫蒋丞过来只是想让他别担心,刘帆李炎他们给他腿绑好假夹板走了之后,他马上就给蒋丞发了消息,他不知道蒋丞的情况,但知道蒋丞看到他倒在天台上肯定会着急,他只是想让蒋丞过来看到他的确没事好放心。

但怎么也没想到蒋丞会突然甩出来这么一个问题。

电光火石之间他脑子转了能有一万三千多转,闪过的想法能堆满一个球场。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蒋丞这个问题给自己留了足够的余地,起码没问你是不是愿意跟我谈个恋爱。

无论他怎么回答,蒋丞都还有回旋的空间。

但他很清楚蒋丞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回答,这个问题看上去空间很宽松,实际却只能有一个回答。

是的,想过,想跟你。

顾飞很想直接给出这样的答案,但这句本该脱口而出的话这一瞬间却实在难以说出口。

因为他不知道蒋丞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一个男朋友,估计蒋丞也没有想过。

其实这个年纪本来就该这样,哪怕会去考虑,却也想不了太远太久,我是不是喜欢了,是的,我现在就是喜欢了,我现在就是愿意了,我现在就是要谈恋爱了……还需要什么?不需要了吧。

但他想过,想过太多。

也许蒋丞冲动了,也许蒋丞并不冲动,只是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冲动的时机。

但无论如何,顾飞觉得自己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确定蒋丞的想法,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男朋友?想谈场什么样的恋爱?

这种情况下他无论怎么回答,都太随意。

他感觉自己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一下时间,让蒋丞和他自己都弄清对方的想法。

“早……恋啊?”顾飞说完就闭了嘴。

“你刚是不是磕着脑袋了?”蒋丞用一种一言难尽的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让他觉得这是继自己对着夜色中的一栋大楼傻笑之后傻逼程度的再次升级。

“我的意思是……”顾飞想再解释一下,迅速整理着自己的语言。

但蒋丞却突然站了起来。

顾飞下意识地跟着也站了起来,他不希望蒋丞在这种情况下走人,更不想让蒋丞觉得他在他俩干过那么多超出“同桌”范围之外的事儿之后还会在这个问题上犹豫。

没等他开口,蒋丞又皱着眉猛地呕了一下。

顾飞觉得自己挺震惊的,一句话居然能把蒋丞给恶心成这样?

“厕所?”蒋丞咬着牙问了他一句。

“后边儿,”顾飞指了指,“厨房旁边……”

话还没说完,蒋丞已经冲了出去,穿过后门跑去了后院。

顾飞赶紧去货架上拿了瓶水,跟了过去。

进厕所的时候蒋丞正撑着膝盖对着厕所发愣,他犹豫了一下:“怎么了?”

“突然想吐。”蒋丞说。

“我哪句话说得这么……”顾飞有些无语,“这么有力量?”

“滚。”蒋丞简短地说,又干呕了一下,但什么也没吐出来。

“是不是哪儿不舒服?”顾飞有些担心,“吹风了?社区医院还有人在值班的,过去看看?”

“不用,”蒋丞吸了口气,直起了腰,“我这就是恐高副作用。”

顾飞愣了快有十秒钟,才又问了一句:“恐高?”

“嗯,”蒋丞什么也没吐出来,走到水龙头那儿洗了洗脸,“很奇怪么。”

顾飞没说话。

蒋丞抹了抹脸,转过头看着他:“这话其实在厕所里说不是太合适,但是择日不如撞日,我都起了头了,这个时间地点也就不讲究了。”

“嗯。”顾飞应了一声。

“刚我说的事儿,你晚上想一想吧,”蒋丞说,“我先回去了,我突然很困,想睡觉,明天你起床了给我打个电话。”

“好。”顾飞说。

“晚安。”蒋丞冲他一挥手,转身进了店里,往大门那边走过去。

顾飞擦了擦被他甩了一脸的水,跟在他后头。

蒋丞从说话到动作,一切都潇洒自如,走到门边的时候都还是很帅气,就是弯腰两次都没能把卷闸门给拉起来破坏了美感。

“你家门什么毛病?”蒋丞弯个腰瞅着他,一脸不爽。

“我来。”顾飞过去帮他把门拉了起来。

蒋丞没等门全打开就钻了出去,在门外又说了一句:“晚安。”

“晚安。”顾飞扶着门看着他。

蒋丞骑上车头也没回地顺着路走了。

顾飞把门重新关好,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小凳子上,愣了很久。

蒋丞一进门就想倒头睡觉,但是考虑到自己在满是灰和垃圾的天台顶上爬来爬去的一晚上,还是强行去洗了个澡。

往床上倒的时候,脑袋还没碰到枕头他就感觉自己已经睡着了。

身体很沉,但心里很轻,轻得像是飘着。

也许是所有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该做的做了,该想的想了,该说的说了,压在他心里有感觉或者没感觉的事,都已经没有了。

明天有什么,明天怎么样,也都没所谓了。

舒坦。

这舒坦劲儿应该能跟潘智说的“被老爸爆揍一顿之后跟按摩完了似的睡得特别香”的状态一较高下了。

他趴在枕头上,勾了勾嘴角。

天亮的时候蒋丞的生物钟第一次失灵了,没有让他从沉沉的睡眠中脱离出来,耳朵里能听到窗外有鸟叫,有早锻炼的老太太出门的声音,有跟着父母出去玩兴奋得一路尖叫的孩子的声音……

不过他都没能醒过来,这种知道自己在睡觉,还睡得很沉很舒服的感觉实在很美妙。

一直到手机响了第二次,他才有些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

第二次?

啊对,是第二次,第一次大概在老太太早锻炼的时候就响过了。

他摸过手机努力在显得有些过于明亮的屏幕上把重影都合并了才看清来电是顾飞。

顾飞?

……顾飞!

他猛地一下完全清醒了,眼前也顿时一片清晰。

明明昨天根本已经无所谓顾飞的答案,他似乎只是想表达出来,我挺喜欢你的,如果能谈个恋爱也是极好的。

他只是想把这个意思扔出去,扔给顾飞,而顾飞的回应无论是什么,他都无所谓了,或者说他根本没设想过顾飞的回答。

但现在一想到顾飞这个电话有可能是打来给他一个回答的时候……

突然紧张.jpg

他瞪着顾飞的名字好半天才想起来要接电话,但刚一伸手,还没碰到屏幕,电话已经断掉了。

好好好,很好,断了好。

他扔开电话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才刚过8点。

顾飞居然在周日早晨起得这么早?那之前的那个电话……他拿过手机想看看之前的电话是谁的。

手机响了一声,顾飞的消息发了过来。

-还没起?

蒋丞没回复,先看了一下未接来电,6点45,顾飞。

“我操?”蒋丞愣了愣,顾飞不到七点就起床了?

这也太神奇了,蒋丞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时间,确定现在的确是早上,是6点45,不是16点45。

-刚起

他给顾飞回了消息。

刚站起来,手机又响了,这回不是消息,是电话。

蒋丞接起了电话。

“你是想跟我谈恋爱,还是想跟我谈个恋爱?”顾飞都没等他喂一声,劈头就问了一句。

蒋丞趿着拖鞋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心里那点儿突然出现的忐忑又突然地消失了:“您不考虑早恋的问题了?”

顾飞没说话。

“这俩有什么区别吗?”蒋丞说,“我就是告诉你我确定了一下我……很喜欢你,你要愿意的话……”

“下来吧。”顾飞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蒋丞愣了愣。

“我在你楼下,”顾飞说,“下来去吃早点,男朋友。”

蒋丞顿了好几秒钟才把自己脑子里响成一片的混乱声音赶了出去:“我还要洗脸刷牙穿衣服。”

“嗯,”顾飞说,“就昨天那个早点摊,我先去占座。”

蒋丞挂掉电话,又愣了半天。

我操这怎么个意思?

就这几句话说完,他跟顾飞的关系就这么变了?

我操?

有点儿神奇……他扔开电话,有些迷迷瞪瞪地去刷了牙,洗脸的时候又瞪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儿,有男朋友了?看上去也没什么不一样啊,还是……那么帅。

不不,还是有些不一样的,逻辑都没了。

他洗漱完了拉开衣柜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该穿哪件衣服了。

虽然他平时出门挑衣服也得纠结好几个来回,找出最能体现他“今日最帅”气质的那身,但今天居然连个备选都挑不出来。

“你大爷。”蒋丞在衣柜跟前儿站了一会儿之后骂了一句,不就是个顾飞么,不就是个从同桌变成男朋友的人在楼下早点摊等他吃个油饼么,至于么,他随便拿了条裤子出来穿上了,然后闭眼扯了件t恤,胡乱又揪了件薄外套出了门。

走到一下楼,离着老远他就看到了顾飞,顾飞平时就挺显眼的,今天更显眼了,腿上的夹板再离二十米他都能拿弹弓打中。

他加快步子走了过去,这个时间已经不是早点高峰期,顾飞一个人占了一个桌,桌上已经摆满了早点,他一屁股坐到了顾飞对面。

“这么久。”顾飞看了他一眼。

“我们学霸出门儿都讲究,”蒋丞也看了他一眼,“我没记错的话,您这裤子都没换吧?”

“嗯,”顾飞低头看了看夹板,小声说,“这个板子裹得太敬业了,我裤子脱不下来。”

“靠,”蒋丞没忍住乐了,也压着声音,“先把板子拆了啊。”

“懒得弄了,”顾飞说,“晚上再说吧。”

蒋丞没再说话,低头拿了碗豆浆喝了一口。

聊天一中断,气氛就突然变得很奇怪。

他喝豆浆的时候都感觉自己拿碗的姿势怎么都很别扭,明明十几年碗都是这么拿的。

喝了一口豆浆连有没有搁糖都没尝出来。

紧张,别扭,有点儿心慌。

不过并不难受,他抽空扫了顾飞一眼,顾飞拿着根油条正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正看着他。

“我脸没洗干净?”蒋丞问。

“随便看看,”顾飞笑了笑,“我平时也总看你啊。”

“哦,看吧。”蒋丞拿起筷子夹了个小笼包,突然又觉得这种奇怪的别别扭扭的感觉挺舒服的。

什么毛病。

“对了,”顾飞吃完油条,拿了张纸一边擦手一边说,“我有个……小礼物送给你。”

“嗯?”蒋丞愣了。

顾飞往四周看了看,估计是在确定有没有认识他俩的人,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个东西递了过来:“这个就算是……劳动节礼物吧。”

“您说六一礼物多好啊。”蒋丞接了过来,低头看了看,软软的挺大的一团。

“六一有点儿太早了,”顾飞说,“六一的时候我还要给二淼准备,到时你俩一人一份吧。”

“滚,”蒋丞简短回答,看清了手中的软软的是一个蓝色的毛线绒球,还有根蓝色的线在上头,他捏着线把这个毛线球拎了起来,愣了愣,“晴天娃娃?”

“嗯,希望你每天都是晴天,”顾飞说,“本来应该是白色的,但是想起来上回你买的那团线一直没用,我就织了一片……”

“里面填的是什么?”蒋丞捏了捏,软软的。

“也是毛线,没用完的我就塞在里头了,”顾飞说,“其实还有剩的,给二淼玩吧,也不够织别的了。”

蒋丞没说话,低头看着这个蓝色的晴天娃娃。

娃娃还有眼睛,大概是毛线而且还是蓝色的毛线,画眼睛不好画了,所以眼睛的位置顾飞缝了两颗小扣子。

蒋丞同学!

请控制你的情绪!

请不要在一个蹲着坐在小板凳上吃东西的早点摊上哭!

这太没气氛了,看上去非常蠢!

“你昨天不是懒得拆夹板脱裤子,”蒋丞把娃娃的圆脑袋在眼睛上压了压,抬头看着顾飞,“你是根本没睡吧?”

顾飞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你至于么,”蒋丞不知道该说什么,把娃娃紧紧地抓在手里,“你从店里拿包零食其实也可以……”

“昨天事儿多,我反正也不太睡得着了,”顾飞说,“我就想着如果我过来,要是拿朵花……估计你得在楼道口先拿弹弓把花打掉了才过来,就弄了个这个,反正也好做。”

“哦,”蒋丞低头又捏了捏娃娃,拎着它头上那根毛线轻轻抖了抖,这个比普通晴天娃娃大了起码三倍的胖晴天娃娃晃起来跟个企鹅似的挺可爱,“那我也送你个小礼物吧。”

“这个又不是交换。”顾飞说。

“你是要拒绝么?”蒋丞看着他。

“没。”顾飞马上说。

蒋丞拿过自己的书包扯开了。

“真是学霸啊,”顾飞感叹了一句,“不上课出门儿还带个书包。”

“这里头也没书,”蒋丞说,把娃娃放进书包里,“我就是习惯要背个包,有安全感,东西也不用全塞兜里撑得那么难看。”

他从书包里拿出了那把弹弓,放到了顾飞面前:“这个送你吧,纪念你演技爆棚的这一天。”

顾飞笑了起来,拿起弹弓看了看,又拉了拉皮筋:“那你不是没得玩了?”

“我估计潘智会给我带一个来,”蒋丞说,“他之前过来看我给我带了个哨笛,这次过来要带小玩意儿的话也就是弹弓了。”

“他什么时候来?”顾飞把弹弓放进兜里。

“五一,”蒋丞说,“也没几天了,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地方好玩的?他估计得呆个三四天的,我总不能带着他天天上广场逛街去。”

顾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嗯?”蒋丞也看着他。

“我正在想。”顾飞说。

“最好附近的,别太远,要不太难跑了。”蒋丞又说。

“嗯,”顾飞想了想,夹了个蒸饺慢慢吃着,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新城区那边有个游乐园,去年新弄了个鬼屋,听说挺有意思,都上了新闻了,说是吓人。”

“大吗?”蒋丞马上很有兴趣地问。

“挺大的,从地下到地面有三层,面积挺大,”顾飞说,“不过我没去过。”

“到时一块儿去啊,”蒋丞说,“没想到这破地方还有鬼屋呢。”

顾飞没说话,边吃蒸饺边啧啧了几声。

“有什么意见吗?”蒋丞笑了起来。

“没意见,”顾飞说,“说真的,要没这个鬼屋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了,就旁边还有个山,不过雪化了也就没什么看头了。”

吃完早点,顾飞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今天不学习了吧?”

“嗯,”蒋丞应了一声,“你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顾飞想了想,“要不咱们去……看场电影?”

“怎么去?”蒋丞看了一眼他的腿,小声说,“我是不是还得装模作样扶一下你?”

“不用,我来的时候都骑的自行车。”顾飞说。

“操,你不怕猴子的人看到吗!”蒋丞顿时急了,过去抓着他的手腕一拉,把他胳膊搭到了自己肩上,然后再往他腰上一搂,“要让人看见,你昨天不是白飚演技了吗!”

“……我是一条腿蹬着来的,”顾飞往他身上一靠,“特别逼真。”

蒋丞扶着顾飞,往他自行车那儿走过去。

感觉很……奇特。

他摸过顾飞的腰,还捏过,但还是第一次,在大街上,这么明目张胆公平公开公正地摸在顾飞腰上。

顾飞的腰很紧实,单腿儿蹦着走的时候,他的手心里能感觉到肌肉的起伏。

他忍不住轻轻捏了两下。

“哎,”顾飞挺了挺背,抓住了他的手,“我怕痒。”

“撒手!”蒋丞赶紧往两边扫了几眼,胳膊搭个肩,搂个腰,在顾飞目前这种形象之下都很正常,但这么抓手,就有些暧昧了。

顾飞没松手,抓着他的手往兜里一揣。

蒋丞没再说话,顾飞外套是宽松款的,兜也挺大,这么揣着手,不盯着看,没人看得出来。

再说他也不怎么太想把手拿出来。

就这种明明觉得跟平时其实没什么两样但又处处都不一样了的带着隐隐兴奋感的两个人的状态,让他觉得很舒服。

“今天有什么电影啊?”蒋丞在兜里捏了捏顾飞小拇指尖。

“不知道,”顾飞往他手心里放了颗小圆糖,“赶上什么看什么吧,反正主要目的也不是看电影。”

“……操,”蒋丞看了他一眼,“你想干嘛?你是不是不知道电影院里的监控是红外的?”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不是,”顾飞有些吃惊地也看着他,好半天才笑了起来,“丞哥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滚!”蒋丞咬着牙。

“我想得比较简单……”顾飞说。

“闭嘴。”蒋丞叹了口气。

“我就是想找个阴暗的角落,”顾飞说,“跟你一块儿待着。”

“……为什么非得是阴暗角落?”蒋丞松开了顾飞,顺手从他兜里把自行车的钥匙拿了出来,“我骑车带你过去?”

“嗯。”顾飞点点头。

“为什么得是阴暗角落?”蒋丞继续问,打开车锁,跨到了车上。

“就刚早点摊,”顾飞说,“我要摸你一下,你是不是得蹦灯柱上去?”

“啊,”蒋丞愣了愣,“我□□这一点儿也没比我想得少啊!”

“是么?”顾飞跨到了后座上,“我觉得你说的应该是红外监控能看得清的大动作,拉一下手,摸一下腿,不至于担心是不是红外。”

“算了不说了。”蒋丞啧了一声。

把车往前骑出去了好几米了他又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顾飞:“我有句话还是想正式说一下,虽然我好像已经说过一次了。”

“我很喜欢你,”顾飞说,“我会一直喜欢到你不再需要我喜欢你为止。”

蒋丞半张着嘴看着他,没说出话来,就感觉脑子里嗡嗡的。

我很喜欢你,这话从顾飞嘴里说出来让他有些发晕。

“你要说什么?”顾飞在他背上搓了搓。

“……忘了。”蒋丞说。

顾飞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哦,”蒋丞揉了揉鼻子,“想起来了,就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