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蒋丞转头,顾飞吻了过来

发布于 2022-03-30  29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好点儿的影城,得去市中心的购物广场。如果是平时,让蒋丞从这儿骑车带着个人去购物广场,他是不愿意的,那么老远。

但今天就不一样了,后座上那个脑门儿顶他背上手揣在他兜里拽得他脖子都有点儿勒的人,是他的男朋友顾飞,这人早上八点之前还只是他的同桌,现在却已经是他的男朋友了,多神奇。

他对“谈恋爱”有过很多想像,在这个年纪里所有人都会有的种种幻想,但跟于昕好的那段时间里,他无论怎么仔细体会,都没有一种能对上号的,每次都觉得自己的期待是不是太高了。

一直到现在,带着身后的这个身上缠着真真假假绷带的人,在一块儿去看电影的路上,他才突然有了“谈恋爱”的感觉。

尽管这是他一直回避,一直抗拒,也一直害怕的关系,但从发现自己不对劲的那天开始就藏在心底的所有害怕和不安,这一刻都被兴奋和愉快踩在了脚下。

一开始顾飞说去看电影,他不是特别理解,为什么要去那么多人的地方晃荡,但蹬着车一路吹着风的时候他却突然明白了。

就是那种混在人群里的小秘密的感觉。

你看,这么多人,我们就在这里,我们一起来,一起走,在人群里,在别人的目光下,却有着隐秘的安全感。

背后顾飞一直顶着他后背的脑门突然往旁边滑了一下,接着身体跟着也往一边晃了晃。

“我靠,”蒋丞赶紧扶稳车把,回过头,“你是不是睡着了?”

“嗯,”顾飞重新用脑门儿顶住他后背,手也重新在他兜里调整好,“你骑你的,我就假寐一会儿。”

“你知道什么叫假寐么文盲,”蒋丞说,“你这是真寐了。”

“我一开始是假寐,后来不小心就假寐成真了。”顾飞说。

蒋丞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要不别看电影了,你回去睡会儿?”

“不用,”顾飞说,“过了时间了,正经睡睡不着,我就是想跟你一块儿看电影。”

“你电影院里睡着了怎么办。”蒋丞说。

“不会,”顾飞放在他兜里的手突然在他腿上摸了摸,“找个刺激点儿的电影,顺带刺激些的观影方式……”

“你他妈给我注意点儿!”蒋丞被他这一把摸过去差点儿撞到旁边的电动车上。

“嗯,我继续寐了。”顾飞没再动。

因为购物广场这片,基本不会有钢厂那边的人,所以一到地方,蒋丞自行车还没锁好,顾飞已经走到旁边的体育用品店里去了。

“你好歹也走慢点儿,”蒋丞跟过去,“这么健步如飞的万一碰上熟人,你装都来不及。”

“钢厂离这儿太远了,我一年到头都来不了几次,”顾飞在货架中间慢慢走着,“他们一般不逛街,要逛也就过桥那边逛逛,就九日他们家那边的商业街。”

“是么,”蒋丞想了想,“难怪一个个都穿成那样,购物广场这边都买不出他们那种风格。”

“什么风格?”顾飞笑了笑。

“一个个瘦得跟牙签一样还裹件紧身衣,腿上还紧身九分裤,一晃眼不仔细看你都看不出来他有腿,”蒋丞想到昨天晚上那帮人,顿时火就又被勾上来了,“我跟你说你让我在旁边那楼上打木条我能打得中,打人还真不一定能打得着……”

顾飞拿着个棒球手套笑了半天:“也不都是瘦的,也有挺壮的。”

“是啊肚子上的那一块腹肌挺壮的。”蒋丞说。

“哎,”顾飞笑着叹了口气,“那不还有我这样的么。”

“你不在那些人里,”蒋丞看了他一眼,“虽然你昨天穿得也够骚的,今儿怎么不穿您那件机车皮衣了啊?”

“摔破了啊,”顾飞想了想,“其实紧身衣吧,我以前还真有……”

“你要现在还穿,我保证咱俩现在连同桌都不是。”蒋丞说。

“吓死我了。”顾飞戴上棒球手套,拿了个球往手套里扔了两下。

“你买这个玩?你们钢厂打个篮球都用武器,”蒋丞说,“玩这个不得直接扔□□啊?”

“给二淼玩的,”顾飞说,“那天她看电视看着了,想要一个。”

“买个儿童的啊,这个太大了吧?”蒋丞说。

“就得成人的,这东西也不容易坏,万一长大点儿手套小了,你要换,她发火,你不换,她手放不进去了也发火。”

“……好吧。”蒋丞叹了口气,要当顾淼的哥哥,每天脑子里不知道要考虑多少问题。

买好手套和球之后,顾飞把东西强行塞进了蒋丞的书包里。

“……我以后出来不背包了。”蒋丞说。

“给我背。”顾飞说。

“得了吧你一个伤残人士,”蒋丞说,“我又不是女的。”

“其实应该走的时候再买的。”顾飞说。

“啊,”蒋丞看着他,“是哈?为什么现在就买了?”

“是啊为什么?”顾飞也看着他。

“我不想笑,”蒋丞转身就走,“真的,咱俩约定一下行吗,以后不傻笑了,太蠢了这一天天的。”

“嗯。”顾飞一脸严肃地跟上他。

总算把想笑的*憋死在了鼻子里,蒋丞觉得还挺有成就感的。

“影城在几楼?”站电梯上往上走的时候,蒋丞问了一句。

“不知道,”顾飞往四周看了看,指了指后头的一个牌子,“五楼。”

“你没来过啊?”蒋丞又问。

“没有,”顾飞想了想,小声在他耳边说,“我最近一次看电影,应该是在工读学校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去看一个什么采访监狱里的犯人的记录片。”

“那不叫电影吧,”蒋丞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儿,“那这之前呢?”

“小学,我妈带我去看过一个什么动画片,记不清了。”顾飞说。

蒋丞一阵心疼:“你平时都不跟人来看电影的吗?”

“跟谁来?”顾飞笑了笑。

蒋丞顿了顿,没说出话来。

是啊,跟谁?就顾飞平时那性格,跟同学不可能,跟朋友……就不是好鸟那几个,看上去就不是愿意去看电影的人,家人……顾飞他妈妈带他去看过一次电影都已经挺让人吃惊的了。

他突然觉得顾飞想跟他来看电影可能不光是想找个人群里也能两个人亲热地挤一块儿的地方,也有他几乎没有看过电影的原因。

到了影城,看了一下滚动屏幕,最近这个档期也没有什么好片子,他俩在沙发上坐下了,蒋丞掏出手机:“我先看看打折票。”

“我来吧,”顾飞说,“我……”

“你还得现下个app吧,”蒋丞说,“别跟我争这个。”

“那你,”顾飞往沙发里一靠,笑着说,“别忘了买零食。”

蒋丞拿着手机翻了半天,也没挑出想看的片子,只好转头看着顾飞:“你觉得国产鬼片儿能算是刺激点儿的片子吗?”

“……没别的了吗?”顾飞问。

“别的都是文艺片了。”蒋丞说。

“那就国产鬼吧。”顾飞点点头。

蒋丞买了个带大号爆米花和饮料的套餐,选座的时候他又犹豫了,这场目前基本是空的,他一开始挑了中间的位置,想想又觉得似乎太正中了,万一干点儿什么……于是又取消了换成了最后一排,选完之后又觉得有些太不要脸,好像他真想干点儿什么似的,他瞟了一眼旁边的顾飞,顾飞正低头玩着弱智爱消除。

好吧,折中一下好了,蒋丞把最后一排的位置取消,挑了倒数第二排点了确定。

都弄好之后他站了起来,正要过去机子上取票,一个影城的工作人员推着个轮椅走了过来:“先生,这是我们影城给您提供的轮椅。”

“啊?”蒋丞愣了。

“放映厅走过去挺远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方便些。”

“哦,”蒋丞看着这个轮椅,“谢……谢谢啊。”

“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您把轮椅放到服务台就可以了。”工作人员留下了轮椅走开了。

蒋丞转头看着顾飞,顾飞用手挡着脸已经靠在沙发里笑了半天了。

“先生您需要吗?”蒋丞看着他。

“需要啊,”顾飞点点头,“一会儿你推我进去吧。”

“靠,”蒋丞有些无语,“制片方要知道我们推着轮椅也要看他们的国产没有鬼的鬼片儿,估计感动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吧。”

“赶紧的,”顾飞看了一下滚动屏幕,笑着说,“还二十分钟了。”

取好票,蒋丞过去把轮椅推到了顾飞腿边:“来吧顾先生。”

顾飞撑着沙发扶手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单腿蹦了两下转了个身,再撑着轮椅扶手坐下:“好了。”

“这演技,”蒋丞说,“一会儿咱们看的电影里估计都没人演得过你了。”

“过奖,”顾飞把脚放到脚跳踏上,“舒服。”

蒋丞推着轮椅过去拿零食,大桶的爆米花,饮料,还有影城送的水,湿纸巾,全都放到了顾飞腿上。

推着顾飞往放映厅里走的时候,能感觉到四周的人有些吃惊的目光。

哦哟这人一定是无聊到一定程度了要在没有任何大片可看的时间里坐着轮椅来看电影。

“几号厅?”顾飞坐在轮椅上用湿纸巾擦了擦手,捏了爆米花边吃边问。

蒋丞没说话。

“嗯?”顾飞回过头。

他瞪着顾飞:“是不是很享受啊?”

顾飞马上转头挑了颗糖多的爆米花递到了他嘴边:“给。”

蒋丞往四周扫了几眼,旁边没有人,他迅速把爆米花一口咬进了嘴里。

“咬我手了。”顾飞说。

“少废话。”蒋丞说。

顾飞吃了两口之后又挑了糖多的两颗反手递了过来,蒋丞低头又一口咬进嘴里。

有点儿傻逼。

但是……虽然觉得自己跟个被喂食的弱智仓鼠似的,却又觉得很愉快。

放映厅门口的检票员正非常无聊地东瞧西望,看到他俩过来的时候顿时一脸吃惊,马上迎了上来:“里面有台阶,我扶你。”

“不用不用,”顾飞赶紧摆手,“我自己跳就行。”

大概是因为这场没什么人看,检票员太闲了,最后硬是强行帮他们把爆米花捧了进去,又回头去把轮椅推到了最后一级台阶下边儿,这才一步一回头地出去了。

“这待遇。”蒋丞叹了口气。

“怎么没挑最后一排的?”顾飞坐下了。

“……你想干嘛啊?”蒋丞看着他。

“没想好,”顾飞笑笑,指了指靠里的那个座位,“你坐那边。”

“你直接过去坐了就行,”蒋丞说,“这还有什么所谓的。”

顾飞没说话,把缠着绷带的右手举到他面前晃了晃。

蒋丞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也瞬间觉得一阵心跳加速,脸上猛地就有点儿烧了起来,跟凑暖气片儿旁边了似的。

从顾飞身边贴着挤过去的时候就蹭了那么一下,他居然立马就感觉到了万恶的源头有要造反的架式。

“哎。”他小声叹了口气,坐下了,扯了扯裤子。

“年轻人啊。”顾飞也坐了下来,拿过饮料喝了一口。

蒋丞扭脸瞅着他。

“我现在还是很平静的,”顾飞也看着他,又往自己裤子那儿看了一眼,“你看。”

“我看你大爷!”蒋丞简直想一巴掌拍过去。

顾飞喝着饮料目视前方笑着没说话。

“说真的,”蒋丞说,“我一开始真的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我也没想到,”顾飞把两人位置中间的扶手抬了起来,往他这边挪了挪,跟他挨着,“我作为钢厂这片让人闻风丧胆的……”

“差不多得了,”蒋丞打断他,想想又笑了,“真的,你妹比你酷多了。”

“别打我妹的主意,”顾飞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专心打我的主意就可以了。”

“哦。”蒋丞也握住了他的手。

顾飞的手很暖,虽然现在天气已经暖了,放映厅里也暖得有些热,他还是觉得顾飞手上的这个温度让他觉得很舒服。

蒋丞看了看后面,最后一排一个人也没有,不过虽说最后一排没人,放映厅里的人却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少,特别是关灯之前几分钟,一对对地突然进来了能有二十个人。

一看就知道都是进来谈恋爱的小情侣。

蒋丞突然觉得有些……微妙,夹在一帮目的明确的人中间,自己和顾飞也变得目的明确起来。

好在紧跟着又进来了一家四口,坐在了他们前面几排。

蒋丞顿时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没出息。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顾飞,顾飞正慢慢吃着放在腿上的爆米花,一脸平静。

“顾飞。”他叫了顾飞一声。

“嗯?”顾飞转过头。

其实他并不知道叫顾飞这一声是要干嘛,他并没有什么要说的。

顾飞转过头的时候,放映厅里的灯突然黑掉了。

顾飞的脸马上隐入了黑暗里,只有侧脸上被屏幕上的光勾出来的一道轮廓。

蒋丞想也没想,直接就凑了过去,但他刚一动,顾飞已经靠了过来,轻轻吻在了他唇上。

灯刚黑,四周的人还在动,也有人还在说话。

目前这环境还没有进入特别让人安心的氛围,但蒋丞还是因为这个吻而呼吸暂停了,心跳的反应有些慢,过了两秒钟才开始狂跳,跳得他觉得眼前顾飞的脸都跟着有些晃动了。

顾飞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唇轻轻贴在他唇上,两个人都没有动。

相比之前他们的各种接触,这样的吻根本已经不算什么,撸都撸过两回的两个人了,但蒋丞却有了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作为一个学霸,他居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就这么静静地贴了一会儿之后,蒋丞用舌尖在顾飞唇上舔了一下。

很甜。

电影正片已经开始了,不过蒋丞并没有去看一眼的念头,顾飞的唇还在,湿润的,带着一丝爆米花香甜的唇还在他舌尖之下。

这会儿别说是个这种片子,就算是有个认识的人站在旁边,他可能都要过几秒钟才能惊醒……

不过现实总是打脸的。

这虽然是个明显不是什么能吓着人的片子,但是扛不住放映厅音响效果好。

突然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的一声尖叫把放映厅里所有的人都吓出了声音。

他本来跳得挺急的心跳,被这一嗓子吓得差点儿直接跳劈了,整个人都在椅子上蹦了一下。

顾飞估计也吓得够呛,跟他几乎同时一蹦。

俩人猛地转头看了一眼屏幕,又转回头在黑暗里相互瞪着,好半天顾飞才低声说了一句:“我靠,差点儿没给我吓缩回去。”

蒋丞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就控制不住了,低头咬着牙就开始笑。

“有没有点儿同情心了?”顾飞小声说,声音里也带着笑。

“哦,”蒋丞应了一声,转头看着他,忍着笑问了一句,“那缩没缩回去啊?”

“没,”顾飞说,“你要不要……”

蒋丞觉得放映厅的空气清新剂大概有毒,要不就是爆米花有毒,再或者是顾飞的嘴唇上有毒……反正他这症状绝对是中毒了。

他突然伸手往顾飞那儿摸了过去,差点儿把放在顾飞腿上的爆米花掀地上去。

顾飞本来还在忍着的笑突然没了,身体微微僵了一下。

蒋丞的掌心能感觉得到,的确是没有缩回去,没有缩回去的原因大概是因为顾小飞很坚强……

我操?

蒋丞你在干什么?

至于这么饥渴吗!电影才刚开始没到两分钟啊!配角才刚出来了尖叫了一声!都还没来得及死呢!

他顿时觉得放在顾飞裤裆那儿的手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愣了几秒钟,他正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想要把手收回来的时候,顾飞突然把爆米花往旁边的座位上一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真的有红外监控吗?”顾飞把他手往下一按,身体倾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

“不知道,”蒋丞低声回答,“我们要不要……稍微收敛点儿?”

顾飞没说话,身体往下滑了滑,抓着他的手松开了,没给他任何反应时间,直接伸进了他裤子里。

蒋丞脑子里顿时被各种影院.avi填满了,跟着顾飞往下滑了滑,也一把扯开了顾飞的裤腰。

电影还在演着,为了贯彻“稍微收敛点”这一原则,他跟顾飞虽然是靠在一起,但脸都冲着屏幕,眼睛也是盯着屏幕的,虽然蒋丞完全不知道屏幕上那个女人一个人在屋里跑上跑下的是在干什么。

眼前是晃动着的忽明忽暗的光影交错,一部目前看起来完全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片子,因为被身体里的火烧得有些迷糊的脑子而变得充满了玄妙的美感。

唯一让人无语的就是……尖叫。

尖叫的配角已经不知所踪,女主角接替了她未尽的事业。

连着三声尖叫,他俩虽然因为沉迷耍流氓而并没有完全被吓到,但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手紧了紧。

“选错片儿了。”蒋丞闭了闭眼。

“丞哥。”顾飞偏过头叫了他一声。

蒋丞转头,顾飞吻了过来。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