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让人骄傲的骄傲

NyaDooNyaDoo·2022-03-30·288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由于观影态度极其不端正,在两人把影城送的一小包大概有十张湿巾都掏没了,再反复检查过衣服上没有,手上也擦干净了之后,他俩对这部尖叫声看样子要贯穿始终的鬼片儿已经完全看不懂了。

“这女的为什么……”顾飞一边拿了个小塑料袋把乱七八糟的纸收拾进去,一边小声问,“哎这还是刚才那个女的吗?”

“……哪个女的?”蒋丞问。

“就……有几个女的?”顾飞看着屏幕。

“大概三个吧,这个应该是之前那人说的那个孤儿。”蒋丞估计着猜了一下。

“哪个人说她是孤儿?”顾飞问。

“……你玩弱智爱消除吧要不,”蒋丞看了他一眼,“咱们在后边儿,也影响不到别人。”

顾飞笑了起来:“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看懂了?”

“没有,”蒋丞说,“但是你看我就没打算问你。”

顾飞边笑边喝了口饮料:“真有红外监控吗?”

“这个我还真不确定,”蒋丞往四周的墙边看了看,声音很低地小声说,“以前我在天涯上看个贴子,一个个都在说看电影的时候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结果突然出来个人回了一条,放映员告诉你们,你们干了啥我们监控室全能看到,监控都是红外的……感觉这话给那个贴子里的人……还有我,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也有道理,”顾飞靠到他耳边小声说,“你看,这么黑,如果普通监控,什么也拍不到了。”

“坐好。”蒋丞坐直了。

“好嘞。”顾飞也坐直了。

一块儿看着剧情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的电影。

而且居然一直坚持到了结尾。

放映厅的灯亮起来的时候,蒋丞迅速低头又检查了一下两个人的身上有没有留下什么不堪入目的痕迹,又看了看地上还有没有遗漏的纸,然后才站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一对对搂着走出去的小情侣,蒋丞都觉得他们脸上都写着意犹未尽四个字。

做贼心虚的人看谁都跟自己一样。by玉皇大帝

“看看我裤子后边儿,”蒋丞有些不放心地转身背对着顾飞,“有什么痕迹吗?”

“你……”顾飞叹了口气,“什么角度能射后头去啊?”

“滚你大爷!”蒋丞有些恼火地转回身,把顾飞一把拽了起来,“走!瘸子!”

顾飞往通道那边走了两步,突然变成了单腿蹦。

“我靠,”蒋丞往前一看,发现门口的那个检查员进来了,正站在轮椅旁边等着,“这服务。”

“下回这套东西借你,”顾飞说,“你也来感受一下。”

“这有什么可感受的,我要感受也得是感受你背我去爬你说的那个什么山。”蒋丞笑了笑。

“行,哪天咱俩去一趟,我背你上去。”顾飞说。

谈恋爱约会,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流程,反正从电影院出来,他俩准备找个地方吃饭,但时间还有点儿早,于是就坐在了广场上。

广场挺热闹,有个什么楼盘搞的活动,人很多,有人唱歌,也有人跳舞,还有走秀。

“我之前看你发朋友圈的照片,”蒋丞看着那边,“是不是有在这儿拍的?就是俩大妈抢一把扇子的那张。”

顾飞笑了起来,拿出手机翻了翻,递到他面前:“你是说这张吗?”

“嗯,”蒋丞点点头,“什么时候拍的了?”

“去年夏天了,就在这儿,”顾飞说,“最后都打起来了。”

“靠,最后怎么解决的?”蒋丞问。

“一个老头儿过来把扇子掰成两半,给了她俩一人一半。”顾飞说。

蒋丞笑了半天,想想又叹了口气:“一把扇子有什么可抢的呢?”

“什么样的人都有,”顾飞拿了根烟出来点上,“你在这儿坐一天,什么人都能看得到。”

“你总看吗?”蒋丞看着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

“嗯,从镜头里看又不一样了,”顾飞左手伸到他面前,大拇指和食指比了半个框,“试试。”

蒋丞顿了顿,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谁特别注意到他们,于是他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也比了半个框跟顾飞的手指对在一起。

“这样你会看到不一样的人,没有那么多干扰,”顾飞带着他的手慢慢移动,停下的时候手指框住了一个正看着舞台上出神的姑娘,“是路人吗?还是粉丝?或者只是在发呆?”

蒋丞没有说话。

“我看你的时候谁在看我,”顾飞轻轻唱了一句,“眼神里擦肩,无所谓错过……”

“什么歌?”蒋丞问了一句,旋律很陌生,但轻快跳跃还挺好听。

“什么都不是,”顾飞笑了,“我随便唱的。”

蒋丞愣了愣,转脸看着他:“歌词呢?”

“随便想的,”顾飞说,“这种破词儿我随口就能给你编八百字出来。”

蒋丞笑了笑没再说话,跟着顾飞的手指,看着缓缓从指框里掠过的人。

顾飞的这一面藏得很深,蒋丞常常会忘了他其实是个敏感而细致的人,甚至有些文艺。

因为顾飞毕竟是个瘸子,还是一个在街上健步如飞的瘸子,所以他们在广场上进行完“旁观者”活动之后,没有走太远,就在广场旁边的小吃一条街吃了顿午饭。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刚有了男朋友,并且在看电影的时候过度兴奋,他俩这顿午饭吃得还没有早点多。

“一会儿回去我得去炸年糕那儿打个包,”顾飞说,“下午肯定会饿。”

“干脆一会儿就再去吃顿炸年糕。”蒋丞想起来那天炸年糕的味儿,感觉突然有点儿馋了。

“也行,”顾飞想了想,“其实吧……”

“其实我们完全不需要在这儿吃,”蒋丞看着他,“对吧?”

“没错,”顾飞笑了起来,“哎,这智商赶上九日了。”

骑车带着顾飞往回走的时候,蒋丞脑子里一直在琢磨,一会儿回去,回去就直接去炸年糕家,吃炸年糕。

然后呢?

各回各家?

还是……让顾飞去自己那儿?

去那儿干嘛呢?

一想到这儿他就会突然觉得尴尬,其实他并不一定非得跟顾飞干点儿什么,当然如果真干了点儿什么也挺正常的又不是没干过,但关键是他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干点儿什么而且刚电影院里已经干过了……

总觉得如果“去我那儿呆一会儿”的话说出来就带着非歪不可并且无法解释的歧义。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

老爷们儿这么矫情!

“一会儿吃完年糕去我那儿吧?”蒋丞侧过头问了一句。

“嗯,”顾飞依旧在脑门儿顶着他后背点了点头,“正好借你作业我抄一下。”

“你是真写不出来还是不想写,”蒋丞有些无语,“我看你期中考的卷子也不是完全写不出来啊,我本来以为你得拿个年级倒数呢。”

“懒得写。”顾飞笑了笑。

蒋丞本来想再说点儿什么,但想想又还是没开口。

顾飞淡定的回答让他觉得说什么都挺多余的,他也不想跟老徐似的来回唠叨,最重要的是,也许是自己也敏感,总觉得顾飞的语气里带着无奈和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讨论的平淡。

“先去趟店里吧,今天有人送货,我妈不知道弄没弄明白。”顾飞又说了一句。

“好。”蒋丞应了一声。

到店门口的时候蒋丞停了车,腿撑着地,回到钢厂地盘上,顾飞的演技立马就上线了,从自行车后边儿下来的时候用了起码五秒钟。

“你是不是演得太过了。”蒋丞回头看着他。

“疼着呢。”顾飞拧着眉。

“靠,”蒋丞忍着笑,“我都要哭了。”

“快放了车扶我一把。”顾飞还是很投入。

蒋丞把车靠到墙边,过来扶着他进了店里,刚一掀帘子,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声:“顾飞这是怎么了?”

蒋丞和顾飞同时愣在了门口,瞪着站在收银台前的老徐。

“哟!”站在收银台后边儿的顾飞妈妈也喊了一声,“是摔了还是打架打的啊?”

“摔的。”顾飞说了一句。

“骨折了?”老徐走了过来,“严重吗?”

“不严重,”顾飞看了老徐一眼,“您怎么在这儿?”

“徐老师来家访,”顾飞妈妈拿了张椅子过来,“你赶紧坐着吧,腿都这样了也没跟我说一声,还到处跑呢。”

顾飞坐下了,没说话。

老徐往这儿一杵,蒋丞感觉一时半会儿炸年糕是吃不成了,而且那天李保国还找过老徐……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老徐注意到他并且反应过来之前闪人。

但是他刚转身掀了帘子想走,老徐已经叫了他的名字:“蒋丞!正好我也要找你。”

“啊。”蒋丞没回答,坚强地用手掀着门口的帘子。

“你等我一会儿,我跟顾飞妈妈聊完,我们俩聊聊。”老徐说。

蒋丞没说话。

“你等我一下,”老徐又说,“等我一下。”

蒋丞叹了口气,老徐这语气让他实在没办法强行走人,只得有些郁闷地应了一声。

老徐和顾飞妈妈去了后院,他拿了张凳子坐到了顾飞身边。

刚坐下,老徐又走回了店里:“顾飞,一会儿你跟我说说这腿是怎么回事?”

“摔的,”顾飞说,“开摩托车太快了翻了。”

“严重吗?”老徐走到他面前看了看。

“还行。”顾飞有些不习惯地把腿往回收了收。

“你别动,”老徐摆了摆手,直起了腰,“请几天假吧,好好卧床。”

“……哦。”顾飞点点头。

老徐叹了口气,去了后院。

“老徐怎么来了?”蒋丞小声说。

“他差不多每个月都要挨个跑一趟,”顾飞说,“重点就是我家,还有王旭那几个。”

“真不怕累,”蒋丞皱皱眉,老徐的确算得上相当敬业了,“我估计他一会儿又要跟我说李保国的事儿了。”

“应该是吧,除了李保国你也没什么让人操心的了。”顾飞笑笑。

“前阵儿李保国去学校了,在门口跟老徐不知道说什么,”蒋丞有些烦躁地伸了伸腿,“他到底想干嘛!”

顾飞没说话,伸手在他腿上拍了拍:“一会儿听听老徐怎么说,别烦,无非就是回家不回家,儿子不儿子的。”

“嗯。”蒋丞往后院那边看了一眼,在顾飞手上抓了抓。

“跟老徐聊完了告诉我一声,我们去吃炸年糕。”顾飞说。

“吃不下了,没胃口。”蒋丞说。

“那你看着我吃,”顾飞说,“我有胃口。”

“靠。”蒋丞笑了。

老徐在后院跟顾飞妈妈聊了十多分钟,然后回到了店里。

“徐老师拿箱牛奶回去吧,”顾飞妈妈拎了箱牛奶,“辛苦了。”

“不用不用不用……”老徐一通摆手,“这是应该做的,是我的工作范围,不用这么客气,家长能配合我的工作我就很高兴了。”

“配合的,我一定配合,”顾飞妈妈一边说一边继续想把牛奶往老徐手里塞,“徐老师您……”

“妈,”顾飞站起来拦了一下,“明天我拿徐老师家去。”

“那行那行。”顾飞妈妈点点头。

“真不用,真不用,”老徐一边往外走一边冲蒋丞招了招手,“蒋丞,来来,我们出去坐坐。”

蒋丞站了起来,看了顾飞一眼,顾飞冲他笑了笑,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蒋丞点点头,转身跟着老徐走了出去。

老徐在前头走着,他跟在后边儿,没有加快步子跟上去。

虽然就像顾飞说的,就算是说李保国的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他不肯回去那点儿事,但本来一上午挺好的心情却还是被破坏干净了。

要不是最后顾飞的那个笑容,他现在真是想扭头悄没声儿把老徐给甩掉。

“我们去前面喝喝茶。”老徐回头说了一句。

“喝茶?”蒋丞挺吃惊,就这条街,他来的次数实在不算少了,每次虽然也没怎么细看,毕竟都是些灰头土脸的小店面,但基本上也能确定不会有茶室这么悠闲的地方。

“不爱喝茶啊?”老徐笑了笑,“也是,年轻人嘛,顾飞第一次带我来这儿喝茶的时候我还挺意外的,这小子还喝茶呢。”

“啊。”蒋丞又吃惊了一下。

他只知道顾飞喝水爱放柠檬,但完全不知道顾飞还喝茶。

他突然有点儿不怎么爽。

老徐都知道的事儿,他居然不知道!

老徐知道,那不是好鸟还有李炎是不是知道,丁竹心是不是知道,王旭是不是知道……

蒋丞小声啧了一声。

啧啧。

这个喝茶的地方,是一家灰头土脸的茶叶店,蒋丞路过不止一次,愣是没注意过。

其实也并不是专门的茶室,统共就一张小茶桌靠在窗边,就是卖茶叶,你想喝茶,就买了泡就行。

老徐要了壶绿茶,他俩坐下了,蒋丞沉默着,有点儿走神,老徐给他倒了杯茶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谢谢徐总。”

“这次期中考试你考得满意吗?”老徐问。

“就那样吧。”蒋丞说。

“按四中的水平来说,已经非常好了,”老徐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自己的包,“但是我看了一下,除掉满分的那三科,别的科被扣了不少分,里面不算你的字太丑被扣的卷面分……”

“就是跟我说这个吗?”蒋丞说,“期末考就这题目我能再拉第二名一百分以上。”

“你这小子,”老徐笑了,从包里扯出了一个文件夹放到了他面前,“这个是我托朋友从你们原来那边要来的卷子,不过附中我不认识人,找的是三中的卷子,都是重点难度应该差不多……”

蒋丞愣住了。

“你有时间可以自己看个时间做一下,”老徐说,“做完了我找老师帮你判判卷子,你看怎么样?”

蒋丞怎么也没想到老徐会做到这一步,他低打开了文件夹,里面的确是一大撂的各科的卷子。

“徐总你……”他盯着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应该的应该的,”老徐说,“我在四中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碰到你这么好的苗子,当然是要尽力的。”

“谢谢。”蒋丞把文件夹扣好。

“还有一个事儿我想说的啊,你估计也猜到了,”老徐说,“你这个家庭的情况呢,我知道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多问,但是就是怕你会影响学习,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

“李保国找你说什么了?”蒋丞抬眼看着老徐。

“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你不回家了,”老徐叹了口气,“还说他病了……蒋丞啊,你不回家我也能理解,但是还是希望你能跟他谈谈,要不……”

“我知道了。”蒋丞说。

老徐没再说下去,又叹了口气:“真是想像不出李保国还能有这样的儿子。”

蒋丞看了他一眼。

“李辉,他大儿子,”老徐说着摆了摆手,“以前也是我学生,哎,简直不成器,不成器。”

蒋丞笑了笑,虽然非常不愿意问,但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他什么病?”

“肺的问题吧,他也说得含糊。”老徐说。

“哦。”蒋丞皱了皱眉,李保国每天烟酒不断,从早咳到晚,要说肺出了问题,他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但这个“肺的问题”,是什么?

老徐今天倒是没像平时话那么多,说完这些,喝了两杯茶,就让蒋丞走了。

“我喝完再走,”老徐说,“你先回去吧,你爸……李保国那边,你还是沟通一下。”

“嗯,”蒋丞站了起来,拿起文件夹,对着老徐鞠了个躬,“谢谢徐总。”

“哎,”老徐大概是从来没碰到过给他行此大礼的学生,赶紧站了起来,对着他也鞠了个躬,“回去吧回去吧。”

蒋丞转身走出了茶室……不,茶叶店。

往顾飞家店慢慢走过去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给顾飞打了个电话。

“完事儿了?”顾飞接了电话。

“嗯,”蒋丞说,“你那儿能走了吗?”

“炸年糕?”顾飞问。

“必须的。”蒋丞说。

“那你过来扶我吧。”顾飞说。

蒋丞过去从店里把顾瘸子扶了出来,然后用自行车把他带到了炸年糕那儿,再扶进店里坐下。

“真享受,”顾飞笑了笑,“以前我骨个折什么的就自己躺床上挺着,没人带我出来吃东西。”

“那是因为你现在没骨折好吗,”蒋丞低头正看着菜单准备再要点儿凉菜,扫了两眼又猛地又抬起头,“你骨折很多次么?”

“也没多少次,”顾飞说,“三四次吧,都不严重,我就是说出来让你心疼一下。”

“靠,”蒋丞瞪着他,几秒钟之后一只手突然按在了胸口上,另一只手撑着旁边的墙,拧着眉,一脸痛苦地艰难说着,“好……好,好疼……我可,可能不……行了……”

“我……操,”顾飞先是被他吓了一跳想要站起来,反应过来之后笑得茶杯都拿不住了,“您这演技才是真牛逼啊,我差点儿要打120了。”

“我们学霸技能是比较多的,你不用自卑。”蒋丞收了架式,继续看着菜单,他是没好意思告诉顾飞,就这套表情,他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没事儿就来一次,早就炉火纯青了。

吃完年糕,肚子是真的撑了,带着顾飞往出租屋过去的时候他一直边骑边揉着肚子。

到了楼下,顾飞下了车,等着他扶,他看了看四周,人影都没一个,于是直接进了楼道:“你还有瘾了啊?”

顾飞笑着跟了上来。

蒋丞刚把门打开,顾飞就从身后抱住了他,贴在他耳边蹭了蹭:“我刚吃了炸年糕,就不亲你了。”

“啊,”蒋丞笑了,“我还吃了泡菜……”

“改成蹭蹭吧,”顾飞用脚勾了一下房门,把门关上了,推着他往卧室走,一边走一边在他肩窝里蹭着,“你身上都是炸年糕味儿。”

“操,”蒋丞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快滚。”

“没事儿,我还是挺能凑合的。”顾飞在他身上又摸了两把。

蒋丞回身的时候被旁边的床绊了一下,顾飞顺势往他身上压过来,俩人砸在了床上。

“我靠,这床是木板的!”蒋丞用手在床上捶了一下,“你再用力点儿咱俩直接能砸地上去。”

顾飞笑了笑没说话,低头在颈侧亲了亲,然后趴他身上把脸埋在他肩窝里不动了。

两个人谁也没再动,就这么静止着。

顾飞能听到蒋丞的呼吸声,还能感觉到他脖子上轻轻跳动着的脉搏。

有些神奇的是,这个独处的空间里,这种两人紧紧相拥的状态之下,他居然没有想入非非。

只感觉很舒服,只想这么一直待着,发呆也行,睡着了也行。

“哎,”蒋丞的手伸到他衣服里,在他腰上搓了搓,“我发现你比看上去重多了。”

“喘不上气儿了吗?”顾飞问。

“还能坚持一分钟。”蒋丞说。

顾飞笑了,翻了个身躺到了他旁边。

“你一会儿抄作业吗?”蒋丞侧过脸看着他。

“嗯,”顾飞也侧过脸,“你呢?”

“我要做套题,”蒋丞说,“老徐居然给我找了套卷子,原来我们那儿的,三中的卷子。”

“……靠,”顾飞有些吃惊,“老徐也真是……”

“其实潘智给我找了卷子,我都做了,”蒋丞说,“但老徐这套,我还是得做做。”

“嗯。”顾飞坐了起来。

“你帮我看着点儿时间,”蒋丞下了床,坐到了床边的书桌前,“你坐……”

“你写完卷子我再抄作业,”顾飞靠到床头看着他,“你写吧。”

“那你干嘛?”蒋丞伸手在他鼻尖上摸了一下。

“我监考。”顾飞说。

蒋丞没再说话,拿了一套卷子低头开始看。

顾飞看了一眼时间,给蒋丞计了个时,然后偏头静静地看着他。

蒋丞有个让他非常佩服的技能,那就是一秒投入,就在低头看卷子的那一秒钟开始,他身边的所有的东西就像是消失了。

这种状态,顾飞从来没在身边的人身上看到过,包括易静。

蒋丞的确是特别的,跟谁都不一样。

跟谁都不一样。

顾飞闭上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从手握成的圈里看着蒋丞的侧脸。

在落笔的瞬间,包裹在他身上的那种不知不觉就吸引了目光的气场里满满的全是骄傲,让人骄傲的骄傲。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