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波澜不惊

发布于 2022-03-30  29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在车上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暖场小能手潘智在说话,他不可能一直思考人生一句话也不接,接了两句,他就会忘了自己思考到哪儿了。

算了,先不管了,蒋丞看了看顾飞的后脑勺,难得一块儿出去玩,挂着心事影响心情,影响自己的就算了,顾飞这么细心的人,肯定也会跟着被影响。

到了公园门口,蒋丞掏了钱包准备付钱,潘智一把按了他的手,也掏出了钱包:“我出来的时候跟我妈要了不少钱,你不用尽什么地主之谊。”

“我好歹是你爷爷……”蒋丞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

“我知道,爷爷你就让我尽个孝吧。”潘智依旧按着他。

在他俩挣扎的这十几秒里,顾飞拿出钱给了司机,然后下了车。

“我操!”潘智喊了一声,赶紧推着黎雨晴下了车,“怎么让顾飞给钱了!”

“放过司机吧,人家还要拉下一个活呢。”顾飞说。

潘智拿了钱强行往顾飞兜里一塞,转身飞快地跑开,迎着后头那辆车过去了:“就这儿,下下下。”

“你干嘛给钱啊?”蒋丞问了一句。

“你俩都快搂上了,我再不甩钱估计就要亲一块儿去了,”顾飞看了他一眼,“有伤风化……”

“滚,”蒋丞笑了起来,往售票处那边看了看,“我去看看门票多少钱,不知道有没有打折票。”

“我有市民票,”顾飞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卡片,“一会儿带你们进去。”

“怎么进?”蒋丞说,“也没有身份证啊。”

“我认识人,”顾飞笑笑,“小地方,没那么严的,你让他们别说话拿着身份证跟后头就行。”

人都下了车之后顾飞带着他们往侧门走了过去,这个侧门,如果不是顾飞带着,一般游客还真注意不到这儿有条路,也想不到这条路过去还有个门。

“我们过来了啊,你在吧?”顾飞边走边打了个电话。

“他腿没事儿了吗?”李松在后边儿问了一句,“昨天看着还落不了地呢?”

“快好了呗,”潘智说,“上学期我胳膊上夹板的时候,能不能动也是要结合当天心情的。”

“……那你好棒棒。”李松说。

几个人笑成一团,蒋丞叹了口气:“一会儿傻笑可以,不要说话。”

“好。”胡枫马上回答。

几个人闭着嘴挺了一会儿又笑崩了。

顾飞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瞅了瞅蒋丞,蒋丞过去跟他并排走着:“这帮磕错了耗子药的。”

“你不也经常磕错么?”顾飞说。

“放屁,”蒋丞说,又想起来自己这几个月跟顾飞在一块儿傻笑的次数也的确不少,想想都觉得跟傻逼似的,于是又叹了口气,“我大概是跟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才会磕错,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年轻嘛。”顾飞说。

侧门很小,不太起眼,进门检票那儿一共就俩人,一男一女。

顾飞走到男的旁边,把自己手里的票递了过去,那人往后扫了一眼,数了数人,低头在票上打了几个洞,挨个扫了一眼他们的身份证,就放进去了。

“这人看着眼熟啊?”蒋丞进去了之后想了想。

“刘帆他哥。”顾飞笑了笑。

“啊?”蒋丞愣了愣,“看着比刘帆正经多了。”

“刘帆再过几年也就正经了,”顾飞说,“这些人就这样,胡混几年,然后回归所谓的正轨,凑合着就过下去了,恋爱结婚生孩子,波澜不惊,一辈子就过完了。”

“是么?”蒋丞看了他一眼,顾飞说得很平静,他听完了却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表面上看起来就这样,”顾飞说着笑了笑,“至于里边儿有什么想法,就不知道了,谁还没点儿想法呢,王旭都还想着去隔壁哪个大城市开个馅饼店呢。”

你呢?

蒋丞很想问,你呢?

你也要这样顺着这个“正轨”,跟身边的那些人一样,把一辈子就这么过完么?

但他没有问。

他再次想起了顾飞的那个问题。

鬼屋在公园最里边儿,以前不是公园的地盘,这两年公园扩大了一下才一块儿包了进来,鬼屋原来是个占地不小的旧厂房。

“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弃的乱葬岗,”潘智看着鬼屋的简介,“埋的都是无主的尸首……”

“哎呀好吓人。”黎雨晴说。

“厂房建好之后,怪事就开始不断发生……”潘智继续念着,“夜里值班的工人总会听到没有人的房间里传来歌声……”

“我操,”蒋丞小声说,“说得跟真的一样。”

“万一就是真的呢?”顾飞说,“我们这边荒地多,乱葬岗也多,好些学校下边儿都是坟地。”

“你闭嘴。”蒋丞看着他。

“就四中旁边那个技校……”顾飞说了一半停下了,也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害怕?”

蒋丞没出声。

顾飞沉默了一会儿笑了起来:“我真没看出来你怕这些啊。”

“我还怕蟑螂呢,”蒋丞说,“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没有,”顾飞收了笑容,清了清嗓子,“没,其实我也挺怕蟑螂的,还有蜘蛛……”

蒋丞其实挺喜欢看鬼片儿,恐怖片儿,灾难片儿,科幻片儿……但喜欢看鬼片儿就是因为看着会怕。

别的没事儿,他就是怕鬼,这种他坚定地相信不存在但又坚定地害怕着的玩意儿。

小时候回家走到楼道里的时候,他总会盯着楼梯拐角,总觉得一转过去,就会有……

“我来!”潘智的吼声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还全身心沉浸在童年自己吓自己的回忆当中浑身立着鸡皮疙瘩的蒋丞被他这一嗓子吓得差点儿连头发带汗毛都发射出去了,忍不住跟着也吼了一声:“我操!”

“怎么了!”潘智被他吼愣了,半天才又接了一句,“来之前我就说了鬼屋我请客,我最想玩的就这个了。”

“哦,”蒋丞瞪着他看了一会儿,挥了挥手,“去吧,去买票。”

“里面应该挺黑的。”顾飞笑着小声说。

“废话,开着200瓦的灯泡还叫鬼屋么。”蒋丞说。

“我是说,”顾飞啧了一声,“你要是害怕,拉我一下应该不会有人看到。”

“……哦,”蒋丞斜了他一眼,“也许我并不需要拉您呢,不要自己想太多了。”

“你要是不拉我,”顾飞往他身后瞄了一眼,“可能别人就……”

蒋丞回头看到了正跟黎雨晴相互搓着胳膊原地小蹦着的许萌,瞬间把脑袋甩了回来看着顾飞:“我跟你说你最好检点一些。”

“嗯。”顾飞笑着点了点头。

五一假期,鬼屋排队的人比平时要多,他们在门口等着放行的时候,就能听到里边儿的人在尖叫。

“有这么吓人么?”潘智回过头小声跟蒋丞说,“叫成这样。”

“不知道,”蒋丞说,“一会儿我们进去的时候,那俩女的不定叫成什么样呢。”

“我还想单挑呢,”潘智啧啧两声,“刚问了一下不让单挑。”

蒋丞刚想说话,从里面跑出来惊魂未定的几个人,有男有女,女生脸上还带着泪痕,头发都跑乱了。

“我再也不来这里了……”一个女生边抹眼泪边说。

“啊,”许萌有些紧张地原地跺了几下脚,“我们买票的时候这几个人刚进去啊,说是全程要四十分钟呢,没走完就出来了啊?这么吓人?”

“迷路了也不一定。”蒋丞说。

“我们别跑散了啊,”许萌有些担心,“雨晴你拉着我点儿。”

“嗯,”黎雨晴点点头,一脸严肃的悲壮,“我们走中间,男生开路和断后吧。”

一帮人对于探险阵型商量了半天,最后轮到他们进场的时候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不管了,”潘智一挥手,“走!”

本来还犹豫不决的几个人一看他进了,生怕被落下,赶紧连推带攘的都进去了。

“靠,”蒋丞小声说了一句,跟着也进了面前的小门,“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吓……”

外面晴空万里,一迈进小门,阳光顿时就消失了,只剩了眼前一条窄小昏暗的走廊,连窗都没有。

他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手迅速往后兜了一把:“顾飞?”

“在。”顾飞在他手上拍了一下。

蒋丞稍微安心了一些,回头又确定了一下顾飞的距离:“跟紧我。”

“嗯。”顾飞勾了勾嘴角。

多么迷人的微笑,蒋丞有些悲伤,在这种情况下顾飞的笑容都不能让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潘智他们就在前头,正东张西望地往前走着,虽然走廊这里不算正式鬼屋,只是一个通道,可也已经有了恐怖的气息。

斑驳的墙体上有很多被水浸过的地方长出了青苔,蒋丞觉得这些青苔一定是假的,但并不敢上手摸一下确定。

一帮人谁也不敢往两边靠,都挤在中间,在靠近鬼屋正式入口的那个黑洞洞的门框时,蒋丞看到了墙上有几个血手印。

“天哪你们看。”黎雨晴小声说。

“别让我看别让我看,我什么也不看。”许萌声音都颤了。

蒋丞又回手往后兜了一把,摸到顾飞的外套之后抓住了,顾飞叹了口气,抓住了他的手,凑过来用很低的声音说:“其实你胆子并不小啊,你就不怕一回手抓着别的东西吗?”

蒋丞咬着牙回头说了一个字:“滚。”

进屋之后几个人都没了声音,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四周一片漆黑,也没有任何声音。

“都……在吗?”胡枫问了一句。

“在呢。”潘智说。

“报个数吧?”胡枫又说。

“神经病,”潘智说,“一。”

“二。”胡枫说。

“三。”李松也开了口。

“四。”“五。”黎雨晴和许萌差不多是同时出声。

“六七。”顾飞说了一句。

“……啊,我在七旁边。”蒋丞说。

几个人刚笑了两声,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又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夹在了他们的笑声里:“八……”

这带着些飘忽的声音顿时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我操!”本来笑得最响的潘智吼了一声,“谁!”

“啊——”在许萌和黎雨晴的带领下,一帮人顿时喊成了一团。

蒋丞虽然没出声,但也吓得死死捏紧了顾飞的手。

这可真是操了!

这鬼屋里还有演员!

一个小破城市里的一个鬼屋!

有演员就算了居然还他妈如此敬业!

就现在他们这动静,比刚才听到的惨叫震撼得多,外边儿的人估计得以为他们被鬼叼走了。

“有灯!”潘智喊着,“有灯!我看到墙上有开关了我开灯……”

随着啪地一声,屋里猛地亮了起来,但紧接着灯就开始疯狂地闪。

蒋丞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受到了双重惊吓暴击,一是在灯光的闪烁之下,他看清了这是一间墙上用血迹涂满了“救我”“她在那里”“不要进去”这些让人觉得后背发凉的句子,二是他和顾飞死死抓在一起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撒开。

不过这种情况下也没谁会注意到这种细节了,俩女生已经抱成了一团,连胡枫都抱住了潘智的胳膊。

就算他这会儿跟顾飞搂成一团,也完全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就在他和顾飞的手刚要松开的瞬间,对面一扇关着的门突然打开了,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个人就从门的那边猛地挂了下来,吊在了门框上。

“我靠!”正对着那扇门目睹了全过程的顾飞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蒋丞。

本来就处于惊恐当中的蒋丞连看都没太看清那边是什么情况,就也吼了一声抱住了顾飞。

大家立马又喊成一片,各自都抱紧了身边的人。

闭眼狂喊了起码十秒之后,才慢慢平息下来。

“我操,”潘智撑着墙,盯挂着门上的那个人,“假人!”

“废话这能挂个真人吗,”蒋丞吸了两口气,“我觉得我们应该平静一下,就这一个屋子,我们已经喊了两分钟了,人三个人进来的都没喊这么惨,太他妈丢人了。”

屋子里的灯还在闪,但是估计机关已经走完流程,没再有什么吓人的情况出现。

潘智扒拉了一下吊着的那个假人,也没有再动,他伸脑袋往那边探了探:“这边有亮,往这边走吧?”

大家慢慢跟着都往门那边走了过去。

“我他妈以为你多大胆子呢?”蒋丞揉了揉被顾飞勒得生疼的胳膊,看了顾飞一眼,低声说,“我个儿要矮点儿你是不是能顺着爬我脑袋上去啊?”

“哎,”顾飞又看了看吊着的假人,想想又笑了起来,“我也没说我不怕啊……我靠刚吓死我了。”

一翻惊吓之后,大家终于略微适应了恐惧,走进下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低低的哭泣声居然没有尖叫。

“声控,”潘智指了指墙角,“我们进来的时候肯定有感应器。”

这间屋子挺大的,看上去是个小车间,中间还放着两个电刨床,上面也都带着血迹,地上还有被撕碎了的血衣。

“做得还挺逼……”潘智凑过去看了看,地上一团破衣服中间突然动了动,露出了半只手,“啊——”

旁边的人没有靠近,视觉效果上没像潘智体会得那么深刻,大家都只是吓得后退了两步,潘智直接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还是很坚强地把没说完的话喊完了:“真!操!”

蒋丞没忍住笑了。

“哪个门?”潘智叹了口气。

“就一个门吧,”顾飞看了看前面的两个门,“右边那个门是逃生通道,直接就出去了吧?”

“哦,”潘智看了一下,右边的那个门下方亮着个小灯,写着出口,“那走左边。”

黎雨晴马上跟了过去,拉住了他的衣角。

“你紧张的时候别拽我,你刚差点儿把我裤子拽掉了。”潘智看了她一眼。

“哦。”黎雨晴愣了愣,然后笑了半天。

从这间屋子出去之后是走廊,走廊右侧是墙,左侧是一间一间的屋子,前面没路了,他们得从这些屋子里找到出路。

蒋丞觉得自己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一些,虽然跟顾飞走在队伍最后这种恐怖片里通常第一个挂的位置上,但……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顾飞。

居然不太有马上就挂的觉悟。

“你觉得后边儿会有东西吗?”顾飞小声说。

“我靠别吓我。”潘智在前头说。

“你后头是我们六个人,”蒋丞说,“吓得着么?”

“谁知道呢,”潘智说,“你也是阅片儿无数的人,经常有那种在前面走着的人走啊走,一回头,就他妈只剩了自己了。”

“这是个人造鬼屋,”胡枫提醒他,“就算有演员,想拖个人走也不太可能。”

“像蒋丞那样的战斗力,拖一半就成真鬼了。”李松说。

紧张的情况下,人的笑穴也容易像是被点得卡死了一样,就这一句话,一帮人莫名其妙就开始笑,一边惊恐地看着四周,一边狂笑不止。

“傻逼啊。”蒋丞感叹了一句。

不过这会儿他的感觉尤其明显,这帮人疯狂大笑的时候,他居然并没有跟着笑,想想以前,他也很少加入傻笑行列,最多是潘智傻笑的时候他凑热闹笑几声以示他俩是同一战线。

只有跟顾飞在一起的时候……他转脸看了看顾飞。

顾飞在他右边稍微靠后一些的位置,现在进的这间屋子有忽暗忽更暗的血红色的光,虽然气氛诡异,他看到顾飞冲他呲了呲牙的时候还是觉得这小子实在是720度没死角。

太帅了!

比从身后门外飘进来的那个血淋淋的鬼要帅多……

我操!

“啊——操操操——”蒋丞在吼出来的同时就觉得自己现在这反应还不如跟着一块儿傻笑了,喊得嗓子都有点儿破音了。

而且明明心里非常清楚这是一位假发都戴歪了的群众演员,他却还是吓得在吼的时候都快把心脏从嗓子眼儿那就直接贡献给顾飞了。

他这一吼,顾飞这个在进门前还嘲笑过他的人连头都没回一下,直接就跟着吼上了,他转过身跟顾飞手拉手往着人堆里扑过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这马上就要18年的人生里所有的脸都丢在这里了。

好在前面几位的脸丢得更彻底,俩女生直接摔到了地上,胡枫和李松以高出两倍的分贝边喊边往右侧逃窜。

最前面的潘智回过头的时候瞪圆了眼睛连喊都喊不出声了,就往后踉跄着,也不知道是要躲蒋丞顾飞他俩,还是要躲他俩身后的那个戴歪了假发的鬼。

那个鬼从闪进屋里到转身不小心在门框上撞了一下捂着脑袋跑走,一共也就几秒钟时间,这一屋子大好的少年们已经喊得七零八落了。

喘了一大通之后,蒋丞叹了口气:“真是……一场大戏啊。”

“这里头是不是有监控?”潘智问了一句。

“有,”顾飞往门框上方指了指,“咱们再这么摔两次,保安估计就要进来把我们强行架出去了。”

“不是,”潘智指了指他俩,想想又笑了,“你俩要不闭眼走得了,我是真没发现看着胆儿最大的俩,居然能……”

潘智看了看他俩的手,顿了顿:“跑过来的时候肝儿都让你俩吓裂了。”

蒋丞笑了笑没说话。

潘智的这个眼神,让他突然松了口气。

看出来了。

潘智的智商相对来说还是很对得起他的名字的,毕竟也是关系这么铁的朋友,这一眼估计什么都已经看清了。

蒋丞看着潘智,其实自己也许并不是不愿意让潘智知道这件事,仅仅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又扫了顾飞一眼。

顾飞偏过头,很不明显地勾了一下嘴角,冲他笑了笑。

蒋丞心里顿时毛绒绒地一阵软,就想过去狠狠搂他一下。

“走,”潘智招呼了一声,“跟紧,要扯衣服的扯衣服,要搂着的搂紧……”

然后回过头看了蒋丞一眼,声音里带着笑:“要拉手的也赶紧拉好了。”

“操。”蒋丞乐了,对他做了个口型,傻逼。

你俩。潘智也给他回了个口型。

蒋丞伸手过去抓住顾飞的手捏了捏,顾飞也捏了捏他,挺用劲的,蒋丞立刻回捏,加了力度,顾飞再次回击……

还没走到门口,蒋丞听到自己手指关节都被捏响了,他转过头瞪着顾飞。

顾飞迅速双手一合,指关节也轻轻响了一声。

蒋丞忍着笑,一脸严肃地跟上了队伍,感觉潘智要知道了他爷爷跟顾飞在一块儿的时候能蠢成这样,估计要跟他绝交。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