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网络果然是个大染缸!

发布于 2022-03-30  46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五一的假期太短,也就是比一个周末长了那么一天而已,回到学校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放过假的感觉。

而讲台上的老徐已经连续三四天都在强调期末考的事了,被反复提及的还有这个期末考之后他们将要面对的是还有一年时间就要到来的高考。

蒋丞趴在桌上,把下巴搁在本子上,半闭着眼睛听着老徐在讲台上苦口婆心,下面的人嗡嗡地说着话。

四中的这种氛围里,老徐关于期末和高考的提醒,这一个教室里的人,能抓住的重点大概都是处于中间阶段的暑假。

虽然听说高三要提前开学,但就算只有半个暑假,也比刚过完的三天五一要强得多,周围的人都已经开始提前讨论了。

“你暑假都干什么?”蒋丞偏过头问了正低头玩着手机的顾飞。

“打工,坐店里听李炎他们扯闲篇,偶尔出去吃个饭,”顾飞说,“陪二淼,暑假有时间可以陪她去做系统的康复训练。”

“……哦。”蒋丞愣了愣,听着都觉得挺无聊和疲惫的一个暑假。

“你要不要一块儿打工?”顾飞小声说,“丁竹心有活儿,她自己的,还有她朋友的。”

蒋丞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打工”这个词会出现在他的暑假生活里,但生活费,房租水电电话费,下学期的学费,以及不确定的将来的花费,让他突然觉得就凭自己手里那张卡,的确有些没有安全感。

而他这时才感觉到自己还想着暑假怎么放松最多是做做题的想法有多么甜,他愣了一会儿:“你去吗?”

“嗯,”顾飞应了一声,“我不去的也不会叫你了啊。”

“你都拍模特那些吗?”蒋丞问。

“也不是,还接别的,商品之类的,没人的还好拍些,”顾飞笑笑,“有时间还可以拍点儿投稿的片子,今年还没有投过。”

“靠,”蒋丞小声说,“你为何如此牛逼?以前投的都在哪儿了?”

“就是一些杂志,摄影的,旅游的,”顾飞放下手机,“没多少钱,但是能让我接别的活儿的时候有谈价格的空间。”

“嗯。”蒋丞点了点头。

顾飞对学习完全不上心,似乎也从来没考虑过这些事,但在别的方面用起心来还真是很牛逼。

也许将来顾飞并不需要用一个成绩或者一个学校来做支撑。

但又也许蒋丞已经习惯了通过这样的途径来衡量自己,这样漫不经心的顾飞又总让他有些不安。

潘智回去之后很快就把这次过来玩的照片整理出来了,发了不少朋友圈,还单独打了包给蒋丞发了一份。

“我发现吧,”蒋丞翻着照片,“潘智简直是一个合格的原创表情包拍摄者。”

“嗯,”顾飞凑过来看了一会儿,“连你的脸都无法跟他的水平抗衡。”

“我要不要回夸一下呢?”蒋丞说。

“不用,”顾飞说,“我有多帅我自己知道。”

“靠,”蒋丞瞅了他一眼,“你这么自恋你的迷妹们知道吗?”

“我藏得深,”顾飞笑了,“不过你有多自恋,我知道。”

“滚。”蒋丞说。

放学前他去了一趟老徐办公室,把这两天写好的卷子都拿了过去。

老徐一脸欣慰地看着卷子:“我一会儿就去找找别的老师让他们给你判判卷子,别松劲,期末考要继续加油。”

“嗯。”蒋丞应了一声。

顾飞的“伤”腿已经好了不少,现在只需要扶一把就能慢慢行走,不需要再架着胳膊往外蹦了,顾大夫的意思是再有一个星期,这夹板差不多就能拆掉了。

扶着顾飞一块儿走出校门的时候,蒋丞看到了快有一星期没见着了的顾淼。

……还有顾淼屁兜上挂着的一个娃娃。

“这……”蒋丞愣了愣,走过去弯腰看了看,这个娃娃不大,但也绝对超过了哪怕是大号包挂的尺寸,就这么用一根绳子拴着脖子挂在了顾淼屁兜的扣眼儿上。

视觉效果一言难尽。

“她自己要求的,”顾飞说,“我花了两天时间才教会她怎么把绳子系上去。”

“系绳子都要学两天?”蒋丞知道顾淼连加减法都算得很费劲,本来还想着她是不是用脑子计算不行,动手能力会强一些,毕竟滑板玩得实在太溜。

“嗯,”顾飞看了看顾淼,“有时候想想都觉得……累死了,怎么教都学不会。”

蒋丞没说话,跟顾飞一块儿把自行车推了出来,往前一骑出去,顾淼就飞快地蹬着滑板跟了上来。

炫酷的姿势,藐视世间万物的表情,狂野的发型……

“你不说让李炎给她理发吗?骗了我50块都多久了啊?”蒋丞看着正单腿慢慢蹬着自行车的顾飞。

“这就叫他过来,”顾飞拿出了手机,“一会儿去店里吃吧?陪我待会儿。”

“嗯。”蒋丞应了一声。

五一假期他俩就没怎么好好待过,上课之后连着几天顾飞他妈妈都在店里猫着,似乎是有什么心事,顾飞又要陪顾淼,又要盯着亲娘……

“你妈没事儿了?”蒋丞问。

“鬼知道,”顾飞给李炎发了消息,“不知道又跟什么人好上了。”

“她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蒋丞叹了口气。

“我让她去找心理医生,她就跟我闹,”顾飞说,“现在我也懒得说了,只要敢带到家里来,来一个我打一个。”

“……比如上回那个?”蒋丞说。

“嗯。”顾飞笑了笑。

“你也别瞎打,万一下回来个好人呢。”蒋丞想起那人被顾飞抡到树上的场面,就感觉自己从鼻子到肋条连带裤裆那儿都一阵隐隐疼痛。

“她就捧着她那颗傻白甜还爱幻想的少女心,要能在这里能找着好人我就上街果奔去。”顾飞说。

蒋丞看了他一眼,乐了半天才又叹了口气。

李大发型师兼李大厨是拎着一兜菜过来的,一进店里看到顾淼和她屁兜上的娃娃就愣住了:“拍恐怖片儿呢?”

“什么恐怖片?”顾飞坐在收银台后头看着进货单。

“妹妹背着洋娃娃。”蒋丞跟李炎同时开口。

“二淼,”顾飞叫了顾淼一声,“把李炎哥哥撵出去。”

顾淼蹬着滑板就往李炎腿上撞了过去,李炎一边往门口退一边指着顾飞:“你知道我这会儿就看你这德性我特别想说什么吗?”

“重色轻友么?”顾飞说。

“重色轻友有什么杀伤力,”李炎说,“怎么不得说你对我始乱终弃啊!”

“喊,”顾飞指了指外面的街,“再喊大点声儿,没十个人听到我腿给你打折了。”

“顾二淼!”李炎在门口大喊了一声,“你跟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哪儿去了!”

“李炎……”蒋丞犹豫了一下,走到收银台旁边小声说,“知道?”

“不知道,我没说,”顾飞看了他一眼,“不过应该差不多也能看出来了,我们一般也不聊这些……你想要我说吗?”

“不,不用,”蒋丞摇摇头,“太刻意了我反倒别扭。”

顾飞和李炎他们几个虽然并不是见天摽一块儿,但一接触就能感觉得出这几个人的稳定关系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处得出来的,所以蒋丞并不想让顾飞特意去说明什么,那种破坏了一个朋友圈子习惯节奏的事儿,想想都挺让人不舒服。

李炎在外头跟顾淼对着撞了一会儿,又拎着那兜菜进来了:“就我们四个,我就随便炒几个菜了啊?”

“行。”顾飞点头。

李炎看上去还真不像是个会做饭的,但每次顾飞这儿要是需要做饭,只要李炎在,下厨的一定是他,虽然做得味道也就那样。

不过有一点强的,就是动作快,蒋丞摸了本潘智上回给他寄来的复习资料刚看了没几页,那边桌上几个菜就摆好了。

“快吃,”李炎坐到桌边,“吃完了给二淼理发,我晚上还有事儿。”

“什么事儿?”顾飞坐了过去。

“玩。”李炎说。

“你一直没回家是吧。”顾飞问了一句。

“回个屁。”李炎皱了皱眉。

蒋丞在一边端了碗沉默地吃着,李炎不回家的事儿顾飞跟他说过,他当时就有一种庆幸自己现在没人管的感觉。

无论怎么样,至少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跟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虽然一想到李保国,他心里还是会一阵堵。

李保国这么长时间都没再联系过他,让他不知道是应该松口气,还是应该不安,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在前面等着他。

顾淼理发的时候还挺乖的,围着一块布,一动不动地坐在收银台旁边,老实地让李炎在她脑袋上一下下地剪着。

“给她弄个合适留长头发的发型吧,”蒋丞拿着书靠在椅子里,边看书边看顾淼,“好歹是一个小姑娘。”

“我一直就这么想的,”李炎叹了口气,“但是没办法啊,头发长了她就咬,而且洗头时间长了就发火。”

“以后戴假发吧。”顾飞说。

“你不怕她把一顶假发都给吃了么。”李炎说。

“没准儿以后开发点儿什么新毛病,就不咬头发了,”顾飞伸了个懒腰,伸腿往顾淼脚上踢了一脚,“是不是?”

顾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还有什么新毛病没给哥哥展示的吗?”顾飞又踢了踢她的脚。

顾淼继续面无表情。

“快点儿长大吧,”顾飞往前倾了倾身体,胳膊撑着膝盖看着她,“别让哥哥担心了好不好。”

李炎给顾淼理了很可爱的短头发,齐着耳朵尖儿,圆圆的,衬得顾淼酷炸天的表情都变得可爱了不少。

“你的头?”李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又看了一眼顾飞。

“嗯?”顾飞飞快地往蒋丞这边扫了一眼,“不弄了,天儿再热点儿我就直接剃光了。”

“剃光?”李炎愣了愣,过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好吧,知道了。”

蒋丞正在思索顾飞这个颜值能不能撑得住光头,李炎又转身看着他问了一句:“你要不要理发?”

“不用了,”蒋丞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我……”

“嗯知道了,”李炎笑了起来,“你是不是也要去剃光头?”

“不!”蒋丞坚决地给出了否定答案。

“我走了,”李炎把理发工具都收到了箱子里往收银台下面一踢,“有个事儿我本来答应了刘帆不跟你说,不过想想还是说一声。”

“嗯?”顾飞看着他。

“丫住院了,”李炎说,“他说……”

“什么?”顾飞立马站了起来,“受伤了?”

“不是,”李炎清了清嗓子,“是那什么,痔疮,明天手术,前天是我帮他开车去的医院,反正就是不让我说,也不让去看,但是我觉得吧……”

“还是要去看的,”顾飞松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这么好笑的事儿大家都不应该错过。”

“是的,”李炎点点头,“所以你通知一下罗宇他们?明天去看看吧,我订了个大果篮。”

“好。”顾飞笑了起来。

李炎走了之后,蒋丞看了顾飞一眼:“你们好残忍哦。”

“是的呢,”顾飞笑了起来,“这帮人可无聊了,就爱干这种事儿,你明天一块儿去么?参观一下刘帆的屁股。”

“……痔疮手术也不用一直光个屁股在那儿吧,”蒋丞想想也笑了,“我看你的屁股就……”

话没说完他就赶紧停下了,顾淼还坐在旁边,正专心地不停地用手指在被剪短了的头发上一下下抓着。

“二淼,”顾飞抓住她的手,“新的发型很好看。”

顾淼没有什么反应,顾飞的手一松开,她立马又抬起手继续在头上抓着,顾飞叹了口气,伸手跟着她的手指在头发里抓了抓,然后没再管她了。

“不会揪掉头发吗?”蒋丞有点儿担心。

“我试了一下,没用劲,就是不适应头发短了,抓会儿就好了。”顾飞说。

“……哦,”蒋丞看着顾淼,半天才也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她理了发会这样,早知道不催着你让她理发了。”

“总得理的,长长了还咬呢,”顾飞笑了笑,“而且也不是回回理了都这样。”

蒋丞莫名其妙有些沮丧,低头看着手里的书:“我都没有李炎了解她。”

“我跟李炎算是发小,”顾飞说,“他看着二淼长大的,这不奇怪啊,而且要这么说,李炎才郁闷呢,这么多年二淼都没怎么搭理过他,倒是跟你很亲近。”

蒋丞笑了笑,也是。

不过……笑完了他还是觉得有点儿不爽:“那我也不知道你还喝茶呢?”

“嗯?”顾飞一下没明白。

“连老徐都知道你喝茶,”蒋丞啧了一声,“居然还带老徐去喝茶呢,哎哟真是雅致呢这位少年。”

顾飞愣了愣笑了起来:“哎……”

“哎什么哎?”蒋丞说,“我就是挺郁闷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连你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我带你去吃过的都是我喜欢吃的,”顾飞往他旁边凑了凑,跟他挨着,手塞到了他背后,“还有那个茶,只有老徐知道,我也不总去,你想去的话,咱俩现在就去。”

“没,”蒋丞想想又觉得自己挺幼稚,“我就是表达一下错过了你之前十几年感觉有些失落。”

“我那十几年错过了是好事儿,”顾飞看了看他,“其实我什么都可以跟你说,但我并不愿意你真的看到,那样一路过来,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再说了,你真在这儿长了十几年,我也未必愿意多看你一眼,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滚。”蒋丞笑了笑。

是啊,如果他就在这里长大,在钢厂,在李保国家长大……

“而且我都还没说我很郁闷呢,”顾飞把手伸到了在旁边趴桌上写作业写得鼻子都快蹭到纸上了的顾淼的脑门上,往上推了推,“我跟着你一帮同学,天天听着你以前跟他们一起的事儿,我上哪儿哭去。”

“靠,”蒋丞看着他,“我的过去多简单啊,就是上上课,旷旷课,跟人争争年级前三……”

“不是还交过女朋友么。”顾飞说。

“那不叫女朋友,”蒋丞想了想,“就,我也说不清,跟凑热闹似的,就边儿上的人起个哄,她给我带带早点,没事儿打个电话发几条信息,然后就是她生气,哄,她生气,哄,她生气,哄……”

“哟,”顾飞有些意外,“你还会哄人啊?”

“压着火哄,不然呢,人毕竟是个女的,反正挺烦的,”蒋丞皱皱眉,“我就跟个傻逼似的,什么也没干,就成天哄人玩了。”

“什么也没干?”顾飞勾了勾嘴角。

“嗯,”蒋丞斜了他一眼,“手都没拉过。”

“这么纯情,”顾飞往顾淼那边看了看,凑到他耳边小声说,“现在怎么一点儿都不纯情了。”

“操,”蒋丞也压着声音凑到他耳边,“我现在不纯情么?我现在一样英俊而纯情。”

“对,没错,”顾飞继续咬着耳朵,“跟我一样纯情。”

“不是,”蒋丞瞪着他,“您稍微把脸往里收收行吗挤着我了!”

顾飞笑了起来,看着他乐得有点儿停不下来了。

“笑个屁啊,”蒋丞叹了口气,很费劲地压着声音,“就撸几把,你别笑得好像咱俩干了什么似的。”

“撸几把还不算干了什么啊?”顾飞笑着说,“那要干点儿什么才算干了什么啊?”

顾飞这话估计也没太走脑子,这句一说出来,两个人瞬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暧昧的,不能见人的,做贼心虚的,想脸红还不好意思脸红的状态里。

蒋丞第一反应是会有无数臭不要脸的图片从眼前飘过,而且里面一定应该有顾飞臭不要脸的

但怎么也没想到首先飞出来的弹幕居然会那么的天马行空。

还没满18岁呢。

未成年人保护法。

应如何理性看待婚前性行为。

……都他妈什么鬼?

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顾飞已经倾过身体去给顾淼纠正她鼻子又要贴在纸上的书写姿势了,他瞪着顾飞的后背。

这一瞬间,不能描述的各种画面才猛地爆发了出来。

我操!

他感觉自己简直能用意念把顾飞的衣服都给烧了。

我操!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看过那么多小黄片儿!

我操!

网络果然是个大染缸!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