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我错了丞哥

发布于 2022-03-30  36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这是蒋丞到四中之后,第一次没把作业写完。

自习课上写了一半,剩下的本来想着晚上写,但被李保国的事儿弄得心里很烦躁,也就没什么情绪了,而且跟顾飞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他也不想动。

一直到他摸过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快两点了,才挺不情愿地坐了起来:“都这么晚了。”

“明天我起不来了,”顾飞靠在床头,“你明天起来了自己去学校吧,别叫我了。”

蒋丞看了他一眼:“这段时间一直没迟到,真是苦了你了。”

“没办法,谁让我男朋友是学霸呢,”顾飞说,“宝宝也就是心里苦,一般不说出来。”

“滚蛋,”蒋丞下了床,打开了衣柜,“睡吧,你穿我睡衣。”

“你就一个独苗枕头吧?”顾飞问。

“嗯,”蒋丞拿了套睡衣出来扔给他,“一会儿给你个毛巾被自己卷一下。”

“我不睡那玩意儿。”顾飞回答。

“那你睡枕头,我睡毛巾被。”蒋丞说。

“不。”顾飞说。

“找抽呢?”蒋丞看着他。

“我要睡一样高的,一个高一个低不行。”顾飞说。

“你这什么莫名其妙的习惯,”蒋丞把毛巾被扔到他身上,“你自己整理一下弄成一样高吧。”

“好嘞。”顾飞站了起来。

蒋丞洗漱完了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那个独苗枕头已经被放到了书桌上,床头的位置被叠成了长条的被子占领了。

“……什么鬼?”蒋丞愣了愣。

“一样高了,”顾飞拍了拍手,“双人枕头……你有牙刷吗?”

蒋丞从柜子里拿了把牙刷给他,又看着床头,早知道那天直接买个双人枕头了,自己果然还是太纯情,买床上用品的时候居然心无旁骛地一点儿也没想着床上会有几个人。

“这牙刷为什么没有包装,”顾飞把牙刷伸到他眼前一下下晃着,“是不是潘智用过的?”

“一套两支,拆了以后……”蒋丞说了一半停下了,斜了他一眼,“是啊就是潘智用过的,我没舍得扔呢,。”

“挺好的,”顾飞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潘智吧,长得还不错,性格呢,还比你好……”

蒋丞没出声,看着他进了厕所之后,过去把厕所门一关。

“想把我锁厕所里么?”顾飞在里头笑着说,“你们学霸是不是不太有生活常识,厕所门一般都从里边儿上锁。”

蒋丞冷笑了一声:“你们学渣的观察能力果然是差。”

这套房子之前只有房东大妈一个人住,大概是为了安全起见……他伸手把厕所门上的一个插销一拔,门从外面被锁上了。

顾飞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接着就听见他拧门锁的声音。

“这个世界还需要你探索。”蒋丞靠在门边。

“我操?”顾飞一边拧门锁一边在门上敲了敲,“你不是吧,你这什么行为啊,大半夜的。”

“打击,”蒋丞说,“报复。”

“我错了。”顾飞马上说。

“……不是,”蒋丞有点儿想笑,“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你好歹也是钢厂小霸王。”

“不能,”顾飞说,“我错了丞哥。”

“你能不能按剧本走,”蒋丞说,“好歹先嘴硬威胁我一下,然后再跪地求饶啊?”

“丞哥我错了,”顾飞靠在门上一下下轻轻敲着,“放我出去呗,我错了。”

“……硬气点儿行不行!”蒋丞说。

“不行,”顾飞继续用可怜巴巴的语调说着,“我错了,我再也不瞎吃醋了,丞哥放我出去吧。”

“先洗漱,别浪费时间!”蒋丞说,“都他妈几点了!”

“哦。”顾飞应了一声。

接就听到他刷牙洗脸的声音,蒋丞回屋去把手机拿了过来。

“丞哥,”里面的水声停止之后,顾飞的声音重新在门后响起,还是可怜巴巴的,“丞哥你在外面吗?”

蒋丞点了录音,把手机贴到门上:“再说一遍。”

“丞哥我错了。”顾飞说。

“刚才那句,特别可怜的那句。”蒋丞说。

“丞哥你在外面吗?”顾飞很配合,还在门上轻轻抠了两下,“放我出去吧。”

“再求两句,情真意切点儿。”蒋丞忍着笑。

“求求你了丞哥,”顾飞小声说,“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我错了,放我出去吧。”

“说,你是谁。”蒋丞说。

“我是小兔子乖乖。”顾飞还是小声说着。

顾飞这种平时跟朵高岭之花似的脸一拉就能冻人一哆嗦的人设,撒起娇来却毫无违和感,简直给人一种他从来就是一朵娇花的错觉。

蒋丞都想过去摸摸小兔子乖乖脑袋上有没有小花花了,很满意地把这段录音存好之后他打开了厕所的门:“我跟你说……”

话还没说完,门被顾飞一把拉开了,接着蒋丞就觉得一阵风卷了出来,没等他回过神来,顾飞已经一把拿走了他手里的手机,抱住他往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你是不是还录音了?”

“我操?”蒋丞有些震惊,说好的小兔子乖乖呢!

“是不是还挺过瘾的啊!”顾飞又咬了他一口,恶狠狠地把他推进了卧室里,“丞哥!”

蒋丞乐了:“我操,我大意了?”

“太大意了!”顾飞又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到了床上,然后扑了上来,搂着他就是一通亲,手摸进了他衣服里,“兔子急了要吃肉。”

“滚!”蒋丞摸到他腿上掐了一把,“我操别瞎撩,太晚了,一会儿折腾完了还要收拾,今儿晚上还睡不睡了!”

“遵命,”顾飞瞬间松开他起身,拿过了他的睡衣,一边脱了衣服换睡衣一边说,“你看我是不是很收放自如。”

蒋丞躺床上乐了半天,然后就不怎么乐得出来了,顾飞衣服一脱只剩条裤衩的时候,他都能感觉自己的呼吸猛地一顿。

但没等看过瘾,顾飞已经套上了睡裤,他只好看腰和背,没两眼呢,顾飞把衣服也穿上了。

“等等。”蒋丞伸出了尔康手。

“嗯?”顾飞转脸看着他,正把衣服往下拉的手停下了。

就这个姿势,简直了,蒋丞盯着顾飞的腰,全身上下除了脸之外唯一还留在他视线里的一片流氓之土。

“别动。”蒋丞说。

“怎么了?”顾飞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蒋丞迅速地收回手在自己鼻子下边儿摸了一下,还好,没有鼻血,然后他从床上蹦了起来,扑过去搂着顾飞,一口咬在了他腰上。

“啊——”顾飞吼了一声,揪着他头发拽了一下没拽开,只好扳着他的肩往后推,“蒋丞你他妈是不是吃了硫酸把脑子烧空了!”

蒋丞没理他,咬着他没松嘴,顺手一把把他裤子给扯开了,手握了上去。

“我……”顾飞的身体顿时绷了一下,抓着他肩的手也紧了紧,另一只手撑到了旁边的书桌上,“您不是说太晚了折腾……完了还要收拾……”

顾飞仰头吸了一口气之后没能把后面的话说完。

蒋丞拉了他一下,两个人倒在床上,咚咚两声。

蒋丞百流氓之中还抽空琢磨了一下这动静,感觉这床早晚有一天要塌。

这片居民区的劳动人民,比李保国家那边的要勤劳,早上起得早,嗓门儿也大,没有特殊原因,蒋丞很少能睡过头。

但今天就睡过头了,因为心情烦闷跟男朋友聊天儿到半夜还精神百倍兴致勃勃地撸了一炮,这个原因非常特殊。

所以他睁开眼睛摸过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时间显示第一节课都快下课了。

“操。”蒋丞把手机扔开,闭上眼睛,迟到了……迟到了就迟到了吧,算是给自己放个小假。

又迷糊了一会儿,他伸手往身后摸了摸,摸到了顾飞的屁股。

顾飞没动,估计睡得正香。

不过……蒋丞撑起来往后看了一眼,昨天明明是顾飞搂着他以号称最受欢迎的汤勺式睡姿入睡的,早上起来这货居然背对着他。

啧。

一点儿也不甜。

蒋丞抓过衣服胡乱套上下了床,又凑过去看了看顾飞,说实话,顾飞的各种样子他差不多都看全了,就这个睡觉的样子,还真是没怎么看过。

顾飞睡觉挺老实,侧身侧得也很标准,半张脸埋在被子里,睫毛很乖地垂着,蒋丞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伸手过去在他睫毛上摸了一下。

顾飞的眼睛颤了颤,他收回手,过了几秒又伸过去摸了一下。

“抽你啊。”顾飞闭着眼睛,埋在被子里说了一句,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睡意。

“靠,”蒋丞笑了,“醒了啊?”

“您这么欠,想不醒都不行吧,”顾飞睁开了眼睛,“大清早地盯着人看,看到眼屎了没?”

“没有,”蒋丞想了想,立刻后退了几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有吗?”

“不知道,”顾飞说,“我还没来得及看。”

“你起吗?已经晚了快一节课了,”蒋丞拿过裤子边穿边说,“你为什么用后背对着我睡觉?”

“哎,”顾飞翻了个身平躺着,“我想搂你来着,你睡着以后跟他妈神经病一样,我刚抱过去,回手就是一胳膊肘,肋骨差点儿没让你给我砸断了,我没睡沙发上去就不错了。”

“不能吧?”蒋丞愣了愣,“上回我在你家睡觉的时候也没这样啊。”

“废话,”顾飞叹了口气,“那会儿我也没碰你啊,而且我就跨过去还差点儿让你揍了呢。”

“……来来来,丞哥揉揉。”蒋丞过去在顾飞肋条上摸了摸。

顾飞伸了个懒腰:“你先去学校吧,咱俩一块儿迟到再一块儿去学校,你信不信今天贴吧得瘫痪。”

“嗯,”蒋丞笑了笑,“你是不是挺享受的?你看,那贴吧因我而瘫痪,而我,就是那英俊的花式帅,我,也是那潇洒的帅炸苍穹。”

“傻逼。”顾飞笑了起来。

昨天晚上的心情不怎么好,撸完之后有所缓解,早上起来看到顾飞之后又继续上扬,出门的时候想到李保国,情绪又有些低落,只能迅速拿出手机,翻出顾飞的照片吸一口……

蒋丞在门卫室的迟到名册里写上自己的名字。

“蒋丞啊,”门卫看了他一眼,“年级第一还迟到啊?”

“啊,”蒋丞应了一声,“年级第一也有睡不醒的时候啊。”

进教室的时候正好压着第二节上课的铃声,蒋丞坐到最后一排自己的位置上,屁股刚挨着椅子,周敬就回过了头:“你迟到一节课啊?”

“是啊,”蒋丞说,“你算术得真好。”

“你居然还会迟到啊?”周敬又说。

“是啊,”蒋丞拿出书,“我还会旷课呢。”

周敬继续说:“你……”

“嘘,”蒋丞竖起食指,“闭嘴要不揍你。”

周敬有些不爽地啧了一声,转回了头,没到两秒又转了过来:“哎蒋……”

蒋丞伸手对着他脑袋用手指狠狠地弹了一下。

“啊!”周敬捂着头,“我靠这么狠!我就是想说怎么现在就有蚊子了!”

蒋丞看着他,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你脖子。”周敬指了指他。

脖子。

蒋丞这一瞬间的感觉就是想扑过去把周敬当场灭口。

他都不用摸也不用看更不用想,光是这两个字一说出口,他瞬间就已经知道周敬看见了什么!

顾飞昨天晚上咬他的那一口!

就他妈正好咬在脖子上!

*的玩意儿咬得还挺狠!

肯定留下了牙印!

而他早上由于神智不清洗漱的时候都没仔细观察自己英俊的面容以及英俊的脖子!

我操!

“大概有吧。”蒋丞说。

“才五月呢……”周敬搓着脑袋,念念叨叨地转回了身,“你家是不是种了好多花花草草啊……”

好在第二节是老鲁的课,他进来站到讲台上就是一声暴喝:“都睡醒了没!”

蒋丞都能感觉到一片低着的脑袋同时都抬了起来,周敬自然也被这声暴喝打碎了记忆,放下了蚊子包的事儿。

“上课!”老鲁吼。

蒋丞低头拿出了手机,迅速地打开了前置摄像头,装着玩手机的样子把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脖子看了看。

操。

果然有顾飞的虎牙留下的两个明显的红点,唯一庆幸的就是红圈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已经变得淡了,如果不凑近了,看不出是一圈牙印。

他对着脖子拍了张照片,给顾飞发了过去。

-你他妈干的好事!

顾飞很快回了消息。

-男朋友你脖子真美

-滚!!!!!

-我桌斗里有创可贴,你拿两片贴一下

蒋丞扔下手机,伸手到顾飞的桌斗里摸了摸,摸到了一整盒创可贴,他拿了两片出来,趁着这会儿四周的人都被老鲁吼愣了,迅速地撕了贴到了牙印上。

又拿起手机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别的蚊子包了,这才松了口气。

一直到第三节课下课,顾飞都还没来学校,蒋丞正想给他发个消息问问他是不是还没起床,就听到走廊上有女生的尖叫声。

“天哪我要疯了,他是疯了吗!”

“我觉得很好看啊,啊啊啊很酷啊!你不觉得很酷吗!”

“我喜欢他原来的样子啊!”

“又没毁容,我也觉得现在这样挺酷的……”

蒋丞转过头,看到一排女生都趴在走廊栏杆上往下看着。

“看谁呢?”王旭站在旁边,“这学校里有个屁的很酷的人,一帮没见识的。”

“我去看看,”周敬很有兴趣地起身出了教室,趴到栏杆上往下看了一眼之后就猛地转过了头,“我操,顾飞!”

“他怎么了?”王旭愣了愣。

“剃了个光头,”周敬说完又看了一眼,再转回头的时候笑得不行,“跟老徐在操场上说话呢。”

“我靠我看看,”王旭马上从蒋丞身后贴着墙挤了过去,“校规里不是说了不让剃光头么……”

“我们还有校规啊?”周敬的同桌迷茫地接了一句。

顾飞的光头,居然说剃就剃了,早上他出门儿的时候顾飞都没提这个事儿,蒋丞坐在椅子上没动,内心有些翻腾。

他完全不介意顾飞是不是光头,以顾飞的颜,只要不是地中海,什么样的发型应该都能撑得起。

但是顾飞突然就变成了秃瓢,这还是让他有些震惊,震惊完了又有点儿想笑。

他很想跟着趴栏杆上去看两眼,但做贼心虚的感受比较强烈,他最终还是坚持坐着没动。

反正顾飞一会儿就得上来,他不仅可以看,没人的时候他还可以摸,还可以亲……

不知道亲起来是什么口感。

过了几分钟,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顾飞从教室前门晃了进来,戴着顶鸭舌帽。

他刚一迈进来,教室里就响起一片口哨声和拍桌子的声音,夹着女生的没压住的尖叫声。

顾飞面无表情地慢慢晃到蒋丞身边坐下了。

蒋丞也全程面无表情,从帽子边缘能看到顾飞脑袋上的青皮,严格来说,他并没有完全剃光,基本是贴着头皮,视觉效果上跟光头差不了多少了。

“顾飞,”周敬撞了撞桌子,回过头,“哎顾飞,顾……”

顾飞用手指了指他,他停下了,过了两秒才又继续说下去:“帽子摘了看看,是全剃光了吗!老徐说什么了?”

“滚。”顾飞简单回答。

周敬有些失望地啧了一声转回了身。

顾飞在旁边清了清嗓子,蒋丞扭脸看着他。

他也转了脸跟蒋丞对视着,俩人面无表情地绷着看了好半天,顾飞低声问了一句:“怎样。”

蒋丞趴到桌上,脸冲着桌子一通狂笑,笑得都快咳嗽了。

“不是,”顾飞也趴到了桌上,“有这么好笑吗?”

“不知道,”蒋丞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你早上也没说要去剃头啊。”

“我昨天就说了要剃光头。”顾飞说。

“真是言出必行啊,”蒋丞看了看四周,发现不少目光,“哎还想让你摘帽子让我看看呢。”

“你要看啊?”顾飞摸了摸帽檐。

周围顿时一阵低低地骚动,蒋丞摇了摇头:“算了吧,都等着看呢。”

“挺好看的。”顾飞说。

“那别摘了,”蒋丞压着声音,“我回去慢慢看。”

顾飞笑了笑:“我估计今儿晚上二淼起码得摸半小时。”

“为什么要剃个光头啊?”蒋丞小声问,“原来不是挺好的么。”

“那个花纹,”顾飞拿出手机趴在桌上扒拉着,“不想留着了。”

“我一直也没问过你,”蒋丞想了想,“你那个音符,跟丁竹心耳朵上那个,是不是一套的?”

“……算是吧,之前一块儿弄的,”顾飞说得有些犹豫,“挺长时间了,也一直没换。”

“哦,”蒋丞小声说,“一块儿玩乐队的时候吗?”

“嗯,”顾飞点了点头,又看了他一眼,“你居然……”

“什么?”蒋丞问。

“没吃醋?”顾飞说。

“啊,”蒋丞愣了愣,“我操|我忘了。”

顾飞乐了,对着手机屏幕笑着。

蒋丞啧了一声没说话。

吃醋还真是一不小心就忘了吃,大概是因为现在这个阶段,跟顾飞在一起的这种感觉,根本没有吃醋的缝隙。

不过一旦想起来了,就觉得这个醋不吃白不吃了。

虽然不是什么情侣玩意儿,但也是跟丁竹心之间特有的某种联系,这么一想,蒋丞顿时就跟“老徐都知道你喝茶但我不知道”似的有些不爽。

情侣玩意儿。

其实挺幼稚的,他一直觉得弄这些东西很傻逼,初中往下的低龄层才爱干这种事儿……但是现在,他扫了顾飞一眼,他感觉自己强烈地想在顾飞身上的什么地方打下自己的标记。

啧啧。

按学霸的理性分析,自己现在这种心态,就叫太喜欢了所以产生的强烈占有欲。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