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我色起来也是学霸级

NyaDooNyaDoo·2022-04-05·108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虽然蒋丞学霸的猜测跟自己的真实想法完全相反,但顾飞觉得没所谓,反正也不可能跟蒋丞去解释自己的想法,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想法让蒋丞觉得不踏实。

他决定老实地配合,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以防学霸再给他来一口。

而且蒋丞说这话时满满的全是性感,顾飞盯着他只觉得想直接一胳膊把他掀翻在旁边的操作床上,脑子里各种不良画面,什么牙医床play,火车卧铺play的全都在振臂高呼着。

好在这一口咬得实在全情投入有点儿狠,简直快赶上那天指虎砸锁骨上的疼痛了,他脑子里的画面转瞬即逝,及时地回到了正直好少年的状态里。

“这个应该可以了,”蒋丞退了一步,看了看牙印,“真圆啊,我发现我牙还挺好的。”

“是,”顾飞往锁骨上摸了摸,“毕竟是能咬掉拉链头的牙。”

“没错,”蒋丞眯缝了一下眼睛瞅着他,“所以你给我老实点儿,要不我把你嚼了连渣都有剩不下。”

“知道了。”顾飞非常诚恳地回答。

陆老板准备好了要用的工具,进来看了看牙印:“可以了,是要卡通一些的,还是立体感强些的?”

“有什么区别吗?”蒋丞问。

“你们可以看看照片,”陆老板把旁边的笔记本打开了,找了几张图片出来,“立体感强一些的呢,就像这样的……”

蒋丞有些吃惊,原来往身上弄牙印这么傻逼的事儿干的人还不少,他和顾飞在一群傻逼的掩护之下顿时就显得不那么傻逼了。

但是这个立体感觉强的牙印,他看了一眼立马就觉得有些受惊,黑色的牙印,视觉上还带着红肿的效果,有些惊悚。

“这种不行吧?”蒋丞看着顾飞,“看着跟即将毒发了似的。”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顾飞靠在一边小声唱了一句,“卡通的什么样?”

“卡通就平面一些,阴影做得少,没有那么强的立体感,”陆老板又展示了两张图片,“基本就是按你咬上去的痕迹做个平面的,这种比较可爱。”

“那就这种,”蒋丞看了看照片,相比之下,卡通的虽然叫卡通,但实际上看着比立体的那种正常多了,没有那么强烈的非主流傻逼感,“能不用黑色吗?”

“什么颜色都行,你要喜欢,给你做成七彩都可以,”陆老板说,“但是我个人建议还是深一点的颜色,比较好看。”

要不是考虑到这种一旦弄上去,就算洗也不是马上能洗掉的,蒋丞还真想给他弄个什么粉红粉蓝的,小兔子乖乖嘛。

最后还是挑了黑色,低调的傻中带酷。

顾飞躺到床上之后,陆老板戴上手套,一样样开始展示要用到的一次性工具,这个针头那个管子的,蒋丞一边看一边觉得这做个文身跟要上刑了似的。

接就是就是消毒,开始描出图案。

描完之后陆老板还让蒋丞检查了一下,又拿个镜子让顾飞看了看:“就大致是这个样子,没问题我就开始割线了。”

听陆老板的解释,割线就是先把图案的边缘给划拉出来,但就是这个“割”字,让蒋丞觉得自己大腿内侧隐隐作痛,他皱了皱眉:“不抹点麻药什么的吗?”

“这个面积不大,能忍还是忍一下吧,”陆老板说,“好的药膏倒是不影响上色,但是影响皮肤的弹性,对图案形状还是有影响的。”

“那你忍忍?”蒋丞把脸伸到顾飞脸上方看着他。

“嗯。”顾飞笑了笑。

蒋丞控制着自己低头一口亲下去的冲动,坐回了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陆老板拿了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跟笔似的东西开始在顾飞锁骨上一下下地不知道是戳还是割的折腾着。

顾飞没什么反应,这个疼痛估计还是能忍的。

就是时间有点儿长,这个陆老板戴着个口罩,半脸投入地低头忙活着,光是割这个线,就精雕细琢地用了四十多分钟。

“准备开始上色了,”陆老板一边换工具一边说,“现在应该不怎么疼,一会儿开始上色就会有点儿疼了,不过痛并期待着嘛,还是很有乐趣的。”

蒋丞在旁边搓了搓腿,小声问顾飞:“疼吗?”

“现在还行,感觉不太大,”顾飞偏过头冲他笑了笑,“可能这里的皮肤不够细嫩,就不觉得疼,如果是大腿内……”

“闭嘴。”蒋丞打断了他的话。

“大腿内侧也还好,其实还不如锁骨疼,大腿上有脂肪,相对来说没那么痛,”陆老板看了蒋丞一眼,“你的牙印是要做在大腿内侧吗?”

“啊,”蒋丞有些尴尬地跷了个二郎腿,“您开始上色吧。”

上色的过程相当无聊,蒋丞在一边看着陆老板拿着跟牙医用的洗牙器差不多的玩意儿趴床头那儿,一点一点地弄着,而且视觉效果也跟洗牙似的,时不时就得擦一下渗出来的血。

蒋丞不怕血,但是一联想到自己身上,也还是有点儿慎得慌。

他拿出手机,对着顾飞那边拍了几张照片,低头开始p图玩,折腾了一会儿之后顾飞说了一句:“你要无聊,不如帮我把爱消除那关过了,老过不去,我都好几天没玩了。”

“……行吧。”蒋丞伸手往顾飞裤兜里摸了摸,先隔着裤子捏了捏他的腿,才把手机拿了出来。

顾飞啧了一声。

“是不是疼?”陆老板马上问。

“不是,”顾飞说,“已经疼麻了,感觉不到疼了。”

“差不多了,”陆老板擦了擦渗出来的血,“你锁骨漂亮,这个文出来肯定很酷。”

蒋丞凑过去看了一眼,牙印已经有了半圈,虽然皮肤是红肿的,但效果还是能看得出来,比起立体的那种要好看不少,顾飞锁骨形状漂亮,这么一衬,的确还挺性感的。

……可以原谅陆老板一直在他锁骨上肩上来回摸的行为。

蒋丞捏着顾飞的手指给手机锁了锁,开始给他过关。

不过一打开弱智消消乐的界面,他就看到了三百多颗小红心:“我操,这么多心?”

“嗯,”顾飞笑了笑,“几天没玩攒的。”

“我半个月没玩也攒不了这么多,”蒋丞点开他好友看了一眼,有种好友列表翻不到头的感觉,“好友数量有点儿惊人啊。”

“都是同学什么的,”顾飞说,“为了小红心,就这么多人,平时老玩的话都存不住呢。”

蒋丞简直不理解顾飞这种行为,平时宛如一朵高岭之花但为了玩个游戏居然能加上一堆他平时根本不搭理估计连认都认不全的人,一个学渣,为了一个弱智游戏,连精心维护了十多年的人设都不要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顾飞卡的这一关李炎已经过了,蒋丞看了一眼,李炎差一关就能到顶了,竞争对手即将登顶并向自己发来得瑟贺电,而自己还被卡在特别恶心,步数超级少的那一关,实在挺憋气的。

蒋丞低头开始琢磨,如果文身的时间够长,他没准儿能多过几关。

他们学霸的强项就是无论做什么事都能迅速集中注意力,哪怕是一个弱智游戏,也能认真投入,用脑效率和时间效率都不是顾飞那种半吊子渣渣能比的。

这一关蒋丞用了六颗心通过了,接着又继续冲了两关,离李炎还有两关的距离,正想活动一下有些发酸的脖子继续,那边陆老板手里的伪牙医小机器停了。

“可以了,”陆老板说,“看看效果,现在还是肿的,等消肿之后就不一样了。”

“我看看!”蒋丞立马蹦了起来,撑着床沿凑了过去。

这是他的牙印,这是他留在顾飞身上的记号,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果然是值得的。

顾飞的锁骨和肩那一块有些红肿,但还是能看得出上面的黑色牙印很漂亮,当然,这也跟自己的牙长得整齐划一风流潇洒有很大关系。

总之这个牙印比蒋丞想像中的要漂亮不少,他拿过镜子上顾飞看了看:“我觉得不错,你感觉呢?”

“你牙真整齐啊。”顾飞看着镜子笑了。

“废话,我不光牙整齐,我整个人都很整齐。”蒋丞说。

陆老板需要休息半小时,蒋丞和顾飞到楼下转了转,找了个小咖啡店要了点儿吃的坐下了。

“衣领拉开我看看。”蒋丞盯着顾飞的肩。

“刚不是看过了么,”顾飞拉开衣领,“过两天消肿了才能看出效果吧。”

“疼吗?”蒋丞问。

“火辣辣的,”顾飞皱了皱眉,“我一直忍着没说,真挺疼的,我以为戳麻了以后能不疼了呢,结果就是在一片疼里跳着疼。”

“我操,”蒋丞让他这一说,顿时有些紧张,顾飞是个很能忍疼的人,这要换了自己,不知道会是什么状况了,“他刚是不是说腿上有脂肪所以没那么疼?”

“嗯,”顾飞看着他,“你要是怕疼……我看他家还有纹身贴卖呢,很漂亮,比几块钱买来玩的那种逼格高多了,还能定制……”

“你他妈什么意思啊?”蒋丞打断了他的话。

顾飞真的特别想跟蒋丞认真探讨一次关于傻逼是谁传染的谁这个问题,他在认识蒋丞之前,真的不会出现这种一次又一次说错话的情况,特别是这种已经思考过的内容。

“你不是怕疼么。”顾飞只能给自己圆场。

“人都说了有脂肪的地方没那么疼,”蒋丞看着他,“而且我怕不怕疼跟我能不能忍疼是两回事儿好吗?我都没试试到底疼不疼呢。”

“试了以后发现好疼怎么办,弄个半拉牙印么?”顾飞笑着说,“要不改成弄屁股上得了,脂肪更厚。”

“不行,”蒋丞啧了一声,“就得是大腿根儿。”

“为什么?”顾飞想了想,“这么色|情真不像是学霸的风格。”

“色|情吗?”蒋丞眯缝着眼也想了想,“我色起来也是学霸级别的。”

顾飞笑着没说话,蒋丞就有一点特别好,注意力很容易就能被转移,说起来是个敏感细腻的人,但心大起来也能装下好几g种子了。

“我告诉你,”蒋丞拿起一块蛋糕慢慢吃着,“为什么我非得把牙印弄在那儿。”

“嗯,为什么?”顾飞问。

“弄在那儿的话,我自己撸的时候一看,哟,我男朋友的牙印,”蒋丞笑眯眯的,“就跟你给我口似的。”

“……我操。”顾飞看着他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怎么样?”蒋丞继续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是,”顾飞笑了起来,“你真想让我给你口你给我打电话啊,我马上到,或者你直接过来找我……”

“滚,”蒋丞瞪着他,“你还顺杆儿上了,爬得还挺快。”

“我说真的。”顾飞又补了一句。

“要打架吗?”蒋丞狠狠咬了一口蛋糕。

进行过这种无耻的没下限臭不要脸的话题之后,再回到陆老板的工作室时,蒋丞老有一种他给顾飞付了钱然后把他带进了小黑屋准备进行可以打110的活动似的。

“进去准备一下吧,”陆老板还是这套话,“我准备一下工具,都有得换新的了。”

“好的。”顾飞进了操作间。

蒋丞跟进去的时候,顾飞正站在床边搓着手冲他笑。

“你要敢打击报复,”蒋丞指了指他,“我就抽你。”

“快脱。”顾飞继续搓手。

“脱……什么?”蒋丞一下没反应过来。

“裤子,”顾飞说,“你不是要我给你口么。”

“我操,”蒋丞赶紧扭头往外间看了一眼,“你他妈还能不能矜持点儿了啊!脸皮都够挖个三层地下停车场了!”

说实话蒋丞到这会儿才开始直面自己要在这种地方文身的现实,顾飞趴过来咬一口也就算了,关键是陆老板也得趴这儿,趴的时间还不短。

“要换地方么?”顾飞笑着问。

蒋丞没说话,靠着墙沉思了很长时间,最后一咬牙,把裤子给脱了下来:“不换。”

“哎!”顾飞被他这突出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过来挡在了他身边,“你干嘛?”

“咬啊,”蒋丞把裤子往旁边一扔,坐到了床上,脱了鞋右腿往床沿上一踩,“来吧这位少年。”

顾飞往外间看了一眼,清了清嗓子。

“赶紧的,”蒋丞担心一会儿这姿势咬一半的时候陆老板进来了,“清什么嗓子您是还想高歌一曲么?”

“来了。”顾飞看了看他,突然两步走了过来,把他往后一推,再扶着他膝盖往旁边一压,低头一口咬了下去。

蒋丞被这个新时代的速度吓着了,再加上顾飞猛地往他两腿之间那么一埋,他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跟泡在了小黄片儿里似的,满脑子满眼全是少儿不宜的镜头以及自己以万马奔腾之势冲出去产生了十万八千个相关画面的想像。

愣了起秒有五秒钟,他才在一阵疼痛中回过神来。

“我操疼疼疼疼疼……”他赶紧推了推顾飞的脑袋。

顾飞咬着他大腿根儿没撒嘴。

“你大爷啊顾飞!好吃么!”蒋丞又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压着嗓子,“是不是还得给您上点儿蘸料啊!”

顾飞还是没松嘴,抬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又过了好几秒钟,才终于抬起了头。

“哎操,”蒋丞往后一倒躺在了床上松了口气,“顾飞你完了,今儿这事儿我给你记一笔,我跟你说你要不给我真弄爽了我……”

“你知道吗,有些人,”顾飞低头贴到了他耳边轻声说,“会以各种你情愿或者不情愿的方式,留在你的记忆里,比如我。”

“写诗啊?”蒋丞笑了笑。

“随便肉麻一下。”顾飞迅速回头往外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狠狠在蒋丞嘴上亲了一口。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