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NyaDooNyaDoo·2022-04-05·102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一碗面顾飞吃得没滋没味儿的,本来说好要去王旭家吃馅饼的现在也去不成了,这方便面跟大肉馅饼一比,那真是格外的无趣。

特别是一抬眼就能看到坐在自己对面发呆的蒋丞,这面就变得更没意思了。

顾飞有点儿担心,蒋丞现在这状态,看着真不像是真的缓过劲儿来之后的平静,而是根本就还恍惚着没醒。

今天晚上他不想让蒋丞一个人呆着,但现在又不敢随便开口让蒋丞留下或者自己上蒋丞那儿过夜去,总怕哪一句话,哪一个点,就让蒋丞爆发了。

吃完面他把碗洗了,回到店里的时候,蒋丞还坐在那里没动。

他过去把桌子收了放到一边,站在蒋丞身边。

“钢厂那个房间,”蒋丞过了挺长时间才问了一句,“今儿晚上有人在吗?”

“没有。”顾飞回答。

“陪我去那儿待一晚上吧,”蒋丞说,“我不想在熟悉的地方过夜。”

“好。”顾飞点头。

又站了一会儿,蒋丞也没动,顾飞也没催他,走到收银台后边儿坐下了,打开了手机。

朋友圈里就这点儿时间已经刷爆了,说是这边儿有人跳楼了,一个个有的在打听,有的说得有鼻子有眼就跟他在下边儿接着似的。

顾飞退出朋友圈正想玩几把游戏缓缓脑子,王旭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跳楼的听说是你们隔壁街的?

顾飞没回复。

王旭又发了一条过来。

-有人说是蒋丞他爸,他是不是就住你家隔壁那条街?

顾飞皱了皱眉,街坊四邻口口相传在这个时代里因为搭上了各种即时通讯工具而变得惊人的迅速,让人害怕。

-这事儿明天要有人瞎传了,我就找你算账

-我也没瞎传啊,我这不是第一时间找你问吗,我都没问蒋丞

-反正我要听到有人说,我就找你

-卧槽!行行行,我去警告一下,行了吧

顾飞没理他,关了手机,这会儿爱消除也不想玩了。

“几点了?”蒋丞问了一句。

“八点多,八点二十六,”顾飞看了他一眼,“你……”

“再坐会儿吧,”蒋丞说,“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动,就想这么愣一会儿。”

“嗯。”顾飞应了一声,重新拿起了手机,点开了爱消除。

蒋丞这种状态他很了解,不想动,不仅仅是身体不想动,脑子也不想动,就那么团着,愣着,空白着,就好像任何一点动静都会把自己拉回现实里,那些害怕去面对的,各种烦乱和恐惧,就会跟着你微小的一点点动静,潮水一样涌过来。

看着老爸死在河里的那段时间里,他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就是这么坐着愣着度过的。

蒋丞就算在那张小凳子上坐上一天一夜,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只是明明这一切,蒋丞都不该去面对去经历去承担,却又被莫名其妙的送回了这里。

蒋丞想要离开,就算他出生在这里,他的父母都是这里的特产,他也依然不属于这里,顾飞有时候会害怕,害怕蒋丞会沉下去。

好在蒋丞骨子里的那份“傲慢”一直在顶着他,无论在怎样的环境里,他都站着。

顾飞家店里墙上有一个小钟,每到一个整点时,时针往前走一格,都能听到轻轻地咔地一声。

响过第三声之后,蒋丞知道已经11点了。

他很困,非常困,感觉自己一闭眼就能睡着,但真的闭上了眼,一直闭到了眼睛都酸痛了,也睡不着。

这种状态很折磨人。

李保国最后飞身一跃的场面他没有看到,但落地时的声音,划过眼前的那只鞋子,却像甩不掉的梦境,半真切半模糊地不断在眼前晃动,恍惚中他甚至有些分不清那是梦到的,还是真的经历过。

天儿挺热的了,下午文身的时候他还出了汗,这会儿却觉得手发凉,全身都发凉,一阵阵的起着鸡皮疙瘩。

唯一还滚烫的地方是他的眼睛,如同火烧一般地发烫,并没有流泪的冲动,尽管他来这儿之后泪腺有点儿发达,但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因为李保国的死而想流泪,他跟李保国之间没有那份感情,只是眼睛发烫,也许再继续烫下去,他就会头痛了,他不得不停地用手按在眼睛上让自己舒服一些。

最后他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回过头看向顾飞的时候,顾飞也已经站了起来,把手机息了屏放进兜里。

“这关过了吗?”蒋丞问。

“过了。”顾飞说。

“扯鸡8蛋,”蒋丞说,“我就没听到过关的声音,都是失败的,这局还没打完。”

顾飞笑了起来:“耳朵真好,我音量都调到一格了。”

“给我,”蒋丞伸手,“我玩玩。”

顾飞拿出手机递给他,上面那关果然是没过完,不过虽然步数只剩了7步,但大有希望,他低头看着屏幕:“走吧,去小房间。”

顾飞拉开店门的时候,他往外看了一眼,街灯亮了,街上的店铺都关门了,一条街上冷冷清清的没有人,之前的喧嚣已经被黑夜抹掉。

这一瞬间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么可怕的事,那么震惊的事,让几条街的人都为之疯狂尖叫的事,就几个小时而已,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

一切都已经变成了这一家一户亮着的灯光下的一段反复咀嚼的佐餐佳品,再过几个月,过几年,就像顾飞杀了亲爹一样,变成一段走了样的坊间传说。

多么奇妙而可怕。

蒋丞低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游戏画面,关闭了余光,这样的状态能让自己像是一枚被蛋壳包裹着的小鸡蛋黄。

顾飞跟他并排往钢厂那边走,一只手在他后背上轻轻推着,有障碍物的时候会微微带一把,他就可以跟着这个力度避开地上的石头砖块和沟沟坎坎。

一直到顾飞打开了钢厂那间小房间的门,他坐到了沙发上,才松了一口气,抬起眼看了看四周,把已经过了两关的游戏还给了顾飞。

“牛逼啊,”顾飞说,“我应该改个昵称叫我背后有人。”

“改吧。”蒋丞靠着沙发笑了笑。

这沙发上之前的垫子和铺的布都换成了细麻的那种料子,凉快不粘皮肤,很舒服,他又开始觉得疯狂地犯困了。

“你先……起来,”顾飞扳着沙发想拖出来把沙发放平,“我把连你一块儿这么一拖,这沙发就得散架。”

蒋丞站了起来,往前慢吞吞地走了两步,想想又叹了口气:“应该洗个澡再来,起码刷个牙什么的。”

“有,”顾飞把沙发拖出来,放倒了椅背,“你看看厕所里那个小箱子,李炎应该在里面放了一次性的牙刷毛巾什么的,擦擦吧,反正你那腿也不能见水。”

蒋丞进了厕所看了看,厕所里什么都没有,但角落里放着一个塑料箱子里东西还挺齐全,不过一次性的牙具和毛巾包装上都印着各种酒店的名字。

“他哪来这么多酒店的东西?”蒋丞一边刷牙一边走出厕所问了一句。

“他妈干的就是这个,家里多的是,以前拿来的,天儿冷一直也没人用,”顾飞说,“一帮人都不讲究。”

蒋丞笑了笑。

就跟顾飞这么没什么内容地闲扯几句,是他眼下能聊的唯一方式了,能缓解情绪,也不会勾起什么郁闷来。

俩人随便洗漱收拾了一下,躺到了沙发上,关了灯之后,屋里就只剩了外面透进来的月亮,越晚越亮,在没有窗帘的窗口外挂着,莫名就给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蒋丞翻了个身,对着顾飞的侧脸。

“要抱抱吗?”顾飞转过脸来问了一句。

“滚,”蒋丞说,“热。”

“那就这样吧,”顾飞抓住他的手,“快点儿睡着,明天上课的。”

“晚安。”蒋丞说。

“晚安。”顾飞捏捏他手心。

蒋丞闭上眼睛,顾飞的手指一直在他手心里很有节奏地一下下捏着,虽然蒋丞觉得这种跟哄孩子一样的方式有点儿好笑,但却依然觉得踏实。

只是顾飞明显比他要先睡着,手指的速度一点点变慢,最后停下了,蒋丞笑了笑,听着顾飞放缓了的平稳呼吸,跟着他节奏呼吸着,没多大一会儿也睡着了。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顾飞已经起床了,蒋丞闻到了牛肉面的香味。

“醒了?”顾飞在身后问了一句。

“嗯。”蒋丞转过头,看到沙发旁边的小破桌上放着两碗打包回来的牛肉面,他坐了起来,揉了揉脸。

一夜睡过来,倒是没有惊醒,但梦却没有断过,以至于他现在醒来时,对昨天发生的事完全没有一个重新想起并且重新震惊再重新适应的过程。

李保国死了,当着他三个孩子和众多街坊的面,从楼顶一跃而下,结束了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意义的一生。

他这一夜的梦境里都闪烁着这样的画面,现在醒过来,画面变得更清晰了一些而已。

“没有人打过我电话,”蒋丞拿过手机看了看,“李保国的事儿……不需要我参加处理吗?”

“要拿钱的时候李辉会找你的,”顾飞说,“还有分财产的时候。”

“李保国有财产吗?”蒋丞在手机上无意识地划拉着。

“不知道,”顾飞把挤好了牙膏的牙刷递到面前,“多少有点儿吧,说不定有个几千块钱的。”

“他要真能有几千块钱,也不会到处要钱了吧,”蒋丞接过牙刷塞进嘴里,“不过也没所谓,他有一百万跟我也没关系,我一根线都不会要。”

“丧葬费拿点儿,别的就不用管了。”顾飞说。

“嗯。”蒋丞应了一声,慢慢刷着牙。

按说亲爹死了,怎么也得请几天假,蒋丞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必要请假,请了假又该干点儿什么。

走进校门的时候,正好碰上老徐在门口站着,这周估计是他值日。

“徐总早。”蒋丞叫了他一声。

“蒋丞啊……早早早,”老徐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后又什么也没说,“进去吧,好好上课。”

“徐总早。”顾飞跟在后头也叫了一声。

“好孩子!今天没迟到!”老徐很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一会儿上课能听听老师讲就更好了!”

“啊。”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往楼上教室走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敏感,他能感觉到四周的目光,但没有听到议论,当然,以他平时的状态,也不会有人来问,虽然有略微不自在,不过这样挺好,让他紧绷着的神经稍稍松弛了一些。

“蒋丞,”进了教室刚坐下,王旭就推开周敬一屁股坐下了,“中午去我家吃馅饼?我让我妈留了驴肉的。”

“嗯?”蒋丞愣了愣。

“去不去啊?”王旭问,“你们好久没去吃了,我妈上礼拜还问来着,以为我又得罪同学了。”

“去,”蒋丞笑了笑,“羊肉汤有吗?”

“必须有啊,馅饼和羊肉汤都管够,”王旭说,“那说好了啊,中午一块儿去。”

“嗯。”蒋丞点点头,又看了一眼顾飞。

“大飞肯定也去,”王旭站了起来,往自己座位走回去,“你去了他还能不去么。”

“操,”顾飞看着王旭的背影,很小声地说,“我真想说我不去啊。”

蒋丞笑了起来,低头冲着桌斗乐了半天:“那你别去。”

“怎么可能,”顾飞叹了口气,“你都去了,我现在就是买一送一捆绑的那个。”

“那……”蒋丞看了他一眼,“我说跟何洲一块儿打场球,你就不买一送一了呢?”

“那不一样。”顾飞说。

那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蒋丞不是太明白,不过也没心情细问。

顾飞的手伸到了他面前,在他桌上放下了一颗奶糖。

“就一颗啊?”蒋丞看着他。

“就剩这一颗了,我从嘴里省下来的,”顾飞翻了翻兜,“冬天外套口袋大装得多,现在统共也就能放十来颗的,昨天还忘了补充。”

“那今天二淼要是过来问你要糖呢?”蒋丞问。

“一会儿去小卖部给她买一颗棒棒糖就行,五毛的那种。”顾飞说。

“真好打发。”蒋丞笑了笑,拿过奶糖剥开了放进嘴里。

“她就是喜欢嘴里有个甜的硬的糖,无所谓味道好不好,”顾飞拿出手机,点开了弱智爱消除,“操,李炎是不是请代练了?”

“一个弱智手游请个屁的代练。”蒋丞说。

“他怎么又到我前头去了,昨天不是就差一关追上他吗?”顾飞很不服气,“中午给我追回去吧?”

“叫哥。”蒋丞说。

“丞丞哥哥,”顾飞低声说,“帮我追回去吧。”

“好嘞。”蒋丞笑着点点头。

虽然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没受什么影响,李保国跟自己没有多少感情,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的死,自己都不该有什么太难受的情绪。

但事实证明,蒋丞趴在桌上闭着眼,事实证明并不完全是这样,李保国用了对任何人来说都会留下永远阴影的一种方式结束生命,这种刺激真的不是一句我跟你并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我无所谓就能过得去的。

蒋丞并不伤心,也并不痛苦,但一个上午他都情绪低落,老鲁上课的时候吼得天花板上的墙灰都震掉了全班哄堂大笑的时候,他甚至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这种状态很可怕,对所有的事都提不起精神来的状态。

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情绪落入低谷的状态,一旦失控,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时间长了想再提起来都很难。

最后一节还是老鲁的课,他用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在老鲁的吼声中给自己收拾心情,不断地给自己打气。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他没再趴在桌上,直起腰靠在椅背上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吐出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到这里那天开始,那么多他觉得烦躁的人和事,现在不也一件一件解决了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的潜能是自己无法预知的,只要开始去处理去解决,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继续深呼吸,刚提了一口气准备吐出来,王旭走过来一巴掌拍到他桌上:“走走走!”

蒋丞一口气差点儿憋得从眼睛里喷出来,呛得咳了半天:“我操。”

走出校门的时候,蒋丞感觉自己的心情起码表面上要好了不少,手机响起的时候,他虽然心里一阵收紧,但还是能平静地拿出来接了这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电话号码是他没存过的,不过用牙印都能想得到,这个电话是李辉打来的,他接起电话的时候都想说谢谢你没在上课时间给我打。

“蒋丞,”李辉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依旧很冲,仿佛蒋丞欠了他的钱,这个调子,至少也得是一万,“你挺悠闲啊,爸死了,你连来都不来一趟?看都不来看一眼?”

“说正题。”蒋丞也冷了声音。

“哟!正题是吧!直奔主题是吧!反正你跟这个家也没什么关系,不需要知道别的对吧!”李辉一连串地说。

“不说我挂了。”蒋丞没有接他的话。

“你少跟我耍横!”李辉火了,“你是不是以为上次你跟我动手我没还手是怕你?你信不信我今儿就找人收拾了你?”

“我就问你找我什么事儿,你要不说,我就挂了,你以后再想说,我也不会听,”蒋丞还是冷着声音,“我等着你找人收拾我,你要收拾不了我,就等着我收拾你。”

“我操!你他妈……”李辉估计是一下不知道说什么了,接下去一句内容也没有,全是骂街,凑一凑能够得上一篇八百字作文了。

蒋丞听着学习了一会儿之后准备挂电话,那边李辉的声音小了,传来了一个女声:“蒋丞啊?我是你嫂子,你别听你哥瞎说,他心情不好呢。”

嫂子?蒋丞对这个嫂子完全没有了印象,于是只是应了一声。

“是这样的,你爸爸没了,大家都很难过,你呢……我们也能理解,但是现在事情一堆,用钱的地方也一堆,你什么也不管……这说不过去吧?”嫂子说。

“嫂子,”蒋丞看了一眼拉着王旭在前面走着的顾飞,放慢脚步,“我先说一点,我一个学生,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正常谁家里要出钱,都不会跟一个还在上高中的人要吧,这一样说不过去。”

“哎这话吧不能这么说……”嫂子一听,有些尴尬但也有些急了。

“我就这么说了,”蒋丞打断她,“我可以拿钱,三千,之前想给李保国但是没来得及给,现在可以用在他后事上面,但是你得给我写收条,收到多少钱写清楚,用在哪里我不过问,但我就给这一次,多了没有。”

“三千啊……”嫂子犹豫着,估计是觉得少。

“李保国有没有财产,有多少,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也同样不会过问,”蒋丞说,“但是我话放在这里,谁也别再来找我麻烦,我浑起来你们不一定能吃得消,收条准备好了到我学校来给我打电话。”

蒋丞说完,也没等那边回答,就把电话给挂了。

手机放回兜里的那一瞬间,他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前面顾飞也正接着电话在再说什么,回头看到蒋丞这边电话打完了,他指了指王旭,转身往蒋丞面前走了过来。

“不是,”王旭很不爽地站在原地,“你俩有什么事儿能不能吃完了再说啊,我他妈一个请客的,还老被你们晾一边儿,这什么世道啊!”

“嗯?”蒋丞看着顾飞。

“我得先问问他,这个我不保证他能同意,不是……唇模这种不都找姑娘么?你让个大小伙子涂一嘴红去拍照……我知道反差,关键是他又不跟李炎似的长得像个姑娘,他就……行行行我先问问。”顾飞挂了电话,看着他。

“唇模什么玩意儿?”蒋丞问。

“就是,展示一些唇部保养产品和口红什么的,”顾飞小声说,“丁竹心的朋友,看过你照片,觉得你嘴……漂亮。”

“我操?”蒋丞愣了,盯着顾飞的嘴唇。

他自己嘴唇什么样他没太留意过,一般对着镜子欣赏自己英俊帅气的脸的时候都是看整体……不过顾飞的嘴唇他倒是一直觉得很性感,每次看到都想亲一下或者舔一舔再不就是咬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跟李辉那边刚放完狠话,他这会儿心情有些飘忽,盯着顾飞嘴唇的时候都听不清他还在说什么了,脑子里全是可以拨个110的内容。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就是我!

“生日的时候我要玩个大的。”蒋丞说。

“那边的意思就是要视觉冲击力,不过你要是不愿意……”顾飞话没说完愣了愣,“什么?”

“没什么,”蒋丞说,“唇模吗?你拍的话屁模都行。”

“什么?”顾飞再次愣了。

“哦,不是屁模,是臀模。”蒋丞说。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