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转身去了厕所

发布于 2022-04-05  24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飞说的唇模,蒋丞还觉得挺意外的,丁竹心和她的朋友似乎都是神经病,丁竹心设计要饭制服,配的图片恍恍惚惚逼格很高,他看过顾飞给她后期过的图片,各种高深莫测或者小清新的文案,而她的朋友要找个男的涂口红拍照片……

不过好像钱不少,像他这种完全没经验的新手,去拍几天差不多能把已经给李保国和即将给李保国的钱补个一多半了。

蒋丞并不在意涂不涂口红,毕竟他连疯狂原始人都穿过了,毕竟他是一个有颜值有身材于是不惧一切神经病打扮的帅哥,他觉得自己去拍个口红照也不会难看到哪儿去。

“我本来想把时间推到暑假,”顾飞说,“但是他们比较急不能等,我看他们定的时间在期末考前一周,会有影响吗?”

“不会。”蒋丞说。

“你复习的时间呢?”顾飞问。

“碎片时间加晚睡一小时,”蒋丞看了他一眼,“学着点儿吧渣渣。”

“碎片时间我最多用来睡觉。”顾飞笑笑。

去王旭家吃完馅饼之后,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里。

一般来说,蒋丞对于困扰自己又解决不了的事儿,有两种处理方式,一种是不停地去想,不断地反复地想,想到最后,这个事已经失去了它的原始威力,再想起就会有一种麻木的感觉,比如那些似乎永远也得不到的肯定,习惯了之后他也就不再有什么感觉,另一种就是埋进心里,再也不去触及,刻意地回避,会在某些时候真的忘却,比如那些永远没有尽头的冷静的指责。

李保国的事,蒋丞用了后一种方式,这种过于惨烈的结束并不适合反复去想,去重现,他把这些埋进了心里,努力地再也不去触及。

李辉那边并不会通知他任何消息,几天之后李辉和嫂子拿着一张三千块钱的收条到学校来找他拿钱的时候甚至没有告诉他李保国火葬的时间。

“等等我看看,”蒋丞站学校门口,拿着收条仔细看了看,对着一堆狗屎一样的字辩认着,好在他长期面对自己的字比较有经验,看完之后他从兜里拿出一盒印泥,这是他出来之前去老徐办公室里借的,“按个手印,在你名字上按。”

“你有完没完!”李辉火了,“按他妈什么手印!就他妈三千块你以为你拿的是三百万啊!”

“嗯,就这三千块你俩还一块儿来拿呢,”蒋丞冷笑了一声,“按不按,没这手印钱不会给你,你哪天转脸说这字儿是我仿的,我上哪儿说理去。”

李辉一瞪眼睛就想往前凑,身后传来了王旭的一声暴吼:“磨叽什么呢!完事儿了没!用不用哥几个出去帮忙啊!”

校门里站着几个人,顾飞,王旭,还有卢晓斌和郭旭,这几个人里就顾飞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王旭知道个大概,卢晓斌和郭旭都是王旭叫来撑场面的,几个人摆个横脸往哪儿一杵,有种随时能把校门推倒出来干仗的架式,门卫都有些紧张,李辉看着自然也没了声音。

“操。”李辉一把拿过印泥,用拇指沾了一下,按在了收条上。

“行了,”蒋丞看了看指纹,还挺清楚的,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李辉,“点点。”

李辉压着火搓开信封看了一眼,也没数,黑着脸转身走了。

蒋丞看着他俩的背影,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转身往学校里走的时候,顾飞冲他勾着嘴角笑了笑,他也勾了一下嘴角。

轻松过后却又有些怅惘,李辉似乎对于李保国的死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要钱时都底气十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他实在理解不了。

李保国的事结束了之后,似乎一切都结束了,蒋丞把这件事埋进了心里,连潘智都没有告诉,如果潘智再也不提这个人,他估计也永远不会主动说起这件事。

生生死死,想想也觉得挺神奇。

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从一种谈资,变成了另一种谈资,出了钢厂这几条街,就再也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过,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人是这样离开。

他怎么活过,他怎么死去,都只存在于少得可怜的那些人遥远的记忆里。

蒋丞突然觉得自己渺小得吓人,他从哪里来,怎么生活过,怎样挣扎过,如何努力过,最后要去哪里,也一样只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故事。

只有自己知道,是往上,还是向下,都只有自己。

老母鸡一样的老徐又过了一周才找了他去谈话,主题并不是李保国,而是还有一周就要到来的期末考试。

蒋丞看着老徐,突然觉得这位大叔的情商诡异地有了提高。

“复习得怎么样了?”老徐一边问他,一边递给他一个牛皮纸文件袋,“这是我给你找的一些卷子,你有时间做做看?”

“嗯,”蒋丞接过文件袋,“还行吧,这周我有两个下午要请假……提前跟您说一声。”

“请假?”老徐看着他,“是什么事情?”

“是……私事。”蒋丞说,我要去涂口红挣钱呢徐总。

“能给我说说吗?”老徐又问。

“不能。”蒋丞很干脆地拒绝了。

“你这孩子,”老徐叹了口气,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又很亲切地微笑着问,“你在钱方面有困难吗?我可以帮你申请一下……”

“不,不用,我没有困难,”蒋丞赶紧说,“不用麻烦老师学校和国家。”

“真是个好孩子,”老徐说,又想了想,“那我们在班级里弄一个捐款……”

“徐总!”蒋丞觉得老徐这情商连在心里表扬一下都不行,这眼看着就一滑到底了,他相当诚恳地看着老徐就差流泪满面了,“我真的不缺钱,我有钱,真的,千万!千万!不要在这个事儿上替我操心,我求你了。”

“好好好,”老徐点点头,点完头又马上补了一句,“你要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

“我会说的。”蒋丞也用力点点头。

老徐没有再追问蒋丞请假的原因,不过请假的时候他倒是都批准了,只是……

蒋丞坐在出租车里,看了一眼旁边的顾飞:“你是请了假还是旷课?”

“旷课,”顾飞低头玩着弱智爱消除,“我请假老徐怎么可能同意。”

“那他是不是知道咱俩一块儿出去了?”蒋丞问。

“你怕他知道吗?”顾飞说,“没事儿,你明天不也是下午才请假么,我明天全天不去就行了。”

“操,”蒋丞皱了皱眉,“我不是怕他知道我跟你一块儿出来,我是怕他知道了又找你打听。”

“知道了,”顾飞笑了笑,腿轻轻往他腿上撞了撞,“我有一百种回答。”

蒋丞叹了口气:“那你明天上午别旷课。”

“嗯。”顾飞点点头。

蒋丞没再说话,余光里看着顾飞的侧脸,想说点儿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顾飞这种始终游离在学校和同龄人之外的状态,让他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对。

他想要顾飞像所有的同学一样,但明显不可能,他希望身边的人看到顾飞不仅仅是一个爱旷课的刺儿头学渣,但顾飞似乎也并没有兴趣让人看到自己的闪光点。

就这种两头都靠不上的感觉,让他时不时就觉得很不安。

他把手伸到顾飞背后,捏了捏他的腰。

丁竹心这个要找男唇模的朋友是个胖胖的中年大姐,不过虽然胖,气质倒是很不错,戴个眼镜还挺优雅的,一看就跟商场里抢金饰和出国跳广场舞的那些不一样。

“现在的小男孩儿,”胖姐姐打量了他一下,“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我年轻的时候硬是一个都没碰到,现在倒是老能看到了。”

“谢谢姐。”蒋丞说。

“辛苦你了,”胖姐姐说,“你们忙吧,我出去转转……顾飞,辛苦你了。”

“不辛苦。”顾飞一边装镜头一边应了一声。

“改天请你也帮拍一套怎么样?”胖姐姐问。

“不。”顾飞说。

“哎,这回答,我话都接不下去了,”胖姐姐笑了,“行了你们忙,我走了。”

胖姐姐走了之后,摄影棚里还有一个设计师和一个化妆师,看上去跟顾飞都挺熟的,化妆师小姑娘一会儿还兼顾飞的摄影助理。

“不是涂口红么,”蒋丞靠在椅子上,感觉化妆师往他脸上糊了一层又一层的,“为什么脸上也要糊这么厚。”

“那也不能只拍一张嘴啊,”化妆师笑着说,“其实拍衣服的话也不用化这么细,但是这都是特写,你坚持一下吧。”

“哦。”蒋丞应了一声,把腿伸长了,闭上了眼睛。

本来想着就是给脸刷个大白,然后嘴上抹点儿口红就完事了,结果大白就刷了老半天,刷完大白又折腾眼皮,蒋丞本来这几天为了期末考熬夜复习就挺困的,眼皮再被刷来刷去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眼睛真好看啊,”化妆师说,“比那些专门去做出来的下至好看多了。”

“什么叫下至?”蒋丞也问。

“就是狗狗眼啊。”化妆师笑了。

“……狗狗眼是什么?”蒋丞很茫然。

“他这个也不算完全的狗狗眼,看着挺拽挺坏的,不走可爱系,”设计师在旁边说,“挺有范儿。”

“也是,”化妆师点点头,“他这眼睛我都不用专门画了。”

蒋丞打消了继续提问的念头,因为化妆师开始给他画眼线,他实在有些扛不住了:“等等等等……”

“不舒服?”化妆师停下了。

“我现在能马上去拍场哭戏,”蒋丞转开头,看着顾飞,“给我张纸巾?”

顾飞一直坐在一边玩相机,蒋丞那边化妆的进展他没有太注意,这会儿蒋丞突然转过脸来,他一边伸手递纸巾一边往蒋丞脸上扫了一眼,拿着相机的手差点儿把相机扔到地上。

说实话蒋丞化妆的感觉挺陌生的,虽然现在嘴唇还没有处理,但恰好这种突出了眼睛的感觉一下抓住了他的目光。

眼妆挺重的,平时在街上看到这样的妆,别说是个男的,就是个姑娘,他也有点儿受不了,但看着蒋丞的时候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也许是自己强大的男朋友滤镜,他看到这样的蒋丞时,心跳猛地加速,蒋丞接过纸巾之后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灌了两口,把心脏咽了回去。

化妆师继续给蒋丞化妆,他没有了继续玩相机的心情,拿着相机开始对着蒋丞的脸专心地瞄。

这个化妆师顾飞认识挺长时间了,平时给人拍照片经常能碰到,电视台出来兼职的一个小姑娘,化妆水平挺高的。

她给别的人化妆顾飞感觉还没这么明显,给蒋丞化妆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蒋丞五官所有的优点都被她细致地表现出来了,眼睛,鼻梁,脸形。

还有嘴唇。

蒋丞的嘴唇平时看着……也就那样吧,不过现在只是刚打了个底,他就已经看出美来了。

“怎么,这次要拍花絮吗?”化妆师停下手里的活儿,看了他相机一眼。

“嗯,”顾飞应了一声,还是看着镜头里的蒋丞,“我自己留的。”

“别瞎拍,”蒋丞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都没弄完……”

顾飞按下了快门,蒋丞只睁着一只眼睛的样子很性感。

“你大爷,”蒋丞骂了一句,顿了顿又问,“什么样?”

“记不清了。”顾飞说。

“什么记不清了?”蒋丞愣了愣。

“我大爷什么样。”顾飞说。

“……操,”蒋丞又骂了一句,“我问你我什么样!”

化妆师拿着支小刷子笑了好半天都停不下来。

“美不胜收。”顾飞一本正经地回答。

一个唇妆,因为要搭配整体,用了一个小时才弄完,化妆师还说是飞速了,蒋丞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可以了,”化妆师最后用刷子在他脸上跟扫地似的刷了两下,站了起来,“可以开始拍了。”

“真棒,”设计师盯着蒋丞的脸看了一会儿,“是这个感觉。”

“我照照镜子行吗?”蒋丞问。

设计师从镜子前让开了,蒋丞一直也没往镜子那边看,这会儿猛地一眼看过去,顿时吓了一跳。

“我操!”他转过身瞪着面前的三个人,感觉自己的表情肯定是一脸惊恐万状,“什么玩意儿!”

“是不是不习惯,”设计师笑着说,“很好看,而且不女气,就是很爷们儿的那种性感。”

蒋丞不是特别能理解一嘴深深浅浅的口红的爷们儿是什么状态,不过扫了顾飞一眼,顾飞冲他竖了竖拇指,他突然又放心下来了。

虽然他觉得自己就算是画成了一坨溏心屎,顾飞也会竖拇指,但来自于顾飞的肯定,还是让他放下了担心。

“开始吧,”蒋丞说,“完事儿了我还要……写作业复习。”

这句话大概让化妆师和设计师都有些难以想象,他都站到灯光前了,她俩才一块儿应了一声:“哦!”

顾飞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原力在复苏,他拍过的帅哥不少,屁模都拍过,但对着蒋丞的脸时,那种源于内心深处的*才会一点点钻出来,悉悉索索地顺着七经八脉在皮肤之下慢慢地伸展。

咔嚓。

微微扬起的脸。

咔嚓。

带着不屑的勾起的嘴角。

咔嚓。

蔑视的眼神。

咔嚓。

蒋丞式嚣张的冷笑。

快门的声音就像是*的节奏,每一张蒋丞定格的脸,都把他往厕所那边推过去一步。

一套拍完,准备换个唇妆的时候,顾飞放下了相机,转身去了厕所。

刚进了厕所,手撑着墙对着小便池还没有开始自我冷静,他就听到了脚步声,接着人影一晃。

“你是来撸的,”蒋丞抱着胳膊往门边一靠,声音很低地说,“还是来降旗的?”

“操,”顾飞侧过头看着他,“你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来帮忙的?”

“必须是看热闹啊。”蒋丞眼睛一眯缝,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有没有点儿人性了?”顾飞过去把他往墙上一推。

“这位少年,”蒋丞手指戳到了他下巴上,“现在你亲我一下外面的人都会知道。”

顾飞想了想,低头一口亲在了他颈窝里。

“我警告你,”蒋丞搂了搂他,“你敢咬,我就敢揍你。”

顾飞笑着抬起头:“这位少年,全身上下都是把柄的人还敢来挑衅呢?”

“我就是来安慰一下你。”蒋丞笑了。

“丞哥,”顾飞压低声音,“我问你个事儿。”

“嗯?”蒋丞看着他。

“你说生日的时候玩个大的,”顾飞看着他,“多大?”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