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不要表现得这么饥渴!

发布于 2022-04-05  25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我上你那么大。

或者你上我那么大。

论青少年性意识崛起之后的发展。

斩断心里的邪念。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求问,长期禁欲是否影响身体发育。

……

关闭/打开弹幕。

关闭。

“你觉得有多大?”蒋丞看着顾飞。

“哪儿?”顾飞垂下眼睛往他下边儿扫了一眼,“跟我差不多吧。”

“你收敛点儿。”蒋丞啧了一声。

顾飞笑了笑退开了两步,转身回到了小便池前,拉开了拉链:“一块儿么?”

“不是我说,”蒋丞过去跟他并排站着,俩人一块儿脸冲着墙,“你以前拍了那么多帅哥美女……”

“没有。”顾飞马上回答。

“什么没有,你想说你拍的是吃藕专辑么。”蒋丞说。

“我没有在给别人拍照的时候……”顾飞往厕所门口那边看了一眼,“硬过。”

“操,我怎么那么不信呢,就你拍我,拍一次……”蒋丞也往那边看了一眼,“就得硬一次的,就这功力怎么也得属于坐公车挤一点儿都升旗那档的啊。”

顾飞冲着墙笑了好一会儿:“我不是那种人,我是需要特定目标的,比如我男朋友。”

“你再喊大点儿声呗,”蒋丞尿完尿拉好拉链,斜眼瞅着他,“您是不是前列腺有毛病,站这么半天没尿出来。”

“本来我就不是来尿尿的,”顾飞说,“就顺便尿点儿不得等软了么。”

“……我跟你的对话进行不下去了。”蒋丞拧开水龙头洗着手。

“不用等我,你得换个妆了,去准备吧。”顾飞说。

“我也没说要等你。”蒋丞看了看他,转身出了厕所。

顾飞走出厕所的时候对着镜子提醒了一下自己,现在是在工作,不要脸的事儿得有个限度,要不影响赚钱的速度就不好了。

蒋丞半靠在椅背上,让化妆师在他脸上折腾着,有气无力地说:“不是就换个口红么,怎么连眼睛都要重新弄啊……”

“不一样的感觉当然要不一样的妆面啊。”化妆师笑着解释。

“啊……”蒋丞叹了口气。

顾飞把光源调整了一下,拿着相机站到了蒋丞身边。

“再瞎拍我抽你。”蒋丞闭着眼说。

“嗯?”顾飞从镜头里看着他,“居然知道我在这儿?”

“废话,一阵儿小风吹过。”蒋丞说。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顾飞唱了一句,按了快门。

蒋丞啧了一声。

“没拍你,”顾飞说,“我拍的妮妮。”

“妮妮?”蒋丞眼睛睁开一条缝。

“我,”化妆师笑了,“他有时候会帮我拍点工作照,我发朋友圈用。”

“为什么不拍我?”蒋丞睁开了,看着顾飞。

“……来了。”顾飞对着他又按下了快门。

第二组的口红是正红,蒋丞拍之前转头看了一眼镜子,再次愣住了:“天爷,这什么鬼?”

“这个色号是我们最新的,”设计师笑了,“冷艳而性感,还有一些魅惑。”

“不是我说,”蒋丞叹了口气,“你们说的这些概念还有文案,就没打算让人明白吧,反正我自己随便找感觉吧,我是没听懂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妮妮指了指顾飞:“他懂的。”

“你懂么?”蒋丞看着他。

“我差不多能猜出来,”顾飞举起相机对着他,“脸往右侧点儿……右边得补点光……”

妮妮马上过去调整了一下光源。

“看我,别看镜头,”顾飞说,“手指放到下巴附近吧,找个你自己舒服的姿势。”

“嗯,”蒋丞应了一声,脸往左偏了偏,“看哪儿?”

顾飞放低声音:“看你的牙印。”

蒋丞愣了愣,接着就勾起嘴角笑了,往他锁骨那儿扫了一眼,顾飞迅速按下快门。

蒋丞的脸型和脸部的线条,特别适合对比分明的光影,清晰立体,又不失柔和,强烈的黑白之中的红色尤其抢眼,有种神秘感。

手指也很漂亮,蒋丞的手指按他的要求在下巴和嘴附近找着合适的摆放姿势,不过顾飞并没有等他最后挑定姿势才拍,手指移动,手指靠近,手指离开,他一直都在按着快门。

“把口红抹乱吧。”拍了一通之后设计师说了一句。

“怎么……抹?”蒋丞没明白。

“就是手指按到唇上,”设计师在自己嘴上示范了一下,“往下或者旁边拉一下……”

蒋丞看着她,几秒钟之后偏开头笑了起来,笑了半天都停不下来,顾飞又按了一串快门。

“别笑,”设计师让他也带笑了,“就这个意思你懂吧?别跟我似的做成傻二哥就行。”

“懂了,”蒋丞笑着点点头,“其实你也不是太傻。”

“我能扣你费用吗?”设计师说。

“别,”蒋丞说,“你很美。”

蒋丞领会了设计师的意思,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特别有创意的画面,但凡要标榜个性的照片里能有一半会用到抹乱的口红。

不过蒋丞用食指在下唇上轻轻勾着往下一拉时,顾飞还是觉得镜头里的蒋丞跟那些妖艳贱货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帅气,说实话,并没有设计师想要的魅惑,反倒是透着野。

蒋丞天生的气质,无论什么样的着装,什么样的妆容都压不住,混乱的猩红色里依旧嚣张,眼神里依然不羁。

“再用手背抹一下吧。”设计师说,声音里能听得出尽管跟她想要的感觉不同,但还是很满意。

“手背?”蒋丞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犹豫了一下,抬手很潇洒地往嘴上一抹。

顾飞感觉蒋丞做这个动作的灵感来源大概就是糙人吃完饭没纸擦嘴用手抹一下,但在手将离未离的状态下抓拍下的几张却意外地帅气。

“来个全身吧,”设计师说,“看门狗式就行。”

“什么狗?”蒋丞再次愣住。

“这身衣服行吗?”顾飞问,今天拍脸部特写,所以蒋丞身上穿的是他自己的衣服,黑t和咖色休闲裤。

“可以,”设计师点头,“对比强烈。”

“以前你拍过的,站直胳膊垂着什么动作都不需要,”顾飞一边换镜头一边说,“那个就是看门狗。”

“……我以为要蹲着。”蒋丞垂下了胳膊。

“你想蹲着也行,”顾飞笑了起来,“吐个舌头。”

“滚。”蒋丞说。

“头不用偏,肩放松。”顾飞换好镜头再次举起相机,拍了几张。

少年和他嚣张的倔强。

很棒。

拍摄一共两个下午,蒋丞觉得这模特实在也挺辛苦的,就这两个下午,他都觉得自己嘴唇快被擦裂了。

最后一次换妆面的时候,顾飞出去了一趟,给他买了支唇膏。

“一会儿完事儿了涂点儿这个吧。”顾飞说。

“啊,”蒋丞接过来看了看,“有颜色吗?”

“……你想要什么色?我给你买。”顾飞说。

“滚蛋。”蒋丞指了指他。

顾飞笑笑,正想说话,摄影棚的门被推开了。

蒋丞看了一眼,这两天就胖姐姐来过两次,偶尔进来的只有工作人员,但站在门口的不是胖姐姐,看穿着也不是工作人员。

门口站着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修身的裤子和挽着袖子的衬衣,看上去很随意又不那么太随意。

蒋丞用一只眼睛看了看顾飞,本来想看顾飞会不会给介绍一下是谁,但看过去的时候他发现顾飞的脸色已经阴了下来。

这种看上去心情不怎么爽的表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在顾飞脸上看到过了。

“这么巧。”年轻男人冲顾飞点了点头。

顾飞很敷衍地应了一声,要不是站得近,蒋丞都有点儿分不清他这是应了一声还是只是喷了点儿气。

“昨天喝茶碰上唐姐了,说你这两天在这儿,”年轻男人似乎没太在意顾飞的态度,“我今天路过,就来看看。”

“哦。”顾飞拿了相机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低头摆弄着镜头,没有再跟他说话的意思。

年轻男人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跟设计师和妮妮打了个招呼之后,过去坐到了顾飞身边。

蒋丞只听到了妮妮叫了这人一声林哥,别的就没再说了,这个林哥坐到顾飞旁边之后距离有点儿远,说了什么也听不清。

蒋丞支着耳朵听了半天,硬是一句也没扫着,只能看得出顾飞一直低头弄着相机,似乎没有聊天儿的*,林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也没再出声,靠在椅背上看着这边。

他只能收回了目光。

顾飞的朋友,他就认识李炎刘帆那几个,还有个丁竹心,这个林哥他连提都没听顾飞提起过,应该不算什么太熟的人。

但顾飞看到他时态度转变又挺明显的,不像是不熟的人。

蒋丞心里突然有点儿不是滋味。

这他妈是谁!

跟顾飞是他妈什么关系!

为什么坐那儿就他妈不走了!

看他妈个屁啊!

要说蒋丞以前吃个醋都是为了情趣强行吃着玩的,那这会儿心里这个酸劲儿,就是实打实的了。

就跟屁股上刚纹了个火把似的,烧得他简直有种坐不住想过去问一声的冲动。

不过开始拍摄之后,这个林哥看了几分钟就走了。

蒋丞盯着顾飞研究了一会儿,顾飞从拿起相机对着他开始,之前那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就消失了。

他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来。

“小蒋这个状态很对,”设计师在一边表扬着,“就是有点儿……不耐烦?或者……”

“生气。”顾飞说。

“对,就是很不爽,”设计师点头,“这个状态非常对。”

蒋丞侧脸扫了顾飞一眼,王八蛋,你看出来了啊。

“林哥过来干什么?”顾飞问设计师,“唐姐跟他有合作吗?”

“好像是吧,唐姐想请他做一个小型的发布会,”设计师说,“还在谈。”

“哦。”顾飞看了蒋丞一眼。

蒋丞跟他对了一眼,知道这话就是给他问的,想让他知道这个林哥跟胖姐姐关系更近一些。

但是。

这解释不了顾飞看到这人时的变化。

小样儿,什么也瞒不了我们学霸,我们学霸还不近视!

拍完照片,妮妮给蒋丞卸妆,顾飞走出了摄影棚。

完事儿了之后蒋丞一边狠狠地涂着唇膏一边走出去的时候,顾飞正靠在墙边叼着烟。

“弄完了?”顾飞看到他出来问了一句。

“嗯。”蒋丞点点头。

“还有一半的钱明天上午可以结了。”顾飞说。

“嗯。”蒋丞把唇膏放进兜里,感觉挺累的,饿不饿都不知道了。

顾飞没有说那个林哥的事,他倒是挺想问,但又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顾飞之前看到那人时明显不太高兴,他要问了,可能会让顾飞更不高兴。

但要不问,又太刻意了。

“去吃冷面吗?”顾飞问。

“好。”蒋丞回答。

打车到了地方,下车的时候他还是问了一句:“那个林哥是你朋友吗?”

“不算朋友吧,”顾飞倒是回答得并不犹豫,“认识。”

“哦。”蒋丞不知道该怎么再问下去了。

“以前……玩乐队的时候,”顾飞皱了皱眉,“认识的。”

“这样啊,”蒋丞看了看他拧着的眉,“那挺久以前的事儿了。”

“嗯,”顾飞点头,“我跟他没什么来往,只是他有个工作室,拍照的时候经常会用他的模特,有时候能碰上。”

“知道了。”蒋丞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太好意思,感觉自己这没头没脑的一通醋吃得有点儿幼稚。

虽然并不知道顾飞对这个只是认识的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但他也不太想知道了。顾飞看样子不愿意细说,那他问下去除了让两个人都不高兴也没什么别的意义,而且顾飞已经说了没什么别的关系,像他们这种识大体的学霸,再追下去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毕竟男朋友嘛,信任是最基本的。

吃完冷面,顾飞本来是想去出租房陪着他复习的,但走到一半接到了他妈的电话,说是顾淼在家里发脾气,劝不住。

“你回去吧,”蒋丞说,“是不是这两天都没在家吃饭她不高兴了?”

“不是,”顾飞叹了口气,“她有一条小毛毯,天天要抱着的,都有味儿了,我昨天就给洗了……”

“晾干了还她不就行了?”蒋丞问。

“味儿不一样了啊,有洗衣粉的味儿,”顾飞说,“今天早上就发了一通火了,估计这会儿又想起来了。”

“那你快回去,”蒋丞一想到顾淼的尖叫就有些不安,“好好哄哄,不行就……裹自己身上跑跑步做点儿什么俯卧撑引体向上的,出点儿汗弄臭了。”

顾飞笑了:“好,我试试。”

在路口跟顾飞说了晚安之后,蒋丞站在原地看着顾飞的背影,大概是因为担心顾淼,今天顾飞没有回头,脚步很快地往他家的方向走着。

蒋丞本来想随便看看就也回去了,作业还没有写,还有一堆习题想做,但是什么跑步俯卧撑引体向上的这些正经词在他看着顾飞背影时突然都变成了小黄词儿。

汗水,肌肉,线条,起伏,绷紧,放松……

蒋丞迅速地把眼珠子一对,盯着自己的鼻尖,虽然他作为一个学霸,早就知道眼观鼻鼻观心并不是让你盯着自己的鼻子,但幼年时期的*理解经常会伴随一生……

眼珠子刚对上,余光里就看到前面的顾飞转过了身。

他马上又快速地把眼珠子分开,看着前面,顾飞胳膊一抬对着他做了个狙击的动作,偏过头往这边瞄准。

“傻逼。”蒋丞说完立马右腿往后一步,胳膊一抬摆了个拉弓的姿势。

傻逼的道别仪式做完之后,顾飞转身小跑着走了,蒋丞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溜达着回了出租屋。

马上期末考了,期中考结束的时候蒋丞放过话,要拉第二名一百分,这种话虽然也应该归在吹牛逼的范围里,但属于可以实现的牛逼,他一般不吹实现不了的牛逼,吹了就会拼命达到。

脑子里伴着顾飞的*写完了作业之后,他就去洗了个澡,换好睡衣靠到了床上,抱着习题集开始写。

这样可以随时睡,也随时醒,每次考前复习他差不多都是这种状态,并且他从来不像别的学霸那样号称昨天玩了一晚上游戏,有人感叹他成绩的时候,他都会直接回答:“我半个月没睡好觉了。”

我考得好就是因为我比你能拼,这感觉才是最牛的。

啧啧啧。

蒋丞冲着习题笑了笑,扯过一个草稿本,拿了潘智送他的那支笔,开始复习。

脑子一直在转着,明明“困”这种状态完全不会出现,但却还是会睡着。

以往复习也会睡着,然后差不多二十分钟他就又会醒过来,今天也是一样,但醒过来的方式有些不太一样。

他是被恶梦惊醒的。

“他要我死!”李保国喊。

蒋丞醒过来的时候瞬间感觉呼吸都是混乱的,心跳得也有点儿没有节奏,瞪着手里的笔缓了很长时间,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成功地把李保国和他的死封存,不再会干扰到他的生活,这一阵子他也的确是回到了从前的生活状态里,但没想到还是会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再次面对这一幕。

他闭上眼睛,左手的手指在眉心上轻轻捏着,右手拿着笔飞快地转着,很长时间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换了本英语习题开始做。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才发现被子上枕头上包括睡衣上全是他疯狂转笔甩出来的墨滴。

“我操,”他跳下床,进了浴室,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脸上的墨点子,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对着镜子蹦了两下拍着手捏着嗓子,“哎呀好帅呀!”

然后拿起牙刷开始刷牙。

一晚上无梦的状态让他心情很好,别说是甩了点儿墨,就是一瓶墨水都倒床上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蒋丞选手看起来气色还不错,”他洗完脸之后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是的,看起来不像是昨天熬夜看了书的样子……不过一个弹弓选手长期不练习,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发挥?听说最称手的弹弓都送给神秘男友了?”

蒋丞给顾飞发了条消息,起了没?

神秘男友五分钟之后才回了消息过来。

-困

-那你睡吧,我去学校了

-中午

-嗯

神秘男友这个“中午”的意思是中午一块儿吃饭,这种极简表达一般都是他困得不行的时候会用的。

“任何技能都是需要练习的,不过像这种天赋型选手,”蒋丞拎了书包换上鞋出了门,一边下楼一边继续小声说,“我们不需要担心。”

从出租屋去学校,会经过顾飞家的店,这个时间还没有开门,他骑着车经过的时候往锁着的店门上看了一眼,莫名就觉得心里有毛绒绒的暖意。

神奇的感受,你喜欢一个人,看到所有跟他有关的东西,都会变成一团毛球。

这条路他已经很熟悉,闭着眼都能知道旁边经过的是什么地方,各种店铺,破旧的,新装修的,乡非风的,强行装逼风的,真我风的,这会儿都还关着门,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有意思,蒋丞迎着风拐了个弯。

往前骑了一小段之后眼角掠过一个破旧的灯箱。

他眉毛没忍住挑了一下,迅速转头看了一眼之后又迅速转回头盯着前方。

成人。

用品。

我操!怎么以前没有注意过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店?

他迅速再次回头,又迅速再转回头盯着前方。

我操!没有看花眼。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心里有什么,才会看到什么……作为一个新成长起来的黄色少年……

有多大?

多大?

应该是需要去那里逛一下的那种大小。

但是……蒋丞又回头看了一眼,我操这店也太烂了吧!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店,有种里面所有的套子都会被老板扎了眼儿的错觉。

“看路!”旁边有人吼了一嗓子。

“哎!”蒋丞转回头看到前边儿几米有个正要过马路的大叔,赶紧捏了捏闸,“不好意思。”

“看什么呢,也不怕一扭头撞树上。”大叔说。

看什么呢!

蒋丞选手你看什么呢!

能不能不要表现得这么饥渴!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