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发布于 2022-04-05  21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从枕头下边儿摸出来的那张叠好的纸,是蒋丞的笔记。

他像要写论文一样用了两个晚上,遍阅各类同志论坛和“科普”文章,总结了一下怎么能比较来劲还不疼,并且考虑到知识接收方是个作业要靠抄,考试连抄都懒得抄的学渣中的战斗渣,他还发扬学霸精神,认真地做了总结笔记。

本来想着上场之前让战斗渣恶补一下知识,没有想到人设是钢厂小霸王的战斗渣突然发扬了一次尊老爱幼的高尚美德,把这个机会让给了他。

当然,他也没想到自己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建设,用了这么长时间来想象躺下享受的场景之后,居然会因为顾飞一句话,就连一丝停顿都没有地扑到了他身上。

急色鬼。

大概就是这么一种状态吧。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两个晚上总结出来的已经用学霸的脑子记下并且烂熟于心的那些技巧和方法,在这一瞬间被顾飞的两个字全都被炸没了。

要么?

炸出了一片金光。

然后脑子里渣都没剩下一粒。

顾飞的身体。

紧绷,光滑,仿佛带着电流的皮肤。

他摸过无数次,用手指,用唇。

脖子,锁骨,胸口,小腹,腰。

他一直觉得自己对顾飞的身体已经很熟悉,但今天再次触碰到的时候,却突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仿佛是回到了第一次他和顾飞亲密接触的那一刻。

悸动,颤动,兴奋……

那张叠好的纸上写着的内容,他早就记在脑子里的那些东西,就算没有被炸成烟花,此时此刻也不可能再用得上。

蒋丞坚信,如果按着总结,他进行不到一半就得溃堤千里。

老司机的总结果然只适合老司机。

他们这种新拿本儿的没戏,扑上去就是啃,亲完了啃,啃完了舔,舔完了抓,耳朵里的每一声喘息都像战鼓,震得人头晕眼花。

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无比灵敏。

他听得到喘息,但分不清是谁的,听得到心跳,但分不清是谁的,看得到灯光下泛着柔和光芒的紧实肌肤,是顾飞的,感觉得到扫过耳际的呼吸,是顾飞的,甚至能在肌肉相互蹭过时摸到细细的电流。

在身体里,在所有触碰的瞬间,噼啪响着。

顾不上什么经验了,想不了什么总结了,一个举着引信嗞火的炸弹的黄色少年,就光戴个套子抹个润滑都觉得真他妈耽误事儿。

“顾飞,”蒋丞紧紧贴在顾飞身后,在他耳垂上轻轻咬着,手在他腰上腿上狠狠抓揉着,“我……”

顾飞没说话,偏过头在他唇角吻了一下,舌尖在他唇上一带。

蒋丞只觉得自己眼前像是漫起了雾,满心满眼,再也没有了别的想法。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屋里屋外都静得很,静得蒋丞听到两个人的喘息声都会觉得隔墙有耳,不过这会儿就算有趴床底下听……不,就算有人站床边瞪眼儿边看边听,他也无所谓了。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

他紧紧地搂着顾飞不撒手。

“你胳膊松一点儿,”顾飞说,“我想喘个气儿。”

“一会儿再喘吧。”蒋丞闭着眼睛,在顾飞脖子后边儿用鼻尖轻轻蹭着,这个汤勺式睡觉法总算实现了,他不想松手。

以前不知道从哪儿看来的了,说人与人相互吸引,是因为身上的味道,有些味道你不一定能感觉到,但鼻子能闻到,总会有一个人身上的味道吸引着你。

蒋丞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这个喜欢顾飞,不过顾飞身上的味道他的确很喜欢闻,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样的味道,但他能分得出来……不过他也没这么去闻过别人。

“哎,”蒋丞搂着顾飞又躺了半天,心跳慢慢回到常节奏……他到今天才发现,干这事儿恢复心跳节奏的时间居然比跑个几公里还长,“那什么,顾飞?”

顾飞没出声,也没动。

“顾飞?”他又叫了一声。

顾飞还是没有反应。

“睡着了?”他撑起身体往顾飞脸上看了看,“顾飞?”

“憋死了。”顾飞闭着眼睛说。

“靠,”蒋丞笑了起来,“我都已经松手了啊。”

“所以我才说话了啊。”顾飞说。

蒋丞低头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下:“洗澡吗?”

“嗯,”顾飞睁开眼睛转过头看了看他,“几点了?”

“不知道,”蒋丞坐了起来,扫了一眼地上善后的纸巾,有些不好意思,再一转头看到床脚还有一团纸,顿时一阵莫名其妙的心虚,伸脚迅速地把纸踢下了床,“你明天是不是要送顾淼去参加那个什么治疗?”

“是今天。”顾飞纠正他。

“今天,”蒋丞在顾飞腰上捏了一下,“是下午吗?我也去。”

“下午两点半,”顾飞翻了个身平躺着,“我带你俩去。”

“是我俩带顾淼去,”蒋丞下了床,又看了看,犹豫了一下才问了一句,“我先洗?”

“嗯。”顾飞笑了笑,摸了手机过来按亮了,估计是要玩弱智爱消除。

蒋丞趁他盯着手机的时候,飞快地弯腰把地上的纸捡了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直起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连根线都没挂一根儿,顿时又觉得非常羞耻,抓了换洗衣服往下边儿一挡,小跑着进了浴室。

他跟顾飞也不是头一回这么光着面对面了,但今天却完全不一样的体会,别说俩人一块儿洗澡了,他甚至都没好意思问一下顾飞,自己有没有弄疼他。

蒋丞兜头冲着热水的时候才慢慢地从之前的紧张尴尬不好意思以及突然冒出来的各种情绪里缓过来。

这个澡他没洗太久,他不想让顾飞一个人在床上玩手机,冲水抹沐浴露冲水刷牙洗脸,也就十分钟不到,他就又跑出了浴室。

回到卧室的时候顾飞正趴在床上玩着,看他进来愣了愣:“这么快?”

“很快吗?”蒋丞一看顾飞这姿势,立马有些担心,顾不上不好意思了,“你是不是……不舒服?”

“嗯?”顾飞先是一怔,然后乐了,“没,躺着砸脸。”

这话开了头,蒋丞也就没什么尴尬不尴尬的了:“真没有不舒服吗?有没有疼?或者……”

“有点儿……那什么,”顾飞坐了起来,“但是也不是太夸张。”

“哦,”蒋丞点点头,“那你去洗?”

“帮我把这关过了吧,”顾飞把手机递给他,下床走到了衣柜前,“我拿你衣服了啊?”

“嗯你随便拿吧。”蒋丞说。

顾飞拿了衣服出去了,蒋丞捧着他的手机,注意力全在余光里顾飞光着的身体上。

顾飞往门口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了他身边,手往他面前伸了过来。

“嗯?”蒋丞赶紧抬头看着他。

“黑屏了。”顾飞在手机上摸了一下,嘴角带着笑地说了一句。

“啊!是!黑了!”蒋丞跟睡着了被人叫醒还想强行假装没睡着的人似的半喊着应了一声。

顾飞没再说别的,笑着转身出去了。

蒋丞站床边愣了好一会儿才抱着手机倒在了床上:“啊……”

丢人啊蒋丞选手!

顾飞走出去的时候那个笑容,简直就是赤果果地嘲笑啊!

“啊……”蒋丞翻了个身,再一看手机,又他妈黑屏了,“我操。”

顾飞洗完澡回来的时候,他还拿着个手机靠床头发着愣。

“过了吗?”顾飞问。

“……又黑屏了。”蒋丞把手机还给他。

“哦,”顾飞接过手机,看了他一眼,“那你还帮我玩吗?”

“你解锁吧。”蒋丞叹了口气。

顾飞解了锁把手机又递给了他,他低头开始玩游戏的时候听到了顾飞的笑声,本来他不想搭理顾飞,但顾飞一直乐,他只得抬头瞪着顾飞:“笑什么?”

“笑你啊。”顾飞边乐边说。

“你信不信……”蒋丞继续瞪着他,瞪了一会儿之后自己也乐了,“靠。”

“快玩,”顾飞上了床,躺到他旁边,“要不李炎又要超过去了。”

“他怎么那么闲,”蒋丞啧了一声,低头开始玩,“因为没有男朋友么!”

“我明天问问他。”顾飞说完偏开头又想乐。

“差不多得了,”蒋丞斜了他一眼,“不知道的该以为我早泄了呢,你他妈笑成这样。”

“哦,”顾飞忍了一会儿笑出了声,“其实还可以的,没有早泄。”

“……哎!”蒋丞喊着叹了口气,没再说话,视线集中在手机上,盯着小动物们的脑袋。

不过今天这种经历真的不比别的事儿,哪怕是学霸最拿手的一秒进入状态这会儿也失灵了,他盯着一堆脑袋看了半天,居然连一个可以消除的都没找到。

挺着玩掉两颗小心心之后他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蹭了两下躺到了枕头上:“算了,浪费次数。”

“怎么了?”顾飞翻个身过来搂住了他。

“思绪万千。”蒋丞伸手关掉了灯,随着黑暗裹过来,顾飞在他耳边暖暖的呼吸让他感觉到了一阵带着兴奋过后疲惫的舒适。

顾飞没说话,在他肚皮上轻轻搓了搓。

“顾飞,”蒋丞抓住他的手,扭脸跟他面对面小声问,“那什么……真的不疼吗?”

“我不是说了么,”顾飞笑了笑,“没那么夸张。”

“哦,”蒋丞停了半天,琢磨着下一句该怎么问出来才不显得自己跟个*似的,但最后也只能直球问,“那舒……服吗?”

“靠,”顾飞笑了,“问这么直白。”

“我一下没找着委婉的问法。”蒋丞也笑了笑。

“挺舒服的。”顾飞说。

“真的么?”蒋丞无法确定顾飞这话是在安慰他还是真的。

全程他都跟晕了似的,感觉一直在旋转,眼里全是顾飞,耳朵里也全是顾飞,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感受到的,全都是极度的兴奋。

但他真不确定顾飞是不是真的舒服,理论上来说,应该舒服不到哪儿去,毕竟都是新司机,平时也就坐个轮椅,突然飚起车来,技术上肯定不过关,身体上也未必能适应。

“你可以试试。”顾飞说。

“啊?”蒋丞一下没回过神。

“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顾飞说。

“我操,”蒋丞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我就是……想试的。”

这话说完他俩都乐了,脸冲脸的笑了半天,脸上全是对方的气息。

舒服。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不,中午醒过来的时候,蒋丞往身边一摸,空的,顿时就清醒了,瞪着眼就吼了一声:“顾飞!”

“哎,”顾飞过了几秒才出现在卧室门口,嘴里叼着烟,“这儿呢。”

“干嘛呢?”蒋丞问。

“一个人寂寞地在窗前补抽事后烟。”顾飞说。

“我操,”蒋丞坐了起来,“那您继续。”

顾飞笑了笑,转身走开了。

蒋丞打了个呵欠,站起来提了提裤子,走到卧室窗边,挑起窗帘往外看了看。

一到暑假,从空气到景致,突然都充满了夏天的气息,满眼的绿,耀眼的阳光,微微带着些燥热的空气,就连这一片破败的楼,都在阳光下透出了些许生机。

这一夜睡得很香甜,睡着之前那种尴尬羞涩和兴奋混杂着让人找不到合适情绪的感觉都消失了,走出卧室看到客厅窗前顾飞的背影时,他只有满脑子的愉快。

“中午出去吃?”他过去抱住顾飞,下巴往他肩上一搁,手在他腰上跟过瘾似的狠狠搓了几把。

“出去吃也行,或者把蛋糕吃了?”顾飞掐了烟。

“哦对,还有蛋糕,那吃蛋糕,”蒋丞想了想,“你那儿还一个呢。”

“那个可以晚上吃,”顾飞摸出手机,“一会儿再叫两份面吧,全是甜食太腻了。”

“嗯,”蒋丞点头,“我要打卤面,加一份肉酱。”

“要饮料吗?”顾飞问,“这家还有鲜榨果汁。”

“都有什么汁?”蒋丞问。

“就两种,黄瓜……汁儿,”顾飞声音里突然带上了笑,“还有橙橙汁儿。”

蒋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我靠。”

“你要黄瓜汁儿吧,我要橙橙汁儿。”顾飞说。

“不是,”蒋丞啧了一声,“咱能好好说话么?”

“好的,蒋丞丞。”顾飞看着他。

“你大爷,”蒋丞推了他一把,“顾飞飞。”

“我点餐了啊,”顾飞说,“吃完歇会儿就得带顾淼淼出门儿了。”

蒋丞对生日蛋糕没有什么执念,以前生日总没得吃,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兴趣了,他本来对甜食也并不是特别有兴趣,参加同学的生日他都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吃过蛋糕,只记得砸蛋糕扔蛋糕抹蛋糕这些充满了少年*气息的片段。

顾飞做的那个蛋糕他还挺想吃的,他买的这个也就那么回事儿,但这是他第一个自由安排的生日,也是第一个可以吃蛋糕的生日,蛋糕的意义就又不一样了。

于是他和顾飞把蛋糕拿了出来,得把生日的这个程序走完。

“窗帘拉上吧?太明亮了。”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

蒋丞把窗帘拉上,觉得还是挺亮,过去又把卧室和厕所的门都关上了,客厅的光线暗了下来。

他回到桌子旁边的时候,顾飞往蛋糕上戳了8根蜡烛。

“怎么就8根啊?”蒋丞问。

“因为咱俩8岁啊。”顾飞拿着火机一根根把蜡烛点亮。

“别装可爱。”蒋丞啧了一声。

“因为这家送的蜡烛一共12根,”顾飞看了他一眼,“你想点18根的话……我出去再买一包?”

“不用不用,”蒋丞愣了愣,“我对这个没要求,我以前生日都不吃蛋糕呢。”

“哦。”顾飞手停了停,继续把蜡烛都点亮了。

“吹吧?”蒋丞撑着桌子。

“等等,”顾飞想了想,飞快地把插好的蜡烛又拔了出来,一边拔一边换了位置重新插了回去,又把之前剩下的几根都加进去,摆成了一个18的形状,“18岁了。”

蒋丞笑了起来:“现在吹?”

“嗯,你要许愿吗?”顾飞问。

“一直在许呢,”蒋丞说,“已经许完了。”

“吹吧,”顾飞说,“一,二,三。”

俩人一块儿对着蛋糕一通吹,把蜡烛吹灭了,还吹倒了好几根。

“哎,”蒋丞坐到椅子上,“我才发现,我就让人写了个生日快乐,没写个名字上去,人问我要写什么的时候我还琢磨这也要问?”

“我做的那个写了,”顾飞拿了刀一边切蛋糕一边说,“晚上我去拿过来。”

“写的什么?”蒋丞问。

“写的是,”顾飞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顿了顿之后突然挥了挥胳膊喊了一声,“丞哥丞哥,校草一棵!”

“哎操,”蒋丞让他吓了一跳,往后躲了躲,愣了几秒才乐了,“这么不要脸的东西你写的时候有人看到吗?”

“有啊,”顾飞说,“烘焙店的人。”

“真写的这个?”蒋丞看着他,“太不可信了。”

“晚上看了就知道了。”顾飞切了一块蛋糕递给他,把生日快乐的那块巧克力小牌子放在了上头。

蒋丞接过来咬了一口,不得不说,这蛋糕的味道一般,不过这片估计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蛋糕店了。

但是面对着顾飞,一人一块蛋糕这么吃着,感觉又很美妙。

不想说话,也不想动,就想这么一口一口的,一直吃下去。

顾飞要带顾淼去的参加的那个康复课程,估计价格不低,带着孩子们做各种小游戏的老师看上去很专业也很有耐心。

蒋丞没进房间,在窗口往里看着,他发现相比其他的孩子,顾淼的情况算是很好的,起码没有完全不能交流和沟通,那些面对呼唤始终完全没有反应的孩子,才让人心疼和绝望。

游戏的时间不长,大概是考虑到这些孩子并没有正常孩子的耐性,在他们不耐烦之前就结束了。

顾淼抱着滑板出来的时候,心情挺不错的样子。

顾飞还在跟老师说话,蒋丞带着她走到外面的人行道上玩着滑板等着顾飞出来。

看着顾淼在阳光下鼻尖顶着小汗珠飞一样地掠过,他轻轻叹了口气。

顾飞出来的时候,蒋丞正蹲在人行道的花坛旁边给顾淼鼓掌,他走过去站到蒋丞身后,蒋丞也没注意到。

顾飞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戳了一下,蒋丞几乎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就一胳膊肘往后顶在了他腿上。

“哎!”顾飞搓了搓腿,“还是很灵敏啊?”

“我靠,”蒋丞回过头,“你叫我一声多好啊,我要再往上点儿,你今儿晚上就只能继续趴床上……”

蒋丞说了一半停下了,迅速往四周看了看。

“今儿晚上?”顾飞笑着弯腰在他耳边小声问。

“靠,”蒋丞站了起来,用一脸探讨学术问题的表情看着他,“这个问题就不要在大街上说了。”

“好,”顾飞非常严肃地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抽出了一张叠好的纸,“那我先……”

蒋丞往那张纸上扫了一眼,眼珠子差点儿没蹦出来,“我操!你他妈把这个带身上?你是不是蛋糕吃撑了啊!要不要我给您催个吐啊!”

“我男朋友的秘笈,”顾飞说,“肯定得随身带着学习啊。”

“赶紧收起来,”蒋丞压着声音,“一会儿让人看见了!”

“放心,”顾飞笑了起来,“就你这字,我不运个气都看不懂,你拿着让人看,人都未必能猜出来这是字儿。”

“放你的屁,”蒋丞让他说乐了,“至于么!”

“至于,”顾飞往纸上弹了弹,“你不是说你现在写字一笔一划了么,怎么没看出来啊。”

“废话,这种黄色笔记,我能好意思一笔一划吗!”蒋丞瞪着他,“收起来。”

“好。”顾飞把纸叠好,放回了兜里,冲顾淼那边吹了声口哨。

其实是不是在今天晚上,是趴着还是跪着,顾飞并没有想太多,不过看着前面领着顾淼慢慢溜达着的蒋丞的背影,他又觉得自己要真想起来,还是想得挺多的。

特别是顾淼伸手拽着蒋丞的衣服时,蒋丞被衣服绷出了清晰线条的腰和背……

啊。

顾飞迅速抬起头盯着太阳,然后用两个喷嚏残忍地镇压了即将开始的升旗活动。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