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你柔韧性很好啊

NyaDooNyaDoo·2022-04-05·112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因为有顾淼在,这个生日从下午开始就变得正经起来了,蒋丞坐在店里一脸正经地给顾淼解释这个生日:“我和你哥哥,今天一起过生日。”

顾淼因为心情好,挺专注地看着蒋丞,但是估计没听明白。

“我生日是今天,你哥呢,还有一个月,但是我们为了节约时间,节约钱,”蒋丞继续解释,“就合在一起过了,懂了吗?懂了就点个头。”

顾淼看着他,没有点头,过了一会儿突然冲他招了招手,拿着滑板转身就往外跑,顾飞一敲收银台桌子:“顾淼!”

顾淼顿了顿停下了,但是脸还是冲着门外,没有回头。

“先吃饭,”顾飞过去蹲到她面前,看着她,“吃完饭休息半小时再去玩,好不好?”

顾淼看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

“她点头了,”蒋丞在一边看着,“那刚才她还是没听懂我说的什么吧?”

“嗯,她听不明白,”顾飞笑了笑,“一般就日常这些事儿,她总干着的,就能明白,像你刚说的,起码得解释个半小时,还得她耐得住性子听,正常情况下她几分钟就会走神了。”

“今天去的那里,能有用吗?”蒋丞问。

“多少有点儿作用,我之前在医院见过一个差不多的小孩儿,现在有进步了。”顾飞说。

“用了多长时间?”蒋丞又问。

“七年。”顾飞看了他一眼,学霸就是学霸,看问题还是很能看到关键的,现在的关键就是时间。

顾淼情况不是特别严重的那种,虽然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不能很好地感知和理解别人的情绪,也有攻击性,但只要有耐心和正确的方法,她可以跟人做简单的交流,并且很少受伤。

可是如果想再有进一步地提高,需要的时间是很漫长的,长得顾飞根本不敢去想。

蒋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叫外卖吧?”顾飞换了个话题,掏出手机,“点几个大菜回来吃吃?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好,”蒋丞说,“鸡鸭鱼肉都行,我就是特别想吃肉,啊,大五花肉。”

“我看看,要不直接叫人送点儿烤肉过来,我们可以用平底锅……”顾飞把椅子拉过来,坐了下去,因为说着话没有注意,这一屁股结结实实坐下去的瞬间,某个部位传来的不适感让他非常想要引吭高歌一曲,一开口肯定是标准美声,“来,烤,肉。”

他咬牙把后面的话平稳地说完了。

“可以,”蒋丞一听就很愉快地打了个响指,往货架那边走了过去,“顾淼你来,我们一起找找有没有烤肉酱?你认识不少字儿吧,你指给我看?”

“有,就在……那边。”顾飞侧了侧身,用胳膊撑着收银台桌面,以便减轻屁股的压力。

蒋丞之前问他,舒服吗?

并没有多舒服,虽然也不能说有多疼,但总之就是不适应,对于蒋丞的问题他非常想反问,作为一个学霸,你看了那么多资料,有谁会在第一次做完之后觉得很舒服的?何况男朋友费尽心思臭不要脸地写了个黄色笔记最后也没按着上面的程序来走。

但最终他还是没说,他不想让蒋丞有心理压力,毕竟大家都是纯情少年,这种事儿也就是跟着本能走,没半道撂了就挺不错的了。

烤肉的原料送来的时候,蒋丞带着顾淼从货架上把各种酱料都挑好了,一字码开放在桌上。

“现在我们把酱料舀出来放在盘和碗里,好不好?”蒋丞拿了几个碗和小盘子过来,把顾淼拉到了桌子旁边。

顾飞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着,下午老师带着顾淼做过差不多内容的小游戏,蒋丞一直站在窗户外边儿,只露了半张脸,没想到还记得挺清楚。

顾淼拿了个勺开始往碗和盘子里舀酱,看上去挺认真。

但舀了三种酱之后,她开始有些不耐烦,因为酱里的油会滴到桌上,勺子上的酱也甩不干净。

“换个勺吧,你是不是喜欢……”蒋丞正想起身去再拿一个勺,顾淼已经把手里的勺扔到了地上,他刚把勺捡起来,顾淼又把一个盘子掀到了地上,然后对着桌子开始发呆,蒋丞盯着她叹了口气,“我这爆脾气嘿。”

顾飞勾了勾嘴角,忍着没笑,顾淼的这些行为对于他来说早已经习惯,不常有,但一直也没断过,他面对这些就像面对别人家孩子偶尔的小脾气一样习以为常。

“顾二淼我跟你说,”蒋丞把盘子捡起来,拿了纸一点点清理着地上的酱,“我就是看你长得漂亮,换个丑点儿的,我这会儿就把你拎门口去了。”

“你觉得我帅么?”蒋丞把纸扔进垃圾桶,然后凑到顾淼眼前,“嗯?”

顾淼看着他,盯了差不多有十多秒钟,然后点了点头。

蒋丞一下兴奋了,转头一脸得意:“听到没?你妹说我帅。”

“本来就帅。”顾飞说。

蒋丞再转头看着顾淼的时候,她伸手捧住了蒋丞的脸,然后揪着他的耳朵把他往自己跟前儿拉了拉,在他脑门儿上亲了一下。

“哎?”蒋丞愣住了,半天才猛地又回过头看着顾飞,“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顾飞也有些吃惊,顾淼很少能正确表达自己的喜恶,她挺喜欢李炎,从来都冷着脸,但会允许李炎玩她最喜欢的玩具,对蒋丞喜欢的表达方式是以前没有过的。

“谢谢二淼。”蒋丞回头冲顾淼笑了笑,凑过去也想在她脑门儿上亲一下的时候顾飞站了起来。

“丞哥,”顾飞叫住了他,“别亲她。”

“嗯?”蒋丞愣了愣,但似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哦我知道了。”

“二淼,”顾飞蹲到了顾淼面前,手指在她眼前晃了一下,“看着我。”

顾淼看着他。

“不可以亲男生,也不可以让男生亲你,”顾飞一字一句地说着,“你6岁以后哥哥就没有亲过你了,对不对?因为你长大了,不可以亲了。”

顾淼很专注地看着他。

“我跟你说过的,还记得吗?”顾飞说。

顾淼点了点头。

“换一个方式好不好?”顾飞说。

顾淼转过头盯着蒋丞看了很长时间,似乎是在思考,最后她伸出手,冲蒋丞打了个响指接着竖起了拇指。

“哎!”蒋丞赶紧也打了个响指冲她竖起拇指,“你最帅。”

顾淼笑了笑,然后继续看着桌上的酱。

“你帮她弄吧,她的耐心和注意力集中的时间就这点儿了。”顾飞说。

“嗯。”蒋丞把剩下的两种酱舀了出来,顾淼看得倒是还挺认真。

“可以吃了,”顾飞拿了炉子和锅放到桌上,“要把蛋糕拿过来吗?”

“不,先不拿,”蒋丞一直坚持不看蛋糕,“等我们吃完饭,外面黑透了再拿出来,这个蛋糕得贴合气氛,毕竟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到男……同桌亲手做的蛋糕,我要给自己个惊喜。”

“男同桌,”顾飞啧了一声,“那有女同桌给你做过?”

“别逼我啊。”蒋丞瞪着他。

顾飞笑了起来,打开了电磁炉,往锅里刷了点儿油:“开始烤肉吧男同桌。”

蒋丞还没有动手,顾淼已经很迅速地夹起一片肉进了锅里,拿着筷子急切地搅了起来。

“一个小姑娘,”蒋丞叹了口气,也夹了一块肉放进去跟她一块儿搅着,“馋肉馋成这样,以后发胖了怎么办。”

“没事儿,运动量大,”顾飞说,“你要不控制着她,能一整天在外边儿玩滑板。”

“她那个滑板,”蒋丞说,“我今天看了一下,得换轮子了吧,都磨秃了。”

“嗯,”顾飞点点头,“得在她睡着的时候换,让她看见了会发火。”

“轮子她会检查吗?”蒋丞问。

“她一般盯着板子,板子没变就还行。”顾飞伸筷子把顾淼戳着的那块肉翻了个个儿。

这么吃饭其实比出去吃舒服,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自在。

不过偶尔也会有不那么特别自在的事儿,比如吃到一半的时候有人进了店里买东西。

“吃着呢?”住楼上的吕大妈进来先跟顾飞打了个招呼,看到蒋丞的时候她愣了愣,“这是……蒋丞吧?老李的……”

蒋丞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吕大妈刚想开口再说话,顾飞打断了她:“吕婶儿,是不是买油?”

“对,买油,”吕大妈点点头,又看了蒋丞几眼,“哎你……”

“我拿给你,”顾飞站起来到货架那儿拎了瓶油过来,“上回你买的就是这种大豆油吧?”

“是是,”吕大妈说,“大飞你这记性是真好啊。”

“平时总来的我差不多能记得住,”顾飞走到收银台后头站着,报了价格之后一副等着她掏钱的样子,“着急炒菜呢吧?”

“是呢,”吕大妈把钱递给他,“锅都搁火上了才发现油忘买了。”

顾飞迅速地给她找了零,把油递到了她手上:“快,您大孙子饿了该闹了。”

“都已经闹上了,”吕大妈被他这一连串地带得也急了,拎着油就往外面跑,“要命的玩意儿!”

顾飞重新坐回桌子旁边时,听到蒋丞轻轻叹了口气。

“起码得议论一年,当面背后的,没完没了,”他把熟了的肉夹了一块放到蒋丞碗里,“不爽的话可以当面顶回去。”

“嗯,”蒋丞笑了笑,“还会加料吧?”

“肯定加啊,”顾飞说,“这种日子,不给自己加戏不给别人加料,活着多没劲,你要不要我去帮你打听一下现在传成什么样了?”

“不要,”蒋丞啧了一声,“我能猜得出来,以前我是没法想像,现在也有经验了。”

“当成一种经历吧,”顾飞说,“人活一辈子,总会有很多经历的,各种各样的经历是你活过的证明。”

“又写诗,”蒋丞笑了,“那你也算是我活过的证明吧?”

“我是你喜欢过的证明,”顾飞勾勾嘴角,“做过的证明。”

“我操!”蒋丞赶紧看了顾淼一眼。

不过相比顾飞的话,显然他这句“我操”更能让顾淼明白,顾淼对顾飞的话没什么反应,听到他开口的时候才抬起了头看着他。

“说脏话是不对的。”蒋丞马上说。

顾淼点点头,伸手打了个响指又竖了竖拇指。

“左手也能打得响?”蒋丞有些惊讶地看着顾飞,“刚才是右手打的吧?”

“嗯,不过很少看她这样,平时她喜欢吹口哨。”顾飞笑着说。

顾淼放下筷子,两只手一起打了响指,然后往他面前一伸,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哎,我左手不会,”蒋丞笑了起来,“你太牛了,帅淼。”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顾飞想把顾淼送回去睡觉,蛋糕他还是想跟蒋丞两个人吃,但因为之前答应了顾淼吃完饭休息半小时就让她玩滑板,他只得蹲在店门口看着蒋丞和顾淼在两条街上窜来窜去地玩。

时间还是够的,他看了看手机,玩一会儿,把顾淼送回家,回店里吃蛋糕,然后……明天上午老妈会过来看店,可以像今天一样睡到中午,下午带顾淼去做练习就行。

后天的话就没这么轻松了,接了的活儿得开工,还有帮蒋丞介绍的拍照工作也是后天开始,这个暑假还比平时要短……很忙啊……

顾飞发现自己从今晚的耍流氓活动无缝连接地想到了烦人的暑期赚钱活动时有些郁闷,啧了一声,把思绪又绕了回来。

从兜里又拿出了蒋丞的那张纸。

……字儿真丑啊。

“顾飞!”蒋丞踩着滑板从他面前掠过时吼了一声,估计是看到了他手里的纸,他抬眼看过去的时候,蒋丞冲他竖了竖中指。

顾飞拉长声音吹了声口哨。

纸上的笔记,有一部分还是有用的,刨去字写得难看,学霸做笔记的水平非常高,清晰明了,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包治百病,包上百丞……

顾飞清了清嗓子,控制了一下自己翻腾的思绪。

不过在蒋丞第二次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被风掀起的衣角下面一掠而过的腰顿时让他前功尽弃。

也……正好,他站起来,转身回了店里,进了小屋把门关上了。

小屋里的这张床一般都是他午睡用,从来没在这里头撸过,今天算是开荤了。

他打开手机的文件夹,找了段……蒋丞的视频出来。

这个视频是他偷录的,内容其实很正常,也很无趣,是蒋丞复习到一半趴桌上睡觉的视频。

不过蒋丞睡觉的样子很好看,特别是复习到一半的时候睡觉,就像是要争取快点儿睡够了好继续复习似的,睡得特别认真,看上去很性感。

蒋丞带着玩够了的顾淼回到店里的时候,他已经打扫好了战场,把吃饭的碗洗了,桌子也都收拾好了。

“你在店里等我一会儿,”顾飞拿毛巾把顾淼脸上的汗擦了,“我送她回去再过来。”

“嗯,”蒋丞坐到椅子上,伸长腿,“累死我了,她这体力真不一般啊。”

“别羡慕,”顾飞笑笑,“她是根本不知道累不累。”

平时送顾淼回去,他都是走路,顾淼踩滑板,今天为了节约时间,他把顾淼拎到了自行车后座上。

蹬着车把顾淼扔回家,交待老妈盯着她洗澡,然后回到店里,大概一共也没超过半小时。

蒋丞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仰着头,腿伸得老长。

“丞哥?”顾飞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小声叫了他一声,蒋丞没有反应。

他站在蒋丞身后,看了看店外面,确定没有人经过之后低头在蒋丞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同时抓住了他的胳膊。

蒋丞这个条件反射简直可以改良一下拿去杀人,顾飞吻下去再离开的时候,他胳膊虽然没能扬起来,但是腿抬起来的高度还是挺惊人。

“我操!”蒋丞看清是他之后无奈地瘫回了椅子上,“顾飞你这种无聊的游戏要玩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顾飞笑着松开了他的胳膊,又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柔韧性很好啊。”

“嗯?”蒋丞愣了愣,“□□大爷,你真是新时代的好青年。”

“吃蛋糕?”顾飞问。

“打什么岔!”蒋丞说。

“那不打岔,”顾飞走到冰柜旁边看着他,“继续讨论你的柔韧性?”

“吃蛋糕。”蒋丞指了指冰柜。

顾飞做的这个蛋糕,应该没有一磅,比昨天他买的那个一磅的小了一圈,但是很漂亮,巧克力的。

外面是一整个白巧克力外壳,上面满满的全是玫瑰花,一朵朵地挤满了整个蛋糕,中间放着两颗小樱桃。

简单的底色不简单的花纹,还有抢眼的那两小颗红色。

“手艺不错啊顾飞飞!”蒋丞发出了真诚地感叹,“我以为你顶多能做出几个扭扭花呢,居然还能做出玫瑰?”

“以前带二淼玩过嘛。”顾飞笑了笑。

“字儿呢?”蒋丞看着蛋糕上的花,“你不说有字儿吗,这也没地儿写了吧?”

“有。”顾飞把蛋糕转了半圈对着他。

蒋丞这才看到蛋糕的腰上有一块地方没有玫瑰花,上面写着一句话。

这句话蒋丞见过,而且一直记得。

这是顾飞发给他的那条消息里写的。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操。”蒋丞突然觉得眼眶一阵发热。

这条消息他看过很多次,每次他翻记录的时候都会看到,但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突然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怎么了。”顾飞问。

“没,”蒋丞吸了口气,顿了顿之后啧了一声,“字儿是自己写的吗?”

“是啊。”顾飞回答。

“写得……还挺好的,”蒋丞看着这行字,“比我……写得好。”

“这是在夸我吗?”顾飞问。

“难道不是在夸你吗?”蒋丞抬眼瞅着他。

“比你写得好,”顾飞也瞅着他,“这居然是夸奖?”

“滚蛋,我发现你这人就是相当欠,早晚给你收拾老实了,”蒋丞拿出了手机,“你把蛋糕拿起来捧着,我要拍照片。”

顾飞笑着把蛋糕拿了起来,捧在自己面前:“这样行吗?”

“笑一个。”蒋丞看着屏幕里的顾飞。

顾飞呲牙。

“能不能笑得婉约一些?”蒋丞皱皱眉。

顾飞重新笑了一个。

蒋丞拍了一张,顾飞刚要把蛋糕放下,蒋丞摆了摆手:“别动,我还要拍小视频。”

顾飞重新捧好蛋糕。

“说。”蒋丞按了开始。

“说什么?”顾飞问,“丞哥生日快乐。”

“说,”蒋丞把镜头拉近,“喜欢丞哥吗?”

“喜欢,”顾飞笑了起来,“特别特别喜欢。”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