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我就是狗操的玩意儿

NyaDooNyaDoo·2022-04-05·117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在店里待到九点多,没什么人来买东西之后,顾飞把店门关了,两个人一块儿慢慢顺着街溜达。

今天吃得不太多,虽然蒋丞馋肉,但是也许是心情太好了,居然吃了没几口就饱了,吃得还不如顾淼多,顾飞就更少了,基本都是他在控制火候顺带帮着烤肉。

“还要再吃点儿什么吗?”顾飞问。

“神经,那不如回去把刚没吃完的肉拿出来吃了呢。”蒋丞摸了摸肚子,其实吃个半饱的感觉挺好的,人会觉得很轻松,特别是在这种月亮刚升起,夜风刚开始在街上轻轻扫过的时候,跟男朋友一块儿在没有人的街上慢悠悠地没有目标地往前走着。

也不需要什么目标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不需要目的地,不需要原因,不需要思考,只要身边有那个人,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蒋丞来这里也有挺长时间了,钢厂这片儿却还是有很多地方没去过,他一直觉得这里落败而消沉,人人都活得茫然灰暗,一直到现在,这种感觉也还是挥之不去,但是……他看了一眼顾飞。

但是有顾飞就不一样了,哪怕是远远地在人群里看到,心里都会一阵悸动,顿时会觉得四周的颜色都亮了起来,眼里看到的,心里感觉到的,都跟着有了变化。

说起来有些矫情,但顾飞的确是他在这种绝望环境里的安慰剂,是他面对所有不愉快时最大的依靠。

手机响了一声,有消息进来。

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潘智发过来的。

-论爷孙情与友情是怎样被爱情打败的

“操?”蒋丞愣了愣,再往上一看,发现潘智昨晚上一点多给他发了一条生日快乐的消息,他居然完全没看到。

他笑着给潘智回了一条消息。

-你怎么不半夜三点发,我更看不到了

-别找借口,就现在这个局势,我什么时候发你都tm看不到

-我现在不就看到了吗

-爷爷我跟你说,你节制一些

看到潘智的这条回复,蒋丞猛地一阵臊得慌,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儿,再想到今天晚上可能还有点儿什么事……他用余光往顾飞那边扫了一眼。

-我感受到了单身狗的愤怒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jpg

-有事儿没有,没事儿我就不跟你扯了

-感情呢爷爷?我俩聊到半夜三点的感情呢?

-晚安

-我后天到,还是上回的那个车,老时间

-带人没?

-无人可带,假都没得放,补课呢,我让我四爷爷去世了一次才请到两天假

-你有四爷爷?

-没有,有的话我敢让他去世吗!脑子呢,看来你真是在谈恋爱

-知道了你跪安吧

-好的爷爷,晚安爷爷

“潘智?”顾飞在旁边问了一句。

“嗯,”蒋丞有些感慨,四中的学生这会儿正满世界撒欢顺带抱怨暑假被砍掉了一半多,那边却连暑假都没了,这差距,“他请了两天假过来玩。”

“就两天?”顾飞有些意外,“我以为他怎么也得玩个把星期呢。”

“我们原来学校连暑假都没了,”蒋丞笑笑,“他编瞎话请了两天假。”

“那……”顾飞看着他,“你是不是也得抓紧点儿?跟着那边的进度复习什么的?拍照片好像安排得有点儿多,我帮你推掉两个吧?”

“不用,”蒋丞摇摇头,“想复习总找得到时间,我是谁。”

“你是超级学霸。”顾飞笑了。

“没错。”蒋丞又拿出手机给潘智发了条消息,让他找老师要点儿资料卷子什么的带过来。

-已经要了,我们单身狗记忆力好得很

蒋丞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兜里的时候低头看到了自己的脚,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走着,旁边是步子同样悠闲的顾飞的脚。

挺有意思,他又把手机重新打开,对着脚开始录视频。

“猜一下……”蒋丞习惯性地开口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半又看了顾飞一眼,顾飞双手插兜很自在在走着,“你就装没听见。”

“嗯。”顾飞应了一声。

“猜一下这四条腿……两双腿都是谁的?”蒋丞把手机放到两人之间录着,“蒋丞选手和他……男朋友的饭后百步走正在进行中,其实大家应该很容易猜到,蒋丞选手的腿还是很修长的,而男朋友的腿……”

顾飞突然加快步子走到了前面,然后停下一侧身,把腿绷直伸了过来。

“好吧,”蒋丞一下乐得不行,“男朋友的腿很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蒋丞选手就说过这个人腿很长。”

顾飞这才收了腿,继续往前走,蒋丞收好手机之后他问了一句:“你第一次就看我腿了?”

“我看人都先看腿。”蒋丞说。

“然后看哪儿?”顾飞问。

“腿好看的就看脸,腿不好看的就看手机了。”蒋丞说。

顾飞笑了好半天。

在钢厂这片的棋盘路里绕着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俩回到了蒋丞的出租房楼下。

散步散得挺舒服的,顾飞不太有这样散步的机会,平时没时间,有时间也都陪顾淼了,陪顾淼那就没可能散步,顾淼就像一架永动机,还是大马力型的,散步的状态不可能跟得上她的节奏。

在楼下俩人都没说话,直接都进了楼道,往楼上走着。

顾飞看着蒋丞的背影……背,腰,屁股和腿,轻轻清了一下嗓子,低声说:“我要摸你一下。”

“我操,”蒋丞转回头瞪着他压低声音,“你他妈这种事儿非得说出来么?”

“我不是怕你一回手抽我脸上么。”顾飞小声说。

“那你非得这会儿摸吗?”蒋丞继续压着声音。

“是啊。”顾飞回答。

“……那需要我回答个‘好的’吗?”蒋丞问。

顾飞笑着在他腰上摸了摸,又顺着往下一直摸到了腿上。

“我靠!”蒋丞小声喊了一嗓子,拔腿儿就往楼上跑。

顾飞立马追了上去,在他屁股上又掐了一下。

“哎操!”蒋丞蹦了一下,都来不及回头瞪他,窜着继续往上跑。

“我腿长。”顾飞在后头边撵边乐。

“我警告你顾飞!”蒋丞跑到了门口,一边掏钥匙一边指着他,“你……”

顾飞过去亲了他一下,顺手又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我……”蒋丞有些无语,赶紧着急忙慌地把门给打开了,顾飞跟进去把门关上之后他才压着嗓子骂了一句,“你他妈发情呢?”

“发完了。”顾飞往沙发上一倒,笑了笑。

蒋丞站屋子中间瞪着他看了能有十秒,最后转身进了屋里:“我洗个澡,散步散出一身汗。”

“我也要洗。”顾飞躺在沙发上说。

“排队,”蒋丞想也没想就回答,拿了衣服出来往浴室走了两步才又停下看了看他,“你要一起洗啊?”

顾飞笑了半天:“算了,你先吧。”

蒋丞啧了一声,进了浴室。

没几秒钟水声就响了起来,顾飞伸直腿枕着胳膊叹了口气,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随便找了个台看着。

他跟蒋丞还是挺纯情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撸到做,居然没有一块儿洗过澡……啧啧。

不过他没有这会儿挤进去洗澡的想法,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学霸的力量,就蒋丞那个破黄色笔记,这会儿正在他脑子里盘旋着,一行行丑字跟跑马灯似的。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在“学习”上有过如此清晰的记忆,特别还是对着那么丑的字。

而且还充满了实践的兴趣和动力,他甚至赶在蒋丞洗澡出来之前起身走到桌子旁边比了比高度。

还挺合适……顾飞撑着桌子想像了一下顿时就一发不可收拾,蒋丞出来的时候他虽然已经没对着桌子摆出日空气的姿势了,但也只是躺在沙发上屈着腿装模作样地看电视,运气都没能让自己平息下去。

他一直觉得自己挺淡定的,属于自控能力很强的那类人,但事实证明自己挺天真是真的。

“我刚把水温调得挺高的,”蒋丞拿了毛巾一边擦头一边往里屋走,“你洗的时候记得调一下。”

“嗯,”顾飞躺沙发上没动,“给我拿套衣服吧。”

蒋丞回头瞅了他一眼:“现在牌儿很大啊?”

“是的。”顾飞点头。

蒋丞进屋给他拿了套睡衣和内裤:“内裤没有新的了,穿我的吧?”

“好。”顾飞伸手。

“顾大爷。”蒋丞把衣服扔到他身上,转身一边看电视一边继续拿毛巾在脑袋上胡乱擦着。

他这一站,站得非常嚣张,直接把顾飞看电视的视线全遮掉了,顾飞再往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只能看到他的背。

蒋丞光着膀子,一条宽松运动裤很随意地挂在胯上,感觉伸手轻轻一扯就能给他扽下来。

顾飞本来想让他走开点儿,这会儿也没出声,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顾飞拿着衣服站了起来,往浴室走过去,经过蒋丞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弯腰往蒋丞身上一搂,对着他腰一口咬了上去。

蒋丞如同超人一般的条件反射此时此刻达到了事业顶峰,在出声之前一巴掌先拍在了顾飞脑袋上,然后才吼了一声:“啊!”

“哎,”顾飞松了嘴,捂着脑袋退开了两步,“早晚让你给我打残了。”

“滚蛋!”蒋丞瞪着他,在腰上一通搓,“个*的玩意儿!咬这么狠!”

“啊,”顾飞突然笑了,一边走进浴室一边点头,“没错我就是*的玩意儿……”

在蒋丞杀过来的时候他迅速一把拿下浴室门上的锁关上了门,从里头锁上了。

“顾飞!”蒋丞在门上砸了一下,“你完了!”

“干嘛?”顾飞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着问。

“出来打一架!”蒋丞又砸了一下门。

“你打不过我。”顾飞说。

“放屁,”蒋丞说,“我昨天应该把你哼哼录下来!”

“谢谢提醒。”顾飞撑着墙笑了半天。

“你完了!”蒋丞说,停了两秒又砸了一下门,“你完了!”

顾飞把水温调低了一些,拧开水冲着,边冲边乐,本来这么一闹,他平静了不少,但偏偏蒋丞最后来了一句录下来,他顿时又不平静了。

耍流氓就是这么相辅相承……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蒋丞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听到他出来只是扫了他一眼,手指还在屏幕上没停。

“节奏大师?”顾飞听到了音乐声,“我以为你玩的有多不弱智呢。”

“是你这种弱智玩不到的级别。”蒋丞说。

顾飞笑着没说话,靠在桌子旁边看着他,蒋丞手指很灵活,速度也相当快,在屏幕的光里居然带着残影……漂亮。

当然这个残影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眼睛散光75度造成的。

“大好的生日,”看了一会儿他过去坐到了蒋丞身边,“你就这么过了吗?”

“不然呢,”蒋丞嘴角挑了个笑容,“去床上让你录下来吗?想得美,憋着吧。”

“我不录,”顾飞挨过去,伸手搂住他的腰,在他肩上亲了亲,“丞哥……”

“叫你丞哥干嘛?”蒋丞说。

“别逼我动粗。”顾飞说。

“操?”蒋丞有些吃惊地转过头,脸上有没绷住的笑,“这位少年胆儿很肥啊?”

顾飞没说话,手过去一把抽走了蒋丞的手机扔到了茶几上,没等蒋丞反应过来,他直接扑上去把蒋丞压倒在了沙发上。

“反了你了,”蒋丞往他背上拍了一巴掌,“你应该把你现在这样子录下来,狗抢……”

“屎?”顾飞接了一句。

“我不想说话了,”蒋丞拉长声音叹了口气,“我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你今天不需要有力。”顾飞说。

蒋丞顿了顿:“你大爷,我不想说话了。”

顾飞亲了亲他耳朵,笑了起来。

蒋丞咬紧牙关忍了一会儿没忍住,跟着也乐出了声,好一会儿才摸了摸他的背:“哎,你居然没笑软?”

“……嗯,”顾飞应了一声,“你感觉到了?”

“废话,你穿的又不是棉裤。”蒋丞说。

顾飞很认真地在蒋丞唇上吻了一下,先是轻轻一点,然后离开,看着蒋丞的眼睛,蒋丞眯缝着眼睛:“尝味儿呢?”

“嗯。”顾飞再伸出舌尖在他唇间舔了一下。

蒋丞迅速在他舌尖上咬了一口。

他笑了笑,吻下去,舌尖探进齿间,蒋丞回应的时候他也轻轻咬了一口,蒋丞再次回击。

这种不好好接吻你啃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行为,挺二的,跟老司机比起来一点儿情调都没有,一点儿也不能体现新时代饥渴少年的风范,但顾飞很喜欢。

他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在蒋丞舌尖齿间进进退退,慢慢一点点深入纠缠的感觉,让人兴奋。

非常兴奋,会觉得裤子小了一码的那种兴奋。

他松开了蒋丞的唇,在他下巴上又咬了一口,然后再一口咬在了蒋丞的咽喉上,能听到蒋丞的呼吸有些急,顺着一路吻到肚子上时,急促的呼吸更明显了。

他扯下了蒋丞的裤子。

“不……进屋吗?”蒋丞问了一句。

顾飞一扬手把裤子扔到了地上,一只手抓着蒋丞的脚踝架到了沙发靠背上,另一只手顺着脚踝一直往上摸到了牙印上,然后指尖轻轻一勾,又顺着划了回来。

“来不及了,”他感觉自己抓着蒋丞脚踝的手就跟扶着车门似的,下一句都没忍住,“快上车。”

“你他妈有病。”蒋丞本来说话已经带着点儿微喘,这会儿突然就乐了。

“别笑了。”顾飞低头过去在牙印上舔了一个圈,手摸进了他内裤里。

蒋丞的身体猛地绷紧了,头往后一仰,轻轻抽了口气。

这个反应让顾飞跟着也有些呼吸不畅,不过还好,这就是提前撸一发的好处了……虽然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依然蓄势待发得厉害。

相比蒋丞一脑袋急不可耐,顾飞觉得自己简直是新时代的好流氓,面对这样诱人的场面,他居然咬牙坚持住了没跟蒋丞似地扑上去就啃。

黄色小笔记里那些靠谱不靠谱的经验虽然有些恍惚,但还是坚|挺地颤抖地在脑子里卡着壳地慢慢故涌着。

他并没有完全按笔记的套路走,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行,别的都根据蒋丞的现场反应临时发挥。

蒋丞的喘息低沉而急促,大概是客厅的灯比卧室的亮,他抬手用胳膊遮住了眼睛。

这个动作挺诱人的,顾飞往沙发靠垫旁边掏了掏,拿出了润滑剂往手上挤了着,眼睛一直盯着蒋丞的脸。

蒋丞脸型很好,立体而不失柔和,遮掉眼睛之后能看到直挺的鼻梁和微微张开的唇,还有漂亮的下巴……

顾飞的手摸过去的时候他遮在眼睛上的胳膊抬了抬,往顾飞这边扫了一眼之后有些含糊地说了一句:“我操,什么时候拿过来的?”

“你洗澡的时候。”顾飞过去手撑在他头边,低头吻了下去,另一只手试着耍了点儿流氓。

蒋丞皱了皱眉很低地哼了一声。

黄色笔记里大概就这一条是最实用的了,首先,然后,其次,注意速度,要慢……

顾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这个过程中他能有不下十次闪过“去他妈的笔记直接扑上去得了”的念头。

蒋丞的表情反应从“我他妈不是很舒服”到“你手再动一下我就弄死你”,再到“似乎可以忍受”,最后到“可以上菜了”。

顾飞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连毛孔都用来捕捉蒋丞的反应了,为了耍个流氓,他活了18年第一次这么全身心投入。

现在他已经不再需要黄色小笔记的指点,他已经从自己的心跳里听到了蒋丞的心跳,从自己的喘息里听到了蒋丞的呼吸,从自己的冲动里体会到了蒋丞的冲动。

他跳下沙发,一把把蒋丞拽了起来。

“干嘛?”蒋丞被他这拽得有点儿迷茫。

顾飞这时才猛地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窗帘,我操!还好早上点蜡烛的时候拉上了就没再打开!

心情这一紧一松,*都跟着受刺激了似地猛地往上一窜。

“干你。”顾飞说,抓着蒋丞的胳膊把他按在了桌上。

蒋丞的胳膊被他拉向身后,背上腰上的肌肉绷紧了,顾飞突然觉得视线都因为脑子兴奋充血而有些模糊。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