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丞哥早

NyaDooNyaDoo·2022-04-05·111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趴在床上,偏头抱着枕头,眼睛半眯缝着,顾飞用同样的姿势趴在他旁边,也偏着头,不过抱的是一床小毛毯。

“丞哥。”顾飞看着他。

“嗯。”蒋丞应了一声。

“再去买个枕头吧?”顾飞说。

“为什么,”蒋丞问,想想又勾起嘴角,“潘智来了好用吗?”

“学霸你可以啊,”顾飞啧了一声,“还没被|干老实呢?”

“要不要再大干三百回合一决胜负啊?”蒋丞啧了一声,把脑袋转到另一边脸冲墙。

“疼吗?”顾飞伸手在他背上摸了摸。

“……还行。”蒋丞闭上眼睛体会了一下回答。

说实话,人的脸皮真的是可以无穷增厚的,算起来就24小时的时间里,他和顾飞居然就能臭不要脸地就这样的问题进行坦诚沟通了。

“要我背你去洗澡吗?”顾飞笑着问。

“你这么嚣张会被收拾的你知道吗?”蒋丞趴着没动,“下次我不会放过你……哎顾飞。”

蒋丞转回了头,看着他:“我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嗯?问。”顾飞往他旁边挤过来,跟他胳膊碰胳膊地挨着。

蒋丞在他鼻尖上摸了摸:“你他妈不是第一次吧?”

“嗯?”顾飞愣了。

“乖乖说实话,我不找你麻烦。”蒋丞呲着牙很和蔼地笑着说。

“不是,”顾飞回过神之后笑了,“你这问题的依据是什么啊?”

“比我时间长,”蒋丞盯着他,还是呲牙笑着,“花样翻新还憋得住呢,要不要给我说说心路历程啊?”

“靠,”顾飞看着他,笑了半天,“我标准的处男好吗。”

“我才是。”蒋丞说。

“你看我就没怀疑你。”顾飞说。

“废话,我这样你都怀疑天理何在。”蒋丞发现在承认自己技术不熟练这一点上他居然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果然脸皮已经百尺竿头了。

“你那个笔记,”顾飞翻了个身,把小毛毯往后推了推枕着,“你自己到底看没看啊?”

“啊,”蒋丞也笑了,“日,别提了。”

“你到底记不记得内容?”顾飞继续问,手在他背上摸着。

“操,”蒋丞有些无奈,“我不用去记,我做过笔记的内容我都记得。”

没错,都记着呢。

就是有些事儿吧,它实操的时候就容易有偏差,会受到,情绪,身体状态等等等等的影响,还会受到……去他妈的吧,其实就是没忍住。

“也是,学霸嘛,我们渣渣看了几遍都记下来了,学霸怎么会不记得,”顾飞笑着说,“但就是抗不住学霸急啊,那样子恨不得按着就射人一脸……”

“闭嘴,”蒋丞指了指他,“顾飞飞你闭嘴。”

顾飞往下滑了滑,又翻身压住了他半边身体,吻住了他。

这个吻他俩都特别认真,虽然这个吻里没有了*,但是有很多别的,踏实,放松,舒适,懒洋洋……

“你洗澡吗?”蒋丞问。

“你要不舒服你就先洗,”顾飞一边坐起来往旁边的书桌上摸了摸,拿过了蒋丞扔在上面的烟,拿了一根出来叼着,“我等会儿。”

“你差不多得了,”蒋丞一把拿下了他嘴里的烟,“怎么你上你下事后烟都你抽?”

“我就是抽一根烟,”顾飞说,“没有特别含义的,普通的一根烟。”

“你今儿晚上戒烟了,”蒋丞起身也没坐,直接下了床,发现地上没有羞耻的纸,顾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收拾掉的,“我先去洗了。”

“怎么你上你下事后澡都你先?”顾飞问。

“因为我比你大一个月。”蒋丞抓了衣服趿着拖鞋出去了。

穿过客厅往浴室走的时候,他突然吓出了一身冷汗,猛地转头往窗户那边看过去,脖子都差点儿甩出二百多度了。

看到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时,他松了口气,扶了一下浴室的门框。

干完都半小时了才想到这个重要的细节,还真是全身的血都充下边儿去了,脑子缺血的典型表现……

走进浴室,热水裹住全身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血液全回流了,还是想起了细节,他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之前所有的细节,包括他被顾飞按到桌上再拽到了床上……真是一场好戏啊!

脑子太好使就是这么让人头痛,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细微感受,一样都没忘,这会儿都涌了出来,铺在了眼前,就算是与时俱厚的脸皮一时都有些扛不住,热水流过脸上的时候感觉都还没有脸皮热了。

这感受。

说到感受……他突然有点儿过意不去,挺心疼顾飞的,就今天顾飞跟个老流氓一样的做足了准备,他这会儿都还觉得不怎么舒服,自己昨天跟霸王硬上弓似的那一通折腾,顾飞什么感觉?

自己居然还问了一句舒服吗?

多大脸啊!

舒服个弹弓啊!

哎操。

两个人都洗完澡躺回床上,蒋丞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吓了一跳,也没觉得干了什么,就干了点儿什么,床上趴着聊了一会儿,居然也半夜了。

夜夜笙歌,君王果然就早不了朝。

“睡吧,”顾飞关掉了灯,上床搂住了他,把一条腿搭到了他身上,“明天上午有照片拍,下午要送二淼去治疗。”

“好忙啊。”蒋丞闭上了眼睛。

“还要抽空去买个枕头,”顾飞大概是对脑袋下边儿的小毛毯不太满意,居然还记得枕头的事,“买个双人的那种吧,长的。”

“嗯。”蒋丞应了一声。

“潘智过来了你没时间去拍照吧?那两天的我跟他们说一下调整一下时间?”顾飞问。

“不用,”蒋丞很喜欢顾飞贴在他耳朵旁边轻声说话的感觉,很舒服,像有电流穿过,让人有些恍惚,“我们也没地儿去,可以叫他一块儿去看拍照。”

“好,”顾飞在他耳垂上亲了一下,“我那天算了算时间,开始补课之前差不多能拍完了,钱能拿不少了。”

“我要没认识你,”蒋丞挨过去在顾飞鼻尖上蹭了蹭,“这会儿是不是就得节衣缩食一不小心就饿死了啊。”

“不至于,”顾飞笑了,“打工嘛,还是很好找的,只是钱可能没这么多。”

蒋丞笑了笑。

顾飞后边还说了什么,自己又说了什么,他都记不清了,就那么在迷迷糊糊里听着顾飞的声音,在一阵阵的睡意里踏实地睡着了。

而且踏实大发了。

顾飞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俩都还睡得跟昏迷了似的,顾飞起身去拿手机,蒋丞才发现个王八蛋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的,现在他整条胳膊都失去了知觉。

“喂?”顾飞接起了电话,“我是……啊,现在几点了?十点半?我操……我睡过头了,不好意思……嗯,半小时能到,模特……模特大概也睡过头了……”

顾飞往他这边看了一眼,蒋丞反应过来这是拍照没见人,他赶紧坐了起来,刚一动,就觉得大腿内侧酸得像头天跑了十公里似的,差点儿没忍住喊出声来。

“好的,不好意思罗总,”顾飞挂了电话,“我操,十点半了,你的学霸生物钟……”

顾飞话还没说完,蒋丞呻|吟着倒回了枕头上:“啊……我的腿。”

“怎么了?”顾飞吓了一跳,一把掀掉了他身上的小毛巾被,检查了一下没发现毛病,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把你腿干折了?”

“滚!”蒋丞瞪了他一眼,想想又乐了半天,边乐边搓了搓腿,“我操,为什么这儿会这么酸?”

“因为,”顾飞伸手过来在他大腿内侧揉着,“那什么……那个姿势。”

“我他妈知道是因为那个姿势!”蒋丞让他说得立马眼前就飘过了昨天晚上趴床上哼哼唧唧的画面,顿时一阵不好意思,“我是说为什么会酸,我一天打三场篮球也不会腿酸。”

顾飞看着他没说话。

“看着我干嘛,想说什么就说啊。”蒋丞也看着他。

“因为打篮球不会一直使用大腿内侧的肌肉。”顾飞说。

蒋丞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接了。

“毕竟腿那么分开着跪着……”顾飞继续说,“内侧受力还是很大的,而且我后来还趴上去了……”

“好了,”蒋丞伸出了尔康手,“好了,这个不用解释和描述了,我知道了。”

顾飞下了床,一边穿裤子一边看着他开始乐。

“不是,”蒋丞指着他,“顾飞你过来。”

“我错了,”顾飞退了两步,“丞哥我错了,我不笑了。”

“晚了,”蒋丞说,“过来打一架。”

“等你腿不酸了再打吧,”顾飞忍着笑,“我现在让你双手双脚你都打不过我啊。”

蒋丞也乐了:“要脸吗?双手双脚都让了你用什……”

“用这儿。”顾飞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还冲他顶了一下胯,然后一溜烟跑了出去。

“顾飞你他妈是不是欠操!”蒋丞骂了一句。

“来操啊。”顾飞在浴室里回答。

“个*的……”蒋丞说了一半停下了,想想又有点儿好笑,一边下床穿衣服一边自己一个人笑了半天。

走进浴室的时候,顾飞正对着镜子刷牙。

“这位少年。”蒋丞站到他身后,搂着他的腰,一块儿对着镜子。

“丞哥早。”顾飞含糊不清地说。

“我发现你真挺欠的。”蒋丞抬手揪了揪他脑袋上的头发茬子。

“只对你,”顾飞吐掉嘴里的牙膏沫,“丞哥我们得快点儿,半小时得到。”

“嗯,”蒋丞拿了牙刷,发现上面已经挤好了牙膏,他笑了笑,一边刷牙一边往后退了一步,在顾飞屁股上摸了一下,“哎顾飞。”

“嗯?”顾飞弯腰一边洗脸一边应着。

蒋丞把他裤子往下拉了拉,过去贴着他,轻轻顶了一下:“你……还难受么?”

“好点儿了,”顾飞回过头看着他,“您不会是想现在来一发吧?我们没有时间了丞哥。”

蒋丞边乐边把他裤子提好:“没,我就是想预约,等你不难受了的。”

“要将功补过么,”顾飞擦了擦脸,转过身扶着他的腰跟他面对面站着,“按笔记来一次?”

“别提笔记了行不行!”蒋丞一嘴沫子地说,“你放哪儿了,赶紧的扔了,不,烧了。”

“干嘛烧了,你上面也没署名。”顾飞笑了。

“主要是吧,我的字,”蒋丞靠在顾飞身上越过他肩膀把嘴里的沫子吐掉,“丑得挺别致的,有时候我就想啊,再也没有一个人的字能是这种丑法了,老觉得谁都能认出来这是我的字。”

“好,”顾飞笑得不行,“那烧掉吧。”

“嗯,乖,”蒋丞搂着他在他背上搓了搓,“让开,你哥要洗脸了。”

顾飞让到一边,靠墙看着他。

“今天是拍什么?”蒋丞一边洗脸一边问,“怎么还有什么总亲自打电话来催?”

“我管谁都叫总,今天是户外,是个挺大网球俱乐部,在我们这里弄了个分部吧,要做宣传,刚那个就是负责这个事儿的,其实你要拍的部分不多,也不需要化妆。”顾飞说。

“嗯,”蒋丞点点头,“我不会打网球也行么?”

“有什么不行的,摆几个动作,也不是拍动态,没事儿。”顾飞笑着说。

“那人家学员来了,一看哟那个照片上的教练帅,我要那个教练教我,”蒋丞说,“怎么办?”

“这个教练在总部,太远了过不来。”顾飞说。

“靠,”蒋丞笑着甩了甩水,扯过毛巾胡乱在脸上擦了擦,“行了,走吧。”

到了这个网球俱乐部的时候,蒋丞看了一眼牌子:“展飞?我原来家那边就有他们分部,我们学校还有人去那儿练着的。”

“是么?”顾飞笑了笑。

“分部都开到这儿来了啊。”蒋丞感叹了一句,猛地在这里看到自己原来熟悉的东西,他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这个俱乐部还没有开业,不过球场上有不少人,也不知道是教练还是内部学员的,还有两个场地上有人正在拍着照片。

“已经在拍着了啊,”蒋丞愣了愣,“是不是你迟到了人家换了摄影师?”

“怎么可能,”顾飞笑了,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拍的东西多,人也不可能只找一个摄影啊,好像还要拍宣传片。”

顾飞的电话打完,后面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人:“小顾是吧?”

“是,”顾飞回过头,“罗总?”

“罗轶洋,”那个人伸手跟他俩握了握手,“叫我名字就行不用那么客气,今天就辛苦你们了,我叫个人跟着你们,具体的拍摄她会跟你们说的。”

“好的。”顾飞点了点头。

“这是模特吧?”罗轶洋看了看蒋丞,“挺帅,挺帅,是运动型的……其实我们教练自己拍也行,就是不够帅,帅的吧是我们总教头,我又请不动……小唐!过来一下!”

叫小唐的小姑娘跑了过来,罗轶洋跟她交待了一下之后就走开了。

小唐给顾飞说拍摄的具体要求时,蒋丞走到旁边宣传橱窗前看着,里面都是各种成果,奖项,还有教练的介绍和照片。

总教练,边南。

蒋丞看了看,那个罗总说的总教头大概就是他吧,还成,挺帅。

“走,”顾飞走了过来,“去换衣服,先拍一组场地打球的,然后再拍一组拿着球拍装逼的就行了。”

“嗯。”蒋丞点点头。

“你……一会儿动作幅度大的话,没问题吧?”顾飞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了一句。

“……靠,”蒋丞让他说得差点儿条件反射想往自己屁股上摸一下了,“没问题,别让我跑步就行。”

跟着小唐到了一个空场地之后,蒋丞拿了一套俱乐部的衣服去换,顾飞在外面准备器材,他的兼职摄影助理妮妮今天出门倒是没晚,但是堵路上了,大概还得有十分钟才到。

他没有助理,一般找不到人的时候就叫妮妮来帮忙,还能带上化妆的活儿。

不过今天不需要化妆,蒋丞换两套俱乐部的衣服就行……顾飞手上停了停,网球服的裤子什么样?

他回扭头看了看后面球场上穿着网球服正在打球的人,裤子还行,虽然不像篮球短裤那么宽松,但也不至于让蒋丞腿上的牙印露出来。

正想转头继续弄相机的时候,他看到了从球场旁边走过来的谭林。

他皱了皱眉,也没打招呼,低头拿起镜头用刷子扫着。

“顾飞。”谭林在身后叫了他一声。

“林哥。”他没回头,又拿起一个镜头继续刷着。

“我不是故意过来的,我今天带模特,看到你了就过来打个招呼。”谭林说。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你今天还是跟你同学一块儿么?”谭林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了。

“你不就是来打个招呼么?”顾飞转头看着他。

“不是,”谭林叹了口气,“随便聊两句你不至于这么不耐烦吧?”

顾飞没说话。

“顾飞,”谭林看着他,“我再给你正式道个歉,我真不知道……”

“不说了吧林哥,”顾飞打断了他的话,“今天我很忙。”

谭林又叹了口气,没再出声。

“还有,你不用道什么歉,那事儿本来也不是因为你,”顾飞看着他,“但是你,还有小冰,我算到一块儿了,我对他是什么态度你知道,你虽然不至于,但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聊的,下回见了就不用再过来找我打招呼了。”

“你不觉得我也是受害者吗?”谭林站了起来,“我那会儿就是挺喜欢你,也没想别的,我也不知道他会……”

“给你十秒。”顾飞看着他,声音冷了下来。

谭林顿了顿,跟他对视着,在顾飞心里数到八的时候,他转身走了。

顾飞皱了皱眉,放下了相机。

看到谭林并不会太影响他的心情,但看到谭林就会想起来的那些事儿,就不怎么让人愉快了。

时间过去也挺长时间了,顾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强烈地厌恶,只是那种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突然被人一刀剖开时的无措和慌乱,他依然记得……

蒋丞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冲他招了招手。

顾飞笑了笑,他不知道蒋丞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但他每次看到蒋丞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不开心和低落,都会瞬间消散。

蒋丞的笑容,他拿起相机对着蒋丞迅速抓拍了两张,收集多少都感觉不够。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