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醋意大发

NyaDooNyaDoo·2022-04-05·111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飞给了蒋丞一个微笑,有外人的时候顾飞的笑容都不是太明显,不过蒋丞每次都觉得哪怕只是勾勾嘴角,也能让他看得出神。

只是……现在的这个笑,蒋丞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换个人肯定发现不了,毕竟顾飞对外钢厂小霸王的人设还没有崩,都没几个人见过顾飞笑。

“怎么了?”蒋丞走过去问了一句。

“嗯?”顾飞低头拿起相机装上镜头,“什么?”

“没,”蒋丞余光里看到了一个人影,以为是上回那个化妆师兼摄影助理到了,转眼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是个男人,虽然只是个背影,他居然还是认出了这是拍口红照的时候见过的那个林哥,他迅速收回目光,“可以开始了。”

在这里碰到林哥并不奇怪,他带模特过来拍照挺正常的,看到顾飞了过来打个招呼也非常正常。

不正常的是顾飞的情绪,每次碰到这个人,他都能感觉到顾飞的情绪变化,并不明显,说不上来是生气,郁闷,烦躁还是什么别的……总之就似乎是对这个人很抵触,就像眼下,连笑都很勉强。

他当然也看得出来顾飞不想再提这个人,他也没那么烦人非得再追问,而且现在还是工作状态。

但还是有些怅然,就算是现在这样的关系,就算是顾飞说过自己的过去可以都讲给他听,却还是有闭口不能提的人和事。

今天拍照的内容挺简单的,对于蒋丞这种一直打篮球的人来说,网球虽然不会打,可照着姿势摆几个动作还是很容易的。

“有两张要重新拍,”顾飞低头翻着相机照片,“扣球那个,胳膊阴影挡住脸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拿起旁边的球拍。

“我觉得这张不是挺好吗?”妮妮说,“有点阴影不影响吧?”

“你小看他的帅了,”顾飞举起相机对着蒋丞,“一会儿你再看,而且阴影可以有,但不是这样用。”

“好,我虚心学习。”妮妮笑着说。

重新拍了几张之后,今天的活儿就算干完了,妮妮凑过去看了看照片,又看着蒋丞:“哎,说真的,蒋丞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做平模啊,你太有镜头感了,五官什么的也超级……”

“怎么可能,”顾飞打断了妮妮的话,“你知道他什么成绩么。”

“成绩很好吗?”妮妮有些惊讶地问。

“不是一般的好。”顾飞说。

感受到妮妮震惊的目光之后,蒋丞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是笑了笑,没出声。

像他这种学霸,一般都会拼全力做到最好以便得瑟以及鄙视别人,不过有人夸的时候,也并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都是你应该夸的!

但这夸奖如果是从顾飞的嘴里说出来,那又不一样了,蒋丞看着正在收拾器材的顾飞,只有顾飞的夸奖,会让他从心底里一直得意出一朵花来,开在头顶。

展飞的钱是现结,去办公室里签个字拿了钱就可以走了。

“小顾,”罗轶洋在办公室里坐着,看着财务给他们结账,看上去百无聊赖,“你会打网球吗?”

“不会。”顾飞说。

“小蒋会打吗?”罗轶洋又看着蒋丞。

“不会。”蒋丞回答。

“大好年纪不打网球多可惜啊,你俩一看就特别适合打网球,”罗轶洋在兜里摸出两张名片递了过来,“想打球就过来,报我名字给你们优惠。”

蒋丞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边南?”

“不好意思拿错了,”罗轶洋赶紧又摸了一张看了看,确定是自己的了才又递了过来,“罗轶洋。”

“邱奕?”顾飞看着他。

“哎!”罗轶洋继续掏兜,找出自己的名片,“这阵子事儿多,全都堆我一个人身上,我这儿起码五个人的名片……有空来玩!”

回到钢厂这边儿吃完东西,他俩走到蒋丞出租房楼下的时候,已经没时间休息了,顾淼小朋友该去治疗了。

“还打网球呢,”顾飞看了看手机,“哪有时间。”

“走吧?”蒋丞也看了看时间,现在带顾淼过去正好。

“你别去了,”顾飞往四周扫了一圈,伸手在他腰上轻轻捏了捏,“你下午睡会儿吧,不是还要去接潘智么。”

“我……”蒋丞的确是挺困的,昨天晚上折腾累了,睡得也晚,今天拍照片也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下午再去站一两个小时……晚上万一再睡晚了,明天拍完几小时照片,见着潘智他可能得一头栽在他孙子跟前儿,但要这会儿不去吧,他又有点儿不愿意,“我不知道,我想去。”

“你明天上午还要拍衣服,”顾飞笑了笑,“一拍又是几个小时,你撑不住了怎么办?不劳逸结合等潘智走了好收拾我么?”

“我操,”蒋丞让他说乐了,“神经病。”

“你下午要是实在闲,不如去买个枕头。”顾飞说。

“哎!买买买买,买枕头,”蒋丞笑了,“你是不是有强迫症啊?就一个枕头,来回来去说了多少次了?”

“双人的,”顾飞比划了一下,“就这么长的那种。”

“……知道了!”蒋丞无奈地回答。

蒋丞回屋也没睡多长时间就醒了,前后也就一小时,过了点儿就睡不着了,不过迷瞪了这会儿也感觉轻松了很多。

他起身洗了个脸,坐到了书桌前。

暑假虽然被腰斩了,暑假作业还是有的,他本来每天无论多晚都会按量把作业写了再看会儿书,这两天沉迷男色,什么也没干。

收心吧,他翻开了书,转了转笔,该干的都干完了,踏踏实实收心学习吧。

说到踏实,作业写了没两页,眼前突然闪过的林哥的背影让他皱了皱眉,啧,这人跟顾飞到底怎么回事儿?

顾飞明显不愿意跟这人聊,但这人却每次都坚持跟顾飞扯几句。

这要不是欠了钱或者干了什么对不住顾飞的事儿,那就是顾飞的追求者。

啧啧啧我的妈。

情敌啊!

蒋丞在草稿纸上迅速地写了三个啧字,然后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埋头重新开始写作业。

心无杂念地飞速把今天的作业写完了,他才去了市场那边,按顾飞的要求买双人枕头。

找了半天,双人枕头居然只在上回买枕头的那家找着了一个,还贵得要死。

“乳胶的!”老板娘拍着枕头,“我跟你说小伙子,这可不是一般的那种枕头,不变形,透气,扛造!”

“太贵了,有没有变形不透气也不扛造的?”蒋丞问。

“没有!”老板娘打量了他一下,“一个大小伙子,别这么抠,上回让你带俩枕头你死抠不愿意,现在还不是又来买了?现在又嫌双人的贵,我跟你说,你就算买了变形不透气不扛造的,你过俩月还是得来换这个!你这都出规律了!”

“……您记性真好啊。”蒋丞怎么也没想到隔挺长时间了这老板娘居然还能记得他,顿时觉得今天自己一个人来买枕头真是一个正确决定。

“买这个吧,我跟你说,就这种乳胶的,你找遍全市,双人的只有我这儿有,人家都是单个小的那种!而且还都不是这种面包枕……”老板娘很肯定地说,“不信你去找,你到网上去找可能有,但没这个价!”

蒋丞叹了口气,他不是太会讲价,被老板娘这一通轰,他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主要是别说是便宜些的双人枕,就这个贵的,也只找到了这一个。

为了不让奔波劳累了一天的男朋友失望,他掏钱买下了这个枕头。

“这种小薄毯你看看吗?有大的,双人的两米……”老板娘继续抓紧时间推销。

蒋丞不敢再接话,抱着枕头跟被人追杀似地逃了出来。

不过这个枕头到家的头一个晚上没能完成它的使命,顾飞陪顾淼吃完晚饭过来躺上头陪他看了一个小时的书,顾淼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回

“啊……”蒋丞趴到桌上,“我是真不想跟顾淼争她哥,但是吧,啊……她哥是我男朋友啊……”

顾飞给顾淼回了消息之后看着他:“我跟她说半小时,你想干点儿什么吗丞哥?”

蒋丞把书一扔,转身就往床上扑。

但是刚跪到床沿儿人,手都还没碰着顾飞人呢,他就嗷了一声,呲牙咧嘴地扑倒了,脸扣在了顾飞肚子上。

“我……”顾飞憋着气才没让他这一下砸背过去,“你脑袋是铁做的么,这么大劲儿?”

“我们学霸脑浆子稠,”蒋丞趴在床上,脸埋在他肚子上闷着声音说,“比重大,一般都比渣渣的脑袋沉。”

顾飞笑了起来,摸摸他脑袋:“怎么了?”

“腿酸,”蒋丞拧着眉偏过头,“本来今天活动开了没什么感觉了的,坐那儿这么长时间又酸了。”

“那看来是干不了什么了,”顾飞说,“那我干点儿什么吧。”

“我靠?”蒋丞眼睛一下圆了。

“纯洁点儿行不行,给你捏捏腿,”顾飞看着他,“要不要啊?”

“来。”蒋丞翻了个身摊平了,把腿架到了他腿上。

顾飞捏腿没什么技术可言,但轻重很合适,而且对需要捏的地方掌握得比较精准,还是很舒服的。

蒋丞闭上了眼睛,长长地舒了口气。

舒坦。

“说点儿什么。”蒋丞说。

“说什么?”顾飞问。

“随便,”蒋丞勾勾嘴角,“我喜欢听你声音。”

“好,那我随便说了,我想想啊……”顾飞在他腿上捏着,想了一会儿之后清了清嗓子,“一个老丁头,欠我俩溜溜,我说三天还,他说四天还……”

蒋丞闭着眼笑了起来。

“下雨了,冒泡了,王八戴上草帽了,”顾飞摸摸他的腿,“其实说这些,得找李炎,他小时候他奶成天抱着他就说这些,张嘴就是一堆。”

蒋丞勾着嘴角没说话,他什么也不想说,就想这么听着,无论顾飞说什么,他都觉得很享受。

顾飞接着又念了很多童谣,居然还有不少骂人的,中间夹着他带着笑的解释说明,蒋丞慢慢地就听不清了。

顾飞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在他耳边轻轻扫过。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蒋丞有些发蒙,瞪着天花板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枕着枕头。

“顾飞?”他支起脑袋往旁边看了看,屋里没有人。

他下了床,到客厅和浴室都看了看,发现顾飞没在,他又跑回卧室里想拿手机打个电话的时候看到了手机下面压着张字条。

你睡得太死了叫都叫不醒,我先回去陪二淼了,醒了给我发消息,么么哒。

下面署名是“字比你写得好八十多倍的顾飞”。

蒋丞拿着字条笑了半天,不过顾飞的字的确是写得还不错,跟他的学渣身份非常不匹配。

这一觉睡的时间不短,这会儿都已经快十一点了,蒋丞给顾飞发了条消息。

-我醒了

过了两分钟,顾飞回过来一条。

-好的,接着睡吧

-你在干嘛?

-睡呢

-吵醒你了?

-没,留了一根神经给你

蒋丞笑了笑,坐到书桌前,准备再看两个小时书。

-那你把这根神经放松吧,晚安

-晚安

因为没有一块儿睡觉,所以第二天摄影师和模特都没有迟到,一块儿集合吃了早点之后按时到达了摄影棚。

今天人挺多的,蒋丞第一次需要跟另一个女模特配合拍照。

女模特年纪不大,很漂亮,性格相当开朗,过来打招呼的时候蒋丞就感受到了。

“叫我小珍就行,名字有点儿土不过我喜欢,”小珍伸出手,“希望合作愉快。”

“蒋丞,”蒋丞顿了顿才跟她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你是我这半年来碰到的最帅的男模特了,”小珍说,“缺女朋友吗?缺的话联系方式交换一下?”

“……不缺。”蒋丞说。

“没事儿,”小珍笑笑,“我们应该不会只有这一次合作,以后缺了还可以联系我的。”

蒋丞没说话。

小珍去化妆之后,他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已经躲得老远去弄相机了的顾飞,顾飞抬头冲他勾了勾嘴角。

他刚想过去说,妮妮冲他拍了拍手:“蒋丞,来化妆吧,抓紧时间!”

“嗯。”他只好过去坐下了。

那边小珍到得早,他坐下没一会儿,小珍就先开始拍单人的照片了。

这还是蒋丞第一次看到顾飞拍别人时的样子,挺……冷漠的,虽然没板着脸,但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偶尔会提示一两句,声音也淡得很。

蒋丞觉得如果顾飞一直是这么给自己拍照,自己压力应该会很大,有种因为自己太难看了可怜的摄影师为了赚钱不得不咬牙切齿地努力坚持。

不过小珍明显没什么压力,该笑笑,该扭扭,时不时还跟妮妮逗两句。

妮妮笑得不行,顾飞依旧一脸“你就当我聋了”的表情。

其实这样的顾飞,有种诡异的性感,蒋丞的妆弄完换了衣服坐在一边等着的时候一直盯着顾飞,就这种严肃的,冷漠的,根本不正眼瞅你的样子,让人特别想过去一胳膊把他给抡倒了然后狠狠干一场。

蒋丞在自己腿上捏了捏。

啧。

啧啧。

“林哥。”旁边有人冲门口那边打了个招呼。

操!

蒋丞一听这名字顿时就一阵无语,转过头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林哥带着个女孩儿进来了。

林哥点点头,跟那个人介绍了一下带来的女孩儿,是一会儿要拍照片的模特。

蒋丞收回目光继续看着顾飞,他突然有点儿担心,顾飞还没注意到这边儿,他非常不愿意再看到顾飞情绪突然变化的样子。

快走!

介绍完了吧?

那快走吧!

带模特来也不用陪着的吧!

那走吧!

这种祈祷就跟学渣们在考前去拜考试必过神一样没屁用,蒋丞都没来得及在心里把这些话再重复一遍,林哥居然拿了张椅子过来,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

我操?

蒋丞忍不住转脸瞅了他一眼。

“你是叫蒋丞吧?”林哥笑了笑。

“是。”蒋丞有些意外他居然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叫谭林,是顾飞的……朋友,”他伸出了手,“他们都叫我林哥。”

谭林?林哥居然不姓林啊?

那为什么不叫谭哥呢!

大概是因为谭哥不怎么好听。

就像顾飞要是叫他蒋哥,他会想过去打一架。

蒋丞看了他的手一眼,没有伸手,只是点了点头:“林哥。”

谭林收回了手,靠到椅背上,往顾飞那边看着:“你是只跟顾飞合作吗?我之前应该是没见过你。”

“嗯。”蒋丞应了一声。

“是他同学吧?”谭林又问。

“嗯。”蒋丞继续应着。

“他居然有这么要好的同学,”谭林说,“挺意外的。”

蒋丞没出声。

“他朋友我倒是差不多都认识,”谭林话还挺多,“还真没见过他跟同学出来玩的。”

蒋丞想纠正他现在不是玩,但想想发现自己重点抓错了,这句话的重点应该是,顾飞说跟这人没什么来往,只在拍照的时候会碰到,但这人却说顾飞的朋友他差不多都认识!

蒋丞觉得心里一阵犯堵。

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在脑子里把之前顾飞说过的话又过了一遍,也许是因为之前玩乐队的时候认识,然后又认识了顾飞的朋友?

那为什么顾飞会说“不算朋友吧”这样的话?

蒋丞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醋意大发。

这种感觉完全,一点儿,也不美好,完全,一点儿,也体会不到是源起于“我喜欢他所以会吃醋”。

而是一种对答案求而不得的极度不爽。

顾飞不想说。

他不想跟个老娘们儿一样追着问。

但明显顾飞说的那点儿跟这人说的对不上。

可他如果真拿着这人的话去问顾飞,他就是个大傻逼。

顾飞不说,他就不能问。

于是绕回去了,顾飞不想说。

“你俩真是同学?”谭林突然又问了一句。

“嗯。”蒋丞有些烦躁地从旁边的箱子里拿了瓶水拧开了,仰头往嘴里倒了两口。

“只是同学?”谭林又问。

蒋丞顿了顿,没出声,转头看着谭林。

“我的意思是,是不是邻居什么的?”谭林笑着说,眼睛往顾飞那边看了一眼之后又笑着冲那边点了点头。

蒋丞转回头,看到了顾飞阴沉得仿佛能下满一个雨季暴雨的脸。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