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我一点儿也不心疼你

发布于 2022-04-05  26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妮妮拍了拍手,“到你了,抓紧时间!”

蒋丞把水放到地上,站了起来,顾飞已经没再盯着这边,正低头看着相机里拍好的照片,侧脸看不清表情来,跟平时摆弄相机时的样子差不多。

有一瞬间蒋丞以为自己之前看到的那张乌云暴雨脸是自己的幻觉。

“一会儿再聊。”谭林在他身后又补了一句。

蒋丞顿了顿,没有回头直接走开了。

再聊?

聊个屁啊!

再说刚才那也算聊天么!

走到顾飞身边的时候,他才发现乌云暴雨脸不是幻觉,因为顾飞脸上的云都还没散,看正脸相当明显,连睫毛上都挑着黑云。

顾飞没等他开口说话,拿着镜头一拧,咔地一声:“少跟他说话。”

声音不高,但冷得吓人。

蒋丞皱了皱眉,他本来就被谭林一句接一句地问得心烦,顾飞不愿意多说的态度也让他心烦,再加上他刚才根本也没跟谭林说什么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顾飞怎么还冲自己黑上脸了!

“就嗯了三次,”蒋丞盯着他,“这要算说话,以后我就这么跟你说。”

顾飞抬眼看了看他。

“嗯?”蒋丞跟他对视着。

“先干活。”顾飞说。

“嗯。”蒋丞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了拍摄区。

现在拍的是他和小珍一块儿的部分,情侣装,小珍换了衣服过来站到蒋丞身边的时候一边品牌的工作人员挺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俩挺合适的,有cp感。”

“是吗?”小珍笑了起来,看了看蒋丞,“这样的cp给我十个八个的吧,我绝对不嫌多。”

“开始。”顾飞举起了相机。

相机档着顾飞的脸,蒋丞看不清他的表情,反正低气压是能感觉得到,平时给他拍照,顾飞会很仔细地各种提醒,手到哪个高度好看,脸偏到什么程度光影效果最佳……

这会儿却全程沉默,只是拿着相机一通咔嚓,唯一开口就是让妮妮调整打光的角度。

说实话蒋丞挺不习惯的,他不是专业模特,经验也少,一般都会靠顾飞的提示来做,但今天这鸟人一言不发,他只能自由发挥。

好在小珍干这活儿已经很多年,经验丰富,性格也开朗,会拉着蒋丞告诉他该怎么拍。

“再亲密一些,现在的感觉像闺蜜不像情侣呢。”站在一边的那个品牌工作人员说了一句。

闺你个乌鸡蛋的蜜啊!

蒋丞简直说不出的烦躁,要搁别的事儿上这样他就走人了,但现在这事儿是拿钱的,虽然眼下他还不缺钱……

他只能跟小珍一通亲密无间,其实他不像顾飞,虽然不愿意被人碰,但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跟女生亲密些的接触也不会让他难受。

不像某些人,因为害怕女生会坐他后座上就骑了车一通狂飙,跟被追杀似的,仿佛跑慢了当场就要嘎嘣一下让人毙了。

想到这儿的时候蒋丞有点儿想笑,但余光里扫到那团乌云的时候又顿时笑感全无。

这大概是蒋丞开始拍照以来最难受的几小时了,中途换衣服上厕所的时候,他几次都给顾飞递过眼神,示意现在老子有空,你想说什么我有那么几分钟可以听听。

但顾飞一直就没接他的眼神。

反倒是谭林,两次很友好地冲他微笑,蒋丞都想过去跟谭林说你他妈还有什么想说的就一次性说出来吧。

一直到照片拍完,顾飞才走到他身边说了一句:“走吧,我等你换衣服。”

“嗯。”蒋丞应了一声。

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顾飞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在走廊上等他了,屋里换了别的模特在拍,谭林站在一边,看到他的时候笑了笑:“走了?”

蒋丞点了点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走了出去。

跟在顾飞身后往电梯走过去的时候蒋丞实在有些忍不住了:“顾飞。”

“嗯?”顾飞回过头。

“想说什么说,”蒋丞说,“你脸都他妈拉到地心去了。”

“我就是让你离谭林远点儿。”顾飞伸手去按电梯按钮的时候被蒋丞一巴掌拍开了,他转脸看着蒋丞。

“我不知道对于你来说那个谭林什么人,”蒋丞看着他,“但是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个陌生人,而且是个跟你自己说的关系不一样的陌生人。”

顾飞没说话,只是拧着眉,而且契而不舍地又伸手过去飞快地按了一下电梯按钮,蒋丞一巴掌打了个空。

“他要跟我说话,我能怎么样?我就嗯了三声,已经够远了,”蒋丞说,“你冲我拉什么臭脸。”

电梯门打开了,顾飞走了进去,蒋丞站着没动。

“走吧,”顾飞说,“我就是让你离他远点儿,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你脸能他妈拉出八尺长?那屋层高都阻止不了你了,”蒋丞简直烦躁,其实顾飞摆臭脸他都没什么感觉,他知道顾飞看到谭林心情就不好,但这会儿他心里对于两人问不出口的关系那种憋屈简直忍无可忍,“您不如跟他说说,离我远点儿?抬头不见低头见,下回再碰见,我再瞅你这脸几个小时我宁可去街上发传单了。”

顾飞伸手挡了一下要关上的电梯门,然后走了出来,把手里的相机包什么的往地上一扔,就往那边走了过去。

“干嘛去!”蒋丞问了一句。

“我去跟他说,离你远点儿。”顾飞头也没回地说。

蒋丞愣住了,瞪眼看着顾飞走进了门里,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在电梯门口愣了能有快十秒他才吓了一跳地跟着往回冲,冲了两步又想起来顾飞的器材还放在地上,这些东西都值钱,丢了想再置办齐了不容易。

他只得又回头过去把地上的几个包拎起来。

回到摄影棚的时候,屋里没看到顾飞,蒋丞转圈看了一遍,也没看到谭林。

“你怎么回来了?”小珍刚卸完妆出来,坐在那儿拿着个小镜子大概是准备重新化妆,素颜的脸蒋丞差点儿没认出来她是谁。

“你看到顾飞了没?”蒋丞问。

“我以为你回来找我要联系方式呢,”小珍叹了口气,指了指旁边一个门,“跟林哥在里头呢,大概说事儿吧。”

那个门是个杂物间,堆着各种布景和服装,蒋丞过去拧了拧门锁,没拧开。

又贴在门上听了听,外面屋里放着音乐,他也听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动静。

顾飞如果只是跟谭林说几句也就算了,万动了手……他虽然是不惧这种事儿,就打个架而已,但他是不希望顾飞在这儿跟人动手。

这个环境,不是钢厂,也不是“学生打架”的场合,真动手了场面会很难看。

蒋丞退开两步,拿了手机出来,想给顾飞打个电话。

屏幕刚摸亮了还没点开通话记录,那个门打开了,顾飞从里面走了出来。

蒋丞把手机放回兜里,先是飞快地往顾飞脸上扫了一眼,干净整洁帅,于是他马上往顾飞身后看了过去。

谭林在里面,也正往外走,看上去也是整齐的,但他抬手往嘴上蹭了一下并且看了看自己手,这个动作太明显,蒋丞一眼就能看出来,顾飞打了谭林。

不过谭林出来的时候一脸平静,还冲他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走。”顾飞过去拿了包,走了出去。

蒋丞跟在他身后,又盯着看了看他的衣服裤子,看不出干过架的痕迹,那就是谭林老实地挨了顾飞一拳。

这有点儿让蒋丞意外,谭林表面看着还算是文质彬彬,但感觉得出来不是老实挨揍的性格,居然这么平静。

这回再站到电梯门口,蒋丞没再阻止顾飞按电梯钮了,只是进了电梯之后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才好。

只能是一路沉默,在他出租屋楼下下车的时候,顾飞跟他说话,他都已经提不起兴致回答了。

“吃点儿东西?”顾飞问。

“嗯。”蒋丞应了一声。

“去哪儿吃?”顾飞又问。

蒋丞没出声,没什么食欲,去哪儿吃都没食欲。

“这事儿要说完整了挺长的,”顾飞看着他,“你想听的话……”

“你不想说就别说了,”蒋丞打断他,“我不是非得挖你不想说的事儿,但是这事儿你自己不想说的,那你就憋好了,有火别冲我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哪一步能踩着你的雷,我也不想这么小心翼翼地避着,我又没欠着你的!谁他妈还不是小公举啊!”

顾飞愣了愣,过了一会儿偏开头笑了。

“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我一会儿还要睡觉,下午还要去接潘智。”蒋丞转身走进了楼道里。

他觉得自己也挺矛盾的,顾飞不肯多说的时候,他一边觉得顾飞如果不肯说,自己也不该问,谁都有自己的空间,一边又觉得这*的玩意儿太不坦诚了什么也不说,现在顾飞愿意说了,他又一边琢磨自己是不是太闹腾了,人不说就不说呗干嘛非在这事儿上不爽,挺不好意思的,一边又觉得哎你要说了本小公举还他妈不想听了憋死你得了。

一直到了门口,掏钥匙的时候他才叹了口气,人呢就是这样吧,小青年谈个恋爱一点儿也不稳重,仿佛不加点儿戏就不算谈过,也许就是因为经历得太少,才总是一惊一乍的……

钥匙戳进锁眼儿里的时候蒋丞突然感觉自己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顾飞身上特别好闻的那种味道。

接着余光里就看到了一个人影晃了晃。

虽然他脑子里已经同时判断出来了这人就是顾飞,但还是不受制地吓了一大跳,差点儿没把钥匙拧断在锁眼儿里。

“有病吧你!”蒋丞瞪着顾飞,压着声音,“赶紧的,楼下电线杆子上贴的跟踪捉小三儿的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人招不招盯梢的!”

“我就普通上楼,又不是悄悄的。”顾飞说。

“那您叫我一声行不行?”蒋丞拽了好几下才把钥匙从锁里揪出来,看了一眼,还真已经有点儿弯了。

“不敢叫,”顾飞说,“我怕让你发现了不让我跟上来。”

“现在发现了也一样会让你走。”蒋丞说。

顾飞没说话,只是很快地伸手推开了门顺便把他挤到了一边,拎着几个包进了屋里。

蒋丞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进屋把门关上了。

“你这儿有面条是吧?”顾飞往厨房走过去,“煮点儿面?”

“没了,”蒋丞坐到沙发上,“有面也没用,什么配菜都没有,连油盐酱都没有,只有醋。”

顾飞看了他一眼,进了厨房,大概是检查了一下冰箱什么的,然后出来直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啧。

蒋丞躺倒在沙发上,一句话就说跑了。

不过顾飞没关门,他也懒得去关,一会儿下楼发现自己的器材没拿还得上来。

但他躺沙发上也没听到顾飞下楼的声音,正觉得奇怪,听到有人在敲隔壁的门,接着就听到了顾飞的声音:“大姨,我住隔壁的。”

蒋丞在一片震惊听到顾飞先是借油盐,接着借葱姜,然后循序渐进地借面条,最后还借了四个鸡蛋和两个西红柿。

顾飞拿着满手的东西进来的时候,蒋丞坐了起来,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他甚至听到隔壁大姨说不用还了,不够还有。

“我煮面吧,”顾飞说,“还是湿面,我喜欢湿面。”

“不是,”蒋丞看着他,“你认识隔壁的?”

“不认识,”顾飞说,“以后就认识了……你不认识吗?”

“废话我当然不认识,我连隔壁住没住人都不知道。”蒋丞说。

“那下回记得见了人打个招呼,”顾飞进了厨房,“挺好认的,这个大姨有颗眉心痣。”

“哦,”蒋丞应了一声,愣了一会儿又站起来进了厨房,“谁允许你在这儿吃了?我气儿还没消呢!”

“谭林以前没弄工作室的时候,”顾飞放了一锅水到灶上烧着,一边把鸡蛋打进碗里一边说,“也玩乐队,是心姐他们那个乐队以前的主唱。”

顾飞如此突然地就开了头,蒋丞愣了能有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啊。”

谭林那样子还真看不出来是个主唱。

“我跟着一块儿玩的时候,他已经没在乐队了,不过经常过来,”顾飞打着鸡蛋,“就混得……挺熟的。”

“你不是说不算朋友吗?”蒋丞问。

“过了今天,我还是会那么说的,”顾飞低头盯着鸡蛋,手没停地打着蛋,“现在也的确没有来往。”

“哦。”蒋丞应了一声。

“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男人吗?”顾飞回头看了他一眼。

“……不确定了。”蒋丞皱了皱眉。

“我也记不清了,不过那会儿我已经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了,”顾飞把蛋打好了放在一边,拿过西红柿洗了洗,“但是我很害怕,除了丁竹心,我也没跟任何人说,也不打算说。”

蒋丞心里酸了一下,这个酸的成分还不是单一的,一半是吃醋,一半是心疼。

“你还会害怕啊,”蒋丞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你刀枪不入。”

“怕的东西多了才会刀枪不入,”顾飞勾了勾嘴角,“我害怕很多东西,现在也一样……那时我不光害怕,我还觉得很孤单。”

蒋丞没说话。

“谭林大概大我十岁吧,他挺公开的,最多俩月换一个男朋友,带着出来玩,什么都无所谓,”顾飞转身看了看锅里的水,一边切西红柿一边继续说,“我有时候会觉得他亲切,因为是同类的那种感觉。”

蒋丞啧了一声,不过啧完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要啧。

“他应该是……挺喜欢我,”顾飞拿刀的手顿了顿,“不过没明说。”

“操。”蒋丞咬牙切齿的,这个操字他倒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操。

“乐队的键盘,叫小冰,”顾飞继续切着西红柿,“跟我差不多大吧,或者大我两三岁,记不清了,就记得他是个傻逼。”

蒋丞看着顾飞,顾飞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别人的陈年往事,但这种边做事边说,并且从头到尾都不跟他对视只拿后背对着的状态,让他感觉得到顾飞的某种情绪。

心里估计不可能像他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他跟谭林关系挺好的,经常一块儿出去,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反正……”顾飞放下了刀,把切好的西红柿放进了盘子里,“西红柿鸡蛋盖面,行吗?”

蒋丞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行。”

“有一天我们去酒吧,挺多人的,几个乐队的人,还有朋友,喝了不少,”顾飞没再继续弄菜,手撑着案台,看着窗户,“谭林把我叫出去,说有事儿跟我说。”

“表白呢吧?”蒋丞感觉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醋味儿了,他伸手把旁边的醋瓶子放到了冰箱里。

“他喝多了,乱七八槽说了一堆,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反正听着掏心掏肺的,我当时也喝了不少,还觉得真感动,”顾飞突然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最后他就问我会不会反感他。”

顾飞说到这儿停下了,蒋丞等了很久,他都没有再开口,蒋丞也没法催他,只能靠着墙,看着他的背影等着。

过了好几分钟,顾飞才又开了口:“我说不会反感,我也是,但是我……对他没什么感觉。”

这句话说完,顾飞又沉默了。

蒋丞清了清嗓子:“就这样?”

顾飞没出声。

“那也没什么啊,他喜欢你,你拒绝了……”蒋丞想了想,“操,他是不是说出去了?”

“没有,”顾飞转过了身,看着他,“但是小冰录下来了。”

蒋丞眼睛猛地瞪了一下:“什么意思?”

“从开始到结束,”顾飞很慢地说,“他全都录下来了,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到了。”

“我操?”蒋丞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拐弯,呼吸也不太利索。

“我回到包厢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在笑,”顾飞说得有些困难,“我就站在那里,像是被人一刀剖开,每一个人都在笑,就好像一辈子都没笑过。”

蒋丞说不出话来,这种场面他不敢想像,他只在梦里梦到过,那种惊恐在梦里都让人无法忍受。

“是……谭林跟小冰合伙……吗?”他问。

“谭林不知道,小冰的意思就是想用他试试我是不是,说是开玩笑,”顾飞从兜里摸了根烟出来叼着,“不过我看到谭林就想起那天的事儿,而且他还没完没了,所以我也烦他。”

蒋丞看着他。

“说完了,”顾飞把烟又从嘴上拿了下来,“丞哥抱抱。”

蒋丞愣了愣,赶紧扑过去一把抱紧了他:“我不应该问的,操,我其实吧,不是那种非挖你以前事儿不可的人,我就是……哎我就是……”

“你就是吃个醋。”顾飞侧过头枕在他肩上。

“……是。”蒋丞叹了口气。

“我也不是不能说,就是有时候,我不愿意给你那种感觉,”顾飞摸着他的腰,“觉得心疼我之类的。”

“不心疼不心疼,”蒋丞搓搓他后背,“我一点儿也不心疼你,真的。”

“你真会安慰人。”顾飞笑了。

“不过有个事儿我还得说一下,”蒋丞说,“你以后别给我拉个八尺二的脸,你生气也好不爽也好,过来打一架都比那么冷着强,我吧……特别害怕被人这么晾着,以前在家里,他们不愿意说我的时候就冷着脸谁都不理我,那种感觉,特别……压抑。”

“我知道了。”顾飞点了点头。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