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就今儿晚上吧

NyaDooNyaDoo·2022-04-05·210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其实蒋丞今天是有点儿不太爽的,所以从老徐办公室出来之后也没跟顾飞说是因为什么事儿。

顾飞说过自己不会弹吉他,今天猛地听到老徐说“顾飞会弹吉他,你们合作一个节目怎么样”的时候,他就有种过去把老徐打一顿的冲动。

为什么要打老徐……谁知道呢,反正上回让他知道顾飞还喝茶的也是他。

顾飞个*的玩意儿骗他。

我不会弹吉他,说得跟真的一样。

不过刚顾飞理由也算过得去,那会儿他俩关系也就是同桌,顾飞这种连学校集体活动都从来不参加的人,如果没有上回的球赛,一学期跟同学说的话可能都超不过十句,跟他没说实话也正常。

只是,蒋丞不是太能想得明白,为什么顾飞永远要游离在同学之外,不参加学校的活动,也基本不跟同学有来往,顶多就是去王旭家吃顿馅饼。

说起来蒋丞也没觉得有多期待跟同学混在一起,潘智也说过他有点儿独,但跟顾飞还是不一样的,他会参加学校的活动,会跟同学出去玩。

老徐跟他说节目的时候他就知道顾飞不会答应,现在顾飞果然是没答应,而且拒绝得很干脆。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答案,但还是有些失望。

四中的一个活动上表演个节目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如果是他俩合作,感觉又会不一样了,更重要的,是他希望有人看到不一样的顾飞,看到那个沉默冷漠谁都不敢惹的刺儿头的另一面,看到他的才华,他想让所有人都看到顾飞会闪光。

他想让四周的人看到,顾飞是与众不同的。

也想让顾飞看到,你是与众不同的。

坐在他身后的顾飞没有再说话,搂着他的腰,脑门儿顶在他后背上,听呼吸应该是睡着了。

上课之后顾飞没有再给蒋丞安排拍照的活儿,不过他自己的活儿一点儿没减,每周下午都会有那么两三次旷课,晚上也经常要拍照。

挺累的吧,蒋丞低头在顾飞的手上轻轻摸了摸,这个人到底是靠什么支撑着这么多年就这样一成不变地沉闷地生活着。

“嗯?”顾飞在后边迷迷糊糊地动了动。

“没事儿,”蒋丞拍拍他的手,“睡吧。”

说实话四中的高三大概是奔着本科率为0去的,开学之后准备运动会了,高三居然还能报名参加,不参加的到时也可以去观赛。

相比原来学校高三的暑假开始就从全校人的眼中如同消失了一般的状态,蒋丞非常认真地觉得校长大概是一个真心地视成绩为粪土的人。

这种情况下只能靠自己了,蒋丞课间的时候还趴在桌上没动,教室里的人基本已经全到走廊上闹去了,他往前扫了一眼,还在看书的人大概只有他和易静。

以及在易静身后默默复习她背影的王九日队长。

“我要去尿尿。”顾飞趴在一本书上,偏头看着他。

“嗯。”蒋丞应了一声。

“我要去厕所。”顾飞又说。

“去吧。”蒋丞说。

“哎,”顾飞叹了口气,“走,一块儿。”

“啊?”蒋丞看了他一眼。

“活动一下,”顾飞说,“你一上午都没挪窝了。”

被顾飞拉出教室之后蒋丞感觉脖子有点儿发酸,胳膊也挺酸的,他一边活动着一边叹了口气:“我吧,以前考试之前也没这么紧张,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老觉得一眼没看到,就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漏掉了。”

“这次不是普通的考试啊,”顾飞抬手在他脖子后边儿捏着,“我给你买了个小礼物,今天送到了,今天放学的时候跟我去拿一下吧。”

“什么礼物?”蒋丞愣了愣,想想又凑近顾飞小声问,“你他妈不会是买了什么不要脸的情趣用品吧?”

“……丞哥,”顾飞也愣了愣,叹了口气小声说,“你这满脑子小黄片儿的你迷妹们知道么?”

“我就随便问问。”蒋丞笑了。

“是个很正经的礼物,”顾飞笑着说,“真的,我发现脑补耍流氓这种事儿上我跟你一比真的很纯情。”

“要点儿脸吧,”蒋丞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你玩的花样少么?”

“那不一样,我就两种方式,”顾飞说,“一种就是自己心里想想,一种就是直接干,跟你不一样。”

“……是,那是,您真纯情,”蒋丞点点头,“那我就一种呢,我他妈也就说说。”

顾飞绷了两秒钟笑了起来,蒋丞跟着他一路傻笑到了厕所,进去的时候正好碰上老徐从里头出来。

“这么开心,”老徐看到他俩,还没弄明白是笑什么,就跟着一块儿笑了,“什么高兴的事儿说出来我听听?”

“憋尿憋的。”顾飞进了厕所。

“瞎乐呢。”蒋丞跟老徐笑了笑。

“自习课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吧?”老徐说,“我们聊聊?”

“哦。”蒋丞应了一声,估计老徐是要问节目的事儿。

顾飞不肯参加,他也不想多劝,就上回何洲叫他们打球的事儿,最后顾飞也没去,他补课的时候跟何洲去打了一次,算是放松一下,结果顾飞甚至都没有去看看。

所以这次他不想多说什么了,也不想问顾飞为什么会这样,之前总觉得顾飞有某种他怎么也找不到是哪儿的地方不对劲,现在也没想明白,再加上顾飞这种游离的状态,他其实不太有勇气再去刨根问底。

顾飞之前说过,他会在这里,一直在他身后,有这句就行了。

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抓住你想要的就可以。

“唉,”老徐坐在办公桌前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俩关系那么好,上回又一起打了比赛,你跟他说说,他能同意呢。”

“他有自己的想法吧。”蒋丞靠在办公桌边。

“那你的想法呢?”老徐看着他。

顾飞不参加,我就也算了吧。

蒋丞就是这么想的,他对这种节目本身没有多大兴趣,如果顾飞不肯参加,那他说实话就根本不想费神了,毕竟也是要花时间练习的。

但老徐的眼神里透出来的期待,又让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老徐是个低情商的好老师,他用笨拙的方式全心全意地为他的学生付出着,虽然效果也就那样吧,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但他到了这里之后,老徐带给他的温暖和关心,却是他不可能忽略不计的。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开了口:“我……可以参加,但是我很久没碰琴了,现在练习的时间也不是太多……”

“没关系没关系,”老徐惊喜地说,“其实你不用压力,我吧,也是有我的私心,我带了这么多学生,从没来没有碰到过你这么好的孩子,我就是挺骄傲的……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还需要一个搭档吗?”

“搭档?”蒋丞连自己想弹什么都没想过,但是老徐之前找他就是想让他和顾飞一块儿……他想了想,随便说了一句,“再找个吉他吧。”

“好的好的,”老徐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在办公桌前来回走了两步,“我想想还有谁,我想想……我想到了跟你说,你先回教室复习吧。”

蒋丞没有再跟顾飞讨论节目的事儿,顾飞也没多问。

放学之后俩人直接回了他家店里,顾飞进了小屋,拎了个纸盒出来,往收银台上一放。

“这……”蒋丞一看就笑了起来,“你太……可爱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顾飞送给他的会是一个披肩式的肩颈按摩器。

“试试?”顾飞打开了盒子,“据说跟有人给你捶背似的特别舒服。”

蒋丞往后院看了一眼,顾飞妈妈正在后院里打着电话,让他有些不自在。

“去屋里,”顾飞推了推他,“我跟我妈说了这个是给你买的了。”

“她没觉得奇怪么?”蒋丞进了小屋坐下,“你给同桌买这个?”

“有什么奇怪的,”顾飞说,“李炎还给我买过泡脚盆呢,带红外和按摩的……比这个神奇多了。”

蒋丞笑了起来:“你们这都什么神奇的想法。”

顾飞把按摩器拿出来挂到了他肩上,打开了开关。

按摩器立马发出了嘭嘭的声音,蒋丞感觉到了肩膀上有东西一下下敲着。

“怎么样?”顾飞弯腰看着他的脸,“行吗?能捶到正地方么?”

“嗯,”蒋丞点了点头,这东西居然还挺有劲,就像是有人在肩上一下捶着似的,“挺舒服的……能再往下点儿吗?”

顾飞帮他把按摩器往下移了移:“这儿?”

“啊……”蒋丞闭上眼睛,“对对,啊……我操还真挺舒服的。”

“你能不发出这种声音么?”顾飞说。

蒋丞愣了愣,睁开眼睛看着顾飞。

“别啊啊的。”顾飞说。

蒋丞没说话,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一闭眼睛,发出了一声□□:“啊……嗯……啊……”

这□□简直太真诚了,蒋丞自己听着都感觉自己入戏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儿太快。

“我……操?”顾飞愣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

“在这儿?”蒋丞睁开眼睛笑了。

“你也太欠了!”顾飞有些无奈地压着声音,回身往屋外看了一眼之后,转身扑过去搂着他狠狠亲了两口。

蒋丞正想往顾飞裤裆那儿摸过去的时候,顾飞他妈妈突然在外面喊了一声:“大飞啊!我出去了啊——”

小屋的门刚才已经被顾飞关上了,但他还是吓得把手缩回来的时候差点儿抽自己脸上。

顾飞没有回答,也没有开门出去,而是直接掀开了窗帘。

小屋的窗户对着街,一掀开窗帘,蒋丞就看到了门口停着一辆摩托车,顾飞妈妈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跳到了车后座上,往那人腰上一搂,车就立马窜走了。

虽然速度很快,蒋丞还是看清了开摩托的那个人头发两边都剃掉了,中间一溜留着,还留得挺长,在后脑勺上扎了个马尾。

“这是……你妈的新男朋友?”蒋丞有些吃惊。

“嗯,”顾飞放下窗帘,“她也是运气好,这么些年居然没被人给卖山里去,大概是超龄了。”

这话让蒋丞觉得有点儿想笑,但想想又一阵郁闷,看着顾飞的侧脸,他差不多能体会到顾飞现在的心情。

或许也能体会到他长久以来的一些情绪。

蒋丞的手机在响,老半天他才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王九日。

“喂?”蒋丞接了电话。

“蒋丞!”那边传来王旭有些兴奋的声音,“你看我怎么样!”

蒋丞被他劈头这一句问得莫名其妙,顿了顿之后才诚恳地回答:“不怎么样。”

“操,别这样啊!”王旭有点儿着急,“我吉他弹得挺好的!不信我给你弹一段……你等会儿我拿琴……”

“不用不用,”蒋丞这才反应过来王旭说的是什么,他往顾飞那边看了一眼,“你想去就去吧。”

“你也不用考虑咱俩的交情,我一会儿给你发个视频吧,”王旭一本正经的,“你先听听我的水平!”

“……好。”蒋丞应了一声。

“哎,”王旭又压低了声音,“咱们弄个什么曲子?”

“明天到学校跟你说吧,”蒋丞说,“我还没想好呢。”

“行,你先听了我的水平的!”王旭说,“不过我有个提议啊,不要弄太大众化的曲子,没什么意思,反正你钢琴牛逼嘛,你就挑个没人听过的……”

“明天跟你说。”蒋丞挂掉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顾飞不愿意去参加的,但他却不想在顾飞面前跟人讨论这件事。

毕竟这本来是他想跟顾飞一起做的事,现在不仅没一块儿,还夹了个王九日进来,想想也挺不是滋味儿的。

“你……要跟王旭一块儿出节目吗?”顾飞问。

“啊,是,”蒋丞说,“你不是说他也会弹吉他么?”

“他会,”顾飞点了点头,“不过谱子肯定得你扒给他,他只能照着弹。”

“嗯。”蒋丞应了一声。

顾飞这话让他更郁闷了,他跟王旭合作的话,吉他部分估计就是弄点儿和弦,如果是顾飞的话……以顾飞能写曲子的水平……

顾飞的曲子。

顾飞的曲子?

蒋丞感觉自己眼睛肯定亮了一下,说不定脑袋旁边还蹦出了个灯泡。

他抬头看着顾飞笑了笑。

“嗯?”顾飞看着他。

“煮点儿速冻饺子吃吧,我吃完要回去写作业了。”蒋丞说。

“好,”顾飞一边开门出去一边问,“想吃什么馅儿的?”

“茴香。”蒋丞说。

“没有。”顾飞停下了。

“那……”蒋丞琢磨着换个什么口味的。

“我去买,”顾飞说,“市场那边有,你等我一会儿。”

蒋丞刚想说别跑了,顾飞已经出了店门。

啧。

他站起来跟到门口看了一眼,顾飞骑着自行车已经往市场那边去了,他抬胳膊伸了个懒腰,坐到了收银台后面,啧啧啧。

刚坐下,王旭的消息发了过来,是一段小视频。

录的是一脸严肃的王旭弹吉他。

还没打开,王旭又连着发了几个小视频过来。

-有几个是以前录的,你听听吧

蒋丞笑了笑,点开了视频。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王旭的水平还可以,不知道跟顾飞比怎么样……应该不如顾飞毕竟顾飞是玩过乐队写过曲子的人但是他又不肯参加所以也没什么意义,王旭的水平在一般弹吉他泡妞的人里算是拨尖儿的了。

视频里弹唱和曲子都有,唱得实不怎么样,弹得还不错。

顾飞一路飞快地骑着车到了市场,买了饺子之后又一路飞着骑回了店里。

其实蒋丞并没有表示非茴香馅儿的不可,但他还是想跑一趟。

他不愿意去参加节目的事儿,蒋丞没有多说一句,这几天一直也没跟他主动提过,他不太猜得明白蒋丞的想法,但蒋丞心里肯定不是太痛快。

这会儿别说是去买点儿饺子,蒋丞就算想吃购物广场那家的烤肉,他也会一点儿不犹豫地去买。

他没有办法把自己解释清楚,只能尽量让蒋丞顺顺气儿。

蒋丞想让他一块儿去参加这个节目的原因他能猜到,蒋丞不是个喜欢在这些方面出风头的人,只因为这是他俩一块儿去,也只因为……

“你明明很优秀。”蒋丞以前就说过。

你明明很优秀。

他会因为蒋丞而骄傲,蒋丞也同样会因为他而骄傲。

只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逃避。

有些坚持,经不起一点点希望,哪怕是一点光亮,也会让人陷入痛苦。

回到店里的时候,蒋丞腿架在收银台上,拿了个本子正在写着什么,他进来了蒋丞都没注意到。

他走近蒋丞的时候蒋丞才猛地一抬头,合上了本子:“靠,你进来怎么没声音?”

“多大声音才算有声音啊,”顾飞看到了本子上写的是谱子,不得不惊叹,蒋丞学霸连五线谱都能写得这么丑,“有人进来把货都搬走了算有声音么?”

“你搬一趟我听听?”蒋丞笑着说。

顾飞感觉蒋丞心情似乎不错,伸手在他脸上勾了一下,去了后院厨房煮饺子。

“顾淼怎么吃?”蒋丞跟了过来。

“一会儿她饿了会过来,给她留点儿就行。”顾飞说。

“哦。”蒋丞应了一声,转身又回店里去了,步子挺轻快的。

顾飞突然有点儿好奇,蒋丞写的是什么谱子,能让他心情这么好……或者是王旭让他心情愉快?

……这个应该不可能。

要真这样他就该找王旭聊聊了。

吃完饺子,蒋丞就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出租屋:“你晚上过去吗?”

“过,”顾飞点点头,“二淼睡了我就过去。”

“不是,”蒋丞压低声音,“你天天这么偷摸跑出来,她一点儿不知道吗?”

“不知道,”顾飞说,“我也没天天啊……我倒是挺想天天去的。”

蒋丞笑着凑过来,用鼻尖在他脸上轻轻蹭了一下,走过去拿了书包:“那你晚上过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儿宵夜吧。”

“嗯,”顾飞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往自己身边拉了过来,“亲一下再走。”

“哎哎哎,”蒋丞紧张地往门外看了看,“注意点儿场合。”

顾飞回看了一眼,门外没有人,于是低头在蒋丞脖子上咬了一口。

“这一天天的,”蒋丞摸了摸脖子,“左一口右一口,要不下回涂点儿大酱吧,好吃。”

“好主意,”顾飞眯缝了一下眼睛,上下打量着他,目光最后停在了他小腹以下,“巧克力酱吧,或者花生酱,沙拉酱……”

“滚!”蒋丞反应过来,指着他,“还说我呢?”

“我说完了就要干的,”顾飞掏了根烟出来叼着,“择着日不如撞着日,就今儿晚上吧。”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