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一定要离开这里

发布于 2022-04-05  21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今天是个阴天,这会儿本来该有点儿冒头的太阳也没出来,街上没几个好灯泡了的路灯也都还亮着。

顾飞坐在摩托车上往蒋丞那边飙过去的时候还觉得风吹在身上略微有点儿凉。

但也很爽,整个人都被凉爽的风包裹着的感觉。

他已经很久没开车了,一般他跟李炎刘帆他们出去浪的时候才会开摩托,但自打跟蒋丞在一块儿之后,他跟这帮人出去的次数大幅减少,那天刘帆打电话来的时候说要写首诗纪念“弃我而去的铁子”。

从家里到蒋丞那儿距离不远,开摩托而且是这么飙过去也就超不过五分钟时间。

他有些担心蒋丞会压不住火下楼去收拾李辉。

蒋丞收拾李辉并不会吃亏,哪怕李辉带了人,以蒋丞的战斗力,也不可能让对方占了上风。

但现在情况不同,蒋丞是个备考的高三学生,别说惹上这种麻烦,就算是影响了情绪,都算是大事儿。

本来从重点高中到四中这种学校,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会受到影响,再被各种烦心事扯着……

这个时间街上的人不算太多,上学上班的都还没出门,街上只有早起的锻炼和买菜的老头儿老太太。

所以顾飞从路口一拐出来,就看到了前面街边站着的几个人。

顾飞没戴眼镜,离着这样的距离他除了能认出来单独站在几步外的那个是李辉,另外几个都认不出来是谁。

但是没所谓了,李辉能叫来的都是“社会青年”,区别无非就是钢厂社青和非钢厂社青而已。

顾飞的车没有减速,对着马路边儿上那帮人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社青们的反应还是比较灵敏的,马达的轰鸣中几个人都转过了头,并且有了移动的迹象。

顾飞伏下身,伸手从改装过的后轮挡泥板上拿下了一根橡胶棍。

摩托车冲到那帮人身边的时候,好几个人都躲开了,不过顾飞的目标并不是他们。

李辉的反应明显不如这些混子,人家都散开了,他才刚回过头。

顾飞一扬手,手里的棍子抽在了他屁股上。

李辉吼了一声,中气并不十足,大概七足吧,一看脸色就知道他昨天晚上打牌没睡过觉,一脸铁灰色。

不愧是李保国亲手带大的亲儿子。

一帮人回过神咒骂着围上来的时候,顾飞的车已经冲出去了好几米。

他一个刹车,脚在地上撑了一下,摩托车的车尾甩了过去,车子掉了个头。

这回他距离近了一些,他看清了李辉叫来的人,四五个人应该都是钢厂这边儿的,但只有一个叫三狗的他认识,这人经常到他店里买东西。

三狗认出了他,有些吃惊地愣了愣:“大飞?”

“闪开。”顾飞说。

车子再次对人冲了过去,三狗犹豫了一下退开了。

这次对方有准备,有人手里拿着刀迎着车上来,对着他的脸狠狠挥了过来。

顾飞偏了偏车头避开了刀,手里的棍子对着这人胳膊一棍子抽了下去,车子往前冲出时他听到了刀落地的声音。

他这一下并没太用力,就是要打掉刀,他轻易不愿意惹这些人,都不知道底细,万一碰个跟猴子一个德性的,想甩掉不容易。

他的目标就是李辉,李辉是个怂蛋,要没叫人,他都不敢一个人过来找蒋丞,叫了人他甚至也不敢去学校堵。

四中的学生打架家常便饭,要真蒋丞带了人跟他干仗,他根本不敢对着来。

李辉想躲,但速度没有摩托车快,刚一转身想跑开,顾飞手里的棍子又已经抡在了他腿上。

“操!”李辉吼了起来,“我他妈□□大爷!我他妈惹你了吗!”

“惹了。”顾飞又一次掉转车头。

“信不信我连你一块儿收拾了!”李辉指着他,说这话的时候他往旁边看了一眼,想让旁边几人个一块儿上。

“这事儿跟几位大哥没关系,”顾飞熄了火,从摩托车上下来,手里拎着棍子,走到李辉跟前儿,“你就找个高中生的麻烦,还叫这么多人,传出去丢你自己的人就算了,让帮你的人也一块儿丢人。”

“你少挑拨!”李辉吼得唾沫都飞出来了,“他拿了我爸的存折!”

“你爸有存折吗?”顾飞冷笑了一声,“要不你先去银行查查,银行不让你查你报个警,警察肯定帮你查。”

“我不用查!我就知道他拿了!”李辉吼。

“那行吧,”顾飞看着他,“你上回来我店里拿走的货什么时候给钱?”

李辉愣了:“我他妈什么时候拿你的货了?”

“一整箱的中华,还有两箱茅台,”顾飞说,“还有……”

“放你妈的屁!”李辉打断他,“你那个破店里有这么多中华和茅台吗!”

“那你那个打牌都要赊的爹有存折吗?”顾飞问。

“你……”李辉让他说愣了。

“你管我店里有没有,”顾飞说,“我说你拿了,我就知道你拿了。”

“你他妈……”李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话都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直接一扬胳膊,拳头对着顾飞脸上挥了过去。

顾飞没躲,李辉这一拳的路程实在太长,他一拳砸在李辉鼻子上时,李辉还像要跟他拥抱似地张着胳膊。

蒋丞听到摩托车声音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是不是顾飞,刚想到窗口看看时,又听到了因为猛地加速而发出轰响的马达声,立马知道这是顾飞来了,而且是奔着打架来的。

他顾不上先去窗口查看战况,直接回手抓了放在桌上的弹弓,扑到窗口抓了几块花盆里的石头,猛地一拉弹弓,往下瞄准的时候才看了一眼下面是怎么回事儿。

一眼看到光着膀子拎着跟黑胶棍站在楼下的顾飞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顾飞光膀子出门,别说出门了,因为家里有顾淼,顾飞在家的时候都基本没有光过膀子,虽然在他这儿的时候顾飞有时候连裤子都不穿,但那就另说了。

总之此时此刻,顾飞就这么光着膀子,穿着一条带白杠的运动裤,手里拿着根棍子。

……久违了的钢厂小霸王。

李辉带了四个人,加李辉一共是五个,蒋丞拉紧皮筋盯着,但似乎这几个人里除了李辉,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估计李辉叫的都是钢厂这片儿混的,就算顾飞上次“输”给了猴子,但那种“决斗”的方式并不代表本身实力,这些人对他估计还是会有所顾忌。

听不清李辉跟顾飞之间的交谈,只能看出李辉相当激动和愤怒,接着就对着顾飞抡了一拳。

蒋丞手里的石子儿没有打出去,李辉这一拳还没在空中划完那个漫长的弧线,顾飞的拳头已经怼在了他鼻子上。

李辉往后猛地几个踉跄,接着手背到了身后。

就是这个。

李辉从身后拿出一把菜刀的时候,蒋丞手里的弹弓嘭地一声,石子儿飞出去,打在了李辉拿刀的手腕上。

这把弹弓的威力蒋丞已经试过很多次,就这一下,李辉的手绝对会肿,要是换颗钢珠,这会儿他骨折都没问题。

李辉手上的菜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没等他过去捡,顾飞已经一脚踩在了刀上,对着他的肩砸了一棍子。

然后才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

蒋丞迅速缩回屋里,打开房门往楼下三步一跨地跑了下去。

他不能一直这么躲屋里放暗器,这会让所有人都把怒火都集中在顾飞身上,他不希望顾飞再惹到什么麻烦,不愿意再看到钢厂式的脑残决斗。

冲出楼道的时候,顾飞已经把那把菜刀踢到了一边,手里拿着的黑胶棍也扔到了旁边,空着手跟李辉面对面站着。

“你想找事儿,我就陪着。”顾飞说。

“你陪不着!”李辉一抹嘴,看到了跑出来的蒋丞,立马伸手一指,“我找的就是你。”

蒋丞一扯嘴角:“贵干?”

“现在不关他事儿了,”顾飞说,“现在就是我跟你的事儿,你要觉得我是蒋丞找来帮忙的,你也可以找个人帮忙,你看找谁?”

李辉叫来的几个人这会儿脸上都有点儿尴尬,表情难看得很,一个人皱着眉说了一句:“李辉,会不会是个误会?我们就这么找个小孩儿的麻烦,真误会了有点儿不好看啊。”

“三万块!”李辉捂着刚被顾飞砸过的肩,“蒋丞你把从我爸那儿拿的三万块吐出来,这事儿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李保国要能有三万块,”蒋丞压着心里的怒火和烦躁,“也不至于让你逼得跳楼。”

“放你妈的屁,你上了一趟楼,他就跳下……”李辉跳着脚边骂边往他面前冲了过来,但没能冲出两步。

话也没能说完整。

顾飞横跨出去拦腰一脚踢到了他肚子上,李辉顿时弓成了一团。

顾飞过去对着他后背又砸了一胳膊肘,李辉跪到了地上之后他接着又抓着李辉的头发,往膝盖上一磕。

松开手的时候李辉仰面倒在了地上,鼻子里流出来的血糊了一嘴。

蒋丞看着顾飞这连串的动作,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每次看到顾飞打架……或者说是打人,他都会觉得有些惊心。

顾飞脸上冷漠的表情,下手每一个动作都果断而准确。

因为这种狠劲,他才会把钢厂小霸王这种称呼放在顾飞身上,但并不准确,小霸王对于顾飞来说实在是太萌了,根本无法体现出他真正的状态。

如果顾飞不是顾飞,他会是钢厂绝对没有人敢惹的恶霸。

钢厂一哥。

钢厂顾霸天。

看着仰躺在地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的李辉,看着旁边冷眼看着没有上来扶一把的李辉叫来的给自己出头的帮手,蒋丞一时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李辉,”顾飞开了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这片儿长大的没人不知道你什么样的人,今儿这事就算结了,你爸有没有那个存折,那个存折到底在哪儿,你自己心里有数。”

李辉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动了动腿没有出声。

顾飞看了看旁边的人几个人:“我还是那句话,我在这儿长大,认识我的都知道,我从来不主动找谁麻烦,但谁要没事儿瞎他妈找我麻烦,我绝对不会吃亏。”

几个人都讪笑着,顾飞看着其中一个人:“三狗。”

“哎,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叫三狗的走了过来,拍了拍顾飞的肩,“这应该就是个误会,误会!”

“谢谢几位给面子。”顾飞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黑胶棍子,卡到了摩托车的侧挡泥扳上。

三狗招了招手,几个人犹豫了一下,都转身跟着他一块儿走了,这些李辉叫来的所谓帮手,甚至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去扶他一把。

蒋丞有些吃惊地看着还躺在地上的李辉,突然感觉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

钢厂这个地方,钢厂这地方的人,都让人难尽形容。

“走吧,”顾飞跨上了摩托车,“你还要上去拿书吗?”

“嗯,我……上去拿,”蒋丞又看了一眼李辉,压低声音,“他怎么办?”

“一会儿自己就走了,”顾飞说,“也没弄断他骨头。”

“那你等我一会儿。”蒋丞转身快步走进了楼道。

跑上楼把收拾好的书包拎了,弹弓收回抽屉里,他又从衣柜里随便抽了件t恤,跑下了楼。

再出来的时候李辉没在地上躺着了,蒋丞顺着往前看了一眼,看到李辉正驼着个背慢吞吞地过街。

“穿上。”蒋丞把t恤扔给顾飞。

“他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顾飞一边穿衣服一边往那边看了一眼,“估计是在哪儿欠了钱吧。”

蒋丞叹了口气。

“如果他还来,你还是要跟我说,不要跟他直接冲突,”顾飞又说,“这种人碰不得,别影响自己复习考试什么的。”

“那你呢?”蒋丞皱着眉。

“我知道怎么对付这种人,”顾飞笑笑,“放心。”

蒋丞没说话,跨上了后座,顾飞发动了车子之后,他在顾飞腰上轻轻搓了搓:“这些事,只能这么解决吗?”

“嗯,”顾飞应了一声,“不然呢,报警你都没个理由,警察也没法管,你跟他讲理么,他要能讲理他根本就不会来找你,这种人只能打服了,打到他不敢再找你麻烦为止。”

“你以前也这是这样解决事情的对吧?”蒋丞问。

“丞哥,”顾飞笑了笑,把摩托熄了火,回过头看着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真的吗?”蒋丞也看着他。

“如果是以前,”顾飞说,“刚才在这儿的每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来了的都算上,一个也别想走。”

“今天为什么没有?”蒋丞笑了笑。

“向学霸学习,”顾飞说,“向我男朋友学习,不让我男朋友担心。”

蒋丞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背。

“吃早点去?”顾飞重新发动了车子。

“嗯,”蒋丞点点头,“我请客。”

李辉的电话一早打过来的时候,蒋丞的确是再也想不出除了打他一顿还有什么别的解决办法。

顾飞如果没有动手,他自己下来面对李辉,也会是同样的局面。

就像顾飞说的,你连报警都没有理由,也没有精力,一个每天忙着上课复习备考的高三学生,面对李辉这样的无赖,似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但是,他看着顾飞的后脑勺,就算顾飞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他还是会不安。

无论顾飞如何“向男朋友学习”,都是他一个人,除了他,这里更多的人,不会向谁学习,他们不会改变。

自己可以离开这里,自己也一定会离开这里,那顾飞呢?

顾飞为他挡掉那些烂泥里的不堪,然后呢?

蒋丞低下头,脑门儿顶着顾飞后背。

是的,现在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办,顾飞从满怀希望到埋掉希望安静地闭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哪怕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咬了咬牙。

顾飞一定要离开这里。

无论有多难,一定要离开这里。

顾飞不是没有抱着希望,他只是埋起了希望而已。

蒋丞正满脑子决心,情绪激昂的时候,顾飞往后靠了靠,后背顶了他一下,他差点儿就一扬头放声高歌了。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坐好,”顾飞偏过头,“前面有四中的学生。”

“哦,”蒋丞往前面看了一眼,车已经拐到了平时吃早点的那条路上,早点摊上或站或坐的人不少,“你没戴眼镜还能看到呢?”

“我猜的。”顾飞说。

蒋丞笑了起来。

“眼神儿是不如你,站楼上都百发百中的,”顾飞说,“你什么时候新买了个弹弓?”

“上回潘智来的时候送我的,”蒋丞说,“这把实在是……我感觉下回他再送就该送我把弩了。”

“马上十一了,他还来吗?”顾飞停了车。

早点摊上果然好几个四中的学生,有男有女,其实蒋丞谁也不认识,只是因为他和顾飞一下车,这几个人立马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来不了,他刚死了四爷爷,一时半会儿也编不出什么亲戚来再死一次了,再说死得太密集也没人信,”蒋丞说,“四中十一也没假,主要是我耽误不起时间了。”

早点摊上已经没空桌了,他俩买完早点转了一圈儿,最后只能跟两个四中的学生挤到了一桌。

这俩估计是小情侣,他俩刚坐下去,小情侣就很默契地对了一下眼神,然后喝一口豆浆,往顾飞脸上扫一眼。

蒋丞皱了皱眉,感觉已经开始体会到那个主持人报出作曲顾飞四个字有多大的威力。

他有些担心地也看了看顾飞。

顾飞倒是很平静,一手油条一手豆腐脑地吃得很欢。

那俩好不容易吃完站起来走了之后,蒋丞松了口气:“靠。”

“怎么。”顾飞喝完了自己的豆腐脑,又拿过他的喝了两口。

“没,”蒋丞拿了个包子,“就觉得这些人烦得很,就这么盯着人看,看他个罗圈儿腿。”

顾飞笑了笑没说话。

到了学校,依旧是各种目光,蒋丞都有些后悔没鼓励顾飞旷课了。

不过进了教室之后就好了不少,毕竟8班的人跟顾飞在一个教室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就算吃惊,也没有别班的人那么夸张。

再加上还有伪班霸王九日队长在强行抢风头。

“那是啊!”王旭坐在桌子上跟旁边的人吹着牛逼,“我也就是平时懒得显摆,我玩吉他的时候你们都还是澡房歌手呢!”

“我这水平吧,也不是太行,”王旭一扭头看到了蒋丞,立马一招手,“蒋丞!你说说,之前我给加的那段意间奏水平怎么样!是不是给咱这个表演增色不少!”

“是。”蒋丞非常诚恳地点点头,又冲他竖了竖拇指。

“是不是打算考个什么音乐学院啊?”有人问。

“再说吧,也不一定非得是要考音乐学院才学这个嘛,”王旭一脸严肃,“万一哪天我就冲出这破地方去了什么牛逼城市呢,总得有点儿技能安身啊!”

“哦……”大家纷纷点头。

蒋丞笑了笑,坐下之后却突然有些怅然。

王旭都敢大言不惭地表示自己有冲出这里的理想,并且还敢把那样水平的吉他当做是傍身技能……

顾飞才叫做有安身技能,而且技能不止一个。

哪怕是去考本地的破烂大学,只要顾飞愿意,他起码能考上破烂大学里最不破烂的那一个。

蒋丞看了顾飞一眼,这话他不会跟顾飞讲,现在一切都只是未知数,顾飞不想被叫醒,自己就不能叫醒他。

他叹了口气,趴到桌上。

很困,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好,早上再被李辉那么一闹,现在静下来之后只觉得非常疲倦。

就早自习那么点儿时间,他打了能有八百六十个呵欠,泪眼朦胧了都快。

“怎么困成这样?”顾飞放下正在玩的手机,“昨天是不是一晚上都没想正经事儿?”

“滚。”蒋丞笑了起来,刚笑完又打了个呵欠。

“要不……你睡会儿?”顾飞问。

“不了,还想记点儿重点呢,”蒋丞揉了揉眼睛,“看来应该去买支录音笔。”

“我帮你记?”顾飞问。

“什么?”蒋丞愣了愣。

“你说的什么重点之类的,还有笔记什么的,”顾飞说,“我帮你记,你听着就行,听不下去了就眯会儿?”

“那你……”蒋丞看着他,把自己的笔记本推到了他面前,“帮我记?”

“嗯,”顾飞拿过他的笔记本打开了,“第一节英语啊?”

“……你连第一节什么课都不知道吗?”蒋丞笑了笑。

“我哪一节都不知道,老师进来了我才知道,”顾飞看了一眼走进教室的老鲁,“你看笔记的时候看到我的字这么美会不会受到刺激无心复习?”

“要点儿脸吧。”蒋丞说。

老鲁照例先在讲台上一记金刚般若掌,把教室里昏昏欲睡的人震个半醒,然后开始讲课。

蒋丞枕着自己的胳膊半趴在桌上,耳朵里听着老鲁讲,眼睛看着顾飞。

顾飞转了转笔,大概是从来没记过笔记有些紧张,而且还是英语笔记。

老鲁转身开始在黑板上写重点的时候,顾飞低头跟着开始记。

蒋丞看着他的侧脸有些出神。

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一定会听到的。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