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那喊吧!

NyaDooNyaDoo·2022-04-05·102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好一朵迎春花人人都爱它……”顾飞推着购物车,跟着超市里的音乐已经唱了好半天了,“好一朵迎春花迎来大地放光华,好一朵迎春花花开每一家……”

“大家也许还能记得这个正在唱歌的人,上次钢厂脑残活动的闪亮之星,”蒋丞跟在他后边儿,手里举着手机录着视频,“今天我们来看一看他的超市之旅……说实话闪亮之星这个粤语咬字在我们外行听来还算可以,可以跟潘智一争高下……”

“插起那迎春花芬芳播千家,插起那迎春花人人齐共欢乐也……”顾飞边唱边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背景音乐这会儿换了,他立马连犹豫都没有地捏着嗓子跟上了,“财神来敲我家门,财神来敲我家门,财神来敲我家门,娃娃来点灯……”

“靠!”蒋丞笑了起来,“你别跟我说你这些歌都会唱。”

“都会啊,而且词儿都不会错,”顾飞说,“就这种过年的歌,我以前还买过碟,过年的时候我家店里就放。”

“现在怎么没见你放了?”蒋丞把手机对着他。

“机子坏了啊,坏了好几年了,”顾飞说,接着又继续捏着嗓子,“祝大家新年恭喜恭喜发财,祝大家新年恭喜恭喜发财……”

这首完了之后是步步高,没歌词,顾飞终于停下了跟唱:“你有什么想吃的零食吗?我要给二淼买点儿。”

“不知道,去看看吧。”蒋丞收起了手机。

超市里人非常多,不少到今天才放假的人正在这里进行最后的抢购,超市货架上不少地方都空了,货都来不及补。

好在他俩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买的菜了,只是来感受一下两个人第一次一起过年的采买活动。

“吃核桃吗?”顾飞拿起一个盒子看着,“补脑的。”

“不吃。”蒋丞回答得很干脆,他不是特别喜欢吃这些东西,猪肉脯还差不多。

“补脑的。”顾飞又重复了一遍。

“我脑子非常出类拔萃,比核桃上的沟深多了。”蒋丞说。

顾飞没再说话,直接把那盒核桃放进了购物车里,然后慢慢往前走。

“不是,”蒋丞看了一眼标签,“这也太贵了,去市场里买才多少钱,一样是纸皮核桃。”

“市场已经关门了,”顾飞说,“买了让你这两天吃着玩的。”

“我要猪肉脯,”蒋丞说,“风干牛肉,麻辣小鱼,还有……”

“你不说吃肉吃腻了吗?”顾飞打断他。

“还有麻辣小青豆。”蒋丞迅速把本来想说的盐焗鸡翅压了回去,报了个小青豆。

“拿吧,”顾飞笑了笑,“都拿上。”

“随便拿几袋就行,”蒋丞拿了袋风干牛肉看了一眼标签之后吓得直接扔了回去,换了旁边的普通牛肉干,“真他妈贵啊。”

“拿吧,没事儿,”顾飞把风干牛肉拿过来放进了车里,“我这儿有购物卡,五百块。”

“嗯?”蒋丞愣了愣。

“李炎拿来的,”顾飞说,“往年更多,今年他不是跟他妈斗争么,还没斗完呢,他妈就只给了他一张。”

“那斗争得也不是很激烈啊,还给了五百呢?”蒋丞笑了。

“毕竟宝贝儿子嘛。”顾飞又拿了包果冻。

“果冻你家店里不是有么?买点儿没有的啊。”蒋丞说。

“二淼不吃店里的,”顾飞说,“以前告诉过她,店里的东西是卖的,不能随便吃,打那会儿起就基本不吃了,得吃买来的。”

“哦,”蒋丞应了一声,“这逻辑,很严谨啊。”

“而且店里的都没这些高级,”顾飞说,“过年嘛,吃点儿贵的。”

买齐了东西之后,他俩往收银台那边走过去,蒋丞离着老远看了一眼就愣了,然后马上就往前跑了过去,边跑边回头说了一句:“我操,我先过去排队。”

队伍已经从收银台排到了货架这边,还拐了弯,排队的每一个人都推着一车东西,蒋丞提前这么点儿过来排队完全无济于事。

顾飞过来的时候他身后又已经排了四五个人,但前面的人他都没有勇气去数数倒底有多少个。

“我感觉咱俩可能到中午都出不去。”蒋丞说。

“不怕,”顾飞指了指那边熟食区,“我看了,那儿可以吃饭。”

“……你很淡定啊?”蒋丞乐了。

“肯定啊,”顾飞撑着车子,“要是我一个人,这会儿这些东西我都不要了,直接走人,但是你在旁边的话,就没什么感觉了……就是可能耽误你复习的时间了。”

“不会,”蒋丞扬了扬眉毛,回手从屁股兜里抽出了一叠厚厚的折起来的纸,“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复习的。”

“我靠。”顾飞愣了,蒋丞拿的居然是份英语卷子。

“我也不想这么炫酷,”蒋丞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了一支笔,“关键是吧,假期就这几天,发下来的卷子怎么平均都得一天两份了。”

顾飞笑了半天,然后把一箱酸奶拎起来放在了车上的儿童坐椅上:“搁这上头写?”

“嗯,”蒋丞弯腰试了试,“再垫点儿。”

顾飞又往上加了一箱橙汁:“这样?”

“好了。”蒋丞把卷子往上一搁,低头开始写卷子。

这种感觉还挺奇妙的,顾飞一只手扶着购物车,看着蒋丞的侧脸,这人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就进入了状态,眼前耳边估计已经没有四周的闹哄哄的人群了,只有他笔下的丑……不怎么太丑了的字。

队伍往前挪了半米,顾飞没动,这一丁点的距离根本毫无意义,再说他男朋友正唰唰写着退化版鬼画符,他不能动。

后面一个大妈不耐烦了,拿车直接往蒋丞屁股上撞了一下:“往前挪挪啊,跟上!”

蒋丞手里的笔没停,似乎根本就没感觉。

顾飞看了大妈一眼,走到车前面站下着,把空出来的那半米空间占掉了,看着大妈:“往哪儿挪?”

大妈瞪了他一眼,偏开头开始小声地骂人。

过了一小会儿,蒋丞停了笔,把车往前推了推:“让开吧。”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顾飞让开了,把车往前挪了一小步。

“听到了,但是这种时候脑子是单线程的,处理不过来,答题的时候这世界没有我,”蒋丞一边看着下一题一边小声说,“不过你一开口,这世界就有我了,听到你说话我才回过神的。”

“这么神奇。”顾飞笑了。

“丞哥带你看世界第一集,神奇的学霸,”蒋丞转了转笔,“副标题……答题,还是入定?”

蒋丞做完了一面卷子,前面几个跟来超市搬家一样的人才终于结完了账走了,他们移到了收银台边儿上。

顾飞顺手从收银台旁边的小架子上拿了一个小盒子扔进了购物车里。

蒋丞一边把卷子重新叠好,一边看了一眼那个小盒子。

超薄。

无感。

就这四个字,让他顿时压低了声音:“你拿这个?”

“怎么了?”顾飞看着他,也压低声音,“没了啊。”

“……你不能去药店买吗?”蒋丞看着他。

“这不是顺手吗,还有购物卡。”顾飞说。

“这众目睽睽的,您就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吗?”蒋丞用手指挑了一下,把盒子挑到了一堆东西中间的缝隙里。

“没有,”顾飞笑了起来,“你不好意思你别用啊。”

“迟早要被你带坏,”蒋丞叹了口气,“迟早。”

年货采买活动结束之后,他俩把东西拿回了店里,随便吃了点儿东西,顾飞就把蒋丞送了回去。

“我今天得收拾一下屋子,打扫卫生什么的,”顾飞说,“晚上还得来你这儿收拾。”

“我这儿挺整齐的啊,什么也没有。”蒋丞看了看四周。

“擦擦灰呗,你不用管了,”顾飞亲了他一口,“看你的书去吧。”

“晚饭还是得有点儿肉啊,不能因为明天有大餐今天就克扣我的肉,有青菜,也还是得有肉的啊,”蒋丞交待着,“不用特别高级的做法,五花切片儿炒大白菜就行。”

“知道了,”顾飞笑了半天,“怎么馋成这样。”

顾飞走了之后,蒋丞坐到书桌旁边,靠着椅子伸了个懒腰,听着外面刮得很急的北风,刚过中午,天就阴了下来,又一场雪要来了。

这种屋外冷嗖嗖,凄凄惨惨戚戚的天气里,屋里暖暖的,身上暖暖的,有种寂寞里的安心。

怎么馋成这样。

是啊,大概就是因为这种奇怪的感受吧,哪怕外面的是刺骨寒天,却还是有一个人会满足他的各种小愿望,他可以霸道些,可以不太讲理,不需要再把所有的事都压在心里。

我想吃这个,想吃那个,我想这样,我想那样。

不会再因为自己的想法会被否定而闭口不提。

“啊……”蒋丞拉长声音,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多完美。

顾飞在很多方面都会给蒋丞惊喜,但在收拾屋子这方面,就没什么惊喜了,毕竟是个学渣,收拾屋子的时候毫无章法可言。

相比从小到大都被要求把屋子收拾的干净整洁的蒋丞,他收拾屋子就是把东西一股脑都撂到一块儿,然后塞到一个看不见的地方,比如抽屉柜子什么的,就算完事儿了。

蒋丞这儿要说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也就是堆得到处都是的书和资料。

他给撂到一块儿之后就有些茫然:“怎么办?这些东西也没地儿藏啊。”

“我随手就要用的,你藏他干嘛。”蒋丞叹了口气。

“那不管了,”顾飞往屋上一倒,“哎,我发现你这屋子真没什么可收拾的,住了也挺长时间了,一点儿没乱。”

“我一般都随手收拾了,拿了什么就放回原地,”蒋丞说,“我不爱收拾,所以就尽量不弄乱,省得再费劲收拾。”

“我都懒得放回原处。”顾飞笑笑。

“那就得收拾啊,放回原处一秒钟,乱了攒一块儿收拾得几个小时,哪个划算?”蒋丞斜了他一眼,“难怪是个学渣渣渣渣……”

“我没时间,有时间也真是不想动了。”顾飞叹了口气。

蒋丞没再说话,也是吧,毕竟顾飞心里事儿多,每天累心,这些细节根本就懒得再去维护了。

什么时候能不再这么累呢在。

蒋丞盯着眼前的卷子,马上就要高考了啊?

马上就要走了啊?

马上就要分开了啊?

关于那些他们都找不到答案的“以后”,就要来了啊?

年三十儿一早蒋丞是被鞭炮炸醒的,其实进了腊月,就天天都能听到炮仗声,钢厂这边不禁烟花爆竹,一个个的从早到晚的都在放炮仗,起床了放一挂,吃早饭了放一挂,午饭了放一挂,晚饭也要放一挂,闲着没事儿更要放。

只是今天这挂鞭是楼上直接用竹竿挑着从窗口伸出去放的,就在他客厅的窗户外边儿,炸出的动静让蒋丞感觉都快床上震到地上了,再多一秒这楼就得塌。

“哎!”蒋丞无奈地翻了个身。

顾飞坐了起来,发了一会儿愣之后下了床:“丞哥。”

“嗯……”蒋丞捂在被子里应了一声。

“我先去店里了,估计二淼已经去了,”他一边穿衣服一边交待,“我得过去准备弄饭菜,你起来了直接过去吃早点。”

“好的,”蒋丞转过头,“我一会儿帮你包饺子。”

“你陪二淼吧,”顾飞说,“这阵儿你都没怎么跟她一块儿玩,昨天她还问我来着。”

“问你什么了?”蒋丞又翻了回来看着他。

“就问,丞哥。”顾飞提了提裤子。

“……没了啊?”蒋丞愣了愣。

“没了,能出声就不错了。”顾飞说。

“她是不是只跟你说话?”蒋丞问。

“嗯,”顾飞点点头,“跟我说得也少,偶尔吧,她刚会说话没多久就……我感觉她都没太学会说话呢,这样算不错了。”

“是啊。”蒋丞叹了口气。

“你再眯会儿吧,现在刚八点,”顾飞扑回床上亲了他脑门儿一下,“过去的时候记得带书,学霸。”

学霸带着书骑着车到了顾飞家店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旁边的一个店放鞭,他刚一下车,身后就炸了,瞬间就感觉自己置身混乱当中。

接着就看顾飞家店和社区医院之前的小胡同里飞出了一个红通通的身影,带着一声响亮的口哨声冲进了他身后的火光销烟里。

“二淼!”蒋丞喊了一声。

顾淼今天穿得特别喜庆,红色小羽绒服,绿色的紧身裤,靴子也是红的,拖着长长的白色围巾。

一头扎进炮仗堆里之后蒋丞就看不清她了,只能看到隐约的红色影子在晃动,过了几秒钟之后,顾淼又一脸兴奋地从烟雾里窜了出来。

“二淼!”蒋丞张开胳膊拦在了她前面。

顾淼一个急刹,滑板头往旁边一转,侧身停在了他跟前,笑着一伸手,打了个响指,再竖起了拇指。

“过年好。”蒋丞也响指加拇指回应了她。

顾淼跳下滑板,脚尖一带,接住滑板,拉着他进了店里。

店门口的棉帘子根本挡不住炮仗的烟,一屋子都是火药味儿,一闻就满满都是过年的味道。

顾飞正端了个盆儿从后院进来,满手面粉。

“要包饺子了?”蒋丞问。

“没,刚和好,”顾飞从面团上揪了一坨递给了满脸期待的顾淼,又指了指旁边加热柜,“你吃点儿包子吧?还有牛奶和豆浆。”

“好,”蒋丞点点头,打开柜门,捏了两个包子出来,“怎么今天还弄了这个,没人来买了吧?”

“就是给你备着的,没时间弄别的了,”顾飞笑笑,“牛奶豆浆你自己挑吧,也有热的。”

“你妈什么时候过来?”蒋丞问。

“一会儿,”顾飞看了看墙上的钟,“下午李炎和刘帆就过来。”

“下午就过来?”蒋丞愣了愣,“不在家里吃饺子了吗?”

“他俩家里人都多,过年乱成一团,小辈儿都乱窜。”顾飞看了一眼门外,突然愣住了,脸色猛地变得有些难看。

蒋丞赶紧跟着也看过去,棉帘被掀了起来,顾飞妈妈在门外,身边……是那天看到的马尾男子。

此男子今天还是马尾,还戴着墨镜。

今天天还是阴的,时不时还会飘雪花,门外街上烟雾弥漫的,色儿这么深的墨镜往脸上一架……蒋丞都想出去给他递根儿盲杖了。

“进来吧,”顾飞妈妈说,“这是我儿子顾飞,你还没见过吧?那个是我姑娘,顾淼,还有他同学蒋丞。”

“阿姨过年好。”蒋丞跟她打了个招呼,冲那个马尾男子点了点头,叔叔他叫不出口,这人年纪不大,但叫大哥听上去简直就是欠,所以只能沉默。

“怎么个意思?”顾飞拍了拍手上的面粉问了一句。

蒋丞盯着他,随时准备在他要动手的时候扑上去阻止,再怎么说现在是过年,顾飞妈妈和这枚马尾男子打扮得都很漂亮,一看就是精心准备过的,也许是为了见儿子,也许是为了约会,总之在这种时候打人不合适。

“就一块儿吃个饭,”顾飞妈妈抓住顾飞的胳膊,把他往后院拉,小声说,“你别甩脸子。”

“上回就他打的你吧?”顾飞问得挺大声的,摆明了谁的面子也不打算给。

“不是他……”顾飞妈妈还是小声说着。

去了后院之后再说的内容,蒋丞就听不到了。

而且现场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马尾男子站在门口进来两步的地方,蒋丞和顾淼站在收银台前,顾淼因为完全不明白状况,所以一手抱着滑板一手捏着面团,用她酷爆了天的冷漠眼神盯着马尾目不转睛地看着。

蒋丞因为最近用脑过度,此时此刻除了能让自己不像顾淼一样盯着人之外,连一句可说的话都找不出来。

“我没打她,”马尾男子说了一句,“是她前男友,我已经替她讨回公道了。”

“哦。”蒋丞应了一声,依然无话可说。

马尾男子也没有再说话,笔直地站着,半扬着脸。

蒋丞靠到收银台边,在心里为他高歌了一曲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高歌到一半,他突然觉得这歌也可以唱给顾飞。

顾飞和他妈妈总算从后院回来了,顾飞沉默着,顾飞妈妈一招手:“来,赶紧忙起来吧。”

马尾男子点点头,跟着她去了后院。

“要忙什么?”蒋丞愣了。

“做饭,我妈带了个厨子回来做菜,”顾飞说完突然乐了,“我都气不起来了。”

“那人是个厨子?”蒋丞问。

“嗯,”顾飞笑着叹了口气,“他做菜就他做菜吧,不管了。”

“挺好的啊,”蒋丞捏捏他的手,“起码比你一边看手机一边做的菜强吧。”

“是啊,”顾飞点点头,“我真的也懒得管了,随便吧。”

“过年人多点儿也热闹,”蒋丞想了想,“要不咱们去放炮玩吧。”

“好,”顾飞拍了拍手,“二淼!”

顾淼转过了头,他弯下腰:“我们去放炮仗?”

顾淼用力点了点头。

前几天顾飞买了不少鞭炮和烟花,有两箱子,都放在了收银台下边儿,他俩装了一兜出来拎着,带着顾淼到了街上。

这会儿有不少人家已经开始吃年饭,街上的鞭炮放得快连说话都听不清了。

他俩本来想找个烟少的地儿放烟花,走了一条街之后就知道现在应该不存在这样的地方,蒋丞把兜往地上一放:“就这儿吧!”

顾飞把烟花拿出来摆到地上的时候,顾淼开始兴奋地踩着滑板围着他们一圈圈地转。

彩色的焰火喷出来的瞬间,顾淼吹了一声口哨。

“好看吗!”顾飞凑到蒋丞耳边喊。

“好看!”蒋丞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喊,我们放的是烟花,又不是鞭炮!”

这会儿四周还真是比之前要安静,顾飞这一嗓子喊出来格外响亮。

“不知道啊!”顾飞继续喊,“我就是想喊啊!”

“那喊吧!”蒋丞一仰头,“啊——”

“啊——”顾飞也跟着仰起了头。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