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距离高考还有114天

发布于 2022-04-05  23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俩人仰着脑袋啊了半天,喊得挺过瘾的,就是蒋丞感觉这姿势喊一会儿就有点儿缺氧了。

他抓紧时间拿出了手机:“来,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

“拍照啊?”顾飞转头问。

“嗯,别动,看镜头,”蒋丞把手机举过头顶,他俩一块儿仰头看着屏幕里自己的脸,“喊,啊——”

顾飞笑了,跟着他又“啊”了起来,蒋丞按下了快门:“很好,我脖子都酸了。”

“放烟花。”顾飞踢了踢塑料袋。

“二淼敢放吗?”蒋丞问。

“她不会,”顾飞说,“你抓着她的手才能点。”

“好,”蒋丞掏出了烟盒,“我带着她放。”

“哎哎哎,”顾飞把手里的打火机递了过来,“你还打算让她用烟点啊?”

“……忘了,”蒋丞接过打火机,这是顾飞从店里拿的长嘴打火机,“来二淼,咱俩放烟花?”

顾淼抱着滑板挨到了他身边,蒋丞把打火机放到她手里:“按这里。”

他压着顾淼的手指头打着了打火机,然后拉着她的手过去把烟花的引信点着了。

“好了好了着了!”蒋丞把她往后拉开几步。

这次放的是一捆八个眼儿的,虽然白天看起来不是太炫酷,但顾淼还是在烟火飞出来的瞬间兴奋地吹响了口哨。

顾飞拎出来的这一兜烟花不算太多,但顾淼放烟花跟别的小孩儿不太一样,别的小孩儿都是一个接一个地要看,她是放一个就会兴奋地踩着滑板出去转两圈才回来,要碰上旁边有人放炮仗的,她还要去钻一趟。

所以就这点儿烟花放了快一个小时才基本放完了。

“好了,没了,”顾飞说,“还有别的晚上天黑了再放,好看。”

蒋丞刚要说话,从一片烟雾笼罩的路的那边,遥远得如同天边的地方传来一声叫声。

高亢嘹亮。

“飞飞淼淼还有同学——吃饭了——”

“我操?”蒋丞有些震惊地转过头看着顾飞,“这谁在喊?”

“还能是谁啊。”顾飞一脸一言难尽。

“马尾蓝纸?”蒋丞问。

“……你这起外号的速度有点儿惊人啊?”顾飞叹了口气,“走吧,回去尝尝该篮子的手艺。”

“是蓝纸,不是篮子。”蒋丞纠正了一下他的发音。

“蓝纸。”顾飞一边往前走一边跟着又说了一遍。

“他是个蓝的啊,怎么刚一嗓子喊得跟花腔女高音一样,”蒋丞还有点儿回不过神,“我以为你妈叫你呢,飞飞。”

“信不信我抽你。”顾飞斜眼儿瞅着他。

“来,不抽不是中国人。”蒋丞突然心情很好,这种充满了烟火味的空气里,虽然看不清前方有什么,但身边有最在意的人陪着,一块儿逛街买东西,一块儿放烟花,一块儿吃年饭,他就是控制不住地觉得心情好。

他蹦了一下,右腿往前一步迈了个弓步,然后手一叉腰开始抖肩,很有节奏地说:“不,抽,不是,中国,人。”

顾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他,几秒钟之后扭头就跑:“二淼快跑!有妖怪!”

接着又吹了声口哨,顾淼一听立马就一蹬滑板,往前冲了出去。

马尾男子做饭还挺快的,他们回到店里的时候,桌上已经摆了六菜一汤,都是大菜。

不愧是个厨子。

看菜品,这个厨子应该不是在太高档的地方就职,但一桌菜闻起来还是很香的,让人有食欲。

“辛苦了。”蒋丞坐下的时候说了一句。

“不辛苦,这是我本行,”马尾一挥手,“这一桌小事儿。”

“我拿点儿酒去,”顾飞妈妈跑到放酒的柜子前看了看,挑了瓶金六福,“这个喜庆,喝这个吧。”

“二淼自己去拿瓶饮料。”顾飞对顾淼说。

顾淼跑到冰柜里拿了一听啤酒,扭头看着顾飞。

“……喝吧。”顾飞说。

“淼淼,来,”马尾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拿着。”

顾淼没看他,自顾自地低头抠着啤酒拉环。

“二淼?”顾飞妈妈叫了她一声,“叔叔给你压岁钱呢。”

顾淼还是不抬头,抠开接环之后一仰头灌了几口啤酒,然后一抹嘴坐下了,盯着桌上的菜。

“二淼。”顾飞开了口。

顾淼抬了头。

“叔叔给你压岁钱,拿好,谢谢叔叔。”顾飞看着她。

顾淼终于转头看了看马尾,站起来先鞠了个躬,然后拿过了红包,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来,”马尾继续掏兜,“飞飞……”

“不用,”顾飞愣了愣,非常尴尬地摆了摆手,“真不用。”

“他就不用给了,”顾飞妈妈拦住了马尾,“都成年了,不是小孩儿了。”

非常尴尬地推了几个回合之后,马尾把红包收了起来,顾飞妈妈拿起杯子:“来来来,先祝我儿子发财,我闺女健康,蒋丞考个名牌大学……”

“我呢?”马尾问。

蒋丞吃惊地听出了马尾的撒娇语气,往顾飞那边瞄了一眼。

顾飞端着杯子,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你呀,”顾飞妈妈笑着往马尾身上靠了一下,“祝你万事如意呀。”

这语气里也满满都是娇憨,蒋丞拿着杯子汗都快下来了,再看顾飞,他已经尴尬地偏开了头。

只有顾淼还镇定自若,对着一桌菜发愣着神。

而这两句话过后,顾飞妈妈和马尾突然就开启了旁若无人的娇羞恋爱状态,举着杯子忘我地开始打情骂俏。

顾飞把杯子往蒋丞的杯子上磕了磕:“丞哥今年所向披靡。”

“万事顺遂,”蒋丞余光里看到那俩还沉浸着,低声说,“男朋友。”

顾飞笑了起来,喝了一口酒,然后又伸手过去磕了磕顾淼的啤酒罐子:“二淼快长快大。”

“二淼天天向上。”蒋丞也磕了磕她的啤酒罐子。

他们开始吃的时候,顾飞妈妈和马尾才算回过神来,但也已经忘了祝酒碰杯的事儿,一块儿跟着就开始吃了。

一顿饭顾飞和蒋丞没怎么说话,但却并没有冷场,因为有一对甜蜜的情侣边吃边打情骂俏。

除了打情骂俏之外,就是顾飞妈妈托着下巴,听着马尾吹牛。

不过他的牛吹得不算太大,基本还是以他今天要盘下他们老板的店为主题,蒋丞一直想提醒他,你有没有问过老板他想不想卖……不过他俩的气场强大,旁人基本插不进嘴去。

马尾的菜做得还可以,闻着香,吃着也不错,顾淼吃得很欢,一筷子接筷子子的,一口肉一口酒,相当尽兴。

对面的情侣估计没吃饱,蒋丞都没怎么看到他俩动筷子。

“我俩出去转转,”吃得差不多了,顾飞妈妈站了起来,“感受一下年味儿。”

“嗯。”顾飞应了一声。

“玩得开心。”蒋丞说。

“谢谢。”顾飞妈妈拉着马尾出去了,很快就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开远了。

蒋丞靠到椅子上伸长了腿,看着还在埋头苦吃的顾淼。

顾飞在旁边点了根烟:“要吗?”

“一会儿的,”蒋丞说,“我再吃两口。”

“这菜做得还行。”顾飞说。

“嗯,”蒋丞盛了碗汤,“这个人……跟以前的比起来怎么样?”

“不知道,”顾飞皱皱眉,“以前有比这个看上去靠谱得多的,最后也一样。”

“那……”蒋丞看着他。

“只要不动店里的钱,”顾飞往后靠了靠,“我也懒得管,成年人了。”

“嗯,”蒋丞拿起酒瓶晃了晃,一边给顾飞倒酒一边想了想,“刚那人酒驾了吧?”

“哎,”顾飞笑了,“丞哥你真是……他就喝了二钱吧。”

“下午李炎他们过来,你们喝了的话,就骑自行车出门儿得了,”蒋丞说,“你喝了可不止二钱。”

“我们不出去,没地儿可去,”顾飞说,“我们就窝这儿看电视闲扯,有时候打打牌。”

“老年人的生活。”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年轻人的生活都跟你在床上过了。”

蒋丞扫了他一眼:“说话注意点儿。”

“床上床上床上床上,”顾飞说,“上床上床上床上床。”

“睡吧。”蒋丞说。

顾淼把最后一块排骨啃掉了之后,他俩把桌子收拾了。

洗碗这种事儿是非常烦人的,蒋丞今天头一回洗碗的时候觉得心情不错,顾飞拿手机搁旁边给他放着歌,他跟着节奏唰唰就把碗给洗完了。

这会儿家家户户都正吃着饭,外面的鞭炮声稍微低了一些,他从厨房出来,站在后院里,听着远远的鞭炮声。

以前过年的时候感觉不大,听到这种吵闹的鞭炮声,他会觉得很烦,心惊肉跳的,这还是头一回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听着这样的动静,甚至能感觉到钢厂这片破败的光景之下因为过年而透出来的生机勃勃。

“下雪了!还好我们来的快!”店里传来了刘帆的声音。

蒋丞抬起头,天下飘下来的雪花还很细碎,在风里旋转着,落到脸上的时候先是一小丁冰凉,然后就迅速消失了。

他转身进了店里,刘帆和李炎还有罗宇刚进门,正在脱外套。

“蒋丞!过年好啊!”罗宇打了个招呼。

“过年好。”蒋丞笑笑。

“以为你今天也复习呢,”李炎说,“大飞说你天天从早到晚都在复习。”

“一会儿就回去继续复习了。”蒋丞说。

“……玩会儿再回啊,”李炎说,“我们还带一堆年货过来呢,尝尝?”

“现在真尝不下了,”蒋丞摸了摸肚子,“刚塞了一肚子。”

“蒋丞,哥哥有东西送你,”刘帆从旁边拎起一个大塑料袋过来了,“这是我们叫陈杰弄的,陈杰有个朋友在一中实习,弄的他们高三的复习资料。”

“我靠,”顾飞笑了,“你们至于么。”

“一帮大学都没上过的人,看着年级第一羡慕啊,”李炎笑了笑坐下了,掏了个很鼓的红包塞进了顾淼的兜里,“哥哥们给你的压岁钱,自己收着,别给你哥。”

蒋丞接过这个沉甸甸的塑料袋的时候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滋味儿,半天也只说出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刘帆回答。

说完几个人都笑了,罗宇叹了口气:“不要这么正式,话都说不下去了。”

一帮人往店里的椅子上一摊,开始聊天儿。

蒋丞抽了几份资料出来看了看,都是一中这段时间发的卷子,还有些老师找来的资料,有些跟四中的有些重复,还有很多是没看过的。

李炎他们会给他找复习资料,这是蒋丞之前完全没想到的,自己备个考,连这帮成天混日子的人都惊动了,也是神奇。

但也正是这样,他突然感觉压力很大。

看了一眼对面坐着听几个人扯蛋的顾飞,顾飞对自己,有多少期待?

李炎提议打牌的时候,蒋丞决定回去看书。

“煮了饺子叫你过来吃,”顾飞跟他一块儿走出店门,“要我送你回去么?晚上要我接你吗?”

“顾淼都不需要你接送吧。”蒋丞笑了。

“接送就是个借口,”顾飞伸了个懒腰,“不就是想多看你几眼么。”

这话让他很想当街就过去搂着顾飞狠狠亲几口。

想多看你几眼。

他也一样的,复习的时候他的余光里始终都会有顾飞的身影,哪怕是进入天地无我的状态时,顾飞说一句话就能把他拉回来。

想看你,想听你说话。

而特别不能忍是这种朝夕相处的时间,就跟着高考的倒计时一块儿,一点点地减少着,那种想起来就会一阵惊慌的感觉,甚至超过了即将到来的高考。

蒋丞一个人溜达着回的出租房,他没让顾飞送他,这种缠缠绵绵吧,要不能及时收住,那他俩没准儿会在出租房和顾飞家店之间你送我我送你地来回送个十次八次的。

出租房这边也是满地的红屑,楼道里都跟铺了红毯似的,蒋丞一路闻着硝烟味儿上了楼。

这虽然是个老楼,但暖气还奇迹般的烧得很足,一进屋都能感觉到暖浪。

他换了套舒服的衣服,坐到桌前开始复习。

先做四中的卷,然后是潘智发过来的各种内容和一中的资料。

别人眼里,他大概像个不知疲惫的机器,学霸嘛,自控力强,学习能力和记忆力也强,学习还有计划。

但还是很累的,笔写着写着就会停顿,脑子背着背着也会卡壳。

从小他就是憋着一口气,必须要做到,必须要做好,单纯地想要得到一份承认,而现在,撑着他这么拼命的原因,变得复杂起来。

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顾飞也没有。

晚上顾飞打了电话来叫他去吃饺子,要不是顾飞的专属铃声对他来说是一种刺激,他估计听着都反应不过来。

饺子是李炎他们包的,说是有十个饺子里包了钱,谁吃着了谁就心想事成。

盘子里装不下了,顾飞直接一人几个分到了他们碗里,结果每人都吃到了一块钱,顾淼还因为咬着钱愣了好半天,而蒋丞这碗里五个饺子全都有钱。

“啊!”蒋丞第五次咬到钱的时候看了一眼顾飞。

“大飞,”李炎乐得不行,“你是不是黑箱了。”

“肯定黑箱了啊,”刘帆抛了抛手里的钱,笑着说,“他没把十个都搁蒋丞那儿都得算是念着兄弟感情了。”

“你们又不高考。”顾飞说。

“好歹给自己再匀俩啊,”罗宇说,“我们不高考,你高考啊。”

顾飞笑了笑没说话。

过年对于蒋丞来说,主要活动就到吃完饺子这儿就齐了,接下去的几天假期就猫在屋里没怎么再出门儿。

顾飞隔两天拉他出去散个步,透透气,路上还会抽几个知识点突击问他。

蒋丞有些意外地发现,顾飞没有特别背过什么内容,但抽过几次的问题他不需要再看答案就知道蒋丞的回答是对还是错。

“你可以啊,”蒋丞说,“都记下来了?”

“没,”顾飞笑着,“怎么可能,我只是记得大概,让我说是说不出来的,但你说的对不对我是知道的。”

“哦。”蒋丞看了他一眼。

虽然不知道能有多大意义,但他还是慢慢增加了让顾飞给他抽背的时间,一是越是距离近,越是需要多背,记忆越新鲜越好,二是他还是有些隐隐地不甘心。

他不会直接说出来,但两者兼顾的方式也挺好的,顾飞也不会察觉。

假期就这么有规律地按着节奏走完了,跟提前开学的新学期连在了一块儿,比起潘智那边初四就上课的悲惨命运,四中还给了一周的假。

“同学们!二月了!二月不努力,三月不努力,四月不努力,五月……”老徐站在讲台上说着,大概是开口之前他没想到还有那么多个月,一通数下来嘴都差点儿瓢了,咳嗽了两声才继续说了下去,”不努力,六月就徒伤悲了啊!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没有假期了,也不能再松劲了……”

后天就是情人节了,早上王旭来问情人节送什么给易静好的时候,蒋丞才猛地想起来,啊马上就要情人节了啊。

他的确是复习得有些把脑子甩干了的意思了,没有时间再给顾飞做礼物了,但是还是想送顾飞点儿什么,送什么呢?

“不要再想情人节了!”老徐提高声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蒋丞心里惊了一下,一挑眉毛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老徐。

顾飞在旁边笑了:“你是不是让老徐说中了?”

蒋丞笑了笑没出声。

“我们散步的时候去放两个烟花就行,”顾飞小声说,“非常时期,就别琢磨了。”

“还有烟花啊?不是让二淼玩光了吗?”蒋丞问。

“你傻了吗,”顾飞说,“现在街上都还能买着呢,我买了。”

“哦,”蒋丞笑着叹了口气,“那行,反正不差这一个,明年再好好过。”

“嗯。”顾飞点了点头。

“下个月一模,”老徐还在讲台上苦口婆心地说着,“你们提起点精神来,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

教室里倒是没有平时的嗡嗡声,大概是过年玩得太疯没休息好,一个个都趴在桌上补瞌睡。

下月就一模了啊……

“看看!倒计时!看到了没!”老徐继续提高声音,指着黑板上方倒计时的纸,“加油啊同学们!”

蒋丞靠到椅子上,距离高考还有114天。

他知道没多少时间了,但三个月听上去还是要比114天显得长,冷不丁看到这单薄的三个数字时,他心里还是紧了紧。

114天。

他和顾飞从早到晚腻在一块儿的时间,也就是114天再加上个……他突然脑子有点儿乱,居然算不出如此简单的答案。

但无论什么样的数字,跟∞一比,都显得太单薄。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