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NyaDooNyaDoo·2022-04-05·109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眼泪不是流出来的,就是奔涌,没有间隙没有停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就那么疯狂地滑落,他自己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温热的泪水在脸上一道两道地划出轨迹,再很快地连成一片。

这么久以来,蒋丞都感觉自己排除了一切杂念,除了复习,他没有再想过别的东西,最多复习的时候习惯性地需要在眼角扫过的地方看到顾飞才踏实。

除此之外,他脑子里再没有多余的任何内容,今天听同学聊天儿的时候才知道这段时间隔壁班有人病倒,还有人打架,从三楼打到一楼,动静相当大,他居然完全都不知道。

这么久以来,他的脑子塞满了,他的神经绷紧了,一直到现在。

所有的重负都卸下了,所有的压力都扔开了,所有的情绪都回到身体里,像是身处的闷罐突然打开了盖子,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体会到的,感受到的,都一下清晰了起来,甚至比以往更清晰。

而这样的状态下,猛地看到顾飞疲惫的神态,听到他略显无力的声音,蒋丞仿佛才突然想起了这几个月来顾飞所承担着,复杂的各种压力。

这一瞬间的恼懊和心疼,是他无法忍受的。

顾飞就这么一天天的,顾着家里,店里,还要顾着他,要抽空陪顾淼,抽空照顾店里,要进货,还要每天查菜谱给他做营养餐,要陪他复习……

他一直觉得自己挺累的,复习得很辛苦,却从来没有注意过,这样每天连轴转着的顾飞,每天陪他熬到半夜每次都在他睡着之后才睡着,而他醒来的时候肯定已经起床了的顾飞有多累。

相比自己这种单纯的单一的“累”,顾飞的疲惫才是更难扛的。

“对不起,”蒋丞抱着顾飞,感觉顾飞整个人都像一个滚烫的小火炉,烫得他一阵阵心慌,“顾飞对不起。”

“我就怕你说这个,”顾飞也许是放松下来了,或者是这会儿真的烧起来了,说话的声音里开始有些沙哑,“对不起之类的,我就怕你说这个。”

“我真的……”蒋丞低头在他肩上蹭了蹭眼泪,但刚蹭完,眼泪几乎是没有停顿地就再次涌了出来,“我真的这段时间我都没想过你会不会很累。”

“我自己都没觉得累啊,”顾飞在他背上轻轻搓了搓,“再说了,考完试生病的人很多……”

“你别怪我,”蒋丞努力地控制了一下眼泪,哭成这样他话都没办法好好说了,一开口就想抽,他在顾飞脖子上亲了亲,嘴唇碰到他滚烫的皮肤时,好容易收住了点儿的眼泪又哗一下涌了出来,“你别怪我。”

“没怪你啊,”顾飞笑了,“我怎么可能怪你?我都没把这事儿跟你联系起来啊。”

“你别说话了,”蒋丞抱紧他,“我听你说话就心疼。”

“嗯。”顾飞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蒋丞闭着眼睛,紧紧地搂着他,一直到自己腰有些发酸了,才松了手。

但顾飞没动,他偏过头才发现顾飞枕在他肩上睡着了。

蒋丞一只手撑着沙发靠背让自己保持好平衡,一手托着顾飞,慢慢把他放倒在沙发上,然后跑进屋里拿了个小枕头塞到他脑袋下边儿,又拿了床被子盖到他身上,把他整个人都包好了。

做完这些之后,蒋丞站在客厅中间,不知道还应该做些什么了。

愣了一会儿又去拧了条毛巾,小心地搭在了顾飞脑门儿上。

他本来想用冰毛巾,但顾飞这会儿睡得很熟,他不想把顾飞给弄醒了。

在屋里转了几圈之后他拿了张小凳子,坐在沙发跟前儿,盯着顾飞的脸。

顾飞脸有些泛着红晕,也不知道是被子捂的,还是发烧烧的,可能两者都有,他回手又拿过体温计,对着顾飞测了一下。

体温还是38.3,没有什么变化,当然,就这几分钟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

过了一会儿他伸手拿掉毛巾,就刚那一会儿,毛巾拿下来的时候都透着温热了,他进浴室又重新用凉水拧了,拿出来重新放到顾飞脑门儿上。

顾飞身体一直挺好的,蒋丞记忆里都没怎么见过他生病,感冒都没有过,这种不常生病的人,一旦病起来,就总是会有点儿来势汹汹。

蒋丞又测了两次体温,一次38.3,一次38.4。

操,怎么还在升!

他有些坐不住,想起来顾飞说的那句“电子的不准”,于是又飞快地冲出了门,骑了车往社区医院那边一通猛蹬。

买个物理的体温计,顺便再去社区医院问问能不能拿点儿什么药。

刚冲到医院门口,就看李炎从顾飞家店里走了出来,拿着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蹲到了门口的台阶上。

“李炎!”蒋丞叫了他一声。

“哎?”李炎转过头,“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我正给顾飞打电话呢,他……”

“别打别打!”蒋丞跳下车,“他发烧了在睡觉呢!”

“发烧?”李炎挂掉了电话,有些吃惊,“他发烧?他身体好得跟牛魔王一样还会发烧?”

“谁知道牛魔王是不是从来不发烧啊?”蒋丞说,“你也不是铁扇公主……”

“万一我就是呢,”李炎啧了一声,“多少度啊?”

“38度多,我怕电子的测不准,想来买个水银那种的。”蒋丞拧着眉。

李炎跟他一块儿进了社区医院,医生给了蒋丞一支水银的体温计和两颗退烧药:“刚考完试,病倒的挺多的,应该没什么问题,药晚点儿再吃,让他多喝水防止脱水,晚上要是还没退或者温度升高了,就过来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别的问题。”

蒋丞拿了体温计和药,从社区医院出来才想起来问了李炎一句:“你怎么过来了?”

“不是想着你们考完了过来吃一顿么,”李炎说,“谁知道他还病了。”

“那……”蒋丞看着他。

“别管我了,你赶紧回去伺候着吧,”李炎看了看时间,“我在这儿盯一会儿,晚点儿把门关了就行了。”

“他妈呢?”蒋丞问。

“我一来她就带二淼出去买衣服了,跟那个小老公一块儿。”李炎说。

“哦,”蒋丞点了点头,跨上了自行车之后又问了一句,“蒸鸡蛋羹的话是……”

“鸡什么蛋的羹啊,发烧的时候别吃高蛋白了吧,”李炎打断了他的话,想了想,“要吃东西的话就白粥啊,素面条什么的。”

“那多难吃啊,”蒋丞叹了口气,“吃得下去吗?”

“放心吧,他特别能忍,”李炎说,“屎不臭都能吃下去。”

“哎!”蒋丞看着他,很用力地叹了口气。

“实话,”李炎笑了,“赶紧回吧。”

李炎这话说得挺恶心的,但似乎的确是事实,顾飞就是很能忍,无论什么事儿都能忍,各种不动声色。

他都能想像顾飞虽然对白粥素面非常不爽,但还是平静地吃掉一碗时的样子。

于是又一阵心疼。

“他家店里有面条吗?”蒋丞问,“就特别高级特别好吃的?”

“……等着我给你拿,”李炎转身回了店里,很快拿了个袋子装了个筒装的面条和几瓶调料出来递给了他,“这个,上回我煮过,特别顺滑,口感好,还有这些调料,这个鲜那个美的你看着搁吧。”

“好。”蒋丞把袋子往车把上一挂,蹬着车一路飞奔着回了出租房。

顾飞还在睡,看样子没有醒过。

他把东西拿进厨房放好,出来拿了毛巾又重新过了水,放到了顾飞脑门儿上。

电子体温计测出来的还是38.2度,没有太大变化,他很小心地把被子掀开,想把水银体温计给顾飞夹好,手刚碰到顾飞胳膊,顾飞轻轻哼了一声:“嗯?”

“你睡,睡吧,”蒋丞赶紧小声说,“我就是给你量量体温。”

“丞哥。”顾飞含糊不清地叫了他一声。

“嗯?”蒋丞一边把体温计给他塞好,一边应了一声。

“我难受。”顾飞闭着眼哼哼着说了一句。

声音还是沙哑,语气里带着一丝委屈,蒋丞一听顿时就有些扛不住了,心疼得有些抓心挠肺的,鼻子一阵阵发酸。

“我知道我知道,”蒋丞把被子重新掖好,在他脸上轻轻摸着,“再坚持一会儿,我拿了药了,一会儿吃点儿东西再把药吃了就好了。”

“吃什么?”顾飞问。

“刚碰到李炎了,”蒋丞说,“他说发烧要清淡点儿,白粥或者素面。”

“这个王八蛋,”顾飞小声说,“肯定故意的。”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蒋丞问。

顾飞哼哼了两声,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就又睡着了。

蒋丞估计他是在吐槽自己做饭的水平,不过白粥和面条……他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以前自己也总煮面。

只是顾飞重新睡着之前也没说是想吃什么,于是他起身进了厨房,先把粥煮上了,白粥嘛,放上水和米,电饭锅调到粥那档就行了,还是很简单的。

刚把按钮按下去,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一阵手慌脚乱地看都没看,手机一拿出来就按了接听,就怕多响一声会把顾飞吵醒了。

“谁?”他问。

“靠?丞儿?”那边传来的是潘智的声音,“你把我号码删了?”

“我删你号码干嘛。”蒋丞把厨房的门关上了。

“那你问我我是谁!你没来电显示吗!”潘智说。

“我没看,”蒋丞说,“什么事儿?”

“……我操,”潘智声音里一阵悲愤,“现在我没事儿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顺嘴一问。”蒋丞说。

“不过我还真不是没事儿,我有事儿,”潘智说,“怎么样?考完之后感觉有没有非常美好?”

“还行吧。”蒋丞笑了笑。

“对答案了没?考个b大什么的没问题了吧?”潘智问。

“没对,出了分就知道了,”蒋丞说,“就感觉还可以,别的懒得费神了。”

“这学霸的气场,”潘智感叹着,“我算了一下,我大概能混个三本,反正到时跟我妈拼命也要跟你在一个地儿上学。”

“你最近没有女朋友吧,”蒋丞说,“居然要跟我在一块儿。”

“有女朋友也得先考虑你啊,”潘智笑了起来,“再说我现在哪有当真的恋爱可谈,谁知道有没有更好的姑娘在大学里等我呢。”

“就你这德性,”蒋丞小声说,“好姑娘轮不上你。”

“万一就碰上瞎眼了的呢,”潘智满不在乎地乐着,“哎,顾飞怎么样,我刚还给他发了消息慰问呢,也没理我,是不是考砸了正痛苦呢?”

“他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儿痛苦,”蒋丞说,“他发烧了睡觉呢……正好,你帮我问问你妈,就白粥和素面条怎么做能好吃点儿啊?”

“发烧了?”潘智愣了愣,“我一直以为考完了要倒一个也得是你呢,怎么他倒了?你等会儿,我问了我妈给你发消息。”

是啊,考完了要倒一个也得是自己啊,谁都没想到会是顾飞倒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顾飞为什么会倒。

一想这个,他顿时又一阵难受,自己居然也是在顾飞倒了之后才想到他为什么会病倒。

他回到客厅,坐到小凳子上,看着顾飞。

他真是没见过病成这样的顾飞,看上去特别让人心疼。

体温计差不多可以拿出来了,他犹豫了半天也没舍得去掀被子。

一直到顾飞自己动了一下,他才就着这个机会飞快地掀了一下被子,把体温计揪了出来。

“嗯?”顾飞迷迷糊糊又哼了一声。

“吵醒你了?”蒋丞赶紧把被子捂好,“我拿一□□温计。”

“多少度?”顾飞还是迷迷糊糊的。

“我看看啊……”蒋丞拿着体温计低头看着。

这玩意儿吧,最烦人的就是不知道该往哪儿看,蒋丞拿手里转了能有七千二百六十四圈,也没找到那根水银柱在哪儿,粗条的那种还好,偏偏医生给的这根是细条的。

“我操!”他有点儿着急地又把体温计举起来对着灯,看了半天还是没找着,越急就还越不知道该怎么看了,有点儿烦躁地压着声音,“这东西设计出来就没打算让人看吧!”

“给我。”顾飞说。

蒋丞无奈地把体温计递给了他:“我是不是瞎了?”

顾飞笑了笑没说话,看得出来还是挺虚弱的,他拿着体温计随便地转了半圈:“38度1。”

“那这个电子的基本还是准的,”蒋丞叹了口气,把体温计拿过来放到一边,又给他把被子盖好,“你再睡会儿吧,我给你煮了粥,你要不想喝粥,一会儿想吃东西的时候我再给你煮面条。”

“热死了。”顾飞说。

“发汗嘛,肯定热,”蒋丞半跪着趴在沙发上,手指在他鼻子上轻轻摸着,“发了汗就好了,喝点儿水?医生说你要多喝水,防止脱水。”

“嗯。”顾飞闭上眼睛应了一声。

蒋丞兑了杯温水,想想又拿了根吸管,这些吸管都是之前喝酸奶的时候拆下来的,他喜欢用勺舀着吃,顾飞就把吸管都拆下来攒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这会儿就用上了。

“来,叼着。”蒋丞趴回顾飞身边,用吸管在他唇边轻轻点了两下。

“叫小狗呢。”顾飞笑了笑。

“喝水,”蒋丞也笑了,“多喝点儿。”

顾飞咬着吸管喝掉了大半杯水,然后轻轻舒出一口气:“我一会儿就白粥就行。”

“煮面也不麻烦的,”蒋丞说,“你别这会儿了还就着我啊。”

“我就觉得,”顾飞闭着眼睛,勾了勾嘴角,“你煮的面,比白粥难吃。”

“我靠,”蒋丞乐了,“那行吧,你再躺会儿,粥好了我叫你。”

“嗯。”顾飞应了一声,很快又睡了过去。

潘智的消息发了过来。

-我妈说面条不好消化,就粥比较好,煮好了放点碎菜叶,拌点蚝油芝麻油就行,或者弄点酱豆腐配着

-替我谢谢你妈

-已经提前谢过了

蒋丞笑了笑,把手机放到了一边,给顾飞重新换了毛巾之后,坐到小凳子上继续盯着他看。

平时看惯了淡定的顾飞,对人冷淡的顾飞,对自己笑着的顾飞,现在看到这么脆弱的,有一点点说不上来的委屈的顾飞,他有种说不不上来的发软。

想亲亲顾飞,想抱抱他。

他凑过去很轻地用唇在顾飞的唇上碰了碰。

顾飞喝了水,唇上还有些湿润,轻轻碰到的时候觉得很舒服。

一直到厨房里的电饭锅叮地响了一声,蒋丞才站了起来,准备进去按潘智妈妈说的把白粥加工一下。

大概是坐这儿的时间有些长,起身又有点儿猛,他一转身的时候差点儿摔了,撑了一下旁边的桌子才站稳,又定了定等眼前的金麻点儿都消失了才轻手轻脚地跑进了厨房。

盯着男朋友看到这种程度也是很全心全意了。

他洗了几片菜叶子,切碎了之后洒进了煮好的粥里搅了搅,再把搁了一丁点儿蚝油和芝麻油,毕竟要清淡,能有点味儿就行了。

蒋丞把粥放到茶几上的时候,顾飞睁开了眼睛:“香。”

“醒了?”蒋丞凑过去摸了摸他的脸,还是挺烫的。

“嗯,”顾飞动了动,“我尝尝。”

蒋丞把他扶了起来,坐在沙发上,又用被子重新把他裹好。

“我……”顾飞看着他,“怎么吃?”

“我喂你。”蒋丞一手拿碗一手拿勺坐到了茶几上,跟他面对面。

顾飞没说话,笑了起来,不过因为虚弱,看得出他笑得有些吃力。

“笑什么,”蒋丞舀了一勺粥,先自己尝了一口,味道居然还挺不错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饿了,“还可以,你尝尝。”

“就是觉得挺好笑的,”顾飞张嘴吃了,“嗯,不错,搁蚝油了?”

“搁了一丁点儿,”蒋丞说,又舀了一勺喂到他嘴里,“没敢多放,怕你吃不惯。”

“其实,”顾飞边吃边说,“就发个烧,也没多大事儿。”

“你都睡晕过去了,嗓子也哑了,”蒋丞皱着眉,“在您那儿什么事儿才叫有事儿啊?”

“我是困了想睡觉。”顾飞说。

“顾飞你知道吗,”蒋丞看着他,“我就不乐意看你这样,就死撑着这个鸟样。”

顾飞看着他没出声。

“怎么了,不是么?”蒋丞说,“你跟别人撑着就算了,你跟我撑着干嘛啊,你在我跟前儿就脆弱点儿不行吗?这一身滚烫的,抱着都能做热疗了……”

“那你抱着我。”顾飞说。

“啊?”蒋丞愣了愣。

“抱。”顾飞说。

顾飞这一个有些沙哑的,带着略微鼻音的,有一丢丢撒娇的“抱”字,在蒋丞耳边就像一朵带着电流的炸开了的小花,让他心里顿时一软,手都差点儿拿不住碗了。

“吃完这碗就抱。”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

顾飞这会儿绝对还是很不舒服的,平时他吃饭也不算吃得多,但今天就吃了半碗粥就说饱了。

蒋丞把他剩的半碗吃了,又到厨房盛了一碗吃了,才觉得不那么饿了。

回到客厅的时候顾飞还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不过眼睛闭上了。

蒋丞又测了一次体温,这次38度了,虽然降的幅度很小,但起码没再往上走,其实就像顾飞说的,发个烧真的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儿,但现在顾飞这状态不仅仅是发个烧,而是这么长时间累积下来的疲惫爆发了,要不他这会儿也不会这么虚弱,一直昏睡着。

“蚕宝宝,”蒋丞摸摸他脑门儿,“躺着吧?还是去床上睡着?”

顾飞没说话,睁开眼睛看着他。

“嗯?”蒋丞也看着他,“怎么了?”

顾飞还是没说话。

蒋丞跟他对着瞪了半天才猛地回过神来:“啊啊啊啊啊,抱抱,来了来了,我来了。”

他坐到顾飞身边,一把把他连人带被子搂紧了:“丞哥抱。”

“给唱个歌吧丞哥,”顾飞靠着他重新闭上眼睛,“摇篮曲。”

“好,”蒋丞清了清嗓子,“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