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熊玩意儿,去拿通知书

发布于 2022-04-05  28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662分。

顾飞念出这个数字的时候他因为猛地放松, 脑子里有些放空

坐在床沿上愣了能有十多秒, 才慢慢恢复了思考能力。

可以了,比蒋丞自己估计的分要高, 毕竟他之前的日子里旷课打架没少混, 每次考前突击靠的也就是那点小聪明, **型学霸毕竟还是不能跟典型学霸们比, 这样的分数,已经算是圆满。

而且以他们本省这几年的成绩, 没有意外的话,他想去的学校,他想去的专业,没有问题了。

他之前跟沈一清说的那些话, 无论在哪里,我都能证明自己, 这句话最终落了地,他没有白吹这个牛逼。

虽然沈一清不会知道了, 但他也并没想让沈一清知道,他只需要自己知道就可以,这么久以来, 他想要的也就是这样。

“丞哥。”顾飞叫了他一声, 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蒋丞抬眼看着他。

“恭喜了,”顾飞说, “辛苦没白费。”

“你没白累这么久,”蒋丞伸手过去在他脸上轻轻摸了摸, “谢谢。”

“别逼我说不客气。”顾飞说。

“辛苦了男朋友。”蒋丞笑笑。

“为男朋友服务。”顾飞抓着他的手捏了捏。

“查你的分,”蒋丞看着电脑屏幕,“快,看看你是多少分。”

“我估计也就三百多分吧,查不查都那样,”顾飞转过去开始在屏幕上输自己的考号,“我之前就想着应该你的分对半就是我的了。”

“还有这么估分的啊?”蒋丞笑了。

“是不是很有创意。”顾飞输完考号,拿着鼠标点了一下。

在页面跳转的瞬间,蒋丞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呼吸不畅,猛地一下居然比等自己分的时候还要紧张,撑在膝盖上的胳膊肘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腿在微微发抖。

顾飞的分不会有多高,用上课时间玩了两年多弱智爱消除,就算最后这几个月陪着自己,也并不是在系统地复习,按正常的判断,三百多分基本也就是他的正常水平……

但还是紧张,页面跳转,笔记本有点儿迟钝,显示有点儿慢,蒋丞等了大概零点儿几秒就觉得自己不行了,低头把脑门儿顶在了顾飞肩上。

没法再看下去。

几秒钟之后,顾飞的肩轻轻抖了两下。

“多少分?”蒋丞没动,还是用脑门儿顶着他的肩。

顾飞没说话,继续笑着。

“你大爷啊顾飞!”蒋丞喊了一嗓子。

“上四百了,”顾飞说,“就是这个分有点儿逗。”

上四百了?蒋丞挑了一下眉毛,按去年的情况,这分好歹三本随便上了,他迅速转过头,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总分。

419?

“我操。”蒋丞说。

“是不是挺逗的?”顾飞笑着说。

“你语文分不错啊!文综也可以了,”蒋丞的注意力已经瞬间转移了,“要不是数学……还有这英语……”

“我还感觉我数学上不了30分呢,”顾飞笑笑,“现在已经超常发挥了。”

顾飞的语文128分,但数学和英语这两科拉了太多分,这些都不是这几个月跟着他复习能补得上来的。

不过总体上来说,这几个月顾飞忙里忙外的,也就跟着抽背一下,或者随手拿他笔记翻翻,能考成这样,已经挺好了。

蒋丞站起来走到顾飞身后,弯腰搂住了他,在他肩窝里蹭了蹭。

“给老徐打个电话吧,”顾飞反手在他脖子后边儿捏着,“他肯定在等你电话呢,一会儿估计又要打过来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

这次省文科状元664分,蒋丞的662分没能让老徐体会到状元的班主任是什么滋味,但这个分大概是老徐到四中当老师开始至今的高考最高分,老徐还是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想起来就会打个电话给蒋丞感叹,让人有一种让他现在立马退休结束老师生涯他都没有遗憾了的感觉。

接下去的几天,蒋丞的电话一直在响。

同学,老师,校长,主任,教育局的,招生办的,连出去吃个早点,早点摊的老板都能认出他来。

“你是不是那个叫蒋丞的同学?这次高考全市最高分?省里前五还是前十的那个蒋丞?”

“啊,”蒋丞应了一声,“我要一屉包子……”

“哈哈哈哈哈,看到没!”老板非常愉快地叉着腰,“市里的状元就是天天在我这儿吃早点吃出来的!我的早点补脑!”

“豆腐脑……”蒋丞很无奈地继续说。

“没错!豆腐脑也是补脑的!”老板也继续叉腰。

“油……”蒋丞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油条油饼也……”老板叉腰。

“双份打包!”蒋丞提高声音也打断了他的话。

“好嘞!”老板马上开始给他打包,“状元,今天早点我请客!”

回到屋里,蒋丞把手机拿出来关了机。

“要有人有事儿找你怎么办?”顾飞看着他。

“也没什么事儿了,现在就是招生办的老师一直打电话,马上出分数线了要报志愿了,都拉人呢,”蒋丞说,“我要去哪儿早就决定了,现在抢来抢去也没什么意义。”

“你给老徐说了没?”顾飞问。

“……我现在跟他说一声吧,”蒋丞想了想又把手机开了机,看了顾飞一眼,“我要去r**学院。”

“啊。”顾飞愣了愣。

蒋丞盯着手机的开机画面,这是他第一次跟顾飞说起想去的学校,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之后有点儿莫名其妙的不安。

“以前就想好了吗?”顾飞问。

“嗯,”蒋丞点点头,“初中的时候就想过,觉得有兴趣,而且我喜欢那种,实实在在一技在手的感觉。”

“挺好的,”顾飞搂住他,“牛逼学校不如牛逼专业,是吧?”

蒋丞笑了笑,偏过头亲了他一下。

蒋丞的这个决定让老徐有些不能理解,反复地跟他确认:“你这个分能去b大的,真的不去?”

“不。”蒋丞说。

“b大文科院校排名第一啊,”老徐说,“真的不考虑?”

“r**学排名第一,”蒋丞说,“徐总,真的,我不考虑b大了,分够了我就报r大了。”

“那行,那行,专业第一还是很重要的,”老徐想了想,“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徐总支持你!反正你去哪儿,你都是我最有出息的学生了。”

“徐总,”蒋丞笑了笑,“我这段时间手机就关机了,再有别的学校的老师问,你就帮我说一下吧。”

“好好,好的,”老徐应着,想想又说了一句,“蒋丞啊,你跟顾飞关系挺好的是吧。”

“嗯,”蒋丞看了一眼旁边的顾飞,“怎么了?”

“我查了一下他的分,”老徐说,“三本没问题,但是……三本的学费都高,我怕他家里的情况……他要是吃力,我和鲁老师都可以帮他想办法的,我们直接说,他肯定拒绝,所以我想让你帮着说说,看看他什么想法。”

挂了老徐的电话之后,蒋丞把手机关机,放到了桌上,舒出了一口气:“消停了。”

“老徐让你找我什么事儿?”顾飞问。

“他说三本的学费高,你要是觉得吃力……他和老鲁可以想办法。”蒋丞看着他。

“他怕我拒绝他所以让你先来问?”顾飞笑了。

“嗯,”蒋丞叹了口气,其实他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但一直也没有问出口,老徐说他有主意,其实顾飞才是真正有主意的人,他的生活,十几年都是他自己处理,想怎么做,该怎么做,顾飞的思路比任何人都清晰,“我觉得我说不说,也就那样吧。”

“丞哥,”顾飞捏捏他的下巴,“你相信我吗?”

“相信。”蒋丞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无论在哪里,如果我想证明自己,我也一定可以的。”顾飞说。

“嗯。”蒋丞看着他,点了点头。

顾飞的决定蒋丞没有再去问,老徐那边有没有再找过顾飞,他也不清楚。

但顾飞的决定他已经猜到了,顾飞的性格,不可能接受任何“想办法”,他过去的十几年里,只有自己,自己能解决的事,就自己解决,这已经是一种习惯。

太高的学费他承担不起,那么就找个学费能承担的学校。

蒋丞觉得无论顾飞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都不会干涉,更不会觉得可惜,或者感叹。

顾飞就是这样的人,一旦他愿意睁开眼睛,他就可以所向披靡。

对于自己的男朋友,蒋丞觉得自己吹起来根本不需要眨眼睛,瞪着眼嘚嘚嘚嘚就是一篇满分作文。

一直到报志愿,蒋丞的手机都没有开过机。

每天和顾飞又像之前一样,接点活儿,拍拍照,吃饭散步遛顾淼。

明明觉得一天天的也没什么大事儿,平平静静的日子应该过得很慢,但偏偏这次,时间就像风,刮过来刚眯缝了一下眼睛,就过去了。

蒋丞报志愿没有什么悬念,按自己想的就报了,顾飞的志愿让老徐有些伤感,他放弃了三本的学校,报了师范学院。

蒋丞觉得男朋友的选择没什么问题,学费低,还有补助,毕业了工作也会稳定,关键是学校离顾飞家不远,他俩出去瞎窜的时候都还路过了两次,学校还挺大的。

“你怎么跟老徐说的?”蒋丞问,“他肯定觉得你这样很亏,不劝你个百八十回不会放弃吧?”

“我说我想像他一样当个好老师,”顾飞叼着烟趴在窗台上,“他顿时就说不下去了。”

蒋丞窝在沙发上一通乐:“你真是够了。”

“真的,肺腑之言,”顾飞说,“专科在我们这儿可以去初中了……”

“顾老师专治各种不服。”蒋丞乐了。

俩人一块儿笑了一会儿,笑完之后都没了声音。

顾飞的这一句话,划出了两条平行线。

蒋丞靠在沙发里,腿搭在茶几上对着电视发呆,脑子里没有思考任何东西,就是放空,连电视里演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顾飞那边的动静他倒是能感知。

抽了三根烟,喝了大半杯水,上了一趟厕所。

“丞哥。”顾飞坐到了他身边。

“我现在不想说话,”蒋丞盯着电视,“你别管我,我就愣一会儿。”

“嗯。”顾飞没再说话,靠在他身边,跟他一块儿盯着电视。

一直盯到蒋丞眼睛开始发涩,肚子也饿得开始有些想吐了,他拿过遥控器关掉了电视,转头看着顾飞。

“嗯?”顾飞也转过头,“饿了吗?”

“会有办法的。”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

“现在想不出来,以后也会有办法的,”蒋丞说,“就算没有办法,就算一辈子要这么两头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顾飞看着他。

“就当我耍赖吧,”蒋丞皱了皱眉,“谁也不能放手。”

“嗯。”顾飞点头。

蒋丞知道这事儿光靠这种孩子气的坚持是远远不够的,但眼下他们能做到的也只有孩子气的坚持,那就坚持好了。

他和顾飞没有再就这个问题进行更多的讨论,反正讨论也没有什么结果,而且日子过得太快,快得他俩只来及得合伙过了个生日,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通知书到了。

老徐的电话打到了顾飞的手机上:“蒋丞这个熊玩意儿!关机还关上瘾了吗!通知书他不要了啊!”

“走吧,”顾飞说,“熊玩意儿,去拿通知书。”

这是蒋丞高考结束之后第一次回到四中。

校门口两边的墙上,都拉着红色的横幅,市状元,省前十,蒋丞同学,毕竟是能写进四中校史的大事儿,怎么隆重怎么来。

“我靠,”蒋丞看完横幅一进校门就愣了,大门旁边的橱窗上,也是一片红,横幅红榜就算了,橱窗里还有他巨大的照片,“那是我?”

“啊,”顾飞一看就笑了起来,“是的,蒋丞同学。”

“我靠,是不是拿的我学生证交的那张照片啊,拿球赛时候的照片都行啊!怎么拿这张,”蒋丞顿时非常不高兴,“太他妈丑了!”

“不丑啊,”顾飞迅速拿出手机,对着橱窗那边一通拍,“很帅,能把证件照拍得这么好看的就咱俩了,没有第三个。”

“要脸吗,夸别人的时候非得带上自己,”蒋丞看了他一眼,想想又很不甘心,“我能跟学校说说把照片换了吗?从你那儿拿一张?”

“丞哥你怎么这么……臭美啊?”顾飞笑得停不下来,“四中谁不知道你是帅哥。”

蒋丞瞪着他没说话。

“行吧,咱们去跟老徐说,”顾飞说,“我直接找一张你的照片放大了洗好给学校怎么样?”

“好。”蒋丞说。

虽然是假期,但也开始补课了,从学校门口走到老徐办公室,蒋丞接受了众多的夸奖,赞许,以及目光。

一直到这时,一直到从老徐手里接过了录取通知书,蒋丞对自己这个高考才有了最终的实感。

“我看看……捷报!祝贺你被我校录取到法学院……”顾飞拿过通知书很认真地看着,“法学专业,听起来很牛逼啊丞哥。”

“事实上也很牛逼!”老徐有些激动,“来来,大飞,你给我和蒋丞拍个照吧,拿我手机拍,蒋丞你拿着你的通知书。”

虽然蒋丞觉得这样拍个照看上去相当傻,但还是站到了老徐身边,把通知书举到了面前。

老徐整了半天|衣服:“好了。”

顾飞拿着老徐的手机,给他俩拍了张照。

“徐总你手机该换了,”把手机还给老徐的时候他说,“你手机拍出来的照片看着像座机拍的。”

“就你话多,我正要买新手机呢,毕竟是个喜事!”老徐想了想,“要不你拿你手机再拍一张发给我。”

“啊……”蒋丞叹了口气,不得不重新捧好通知书咧开嘴。

拿了通知书回到出租房,蒋丞躺到床上,舒出一口气,感觉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尘埃落定了。

顾飞拿着他的通知书在他身边坐着,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都没有放下,之前还折腾半天摆好道具拿相机拍了几张。

“小兔子,”蒋丞摸了摸他的腿,“你到底在看什么呢?”

“看我男朋友有多牛逼,”顾飞说,“你们r大的这个通知书一看逼格就相当高啊。”

“你男朋友在这儿呢,”蒋丞指了指自己,“有多牛逼你转脸看看真人多好啊。”

顾飞放下了通知书,转过脸看着他,好半天才笑了笑:“丞哥。”

“嗯?”蒋丞把腿搭到他腿上蹭了蹭。

“我有没有说过,”顾飞说,“你是我的骄傲。”

蒋丞盯着他,盯了能有两分钟才开了口:“过来,让我咬一口。”

顾飞挨着他躺下,蒋丞翻身过去搂紧顾飞,在他肩膀上很认真地咬了一口,自己都感觉挺用劲的,顾飞抽了口气。

“给你把刀你直接割吧,省得咬了。”顾飞说。

“你是我的后背。”蒋丞说。

顾飞的通知书到得比较晚,蒋丞没几天就要去报到了,老徐才终于打来了电话:“你的通知书!到了!”

蒋丞拿着通知书也是翻过来翻过去地看,总算知道那天顾飞为什么拿着他的通知来回看了,就是过瘾,跟男朋友有关的东西,看来看去的很过瘾。

“中文,”蒋丞拿着手机对着通知书一通拍,“很棒,顾老师。”

“明天李炎说吃个饭,”顾飞笑着说,“之前出成绩的时候他就说要吃饭,我没答应,现在通知书都到了,你也马上要去报到了,就一块儿吃个饭吧?”

“嗯,”蒋丞一听到报到两个字,感受相当复杂,不过之前已经有了决定,他也就没去多想,“吃吧,我感觉这一个暑假都没见过他们几个。”

“见我就行了。”顾飞说。

“没错。”蒋丞凑过去亲了亲他鼻尖。

这顿饭算是二合一了,庆祝他俩拿了通知书,也给蒋丞送行。

相比那天的散伙饭,跟李炎和不是好鸟几个吃饭完全没有分别的情绪,就是喝酒吃肉吹牛逼,一顿饭吃完身心舒畅。

李炎他们还合伙买了个很漂亮的旅行箱,作为礼物送给蒋丞,上面甚至还精心地系了个蝴蝶结。

蒋丞拖着这个箱子回到出租房的时候,再一次感觉到了分别的慌乱。

“怎么办?”他看着顾飞。

“什么怎么办?”顾飞愣了愣。

“我有点儿……害怕,”蒋丞抱住他,“我突然不想去报到了。”

“行啊,你复读呗,”顾飞说,“没黑没白的再来一年?”

“滚蛋。”蒋丞啧了一声。

“不怕,”顾飞笑了笑,抱紧他,在他背上搓着,“丞哥这么牛逼,什么都不怕,我还在这儿呢,你害怕的时候回手一摸,就能摸到我了。”

“嗯。”蒋丞闭上眼睛。

“而且我还要送你过去呢,”顾飞说,“你怕什么?我可以先把你宿舍的人打服了,就不怕了。”

“神经病。”蒋丞笑了起来。

顾飞跟着他一块儿傻笑着。

蒋丞下巴搁顾飞肩上一通乐,笑着笑着就觉得鼻子发酸,一不小心,眼泪就悄没声儿地滑了下来。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