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我很想你,就现在

发布于 2022-04-05  35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通知书上的报到日期是9号, 顾飞的意思是提前两天过去可以先熟悉一下环境, 但蒋丞一直也没表态,因为他说了他来买票, 顾飞也没老催着。

拖到最后再不买票估计就买不上了, 他才顶着买了8号的票。

看着发到手机上的订票信息, 蒋丞心里不怎么舒服, 分别的难受劲儿这会儿跟爆发了似的把终于能去自己想去的学校的喜悦压得死死的翻不了身。

“丞哥,”顾飞站在衣柜前, 把他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你衣服你真不自己收拾?万一我给你收拾了哪件你不喜欢的……”

“我才不管。”蒋丞盘腿坐在床上,拿了顾飞的手机玩着弱智爱消除,这么长时间他也没怎么帮顾飞玩, 李炎已经超过去不知道多少关了,游戏都更新了三回新关卡了。

“那你到时衣服不合心意别骂我啊。”顾飞说。

“嗯, ”蒋丞看了他一眼,“把你那件写了个**的傻逼t恤给我带着吧。”

“那件傻逼t恤很旧了啊。”顾飞说。

“我睡觉穿。”蒋丞低头继续玩游戏。

“行吧, 一会儿我回去拿过来。”顾飞笑笑。

“还有你那条带杠的运动裤,黑的那件卫衣,”蒋丞说, “对了还有灰的那件外套……哦还有那什么, 你要不再拿几条……你的内裤给我带着吧。”

“这样吧,”顾飞扶着衣柜门看着他, “这儿就不收拾了,您上我家拿去吧?”

“就这些了, ”蒋丞想想也笑了,“你别管我了,你也不缺那几件衣服。”

“您点的那几件都是我天天穿的。”顾飞说。

“哟,”蒋丞斜了他一眼,“那算了,我拿走了你就该果奔了吧?”

顾飞笑了半天:“烦死了,还有什么要的吗?一会儿回去都拿过来了。”

“顾飞。”蒋丞说。

“嗯?”顾飞看着他。

“顾飞。”蒋丞说。

“啊?”顾飞又应了一声。

“顾,飞,”蒋丞说,“你怎么突然智障了?”

“……哦,”顾飞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他走到床边,在蒋丞脑门儿上亲了亲:“顾飞不用专门带着,本来就是你的,搁哪儿都丢不了,都是你的。”

蒋丞迅速抬头一口咬在他下巴上。

“操,”顾飞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你这毛病改改啊,也就我……”

“不然还有谁?”蒋丞啧了一声,“我咬潘智么?还是咬李炎王旭啊?”

顾飞笑着回到衣柜前继续收拾他的衣服,收拾到内裤的时候,顾飞拎出来一条:“怎么这条都破洞了?屁崩的吗?”

“那天洗澡的时候挂勾子上,扯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挂着了,给撕了个洞,”蒋丞说,“你怎么不说是你捅的啊?”

“我没这么牛逼,”顾飞笑着说,“要不晚上试试。”

“对了,”蒋丞看着他,拍了拍床板,“我想起来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儿。”

“什么?”顾飞问。

“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儿,走之前抓紧时间翻云覆雨吧,”蒋丞拧着眉,“要不去了学校,再有时间就得十一了啊。”

“……果然是一件很正经很重要的事啊。”顾飞点点头。

翻云覆雨这种事,做起来是没个头的,累了睡,醒了做,年轻人火力壮,感觉身体被掏空睡一晚上又自我感觉生龙活虎了。

“丞哥,”顾飞躺在床上拿着他的手机,看着那天发来的订票信息,“明天上午我们就要去车站了,为了能按时起床,翻云覆雨的大业就暂时告一段落了吧,主要是润滑剂套套什么的都快没……”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蒋丞转头看着他,“说这种话的时候你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你做都做了十万八千次了你想说你不好意思?”顾飞乐了,“喊起来声儿不也挺……”

“你大爷!”蒋丞扑过去捂住了他的嘴,“做了二十一万六千次那也比不上你这么来回说的脸皮厚!”

顾飞在他掌心里一通乐,眼睛都笑眯缝了。

“说,错了没!”蒋丞恶狠狠地瞪着他。

顾飞含糊不清地哼了几声。

“好好说!”蒋丞继续瞪着他。

顾飞没出声,舌尖伸出来在他手心舔了一下。

“靠,”蒋丞顿时感觉心里有一百个装死兔在蹭着,毛绒绒软趴趴的一片,他松手在顾飞唇上也舔了舔,“我现在就想你想得要命了。”

“我有空去看你,”顾飞搂住他,“不用等到十一。”

“嗯。”蒋丞趴到他身上,脸埋到他肩窝里。

晚上他俩也没出去吃,把顾淼带到店里,一块儿弄了点儿东西吃。

顾淼不知道蒋丞要去上学的消息,顾飞的意思是不要让她知道,她可以很长时间不跟蒋丞见面,但如果说了蒋丞要走,会很久见不到,她就无法接受,会生气。

“如果她对你,”蒋丞轻轻叹了口气,“也能是这样的态度就好了。”

“我毕竟是她亲哥。”顾飞笑笑。

蒋丞没出声。

那顾淼还有亲妈呢,也没见因为见不着亲妈就生气啊。

但他也知道,这就是句废话。

顾飞对于顾淼来说,绝对是不一样的存在,在顾淼的世界里,大概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哥哥,一种是哥哥以外的人。

她自小生活的这个地方,和她自小唯一的依靠,不能改变,不能失去。

顾淼拉过蒋丞的手,在他手背上画了个绿色的小兔子,然后把颜色都涂得满满的。

“真好看。”蒋丞说。

这个表扬让顾淼心情不错,在他手上挨着又画了一只一样的,照样涂满了。

准备画第三个的时候,顾飞在旁边拦了一下:“哎,油性笔,你丞哥明天怎么出门。”

“挺酷的。”蒋丞看了看手背。

晚上顾飞把顾淼送回家,蒋丞先回了出租房。

这房子他不打算退,毕竟放假了他还得回来,平时顾飞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可以过来。

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个信封,抽出了里面的钱点了点,然后拿个红包装上了。

上回他跟顾飞说了拍照的钱先不用给他之后,顾飞一直帮他存着,前两天都取出来给他了。

他留出了八千,准备给顾飞。

这点儿钱不多,多了顾飞也不可能要,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钱给顾飞。

也许就是舍不得顾飞,也许就是想着能为自己男朋友做点儿什么,分担点儿什么。

他打开衣柜,把红包放到了顾飞一件外套的兜里。

想想不知道哪天顾飞穿了这件外套然后发现这个红包时的样子,他对着衣柜傻乐了好半天。

顾飞怕第二天起不来床会误车的这种担心,事实证明是非常多余的。

他俩肯定不会误车,因为这一夜,他俩基本就没睡着。

顾飞一晚上翻了多少回身,蒋丞差不多都能数出来了,半夜还好几回翻过来轻轻摸他的脸,他一直努力咬牙坚持着没太动,他怕顾飞发现自己睡不着会担心,就像他知道顾飞这一夜都没睡就心疼得厉害。

天快亮的时候蒋丞实在熬不住了,翻身过去一把搂住了顾飞。

“醒了?”顾飞轻声问他。

“嗯。”蒋丞哼了一声。

“再睡会儿吧,还没到时间,”顾飞拍拍他的背,“到时我叫你。”

“嗯。”蒋丞闭上眼睛。

天亮的时候他终于睡着了。

但感觉也就是刚一闭眼,顾飞就把他晃醒了:“丞哥,起床吃早点。”

起床,穿衣服,洗漱,吃早点,检查行李,出门。

全程他俩都沉默着,哪怕是知道顾飞会跟他一块儿上车,一块儿下车,一块儿到学校,但蒋丞还是心情低落。

顾飞只能陪他两天,明天他报到完,后天一早,顾飞就要回来。

一个人坐车回来。

蒋丞一想到那个场景就有些不能忍受,两个人去,一个人回来,他不敢想像顾飞的心情。

车站的人挺多,这个破旧的,看上去永远都在脏乱里透着落寞的,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变化的火车站,因为开学而变得热闹,车站里里外外,很多拖着行李箱的学生。

身边的这些学生里,脸上都写满期待。这个时候,无论是考得好还是不好,去的学校是合心还是不合心,都已经淡去,大多数人心里已经被即将到来的未知的新生活而兴奋。

去学校的车程不算太长,蒋丞买的是坐票,其实就算是车程很长,他也想买坐票。

两个人坐在一起,可以挨着,胳膊碰着胳膊,腿碰着腿,可以一歪头就枕在对方的肩上,卧铺的话,这些事儿干起来就没有这么自然了。

两个不同铺的男生非得挤一块儿挨着,一看就非常不正经了。

在闹哄哄的车厢里找到座位,把行李放好,他俩坐下,长长舒了口气。

到这时蒋丞才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买票买晚了,早点儿买说不定能买到两人座的,现在是个三人座,他俩还不靠窗。

“这就不错了,”顾飞靠过来把胳膊跟他贴着,“咱俩没隔个过道就谢谢天了,你看前面那俩。”

蒋丞顺着往前看了一眼,前面有一对小情侣,一看就跟他们差不多,男生送女生去学校。

过道两边一边一个坐着,手伸到中间拉着,有人过来就松开,人一过去又马上拉上,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复着。

“咱俩要那么坐着,拉手吗?”蒋丞问。

“有点儿矫情,”顾飞说,“我们可以用目光缠绵。”

蒋丞看着他笑着。

“不是么,”顾飞看着他的眼睛,边乐边说,“就这样,四目交会,我看到你的想念,你听到我说,我会在你身边……感谢收听顾飞飞情诗小喇叭节目。”

“滚,”蒋丞笑得不行,“别学我。”

“蒋丞选手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不能搞垄断。”顾飞一本正经地说。

他俩一直乐到靠窗位置的大姐过来了,才总算是停下了。

蒋丞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站台上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很快就有一堆回复,各种祝福和道别。

王旭第一个回复,十一回来,吃馅饼。

蒋丞笑了半天,把手机放回了兜里,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车上的广播提示马上要开车。

蒋丞睁开了眼睛,车轻轻一动的那一瞬间,蒋丞的心跳有些卡壳。

他迅速看向窗外,站台上已经没有人,景物一点点往后退着。

车真的开了。

车窗就像一块屏幕,跑马灯一样变幻着内容,车站很快消失,接着是一片片破败的小房子,远处有些高楼。

最后房子越来越稀疏,渐渐消失了,窗口开始绵延着一片片农田。

蒋丞的心里也跟着有些空落落的。

当初他一个人拖着行李过来时的心情,跟眼下的心情完全不同,他甚至没有往窗外看过几眼。

这个他根本不愿意多呆一天,一心只想着要逃离的小小的城市,现在消失在身后时,他却开始恋恋不舍。

虽然他依然坚定的不肯留在这里,也不可能留在这里,但这里却有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掉的珍贵记忆,和他拼了命也不会松手的人。

一直到手机响了,他才收回了视线,掏出手机看了看,是潘智。

这家伙真像高考之前说的,虽然考得不怎么样,但硬是让家里拿钱砸了个跟他在一个地方的学校。

“潘智吧?”顾飞问。

“嗯,”蒋丞接起电话,“他非得去接……”

“我要真不去接,你就说你会不会很失望?”那边潘智听到了他的话,非常不满,“丞儿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对我的态度,非常像一个渣男。”

“你一个正宗渣男,”蒋丞说,“居然能大着脸指责你爷爷渣?”

“不能吗,我对你一心一意,你挑得出毛病吗?”潘智说,“你下午才到,我现在已经在你们学校里边儿转悠了。”

“等等,”蒋丞说,“你说的接我,是在车站接,还是在校门口接?”

“当然车站啊!怎么这么不了解我,还是不是哥们儿了,”潘智啧啧两声,“我现在就是来参观一下,你们学校,美女很多……对了你有没有跟顾飞说了我要去接?”

“提了一嘴,”蒋丞说,“怎么了。”

“没,我就是想告诉他,这个灯泡,他只能先忍耐一下了,毕竟你一个暑假都对灯泡视若无睹仿佛从来不认识,”潘智说,“不过我也挺体贴的,你俩想拉个手亲个嘴的我也不会围观……”

蒋丞把手机贴到顾飞耳边让他听着,顾飞听笑了:“那要给你颁个最佳大灯奖。”

这一路他和顾飞没怎么说话,就那么挨着,俩人都闭着眼睛……

蒋丞确定自己和顾飞都睡着了,而且都睡得东倒西歪的,好几次他俩的脑袋都磕到一块儿,睁开眼睛对视一眼又继续睡。

车到站很准时,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候,车厢里很多人就已经拖着行李走到车门边去等着了。

“丞哥,”顾飞打了个呵欠,活动着胳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睡好?”

“没,挺好的。”蒋丞揉了揉脸。

“刚睡得都打呼噜了。”顾飞说。

“放你的……”蒋丞说了一半又转过头瞪着他,“真的?”

“假的。”顾飞说……

“靠。”蒋丞松了口气,无论在哪儿,形象还是很重要的,一个帅哥,张着嘴在火车上打着呼噜,绝对是颜值也无法挽救的悲惨事件。

里面的大姐也拖着行李往车门挤过去了,蒋丞站起来一条腿跪在座位上前后看着。

顾飞很隐蔽地把手伸进了他衣服里,在他肚子上摸了摸。

正要把手拿出去的时候,蒋丞往椅背上一靠,把他的手压在了自己肚子上。

“很嚣张啊?”顾飞看着他。

“现在就是色胆包天的时刻,”蒋丞笑了笑,“反正也没人认识我。”

顾飞没说话,手指轻轻动了动,在他肚子上抠了两下。

车厢里的人都走空了,他俩才拿着行李下了车,往潘智等着他们的那个出站口的方向慢慢走过去。

走了没到一半路,潘智的电话打了进来:“爷爷!你就说你俩是不是在报复!你们这趟车的人都他妈走光了!你俩到底还出不出来!”

“马上到了,”蒋丞笑得不行,“谁有工夫报复你啊,刚人多不想挤而已。”

“赶紧的,”潘智说,“我都开好房了,一会儿放了东西就吃饭去,桌我也订好了。”

“开房?”蒋丞愣了。

“你俩晚上住桥洞啊?还是你住宿舍,顾飞住桥洞?”潘智问。

“不是,我自己开就行啊。”蒋丞说。

“我求你了爷爷,让我表现一下吧,戏都快让顾飞抢没了,”潘智说,“我们男二……男不知道几号的日子不好过啊。”

“一会儿给你加戏,咱俩好好拥抱一下。”蒋丞说。

“你先问一下男一号这事儿能不能干。”潘智说。

感觉也没有多久没见着潘智,但出了站看到换了新发型,打扮得一看就是个花心渣男xxl的潘智时,蒋丞还是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扬起了嘴角。

“爷爷!”潘智非常激动地吼了一声。

“孙子!”蒋丞也吼了一声。

四周的路人纷纷看了过来,见证了他俩祖孙相见。

潘智冲过来抱住了蒋丞:“我靠,我是真想你了。”

蒋丞笑着在他背上拍了拍。

潘智松开他,转身又抱了抱顾飞:“好久不见。”

“你比上回见又帅了八个档次啊。”顾飞说

“好眼力,”潘智冲他竖了竖拇指,然后一挥手,“走走走,坐地铁直接能到。”

“你是不是提前了挺长时间过来的?”顾飞问。

“那肯定啊,”潘智说,“跟我爸妈在一块儿憋了一个暑假了,必须赶紧逃,我都过来半个月了,一天天的游手好闲的到处逛就等你俩过来呢。”

潘智对所有的路线都已经很熟悉,带着他们坐地铁直接到了学校,订的房就在旁边的酒店。

“你俩先收拾收拾,半小时以后楼下大堂见,”潘智说,“别晚了,我订的桌超时就取消了。”

“嗯。”蒋丞进了房间,关上门,坐在床边,看着顾飞把行李靠墙放好,又进浴室看了看没有热水。

见到潘智的喜悦,好久不见一路聊过来的舒心,在进了房间之后慢慢平复下去。

再看着在房里走来走去的顾飞时,心里这一瞬间涌出来的那些不舍,顿时撑得他感觉自己要爆炸。

今天一晚,明天一天。

后天一早顾飞就要离开了。

而他就要开始一个人的生活,新的环境,新的人,新的生活,身边没有顾飞。

很长一段日子里,他和顾飞只能通过虽然无处不在却又绝对无法排解想念的手机来联系。

想要抱抱顾飞,想要亲亲顾飞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屏幕……

这种想法一旦开始冒头,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顾飞。”他开口叫了顾飞一声。

“嗯?”顾飞在浴室里应了一声,人却没有出来。

蒋丞站起来,走到浴室门口,看到顾飞正站在洗手池前,撑着台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听到他过来,顾飞迅速拧开了水龙头,低头泼了一捧水到脸上。

“顾飞。”蒋丞又叫了他一声,心里拧成了一团。

“嗯。”顾飞偏过头冲他笑了笑……

眼睛有些发红。

“你哭了,”蒋丞走过去,说话声音都有些颤,他捧着顾飞的脸,把他脸上的水轻轻抹掉,“你是不是哭了。”

“嗯,”顾飞应了一声,闭了闭眼睛,“丞哥,我很想你,就现在。”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