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几个月啊,很长的

NyaDooNyaDoo·2022-04-05·107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烤肉这种东西是百吃不厌的, 虽然蒋丞每次吃得都特别单调, 但看上去还是很满足。

顾飞看着端着盘子只在五花肥牛和肥羊那样跟前儿活动的蒋丞, 这就是蒋丞之前那么长时间就吃他做的菜也没什么怨言的原因, 只要有肉就行, 味道能好点儿当然更好, 味道实在不怎么好的时候也会因为“这是肉”而满足。

蒋丞回头往桌子这边看了一眼,顾飞冲他挥了挥手。

蒋丞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指了指桌子。

他低头看了一眼, 发现一直盯着蒋丞看, 烤盘的上的肉有点儿糊了。

这眼神儿也实在是太好了, 顾飞笑着把肉夹了出来,成天泡图书馆用眼那么大强度的人居然视力一直没什么问题。

“都不用你跑腿儿就烤个肉你都还能走神。”蒋丞一手托着三个撂一块儿的盘子, 一手拿着一扎果汁。

“我又不是看别人,”顾飞把肉一片片夹出来码到他盘子里,“我看你呢。”

“至于么。”蒋丞啧了一声,低头开始吃肉。

“你屁股特别好看。”顾飞继续帮他烤肉。

“操。”蒋丞呛了一下, 扫了他一眼又塞了一块肉。

“吃吧, 好好吃,晚上回去先好好睡一觉。”顾飞说。

“先?”蒋丞看着他。

“先养养精神啊。”顾飞说。

“然后呢?”蒋丞问。

“你说呢?”顾飞眯缝了一下眼睛, “你没有远大志向了, 我替你完成你未尽的远大志向啊。”

蒋丞咬着一口肉, 眼珠子很灵活并且迅速地往两边看了看。

“不要做贼心虚,没人听得到,听到了也听不懂。”顾飞笑了起来, 蒋丞这种拽与二结合的神奇特质他每次感受到的时候都很愉快。

“随便,”蒋丞把肉咽了下去,“说真的,我现在真的就怎么样都行了,任君摆布吧。”

“好。”顾飞笑着点了点头。

蒋丞说任君摆布的时候,顾飞觉得自己也没真想着要怎么摆布他,但吃完饭,俩人回去放好车按以前的习惯顺着路溜达着散步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的却全是各种摆布。

有一种强烈的,被急色鬼蒋丞传染了的感觉。

但蒋丞一路溜达一路打着呵欠,他大致数了数,少说也有十一个,估计临近放假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他也就只能暂时把邪念给捆好了压在肚子里。

“回去睡会儿吧。”顾飞借着阴影在他脸上亲了亲。

“嗯,”蒋丞点点头,又拍了拍肚子,“食儿也消得差不多了……我发现我在吃肉这方面真的是一点儿自制力都没有。”

“吃吧,胖了也不嫌你。”顾飞说。

“我自己嫌,”蒋丞说,又看了他一眼,“你要胖了我也会嫌的,会直接甩了你,我们颜狗非常绝情的。”

“啊,”顾飞笑着,“我们草食动物是没有肉食动物那么容易胖的。”

回到屋里,蒋丞洗漱了一下就扑到床上去了,顾飞靠在床头跟他聊了没到十分钟,他就没了声音。

顾飞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他又伸手在蒋丞鼻尖上按了一下,蒋丞没动,都没有像平时那样,被摸一摸在梦里就对着自己脸一巴掌呼过去。

“丞哥?”顾飞叫了他一声。

蒋丞也没有反应。

“睡吧,”顾飞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给你……一小时。”

蒋丞在梦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见,也许还没开始做梦。

顾飞拿着手机也没什么事儿可干,蒋丞不在身边的时候他没什么情绪玩游戏,蒋丞现在在身边了,他也还是不想玩,就想这么安静地呆着。

今天蒋丞的情绪还是受了影响,从吃饭前开始就有些疲惫的样子,本来以他的性格,回来根本不可能睡,肯定是性致高涨干与□□都一副干遍天下的样子。

顾淼的反应别说蒋丞没有预料到,就他自己也一样,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甚至就在两天之前,顾淼还学着描了蒋丞的名字,虽然描了整整四张页也没有学会,但顾飞能确定她很想蒋丞。

只是在看到蒋丞的那一瞬间,她的焦虑和不安还是占了上风,僵硬的身体和淡漠的眼神顾飞很熟悉。

“看丞哥的厉害。”

蒋丞在他肩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飞只觉得满满的全是感动和暖意,蒋丞一如既往地勇往直前,有着似乎什么也打不倒的天真的坚强。

但现在静下心来,顾飞又开始隐隐不安。

他一直喜欢蒋丞的这份源于天真的坚定,因为他没有,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应该是从来都没有天真过。

而也恰恰是因为他没有,才会不安。

无论他怎么样想要像蒋丞那样只看脚下无所畏惧,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很难做得到。

他不知道蒋丞有什么想法,又要怎么样厉害,但他非常害怕蒋丞会把顾淼也扛上,那就真的会被死死拖住了。

他想让蒋丞在恋爱里能尽兴,能无所顾忌,像王旭,像潘智,像所有这个年纪里谈恋爱的人那样,需要去想的,只有感情本身。

蒋丞无论是不是李保国的儿子,无论有没有出生在这里,他十多年的成长环境已经决定了他不属于这里,这里的一切,是盛是衰是悲是喜,本来都跟他没有关系。

但他被扔了回来,从最初的暴躁迷茫到最后的坚定,他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顾飞太清楚了。

两个人异地是恋爱里常见的模式,有人坚持,有人放弃,都很正常,但要在扛着想念的时候还要扛着男朋友的家人……

蒋丞的手摸到他小腹上时他还正在出神,被吓了一跳,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蒋丞并没有醒,只是习惯性地把手伸了过来。

“丞哥,”顾飞虽然现在情绪也有点儿低落,但蒋丞这个动作对于素了大半个月的他来说,还是很能挑事儿的,“你这样是在挑衅我的能力啊。”

蒋丞睡得挺愉快,他这话也没压着声音,蒋丞也只是把脸往枕头里埋了埋,就不再动了。

顾飞犹豫了一下,把他的手轻轻拿开了,然后下了床,去浴室把耍流氓的家伙什拿了过来。

“丞哥,”顾飞脱掉上衣,撑着床看着他,“**的玩意儿要操狗了,你还不醒醒?”

蒋丞拧着眉哼了两声。

顾飞把被子掀开,一把拽掉了他的裤子,压了上去。

“……嗯?”蒋丞迷迷瞪瞪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嗯。”顾飞在他脸上亲了亲,手摸了下去。

虽然睡得很迷糊,但毕竟还是处于一天不见如隔三秋一顿不干如饿三年的阶段,蒋丞**扬起的速度基本跟他清醒的速度同步。

眼下蒋丞这种带着迷糊又开始兴奋的状态,顾飞觉得简直从呼吸到发稍都透着性感和诱惑。

按着他的腰进入的时候蒋丞很低地哼了一声,回手往他腿上抓了一把,顾飞抓住他的手按在了床上。

“这个床不行了,”蒋丞抱着枕头,喘息已经慢慢平息下去,“顾飞你老实说。”

“什么?”顾飞下了床,把被子拉过来盖在他身上。

“你是不是带人上这儿来翻腾了,”蒋丞从眼角瞅着他,“这床都快翻散了,一动就吱吱。”

顾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听,”蒋丞把屁股抬起来往床上砸了两下,床吱嘎响了一声,“听到没?”

“你走之前就叫了,”顾飞说,“你怎么不反省一下那会儿咱俩没日没夜在这上头折腾的事儿。”

“走之前?”蒋丞想了想笑了起来,“靠,真的吗?我没注意。”

“吃宵夜吗?”顾飞拿过手机,“给你叫个外卖过来?”

“现在还送吗?”蒋丞问,“半夜了吧?”

“没到十一点呢,还有几家送的,”顾飞说,“想吃什么?”

“我想想啊……”蒋丞翻了个身躺着,闭眼暇想了一会儿,“烤翅,加很多很多孜然的那种。”

“好。”顾飞点点头。

跟男朋友待在一块儿的日子非常美好,做了吃,吃了睡,放肆而安心,看到朋友圈里赵柯发的图书馆看书照片,也不会觉得焦虑。

平时要谁去了图书馆,他都会觉得自己要没去是不是就浪费了青春。

现在跟男朋友在一块就是青春了。

放假的几天顾飞就像之前答应他的那样,安排得很好,主题是做,然后吃喝,玩的话,这里也没什么可玩的,除了去王旭家吃馅饼以及看望老徐老鲁他们,别的基本就跟做合并到一块儿了。

王旭的确是瘦了,他妈妈心疼得不行。

“我真不是复习瘦的,”王旭把包厢门关上,放了一大筐馅饼到桌上,又给他们盛上羊肉汤,“我真就是相思相的。”

“你捎带手也复习一下,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还能让易静对你刮目相看。”蒋丞咬了一大口馅饼。

“那也不一定就能刮目了,”王旭不以为然地指了指顾飞,“他,不是跟我差不多么,你怎么就对他刮目了?”

顾飞和蒋丞没说话,一块儿边吃馅饼边看着他。

“怎么了?”王旭拿着馅饼都没敢吃,小心地问,“我说得不对吗?”

“你俩本质的差距不是成绩,你想补上这个差距就得下点儿狠劲,”蒋丞慢悠悠地说,“你不会不知道易静以前喜欢……”

“行!行!”王旭一拍桌子,强行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你快别说了。”

顾飞笑了笑没出声。

“要不要叫易静出来放松一下啊,”蒋丞想了想,“挺长时间没见面了。”

“她不会出来的,特别是有你在的时候,”王旭叹了口气,“其实要不是有你,她可能也不会拼成这样,你来四中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拿过第一了。”

蒋丞咬着馅饼没说话。

“还有那么长时间,她现在就这么绷着,别又撑不住了。”顾飞说。

“这次还好,”王旭说,“有经验了,我觉得她就是不想见蒋丞,觉得不好意思吧,等她考了个好学校,就没事儿了。”

“那你帮我带句话吧,”蒋丞说,“让她加油,我等她去了请她吃饭。”

“好!”王旭点头,点完头又看着他。

“请你俩吃饭。”蒋丞说。

“嗯嗯嗯嗯!”王旭愉快地一通点头。

见老徐老鲁,跟一帮8班的同学聚会,大家兴奋地各种汇报自己的近况,这一串活动占掉了假期的一整天。

蒋丞有点儿心疼这一天的时间,但也还是觉得挺愉快的。

这次的聚会人还算全,除了有些在外地的想借着假期旅游没回来的,差不多全到齐了,蒋丞本来就认不全人,隔了这两个月,顿时觉得面生的人又增加了好几个。

就像老徐说的,从散伙饭那天开始,就很难再聚得那么齐了。

蒋丞看着这些带着笑容的脸,在自己的新生活开始之后,再看到这些曾经在自己迷茫的18岁那年路过的人,突然也觉得很亲切。

假期一旦过半,人就会变得焦虑。

连一个月两个月都会瞬间滑走,何况是两天三天。

跟老师同学聚会过后,蒋丞和顾飞都没怎么再出过门,就猫在出租屋里,聊天,看看电视,找个电影窝床上看。

不过顾飞每隔一天的晚上都得先回家,陪着顾淼,等她完全睡熟了才会过来,每天的一早都得陪着顾淼吃早点。

蒋丞这次就没再去顾飞家和店里,顾淼对他的态度让他有些受伤,也很心疼,如果顾淼想自我保护,就让她先自我保护着吧,眼下也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方式能让她放下防备了。

顾飞打算继续让顾淼去上那个康复班,蒋丞觉得现阶段这是唯一的办法。

顾飞他们学校的课少一些,店现在也不用他操心,时间问题不大,但是……顾飞虽然没提过,但蒋丞知道费用不低,普通的家庭要负担起来也不轻松,何况顾飞只是一个学生。

蒋丞从顾淼对他的态度上迅速转移到了这个费用上,盘算了一下自己回学校之后就开始家教,到过年能有多少钱。

“一会儿出去一趟吧,”顾飞打断了他的思考,“我想给你买件厚衣服。”

“嗯?”蒋丞看着他,“我有衣服啊。”

“我知道你有,现在衣服也穿不烂,你那些衣服穿到你毕业也没问题,”顾飞说,“我就是想给你买件衣服。”

“好,”蒋丞笑了起来,“买件羽绒服吧,这个冬天就穿它了。”

“走吧。”顾飞说。

“买两件吧,情侣的,怎么样?”蒋丞下了床,把顾飞推到穿衣镜跟前儿,俩人并排站着。

“行。”顾飞点头。

蒋丞拿过手机,对着镜子拍了张照片。

这几天他感觉自己拍照片都快把内存卡给拍满了。

自从被打包送到这里,蒋丞只买过一次衣服,就那次从李保国家跳窗出来没穿外套,他去买了件外套。

他一直没买衣服,一是懒得跑,二是感觉这地方的衣服都不好看。

但现在顾飞带着他在商场里转悠的时候,他又觉得哪件都行了,无论多难看,也是男朋友买的,还是情侣的。

难看,也是俩人一块儿难看。

顾飞挑衣服还是挺有眼光的,好几件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外套,试穿的效果都还不错。

最后挑了一件看上去灰不叽叽什么装饰都没有,但穿上之后还挺显帅的羽绒服,关键是这衣服还很显腿长,对于蒋丞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优点。

不过看了一眼价签之后,他顿时啧了一声:“这么贵。”

“又不天天买,”顾飞说,“你就天天穿,穿三年问题不大,摊到每天……”

“行行行,”蒋丞笑了起来,“就这件了。”

拎着衣服回到出租房的时候他又突然不怎么高兴了,看着顾飞给他打包行李,把秋冬的衣服往里塞的时候,他连说话的兴致都没了,盯着顾飞的后背有些出神。

这什么鬼的假期啊,根本都没感觉居然就过完了。

这一走,一直到过年都没有假了,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今年什么时候过年?

寒假什么时候开始放?

“明天你就睡你的,到时间我叫你,”顾飞一边把衣服按扁一边说,“我回去看了顾淼以后带早点过来,你想吃什么?”

“嗯。”蒋丞应了一声。

顾飞回头看了他一眼:“我问你想吃什么早点?”

“嗯。”蒋丞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让我干傻了?”顾飞问。

“啊。”蒋丞又点了点头。

“蒋丞!”顾飞喊了一嗓子。

“哎!”蒋丞吓得在床沿儿上蹦了一下,抬头瞪着他,“干甚啊!”

“明天早点想吃什么?”顾飞笑着问。

“牛肉粉。”蒋丞想了想。

“行,我去打包回来,”顾飞伸手在他腿上摸了摸,“几个月而已,没多长时间的,打开手机就能见面了。”

“嗯。”蒋丞扯了扯嘴角。

是啊,几个月而已。

几个月而已。

要按几个月来计算,他跟顾飞一共在一起才多少个“几个月”呢,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在一起太久了才会不能忍受一点点分离。

这么说起来,几个月啊,很长的。

就像是一种习惯,只一次两次就形成了的习惯,出发的前一夜,他俩都睡不着,就这几个小时了,睡过去太可惜。

一直睁着眼,就算不说话,也可以知道那个人就在身边。

一晚上他俩都拉着手,胳膊挨着胳膊,翻个身就搂着。

天亮的时候顾飞的手机闹钟响了一声。

叽。

蒋丞听乐了:“你这闹钟的铃声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吗?”

“反正我能听到,”顾飞说,“主要怕吵到你,我哪知道你一夜都不睡。”

“哪睡得着,”蒋丞翻过身搂住他蹭了蹭,“你现在回家吗?”

“嗯,”顾飞说,“你睡一会儿,我回家然后去买牛肉粉,大概半小时,一会儿我叫你。”

“我陪你去吧。”蒋丞坐了起来。

“嗯?”顾飞愣了愣。

“二淼看到我不高兴,我就不上去了,在你家楼下等你,”蒋丞说,“然后一起去吃牛肉粉,不用打包了。”

“……好。”顾飞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上车前这两三个小时,蒋丞几乎是按秒来计算了,比起上回去学校报到,这种小聚之后的再次分别,更让人不舍。

顾飞也差不多,陪了一会儿顾淼之后下楼的时候几乎是冲下来的,跑出楼道口的时候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他一直踉跄着往前到蒋丞蹦过去拦了一下才停下了。

“我靠,”顾飞乐了,“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丢人的,你要不拦一下,我估计得冲到路中间再摔个跟头。”

蒋丞从看到他踉跄的时候就在乐了,这会儿笑得腮帮子都酸了:“钢厂小霸王也有今天。”

“走走走,”顾飞笑着说,“吃牛肉粉去。”

牛肉粉还是那么嚣张的价格,蒋丞请客,一人加了五块钱牛肉。

“我感觉吃八百块的粉都不解恨,”他一边吃一边恶狠狠地说,“我早晚要把这店买下来改成馅饼店!”

“我支持你。”顾飞冲他竖了竖拇指。

吃完粉回去拿了行李,打了个车去了车站。

他俩差不多是卡着时间到的,就是不想站在进站口依依惜别。

“我直接进去了,”蒋丞说,“你回去睡一觉吧,我一会儿上车了也睡。”

“嗯,”顾飞点点头,“到了给我说一声。”

相比前一次道别,这次他们熟练了很多,不过跟送顾飞进站的时候不同,蒋丞这次没再提不回头这个事儿,他直接是倒退着进的站。

进站,上车,坐下。

发消息告诉顾飞。

蒋丞努力让自己平静,这样的相聚和分别,他必须迅速适应,未来不知道多长的时间里,这样的场景会出现一次又一次。

车开动的时候潘智发了消息过来。

-车开了吧

-刚开,时间掐得挺准啊

-那废话,我是很有素质的,不影响情侣道别,一会我去接你

-今天这么闲?

-爷爷!明天就上课了!今天再不见一面,我觉得你真能把我晾到过年啊!

蒋丞对着屏幕笑了半天。

-不会的,我预约下周日上午吧,你陪我去趟医院

-打胎吗

-滚,我想找精神科的医生问问顾淼的情况

-行,我有时间,模范男朋友啊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扫墓改成了明天,所以把昨天的话搬过来再说一次,明天要去扫墓,今天晚上要是码不完一章的话,明天就要停一天,我会提前在围脖通知的。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