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我能说他是个M吗?

NyaDooNyaDoo·2022-04-05·232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咖啡馆里暖气很足, 喝着咖啡, 看着一直在抚摸肥羊, 时不时还会微笑的顾淼, 听着若有若无的音乐, 和能听见但基本听不清的许行之和顾飞的声音。

蒋丞趴到了桌上, 侧着脸闭上了眼睛。

虽然他跟顾飞之间像是隔着透明的果冻,但现在他还是感觉到了放松,这么长时间以来, 第一次在发呆的时候, 没有觉得脑子里塞满了东西。

整个人都放空了。

也很久都没有觉得这么困了。

趴桌子上睡得天昏地暗也很长时间没有过了, 他甚至隐约中能听到自己低低的呼噜声。

这就不太好了,有损形象。

一个帅哥, 脸压在桌子上睡得跟死猪一样也就算了,还打呼噜。

他一直在提醒自己,但全程一次也没醒过来。

蒋丞你的脸被压歪了。

睡睡睡。

蒋丞你会不会流口水了啊。

睡睡睡。

蒋丞你好像打呼噜了。

睡睡睡。

如果不是肥羊的爪子按到了他鼻子上,蒋丞感觉自己还能睡下去。

不过猫爪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轻软温柔, 他被按醒了居然没有条件反射地猛地蹦起来,要换了狗爪子往鼻子上这么拍一掌, 估计连人带狗能把这张桌子给掀了。

他睁开眼睛, 看到了在肥羊白毛后面带着好奇瞪着他的顾淼的眼睛。

顾淼跟顾飞真的长得很像, 眼睛尤其像,只是顾淼的眼神单纯,顾飞的眼神里有沉睡的故事……

顾飞!

蒋丞赶紧支起了脑袋, 往旁边顾飞和许行之坐的那张桌子看过去。

许行之正往笔记本上记录东西,而顾飞正转过身靠着墙,一条腿架在旁边的椅子上往他这边看着。

他这猛地一下坐起来,顾飞有些措手不及,想偏开头又想坐正身体,腿一抬,膝盖撞到了桌子,还把架腿的椅子给带倒了。

许行之正打着字,被他吓了一跳,抬头先是看了顾飞一眼,然后又转头往蒋丞这边看了过来。

“我睡着了。”蒋丞抹了抹嘴,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也聊得差不多了,”许行之笑了笑,把笔记本合上,“我刚观察了一下,顾淼跟肥羊接触效果还不错,这几天肥羊我都会带过来陪她。”

“嗯,”蒋丞点点头,看着把肥羊又搂到了怀里的顾淼,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那现在……”

他,居然,趴在桌上,睡了,将近三个小时!

“该吃午饭了。”他说。

“我订了桌了,”顾飞说,“潘智他们已经过去了。”

“啊,”蒋丞愣了愣,站了起来,“那过去吧,订的哪儿?”

“一个大骨火锅的店,上回李炎带着去吃过,味道不错,都是……”顾飞看了他一眼,“大块儿的肉。”

“……哦。”蒋丞清了清嗓子,顺手拿过桌上的一杯水灌了几大口。

放下杯子的时候他看到顾淼仰着脑看着他。

他愣了愣:“你的水吗?”

顾淼看着他没有反应。

“你还喝吗?”蒋丞赶紧问,他从来没有抢过顾淼的东西,这会儿突然有点儿紧张,“我帮你再倒一杯过来?”

顾淼没有表态,只是抱着肥羊看了看顾飞。

“抱着吧,”顾飞说,“不喝水的话,我们去吃饭了好不好?”

顾淼抱着肥羊转身就走。

“她没生气吧?”蒋丞问。

“没有,今天她心情很好,”顾飞说,“那水拿过来她一口都没喝呢。”

顾飞订了桌的那家大骨火锅店离这边不远,但是走路过去还是不近,于是他们打了个车。

许行之坐到了副驾,蒋丞和顾飞坐在后座,中间是抱着肥羊的顾淼。

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胳膊挨着胳膊坐在后座上。

顾飞上车报了地址之后,几个人就都没再说话,许行之和顾飞估计是之前说累了,蒋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靠着车门看顾淼。

还不敢抬眼,一抬眼,就能看到顾飞的侧脸。

只有顾淼没有任何感觉地低头逗着肥羊。

肥羊陪着顾淼玩了这么久,现在估计是有点儿累了,仰躺在顾淼的腿上,一动不动地让她摸着肚皮上的毛。

动物对于这样的孩子来说有多大的力量,蒋丞不知道,但顾淼这么长时间都能保持安静和平静,专注地跟肥羊玩耍,摸毛,捏爪子,在他看来,是件很意外的事,也让人惊喜。

顾淼把手拿开的时候肥羊就安静地躺着,顾淼把手放过去,肥羊就会伸出两只前爪抱住她的手。

这个互动方式让顾淼很开心,来来回回玩了好几次,最后她再把手伸过去的时候,肥羊抱着她的手,用脑袋蹭了蹭。

“哈!”顾淼笑着喊了一声。

蒋丞猛地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在尖叫声之外听到顾淼的声音,虽然只是很短促的,像是气声没控制好而漏出的声音。

他吃惊地瞪着顾淼觉得是不是自己还没有睡醒,或者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脑子里东西太多了这会儿幻听了。

而顾飞也在这时猛地转过了头。

不是幻听。

“二淼?”顾飞叫了她一声。

顾淼没有回应他,低头把脸埋到了肥羊的毛里。

“学长,”蒋丞感觉自己的声音颤抖地开着岔,“我第一次听到她没有尖叫的声音。”

“是么,”许行之回过头,笑了笑,“这样的情况还是挺多见的,孩子跟小动物互动时会有很多惊喜。”

许行之并不像他和顾飞那样激动,也许是因为了解这样的孩子,也许是因为见得多,而且这也并不代表着什么。

蒋丞跟顾淼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他喜欢顾淼,会因为能得到她的回应而高兴,也会因为她的尖叫和漠然而心情往下,跟许行之的视角不同,顾淼的这短促的发声,会让他感慨万千。

而顾飞。

这样的感觉会更强烈。

顾飞伸在顾淼的肩上轻轻捏了捏,偏过头看向了窗外。

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蒋丞知道情绪一向不外露的他如果不是控制不住,是不会把脸转开的。

他们进包厢的时候,潘智和赵劲已经在包厢里坐着了。

“怎么样?”蒋丞问了一句,“去哪儿玩了?”

“广场那边,”赵劲说,“k歌去了。”

“k歌?”蒋丞看着潘智,“商场里的那种吗?”

“比那个高级,”潘智笑了起来,“瞎转悠的时候看到的,那种单人k歌房,能录音录视频的那种。”

“录了吗?”蒋丞问。

“录……”潘智看了赵劲一眼,赵劲一脸凶狠的假笑看着他,他顿了顿,“了我自己的。”

赵劲笑了起来:“哎,我的不能外传啊。”

“怎么了?”蒋丞笑着问。

“她歌唱跑调,”许行之说,“好几年前迎新的时候就已经全校闻名了。”

“不是,”潘智看着赵劲,“你跑调跑成那样还独唱迎新啊?”

“怎么了,”赵劲说,“我跑调跑成这样我还跟你一块儿唱了俩小时呢。”

“那是我忍耐力强啊。”潘智说。

屋里几个人都笑了。

蒋丞带着顾淼坐下了,顾淼喜欢坐在角落一些的位置,蒋丞坐在了她外侧,跟在身后的顾飞坐在了他旁边。

顾飞把外套脱下的时候,蒋丞又闻到了顾飞身上他熟悉的那种气息。

这一瞬间他的感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段时间以来他心里对顾飞有各种各样的情绪,理解,不理解,茫然,清晰,愤怒,无奈……而现在的感受是全新的,从来没有过的。

夹杂着久违了的近在咫尺的思念,却说不上来的怅然。

服务员拿了菜单进来,顾飞接过了开始点菜,蒋丞一直盯着自己面前的茶杯出神。

包厢里的别的人在聊什么他都没注意听。

一直到顾飞偏过头跟顾淼说话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就像是以前复习的时候,唯一能让他第一时间听到的,就是顾飞的声音。

“二淼,要吃饭了,让肥羊休息,”顾飞说,“你去洗手。”

顾淼抱着肥羊没有动。

“二淼,”顾飞重复了一遍,“把肥羊放回包里。”

顾淼还是没有动。

顾飞站了起来,从蒋丞身后绕到她身边,从她怀里轻轻把肥羊抱了起来,放进了猫包里。

就在他把猫包的拉链拉上的时候,顾淼往椅背上一靠,仰着头发出了尖叫声。

这尖叫太突然,屋里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二淼,”顾飞抓着她的胳膊,“二淼。”

“顾飞,”许行之在一边叫了顾飞一声,“让她喊。”

顾飞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

“要让她学会用正确的方式表达需求。”许行之说。

“嗯。”顾飞应了一声,往包厢门那边看了一眼。

“我去吧。”蒋丞站了起来,他知道顾飞的担心,这毕竟是饭店,他们来得算早,客人不多,但这样的尖叫,服务员肯定会过来问。

他走了包厢,正要关门的时候,潘智也跟了出来,把包厢门带上了。

“小丫头嗓子不错啊。”潘智说。

蒋丞笑了笑。

“今天上午有什么进展吗?”潘智问。

“许行之跟顾飞聊了挺长时间,”蒋丞说,“我还没问具体情况。”

“你有什么想法吗?”潘智又问。

“嗯?”蒋丞愣了愣。

“我不是问顾淼,”潘智说,“我是问你俩。”

“我……”蒋丞停了半天才说了一句,“现在不知道,没什么想法,就琢磨顾淼呢。”

“哦。”潘智说。

蒋丞看着他。

“我,为了你,”潘智斜眼儿瞅着他,“放弃家人团聚,顶着我妈十根拖把连环揍的压力……”

“我不是不跟你说实话,”蒋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我是真的……不知道,就,现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都是什么。”

服务员从隔壁的包厢送了菜出来,听到了顾淼的尖叫之后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潘智马上迎了过去,“我们家孩子正在生气,一会儿就好。”

“是么?”服务员似乎不太相信,“不是在打孩子吧?”

“怎么可能,”潘智笑了,“孩子脾气不好,一生气就喊,喊累了就停了。”

“这样啊,”服务员叹了口气,转身一边走一边说,“挺个性。”

“丞儿,”潘智重新靠到墙边看着蒋丞,“我觉得你俩吧,分不干净。”

蒋丞看着他。

“但是真要和好,也别冲动,”潘智说,“你俩之间的问题不解决,和好了还得分。”

蒋丞没说话,轻轻叹了口气。

他和顾飞之间的问题。

他以前一直觉得他跟顾飞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顾淼,只要顾淼能好,他们就能好,他从来没有想过别的。

但现在他却能感觉得到,其实并不是这样。

顾淼今天的尖叫比平时要结束得快,大概五分钟左右,她就没了声音。

也许是因为心情好。

在她停止尖叫的时候,蒋丞松了口气。

推门回到包厢的时候,许行之和赵劲很平静地在喝着茶,顾飞正蹲在顾淼面前轻声跟她说话:“哥哥知道你喜欢肥羊,但是它累了,要睡觉的,你喜欢它就应该让它睡觉,要不然它就会难受……你一直喊,哥哥会听不懂……”

蒋丞站在顾飞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真的是瘦了不少,能看得出来。

他轻轻叹了口气。

顾淼今天还算配合,顾飞跟她说了一会儿之后,她拿过湿纸巾低着头把自己的手擦了擦。

之前在包厢外面碰上的服务员进来给他们上菜,专门盯着顾淼看了好几眼,大概是在判断她刚才到底是不是被打了。

顾淼捧着茶杯,脸上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还在生气啊?”服务员说。

“嗯,脾气可大了。”潘智点点头。

吃完饭顾飞带着顾淼回家去睡觉,赵劲回了酒店休息,蒋丞和潘智还有许行之一块儿回了出租房。

潘智进屋就往沙发上一倒:“我就在这儿睡会儿,你俩里屋聊吧?”

“嗯。”蒋丞点了点头。

其实他不想表现得这么急切,但他又的确很急,想想在许行之和潘智面前也就不用再掩饰了,一个是他铁子,一个是他发泄式倾诉的倾听者。

“怎么样?”进了卧室,蒋丞把门稍微掩了一下,拉过椅子给许行之,自己靠在了书桌边。

“我想想要怎么说。”许行之笑笑。

“别用术语啊,我现在脑子转不过来,我怕听不明白理解不了。”蒋丞说。

“上午我主要是了解了一下顾飞的家庭情况,我需要详细知道顾淼在出现问题之前的生活状态,还有家庭成员的关系。”许行之说,语调依旧是不急不慢地很平稳。

“嗯。”蒋丞点点头,不得不说,许行之无论是语调和语速,总是能让人放松。

“顾淼的问题,其实本来不是太严重,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好的干预和治疗,所以现在要想有效果,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这个我会具体跟顾飞说,应该怎么做,怎么跟顾淼相处,以及怎么引导,”许行之说,“她基本没有暴力行为,最大的问题是表达,情绪控制和集中注意力,她的注意力很难集中,所以沟通会很困难,学一些东西也很难……”

“嗯,”蒋丞点点头,“有时候就觉得跟她说话她好像听不见。”

“这个需要时间慢慢来,我觉得顾飞在配合方面不会有问题,他比我见过的很多这类孩子的父母都要有耐心,”许行之停了停,“我觉得这个也应该跟你说一下。”

“嗯?”蒋丞看着他。

“我今天跟他聊得算是比较深入了,我觉得,”许行之说,“顾飞自己也很需要心理疏导。”

“怎么?”蒋丞立马急了。

“从他给我说家里的事,说顾淼的时候,就能看得出来,他给自己的定位,对很多事情的认知,都有问题,”许行之说,“其实你应该也能感觉得出来,他过于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责任的承担者,他的家庭,他的妈妈,他的妹妹……”

“都是他的责任,对吧,”蒋丞皱了皱眉,“他把所有的时候都揽到自己身上,每一个人都是他的责任。”

“嗯,”许行之说,“他甚至觉得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顾淼,她才会受伤,才会变成这样……”

蒋丞愣了愣。

前面的内容他可以理解,许行之说了之后,他也能迅速对应上顾飞的很多表现,但他从来没想到过,顾飞会把顾淼变成这样归结为自己的错误。

“他的整个成长环境和家庭结构,让他觉得‘付出’是他的常态,也是他习惯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反过来,‘接受’却会让他害怕,因为在他的成长过程里,这样的状态是反常的,在他概念里,‘我’排在很多东西之后……我这么说你能听懂吗?”

“差不多……能吧,”蒋丞看着许行之,“我能说他是个m吗?”

许行之笑了起来:“也不能这么说,他在这个过程中是没有得到心理满足的,他的状态一直都很压抑。”

“嗯,他……算是另一种自我封闭的表现吧。”蒋丞叹了口气。

“我想明天给他做个焦虑测试,”许行之说,“我觉得他焦虑情绪很严重,长期这样的话……”

“他估计不会接受。”蒋丞说。

“我会跟他直说的,他这样的状态不利于顾淼的治疗,”许行之说,“他的情绪会影响顾淼。”

“嗯。”蒋丞皱了皱眉。

跟许行之又聊了一会儿之后,许行之准备回酒店也休息一下。

“真的……太谢谢你了,”蒋丞拎着猫包跟他一块儿下了楼,“我真的没想到一个顾淼会牵扯这么多。”

“一个心理问题的形成肯定不会是单一的原因,除了自身,家庭和周围的环境都会有影响,也没什么的,”许行之笑着说,“其实对于我来说,还挺有兴趣的,回去把开题报告写一下,看能不能通过。”

“希望能通过。”蒋丞也笑了笑。

“你上去吧,我打个车回酒店,”许行之说,“我先整理一下今天的内容,然后看看接下去怎么做。”

“嗯,”蒋丞把猫包递给他,“肥羊也得休息了。”

“肥羊的效果还不错,”许行之说,“有条件的话可以让顾淼多接触小动物,不过要确定是肥羊这种性格的。”

“嗯。”蒋丞点点头。

回到屋里的时候,潘智已经没在睡觉了,枕着胳膊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哎。”蒋丞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怎么了,”潘智问,“顾淼的情况好办吗?”

“还是有希望的。”蒋丞说,提到顾淼的时候他倒是心情略微扬了一下,但是想到顾飞的时候他又叹了口气。

“有希望你还叹什么气啊。”潘智看着他。

“我是……突然发现,”蒋丞偏过头也看着潘智,“我从一开始,努力的方向就不是太正确。”

“什么?”潘智一脸茫然。

“我一直想着,我拉着他不松手,”蒋丞说,“拽着他,他就能往前走了,但是……”

“啊?”潘智还是茫然,“谁啊?”

“拉着他没用的,”蒋丞转回头看着电视,“他得自己肯往前走。”

“你说顾飞吗?”潘智终于反应过来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

“……哦,”潘智看着他,“没听懂。”

“你不用听懂,我自己听懂就行了,”蒋丞在他肩上拍了拍,“你继续睡吧,我去躺会儿。”

“您辛苦啊。”潘智说。

蒋丞躺到床上,感觉脑子里又开始混乱,想得很多,他急于想要理出一条线来,但却好半天都找不着线头。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