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一只小母猫,叫丞哥

发布于 2022-04-05  39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蒋丞回到屋里的时候, 潘智正站在冰箱面前。

“找吃的?”蒋丞过去问了一句。

“没有, ”潘智看着空无一物连电都没插的冰箱, “我就是在见证我站冰箱跟前儿被活活饿死的神奇事件。”

“再坚持半小时出去吃吧。”蒋丞说。

“你晚上不跟顾飞一块儿吃吗?”潘智关上冰箱门看着他。

“不啊, ”蒋丞说, “马上过年了, 他家事儿也多,买年货收拾什么的,对了……他叫咱俩去他家吃年夜饭。”

“行啊, ”潘智回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倒, “你答应了没?”

“答应了。”蒋丞点点头。

“那明天咱们去买点儿年货吧, 你无所谓,我空手去不合适, 大过年的。”潘智说。

“明天……我先跟顾飞去给顾淼买只猫。”蒋丞说。

潘智愣了愣,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俩……和好了吗?”

“没有。”蒋丞说。

“哦。”潘智应了一声。

蒋丞把电视打开了,这时间也没什么东西可看,他一般都放到本地的台, 听听新闻, 多数新闻都很无聊,但偶尔也能碰上有意思的。

“丞儿, ”看了一会儿新闻之后潘智叫了他一声, “我觉得吧。”

“啊。”蒋丞应了一声, 还是盯着电视。

“要不行就和好了得了,”潘智叹了口气,“这几天我都替你俩别扭, 撑不住就别撑了。”

“不。”蒋丞说。

“不是,”潘智看着他,“你俩都放不下吧,你也不像为面子在这种事儿上死撑的人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蒋丞说。

“咱俩祖孙情深啊,”潘智说,“我当然知道。”

蒋丞盯着电视,沉默了一会儿才开了口:“这事儿得他跟来我说。”

“有什么区别吗?”潘智说,“他说的分,所以想和好也得他开口?”

“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蒋丞皱了皱眉。

“用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就这么跟我说,”潘智说,“就行。”

蒋丞转头看着他。

“是不是很有哲理。”潘智给自己鼓了鼓掌。

蒋丞往下滑了滑,伸长腿搭到茶几上。

“我俩的问题不在顾淼能不能好,也不在是不是异地什么的,”他说,“是顾飞自己,他从小到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看过那个故事吗,小象从小被铁链子拴着,怎么挣也挣不脱,长大以后能挣脱也不会动了。”

“嗯。”潘智应着。

“可能不是太准确,”蒋丞皱了皱,这样的总结对于顾飞来说太简单敷衍了,但哪怕是在潘智这样的铁子面前,他还是会把顾飞的那些伤疤藏好,“但这么样比较好理解。”

“懂了,”潘智说,“你是想说他有自己的心结……或者什么别的吧,反正你去拉他拽他没用,他会觉得挣不脱,他得自己想要挣脱才行,是这意思吧。”

蒋丞冲潘智竖了竖拇指。

“丞儿,”潘智往沙发扶手上一倒,看着他,“你挺牛逼啊。”

“嗯?”蒋丞也看着他。

“你是在赌他对你的感情有多深啊?”潘智说。

“现在唯一的力量就是这个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契机了,”蒋丞说,“而且我觉得……应该不用赌。”

“那如果,”潘智想了想,“他挣不断呢?”

蒋丞看着他,要让顾飞开这个口,对于顾飞来说,的确是件艰难的事,但是……

“我没有想过,我从来不去想这些。”蒋丞笑了笑。

回来之后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都忙着顾淼的事儿,到今天下楼的时候听到了炮仗声,蒋丞才算是回过神来,感受到了年味儿。

去年的寒假,回想起来的时候,对于“年”已经没有多深的印象了,能想起来的都是堆满桌子的复习资料,还有顾飞。

很单调却又让人忍不住会一遍遍循环播放的记忆。

就像是百听不厌会跟着一次次哼出声音来的曲子,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而从一楼的楼梯转出来的,一眼看到站在楼道口阳光里的顾飞时,心跳就像顾飞的手在琴箱上轻拍出来的节奏。

嘭嘭。

“吃早点了吗?”顾飞问。

“没,”蒋丞说,“我刚起来。”

“那……”顾飞往路口那边看了看,“一块儿去吃?”

“嗯,”蒋丞点头,看到了踩着滑板飞过来的顾淼,他笑了笑,“二淼早上好。”

顾淼从他们身边掠过,打了个响指,又冲到前面去了。

“你跟她说了要去买猫吗?”蒋丞问。

“说了,”顾飞说,“美食街那边有几家宠物店,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要没有合适的……她会生气吧?”蒋丞突然有些担心。

“许行之说应该她让慢慢学会面对失望这种情绪,”顾飞拉了拉衣领,“试试看吧。”

“嗯。”蒋丞点点头。

两个人慢慢往前面小街的早点摊那边走过去,回来这几天蒋丞都没去那儿吃过,这会儿突然有点儿想念那个大声喊他状元的老板。

“状元!”老板老远就看到了他俩,冲他挥了挥手,“回来了啊!”

“嗯。”蒋丞笑了笑。

“还想着上我这儿来吃早点呢,”老板说,“你可是去了r大啊!r大的早点比我的怎么样?”

“你这儿的好。”蒋丞说。

老板很愉快地笑了起来,声音相当响亮。

马上过年了,早点摊上的人不多,蒋丞带着顾淼坐到了小桌旁边,顾飞过去拿吃的。

“还是那些吧?”顾飞问了一句。

“嗯。”蒋丞应了一声。

每次上这儿来,蒋丞都吃那几种,蒸饺小笼包豆腐脑什么的,顾飞都拿了过来,跟以前一样摆了一桌子。

“王旭……让有空过去吃馅饼,”顾飞坐下,夹了个包子咬了一口,“你想去吗?”

“行啊,”蒋丞说,“我还有个馅饼新品种要……介绍给他呢。”

顾飞顿了顿,笑了笑没说话。

-九日家没有的馅儿!过年回去卖秘方给他哈哈!

-手机出问题了吗?一直打不通,明天我没什么事,你给打我电话啊

他和蒋丞的聊天记录都没有了,换回旧手机之后,他俩的记录就只剩了这两条。

这是蒋丞发给他的最后两条消息。

顾飞每次看到就会觉得一阵心疼,却又无论如何都舍不得删,只是每次打开消息的时候目光都会小心地避开蒋丞的名字。

现在蒋丞说起馅饼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他有时候觉得,如果蒋丞骂他一顿,打他一顿,他会更好受。

他最心疼的就是蒋丞这种假装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

装得还一点儿都不像。

宠物店的位置,没有超出顾淼的固定活动范围,顾飞本来想带她去花鸟市场,可是估计这个时候了,应该都关门回家过年了。

而且许行之也说了,不能急,得一步步来,让顾淼慢慢适应。

今天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猫,就当是第一步吧,让顾淼学会面对失望。

“我去把……车开过来,刘立一早去拉货,这会儿应该弄完了,”吃完早点顾飞说,“你跟二淼在这儿等我一下?”

“嗯。”蒋丞点了点头。

顾飞起身往店那边的岔路口走了过去。

走了两步就觉得有些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想回头看一眼,又怕回头看了,会尴尬。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情形,让自己处在这么手足无措的境地里。

蒋丞一边喝着豆腐脑,一边看着大步往前走的顾飞,看着他走到拐角的时候顺边了,不得不蹦了一下把步子给调整回来。

他笑了笑。

笑完了又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顾飞现在的感受跟他完全不一样吧,他很煎熬,他在等着顾飞醒过来,自己睁开眼睛。

而顾飞却是在挣扎,在他这么多年给自己造的壳里挣扎,也许会害怕,会慌张,会无所适从。

蒋丞一口把剩下的豆腐脑都喝了,抹了抹嘴,盯着顾飞刚走过去的拐角出神。

没多大一会儿,顾飞就把小馒头开了过来,顾淼很愉快地抱着滑板上了车,蒋丞跟着挤了上去。

“坐好了吗?”顾飞关上车门。

“好了。”蒋丞说。

美食街这边还挺热闹,买年货的人很多,顾飞的车往里开的时候,蒋丞注意看了看,几家宠物店还都开着门,透过玻璃窗能看到笼子里的小猫小狗。

顾淼兴奋地趴在车窗上盯着外面,顾飞在路边找了个小空把车塞进去停好了之后,她马上推开门抢先挤下了车。

蒋丞和顾飞下了车过去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一家宠物店门外的橱窗前往里看了。

“要亲人的,温和的,记着啊。”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过去把顾淼扳过来对着自己,“二淼,一会儿不许随便伸手去摸小动物。”

顾淼点了点头。

顾飞带着她进了店里。

这家店应该是最大的一家了,店里猫狗很多,他们一走进去,好几只狗就一起叫了起来。

蒋丞马上看了一眼顾淼,顾淼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有些好奇地东张西望着。

“你家有小猫吗?”顾飞问。

“有啊,想要什么样的?”老板把他们带到几个猫笼面前,“这里有几只,想要别种的我可以给你看照片,有些客人让我们代卖的。”

“要温顺的,粘人的。”顾飞说。

“那就布偶啊,”老板马上说,“布偶最亲近人了。”

“什么样的?”顾飞问。

“可漂亮了,”老板说,“你要看看吗?往前点儿那个店也是我的,那边有一只布偶,四个月大。”

“多少钱?”蒋丞对猫还算是有一点儿了解,抢在顾飞前面问了一句。

“价钱可以商量的,你们可以先看看。”老板说。

“多少钱?”蒋丞很执着地又问了一遍。

“四千五,这算便宜的了。”老板一看他这样子,立马坐回了椅子上。

顾飞明显吓了一跳,转头看着蒋丞,很小声地说:“他说多少?”

“看看土猫吧,”蒋丞说,“品种猫也不好养。”

“土猫可没有亲人的,都凶着呢,”老板语气里有点儿不爽,“想要温顺亲人的还舍不得花钱。”

“那再看看。”顾飞拉着顾淼准备往外走。

“买土猫去菜市场啊,跑这儿来干什么,”老板在后面说,“我们这儿是卖宠物猫的。”

“我操?”蒋丞这一段时间本来就挺压抑的,所有的心情都是强压着自己慢慢消化,这会儿一听这话,瞬间就有点儿窜火,声音顿时开了岔,“那您就很高级了呗?都说狗仗人势,您这种仗猫势的挺另类啊?那您也四千五吗?”

“你他妈有病吧!买不起瞎他妈捣什么乱!滚滚滚!”老板顿时站了起来,“我又不是扶贫办的!”

“丞哥,”顾飞拉了蒋丞一把,“走吧。”

“四千五的猫我是真买不起,”蒋丞说,“四千五的人我买俩回去擦地还是可以的。”

老板把椅子一踢,瞪着眼就冲了过来:“我他妈让你住四千五的院!”

干一架!

干一架!

蒋丞这一瞬间脑子里就这三个字了。

但他刚转身要过去,顾飞已经迎了上去,一扬手就把老板抡过来的拳头挡开了,接着一把抓住他衣领往墙上狠狠一撞,指着他:“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打个120。”

老板脑袋往后在墙上磕了一下,听动静不算重,但顾飞揪他衣领却揪得很紧,指节还顶在了他咽喉上,他没几秒脸就憋红了,挣扎着想要拉开顾飞的手。

“大过年的,”顾飞压着嗓子,“你非得找不痛快那我就陪着你,反正我现在也超级不痛快。”

顾飞这一连串干脆利索的动作抢了蒋丞的风头,也让他的理智在这一秒钟里稍微回了点儿血。

“算了,”蒋丞强压着火,看了看顾淼,这小丫头完全没管这边的争执,弯腰手撑着膝盖正看着笼子里睡觉的一只小狗,他过去拉起顾淼,“走。”

顾飞又瞪着老板好几秒才松了手。

顾淼估计是也没有看上的猫,或者说根本也没来得及看上哪只猫,很听话地跟着他俩走出了这家宠物店。

他俩往前走出了十多米了,老板还站在店门口骂骂咧咧的。

蒋丞努力让自己不去听老板的声音,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冲回去跟人干一架。

大过年的,没必要。

但还是憋得厉害,心里火怎么也压不灭,让他浑身都觉得不舒服,就想狠狠地甩胳膊蹬腿儿,都想直接躺地上打滚撒泼再吼几声把那点儿不爽滚出去。

顾飞拉着顾淼跟在蒋丞身后,蒋丞走得很快,带着怒火。

他和顾淼都有点儿跟不上的感觉,他弯腰看着顾淼:“二淼。”

顾淼看着他。

“我们去那里玩一会儿,”顾飞指了指前面的一小块空地,那里是个没水了的喷水池,没什么人,“然后去找猫。”

顾淼点了点头,滑板往地上一放,踩着就冲了过去。

“丞哥。”顾飞追上蒋丞,叫了他一声。

“嗯。”蒋丞应了一声,嗓子又是哑的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上火,顾飞虽然不敢确定蒋丞的嗓子时不时主不会哑跟他的情绪有没有关系,但肯定不是上火。

只是蒋丞不肯说,他也没办法强行追问。

“别气了。”顾飞说。

“没气。”蒋丞清了清嗓子。

顾飞看着他,犹豫了好半天,走到喷水池旁边的时候,他一咬牙,伸胳膊搂住了蒋丞的肩。

蒋丞的身体明显一僵,有些吃惊地偏了偏头。

他手上紧了紧,把蒋丞推到了喷水池侧面人少的地方,然后转身抱住了他。

蒋丞还是僵着的,他没松手,在蒋丞背上胳膊上用力搓着:“前面还有个宠物店,在最里头,上那家看看。”

“嗯。”蒋丞声音很低。

有人路过,有些好奇地往这边看,顾飞也没管,看就看吧。

没所谓了。

他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蒋丞了,他最初的记忆里那个一点就着的情绪容易失控的蒋丞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

现在蒋丞这个样子他心疼得不行。

“丞哥。”顾飞闭了闭眼睛。

我们和好吧。

这句话就在嗓子眼里卡着,他感觉现在张开嘴就会说出来。

但是。

他咬了咬牙没有再吭声。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说,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说。

他不能这么随意,蒋丞不是配合他情绪起落的工具,不是他一句话走,一句话又回来的人。

如果他现在开口,会让两个人的感情看上去像一个随意的玩笑。

“没事儿了,”蒋丞轻声说,“去看猫吧。”

“嗯。”顾飞松开了胳膊。

蒋丞看了他一眼,回头叫了一声:“二淼!”

顾淼踩在滑板上停下了,看着他俩这边。

“走,去前面。”蒋丞说。

顾淼一扭头踩着滑板往前去了。

蒋丞往顾飞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转身跟了过去。

顾飞的记忆错误了,最后这家是个宠物医院,虽然也卖宠物用品,但似乎没有正在出售的猫和狗。

倒是有几只正在住院的小狗正在打针。

“要不上最外面那家再看看?”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

蒋丞想叫顾淼的时候,发现她正在看那只打吊针的小狗。

“小狗生病了,”蒋丞走过去蹲到她身边,“在打针……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顾淼没有动,只是转头在店里四处看着,似乎是想找猫。

“有什么事吗?”一个小姑娘从里屋出来问了一句。

“我们想买只猫……你们这儿是宠物医院是吧?”蒋丞说。

“是的,你们想买品种猫的话我们这里没有哦,”小姑娘笑笑,“我们这里只有几只寄养的小猫,人家捡了送来的。”

“能……看看吗?”蒋丞问。

“可以啊,”小姑娘把他们带到了里屋,指了指一个垫着厚垫子的猫笼,“在那里,检查过了没有病,现在是可以领养的,不要钱,不过不是品种猫哦,寄养人说应该是波斯和土猫串的。”

顾飞带着顾淼站到了猫笼旁边。

顾淼立马把脸凑了过去,鼻子都顶到了猫笼上。

四只小猫,正团在一块儿睡着觉。

大概是顾淼碰到了猫笼,有一只小猫抬起了头,然后叫了一声,嘴长得挺大的,就是叫的声音很小。

顾淼马上兴奋地转头看着顾飞:“哈!”

“嗯。”顾飞笑了笑。

抬头的这只大概是四只小猫里最丑的了,鼻子上有一大块黑斑,脸也特别尖,毛也是最短的,但是把它单独拿出放到一个垫上之后,顾淼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了能有五分钟都没动。

在顾飞允许之后,她伸出手,小心地在小猫的头上摸了一下。

小猫眯缝着眼眼很轻地喵了一声。

“这只最温顺了,”小姑娘在旁边说,“就是丑点儿,不过脾气最好,另外三个就欺负它。”

他们在店里呆了快一个小时,让顾淼跟小猫待在一块儿,最后确定顾淼很喜欢它,而它也的确很温顺,或者说不是温顺,是超级懒洋洋,顾飞决定领养这只小猫。

顾淼心情非常好,大概是因为这只猫跟肥羊比起来太小了,只有肥羊五分之一的大小,她抱着猫的时候非常小心。

上了小馒头之后她把猫放到腿上,一下下地摸着。

一直到车开到出租房楼下,她都没有抬过头。

蒋丞下了车,又探头回车里:“二淼。”

顾淼抬起了头。

“记得给它起个名字。”蒋丞说。

顾淼看着他,似乎是没有听懂。

“我一会儿给她解释一下,”顾飞笑了笑,“她还没给玩具啊小动物什么的起过名字呢。”

“嗯,”蒋丞在车门上轻轻拍了两下,“那我……上去了。”

“好。”顾飞点点头。

看着蒋丞走进楼道里之后,顾飞关上了车门,坐着发了一会儿愣才转头跟后面的顾淼说了一句:“二淼,给它起个名字吧。”

顾淼看着他。

“肥羊,是个名字,二淼也是名字,顾飞也是名字,”顾飞给她解释,“丞哥也是名字,这个小猫叫什么名字?”

顾淼沉默着。

“它有名字了,你就可以叫它了。”顾飞又说。

顾淼想了很长时间,最后抬手打了个响指,把拇指一竖。

“嗯?”顾飞愣了愣。

顾淼低头摸了摸小猫:“丞哥。”

“什么?”顾飞看着她。

顾淼没再说话。

“它叫丞哥吗?”顾飞问。

顾淼点了点头,继续摸着小猫。

“……好吧。”顾飞发动了车子,掉了头往回开。

一只小母猫,叫丞哥。

他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