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NyaDooNyaDoo·2022-04-05·274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这是第三次, 坐着火车离开。

每一次身边的人都不同, 心情也不同, 看着窗外的景物时感受也完全不同。

蒋丞喝了一口饮料, 自己这也算经历相当丰富了。

从被扔回这里那天到现在, 无论是生活, 感情,还是心境,都已经完全改变, 这应该是一开始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蒋丞不并后悔自己所有的选择, 每一个选择, 每一个决定,无论之后会发生什么, 他都不会后悔。

就是这么牛逼。

他把饮料瓶子伸到旁边,在潘智手里的瓶子上磕了磕:“干杯。”

“随意吧,”潘智看了他一眼,“这一大瓶呢。”

蒋丞笑了笑, 喝了一口。

潘智跟着他也喝了一口:“祝顺利。”

车到站的时候, 蒋丞发了个消息给顾飞。

-我们到了,一路顺利, 现在回学校了

-好的, 我正带二淼放花呢

-帮我也放俩吧

-好

发完消息, 蒋丞就迅速退出了,眼睛没有往上看,也怕自己手指碰到哪儿了页面会往上翻。

上面是他每次看到都会难受的没有收到顾飞回复的那两条消息。

虽然现在已经过去了, 他也确定了下一步该怎么走,但看到那两条消息时,当时那种整个人都一片混乱的感受就会猛地涌上来。

偏偏他还舍不得删掉,就像一道纪念的疤痕,想要留着。

跟潘智一块儿吃了个饭之后他回了学校。

他并不算返校早的,学校里已经能看到不少学生了,宿舍里也有学生走来走去的。

连他们宿舍,他都不算早的。

推开门看到赵柯的时候,他觉得真是很神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上回发消息不说情人节过后才回吗?”

“计划有变,”赵柯说,“张丹彤今天突然回学校了,我就马上退了机票买了今天的。”

“然后呢?”蒋丞问。

“什么然后。”赵柯说。

“她回学校了,你马上也跟回来了,然后在宿舍里躺着?”蒋丞说。

“不然呢?”赵柯看着他。

“……我不知道,”蒋丞冲他抱了抱拳,“就想说一句你真有创意啊。”

“我还想问你呢,”赵柯下了床,“怎么没过了情人节才回来?”

“现在还没法过这个节。”蒋丞说。

“哦。”赵柯应了一声也没多问。

“我带了点儿吃的过来。”蒋丞打开了行李箱,箱子里他自己的衣服就一半,还有半箱放的都是顾飞买来让他带过来的各种特产和小吃,还分好了类,给许行之的,赵劲的,赵柯的,还有给同学的。

“这次许行之过去,妹妹情况怎么样?”赵柯拿了吃的拆开了,“我跟赵劲吵了一架过年都没说上话。”

“挺好的,马上就有进步了,不过后面可能会有反复和停顿,慢慢来吧,主要是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就好办,”蒋丞说,“这种事儿果然还是得专业的人有针对性的一对一才行。”

“那就好。”赵柯说。

“你姐回学校了吗?”蒋丞问。

“早回了,吵完架说看到我就想吐,就回学校了。”赵柯说。

“……你们吵什么啊?”蒋丞看着他。

“不知道,从小就吵,这两年不打我了就不错了,”赵柯说,“我们经常吵完了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中途总跑题,扯来扯去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哦,”蒋丞觉得很佩服,“这儿有给她买的零食,是我自己拿给她,还是你拿过去趁机和解一下?”

“给我吧,”赵柯说,“我拆一半出来给张丹彤,然后剩下的给赵劲。”

蒋丞笑了起来:“还能有剩吗?”

“多少能剩点儿吧,这么多呢。”赵柯说。

开学前两天没什么事儿,蒋丞约了许行之出来吃饭,送东西,顺便再次表达谢意。

许行之家是本地的,不过除了春节那三四天,他一直都在学校。

“怎么这么客气。”许行之说。

“跑这么一大趟,又是这么费神的事儿,”蒋丞说,“这还算客气吗。”

“不过这个牛肉干我是真觉得好吃。”许行之笑笑。

“吃完了让顾飞再给寄点儿过来。”蒋丞说。

“不用,”许行之拆开袋子拿了一小块儿出来放到嘴里,“我这个月还要再过去一趟,让他买了放着等我吧。”

“这个月?”蒋丞愣了愣,突然有点儿激动,“什么时候?”

“怎么,”许行之笑了,“你想跟我一块儿过去吗?”

“我……”蒋丞猛地回过神来,自己的这份激动,不仅仅是因为许行之这么重视顾淼的病,更多的是“过去”这个词。

要过去,就这个月,过去就能见到顾飞。

“我不去。”蒋丞拿过桌上的果茶喝了一口。

“嗯,”许行之点点头,“给他点儿时间吧,有些事需要足够的时间,也要留出足够的空间才能行的。”

蒋丞没说话,他本来想问问许行之,走之前跟顾飞说了什么,但想想还是没开口。

许许之的话很有道理,他必须要留给顾飞足够的时间,给他足够的空间。

“这次去,是要带顾淼做检查吗?”蒋丞问。

“嗯,”许行之说,“要详细做一个检查,还有一些测试,结果我要带回来再分析。”

“谢谢。”蒋丞说。

“不客气,”许行之看了他一眼,“你要不一次性说够一百个谢谢吧,我办个谢谢你年卡,以后就不用说了。”

蒋丞笑了起来:“我就是真的很感慨,如果没有你,这孩子可能就这么过一辈子了。”

“是因为有你。”许行之笑笑。

是么。

是吧。

是啊。

多亏有我。

伟大的蒋丞选手!

蒋丞棒着果茶笑了半天。

但是如果没有顾飞,蒋丞往后靠到椅背上,他现在会是什么样?

所有的事情都是相互影响的,多亏遇见了顾飞。

开学第二天就是情人节,对于很多寒假分开了的小情侣来说,这简直是老天爷的恩赐。

头一天晚上十一点多了鲁实和张齐齐的手机都还亮着,估计是要卡着点儿给女朋友发消息。

蒋丞拿着晴天娃娃,在手里一下下轻轻捏着。

他还记得一年前的今天,这个时间。

他在复习,顾飞在暖黄灯光的边缘看着他。

结果被潘智抢了第一时间的祝福。

想起这个他就想笑,翻了个身冲着墙无声地笑了好半天。

今天的手机就安静了。

连潘智都安静了,没在这个时间发点儿什么矫情的安慰过来,他很感谢潘智,这种高情商的铁子碰上一个算是他走运。

他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零点过的时候,宿舍里传来了两声手机的消息提示音。

不用想就知道是对床那两位,但紧接着蒋丞的手机也响了一声,有消息进来。

他愣了愣。

这个消息不可能是顾飞发的,以他对顾飞的了解,顾飞现在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那就只能是潘智了。

刚夸完他高情商,立刻就被打了脸,这滋味也是很美妙了。

但点开手机看到消息之后他愣了愣了就乐了。

消息是赵柯发过来的。

-快,给我随便发句话

蒋丞边乐边给他回了一句。

-你神经病啊

赵柯手机在那边响了一声,宿舍里四个手机,响了四次,很完美了。

情人节的当天,无论是去上课,还是去吃饭,都能看到玫瑰花和姑娘的笑脸,据说隔壁宿舍还有同宿舍表白成功的男生。

“日子没法过了。”赵柯看着手机,他关注的几个学校的公众号里都是各种情人节相关。

“柯啊,你今天不表白吗?过了一学期了啊,过了半年了啊,一共就四年,过去半年了啊,”蒋丞问,“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磨叽的男人。”

“我还准备考研呢。”赵柯看着他。

“你考研有屁用,”蒋丞说,“她留级等你吗,她不毕业了吗,说不定就嫁人了……”

赵柯噌一下站了起来。

“干嘛?”蒋丞吓了一跳,赶紧护住自己面前的餐盘。

“快吃,”赵柯说,“吃完了陪我去买花。”

“……哦。”蒋丞看着他。

赵柯像是突然被刺激到了,或者是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浪费了半年的光阴,总之是蒋丞一吃完饭就被他拉出了校门。

学校外面的花店不少,这会儿都是玫瑰的海洋,大的小的,各种造型和颜色都有。

蒋丞第一次知道赵柯大概是个重度选择困难症患者。

就一捧玫瑰花,挑了二十分钟都还没决定,而且大概还兼挑剔病晚期,这捧大了那捧小了这束多了那束少了花骨嘟多了花开得太大了……

“就这个吧,”蒋丞抓起一捧看了看,“再拿盒巧克……”

“赵柯!”店外面有人叫了一赵柯一声。

赵柯的手定在了空中。

蒋丞回过头,看到了捧着一束花站在店外面冲他俩笑着的张丹彤。

“怎么办!”赵柯没回头,压着声音小声问。

“拿这个出去给她,”蒋丞冲张丹彤笑了笑,转回头把手里的那捧花塞到了赵柯怀里,又从旁边货架上拿了一盒巧克力往他怀里一塞,“说你喜欢她让她做你女朋友,然后把她手里的花拿走!”

“什么?”赵柯愣了,眼睛拼命往一边瞅,但是又不敢转头,瞅半天估计什么也没瞅着,“有人送她花了?”

“废话,情人节这种日子,一个女神少说能收到十束花,你再不开口就真晚了,”蒋丞抓着他胳膊把他往后一转,推了一把,“去吧!”

赵柯一转身,外面的张丹彤立马笑得腰都弯了。

“你朋友害羞啊,”花店老板也笑得不行,看着赵柯走出去之后跟蒋丞说,“你呢?买花送女朋友了没有?”

“我……”蒋丞顿了顿,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不送,有点儿奇怪。

我没有,这说不出口而且这个答案他自己不能接受。

“还是男朋友啊?”老板又笑着说,“男朋友也要送啊,今天男生过来买花送男朋友的好几个呢,还有年前就预定了的。”

“啊,”蒋丞看了老板一眼,想想也笑了,“太远了,他没在这儿。”

“这样啊。”老板没再继续说下去,跟他一块儿往外看着。

赵柯的表现比蒋丞想像的要好,大概是豁出去了,站在张丹彤跟前儿说话的时候居然还挺镇定自若。

张丹彤一直在笑,最后赵柯一把拿走她手里的花,然后把自己的花和巧克力递过去的时候,蒋丞看到她脸红了。

“有戏。”老板说。

“嗯。”蒋丞点点头。

表白的过程和结果赵柯都没有详细说,大概没有当场答应,也没有拒绝,蒋丞没有问,反正就知道张丹彤抱着花冲他挥挥手转身走的时候,一直笑得挺开心。

“我从今天开始吧。”赵柯说。

“嗯?”蒋丞看着他。

“追她。”赵柯说。

“加油。”蒋丞拍拍他胳膊。

加油。

人就是这样的,想来想去,犹豫来犹豫去,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勇气没攒够,其实只要迈出去了那一步,就会发现其实所有的一切早就准备好了。

他笑笑,拿出手机,点开了朋友圈。

朋友圈跟身边差不多,一片情人节相关。

他今天没有发朋友圈,翻了一下,顾飞也没有发。

不过晚上跟赵柯一块儿去图书馆的时候,他看到顾飞发了一条。

只有一个小太阳的表情。

他笑了笑,在下面回复了一个小太阳。

在图书馆找到位置坐好之后,他又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发现有一条回复,点开的时候看到顾飞给他回复了一个小太阳。

他啧了一声,又回复了一小太阳过去。

过了一会儿顾飞又再给他回了一个小太阳过来。

蒋丞乐了好半天,才打开书开始看。

一个寒假他连一眼书都没有看,别说看书,他脑子里任何跟专业有关的内容都没有出现过。

这就是为什么不能早恋,太耽误事儿,乱人心神。

啧。

蒋丞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又闭上眼睛定了定神,然后把视线定在了书页范围里。

他要开始上个学期的生活,上课学习,图书馆看书,打工,除了暂时不用再恶补心理学的知识,别的一切他都要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然后,等着顾飞睁开眼睛。

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他才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打开了手机,之前手机震了一下,他都没顾得上看。

确切地说他专注看书的时候感觉到了这个震动,但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震动是什么。

是潘智发过来的消息。

-你俩朋友圈里日来日去的还要不要点脸了!

蒋丞愣了愣,点开朋友圈,看到了他跟顾飞你来我往的那一溜小太阳,顿时一通乐,乐完了又猛地有些尴尬。

-滚,就你有脑子想得多

-我就看戏.jpg

一个寒假都没看书,这一晚上突然进入学习状态,蒋丞居然觉得有点儿累了,回宿舍也没跟赵柯他们聊天,直接上了床躺下了。

不过赵柯自从下午表白了之后,一直到现在都神情恍惚的,这会儿估计聊天儿也聊不起来。

蒋丞闭上眼睛,翻了几个身,又坐了起来。

下床去抽屉里拿了支笔,还有个新的笔记本又爬回了床上。

他趴在枕头上翻开了笔记本,捏着笔运了一会儿气,然后写了一行字。

2月14日,晴。顾飞发了朋友圈,蒋丞丞回

没写完他就停了笔。

已经挺长时间了,他没有注意过自己的字,这会儿凝神聚气了才发现,自己的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去了。

丑啊。

简直……丑啊。

他犹豫了一下,把这一页撕掉了。

在撕下来的纸上又练习了几遍之后,再次聚气,开始写。

2月18日

18你个鬼啊!蒋丞瞪着这个日期,简直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再次撕掉这一页。

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儿之后重新落笔。

2月18

“我操|你大爷啊!”蒋丞把笔一扔,压着声音骂了一句。

“请开始你的表演。”隔壁床的赵柯笑着说。

“怎么撕纸玩还能撕发火了啊?”张齐齐问。

“你们试过做梦的时候,拨个电话号码,怎么也拨不对,无论你怎么小心地一个一个号按,总会错?”蒋丞坐了起来,靠着墙。

“有过,”鲁实马上说,“别说一个手机号了,我梦里要报警,拨个110都能一直错!”

“我也经常的,”张齐齐说,“有时候能直接把我给急醒了。”

“那你们应该就能懂我了。”蒋丞叹了口气。

“不能懂,”赵柯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现在醒着呢。”

宿舍几个人愣了愣,全乐了,笑成一片。

蒋丞绷了一会儿也跟着笑了起来:“靠!”

其实他就是想写个不算日记的日记,也不写什么多余的内容,只是记下每天他和顾飞有没有联系,顾飞有什么动作,朋友圈发了什么内容,还有自己发了什么之类的。

一直写到顾飞来找他,说出“丞哥我们和好吧”的时候为止。

这个东西就叫顾霸天的觉醒。

但是事实证明他大概是不合适用笔,就一行字能撕好几页,用不了一个月这本子就得撕秃了。

他最后还是打开了手机的记事本。

在今天这一栏里戳下了一行字。

晴。顾飞发朋友圈,一个太阳。蒋丞回复,一个太阳。往复四次。

“这猫果然是怕冷呢,”老妈看着团在电暖器前眯着眼睛的小丑猫,“屋里这么暖和还要找火。”

“都这样,”顾飞低头看着手机,“李炎说给买了个猫屋子,一会儿拿过来,那个有顶子,可能更暖点儿。”

“这猫叫什么来着?”老妈问,“那天问你,你也不说。”

顾飞看了老妈一眼:“二淼叫它丞哥,你叫它咪咪就行了。”

“她这么喜欢蒋丞啊,”老妈笑了起来,“我不叫它咪咪,我要叫它……喵喵!喵——喵——”

顾飞没再说话,目光落回了手机屏幕上。

这个猫,不光对顾淼有帮助,似乎对老妈都有所帮助,让老妈把自己的少女心从男人身上挪了一部分放到猫身上。

顾飞的手机上打开的界面是……r大的表白墙。

他有时候没事儿会打开翻几页,不光是表白墙,r大的好几个公众号他都关注了,没事儿翻一下会觉得离蒋丞近一些。

从情人节过了到现在都半个月了,大家心里的那些翻涌似乎都还没过去,这段时间的表白墙上差不多每天都能看到给蒋丞的表白。

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蒋丞一向招女生喜欢。

但今天表白墙上居然男生给蒋丞留言,而且直接报了自己的班级,只是没说名字,这让他非常不爽。

非常不爽。

但是……不爽的立场在哪里呢。

这种时候是最煎熬的。

他把手机放到一边,靠到椅子上仰着闭了一会儿眼,然后又站了起来,穿上了外套。

“出去啊?”老妈问。

“嗯,”顾飞应了一声,“转转,李炎来了让他打我电话。”

“哦。”老妈说。

出了门就是兜头的老北风,他拉了拉衣领,去把小馒头开了出来,直接往出租房那边开了过去。

他现在差不多每天都会去出租房待一会儿,蒋丞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觉得很多事儿他想不清楚,但现在蒋丞不在他身边了,他还是想待在有他痕迹的地方。

而且明天许行之要过来,他想把出租房收拾一下,如果要谈话或者是跟顾淼单独互动,到这边来比回家里要方便。

其实屋子挺干净,他把桌椅什么的擦了一遍之后,就没什么可收拾的了。

于是他伸了个懒腰,走进了卧室里,在书桌前坐下了。

这里还堆着很多蒋丞的书,以前做的卷什么的,蒋丞都没让扔,说是留着做纪念,纪念不要命的那些日子。

他笑了笑,在一撂书上拍了拍。

手收回来的时候带倒了旁边的书,哗啦地倒了一桌子。

“哎。”他叹了口气,一本本地把书拿起来重新撂到一块儿。

一个旧的软皮本里滑出了一张纸,他正要把纸夹回去的时候,扫到了纸上的一行字。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