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1/2

NyaDooNyaDoo·2022-04-05·114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早上顾飞醒过来的时候, 是被楼下几个早锻炼的老头儿吵醒的。

每次在出租房这边儿睡觉, 他都会睡得很实, 早上如果没什么动静, 他会醒得比平时都晚。

他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 起身下了床, 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看。

楼下路边围着好几个老头儿,应该是在抢占旁边的健身器材,这片健身器材不多, 就楼下有几个, 按说他们一人一个也够了, 但现在俩老头儿都要抢同一个……

顾飞在窗口挺有兴趣地看了半天,这里的人都这样, 一个个头顶一把怒火,早锻炼本来是为了身体好,现在这种吵架锻炼半小时就得折寿好几个月了。

不过之前跟许行之聊起这里的人时,许行之说过,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 但这对很多人来说也算是一种宣泄途径,生活的各种不如意, 一辈子的得不到, 这么骂上一通发泄掉, 回头买了菜回家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今天许行之大概中午的时候就会到了,顾飞洗漱完准备先把顾淼带去店里等着。

出门的时候他停下了,犹豫了一下, 又回了卧室,从书桌上的那一撂书里抽出了昨天的那个软皮本,翻了翻,把里面的那张纸片拿了出来。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这一看就是蒋丞的字,而且是高考之前甚至是更早些的时候写的,因为高考复习的时候蒋丞已经开始练字了,字比这个要写得好了,虽然这字看得出来写得很认真,但还是丑得很清奇。

什么时候写的呢?

是什么时候,蒋丞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

顾飞又翻了翻笔记本,是一本政治笔记,上面的内容……如同天书,如果不是蒋丞记笔记有写日期的习惯,他还真看不明白。

这是高二下学期的笔记。

居然那么早。

顾飞定定地看着纸上的字。

他没有办法判断蒋丞写下这句话的准确时间,也就没有没法再去猜测蒋丞写下这句话,是因为什么事,又是因为什么样的想法。

但无论这句话当初是为什么,眼下它却实实在在的,有了新的意义。

顾飞把纸片叠好,放进了钱包的夹层里,转身走了出去。

许行之还是开车来的,把车直接开到了他家店门口。

“我还想着等你电话去路口接你呢。”顾飞说。

“我认识路,”许行之下了车,“这片儿我现在都认识了。”

“二淼!”顾飞回头往店里叫了一声。

顾淼抱着猫探出了脑袋,看到许行之站在门外,挺开心地冲他鞠了个躬。

“这是你的猫吗?”许行之蹲下笑了笑。

顾淼点了点头,又偏头往他车上看了一眼。

“肥羊在车上,”许行之说,“你想跟肥羊玩吗?”

顾淼又点了点头。

许行之把车门打开让她上了车,先试了一下两只猫碰上之后的反应,然后把肥羊从猫包里拿了出来。

肥羊对猫没有对人那么热情,虽然没有挠小猫,但也爱搭不理的,躺在后座上跟太后似的。

相比之下,丞哥就要热情得多了,凑过去就抱尾巴。

顾淼在一边看得很出神。

“这次时间比较紧,”许行之说,“要做全面的身体检查,然后还有心理评测,我再跟你说说下一阶段的目标。”

“嗯,”顾飞点点头,他以前带顾淼检查过身体,但都是常规的,也不太清楚到底该做什么样的检查,“那……你去蒋丞那儿先把东西放了吧,住那儿挺方便的。”

“我订了酒店了,”许行之笑了笑,“二人世界的小窝还是你俩自己住吧。”

“哦,”顾飞也笑了笑,“那儿我也收拾好了,谈话什么的都方便的。”

“行。”许行之点点头。

有了猫的陪伴,顾淼的情绪这段时间都还挺平稳的,但是去医院还是一个巨大的坎儿。

平时去的医院就在这边,在顾淼能接受的活动范围里,但这家医院没有设备,今天要做脑磁共振,就要离开她的范围,去比市中心更远的地方。

坐在许行之的车上,开到市中心的广场时,顾淼的心情都还不错,但再继续往前,她就开始不安,手一直在车窗玻璃上拍着。

“二淼,”顾飞扳过她的肩,“我们去检查身体,身体好了,你就会很开心了。”

顾淼不太能听得进去他的话,眼神一直有些飘忽,身体绷得很紧,但让顾飞有些意外的是她没有尖叫。

“二淼,”许行之把车停在了路边,回过头看着她,“你记得丞哥吗?”

顾淼没有反应。

“丞哥,”顾飞重复了一遍,“记得丞哥吗?”

顾淼过了很长时间才点了点头,接着又开始用手拍车座,一下下地不停地拍着。

“我们现在去看丞哥。”许行之说。

顾飞转过头看着他,小声问:“什么?”

“给蒋丞打个电话,让他一会儿跟顾淼视频,”许行之说,“你们以前没这么玩过吧?”

“没有。”顾飞拿出了手机。

“现在试一下,让她知道克服一个困难会得到惊喜。”许行之说。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蒋丞正跟宿舍几个人一块儿往教室走着。

铃声让他愣了愣,这是他给顾飞的号码设的专属铃声,而他已经挺长时间没有听到了,一时间居然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你电话。”赵柯用胳膊碰了碰他。

“哦!”他这才回过神来,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就是顾飞的照片,他盯着看了起码两秒才接起了电话,“喂?”

真帅啊……

“丞哥,”那边传来顾飞的声音,“你还没上课吧?现在有时间吗?”

“有,怎么了?”蒋丞问。

“我跟学长带二淼去医院检查,她没去过的地方,”顾飞说,“现在有些紧张,一会儿你跟她视频一下?”

“好啊,”蒋丞马上看了看四周,“我找个人少的地方。”

挂了电话之后他拍了拍赵柯:“帮我占个座,我晚几分钟过去,我跟妹妹视频一下,她现在情绪有点儿紧张。”

“行。”赵柯点点头。

蒋丞在附近找了个没人的椅子坐下了,顾飞的视频请求发过来的时候,他点下接受居然有点儿紧张。

“二淼,”看到屏幕上蒋丞的脸时,顾飞压着心里的激动,把顾淼搂了过来,“你看,丞哥。”

“二淼!”蒋丞笑着招了招手。

顾淼听到蒋丞的声音之后,把视线从车窗外面收了回来,转头看向了手机。

“二淼看到我了没?”蒋丞说。

“哈!”顾淼看到屏幕上的蒋丞时,有些惊喜地转头看着顾飞喊了一声。

这是最明显的进步,从见到肥羊那天开始,顾淼开始用“哈”来表达自己的惊喜。

一直以来,她只在身边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跟顾飞说话,而且次数很少,词汇量也少,加一块儿也不会超过二十个单词。

但“哈”的时候,她却并不需要避人。

“哈!”蒋丞也喊了一声,然后在对着摄像头打了个响指,竖起拇指,“二淼!”

顾淼马上也打了个响指,冲他竖起了拇指。

车开到医院用了大概十分钟,顾淼的注意力一直在蒋丞身上,听蒋丞说话,抱起丞哥和肥羊向他展示,没有了之前的紧张。

挂掉视频之后,顾飞带着她下了车。

她下车看了看四周,顿时又开始紧张,转身就要往车上爬。

“丞哥在等你,”顾飞拉住她,“检查完身体,就可以再跟丞哥说话了,好不好?”

这对于顾淼来说,应该是个巨大的变化,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次挑战。

许行之说这种时候不能强迫她,恐惧的情绪会让她以后都不再接受类似的改变,所以顾飞只能不断地说。

就这么蹲在医院门口的台阶前,顾飞耐心地一遍遍地说着,用顾淼能理解的简单语言。

许行之坐在旁边的台阶上,时不时会提示他怎么表达。

四十分钟之后,顾飞感觉再不进去,他们三个都得冻感冒了,顾淼终于点了点头。

顾飞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这还只是这么短的路程,”他觉得自己嗓子都有点儿哑了,“她的脑子里,这里离广场那边应该很近,就这样都……”

“没事儿,”许行之说,“第一步都是最难的。”

许行之的安排里,顾淼还有很多第一步要走,离开习惯的生活环境只是其实中一步。

“慢慢地带她扩大范围,”许行之坐在出租屋的沙发上,看着一手抱着丞哥一手牵着肥羊在客厅里来回走着的顾淼,“接下去就是理解感情和情绪,从接触小动物开始。”

“嗯,”顾飞点了点头,想想又问了一句,“你比较有养猫的经验,那个小猫可以洗澡了吗?我闻着有点儿臭了。”

“有半岁就可以洗了,”许行之笑笑,“不过洗完要马上把毛吹干,要不容易生病。”

“好,”顾飞说,“那应该差不多,我过几天给它洗个澡吧,二淼成天抱着,有时候都能闻到她身上有猫味儿了。”

“可以让她跟你一块儿给猫洗澡。”许行之说。

“能行吗?”顾飞愣了愣,有些犹豫,“她……有时候怕水,洗手洗碗还行,洗猫的话……”

许行之笑了笑:“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其实谈到过。”

“嗯?”顾飞看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头疼得厉害,码字很慢,先放一半上来,晚一点还有一章,大概七点之前会发出来。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