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脑子里如同有1G的种子同时发了芽

发布于 2022-04-05  36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霸天的觉醒。

顾飞在朋友圈发了一排小红心, 忘了分组, 三分钟内回复大概超过一百条, 蒋丞加入了回复“给我的吧, 收下了”排队活动

“去超市吗?”赵柯在蒋丞床沿儿上拍了拍。

“哪个超市?”蒋丞关上手机记事本问了一句。

“豪华大超市, ”赵柯说, “我要买个保温杯。”

“嗯,”蒋丞点点头下了床,“你保温杯不是好的吗, 又买?”

“买给张丹彤的。”赵柯说。

“这都四月了, 还买保温杯?”蒋丞觉得有点儿茫然。

“你好歹也是恋爱中, ”张齐齐叹了口气,“不知道杯子杯子一辈子吗?”

“那直接你买床被子多好, ”蒋丞说,“音还一样。”

“别逼我吐槽你。”赵柯看着他。

“走,”蒋丞拿了外套,“我正好去买两条毛巾。”

周末没事的时候, 如果说要去超市, 一般他们都会去学校外面的豪华大超市,享受一下买东西十分钟排队结账一小时的慢节奏生活。

陪着赵柯给张丹彤挑保温杯的时候, 蒋丞顺手也拿了几个看着。

“你要买一个吗?”赵柯问。

“不知道, ”蒋丞想了想, “我都不知道他用什么喝水……”

“一般人都用杯子喝水。”赵柯提醒他。

蒋丞看了他一眼。

“送礼物就是个心意,”赵柯说,“他平时可能就是用个玻璃杯, 但是你送了,他就用你送的了,这有什么可考虑的。”

“嗯,”蒋丞点点头,“有道理。”

送个保温壶让顾飞用来喝水他估计都会同意。

最后蒋丞挑了两个运动水壶,一个红的,一个蓝的,自古红蓝出cp嘛。

正好五一顾飞过来的话,他俩出去玩就可以用了。

顾飞最近非常忙,上课下课,看书,复习英语,拍照片,别的时间里全都在配合许行之治疗顾淼,他俩的联系差不多跟以前一样,晚上睡觉之前打个电话,别的时间里有空就发个消息。

蒋丞觉得这样的节奏很好,像稳重而舒缓的钢琴曲,而他俩就仿佛已经相伴多年……当然,这种状态是在努力不去想“假期”这种东西时才能保持的。

一想到五一的假期,蒋丞就变成了活泼的小提琴。

在超市排队等结账的时候,他看到超市五一活动的宣传单,顿时一阵激动,一巴掌拍在了赵柯胳膊上:“柯啊!就还半个月了!”

“嗯,”赵柯搓了搓胳膊,“我问你,前天齐齐说的组团去玩,你想好了没啊?”

“我是没问题,”蒋丞说,“我不是还想叫上潘智嘛,他还没确定要不要带个姑娘一块儿去,今天晚上给我回话。”

“好,”赵柯说,“潘智……有很多姑娘备选吗?”

“也没有很多,他一次就处一个,时间长短就不一定了。”蒋丞说。

“我是不是应该跟他取取经?”赵柯说,“怎么追姑娘讨好姑娘的?”

“别,”蒋丞马上说,“你就这样挺好,别跟他学,他那就是玩呢,等着哪天被人收拾了你再看,肯定就不是这样了,别跟他学那套花花大少。”

赵柯笑了笑。

这个组团去玩,张齐齐期待了半个学期了,一直在宿舍里宣传游说,最后几个人决定五一都不回家,带着男朋友女朋友打算去旁边的草原上玩两天,虽然时间有点儿紧,但大家对这次出行积极性都很高。

蒋丞跟顾飞说了这事,顾飞也挺想去,于是提前半个月就开始跟顾淼沟通,给她看马的照片,草原的照片,还有些别人拍的滑草视频,顾淼的反应还不错,很兴奋,也很好奇。

虽然带上顾淼,对于蒋丞和顾飞来说,可能会玩得没那么尽兴,但蒋丞无所谓,如果顾淼这次能出来玩,对她的病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觉得问题不是很大,”从超市出来的时候顾飞打了电话过来,“但是……”

“但是什么?”蒋丞赶紧问。

“她应该会要带着她的枕头和小被子,”顾飞说,“没有这俩,她肯定会闹的,这俩她多少年都不让换,外面盖什么无所谓,贴身的一定要那个被子。”

“那就让她带着吧,”蒋丞想了想,“就两天,咱俩带内裤就行了,箱子里塞她的枕头和被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丞哥,”顾飞说,“要是她闹起来了……”

“没事儿,”蒋丞说,“你就看她比去年这个时候有多大进步了,我觉得就真闹了,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夸张。”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你自己都想去,她一个小孩子,肯定也想去的,”蒋丞说,“多好玩啊。”

“我是真挺想去,”顾飞笑了笑,“我都……没去过那么远。”

这话让蒋丞顿时就觉得想搂着顾飞好好揉一揉:“你带相机吧?拍点儿照片,这儿还有一大帮人等着摄影师给他们拍照片呢。”

“嗯,没问题。”顾飞笑着说。

潘智最后决定不带人,自己一个人参加活动。

“跟我吊着玩暧昧呢,陪不起了,我又不是追不着别的姑娘了,”潘智说,“没准儿这次出去就能碰上。”

“那你跟赵柯睡一个屋吧?”蒋丞问。

“行,”潘智顿了顿,“你跟顾飞还有顾淼一个屋吗?”

“只能这样啊,去这么远,顾淼肯定得跟着顾飞,不比在家里。”蒋丞说。

“那你俩岂不是很……”潘智低声说,“前后算上憋了得有大半年了吧?你俩下一步是不是要开始吃素念经了?”

“操,”蒋丞乐了,余光看了赵柯一眼,赵柯正在欣赏刚买的保温杯,“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这样吧,”潘智想了想,“我带着她玩,给你俩创造机会,自己抓紧时间办事儿就行。”

“闭嘴好吗?”蒋丞无奈地说。

潘智的话说得也没什么大错,他跟顾飞别说干点儿什么,从年前那会儿就连身体接触都没太有,就顾飞上次来看他待的那一晚上,算是干了点儿什么。

到现在又一个多月了,要不是有时候连听到顾飞声音他都会有反应,他真觉得自己是不是憋大发了失去功能了。

“去草原玩,要坐车,坐很久,”顾飞跟顾淼面对面地坐着,语速很慢地跟她说着,“睡在别的床上,你可以带着枕头和小被子,听懂了吗?”

顾淼跟他眼神对上没有几秒钟就转开了,落到了旁边路过的猫身上,不能带猫她倒是已经理解了,也同意。

“二淼,”顾飞把她的脸扳回来对着自己,“哥哥说的话,听见了没有?”

顾淼点了点头。

“哥哥说了什么?”顾飞问。

顾淼看着他。

顾飞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再问:“听清了没有?”

顾淼这回视线没有移开,点头的时候看得出她是听到了顾飞的话。

“哥哥说了什么?”顾飞继续问。

“玩,车。”顾淼小声说着,然后又站起来跑进了自己屋里,抱起了枕头看着顾飞。

“嗯,带着枕头和小被子。”顾飞说。

顾淼看起来状态是不错的,对于出门也没有什么抵触,但为了保险起见,顾飞还是提前订的是软卧,车厢里相对来说人少一些,不会让顾淼紧张。

出发之前又给许行之打了好几个电话,详细地问了如果顾淼出现情况时的各种应对方法,反反复复地问得许行之都笑了。

“不用那么紧张,记着我的话,你的紧张情绪会影响她的,你放松点儿,让她觉得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才会放松,”许行之说,“月初我过去的时候她状态挺不错,她进步算是很快的,情绪也挺稳定,目前这样的状态能保持住,就算是很好了。”

“嗯,”顾飞看了看日历,“到时我过去了,出来吃个饭吧。”

“我时间没问题,看你们的安排,先玩了再说吧,”许行之说,“你们有半年没有好好聚过了。”

“……是啊。”顾飞笑了笑。

他一直没太注意时间,现在想想,半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以前会觉得日子很长,一路重复着的灰色,让他已经习惯不去注意具体的时间,现在回头看看,也就是一晃眼。

时间或长或短,其实都是跟着心走的吧。

这次出门,是顾淼第一次离开这个城市,生命里的头一次真正的旅行。

虽然还有些迷茫,不是太明白旅行是什么意思,出发前三天她都很兴奋,顾飞知道她兴奋的原因,丞哥,马,滑草。

顾飞没有带着小孩儿出门两三的经验,收拾行李的时候感觉头很大。

“她洗漱用品,喝水的杯子,感冒药消炎药都带点儿备着,”这种时候顾飞第一次感觉到了老妈作为一个妈妈的作用,她一直在旁边提醒着,“帽子和厚外套要带,那边风大。”

“嗯。”顾飞按她说的一样样收拾着。

“刘立给她买的新衣服也带着吧,拍照片好看。”老妈说。

“嗯。”顾飞应着。

“你看这个夹子好看吗?”老妈拿过来一个小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个很漂亮的银色蝴蝶结。

“挺好看,”顾飞看了老妈一眼,“给二淼的?”

“嗯,”老妈说,“其实是我买来自己用的,但是好像太幼稚了,就想给二淼。”

“你跟她说,”顾飞说,“她应该喜欢的。”

“我怕她不喜欢,”老妈小声说,“从小跟着你混得跟个小子似的,会喜欢小夹子吗?”

“试试。”顾飞说。

老妈拿着夹子去给顾淼看,顾淼挺有兴趣,这几天她对什么都会表现出兴趣,大概是因为情绪一直处于兴奋状态里。

老妈的夹子她挺喜欢的,老妈把夹子夹在她头发上的时候她也没有不高兴,就是过了几分钟之后再看到的时候,夹子已经被她自己换了地方,夹在了脑门儿的头发上。

“你这个审美……随的谁啊?”顾飞看着她。

蒋丞和潘智一块儿站在出站口等着接站,顾飞那趟车已经在出站,这会儿旁边的人很多,蒋丞都感觉是不是该举个牌子了。

“真不开个房住?”潘智问。

“不开了,”蒋丞说,“他坐软卧过来的,已经把开房的钱用没了,再说了,开了房也带着顾淼,你觉得还能干点儿什么吗?”

“你要真想干的话,”潘智想了想,“我可以带顾淼出去玩滑板,然后你俩在我那儿……我床还大……”

“潘潘,”蒋丞把胳膊搭到他肩上,用拇指戳着他的脸对着自己,“我,没,那,么,饥,渴。”

“你没那么饥渴,”潘智点了点头,在蒋丞松开他的时候他又接了一句,“那顾飞要是有那么饥渴呢?”

“打一架吗?”蒋丞看着他。

潘智没出声,从兜里抽了张纸巾出来,举在头上挥动着。

顾飞从人群里出现的时候,已经走到他们跟前儿了:“挺聪明,还知道挥点儿标志物。”

“……我这挥的是白旗。”潘智说。

“哦,”顾飞看了他一眼,转头又看着蒋丞,半天都没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叫了一声,“丞哥。”

蒋丞非常想先拥抱一下顾飞,但顾飞身边还站着个正紧张地往四周看的顾淼,他必须先跟顾淼打招呼。

在顾飞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之后他弯下腰:“二淼。”

顾淼转过头。

他打了个响指,竖起拇指。

顾淼又往四周看了一圈才也打了个响指竖起了拇指。

不过大概是因为紧张,她脸上没有笑容。

“先出去吧,”顾飞说,“人太多了。”

“我抱她出去?抱着走得快,”蒋丞问,“能抱吗?”

“可以抱……你抱得动吗,”顾飞说,“她从开春到现在胖了好多。”

蒋丞没说话,弯腰把顾淼抱了起来。

“哎哟,”抱起来之后他才愣了愣,“现在这么沉了?”

“走,”潘智把顾飞肩膀上的一个包接了过去,“挺住。”

“二淼,二淼,”蒋丞在顾淼耳边叫着她,“你现在胖了好多,丞哥差点儿抱不动你了,胖妞。”

顾淼搂着他脖子。

“胖妞,”蒋丞说,“你这样不行啊,不长个儿光长肉……”

“哈!”顾淼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但是挺清楚的。

“哈!”蒋丞跟着她也喊了一声。

拿着行李抱着顾淼,几个人一通忙乱地往外冲,为了避开人群,他们又往外走出了一段,才打了个车。

潘智坐到了副驾,顾淼还是坐在后座,蒋丞和顾飞的中间,靠着顾飞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一直到这会儿,蒋丞才静了下来,心里对顾飞的想念和激动开始一点点苏醒过来。

他转过头,轻声问顾飞:“她一路都没怎么睡吧?”

“也睡了,”顾飞笑了笑,手悄悄地伸了过来,摸到了蒋丞后腰上,“她就是有点儿兴奋过头了。”

蒋丞没说话。

顾飞的手直接摸进了他衣服里,手心贴在他背上,暖得有些发烫。

这种温度迅速地往四周烧了过去,蒋丞往后靠了靠,偏着头一直看着顾飞。

车里几个人,这会儿如果想说点儿什么,无论说得多小声都会被听到,偏偏他这会儿除了不方便让人听到的话之外,再也没什么别的想说了。

想我了吗?

我想你了。

他背过手,抓住了顾飞的手。

顾飞很快也握紧了他的手。

没有办法多说什么,就只能这样。

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轻轻地相互捏着,这种时候,仿佛只有这种真真切切地带着力量的触碰才会让人平静下来。

因为明天一早就出发,今天晚上顾飞和顾淼就都住在潘智自己租的那套一居室里。

出租车停在了楼下,潘智一下车就指着旁边一条小路说:“二淼,看到没,这条路可平了,前面还有几个坡,想不想去玩滑板。”

顾飞看了潘智一眼。

顾淼站在路边,抱着滑板看着潘智,没什么反应。

“滑板,”潘智继续说,“咱俩去玩滑板?”

蒋丞和顾飞把行李拿下来,付完车费,车都开走了,潘智还在努力地游说着顾淼:“玩滑板去?”

“二淼,去还是不去,”顾飞说,“告诉潘智哥哥。”

顾淼抱着滑板看着潘智好半天,最后摇了摇头。

“我……”潘智偏开头,“靠?我这么没魅力?”

“她应该是有点儿累了,”蒋丞笑着说,“先休息吧。”

潘智是个好铁子,想爷爷之想,急爷爷之急,爷爷没想的,没急的,他也一根筋地操心着。

进屋之后让顾淼在床上躺好睡着了之后,他就拿了钱包往外走:“我旁边超市买点儿菜,晚上不出去了,就在这儿涮锅吧。”

“好。”蒋丞看着他。

“你俩……休息一会儿吧。”潘智说。

“啊。”蒋丞应了一声,本来没觉得“干点儿什么”是件多么急迫必须的事儿,但潘智这动静让他顿时脑子里如同有1g的种子同时发了芽。

潘智出了门之后,他转过身看着顾飞,突然就不知道是该先诉诉衷肠还是该先干点儿什么了。

“丞哥,”顾飞先开了口,张开了胳膊,“抱抱。”

已经很久了,没听到顾飞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这一瞬间蒋丞心底涌起来的滋味儿简直能撑出一桌满汉全席。

他走到顾飞跟前儿,张开胳膊用力地搂住了顾飞。

闭上眼睛的同时,熟悉的顾飞的气息包裹住了他,他收紧胳膊,再收紧,但隔着衣服,无论怎么用力,都感觉不够清晰。

他松开顾飞,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再扯掉了顾飞的外套。

只是一件外套,在任何时间地方脱掉,都是很正常的动作,但在眼下这样的氛围里,却突然变得充满暧昧。

“你……”蒋丞想说点儿什么,总觉得应该先说点儿什么。

这次见面跟上次顾飞过来,也就隔了一个多月,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实在憋得太久,上次那种微妙的缝隙似乎已经消失,现在他找不到该说什么的原因居然是……

他满脑子里除了顾飞的身体,再也找不出别的东西了。

勇于直面内心应该算是蒋丞的优点之一,在反应过来此时此刻脑子里只有“狠狠干”这一件事之后,他一抬胳膊脱掉了上衣。

顾飞大概也在先干还是先聊天儿之间犹豫着,看到他这个动作的时候愣了愣,先是回头往卧室看了一眼,然后回过了头。

“去洗澡。”蒋丞说。

“嗯,”顾飞顿了顿,伸手到他的包里掏了掏,又转头看着蒋丞,“要……做吗?”

“要。”蒋丞听到自己有些发哑的声音,这次没别的原因了,纯粹就是兴奋。

顾飞手的手从包里拿了出来,蒋丞一眼就看出了他拿的是支润滑剂。

“你……真不要脸啊。”他感叹了一句。

顾飞没说话,抬手把自己上衣也脱了,过去搂住了蒋丞,没等蒋丞再出声,就吻在了他唇上。

上次接吻时那种和风细语温柔绵长的感觉蒋丞还能清楚地记得,这次的吻就完全没有了那种美妙。

两个人的唇齿舌尖里满满的都是**,已经被时间生生切开半年之久的所有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如同暴雨倾盆。

蒋丞勾着顾飞的脖子,狠狠地在他齿间翻搅吮吸,拽着他往浴室去的时候,手已经伸进了顾飞的裤子里。

浴室不大,顾飞反手把门关上之后,小小的空间里就全是他们的喘息声,甚至手在对方皮肤上搓揉时细微的摩擦声也因为空间狭小而变得格外清晰。

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触碰,都像是敲在敏感神经上的琴键。

“顾飞。”蒋丞低头在他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嗯?”顾飞应了一声,被他这一口咬得抽了一口气。

蒋丞扳着他的肩把他狠狠按到了墙边,凑到他耳边:“干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