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三年后

发布于 2022-04-05  30 次阅读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


“顾老师, ”教研组长看着顾飞, “不是说系个领带吗?我看你今天带了领带过来的?”

“那儿呢, ”顾飞指了指桌上扔着的一条领带, “我上课之前再系吧, 喘不上气儿了都。 ”

“一会儿别忘了, ”组长说,“让别的学校看看我们年轻老师的风采。”

“……哦。”顾飞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顾飞拿了领带卷了个卷儿放到外套兜里,然后拿着东西去了教室。

今天他这节公开课是市里的研究课, 学校很重视, 他自己也挺重视, 之前备课除了跟老教师请教,甚至跑了两趟老徐家, 虽然初高中不同,但经验还是能学习一些。

进教室的时候班里的学生都跟平时差不多,一个个看上去都跟下一秒就要瘫痪了似的,不是趴在桌上就是靠在桌边。

他走到讲台上, 把手里的东西往讲台上一扔, 声儿挺大的,“嘭”的一声。

下面即将瘫痪的众人挣扎着把头往讲台这边转了转。

“要不排队出去吹吹风吧, ”顾飞看了看他们, “教室里太暖和了?”

瘫痪的人群里传来或高或低的拉长了声音的叹气, 慢慢地坐好了。

“一会儿上课都放松点儿,就跟平时那样,别跟上回学校公开课那样, 站起来我都能听到你们骨头咔咔响。”顾飞说完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领带。

说实话他没系过领带,这次他是头一回上市级研究课,让他系个领带他也就去买了一条,早上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问了蒋丞怎么系,这会儿拿出来的瞬间他就忘了。

大概是有些紧张吧。

从小到大都刻意避开各种公开场合,各种集体活动,不愿意面对目光的习惯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写在了他的性格里。

但是从快毕业的时候开始,他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了,从试教开始,到站在讲台上面对四五十个学生,再到公开课。

要说不适应,真是不适应,但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避开了。

只是这种紧张的不适感,不是半年时间就能完全消除的,这毕竟只是他第二次公开课,还是市级的。

拿着领带看了半天,最后他不得不撑着讲台叹了口:“谁会系领带?”

“我!”

“我啊——”

“我会!我!”

下面一片喊声,顾飞扫了一眼,指了指他的语文课代表:“你来教我一下吧。”

课代表是个小男生,刚站起来,就听旁边一片叹息,顾飞看他有一瞬间犹豫,赶紧敲了敲讲台:“赶紧的。”

小男生上来,拿过领带很麻利地往自己脖子上一绕,三下两下就系好了,再拉松摘下来递给了顾飞。

“厉害啊——”下面又喊了起来。

顾飞也挺意外,问了一句:“跟谁学的啊?”

“看电视啊,”小男生说,转身走了下去,“男人的必备技能。”

“哦,”顾飞没忍住笑了,把领带拉好了之后又敲了敲讲台,“该交待的我昨天已经跟你们说过了,都记得吧。”

“记得——”

“好,谢谢了。”顾飞点点头。

蒋丞感觉自己最近睡得有点儿要升仙的意思,早上顾飞去上班以后他重新躺回床上,意识里大概也就是闭眼再睁开,居然过去了一个小时。

大概是因为卧室的窗帘被顾飞换成了厚麻的遮光窗帘,一拉上就晨昏不分。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这会儿顾飞的公开课应该正在上着了。

他打了个呵欠,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了一半,看着外面。

钢厂真是万年不变,从他高二的时候过来到现在大四快毕业,树叶长了落了,草绿了枯了,人来了走了,那些老旧的房子,那些灰色的街道,始终都是老样子。

每次蒋丞回来,都像是走进了回忆里。

也挺好的,留在这里的那些记忆无论好坏,他都不想忘记。

他伸了个懒腰,转身躺回床上,顺手又点开了app,准备看看中午叫点儿什么外卖过来吃。

顾飞现在上课的学校,离四中不远,在顾淼曾经的小学母校后面,中午他都会回家吃饭。

蒋丞没有本事做午饭,但午饭叫外卖的本事还是有的。

茄子煲,酱鸭子,再来个汤,再……

外面的门被人踢了两脚。

“来了!”蒋丞应了一声,跳下床,趿着鞋过去开了门。

顾淼拖着她的滑板走了进来,往沙发上一坐,然后把腿裤捞高,露出了膝盖。

“我靠,”蒋丞看了一眼就就愣了,顾淼左腿膝盖上一大片擦伤,已经渗出了血,“摔的吗?”

顾淼点了点头。

“我给你拿药,”蒋丞打开旁边的柜门,拿了药箱出来,“怎么摔的啊?”

顾淼看着他,过了好半天,大概是不知道怎么说,揪了点儿棉花开始处理伤口,也没再理他。

“我点外卖呢,”蒋丞拿着手机坐到她旁边,“你看还想吃什么?”

顾淼往手机屏幕上看了过来,蒋丞帮她来回翻着,顾淼不太认识字,主要就是看图,最后她往梅菜扣肉和花甲上戳了戳。

“好嘞。”蒋丞点头,把几个菜都下了单。

顾淼以前摔伤都是顾飞帮她处理伤口,理由是顾淼怕血,尽量不让她见到血。

但许行之很“无情”地指出,顾淼并没有害怕血的根源事件,依旧只是顾飞自己的恐惧。

从那以后顾飞就没再帮她处理伤口了,一点点教会了她怎么清洗伤口怎么上药,现在她不太容易受伤,伤了也能自己处理了,动作也很熟练。

看着很酷。

“你这一天天跟个女杀手似的,”蒋丞逗她,“你们滑板俱乐部的人是不是都怕你?”

顾淼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你哥说你长个儿了,说你三个月长了五公分,是真的吗?”蒋丞又问,“你现在有一米五了?”

顾淼点了点头。

“看不出来。”蒋丞说。

顾淼啧了一声,把手里的棉花团一扔,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拽着蒋丞胳膊把他一把扯了起来,然后跟他比了比身高。

“有一米五了,”蒋丞低头看着她脑袋顶,笑着说,“到胸口了。”

顾淼把伤清理完消了毒之后就从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抽出一本书开始看。

这是顾飞给她买的绘本,字很少,都是图,顾淼认识的字少,但挺喜欢看画,所以顾飞每隔一时间就会给她买些绘本。

蒋丞靠在沙发里看着她,这两年顾淼进步挺大的,不会再尖叫,能理解别人的意思,情绪表达也慢慢变得丰富起来,会哭会笑会生气,虽然认字学习什么的还是很慢,说话也没有多大改变,但对于她来说,已经很好。

顾飞去年去找了以前在广场上碰到过的那个滑板俱乐部,对方很痛快地同意了顾淼的加入。

相比以前她漫无目的茫然地在街上飞驰,现在每一次跃起时都算一个小目标,顾淼自己的小目标。

顾飞对她没有什么要求,能慢慢融入身边的生活,能交到朋友,就可以了,至于别的,都不去强求。

外卖很快送过来了,蒋丞下楼拎了好几兜,还挺沉的。

刚往楼上走了没两步,手机响了,以为是顾飞打过来的,结果费了半天劲把东西都腾到一只手上,再掏出手机一看,是潘智。

“哎,”蒋丞叹气,“你打得真是时候。”

“爷爷,我要逃难了,”潘智劈头就是一串,“你准备好接收我。”

“怎么了?”蒋丞愣了愣,“你不说被关起来了吗?”

“我那是给他们点儿面子,我还真能被关得住吗,想走随时就走了,”潘智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明天就去找你。”

“等等,”蒋丞说,“你就这么跑了,你妈不弄死你?”

潘智当初上大学也没怎么考虑专业的问题,学了个图书管理,现在他家里想让他考编制去图书馆,这对于平时能不旷课都算是表现优异了的潘智来说,简直是要了命了。

“弄死就弄死吧,”潘智说,“她不弄死我,看那些书用不了俩月我也就死了,我去个书店都行,等他们气儿消了,我再回去求点儿钱开个书店……这些我去了再跟你细说吧。”

“哦,”蒋丞应了一声,“那我给你订个房间吧?”

“你不用管,我自己订了,”潘智说,“你就这几天抽时间陪我聊会儿就行。”

“嗯,”蒋丞想了想,“要不……我给你妈打个电话谈谈?”

“算了,她本来就老拿你保研的事儿说我呢,你再这么懂事,她得受多大刺激啊,”潘智叹了口气,“你等我吧,请我吃烤肉。”

“好。”蒋丞笑了笑。

蒋丞把吃的都拿盘子装了出来,摆了一桌子,碗筷都放好之后,一直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顾淼偏了偏头。

“回。”她说,声音比起三四年前稍带了些沙哑,顾飞说是变声期了,还表示很怀念以前她又细又软叫“丞哥”的时候。

“嗯,我听到摩托车的声音了,”蒋丞走到窗户边往下看,楼下顾飞开着摩托刚停下车,他冲下面吹了声口哨,“今天你哥打领带呢,你一会儿看看,看着特别不像个正经人。”

顾飞摘下头盔仰头往上看了看,冲他挥了挥手,锁好车跑进了楼道。

顾淼对于她哥打不打领带像不像正经人没什么兴趣,顾飞打开门进来的时候,她马上坐了桌子旁边,等着开饭。

“这一看就是叫的外卖吧。”顾飞把外套脱掉,笑着说。

“二淼你看,”蒋丞指着顾飞,“西服,见过没……你领带呢?”

“扯了,系着难受。”顾飞一边说一边准备脱掉西服上衣。

“等,”蒋丞拿出了手机,“我拍一张,这种打扮有点儿太难得了,平时都穿得跟个体育老师似的。”

“这也不是什么正经西服,”顾飞看着他,“我们学校制服,人手一套。”

“比你运动服正经多了。”蒋丞笑笑。

这的确是顾飞他们学校的制服,深蓝色,料子还行,但款式也就那样,平时也没哪个老师穿,有点儿什么正式场合,要求“着正装”的时候才翻出来。

这都好几年了,他对顾飞还是没看出“习惯”来,还是会觉得这人帅,身材好,就算是这样的一身衣服,套在顾飞身上时,还是让蒋丞心动。

这就是爱……

蒋丞一边拍照一边在心里高歌。

今年生日的时候必须要送顾飞一套牛逼正装,太性感了。

“行了吗?”顾飞问。

“嗯,换衣服吃饭吧。”蒋丞看着他。

顾飞脱了西服外套,一边解衬衣扣子一边往卧室走,蒋丞马上跟了进去,靠在墙边继续看着他。

顾飞解衬衣扣子时跟他脱t恤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感。

一种是前钢厂大霸王。

一种是人模狗样。

“今天公开课怎么样?”蒋丞在他腰上抓了抓。

“要命,”顾飞脱了衬衣,刚要说话,外面顾淼敲了敲碗,他转过头,“说了不许敲碗!不礼貌!”

顾淼拿好筷子看着他。

“你饿了就先吃吧,”顾飞说,“我跟丞哥说话。”

顾淼点点头,给自己盛了饭低头开始吃。

“紧张?”蒋丞问。

“嗯,”顾飞穿上一件t恤,“挺不自在的,我们组长说是看不出来紧张,但我自己知道我不自在。”

“课堂效果呢?”蒋丞问。

“还行吧,今天这帮小孩儿比上回公开课强多了,”顾飞说,“本来还担心他们比我紧张的,结果还可以。”

“我挺想去看看你上课的。”蒋丞说。

“我明天给你直播一个吧。”顾飞笑了。

“我说真的。”蒋丞说。

“我也说真的,”顾飞说,“你想看的话,就给你直播。”

“好,”蒋丞笑了起来,“哎怎么有点儿兴奋?”

“因为你幼稚。”顾飞过去亲了亲他脑门儿。

俩人回到客厅坐下开始吃饭的时候,顾淼已经吃完了一碗饭,正在盛第二碗。

“还好平时消耗大,”蒋丞看着她,“比我还能吃,搁别的小姑娘身上早胖变形了吧,这一顿顿的就认肉。”

“你最近没事儿就跑跑步吧,”顾飞边吃边说,“你现在吃得也不少,一天天的就在家里睡觉,保研猪真是一点儿也没说错。”

“我其实也就是回来以后才猪的,之前在学校我状态还是很狗的,”蒋丞喝了口汤,“我现在想狗也能马上狗起来。”

“先猪一阵儿吧,”顾飞说,“想想你开学以后就觉得心疼。”

“还行吧,我习惯了,”蒋丞说,“我一想到我们宿舍那几个学习狂,我就充满了力量……对了跟你说个事儿。”

“嗯?”顾飞应了一声。

“潘智明天过来。”蒋丞说。

“他不是让家里用钛合金大链子拴厕所里了么?”顾飞说,“越狱了?”

蒋丞笑了半天:“嗯,逃出来了,说明天到。”

“要住这儿吗?”顾飞问,“我可以回家住。”

“他订房间了,”蒋丞说,“他想开个书店,靠谱么你说。”

“看怎么干了,有特点的话还是靠谱的吧,”顾飞说,“潘智虽然念书不行,别的事儿还是挺稳的。”

“嗯,我觉得吧,要是能在‘意外’那片儿弄个有点儿个性的书吧什么的,可能还真行,”蒋丞说,“明天跟他说说,他反正也去过好几次了。”

“比我去的次数还多呢。”顾飞啧了一声。

那个叫“意外”的咖啡店,他们每年都会找假期一块儿去一次,说是没什么需要纪念的,但还是会把那里做为储存回忆的地方。

“暑假带顾淼过去的时候你干脆就天天泡店里得了,”蒋丞说,想了想突然也啧了一声,“我跟你说个事儿。”

“嗯?”顾飞看着他。

“潘智没事儿自己一个人也老去,”蒋丞说,“我觉得……”

“那不是很正常么,老板漂亮咖啡好喝,他不去不是他风格啊。”顾飞笑了。

“不,关键是他完全没跟我说过,要以前那些姑娘,他会说,朋友圈还撩呢,”蒋丞低声说,“我觉得……你懂我意思吧?”

“懂,”顾飞点点头,也低声说,“潘智可能要被拿下了?”

“很期待啊。”蒋丞一脸严肃。

“相当期待啊。”顾飞也很严肃。

“要真被拿下了,”蒋丞继续严肃地绷着脸,“要备个大礼。”

“敲锣打鼓地给他送过去。”顾飞点头。

“送什么呢?”蒋丞琢磨着。

“敲锣打鼓一般都送的是锦旗。”顾飞说。

“锦旗的话只能送给人姑娘了,”蒋丞说,“写四个字,为民除害。”

顾飞没绷住笑了起来,蒋丞还绷着脸坚持了好半天才跟着一块儿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番外慢慢更,时间可能不像之前那么准时,因为就像完结的时候你们觉得突然就空了那样,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就……空得很,有点怅然﹁_﹁。所以番外码得慢,我每天码完了就会扔上来,你们不用特别来等哈,么哒。

返回 撒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