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凶手 20:第三个人

NyaDooNyaDoo·2022-04-07·137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两人同时愣住……
  展昭惊诧地睁大了眼睛。
  从小从小耳鬓厮磨地长大,所以,平时最讨厌和别人近距离接触的展昭,对白玉堂的碰触似乎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这次——不同于以往的戏虐或捉弄,白玉堂的似乎是相当的认真。展昭莫名地心慌意乱,可惜眼前人咄咄紧逼,无处可躲。
  白玉堂也被自己的举动下了一跳。
  刚才一刹那意识到展昭差点被人掳走时,向来冷静灵敏的大脑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见他安然无恙,又有一股怒气涌上,身体就先于意识行动了起来——等再清醒过来时,却是停不下来了。
  其实白玉堂很早就发现了,自己似乎有一种亲近展昭的渴望,彼此间近一些的距离,让他他安心,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不正常,那种让人昏了头的想法,心里似乎是有什么正在慢慢发芽。过分亲昵的关系让白玉堂刻意回避着这份悸动,每次都成功地被他忽略掉,可是,那种感觉却越来越清晰、强烈!
  有些事情来临时,就算是有再充足的心理准备,也不可能准备得好。
  远处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展昭猛地推开了白玉堂。
  退开几步,白玉堂看到展昭靠在墙壁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瞪圆了眼睛,脸竟然红了……可爱。
  “头!”赵虎等跑进了巷子,刚才众人回过神来,发现展昭和白玉堂不见了,慌忙四下寻找,冲进巷子,却见展昭和白玉堂分立在两边,大眼瞪小眼的……莫非又在吵架?
  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场有些诡异,S.C.I.的众人都不敢太靠近。
  这时,就见白玉堂突然笑了起来。对面的展昭看着他的表情脸越来越红,转身就走,走出两步又停住,歪着脑袋似乎是在想什么,随后竟猛地转身走了回来。白玉堂看着他的举动,眼中闪烁着一丝希翼。
  展昭走到他面前,站定,深吸一口气……猛地抬手就对着白玉堂挺直的鼻子来了一个直拳。
  “啊……死猫……嘶~~~”白玉堂捂着鼻子后退好几步,鼻子好痛呀。
  展昭似是解气了一些,狠狠地道:“白老鼠,你再敢戏弄我,我就宰了你!!”说完,愤愤地转身就走,走得太急,所以众人都没有看到他眼中的那份慌乱和迷惑。
  白玉堂看着那个有些仓皇的背影,苦笑着摇头——猫儿,我不是戏弄你,我是喜欢你。
  揉着红红的鼻子,白玉堂庆幸,还好这猫是个书呆子,不然这一拳,自己鼻梁非断了不可。
  “头!没……没事吧?”赵虎壮着胆子凑上前问。
  白玉堂瞥他一眼,挑起一边的眉毛,冷笑:“没事?怎么会没事什么叫没事?你倒让我打一拳试试看你有事没事!有事?我能有什么事?就那只猫拳头软得跟个馒头似的打我一拳我能有什么事?谁说我有事?再说了你管我有事没事我有事又怎样没事又怎样你有事我还没事我没事你说不定还有事呢……呼……”白玉堂深吸一口气,对着石化在当场的众手下潇洒地打了个响指——“收队!!”迈步往前走。
  还愣在原地的赵虎回头问众兄弟:“那是有事还是没事?”
  “……”众人张着嘴缓慢地摇了摇头,远目眺望白玉堂远去的背影。
  王朝感叹:“队长什么时候跟展博士学的心理学?”
  “……”众人继续张着嘴缓慢地摇头,继续远目眺望白玉堂更加远去的背影,集体感叹,“真是深不可测啊……”
  白玉堂走回现场,见展昭正坐在他那辆银灰色Spyker C8的副驾驶坐上出着神,这呆猫。
  “小白!”
  回头,就见卢方抱着小卢珍站在他身后。
  “真是多谢你们!”卢方感激地道。
  “我谢他才对!”白玉堂摸摸卢珍的小脑袋,“这小子长大后肯定不得了!”
  卢珍从包包里拿出两罐儿童牛奶,递给白玉堂,“请你,还有那个漂亮叔叔喝。”
  笑着接过牛奶,白玉堂伸手掐掐卢珍肉乎乎的腮帮子,和卢方道别后,就转身向车子走去。
  上车坐好,白玉堂递牛奶给发呆中的展昭。
  “儿童牛奶??”展昭惊奇地看着白玉堂。
  “小卢珍请你的。”
  “哦……那小孩真了不起!”
  “是啊!将来绝对是个人物!”
  “……”
  “猫儿。”
  “干吗?”
  白玉堂发动车子:“从现在开始,一步都别离开我身边,直到抓住那些变态!”
  展昭喝牛奶,笑:“那些?不是那个?”
  “贼猫!”白玉堂踩油门,“听到没有,从现在开始,一步也别离开!”
  ……
  “嗯。”继续喝牛奶,蛮好喝的,“那瓶也给我吧!” 伸手抢。
  “喂!猫,不准抢!一人一瓶。”
  “小气!”
  “馋猫!”
  ……
  回到S.C.I.的办公室,已经是中午了,白玉堂刚进办公室,就见白锦堂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双眼直视前方,一脸的迷糊。
  白玉堂小心翼翼地按原路返回,退出办公室,而白锦堂则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展昭一见就惊得跑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对着还愣在原地的众人道:“快跑!千万别靠近!!”
  昨天见识过白家大哥破坏力的众人纷纷逃窜,白锦堂只是面无表情地一直朝大门走去。
  “头?什……什么状况?”赵虎躲在白玉堂身后弱弱地问。
  “起……起床气!特别是不够睡的时候,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而就当白锦堂走到门口时,公孙正好拿着一份文件推门走了进来:“你们都回来了?行动怎么样了?”
  ……
  没有人回答,公孙抬眼看到站在他面前的白锦堂,有些不解:“你怎么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白锦堂伸出双手,一把将公孙抱住,埋头在他肩上一阵乱蹭,最后抬起头,在公孙的腮帮子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随即,白锦堂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了声:“早上好。”
  S.C.I.的众人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见公孙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铁青,扔了文件就伸手到口袋里掏什么。
  马汉抖着声音问白玉堂:“头,公孙……他会不会……拿手术刀砍你大哥?”
  果然,就见公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
  “快分开他们!!”白玉堂一看情况不对,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跃起,马汉和张龙架住公孙就往外拖。
  “公孙,你冷静点……”
  “我要宰了他!”公孙挣扎,挥舞着手术刀,“放手!我要剐了他!三千刀!一刀都不能少!!”
  ……S.C.I.……继续混乱中。
  展昭站得远远的,揉揉怀里的“鲁班”,小声说:“千万不要过去啊!太危险了!”
  半小时后,警局二楼餐厅里。
  白锦堂摸着自己脖领子上的刀口,刚才公孙飞出来的手术刀堪堪划过他的衣领,离他的颈侧大动脉不到一公分,“你两的工作挺危险啊……”白锦堂心有余悸地说。
  “谁让你惹公孙来着?”白玉堂给他倒茶压惊。
  白锦堂喝了口茶:“那个公孙怎么这么凶悍?”
  ……
  展昭朝白玉堂使了使眼色,白玉堂点点头,“大哥,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白锦堂看看他,又看看展昭:“什么事?”
  “呃……老爸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兄弟?”
  “兄弟?”白锦堂被问得莫名其妙,“我都搬出来多少年了,哪知道什么兄弟?”
  “二十年前的。”展昭补充了一句。
  “……”白锦堂略显惊讶地看了看两人,“嗯……有。”
  “大哥?”见白锦堂面色有异,白玉堂觉得不妥,“有什么问题么?”
  又啜了口茶,白锦堂淡淡地说:“具体记不清了,你们还是问包局长吧。”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惊讶于白锦堂的反应。
  “记不清?那知不知道黑白双煞,除了包局和老头子之外……还有谁?”白玉堂追问。
  “呼……”白锦堂苦笑,“我只知道有一个人姓赵,那人朝我这里开了一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等我再醒过来,已经是一年之后了,然后,十三岁之前的事情,只残留下一些残缺的片段。”
  白玉堂和展昭惊骇非常,他们记得,小时候,白锦堂的确不见了一年之久。
  “大……大哥……”白玉堂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别介意……”
  白锦堂笑:“无所谓,反正不记得了。对了,我给包局带了瓶76年份的阿尔萨斯,你们拿那个去贿赂贿赂他,应该可以打听到很多……”
  出乎预料的是,当白玉堂和展昭支支吾吾地拿着酒找到包拯时,包拯没等他两开口,就说:“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跟我来,带你们去见一个人!”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