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凶手 25:暗示

NyaDooNyaDoo·2022-04-07·110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展昭和白玉堂驱车赶往陈璟提供的,徐教授私人诊所的地点,兜兜转转,到了S市一处比较低档的酒吧街附近。
  由于白玉堂的车过于引人注目,两人把车停到了较远的地方,徒步走了进去。
  这一区是混混聚集的地方,酒吧,歌舞厅,都是些声色场所,在这里徘徊的人大多年纪不大,打扮怪异。
  展昭对照着地址寻找着门牌号,身边的白玉堂突然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伸手搂住他肩膀。
  “干吗?”展昭抖抖肩膀,斜眼看他。
  “嘘。”白玉堂轻轻地说,“别往后看,有人跟着我们。”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展昭一脸惊讶地问。
  白玉堂微微一笑:“估计跟你想的不是一回事。”
  “什么意思啊?”展昭不解。
  “一会儿你就明白了。”白玉堂搂着他,转进了一个没人的巷子。
  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很散乱,好像不止一个人。
  白玉堂停下脚步,这时,身后跑上来两个人,身后还有两人,四人站开,把展昭和白玉堂围到了中间。
  展昭观察四人,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得很朋克,纹身加诡异发型——COSPLAY??
  “两位像是有钱人啊。”其中有一个小混混打量着展昭和白玉堂,“借几个钱来花花。”
  展昭看白玉堂,拼命忍笑,刑警队长被人勒索,白玉堂打出娘胎以来,恐怕还是头一回。
  “没钱也没关系。”另一个混混突然嘿嘿笑着伸出手,“陪我们玩玩也可以……”手径直就伸向了展昭的下巴。
  “咔”地一声脆响,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白玉堂伸手拽住了那人的手,而那只手,正以一种不可能的姿势扭曲着——断了。
  “呀~~”那小混混握着断手痛苦地惨叫着,蹲到了地上。
  其他三人立刻也慌了手脚。
  白玉堂问展昭:“上次教你的那几招还记不记得?”
  展昭点头,一脸的跃跃欲试,实战耶实战,机会难得呀。
  白玉堂无奈摇摇头,对着那三个混混招招手。
  三个混混彼此望了几眼,带头的一个喊了声:“上……”就冲了过来。
  白玉堂上前一步,让过一个,挡住了后面的两个。
  被让过的那个直接冲向了展昭。
  展昭默念着白玉堂教他的口诀:“看准时机,迅速上右步,右臂顺势捋对方小臂,左手抓住对方左肩部,左腿向对方左腿外侧上步,转腰,双手右前下拉,将对方由身侧向前摔出。”
  那小混混“嘭”地一声,结结实实地飞出去摔了个狗啃泥。
  耶~~展昭小小地握个拳,回头看白玉堂,见他已经摆平了另外的两个混混,正回头看他。
  白玉堂见展昭一脸“好过瘾啊,好想再来一次啊”的可爱表情,真想拉过来狠狠亲一口,不过……算了,免得被揍。
  伸手拉起一个小混混:“还要不要继续?”
  “咳咳……别……不,不敢了”那小混混边咳嗽边求饶。
  “看看这个地址。”白玉堂把那小混混揪起来,展昭也很好奇地凑上来,“是不是在这附近?”
  小混混眯起眼睛看了看地址,点头说:“没……没错,就在前面那幢房子里。”
  白玉堂松开手,几个小子就落荒而逃了,两人也不想追究,径直走向了小混混所指的房子。
  这是座两层小楼,一扇破破烂烂的卷闸门半开着,里面是黑洞洞的楼道。
  白玉堂向里望了望,那出便携手电,回头看展昭,小声嘱咐:“小心!”
  “嗯。”展昭点头,跟上。
  两人走进了楼道,据陈璟的描述,诊所是在二楼。
  小心翼翼地走上楼,不同于一楼的黑暗,二楼透出隐隐的昏黄灯光。
  关掉手电,白玉堂突然停下,拦住展昭。
  展昭有些不解地看他,白玉堂掏出枪,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展昭一闻,果然感觉有很重的味道——血腥味。
  也把枪掏了出来,有些焦急地看向白玉堂。
  两人分开,一左一右地向那个房间包抄过去。
  房门并没有关,而是虚掩着。
  白玉堂抬脚轻轻踢开门,房间里,灯光是红色的,昏暗异常。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展昭皱了皱眉,无论是谁,流了那么多血都不可能还是活的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闪进了房间,进门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慑。
  就见许教授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颈部一道血口,满地几乎都是血,从血液的颜色和凝结程度来看,至少已经死了24小时了。
  毕竟是曾经一起共事过的老前辈,展昭看到许教授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忍,撇开脸不愿再多看。
  白玉堂检查了一下房间,无奈拿出手机,叫来了S.C.I.的众人。
  很快,这幢阴森的小楼就被警车包围,警戒线隔开围观的人群,展昭坐在警备车上发呆。白玉堂走到他身边,打开一杯热的灌装咖啡给他:“你没事吧?”
  展昭接过咖啡,双手捧着,感受着罐子上的温度,好驱散四周的寒气,“你觉得呢?”
  白玉堂叹了口气,坐到他身边:“事情好像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原本以为找到许教授,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没想到他竟然被杀。”展昭喝一口咖啡,“好难喝。”
  “那个张博士是凶嫌。”白玉堂拿过咖啡,“难喝么?”尝一口,皱着眉把咖啡扔了,“就跟这杯咖啡似的,买它来是为了喝的,没想到比起喝来,倒是暖手比较管用。”
  展昭低头笑。
  “笑什么?死猫!”白玉堂挠挠头。
  “你安慰人的方法好逊!”展昭望天,“讲道理一点都不适合你。”
  “你还不是笑了?”白玉堂得意地拿肩膀蹭蹭他,“我可是文武全才!”
  ……
  “头,现场勘查完了。”
  白玉堂点头:“有没有什么线索?”
  王朝摇头:“没什么发现,凶器也没有。“
  “张龙那边怎么样?”展昭问。
  “刚打电话问过,没找到张博士,还在继续找。”王朝说,“徐庆他们还在学校附近……那小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继续找吧,盯紧点”
  “是。”
  正想要收队回去,白玉堂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白玉堂一愣:“包局来的?“
  接起来,“喂,局长?”
  ……
  电话大概只持续了十秒钟,白玉堂却是愣住,一脸的惊诧。
  “怎么了?”很少见白玉堂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展昭有不好的预感。“出什么事了?”
  白玉堂放下电话,看展昭:“赵爵跑了。”
  “……什么?!……”展昭惊得差点跳起来,“怎……怎么可能?”
  “包局让我们先过去,走,猫儿。”白玉堂拉着展昭就向车子跑,回头对王朝说:“带上人跟我走。”
  原本要三小时才能到达的路程,竟然被白玉堂开得只用了一个小时。光看他那种把汽车当飞机开得架势,就能知道他现在有多着急了。
  到达研究中心后,众人直接跑向了赵爵的病房。
  包拯站在房门口抽着烟,从那一地的烟头,可以看出他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
  “怎么会这样?”望着空空如也的牢房,白玉堂问包拯。
  “监控录像都拍下来了。”带着两人到了监控室,包拯打开机器:画面清晰,带走赵爵的,竟然就是张博士。
  “张博义,四十二岁,著名心理学家,是这个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有权利进入病房。”包拯熄掉烟,“他了解这里的情况,瞅准了警卫换班的空隙,带着人走了。”
  包拯看着身边的白玉堂和展昭紧蹙的眉头,说:“你们也不用太紧张,发通缉令抓人吧,我叫你们来是想让小展看一下赵爵的房间。
  “房间?”展昭不解。
  “呵。”包拯轻笑,“你上次不就看出些端倪了么?”
  “……”展昭转脸瞪白玉堂。
  白玉堂连忙摆手:“不是我说的。”
  包拯摇头:“我虽然年纪大了,不过还不瞎,你们两个神神秘秘的,想想就知道有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另外,你俩小心点,尤其是小展。”包拯喊住想要往外走的两人,“还有你哥。”
  白玉堂立即紧张了起来:“你觉得,赵爵会对猫儿和我哥不利?”
  包拯点头。
  “我哥当年发现了他的秘密,我可以理解,不过,猫儿跟他一点瓜葛都没有吧。”白玉堂似乎是有些火大,“他为什么要伤害猫儿?”
  展昭拉住白玉堂:“玉堂,你别那么激动。”
  白玉堂挣开,继续道:“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不说?有什么不能说的?”
  包拯看着发火的白玉堂和在身后拉着他,一脸担心的展昭,突然笑了。
  长长出一口气,“二十年前,我也看过这样的场面呢。”
  “……?……”展昭和白玉堂对望一眼,有些不解地看包拯。
  包拯索性搬了把椅子坐下:“那时候,我和允文也是这样,很容易暴躁,赵爵总会拉住我们,然后帮我们想办法。并不是因为当时的事情是什么秘密……而是因为,实在不想再提起。”再次点燃烟,“你们知道,赵爵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么?”
  见两人摇头,包拯苦笑着说:“因为那时候,大家办案都是靠很传统的方法,赵爵提出的心理分析的理论常常会遭人非议。他曾多次提议建立心理分析的专门部门,招收心理学的研究员来从事心理画像……可惜都被看作是天方夜谭。”
  “他是为了证明心理学的有用,所以才去杀人?”展昭问。
  “嗯。”包拯吸了一口烟,“他用心理暗示去杀人,再用心理分析去救人……把那些曾经嘲笑过他的人都耍得团团转。”
  白玉堂已经平静了下来:“他要害展昭,是因为嫉妒?”
  包拯点头:“你们知道,他在被戴上吸音器前,最后说的话是什么么?”深吸一口烟,“他说他嫉妒,嫉妒我,嫉妒允文,嫉妒所有的人……他说天才,一定要找到一个舞台,不然的话,天才会活得比那些蠢材还要痛苦,他所做到一切,只是为自己创造一个舞台而已。”
  听着包拯的叙述,展昭有些出神,“如果,当时就有心理分析中心,这样专门的部门的话……”
  包拯点头:“那他就会和你一样。”
  ……随后,包拯就沉默了,似乎是陷入了长久的回忆,白玉堂和展昭看到的,是他眼中无限的遗憾和伤感。这种神情,白玉堂很熟悉,他看了将近二十年了,他家老头子也会这样,边抽烟,边发呆……无限的伤感和遗憾。小时候还觉得这样超有男人味,但现在想起来,自己还真是值得庆幸。
  “少抽点烟吧。”白玉堂对包拯说:“对身体不好。”说完,拉着展昭离开。
  两人又回到了赵爵的房间,展昭走进去,开始细细地检查房间,他坐到那把红色的椅子上,开始一页一页地翻看赵爵留下的素描稿子,白玉堂坐在外面,呆呆地看着展昭在里面的身影,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静静地流逝,窗外的天空渐渐泛出白色。
  展昭站起来,走出了牢房。
  “猫儿?”白玉堂见展昭脸色苍白,似乎是很不舒服,走上一步,就见展昭的身体一晃,“猫儿!”
  连忙伸手,接住展昭倒来的身体,“猫儿,你怎么了?”
  白玉堂抱住展昭,伸手摸他的脸颊:“哪里难受?是不是累了?”
  “不是……”展昭有些虚弱地拉住白玉堂,“把……把房间锁起来,不要看那些画。”
  “怎么了?”白玉堂不解地问。
  “把……把研究中心所有的人员都找来,他们需要心理治疗。”展昭平稳了一下呼吸,脸色渐渐好转:“赵爵在画里写了潜意识的暗示……常年看这些画的人,很有可能会自杀,或者杀人……”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