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凶手 27:意外

NyaDooNyaDoo·2022-04-07·114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众人商量已定,展昭和白玉堂走出了研究中心的大门。
  “猫儿,接下来去找我大哥?”白玉堂打开车门。
  “你知道你大哥在哪么?”展昭问。
  “嗯……这个么。”白玉堂摇头:“理论上我不知道,不过我猜……”
  “嗯!”展昭点头,转头看他,“我猜也是。”
  异口同声:“公孙家!!”
  两人驱车赶往公孙的住所,一路上,白玉堂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一言不发。
  展昭好几次都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白玉堂蹙着眉,就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两人到了公孙的公寓,一出电梯,就听到一声巨响,两人一惊,急忙奔出电梯。就见丁兆兰和丁兆惠蹲在门口抱着头,房门大敞着,不时有锅碗瓢盆飞出来。
  “你俩干什么?”白玉堂伸手护住身后的展昭,凑上前去问双胞胎。
  “我们在给大哥望风,啊不是,是守门!”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一眼,问,“我哥他在里面干吗?”
  大丁小丁笑:“公孙手不方便,大哥要帮他洗澡!”
  ……!……
  白玉堂和展昭倒抽一口气,站起来就往房里闯,与此同时,就见一身泡沫的白锦堂从房里窜了出来。而紧跟着,一个黑乎乎的物体飞了出来,白玉堂正好走到门口……
  “呯”地一声……白玉堂毕竟是白玉堂,眼疾手快,闻眼前恶风不善,本想低头避开,但想到展昭正在身后,就伸手一挡,一个坚硬的物体被他挥出的手击落……低头看:平底锅一只。
  展昭和白玉堂惊诧非常,抬头,就见公孙衣衫凌乱地站在房间里,身上沾了好些泡沫,喘着气,左手打着石膏,右手正抓着铲子,举过头顶准备飞向大门
  “等一下!!”白玉堂连忙抬手阻止,“别伤及无辜啊!!”
  公孙看清门口的展昭和白玉堂后,把手里的“凶器”扔到了地上,喘着气坐回沙发上。
  白玉堂和展昭小心翼翼地闪进了房间,“没……没事吧?”
  公孙怒目瞪着门口的白锦堂,恶狠狠道:“你再敢靠近我,就等着浸福尔马林!!”
  安抚暴走的公孙进房间休息以后,展昭和白玉堂拉过白锦堂,说了研究中心发生的事情。
  “……”白锦堂一直沉默着,只是在听说赵爵给众人下了心理暗示后,微微皱了皱眉。
  “那……你们打算怎么样?”白锦堂看着眼前的展昭和白玉堂,“要我怎么配合?”
  “猫儿想给你催眠!”
  “催眠?”白锦堂一愣,“来想起那些已经忘记的事情?”
  “嗯!”展昭点头,“大哥,你不愿意?”
  白锦堂笑着耸耸肩:“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恐怕有困难。”
  “困难?”展昭和白玉堂互望一眼,“怎么说?”
  白锦堂指指自己的脑袋说:“这个不是内伤,是外伤。”
  “什么意思?”白玉堂不解地看展昭。
  展昭一愣:“大哥,你忘掉当年的事情,是因为创伤,而不是心里障碍?”
  白锦堂点头:“我看过不少医生了,伤到的区域是主管记忆的,受伤以后连怎么说话都忘了,就好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猫儿,行不行?”白玉堂抬头看展昭。
  展昭皱眉想了一下:“其实人类的记忆分为脑部记忆和身体记忆……我还是想试一下。”
  白锦堂点头:“那没问题。”
  因为要一个安静的房间,展昭借用了公孙的书房,白锦堂进房间之前突然说:“小昭啊,你把大哥催眠之后,可不要趁大哥没有反抗能力,而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哦~~”
  气得白玉堂一脚就把他踹进了房间。
  展昭随后也跟了进去,关上了门。
  白玉堂在门口站了一会,转身往外走。
  门口的双胞胎正在很没形象地玩跳棋,激烈却没有任何的声音,看起来有些滑稽。
  白玉堂走出门,两人就抬头看他。
  “我要出去办点事。”白玉堂低头说“大哥和猫儿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被打扰,公孙也很虚弱。”
  双胞胎笑,拍了拍身边的两个黑色皮箱,道:“除非来一只装甲部队,不然谁都别想进去!!”
  了然地笑了笑,白玉堂转身走向电梯。
  “小白!”身后的双胞胎叫他。
  白玉堂回头,丁兆惠扔了样东西给他,“不时之需!!”
  接过来一看,笑了笑放进口袋里。白玉堂朝双胞胎挥挥手,走进了电梯。
  白玉堂先驱车来到了许教授被杀的那个心理诊所,黄色的警戒线还在。
  走上二层楼,仔细地观察着诊所里的陈设。家具器皿,一件都没有放过。看完之后,白玉堂的眉头皱得更紧,走出来小楼。
  到了酒吧街上,环视四周,看准了小楼对过的一座建筑,走过去。
  那是一座三层的旧房子,紧闭的大门上写着:营业时间,晚上9:00到次日5:00 。看样式,应该是一个抵挡酒吧。
  白玉堂抬头,见三楼的小窗户开着,就抬手,拍响了大门。
  起先没什么动静,一直拍,就听里面传来了一个极不耐烦的女人声音:“谁啊?白天不开门!“
  白玉堂不理会,继续拍。
  没多久,里面响起了拖鞋的踢踏声和女人的叫骂声:“谁啊?讨厌!”
  门“吱嘎”一声打开,一个衣着邋遢,头发凌乱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门口。
  抬头看清白玉堂后,那女人明显地一愣。
  白玉堂亮了亮证件:“警察。”
  “哦?”那女人笑了笑:“你是我见过的警察里头,品质最高的!”
  白玉堂微微一笑:“有些事情想问你。”
  女人耸耸肩:“你们同事都问过了。”
  “那我问他们没问过的。”
  女人把门打开:“进来喝一杯?”
  白玉堂点头,跟着她走了进去。
  展昭让白锦堂在靠椅上躺好,尽量放松。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白锦堂的难控制,还是出乎展昭的预料。
  其实催眠是项难度很高的心理学实验,首要条件是被催眠的一方对催眠的一方有充分的信任。而白锦堂是个控制欲极强,意志坚定,智商也很高的人,这种人很难抛开警惕,完全地相信其他人。
  “大哥,你放松一些!”
  “啊~~”白锦堂难得地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开始。”展昭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可以感染到白锦堂:“大哥,你现在脑子里什么都别想。”
  白锦堂尽量地配合。
  “接下来,你听我数数,从一到十。到了十之后,我会打一个响指,当你听到响指的时候,就开始回忆,不用有明确的回忆内容,只要想着回忆就好。脑子里一旦有画面闪现,就紧紧地抓住,然后,把回忆的内容说出来,好不好?”得到白锦堂的同意后,展昭看着手表,开始数数,“1,2,……”
  当数到十时,展昭轻轻地打了个响指。
  白锦堂闭合的眼睑下,眼球缓缓地转动,展昭明白,他已经开始回忆。
  “画面出现了,对不对?”放缓声音问。
  “嗯……”白锦堂点点头。
  “看到了什么?”
  “看到……很小时候的玉堂还有隔壁的小昭。”
  展昭明白,白锦堂的创伤后记忆,最初就是童年的白玉堂和自己……有门!
  “现在,你能不能感受到你自己,你就在玉堂和小昭的身边……”
  白锦堂的眼睫微微地颤动,这是他在努力地感受。
  “能……”白锦堂有些迟疑地说。
  展昭感觉到了他的不安,知道他那极强的控制欲,正在让他保持着仅有的清醒。现在就是关键时刻……
  “哥……”展昭放软语调,学着白玉堂小时后叫白锦堂的语气,轻唤了一声。
  白锦堂的身体轻轻地一颤,眼睫停止了抖动,展昭抓住时机,连忙问:“你刚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听到他的话后,白锦堂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一个动作……
  展昭愣愣地看着……
  就见白锦堂把食指伸起来,压住嘴唇,轻轻地发出来一个音节——“嘘~~”。
  白玉堂别过那个叫安妮的酒吧女,驱车赶往C大的心理系。通过学校的老师,他找到了许教授身前带过的几个硕士生。
  “啊?你是展博士的那个帅哥男朋友!”其中一个女生认出玉堂后,一脸兴奋地说。
  白玉堂笑:“记性不错么,我想你们给我讲一下许教授。”
  “许教授?”几个学生面面相觑,“要讲他什么啊?”
  “讲什么都可以,性格,为人,脾气还有生活习惯之类的,对了,他是有心脏病是不是?”
  “是啊!还挺严重的呢。”几个学生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许教授啊,为人很刻板的,平时都不苟言笑。”
  “对啊对啊!他对展博士最看不过眼了!”
  “何止啊,他看年轻的博士都很不顺眼的!”
  “他要求也很严!还有洁癖!!”
  “对啊!我上次只是忘了半个引号,他就把我大骂一顿!”
  “……”
  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很多。
  白玉堂原本紧皱的双眉渐渐地分开,脸上出现了笑意。
  跑出学校,冲上驾车,飞快地向公孙的公寓驶去。白玉堂兴奋地连方向盘都快拽下来了,“猫儿,我们都被耍了!”
  白锦堂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一脸惊诧的展昭:“小昭,你没事吧?”
  展昭突然站了起来,来回走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冷静……有联系的……”
  白锦堂也不敢出声,就盯着原地乱转的展昭。
  “混蛋!”展昭很难的地狠狠骂了一声,“我们都被耍了!”
  转身开门走出房间,而这时,电梯门开,白玉堂也风风火火地冲了回来。
  “猫儿!”
  “小白!”
  两人看到对方时,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我明白了!”
  有些惊讶地对视了一会。
  “你也……?”
  双双点头。
  Dididid……展昭的手机响起——是无法识别的号码。
  接起来:“喂……我是……你想怎样……好!”
  挂掉电话,展昭对着白玉堂一笑:“猜是谁打来的?”
  白玉堂摸摸下巴:“张博义!”
  “聪明!”展昭伸手狠揉白玉堂的头发,“狐狸露出尾巴了!“
  白玉堂冷笑着拿出手机,“耍了我们这么久,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对不起我白家列祖列宗!”
  拨通电话:“喂!王朝!带着兄弟们都过来!准备收网!”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